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傢26年,兵團參謀長回鄉探親,九旬老父問:長官你找誰?

  • 在〈離傢26年,兵團參謀長回鄉探親,九旬老父問:長官你找誰?〉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0

“少小離傢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這是唐代著名詩人賀知章的詩句。

1950年10月,詩中類似的場景發生在廣東省五華縣岐嶺鎮的一個小村莊內。

一位身著戎裝的中年參謀長佇立在一間老屋門前,望著院中的老人激動得頓時一句話也說不出。

“長官你找誰?”年過九旬的老人半瞇著雙眼問道。

參謀長快步上前握住老人的雙手說道:“爹,是我,我是老十啊!”

老人仔細打量一番後激動得老淚縱橫:“真是蒼天有眼啊!我兒出息瞭,從士兵成瞭大將軍!”

這位軍官究竟是誰,為什麼回傢後連老父親都認不出他來呢?

他又有著怎樣傳奇的經歷,如何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普通士兵成長為將軍的呢?

曾國華

離傢多年,回鄉探父報親恩

這位優秀將領就是開國中將曾國華,他1910年10月15日出生於廣東省五華縣岐嶺鎮,傢中兄弟姐妹十二人,排行第十。

他的父親是一名會計,工資低微,在曾國華三歲的時候,為瞭緩解一大傢子的生活壓力,父親忍痛把他送到同村的呂傢當養子。

曾國華在呂傢過著非人般的生活,不僅遭受虐待,還被奴役幹苦力,年幼的他夢想有一天能逃離呂傢。

1924年,國民革命軍路過岐嶺鎮,十四歲的曾國華找準時機逃離呂傢,毅然決然地加入瞭粵軍,隨後參加瞭北伐戰爭,1931年參加瞭紅軍。

從1924年離開傢鄉以來,由於南征北戰、居無定所,曾國華從沒有回過傢鄉一次。

多年來,他對親人的思念之情與日俱增,一封又一封傢書寄回傢,可都猶如泥牛入海,沒有半點回應。

1950年10月,曾國華任廣州第十五兵團參謀長期間,到福建出差,於是決定順道回傢看看。

他輕裝簡行,隻帶瞭兩個衛兵隨行,毫不張揚地踏上瞭前往傢鄉的火車。

在車上,他陷入瞭回憶,盡管幼年時傢徒四壁,但一傢人其樂融融,他努力回憶著傢人的樣子,害怕回傢認不出他們。

回傢的當天,村裡很多人都來村口迎接曾國華,與他們簡短寒暄後,他急切地朝傢的方向走去。

時隔二十六年,曾國華終於見到瞭日思夜想的父親,盡管老人已年過九十,白發蒼蒼,但他還是一眼就認出瞭父親。

他大聲地喊著父親,可是老人卻把他當成瞭問路尋人的外鄉人,原來,由於曾國華長大後模樣發生瞭變化,再加上老人年歲已高,父親已經認不出他瞭。

直到曾國華說出瞭自己的小名“老十”,並講述瞭自己的身世後,老人才相信眼前的軍官是二十六年未見的親生兒子,兩人喜極而泣,抱頭痛哭!

隨後曾國華與兄弟姐妹們一一相認,一傢人終於團聚。

老人愧疚地問曾國華:“老十啊,當年我把你送給呂傢,你一定記恨我吧。”

“爹,這說的哪裡的話,當時傢裡困難,我能理解,這麼多年我從來都沒有怪過您。”曾國華連忙安慰道。

老人緊接著又說:“那你還是去呂傢看看吧。”

曾國華斬釘截鐵地說:“呂傢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去的,您就別勸我瞭,我隻認您!”

想起當年在呂傢的種種遭遇,曾國華對呂傢十分抵觸,試問,如此狠心地養父母,誰願意認呢?

老父親撫摸著曾國華身上的多處戰傷,心疼地說道:“打仗這麼多年,一定吃瞭不少苦吧。”

“為瞭革命的勝利,我們軍人吃點苦不算啥!”曾國華笑著答道。

兄弟姐妹們都很好奇地問:“老十啊,你是如何從士兵一步步成為將軍的呢?”

