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顧自身毛病跟中國“鬥法”,美國抽什麼瘋?

  • 在〈不顧自身毛病跟中國“鬥法”,美國抽什麼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9

毫不浮誇地說,中國有《孫子兵法》,美國總有一天可以由那些年所謂的反華專傢和智庫出一本《對華三十六計》:第一章便是當面一道,背後一刀;第二章是直踩底線,死按雷區;第三章是炮制“中國威脅論”;第四章是用“中國擔當論”進行無底線的道德綁架……

俗語說,外交是內政的延續,美國這般歇斯底裡地對華出擊,是否說明美國國內矛盾已經解決幹凈,完全可以一心應對中國瞭呢?

非也,正是因為美國國內舊矛盾萌發、新矛盾叢生,美國上至精英階層,下達底層民眾都表現出焦躁不安的氣息。

從某種意義上說,美國在內部原生矛盾和新生沖突的步步緊逼之下,確實表現出明顯的崩潰和焦慮,而理智派人士竭力想要穩住美國民主政治最後一道防線。

但奈何自古以來,治國如治水,堵不如疏,疏不如引,越想掩蓋其中的不堪,美國的血絡反而越發堵滯,已經美國政治表現出來就是:時“瘋”時正常,故曰“抽瘋”。

美國到底出瞭什麼問題呢?國傢有如一個程序復雜的儀器,單是一處生發矛盾就有如亞馬遜雨林突然掀起一陣颶風,連鎖效應甚至可以抵達大洋彼岸院落裡的銀杏葉。

而美國現階段出現的矛盾主要可分為:黨派矛盾、種族矛盾、階級矛盾、資本鬥爭以及中美矛盾五大矛盾。

由溫和轉向極化:美國兩黨政治困境

美國五大主要矛盾演變過程中,轉變最為犀利的矛盾就是兩黨矛盾。伴隨著美國選舉政治的發展和變革,美國最終形成瞭非此即彼的兩大黨制。

而盡管民主黨人拜登在2020年美國大選中以微弱優勢取得瞭大選的勝利,當選美國總統,但共和黨和民主黨在國會兩院的相互較勁依然在繼續進行。

在美國總統選舉初期,其獨有的選舉人制根本不可能誕生遠離主流的極端反體制候選人——美國總統選舉要求單個候選人獲得半數選舉人票,因此在選舉之前,各團體必須自行進行妥協和協商意識形態。

而在現今的美國社會,派系之間的爭鬥習以為常,甚至於若不見爭鬥蹤跡也必定會尋覓出暗地較勁的蛛絲馬跡,無論是主體意識還是旁觀客體視角,都在潛意識中為分歧巨大的美國兩黨抹上電光火石的對峙聲勢。

兩黨制同美國的分權制衡制度相勾連,因此黨爭中派系的出現十分危險,一部分人因為私己的共同利益或強烈的個人認同自發組織起來,在此過程中甚至不惜損害社會整體公益。

美國兩黨制一無是處?錯瞭,至少在選舉人制度轉變為選舉人團制度後,兩黨制度在選舉之中能夠極大限度緩和美國社會分歧導致的分裂,有利於維護美國國傢統一。

一般情況下,民主黨的政策常常倒向工人階級,同時又自覺維護農民的利益;但共和黨卻常常偏向維護工業集團,即資產階級的利益。在這種兩黨的長期政策偏好形成過程中,選民也相應地根據慣有的政黨認知投票。

因此兩黨為瞭盡可能地爭取除慣性思考投票的選民的選票之外,在選舉時會刻意模糊多種利益,緩和利益集團的矛盾。但這一以往的溫和做派在近年來卻行不通瞭。

歸根究底,是因為在西方國傢整體經濟下行、社會危機頻發的大背景之下,美國公民無論是工人階層還是資產階級,都開始對美國的主流政黨的執政能力產生質疑。在2020年的美國大選中,無論是民主黨候選人拜登還是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支持率都未能超過一半。

而美國兩黨政治陷入的究極死結卻並非是在大危機背景下執政和調停能力的失靈,而是在自身調和矛盾能力下降的情況下,爭鬥不休,不解決矛盾,反而聯合起來抑制小黨的崛起,因此,抑制瞭一部分具有犀利觀點卻在短期內未能成為主流的政治表達。

美國兩黨政治本身是極化政治的產物,但在其在美國政黨體系中站穩腳跟以後,就開始變本加厲地維護兩黨制。

政治兩極化導致美國中間勢力的被迫失語,非此即彼的極端競選立場更令美國年輕一代中頻發“否決政治”現象,即年輕一代開始不再捍衛民主制度的核心——民主價值觀,甚至開始反對分權體制和極化政治共同作用下催生的,以黨派鬥爭為主要形式的分裂政治。

美國以總統為核心代表的兩黨制不斷強化,民主性不斷下降,而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都表現出難以挽回的頹勢,在單一的行政官制下,美國兩黨制既不能全面代表選民的意願,政治代表和整合功能弱化,又對黨內極端派和其他小型黨派包容吸納:

或者說是吞噬異己的能力日益增強,民眾話語權缺失,美國政黨政治空殼化現象十分嚴重。

黑白之爭:美國難以調和的種族矛盾

種族矛盾一直是美國社會的痼疾,弗洛伊德事件隻是恰好是美國處於抗擊新冠不力、兩黨鬥爭激烈的特殊時期爆出來的美國社會普遍矛盾,在美國的警局、醫院、邊境線,有無數個“弗洛伊德”無聲無息地以罪之名闔目。

在美國種族矛盾的爆發具有鮮明的特點,如:第一,並非針對美國資本主義制度;第二,身份政治口號比階級政治口號更有力。

所謂美國種族矛盾爆發並非針對美國資本主義制度所言不虛,美國種族矛盾是美國社會核心矛盾的歷史和意識形態根源,資本主義制度矛盾至少要上升到財富與收入分配的層面。

但很顯然,在美國社會中,種族矛盾已經阻礙非裔人口正常進行社會參與,無法參與社會自然無法獲得財富與正常生活,這是現實,卻很少被人提及,即使提出也很快會被達成野心傢唯恐天下不亂的意淫。

但事實上,種族矛盾實質上就是階級矛盾,而傳統的種族膚色對立摻雜著階級不平等的矛盾持續惡化,必然會如養蠱一般養出一個社會頑疾。

相較於階級矛盾大爆發帶來的連鎖爆炸效應,美國政府寧願將其包裝為種族矛盾。立足於種族不平等的角度:疫情爆發之前,美國非洲裔的貧困率就接近21%,而歐洲裔白人的貧困率僅為8%。

從收入情況來看,美國非裔傢庭收入的中位數為4.1361萬美元,而亞裔傢庭和歐洲裔白人傢庭的收入中位數均在6.3萬美元之上。

但極為諷刺的是,盡管美國非裔人口隻占美國總人口的13%,但40%的監禁人口為非洲裔——順嘴再提一句,美國鑒於人口仍高達230萬人,監禁率高達0.7%,位居世界第一。

美國長期以來,用種族矛盾去轉移、掩蓋、緩解階級矛盾,在弗洛伊德運動之中,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在抗議中對波特蘭部署聯邦警員,刺激非裔遊行示威;另一方面,民主黨公開對“黑命貴”運動進行支持。

將兩黨處事態度的差異看作是簡單的兩黨鬥爭,從而將其視為黨派矛盾顯然是極為幼稚的,兩黨放縱部分群體以種族騷亂等形式來釋放因社會不平等而產生的社會壓強,這無疑是一種心照不宣的合作。

美國種族矛盾本就是美國精英階層的騙局,目的即將對精英階層的不滿轉化為中低收入階層內部的矛盾沖突,分化和解離美國基層。故而說,“種族矛盾”這一概念的提出本身未能觸及美國深層次的階級矛盾,和資本主義制度中的歧視性制度。

因弗洛伊德事件義憤填膺,在或“左”或“右”的意識形態中爭吵不休,基於共同的膚色對 “白人優先”表達憤怒進而吶喊出“黑命貴”的群體,始終沒能識破精英階層的把戲,基於共同的階級出身而組織起來提出政治訴求。

反而,苦心勞動的所謂“人權運動”成為瞭美國兩黨鼓動不同政治立場的選民選票的政治營銷手段。

溫和表述叫上下矛盾

有人指出,在美國五大矛盾中占據復雜核心地位的即上下矛盾——這是一個較為溫和的表述,若客觀又有幾分老土地說,這是階級矛盾。

階級矛盾來自何處呢?通俗來說,你是一名美國白人藍領階層或者中產階層,近20年來,你的收入未能上漲一分,而美國1%的富人階層的財富卻成指數型增長。收入的靜止也是一種運動模式——即在相對衰落。

經濟地位不平等的加劇致使美國社會內部的焦慮不滿情緒越發高漲,如果美國社會一味地任由階級矛盾膨脹惡化將會發生什麼呢?

首先,可以明確美國底層人民和中產階層的身份,他們大部分是收入較低、因美國產業轉移時常處於失業狀態的工人階層,以及小生意破產者、技術人員、學者和公務員。

他們在思想上守舊、生活上不得志的雙重刺激之下會產生極強的怨恨心理,甚至會因此聯合起來采取極端行動,當然制造炸藥成為恐怖分子那是另說,至少起步動作便會使反對工會運動和反對大資本統治。

美國底層民眾在很多時候對美國的大資本統治都是不滿的,因為在資本主義制度下能夠給予美國低學歷、低技術水平的藍領階層的溫情和福利實在少得可憐。但中產階層對於美國富人階層的不滿在近年來卻表現得卻更為深刻和鋒利。

美國中下階層民眾多屬於低層次的白領,在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之前,他們一直過著相對舒適的生活。

他們大都具有大學學士學位,屬於低管理職位和專業技術的人員,年收入最高可達6萬美元,最低也有3.25萬美元左右。更遑論處於中上階層的辦公室高層,這類白領專業人員無論是社會地位還是年薪都十分可觀。

