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逃離成都:裝甲車攻打武侯祠,機場路上軍校生死一個上一個

  • 在〈蔣介石逃離成都:裝甲車攻打武侯祠,機場路上軍校生死一個上一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5

數十年前的國共相爭,是影響中華民族國運前途的國之大事。經過激烈較量,正義戰勝瞭邪惡,民主埋葬瞭專制,人們戰勝瞭“民賊”。孫中山先生領導時期的國民黨,也曾生機勃勃。其土崩瓦解可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國民黨的覆滅原因多樣,不可避免。在這其中,荼毒人民、挾洋自重、倒行逆施的蔣介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解放戰爭大局已定之後,蔣介石並未直接竄逃臺灣,而是龜縮至大西南後方的中心成都,幻想“東山再起”。直至轟轟烈烈的人民解放戰爭,在人民的支持下取得瞭決定性勝利,蔣某人的迷夢幻想徹底破滅,他在才一眾仆從勢力的簇擁之下,倉皇逃離大陸。

在從住所逃亡至成都機場的過程中,這位昔日的“最高領袖”猶如“喪傢之犬”,不斷受到各種武裝力量的侵擾攻擊,險些一命嗚呼。

然而,被歷史拋棄,遭人民唾棄的蔣介石,卻還是有一批愚忠於自己的“死士”。為瞭保護蔣介石,有一批軍校生“前赴後繼”,死一個頂上一個,歷經坎坷,護送蔣介石逃之夭夭

一、“最後的掙紮”——蔣介石的成都歲月回溯

在很多國人的直觀印象中,1949年10月1月新中國成立之時,蔣介石應該已經離開大陸,退守臺灣瞭。但實際上,即便新中國成立之時,祖國大陸依然有很多地方沒有徹底解放。新疆、西藏、雲南、四川、海南等大片國土,還處於國民黨統治之下。

當時的國民黨反動派,還幻想依靠這些地方,東山再起。開國大典當天,蔣介石也還躲在廣州一處住宅中,他甚至陰謀策劃過空襲北京。其實在蔣介石的戰略部署中,他是非常不願意去臺灣的,他自己也明白,如果一旦敗退孤島,再“反攻大陸”就難上加難瞭。

他的理想就是和抗日戰爭時期一樣,失敗之後退居到地勢險要、物產豐富的大西南。抗戰時期,蔣介石便在川渝地區經營多年,“苦撐待變”,這次他依然希望以此為基地,等待時機。

1949年9月12日,蔣介石就乘坐專機飛到瞭成都。當時,我人民軍隊正在以摧枯拉朽之勢,努力解放全中國。解放軍所到之處,國民黨反動派軍隊紛紛丟盔棄甲,潰不成軍。

但此時的蔣介石還在“故作鎮定”,他剛一下飛機就安排人馬,“自編自演”搞瞭一場“中央軍校閱兵儀式”,以展示“國軍威嚴”。所謂的“中央軍校”,其實就是黃埔軍校在抗日戰爭時期遷到成都創立的,是“根正苗紅”的蔣介石嫡系部隊

所以,蔣介石搞這麼一場滑稽的閱兵鬧劇,除瞭自欺欺人之外,更重要還是為瞭鼓勵一下軍校的幾千名師生,讓他們感受一下“皇恩浩蕩”,希望他們可以繼續死心塌地效忠自己

或許連蔣介石自己也沒想到,就是這一批年輕的“軍校生”,能在不久之後的“關鍵時刻”以死相拼,救瞭自己的命

但是,蔣介石的倒行逆施,或許真的達到瞭“天怒人怨”程度。在這次閱兵儀式上,蔣介石可謂是醜態百出,丟人現眼。首先是蔣介石在開幕式上,唾液橫飛地給軍校學生講課時,可能是過於激動,一口假牙突然噴出,出瞭個大洋相。

在隨後的正式閱兵中,炮兵學員方陣一門炮車開到主席臺前,突然無端熄火,而炮口不偏不倚正對著蔣介石的方向。虧心事做多瞭的蔣介石誤以為學員叛變要行刺,瞬時臉色煞白,嚇得“魂飛魄散”。

