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往事:國民黨大佬們的妻子最後結局

  • 在〈臺灣往事:國民黨大佬們的妻子最後結局〉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46

1949年,隨著三大戰役結束,國民黨大勢已去,一些國民黨高級將領便早早安排傢眷撤離大陸,前往臺灣避難。

蔣介石還專門搞瞭一份撤離人員的名單,許多“高官太太”榜上有名。這些原本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卻因為時局不得不伴隨蔣傢王朝撤退到臺灣的高官太太們,她們最後的結局如何呢?

從特務到作傢的葉霞翟

蔣介石手下的大將裡,胡宗南是最忠於蔣的。蔣指向哪,他就打到哪,從不討價還價。蔣十分欣賞胡的這一點。所以盡管胡宗南丟瞭西北和西南, 但蔣介石並沒有太多地責備胡宗南

而且蔣介石知道,大陸戰敗,國民黨自上而下都有責任,如果都對他們進行調查,不利於政權的穩定。所以蔣介石安排胡宗南到澎湖去任防守司令,遠離政治中心,可見老蔣對胡宗南仍然是比較愛護的。

1959 年 10 月,在澎湖小島上呆瞭四年的胡宗南回到臺北,擔任“總統府戰略顧問”。這是一個有名無實的虛職,胡宗南知道,自己的政治生涯差不多結束瞭。從此胡宗南深居簡出,整日與妻子葉霞翟一起,安心地過起瞭相對平靜而又落寞的“寓公”的日子。

葉霞翟並不是胡宗南的初戀。胡宗南年輕時,愛上的人是他在湖州公立吳興中學的同班同學方阿英。

方阿英的父親與胡宗南的父親同為一傢藥行的夥計,藥行老板相中瞭方阿英,想娶她作兒媳婦。方父寄人籬下無法拒絕,隻好讓女兒與周少爺訂瞭婚。

但是這個周少爺從小嬌生慣養,品行不端,方阿英堅決不同意這樁婚事。

一天,方阿英在上學路上,被周少爺攔住瞭。他像隻餓狼似的撲向方阿英,想調戲方阿英。方阿英又是叫,又是抓,可哪裡是周少爺的對手?

正在這時,胡宗南來叫方阿英一同去上學。見此情景,胡宗南一個箭步沖上前,揮起一拳正中周少爺的左臉,打得周少爺兩眼直冒金星,不得不放開方阿英。

周少爺見是胡宗南,氣急敗壞地操起把柴刀威脅道:"姓胡的狗雜種,你少管閑事,不然我要你的命!"

胡宗南瞅準機會,將手中裝著一塊斤把重的硯臺的書包,狠狠朝周少爺砸去,不偏不倚地砸在周少爺的頭上。周少爺慘叫一聲,頭上鮮血直流,像兔子似地逃瞭。

這件事以後,胡宗南與方阿英更加相愛瞭。後來,胡宗南在鎮上一所學校當瞭小學教師,正當兩人憧憬著美好的未來時,胡宗南的父親胡鏡清卻為胡宗南相瞭一門親事。

胡宗南告訴父親,自己已和方阿英相愛瞭,不同意這門親事。可是胡鏡清卻說兒子是賴蛤蟆想吃天鵝肉,方阿英雖然不喜歡周少爺,但周老板是咱們胡傢得罪得起的嗎?你就死瞭那份心吧!

