金燦榮:日本保護臺灣是精英層真實想法,中國大陸要做好應對準備

  • 在〈金燦榮:日本保護臺灣是精英層真實想法,中國大陸要做好應對準備〉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8

臺灣問題已經懸在我國人民心頭很久瞭,似乎這個問題懸而未決已經將我國人民的“耐心”消耗殆盡,許多人開始“迫切”地希望解決臺灣問題。不過,許多人還沒有想明白一個問題,即如果我們真的要解決臺灣問題,我們真正應該防備的到底是誰?

一些人認為是美國,因為美國時不時就要拿出臺灣牌來希望我們能就此妥協讓步,但實際上我們要認清的事實是,對兩岸統一最為擔心的國傢,其實是日本。

一方面,這是因為“保護臺灣”是日本精英階層的真實想法,另外一方面,則是因為假如兩岸統一,日本認為自己的利益會受到最大的影響。

日本防衛副大臣,在“反華”研討會說真心話

美國有一個規模不太大,但是非常著名的所謂“反華”研究所,總是專門炮制我國的謠言,那就是哈德遜研究所。

哈德遜研究所名義上提倡全球安全、繁榮與自由,實際上其實就是捍衛美國的安全、繁榮和自由,因而時不時就會組織一些“反華”討論議題,抹黑中國的形象。該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白邦瑞更是對我國頗有研究的“反華”急先鋒,一向來將中國視為美國的頭號對手。

白邦瑞

白邦瑞最“著名”的一個理論,就是將我國的“韜光養晦”戰略,翻譯成為“臥薪嘗膽”,引發西方人對我國崛起的“恐慌”。

眾所周知,韜光養晦是我國一個非常復雜的戰略,主旨是“發展是硬道理”,即我們先關註中國內部的發展,對於外部與我國利益關系不大的問題,我們先暫時不參與,或者當我們的利益受到比較輕微的侵犯時,我們先“能忍就忍”,專心發展國內經濟。

但是在白邦瑞的翻譯之下,變成瞭我國將要“隱蔽力量、等待時機”,這就引起瞭西方人對於我國戰略的恐慌情緒。

針對臺灣問題,哈德遜研究所多次與臺灣當局接觸,挑動兩岸仇恨,還鼓動美軍在臺灣海峽進行所謂的“自由航行”,實際上就是將臺灣視作第一島鏈的咽喉,妄圖借此遏制中國崛起。

同時,該研究所還建議美國政府“重新武裝”日本,因為日本是“對抗”中國最前線的國傢,他們需要承擔更多的“義務”。

就是這樣的一個研究所,組織瞭一次視頻研討會,請瞭一些人針對中國議題進行瞭一些“研討”,在這次研討會上,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可以說是“毫無顧忌”地說出瞭“真心話”。

中山泰秀

中山泰秀在這次研討會上稱臺灣不是日本普通意義上的朋友,而是日本的“兄弟和傢人”,因而日本以及西方——尤其是美國——一定要保護好臺灣這個“國傢”。

因為臺灣一旦發生什麼事,將會直接影響到日本沖繩以及在沖繩的美軍及其傢屬,因而現在日本非常有必要將關註的焦點放在受到大陸“威脅”的臺灣身上。與此同時,中山泰秀還渲染瞭“中國威脅論”,聲稱我國在太空、導彈、網絡、核力量的威脅都在上升,日本必須覺醒自己的“應對意識”。

說實話,日本政客在這樣一個“反華”氣息濃厚的研討會裡說出這樣的話來一點都不奇怪,畢竟從研究所、研討會的背景來看,他們討論一些親華的議題才更讓人“毛骨悚然”。

對於中山泰秀的這番發言,金燦榮教授解讀稱,這實際上體現瞭日本精英階層的真實想法,即日本精英階層始終有“殖民臺灣”的舊夢。

保衛臺灣,是日本精英階層的真實想法

眾所周知,臺灣曾被日本殖民數十年,長時間的殖民統治,不僅導致臺灣有相當強的親日氛圍,更讓日本人將臺灣劃到瞭自己的勢力范圍內,他們想要繼續“殖民臺灣”的夢想並沒有改變。