到瞭1949年12月,我人民解放軍解放大西南的進程正在穩步推進,國民黨在大陸的敗局已經毫無懸念。此時的間蔣介石依然幻想著做最後的困獸之爭。12月3日,蔣介石再度飛到瞭成都,而且又自娛自樂地搞起瞭“大閱兵”。

但這一次,閱兵場上又發生瞭一件令所有國民黨人心驚膽寒的“不祥之兆頭”:在升旗儀式上,國民黨的青天白日旗升到半空時,繩子突然斷裂,青天白日旗頹然墜地!不知蔣介石當時,是何種心情。

結果就在第二天,這個“不祥之兆”似乎一語成讖。蔣介石收到瞭一份令他絕望的信息:劉伯承、鄧小平率領的鋼鐵雄師正在加速入川,四川的很多大小軍閥紛紛宣佈起義。

直到這個時候,冥頑不化的蔣介石才大夢初醒,他知道固守成都,以圖“光復河山”已經徹底沒戲瞭

二、“迷蒙的幻滅”——蔣介石被迫逃離成都

即便是國民黨在成都的殘存勢力尚在,但蔣介石當時的處境也可以說是相當危險瞭。

一些起義部隊甚至成立瞭很多“捉蔣敢死隊”,大傢都希望活捉蔣介石,為新中國獻上一份大禮。而且在兵敗山到之際,即便是自己的嫡系親兵,也隨時都有背叛自己的風險。因此,狡猾至極的蔣介石在逃離成都之前,可謂是做足瞭準備工作

1949年12月8日夜晚,蔣介石正在自己住所黃埔樓內和蔣經國聊天。突然四周一陣嘈雜喧鬧之聲。緊接著,時任國民黨空軍副司令的王銘叔匆忙趕來向蔣介石匯報情況。原來,為瞭給自己撤離成都做準備,蔣介石數日之前就命令軍隊向成都調運8000噸航空燃油。

然而由於時局變化,燃油已經不可能按時運來。這也就意味著,將會有一大批身在成都的國民黨要員難以撤離。即便是蔣介石的飛機,可能也需要縮短航程,先飛海南島和昆明,再轉飛臺北。

這一消息傳開之後,許多作惡多端的國民黨反動派官員,爭相湧到瞭蔣介石住所,索要救命的機票。對於這一“驚擾聖駕”的舉動,蔣介石十分窩火,但大勢已去的老蔣也隻能下樓安撫眾人。

他故作鎮靜地對著眾人忽悠道:“就連我這個國民黨總裁還沒走呢,你們怕什麼。大傢要沉住氣嘛,不要自相驚慌,更不要給黨國臉上抹黑。我自己的轉機都已經讓給閻院長(閻錫山)和行政院的人用瞭,等到飛機回來,我一定安排大傢先走”。

聽過這位“總裁”如此“慷慨大度”,眾人稍稍安心。尤其當聽到王銘叔介紹說,成都機場確實沒有蔣介石的專機和任何飛機時,眾人才無奈散去。這麼一段意外插曲的發生,進一步凸顯瞭蔣介石眾叛親離、四面楚歌的危險境地,也加速瞭他密謀竄逃的進程

根據蔣經國的回憶,眾人散去之後,蔣介石才對蔣經國說瞭一句:“準備一下,咱們也該走瞭。”說完之後,蔣介石還簽署瞭一份《成都自明日起開始疏散》的文件。但正如前文所述,小島臺灣是蔣介石萬不得已時的最後選擇。

此時的蔣介石還是不想去臺灣,他撤退的下一個目標,是另一個西南重鎮西昌,如果整個四川不保,他還打算撤到雲南

為瞭給自己撤退做準備,次日清晨蔣介石就決定把自己的心腹張群派往雲南。臨行之前蔣介石親自囑咐道:“雲南的事情統一歸你調配,一定要辦好。餘程萬、李彌、龍澤匯三個軍長我都與他們講好瞭,聽你指揮。雲南是否保得住,就看此行瞭,盧漢還是可以爭取的。”