就這樣,一對年輕人被拆散瞭。在胡宗南結婚的當晚,方阿英托人捎來瞭一張字條,告訴胡宗南,自己去瞭上海,如果胡宗南還愛她,可去上海找她。

胡宗南看著紙條,心都要碎瞭。幾天後,胡宗南便找瞭個借口,也去瞭上海。可偌大的上海,哪裡去找方阿英呢?許多天過去瞭,連方阿英的影子也沒有見到。

恰好這時,胡宗南在報上看到廣州黃埔軍校招生的消息,於是便毅然南下報考。此後,胡宗南在官場上春風得意,官也是越做越大。隻是他的心裡,還一直忘不瞭方阿英。

1936年,胡宗南已成為國民黨的軍長,率部駐紮在徐州、上海一帶。有一次父親胡鏡清病重,胡宗南回孝豐探望,順便請瞭一位風水先生為胡鏡清挑選墓地。

胡宗南與風水先生踏勘良久,口渴難忍,便到山裡一戶人傢討水喝。屋主人見胡宗南等人氣派不凡,於是忙朝裡屋喊:"日英,來貴客瞭,快來沏茶!"

很快裡屋出一位身材窈窕的少女,手捧一杯清澈的清茶,遞到瞭胡宗南手中。胡宗南見她長著圓圓的臉蛋,彎彎的眉毛,一對明亮烏黑的大眼睛,與方阿英長得特別像,於是忍不住問道:"老人傢,她是你的女兒?"

老人告訴胡宗南,這是他的小女兒,名叫方日英。胡宗南更是驚詫,這個姑娘名字與方阿英居然隻差一個字!

胡宗南抑制下內心的激動,對老人說:"你女兒很像我的一個妹妹,名字也隻差一個字。我想認她做我的妹妹,帶她離開孝豐,讓她進學堂,讓她讀書,將來到我身邊做事,你看好不好?"

老人沒有答應胡宗南。一是因為這個方日英也早已許配瞭人傢,二是老人對胡宗南的承諾也並不相信。試問有幾個父親會相信一個陌生人的一面之詞,就把女兒交給陌生人呢?胡宗南見老人不肯,隻得長嘆瞭一聲,遺憾地離開瞭。

後來,胡宗南在西北忙於“剿共”,又要和西北軍閥搶占地盤,慢慢地就把方阿英的事忘到腦後瞭。

胡宗南在國民黨內的快速攀升,引起瞭中統頭子陳立夫的註意。陳立夫與胡宗南既是同鄉,又有師生情誼。為鞏固中統在國民黨中的地位,以提高自己的身價,陳立夫便動起瞭為胡宗南說媒的念頭。

一次,陳立夫把胡宗南請到自己的寓所,告訴胡宗南說,自己為他物色到瞭一位很有名望的小姐。

胡宗南很是好奇,問是哪傢的千金?

陳立夫笑瞭:"她的名字叫孔令俊,是孔祥熙的二小姐。人傢是蔣先生的姨侄女,蔣夫人視她為掌上明珠,如果你娶瞭孔二小姐,與他們成瞭親戚,蔣先生和蔣夫人肯定會高興的,那時,你將前途無量!"

胡宗南早就聽說這個孔二小姐不好惹,一時拿不定主意。他借口考慮幾天,轉頭就去找戴笠咨詢。

胡宗南與戴笠是褲連襠的好友。傳說他倆好到喝酒共用一個杯子,睡覺同鉆一條被子。

當胡宗南將陳立夫要幫自己和孔二小姐說媒的事告訴戴笠後,戴笠說瞭一大堆孔二小姐的不是,說她一點女人味也沒有,明明是個女人,卻偏要打扮成男人,還三天兩頭舉行舞會,與外國人泡在一起跳舞、喝酒,根本不能要。

聽瞭戴笠的這番話,胡宗南的心徹底涼瞭,這樁婚姻就這樣泡湯瞭。

戴笠說黃瞭胡宗南與孔二小姐的婚事,除瞭他說過的原因之外,他還有個私心,就是把自己的秘書葉霞翟介紹給胡宗南。

葉霞翟也是浙江人,和胡宗南算是同鄉。這天,在杭州辦警官特訓班的戴笠將胡宗南請到自己的辦公室。兩人在辦公室裡剛坐定,一位年輕女警官便手提暖壺,上前為他們沏茶。

戴笠指著女警官告訴胡宗南,這個女警官叫葉霞翟,是杭州警官特訓班一枝花。之後戴笠又對葉霞翟說:“這就是我和你常說的胡軍長!”