曾國華自豪地笑道:“成為將軍並非一日之功,這得從我還是一名普通的紅軍戰士說起瞭。”

對於這段充滿艱辛和挑戰的成長歷程,曾國華記憶猶新,他侃侃而談,思緒飛回到瞭十九年前。

加入紅軍,嶄露頭角提連長

1931年8月,曾國華所在的部隊被紅軍俘虜,他自願加入紅軍,成瞭紅四軍十一師三十一團二連的一名普通戰士。

1932年4月,曾國華所在的十一師奉命攻打福建漳州,在行軍途中,天降暴雨,道路泥濘,部隊艱難前行。

一條河攔住瞭紅軍前進的道路,河水湍急,並且水位還在不斷上漲!

曾國華鎮定地說:“雨越下越大,必須盡快渡河,再過一會兒渡河就困難瞭!我建議由強壯的戰士背體弱矮小的戰士過河,降低風險。”

說完,身強體壯的他迅速挽起褲管,背起一名小戰士走在隊伍的最前面,過河後他又返回來,繼續幫助其他戰士過河。

部隊戰士紛紛效仿他的做法,就這樣,在最短的時間內,部隊全員安全抵達河對岸,並在規定的時間內到達瞭作戰地點。

4月19日,十一師攻打漳州的八寶山陣地,三十一團負責阻斷敵人的退路,曾國華和戰士們守株待兔,用樹葉遮蓋全身隱蔽在道路兩旁,疲憊的敵人經過時全然不知,被打得四散奔逃,毫無招架之力!

“弟兄們沖啊,分散包圍,一個都不要放跑!”曾國華沖在最前面高聲喊到。

戰士們受到他的感染,頓時群情激憤,鬥志昂揚!不僅俘虜瞭企圖逃跑的敵人,還繳獲瞭大量武器裝備。

這次戰役後,敢為人先、有勇有謀的曾國華升為二連的班長。

1933年春天,曾國華的部隊接到攻打樂安縣城的任務,他依然奮勇爭先,帶領沖鋒隊沖在部隊的最前面。

在槍林彈雨中,盡管曾國華格外小心,一塊彈片還是打中瞭他的下腭,鮮血不斷從傷口湧出,衛生員發現後急忙把他抬出戰場。

衛生員仔細檢查傷口後擔憂地說:“彈片深深嵌入瞭皮肉,必須盡快做手術,不然會危及性命!”

紅軍缺乏醫療物資,沒有手術刀和麻藥,甚至連醫用酒精都沒有,沒辦法,衛生員隻得用白酒給傷口消毒,以菜刀作為手術刀!

戰士們把曾國華按在地上,衛生員用菜刀割開傷口,把彈片硬生生從肉裡取瞭出來,曾國華強忍疼痛,豆粒般的汗珠不斷從他額頭冒出。

手術後曾國華打趣道:“這簡直跟殺豬一樣,看來我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休息瞭兩個多月後,曾國華回到部隊,十一師改編為紅一軍第五團,曾國華升任二連排長。

1934年4月,曾國華因作戰勇猛,指揮有方,繼續升任至紅五團二營的連長。

從普通戰士升到連長,曾國華沒有志得意滿,因為他清晰地明白,漫長的革命道路上還有更重要的使命等著他去完成!

誓師東征,渡河立功升團長

1936年1月28日,曾國華在陜北參加瞭紅軍東征誓師大會,會上宣佈紅一軍為右路軍,紅五團擔任先遣部隊。

2月中旬,紅一軍第二師到達黃河西岸,東岸有國民黨重兵把守,再加上黃河天險,紅軍要想渡河可謂困難重重!

為瞭確保順利渡河,紅五團團長張振山挑出二十四名骨幹組成瞭渡河突擊隊,由曾國華擔任隊長。

曾國華接到任務後非常欣喜,他在心裡暗下決心:一定要圓滿完成這次任務,為大部隊渡河開辟道路!