送走張群之後,蔣介石又叫來瞭成都防衛司令盛文,具體部署防守成都的事務。12月9日中午剛過,成都的大街小巷就貼滿瞭《違反治安禁令》,當時成都老百姓稱之為“盛文12條殺令”。盡管機關算盡,但蔣介石的如意算盤還是最終落空瞭

傍晚時分,昆明方面就傳來瞭張群被扣押的消息。夜間11點,蔣經國又送來瞭“盧漢在昆明通電投共”的電報。此時的蔣介石幾乎是陷入瞭絕境,固守大西南的迷夢徹底幻滅

他隨機召見瞭西南軍政長官、參謀總長顧祝等人,絕望地談到:“人各有志,天意不可逆轉。隻是盧漢此時落井下石,對扼守成都遂成絕望。你們準備動身吧,去海南和臺灣”。然後,老蔣又找來瞭自己的嫡系心腹胡宗南,讓他全面負責,安排自己撤離成都

此後幾日,這位“蔣總裁”可謂是“驚喜不斷”:12月10日夜晚,西康省主席劉文輝及西南公署副長官鄧錫侯、潘文華在通縣聯名通電起義。

劉文輝

12月12日凌晨,劉文輝、鄧錫侯、潘文華等人聯名發瞭一份通告,把蔣介石罵瞭個狗血噴頭:

“北京毛主席、朱總司令並轉各野戰軍司令暨全國人民公鑒:蔣賊介石盜取國柄二十餘載,罪惡昭彰,國人共見……所望川、康全體軍政人員,……努力配合人民解放軍消滅國民黨反動派之殘餘,以期川、康全境早獲解放……”。

當聽到“蔣賊介石”時,蔣介石氣地癱倒在瞭床上

三、“坎坷的逃亡”——蔣介石去往機場路上的劍影刀光

蔣介石撤離成都的基本方案敲定之後,胡宗南等人面臨的首要挑戰,就是要拿下武侯祠——這是蔣介石去往機場路上的最大一顆“釘子”。武侯祠原本是後人為瞭紀念武侯諸葛亮而建造的一座祠堂,是位於成都南郊區的名勝古跡。

但由於地處交通要塞,四川軍閥劉文輝在起義之前,曾經在此駐紮過一個團。這個團的主力是劉文輝部第一三七師特務營。胡宗南的部隊到成都之後,一些四川籍的士兵不願意再隨軍奔波,也加入瞭這個特務營。

最後,這個營由原來的200多人,逐漸發展到2000多人,甚至一些開明進步的人士也加入瞭特務營。最後,劉文輝將其升格為團,由原第一三七師的團長聶文清指揮,又因為原來這個營的營長是董旭坤,故人們稱這個營(團)為“董營”或“董團”。

通電起義之後,劉文輝並未將這個團撤離,他十分清楚蔣介石要去成都機場,必然經過武侯祠。他曾對手下的人說過:“天亮瞭,我們還沒有什麼表現,縱然犧牲這支隊伍也在所不惜”。