葉霞翟嬌嗔地甜甜地說:"戴老師誇獎啦,我能是一枝花嗎?看我在胡軍長面前多不好意思!"

胡宗南打量葉霞翟,這個女人很年輕,長著一雙晶瑩閃亮的大眼睛,身材修長勻稱,顯得格外俏麗、活潑,遠比方阿英漂亮多瞭。

胡宗南問葉霞翟:"你是怎麼想到報考杭州警官特訓班的呢?"

"說來話長,都怪我父親不好,他硬逼著我嫁人,可我根本不愛那男人…"葉霞翟說到這裡,“嚶嚶”地哭瞭起來。

看到面前哭泣的這個女人,胡宗南又想起瞭自己的過去,他憤憤地說:"我們這個國傢太封建,婚姻包辦,父母作主,不知害過多少人,我本人也深受其害!"

共同的命運,讓胡宗南和葉霞翟聊得特別投機,這一切,都被戴笠看在眼裡。葉霞翟對胡宗南的印象也很好,不僅在國民黨內位高權重,更難得的是,胡宗南從不拈花惹草,在當時的國民黨高層算是很難得的。

胡宗南也覺得葉霞翟聰慧、活潑、才貌俱備,再加上那位方阿英一直沒有音訊,所以對葉霞翟也很快產生瞭愛意。

遊湖回來不久,戴笠便正式為胡宗南和葉霞翟做起瞭媒。隨後,戴笠將葉霞翟保送到美國留學。葉霞翟在美國留學期間,與胡宗南通過書信互訴愛戀,兩人的感情迅速升溫。

抗戰後期,葉霞翟從美國學成回國。一回來,她便給胡宗南寄瞭一封長長的情書和一疊令他神魂顛倒的照片。1947年4月,胡宗南率軍進入延安,獲得瞭蔣介石授予的一枚二等雲麾勛章,並由中將晉升為上將。

之後,胡宗南將葉霞翟接去西安,舉行瞭盛大的婚禮。這一年,51歲的胡宗南擁兵五十萬,成瞭名符其實的"西北王",又與葉霞翟舉行瞭婚禮,真可謂"功勛"與婚姻都春風得意。

胡宗南逃到臺灣後,手下的大軍早已灰飛煙滅,心情十分沉重。他曾多次對葉霞翟說:"我對這世上的一切都心灰意冷瞭,功名利祿我不要瞭,我隻想為你抱兒子!"

葉霞翟見胡宗南十分傷心,便安慰丈夫:"你一生戎馬佼惚,辛苦夠瞭,今後,你就淡泊名利,好好休息休息算瞭!"

胡宗南與葉霞翟結婚後,相互恩愛。葉霞翟為他生下瞭二男二女四個孩子,孩子們一個個都好學上進。而葉霞翟自己則利用閑暇時間勤奮著述,很快成瞭享譽臺灣文壇的女作傢。一傢人天天能夠團聚在一起,讓政壇失意的胡宗南心中甚為欣慰。

他又是請客,又是走親訪友,著實忙碌瞭一陣,不料樂極生悲,心臟病突發,於正月十一日去世,終年67歲。他的遺體安葬於臺北陽明山區的一座山頭上,墳瑩坐東朝西,依山面海∶19年後,胡宗南的墓旁添瞭一座新墳,葉霞翟也悄悄地來到瞭他的身旁。

1961年除夕之夜,胡宗南一傢六口團聚一堂。 這是來臺後胡宗南最為高興的一個除夕夜, 也是他與夫人和孩子們度過的最後一個除夕。 那幾天,胡宗南還在葉霞翟的陪伴下,前往幾位多年沒有走動的老朋友傢裡拜年。