在日本政界當中,所謂“親臺”“友臺”的思想長期存在,但這並不是說日本有多支持臺灣“獨立”或是多想“保護”臺灣不受大陸的“攻擊”,實際上,他們隻是做著再次侵吞臺灣的“美夢”,妄圖擴大自己的勢力范圍,中山泰秀正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中山泰秀出身於政治傢族,其祖父母、父親都是日本議員,他的祖母甚至還是日本首位女性大臣,伯父則是日本前外務大臣,因而我們可以說中山泰秀的想法代表瞭一大批日本精英階層的看法——還是代代相傳的。

也就是說,日本精英階層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的真實想法就是臺灣是一個“國傢”,即使日本無法侵吞臺灣,也要保衛臺灣不受中國大陸的“侵犯”。而且,中山泰秀還在其觀點被反對時,多次聲稱自己的父親就是反對“日中條約”的5人之一,以此來證明自己的觀點“正確性”。

中山泰秀口中的“日中條約”,即《中日和平友好條約》,在1978年日本國會表決該條約時,日本一共有5名議員投下瞭反對票,中山泰秀的父親中山正暉就是其中之一。

金燦榮教授認為,正是在日本精英階層對臺錯誤想法的影響下,中山泰秀才會在研討會上堂而皇之地聲稱自己的子孫後代可能會質疑他們在上世紀70年代接受“一個中國”政策決定,因為這一政策將中國大陸和臺灣作為一個國傢聯系在瞭一起。

這些發言嚴重違背瞭“一個中國”的原則,甚至可以說是已經越過瞭我國的底線,因而我國立即對中山泰秀的不當言論提出瞭嚴正交涉,要求日本政府作出明確的澄清,並確保以後不再發生這樣的情況。

對此,日本防衛大臣表示,中山泰秀的看法僅僅代表其“個人”的立場,不代表日本政府的立場,日本政府並不將臺灣視作是“國傢”,他們持有“一個中國”的立場也沒有改變。

可雖然日本政府很快公開強調瞭自己的“一個中國”的立場,但金燦榮教授提醒,這種澄清並不能改變日本國內精英階層的看法,他們隻會認為這是現在自己“不得不”做出的妥協,一旦有機會,他們依舊會想要重新“殖民”乃至“吞並”臺灣。

而且,從現在日本政界的種種表現來看,日本跟隨美國“反華”的行為已經從“背地裡”悄悄行動轉向攤在明面上對我國進行挑釁——尤其是在臺灣問題上。

日本防衛白皮書已經明確寫到,臺灣周邊局勢穩定對日本的國傢安全非常重要,他們必須密切關註並提高警惕,而且,日本政府還曾公開表示日本和美國會在遇到緊急情況時“共同保衛臺灣”,足見日本精英階層“保衛臺灣”的決心。

那麼為什麼日本精英階層一定要保衛臺灣呢?

兩岸統一對日本是“致命損害”?

日本精英階層想要保衛臺灣的理由其實非常簡單,除瞭想要重現“殖民舊夢”之外,就是因為假如兩岸統一,對於日本利益的影響其實是“致命”的。

根據金燦榮教授的觀點,雖然美國和日本兩國都對我國臺灣問題進行瞭幹涉,但實際上,美國幹涉臺灣問題,是為瞭遏制我國崛起、從我國手中多撈好處,有一天兩岸統一,對美國利益的影響並不是“致命”的,但對於日本而言就不一樣瞭。

假如我國實現瞭兩岸統一——金燦榮教授認為——這對於日本的利益可能產生致命的影響。

一方面,這是因為日本對於臺灣海峽的依賴程度非常高。

眾所周知,日本是一個地形狹長的島國,其國內資源匱乏,能源高度依賴進口;同時,日本國內市場狹小,其商品銷售也大量依賴國際市場,而不管是能源進出還是商品進出,日本幾乎都是依賴海上航線進行的。

或者明確一點說,日本依賴的就是臺灣海峽。臺灣海峽是東北亞海運的咽喉要道,日本每天能源需求近600萬桶,幾乎都要依靠臺灣海峽運抵日本。假使兩岸統一,就等於中國掐住瞭日本的喉嚨,我們可以隨時切斷日本經貿通道,切斷日本的能源供給。

雖然日本還可以選擇繞過臺灣海峽進行能源和商品的進出口,但這將大大增加日本海運的成本,同樣會威脅到日本的能源和經濟安全。因而,日本政府不會坐視中國大陸收復臺灣,甚至他們可能在大陸收復臺灣時,“狗急跳墻”與大陸進行對抗,這是我們必須要提高警惕的一點。