其意圖很明確:無論如何艱險,這個團也要固守在武侯祠,在適當的時侯,伏擊甚至活捉蔣介石,為新中國獻禮

為瞭拔出這顆“眼中釘”,保證蔣介石安全通過。胡宗南竟然不惜成本地調動瞭10多輛裝甲車,提前數日在武侯祠附近操練待命

在胡宗南的親自安排下,盛文還制定瞭詳細的《攻擊武侯祠戰鬥方案》

第一,調動第七師一個師的兵力,集中圍攻劉文輝駐武侯祠的部隊。再以一個營的兵力部署在從成都城區去武侯祠之間的南門大橋等咽喉要塞,切斷這一路上的所有交通。

第二,動用15輛以上的輕型裝甲車,掩護作戰部隊。

第三,必要時直接炮擊武侯祠。

第四,動用第二五四師五五五團一個團的力量,阻擊防備其他川軍部隊或者中共遊擊隊的攔擊襲擊。

第五,用二五四師五五四團以一個團的兵力,在沿途居民區屋頂架設重機槍和無後座力炮,防備駐守成都城內華興街的鄧錫侯部第九十五軍襲擊。

對於此方案,胡宗南還再三強調,一定要嚴格保密,所有的軍隊武器部署,必須在12月13日之前完成,違令者軍法從事。

在所有的部署完成之後,胡宗南還親自秘密驅車在必經路線上走瞭一遍,確保無虞之後,才戰戰兢兢地跑去蔣介石那裡復命交差但罪惡滔天的蔣介石,一生作惡多端,樹敵太多,他這倉皇逃跑的一路,註定不會平靜

12月13日傍晚,蔣介石即將永別大陸的前夕。他還假模假式地和自己的蔣太子唱起瞭“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的“中華民國國歌”。一般惺惺作態之後,大約11點左右,蔣介石才與眾人道別出門。

此刻,大批裝甲車、坦克車一起守候等待在大門旁。“中央軍校”第二十三期二總隊一個大隊,乘車護送蔣介石向城南馳去

當時為瞭混淆視聽,胡宗南的部隊連續數日開著裝甲車在大路上耀武揚威。所以,此時幾輛坦克上街,居民們早已經見怪不怪。直到經過武侯祠時,頓時坦克的轟鳴聲響成一片。不久之後,槍炮聲又接連響起。

就這在一片喧囂轟鳴之聲,吸引著不明真相人們的耳目時,蔣介石的車隊在軍校生的護送下,趁亂跑瞭出去,經武侯祠門口向西逕直沖去。到此刻,蔣介石等人到此時才稍放下心來

當時很多住在武侯祠附近的居民,都對此大為不解:為什麼這些坦克到瞭武侯祠之後沒有開火進攻,而是停在那裡轟鳴作響

就連當時參與此事的一些士兵,也疑惑地問胡宗南:“武侯祠原本就是我們的圍困之中,裡面的守軍既沒有重武器,也沒有堅固工事,何故用坦克進攻”?胡宗南解釋道:“用裝甲車、坦克開路,以此混淆視聽,有利於掩護蔣委員長出城登機,離開大陸”。

直到蔣介石離開之後,胡宗南的部隊才開始進攻,經過一夜激戰,“董團”傷亡數百,大部被俘。

然而就在蔣介石的車隊即將到達新津飛機場時,老蔣的車隊卻又突然遭到瞭一些成都地方武裝力量的攔截。此時,胡宗南的部隊還在攻打武侯祠。而一直隨身護衛蔣介石的“中央軍校”學生立刻組織起瞭還擊,雙方激戰不休,死傷慘重。

一位當事人回憶道:“每當一名軍校學生遭受襲擊傷亡時,即以另一名學生遞補,以維護蔣公的安全”。

另一位軍校生蒲劍虹,1978年在接受采訪時也談到:“我們在卡車上邊打邊向前沖,蔣介石的轎車就緊跟在我們卡車後面,車隊一停也未停,穿過火力網,直開進新津機場”。在這批軍校生以死相拼的保護之下,蔣介石順利脫險

最後,蔣介石上飛機之後,專機快速啟動,滑入跑道,倉皇逃竄。至此之後,一直到去世,蔣介石罪惡的身軀再未踏足祖國大陸半步。在這場刀光劍影的比拼之中,沒有能擊斃甚至活捉蔣介石,成瞭永久的歷史遺憾。

這一遺憾,並不僅僅是不能為受害的人民討一個公道,更是因為蔣介石集團盤踞臺灣多年,在美國的策動之下,頑固拒絕兩岸統一,為祖國的統一大業設置瞭巨大障礙,給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平添許多煩惱

這一歷史性的遺憾嘆息,才是我們無論如何也不能忘記的。

四、結束語

近代中華的跌宕歷史,可謂是波詭雲翳,亂花迷眼。在那不足百年的“須臾之間”,中國經歷瞭“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終結瞭延續兩千餘年的封建帝制,承受瞭內外交困和民族危亡的“歷史三峽”。