1962年正月初三,胡宗南覺得身體不適,住進瞭榮民總醫院。經過一段時間的診治,醫生對胡宗南身體恢復很是樂觀,認為胡宗南過幾天就可以出院瞭。

1962年3月13日這天,胡宗南精神很好,晚上臨睡前與葉霞翟聊瞭一會兒傢常,還吃瞭半個蘋果再去入睡。 沒想到凌晨 3 點多鐘,胡宗南突然陷入昏迷,醫生趕到時,胡宗南已進入彌留狀態。5點30分,胡宗南的心臟停止瞭跳動,終年 67 歲。

胡宗南去世以後,遺體安葬於臺北陽明山區的一座山頭上,墳瑩坐東朝西,面向大陸的方向。此後,葉霞翟一心撫養著子女,至死也沒有返回大陸。19年後,胡宗南的墓旁添瞭一座新墳,葉霞翟也悄悄地來到瞭他的身旁。

軍統“裙帶花美小姐”向影心

相比同為軍統出身的葉霞翟,另一位國民黨要人毛人鳳的妻子向影心的命運,就十分的令人唏噓。這位名門閨秀出身的“軍統一枝花”,深受戴笠信任,依靠"美人計"多次立功;嫁給毛人鳳後,卻被自己的丈夫送進瞭精神病院。

新中國成立前夕,毛人鳳拋棄瞭向影心獨自逃往臺灣,後來才讓向影心的傢人將她接到香港,於五十年代將向影心弄到瞭臺灣。

1934年初秋的一天上午,楊虎城將軍派駐武漢辦事處長胡逸發的三姨太向影心,突然接到中統駐武漢特派員蔡孟堅老婆的電話,約她去玩牌。

向影心來到蔡傢,牌桌上早就坐著一個陌生男人。蔡孟堅向她介紹說:“向小姐,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戴雨農先生!”

向影心並不知道,這個牌局是戴笠精心安排的,目的是物色瓦解楊虎城隊伍的人選。戴笠看向影心長著一副迷人的相貌,大有相見恨晚之感,立即邀請向影心加入軍統,還給她起瞭一個化名“裙帶花”。

向影心的工作能力非常強,通過她的交際,戴笠很輕松地就收買瞭楊虎城手下不少重要人物。此後楊虎城的一舉一動都掌握在瞭戴笠的手中。

1935年11月,大漢奸殷汝在日本人的扶持下,成立瞭“冀東防共自治政府”,戴笠命令向影心打入殷汝耕偽政府內部,做監視與情報工作。

向影心接到的第一個任務,便是取回蔣介石的一封親筆信。原來殷汝耕的"防共自治政府"本來是得到瞭蔣介石認可的,蔣介石還寫過一封親筆信給殷汝耕。但這件事走漏瞭消息,全國一片嘩然。蔣介石連忙召見戴笠,命令軍統盡快想辦法把那封信搞回來。

戴笠思慮多時,決定派向影心用"美人計"搞到蔣介石的那封信。他讓宋哲元將向影心安排進殷汝耕的身邊,可向影心一連半個月也沒有機會接近殷汝耕,隻能耐著性子等待時機。

一天,殷汝耕需要將一件緊急公文抄寫後送到日本華北駐屯軍司令部。當時已過下班時間,辦公室裡隻有值班的向影心和機要員吳清兩人。 吳清見公文有好幾千字,便說:“這麼些字,我一個人抄到幾時?”

秘書說這是急件,必須連夜抄送,向影心便提出幫吳清一起抄。 兩人一直吵到夜裡 9 點多鐘,才把公文抄完。

次日下午,秘書告訴向影心,殷汝耕對她昨天幫助抄寫急件很是滿意,特意請她吃飯。向影心於是精心打扮瞭一番,來到瞭殷汝耕的公館。幾杯下肚之後,向影心臉上桃色盈盈,殷汝耕順勢將她摟在瞭懷裡......