2月19日,師長劉亞樓帶領曾國華查看地形,在岸邊給突擊隊佈置任務。

劉亞樓指著對岸對曾國華說:“突擊隊必須以最快的速度劃船渡河,先占領山腰兵力最薄弱的中心碉堡,再分頭奪取南北兩個碉堡,確保大部隊安全渡河。”

劉亞樓

“如果你們被敵人發現,也絕對不能後退半步,必須抱著必死的決心拿下碉堡!”劉亞樓又補充道。

“突擊隊保證拿下河對岸陣地,請師長放心!”曾國華自信地回答。

2月20日晚上,突擊隊集結在岸邊整裝待發,曾國華鼓舞隊員們:“我們是紅五團的鐵打的戰士,絕不後退,誓死完成任務!”

劉亞樓親自給突擊隊送行,在認真檢查裝備確保無誤後,送突擊隊分別登上瞭兩條船,晚上八點整,渡河行動正式開始。

在夜幕的掩護下,戰士們奮力劃船,兩條小船迎著激流快速地駛向對岸,突擊隊全員全身貫註地註視著河對面,做好瞭隨時接戰的準備。

當船快要抵達岸邊時,一陣急促的槍聲劃破瞭寂靜的夜空,密集的子彈如雨點般迎面掃射過來,兩名隊友中彈身亡,突擊隊暴露瞭。

曾國華鎮定自若,大聲地鼓勵大傢:“同志們不要亂,大傢加把勁一齊用力,快速劃到對岸就是勝利!”隊員們信心大增,一鼓作氣竭力劃船,很快小船就抵岸瞭。

突擊隊員跳下船,快速分散開來,義無反顧地沖向半山腰,借助敵明我暗的優勢,順利拿下瞭中心碉堡,隨後又分別快速占領瞭南北兩個碉堡。

敵人的增援聞聲趕來,向突擊隊發起猛烈的攻擊,試圖奪回碉堡,曾國華率隊奮勇抵抗,連續幾次打退瞭敵人的攻勢。

由於信號員已經犧牲,曾國華隻得點燃柴火作為信號,張團長看見撕開一個登岸口子後,立刻下令吹響渡河的號角,大部隊浩浩蕩蕩地渡過黃河,配合突擊隊占領瞭東岸全部陣地。

曾國華帶領突擊隊不辱使命,有驚無險地完成瞭任務,渡河勝利後,突擊隊受到表彰,曾國華升任紅五團副團長,東征勝利後,升為團長,他意識到肩上的責任更重瞭!

英勇抗日,戰功赫赫任旅長

1937年9月23日,八路軍一一五師在五臺山召開會議,師長在會議上作瞭在平型關伏擊日軍的戰前部署。

曾國華任一一五師第六八五團第二營營長,二營是由原先的紅五團改編,此次曾國華接到的命令是率領二營伏擊日軍的先頭部隊。

臨行前師長囑咐曾國華:“你們二營任務艱巨,不僅要狠狠地打擊日軍,還要占領老爺廟高地並死守,紮緊包圍圈,配合大部隊吃掉整個板垣師團!”

曾國華響亮地回答:“請師長放心,二營必定血戰到底!”

24日,曾國華帶領二營冒著瓢潑大雨晝夜行軍,於25日清晨到達預計伏擊位置,全員顧不上吃早飯,迅速在道路兩旁挖深溝,修築好瞭陣地工事。

25日早上8點左右,日軍的兩架偵察機呼嘯而過,不久後日軍頭部車輛迎面駛來。

日軍板垣師團第二十一旅團3000餘人、百餘輛車,車上載有迫擊炮、重機槍等先進武器。

曾國華傳令:“同志們,這是條大魚,先沉住氣,聽我命令,等敵人走近瞭再打!”

隨著汽車的聲音越來越近,日軍先頭部隊已全部進入包圍圈,離二營陣地隻有百米左右。

“給我打!”隨著曾國華一聲令下,二營依靠居高臨下的優勢率先發難,機槍和步槍一齊開火,一個個手榴彈湧向敵方陣營!