直至我黨成立,帶領人民勠力同心,奮力革命,開天辟地,重塑朗朗乾坤。在這段“謎一般”的歲月中,各類人物角色輪番登場,激烈角角逐之中,一批亂世梟雄“脫穎而出”——這其中,既有“竊國大盜”袁世凱,有“曲線救國”汪精衛,更有“獨夫民賊”蔣介石……

無論是非善惡,這些人的身上,有著太多的離奇故事,靜待後人的挖掘評說。

就其人生歷程來看,生於普通鹽商傢庭的蔣介石,憑著心狠手辣、詭計多端、左右逢源的“厚黑之道”,也曾一度攀爬至“權力金字塔”的頂端。但在浩浩蕩蕩的歷史大潮流之下,逆流而動的蔣某人又幾乎是頃刻間兵敗山到。

其主力嫡系部隊被消滅之後,人民群眾理當將這位“戰爭禍首”緝拿歸案,對其進行公正合理的審判,以告慰歷史和犧牲之英烈。但遺憾的是,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在封建社會“君臣父子”等愚昧腐朽思想的影響下,再加上蔣介石長期的籠絡豢養和精神控制、思想洗腦,著實有一批所謂的“死士”頑固效忠蔣介石。在胡宗南等反動勢力和這些“軍校生”的保護之下,蔣介石最終順利逃到瞭臺灣,無恥地逃避瞭人民的懲罰

到瞭臺灣之後,蔣介石又茍延殘喘瞭數十年,其怙惡不悛的本性絲毫未更,直至油盡燈枯,他才帶著自己的“蔣傢王朝”、帶著千古的罵名,歸入黃土。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10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0262.html
別被電視劇騙瞭!霍元甲沒和西洋大力士交手,42歲中毒而死 歷史

別被電視劇騙瞭!霍元甲沒和西洋大力士交手,42歲中毒而死

提起霍元甲,那絕對是人人敬佩的大俠,他的名氣之大,甚至一度火到國外。導演們將他的熱血事跡拍成電視劇和電影,周傑倫一首《霍元甲》流行至今,《萬裡長城永不倒》也成為瞭國人心中的時代經典。當然,作為搬上大熒...
志願軍戰士的奇特經歷:掉隊後獨行山林中,突然遇到猛虎 歷史

志願軍戰士的奇特經歷:掉隊後獨行山林中,突然遇到猛虎

1950年,新中國成立的第二年,在美國幹涉南北朝鮮問題之際,面臨美軍屯兵中國邊境的嚴峻情形,黨中央派遣百萬志願軍赴朝,抗美援朝戰爭自此爆發。作為首次派-兵他國作戰,赴朝志願軍的軍旅路途尤其漫長。11月...
揭秘:張學良替宋美齡守瞭一生的秘密 歷史

揭秘:張學良替宋美齡守瞭一生的秘密

書香門第的大小姐,後來成為民國第一夫人;風流倜儻的大才子,後來成為呼風喚雨的軍中少帥。二人皆為有傢室之人,相互欣賞,卻將愛慕之情隱藏於內心。這二人到底是誰?他們之間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秘密?他們用一生的...
披露:蔣介石親自任命的中將女司令殞命始末 歷史

披露:蔣介石親自任命的中將女司令殞命始末

在中華歷史的長河中,出現瞭不少的巾幗英雄,比如民國時期,榮獲中將軍銜的抗日女英雄奇俊峰。奇俊峰是第一個在抗日戰爭時期投身抗日戰營的蒙古王公,被蔣介石親自召見,任命為中將司令。抗日戰爭期間奇俊峰屢立戰功...
邱行湘被特赦後:55歲與一紡織女工結婚,晚年稱有“三個想不到” 歷史

邱行湘被特赦後:55歲與一紡織女工結婚,晚年稱有“三個想不到”

1975年3月19日,這個日子對於新中國大多數人來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但是對於還在被關押的戰俘來說,這天註定是一個不平凡的一天,因為我黨重新開始瞭已經停頓瞭9年的特赦戰犯工作,新中國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