第二天,殷汝耕便向外界宣佈向影心擔任他的私人秘書。一段時間後,向影心探知那封蔣介石的親筆信,殷汝耕將它藏在瞭北京的一傢外國銀行裡。

第三天,向影心設法向戴簽進行瞭匯報,戴笠隨後設下巧局,將這封信弄到瞭手。事後戴笠也承認,如果不是向影心用“美人計”探知瞭密信的下落,軍統也不可能這麼快將這封信弄到手。

隨著殷汝耕越來越死心塌地地做漢奸,戴笠命令向影心尋找機會除掉殷汝耕。可殷汝耕安全防范工作十分細致,向影心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通過觀察,向影心發現殷汝耕每天晚上都要喝一碗熱湯才去就寢,於是產生瞭在湯裡下毒的想法。可殷汝耕的湯都是由一個老廚娘煮好後直接端到殷汝耕面前,而且還要當著殷汝耕的面喝一口,殷汝耕才喝,根本沒有機會下毒。

這天晚上,殷汝耕剛要喝湯,突然日本人來訪。殷汝耕不敢怠慢,馬上迎瞭出去,湯便留在桌上。向影心見機會難得,於是趁機把一包毒藥投進湯碗裡,然後連夜逃到瞭北平。

北平軍統站長馬漢三馬上向戴笠報喜,說向影心除掉瞭殷汝耕。戴笠大喜,決定核實之後去向蔣介石為向影心請功。

沒想到殷汝耕命大,並沒有喝那碗下瞭藥的湯。原來殷汝耕和日本人談完後,發現湯已經涼瞭,便讓廚娘重新熱一熱。廚娘端著藥碗走進臥室,照例喝瞭一口,不到一分鐘便面色蒼白,渾身抽搐。殷汝耕立刻醒悟,是有人下毒。馬上封鎖公館,讓保安隊長進行調查。

很快,保安隊長發現向影心失蹤瞭。殷汝耕馬上命令全城戒嚴,一定要將向影心緝拿歸案。但向影心早已逃走,殷汝耕折騰瞭一夜一無所獲,氣得眼冒金星,拍桌子大罵向影心。

殷汝耕雖然這次沒有被毒死,但抗日戰爭勝利後,還是以"漢奸"罪名被判處死刑,執行瞭槍決。

向影心雖然這一次功敗垂成,但戴笠還是重賞瞭她,還在軍統中宣傳她的刺殺殷汝耕的壯舉。從此軍統特務們對她欽佩之至,都稱她為“裙帶花美小姐”。

抗戰中,戴笠下瞭一道嚴禁特務結婚的密令,但為瞭嘉獎向影心,戴笠破例為其撮合,把向影心介紹給瞭自己的親信毛人鳳。

戴笠撮合這兩人,是別有用心的。他知道毛人鳳是個人才,對他來點感情投資,將來可能會收到效益;把向影心介紹給毛人鳳,可以拉攏毛人鳳。

毛人鳳心思甚密,深知答應瞭這門親事,便多瞭一道升官的軟梯。向影心是戴老板身邊紅人,與戴笠關系曖昧,常被召去戴笠的辦公室“個別談話”,軍統內早已傳得沸沸揚揚。

但毛人鳳為瞭長官發財,權衡輕重之後還是答應瞭這門親事。有時也有一些人傢取笑他,他總是裝聾作啞地說:“有這事!我怎不知道呢?”

毛人鳳難道真的願意戴這種“綠帽子”嗎?當然不是。他需要的,是想借向影心爬上權力的巔峰罷瞭。戴笠死後,毛人鳳成瞭軍統的老大,向影心這個"軟梯"沒有瞭利用的價值,毛人鳳也終於開始對這個給自己戴綠帽子的女人下手瞭。

1947年5月,向影心因感冒住院。她的病情並不嚴重,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病情開始好轉。可是毛人鳳卻派人將她送去精神病院檢查。向影心知道這是毛人鳳要報復自己瞭,雖然她大叫自己沒有瘋,但誰又肯聽她的呢?