日軍被突如其來的攻勢打亂瞭陣腳,士兵們跳下車胡亂開槍,倉皇應對,頭部車輛被炸得冒瞭煙,山谷裡人仰馬翻!

日軍車輛、軍馬、士兵全都陷在泥地裡寸步難行!陷入如此境地,重機槍等重武器一無是處。

曾國華見時機成熟,大喊一聲:“沖啊!”整個二營如猛虎下山一般撲向日軍,與敵人展開白刃戰,頓時殺聲喊聲響徹山谷!

經過一場激戰,日軍幾十輛汽車被炸翻,先頭部隊損失過半,曾國華率二營奪取瞭交通要道,徹底切斷瞭日軍的外援。

曾國華此時顧不上休息,他立刻帶領兩個連向老爺廟發起猛烈的沖鋒,日軍抵擋不住,隻得放棄高地。

不久,日軍的援兵趕到,向老爺廟發起瞭迅猛的反攻,試圖奪回高地,曾國華和二營將士死守陣地,子彈打光瞭就與敵人展開肉搏!

正當高地快要失守的時候,八路軍的援軍趕瞭過來,曾國華大喜,率領二營剩餘的將士沖下高地,配合援軍把日軍消滅得一幹二凈!

“平型關大捷”為抗日戰爭開瞭一個好彩頭!曾國華率領二營以強硬的作風,殺出瞭“模范紅五團”的氣勢!

在抗日戰爭期間,曾國華參與指揮瞭多次像平型關戰役之類的大戰,例如“樂陵戰役”、“燈明寺戰役”、“海陵戰役”等戰役,並且都取得瞭勝利。

抗日戰爭勝利後,曾國華依靠赫赫戰功,於1946年1月升任東北民主聯軍第三縱隊第七旅旅長,此時新的挑戰又擺在瞭曾國華面前。

解放援朝,定國安邦授中將

1946年2月,曾國華率東北民主聯軍參加瞭東北地區的解放戰爭,4月1日,國民黨第二十五師、十四師同時向遼寧本溪發起進攻。

曾國華深知守衛本溪的重要性,本溪是戰略要地,一旦失守,將會給四平主戰場帶來巨大的壓力。

他率第七旅在石灰廠、三人溝、大甸子等地區設伏,依靠地形構建瞭堅固的防禦工事。

第七旅與敵軍第二十五師奮戰一晝夜,敵軍死傷七百餘人,眼看防線牢不可破,隻得敗退。

敵軍第十四師也在樺甸子遭到兄弟部隊的頑強抗擊,未能前進一步,一保本溪取得勝利!

4月7日,國民黨軍調集重兵八千餘人,再次向本溪發起進攻,曾國華指揮第七旅配合第九旅抗擊敵軍。

曾國華部依托地形優勢與敵周旋,戰鬥持續瞭整整八天八夜,共殲敵軍四千餘人,敵軍損失過半,隻得再次敗退,二保本溪取得勝利!

4月中旬,曾國華率第七旅參加瞭保衛四平的戰役,並取得瞭巨大勝利,極大鼓舞瞭東北將士的士氣!

1946年11月,曾國華升任第三縱隊副司令員,1947年2月,協助司令員曾克林指揮“三保臨江戰役”,這場仗打瞭三十七天之久,最終殲敵一萬餘人,解放軍大勝!

“本溪保衛戰”、“四平保衛戰”、“臨江保衛戰”為解放戰爭的最終勝利奠定瞭基礎,指揮作戰的曾國華功不可沒!

1949年9月,曾國華任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第十三兵團參謀長,1951年11月,任解放軍空軍第三軍軍長,1953年初,曾國華奉命率空三軍進入朝鮮作戰。

入朝作戰期間,空三軍指揮所設在一個廢棄的礦井裡,周圍荒無人煙、物資匱乏,工作條件十分艱難,再加上礦洞四周閉塞,工作氛圍顯得格外壓抑!