金燦榮教授強調,我們通常認為,美國不太可能在我國解決臺灣問題時直接介入,但日本就不一樣瞭,因為臺灣問題的解決將會嚴重影響到日本的安全和經濟利益。

而在另外一方面,日本和臺灣同處在第一島鏈,假如兩岸統一,中國就能輕松突破第一島鏈的封鎖走向深藍,到時候日本的戰略地位也就不會有這麼重要瞭,其在地區乃至國際上的地位就會大大降低。

這當然不是日本願意看到的結果,因而即使是出於這個理由,日本也不願意我國順利收復臺灣、實現國傢統一。

另外,有一些人認為,假如兩岸統一,我國就能以臺灣為跳板、向琉球群島投射影響力,到時候日本必定會“丟掉”琉球群島。因為根據《波茲坦公告》,日本領土僅限於本州、九州、四國、北海道四島,實際上琉球群島並不屬於日本,日本對於琉球群島的控制力也十分有限。

但即使這樣,日本也不會願意丟掉琉球群島,因為這不僅意味著丟掉瞭一片“領土”,更意味著丟掉瞭期間廣袤海洋的所蘊含的豐富資源,這對於本就資源匱乏的日本來說,當然是不可接受的。

兩岸統一對於日本利益的“損害”,我們看得見,日本精英階層自然也能看得見,因而,他們對於臺灣問題的真實想法,就是日本一定要保護臺灣,即使不能實現“殖民舊夢”,都不能讓中國實現國傢統一。

這就要求我們在處理臺灣問題時,不僅需要關註美國的動向,更要關註日本的一舉一動。

我們不僅要對日本的錯誤言論進行持續不斷地抗議,營造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輿論氛圍;更要提高警惕,提防日本可能在臺灣問題上“冒險”的行為,這樣,我們才能順利地解決臺灣問題、實現國傢統一大業。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9月30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58735.html
韋應物:白居易偶像,出身豪門的無賴,卻獨寵糟糠妻 歷史

韋應物:白居易偶像,出身豪門的無賴,卻獨寵糟糠妻

在中國唐代的山水田園派詩人之中,最負盛名的當屬王維、孟浩然、韋應物、柳宗元這四位詩壇大咖。山水田園派詩風起源於東晉的逸士陶淵明,然後漸漸發展到盛唐時期的王孟韋柳等文人才子,他們的山水田園詩慣於以山野田...
劉姥姥心裡明白一聲不敢吭,卻讓賈母惱火翻臉,薛寶釵隻得這麼做 歷史

劉姥姥心裡明白一聲不敢吭,卻讓賈母惱火翻臉,薛寶釵隻得這麼做

《留殘荷聽雨》是林黛玉一生的寫照。她的結局就像李商隱寫這首詩時的處境一樣。她被迫離開賈傢,斷腳雁在世界各地遊蕩。你的未來是不確定的。由於賈寶玉的《蘭亭花絮》被賈元春改為《花絮》,賈傢不再給林黛玉指點,...
《天道》:懂得很多“道理”,卻仍然過不好這一生,為什麼? 歷史

《天道》:懂得很多“道理”,卻仍然過不好這一生,為什麼?

《天道》電視劇火後,很多人津津有味地看完電視劇後扒開原著再看,還是不過癮,然後再找來作者前期的著作《背叛》和後期的《天幕紅塵》。還是不過癮,然後再去扒作者到底是豆豆還是纏中說禪,再去網上搜尋劇中丁元英...
對越自衛反擊戰慶功會,總指揮許世友倒三杯酒,都敬瞭誰? 歷史

對越自衛反擊戰慶功會,總指揮許世友倒三杯酒,都敬瞭誰?

許世友好酒,一生戎馬,殺敵無數也喝酒無數。許世友喝酒不喜歡論規矩,隻求喝得痛快,通常都是先幹為敬,把對方喝倒為止。但是在他一生中,有一次喝酒卻與眾不同,他不僅一改往日開懷豪飲的風格,而且面帶嚴肅連敬三...
國軍將領逃臺,大字不識的妻子成瞭廣西總匪首,她最後下場如何? 歷史

國軍將領逃臺,大字不識的妻子成瞭廣西總匪首,她最後下場如何?

1949年,國民黨大勢已去,“國軍”主力隨著老蔣逃往臺灣,一些來不及撤走的殘餘國民黨勢力,便跟當地的惡霸地主相互勾結,打著“反共救國”的口號,不斷發起暴動,形成瞭大大小小的匪患。從1950年起,我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