無論她怎樣反抗,還是被“鑒定”出患上瞭精神病,被強行送進瞭青島一傢全封閉瘋人院“治療”瞭兩年之久。

毛人鳳將向影心送去精神病院的事,蔣介石並不知道。解放前夕,蔣介石有一次聽取毛人鳳的“潛伏計劃”時,順便問瞭一下向影心的情況,還說向影心“為‘黨國’做瞭一些好事”,毛人鳳感覺向影心又有瞭利用價值,於是安排向影心的傢人,將她接到香港居住。

1950年,蔣介石在臺灣當上瞭"中華民國總統"後,任命毛人鳳為"保密局"局長。但是蔣介石痛定思痛,已經開始在國民黨內部和軍隊進行整肅,準備把黨權交給蔣經國,讓他掌管監督籌劃情報業務,以及對大陸遊擊派遣和指揮。而這兩項重權,原本是毛人鳳一手把持的。

毛人鳳預感到自己有被取代的危險,一貫以"忍、狠"著稱的毛人鳳也沉不住氣瞭,一反常態地多次在公開場合聲稱"情報工作是很專業的東西,不能讓外行來領導內行。"

蔣經國正準備擠走毛人鳳,獨攬情報系統的大權。見毛人鳳先跳瞭起來,於是決定對毛人鳳動手瞭。

為瞭架空毛人鳳,蔣經國將保密局二處處長葉翔之拉攏過來,委以重任。但毛人鳳也不是省油的燈,他馬上將葉翔之受賄的罪證呈報給瞭蔣介石,要求蔣介石批準對葉翔之動用“軍統傢規”處死。

葉翔之哭哭啼啼地找到蔣經國,蔣經國隨後找蔣介石求情,說毛人鳳是誣告,蔣介石當然相信瞭兒子的說法,認為毛人鳳是在保密局排斥異己,想搞“獨立王國”。

毛人鳳再一次領教瞭蔣經國的厲害,明白他自己是鬥不過蔣經國的,有點絕望瞭。於是便厚著臉皮求宋美齡。經過宋美齡的調解,蔣經國總算收回瞭要搞垮保密局的打算。毛人鳳雖然逃過一劫,但他再也無力與蔣經國抗衡瞭。

幾年後,毛人鳳被迫向蔣經國交出保密局的全部班底,保密局也改編為“軍情局”,軍統就此土崩瓦解。毛人鳳本人僅僅掛瞭個陸軍中將的空銜,風光不再,甚至過去手下的特務們也不登門瞭。

臺灣"中華體育總會會長"楊森,原本是毛人鳳的鐵哥們。有一次,他組織一批人登玉山,毛人鳳也準備去湊個興。豈料楊森公開拒絕瞭他,還不陰不陽地說:"你過去工作特殊,盡量少拋頭露面。"

楊森

毛人鳳這下丟人丟到傢瞭,他回到傢中後,痛罵楊森,心情也低落到瞭極點。這時,他才想起向影心來,將向影心接到身邊,聊解寂寞之情。為瞭擺脫煩悶,倆人一起迷上瞭占卜、星相。

一次,向影心聽說臺南有位名叫"鬼谷子"的相土算命奇準,便悄悄寫瞭毛人鳳的生辰八字,前去求算。算命先生對向影心說:"這位先生風光半生,但福祿早敗,天命不暢,壽緣不會過六十。"

向影心大驚,立刻催促毛人鳳去醫院檢查。結果查出來毛人鳳患上瞭肝癌晚期,最多隻有半年壽命瞭。

這時,向影心的一位朋友推薦瞭一名江湖醫生,自稱醫好瞭許多癌癥病人。向影心立刻將其請至傢中,開瞭幾張藥方。毛人鳳也將全部希望寄托瞭在這位江湖遊醫的身上。

1956年11月14日,毛人鳳服下這位江湖醫生開的草藥後,突然上吐下瀉,從床上滾到地下,反復折騰,痛不欲生。江湖遊醫見狀大驚,連藥箱都顧不上拿,匆匆溜掉瞭。

向影心則慌慌張張將毛人鳳送往臺灣三軍總醫院。毛人鳳經檢查,肝、肺功能都已衰竭,還伴有藥物中毒癥狀。當晚 11時,這個惡名昭著的軍統頭子咽下瞭最後一口氣,時年 56歲。