曾國華時常勉勵大傢:“陸軍將士正在前線浴血奮戰,我們這點困難不算什麼!空軍必須做好偵查敵情、摧毀敵人工事等工作,為陸軍排憂解難!”

指揮所全員克服重重困難,在洞裡吃住辦公,夜以繼日,堅持到同年7月朝鮮停戰協定簽字,曾國華再次圓滿完成瞭任務。

1954年6月,曾國華升任東北軍區空軍副司令員,1955年被授予開國中將軍銜!

曾國華為定國安邦之大計戎馬半生,開國中將實至名歸,他不驕不躁,繼續克己奉公、盡職盡責。

為瞭報答父親的恩情,他把老父親接到身邊居住,讓老人安享瞭晚年。

1978年1月3日,曾國華病逝於成都,享年68歲。如今,他的故居已全面修繕,是當地著名的風景區。

曾國華故居的墻壁四周,清晰地記錄著他的革命事跡,他的故居已經成為紅色革命文化的象征!

總結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

《孟子》中的這段話完美詮釋瞭曾國華從士兵成長為將軍的原因。

生活的苦難壓不垮他,抗戰的困難難不倒他!

他那剛強堅毅、勇往直前的精神值得人們弘揚。

愛憎分明、有恩必報的品質也值得我們學習!

曾國華傳奇的軍旅生涯令人贊嘆,彪炳千秋的功績將永載史冊!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1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0437.html
1949年,蔣介石逃往臺灣,那些被帶走的“軍官太太”,結局如何? 歷史

1949年,蔣介石逃往臺灣,那些被帶走的“軍官太太”,結局如何?

1949年,國民黨反動派大廈將傾,蔣介石明白,自己已經失去瞭和共產黨較量的資本,不得已之下,不得不逃往臺灣,以期能休養生息,等待東山再起的機會。離開時,蔣介石帶走瞭自己在大陸搜刮的錢財、大部分國軍高級...
韋應物:白居易偶像,出身豪門的無賴,卻獨寵糟糠妻 歷史

韋應物:白居易偶像,出身豪門的無賴,卻獨寵糟糠妻

在中國唐代的山水田園派詩人之中,最負盛名的當屬王維、孟浩然、韋應物、柳宗元這四位詩壇大咖。山水田園派詩風起源於東晉的逸士陶淵明,然後漸漸發展到盛唐時期的王孟韋柳等文人才子,他們的山水田園詩慣於以山野田...
劉姥姥心裡明白一聲不敢吭,卻讓賈母惱火翻臉,薛寶釵隻得這麼做 歷史

劉姥姥心裡明白一聲不敢吭,卻讓賈母惱火翻臉,薛寶釵隻得這麼做

《留殘荷聽雨》是林黛玉一生的寫照。她的結局就像李商隱寫這首詩時的處境一樣。她被迫離開賈傢,斷腳雁在世界各地遊蕩。你的未來是不確定的。由於賈寶玉的《蘭亭花絮》被賈元春改為《花絮》,賈傢不再給林黛玉指點,...
《天道》:懂得很多“道理”,卻仍然過不好這一生,為什麼? 歷史

《天道》:懂得很多“道理”,卻仍然過不好這一生,為什麼?

《天道》電視劇火後,很多人津津有味地看完電視劇後扒開原著再看,還是不過癮,然後再找來作者前期的著作《背叛》和後期的《天幕紅塵》。還是不過癮,然後再去扒作者到底是豆豆還是纏中說禪,再去網上搜尋劇中丁元英...
對越自衛反擊戰慶功會,總指揮許世友倒三杯酒,都敬瞭誰? 歷史

對越自衛反擊戰慶功會,總指揮許世友倒三杯酒,都敬瞭誰?

許世友好酒,一生戎馬,殺敵無數也喝酒無數。許世友喝酒不喜歡論規矩,隻求喝得痛快,通常都是先幹為敬,把對方喝倒為止。但是在他一生中,有一次喝酒卻與眾不同,他不僅一改往日開懷豪飲的風格,而且面帶嚴肅連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