蔣介石得知毛人鳳死瞭,並不十分悲痛。還是向影心找宋美齡哭訴,蔣介石這才追贈毛人鳳一個"陸軍二級上將",並親自送瞭一副挽聯,算是給瞭一點顏面。

向影心為毛人鳳生下瞭兩個兒子,一名毛渝南,一名毛佛南。

毛渝南畢業於康奈爾大學,2013年出任惠普公司的中國區董事長,成為世界500強企業的高管。2016年,他又應郭臺銘之邀,成為瞭富士康的新任董事長。現在的他已經卸任董事長一職,但仍舊在富士康的董事會之中有一席之地。

毛佛南也選擇瞭從商之路,曾擔任大華百貨的董事長,引領大華百貨不斷開拓市場,也成為一名身價億萬的富豪。2009年,毛佛南因病去世。

至於向影心,在毛人鳳去世後便很少公開露面,隻知道她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去世,其他的情況無從得知。可以肯定的是,這位軍統曾經的美女特務,下場並不很好,讓人十分唏噓。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1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0435.html
中國首位哈佛學子張福運:妻子不孕讓養女生子,妻子無奈選擇出傢 歷史

中國首位哈佛學子張福運:妻子不孕讓養女生子,妻子無奈選擇出傢

他是第一位就讀於哈佛大學、攻讀法律的中國人;他是中國海關第一位華人關長;他主持收回瞭失去近百年之久的中國關稅自主權及海關管理權;他的女兒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亞裔女性駐外大使……但他又是一位因為妻子不孕...
那位大喊著叫總理讓路的“救援士兵”:體能考核掛瞭科,面臨退休 歷史

那位大喊著叫總理讓路的“救援士兵”:體能考核掛瞭科,面臨退休

北京時間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縣發生瞭震驚世界的裡氏8.0級特大地震。一時間地動山裂,房屋塌陷,一棟棟建築在頃刻間轟然倒塌,灰飛煙滅,一個個鮮活的生命被定格在瞭...
日本最後一名忍者真實生活:一輩子隱姓埋名,稱不再招收弟子 歷史

日本最後一名忍者真實生活:一輩子隱姓埋名,稱不再招收弟子

說到忍者,給人的第一印象可能就是熱門動漫《火影忍者》裡能夠用各種神秘忍術的“異能者”,他們可以變化多端,完成各種秘密任務;其次還讓人聯想到一襲黑衣、飛簷走壁的“暗殺者”,悄無聲息、殺人於無形。忍者,在...
新婚夜,開國上將卻坐著不動,新娘:不喜歡我?上將:我怕嚇著你 歷史

新婚夜,開國上將卻坐著不動,新娘:不喜歡我?上將:我怕嚇著你

“洞房花燭夜,抱得美人歸”,這是許多男人夢寐以求的時刻。可有一位新中國的開國上將,卻在自己的新婚夜坐著一動也不動,對著新娘子沉默不語。新娘子誤以為這位開國上將不喜歡自己,誰知這位將軍說瞭一句話,做瞭一...
北大醫學博士卻不敢見血,隻想上學不想工作,失業18年淪為低保戶 歷史

北大醫學博士卻不敢見血,隻想上學不想工作,失業18年淪為低保戶

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若是個大學畢業,就足以讓人追捧;若是個碩士,簡直是人中龍鳳;若是個博士,不蒂於文曲星轉世,前途無量。而他張進生,頂級名牌學校——北京大學醫學博士,竟然淪落為無業遊民,隻能靠姐姐供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