特朗普在競選總統的宣言中,就有要立志恢復美國中產階層的社會地位,因此中產階層支持對特朗普的勝選起到瞭十分關鍵的作用。

然而,當初被包裝為“民族英雄”的特朗普終究隻是一個鼓吹民族主義和仇外心理的紙架子,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美國各個階級的沖擊都是巨大的,但原本滿懷希望的中產階層對於精英階層的憤怒卻不會因為疫情的平緩而消歇。

反而,如果在拜登任期內不能有效解決美國精英階層和中下階層脫節的矛盾,終有一天,美國精英階層將會在他們沾沾自喜地操縱這些所謂的玩偶時,栽大跟頭。

後金融危機時代:美國資本在泡沫中撲騰

美國金融界流傳一句話:“掌管美國經濟的不是華盛頓,而是華爾街。”然而,在經歷瞭“去工業化”的美國,經濟是否能打破“制造業是國傢的財富之源”這個魔咒呢?

首先,美國並非對制造業空心化的狀況視若無睹,相反,美國采取瞭一系列措施意圖重整制造業,但還是難以改變制造業疲軟、恢復乏力的現狀。

在美國初步實行工業現代化的進程中,為瞭保障微電子技術、自動化技術和計算機技術的充裕生存空間,美國開始瞭去生產過剩,在資本盈利能力下行的壓力之下,生性逐利的資本更是無法徹底舍棄以信息技術、金融化為主的“新經濟”發展模式,而垂青傳統制造業。

其次,就算美國意識到瞭傳統制造業缺失對上層金融發展不利,對社會就業率影響過於負面,但想要修復已經完全被破壞掉的現代經濟體系的核心構造卻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即使美國早在金融危機之後,歷任美國總統都沒有放棄過振興美國實體經濟,但美國制造業在危機之後的十餘年裡仍舊呈現出直線隕落的頹勢,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金融擴張的不可逆轉性。

再者,美國重整制造業的行為帶有一定的悖論性和虛偽性。掌管美國經濟的是華爾街,因此美國政府無法徹底和華爾街的資本大拿割裂,但若想徹底解決實體制造業和泡沫經濟之間的矛盾,就必須扼殺資本的逐利性。

資本傢在激烈的競爭壓力之下,想要從競爭中榨取超額剩餘價值,就必須加快固定資產更新,采用新興技術提高生產效率。

在美國的資本主義制度之下指責資本傢牟利行為無疑是天方夜譚,為瞭防止美國經濟陷入上世紀60年代一般的萎縮,就必須通過擴大投資,增加產能或另尋找低成本高利潤的途徑來盈利,這一切皆出自持續盈利能力下行,而實際工資增長嚴重下降。

在這種背景之下,美國的資本傢除卻尋找另一合適的投資產地,將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至勞動成本低,經濟優惠市場廣闊的發展中國傢和地區外,就隻能將資本繞開勞動力價格和環境規制高低的限制,湧向牟利快且強的金融領域。

盡管在此過程中,美國將航天航空、芯片、以及部分核心零部件等價值鏈較高的生產部門強制留在國內,但金融資本擠壓工業資本投資空間,從而導致產業發展不平衡,失業人口大大增加的傷害是不可挽回的。

美國本土主義擴張與新形勢下的國際主義要求之爭

以一個世界老二的視角來看待美國現今最大的問題,就是美國對中國不好。

這不是一句玩鬧話,首先,美國的確身為一個超級大國,在看待新興國傢中國的崛起時有失氣度;其次,美國身為綜合國力位居世界第一的強國,在處理同老二中國方面的關系時,過分倚重美國外交中的本土主義,這已經有損中美友好關系和世界和平與穩定。

美國本土主義外交思想來自美國的文化本土主義,即極度排外,以保護自身本土文化為思想運動的宗旨,在諳熟美國文化史和外交史的精英階層看來,美國國內主流文化和邊緣文化的關系,完全可以比照套用來看待美國價值和非美國價值的事物的關系。

美國人眼中的世界文化沖突不過是國內文化沖突的投影——這是一種將矛盾簡單化看待,采取粗暴手段最終導致矛盾走向復雜的進程。

當美國的本土主義走出國內,走向海外,就發展成為瞭美國孤立主義外交。一開始,這一外交思想表現為美國不主動站在他國立場上去對個別國傢過於敵視或親近,顯然,在近兩年,美國孤立主義已經發展成為瞭美國“被孤立主義”。

而相對於美國固守本土主義的傲慢外交理念,中國提倡的不幹涉他國內政,相互尊重的意義內涵更為友善和明確,也更容易得到更為普遍的認同。

因此,倘若美國執意堅持用中美競爭的外衣來掩蓋美國單方面遏制中國崛起的事實,美國也將陷入全球主義和本土主義的炙烤,國際主義和民族主義的怪圈之中不得脫身。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12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0630.html
中國首位哈佛學子張福運:妻子不孕讓養女生子,妻子無奈選擇出傢 歷史

中國首位哈佛學子張福運:妻子不孕讓養女生子,妻子無奈選擇出傢

他是第一位就讀於哈佛大學、攻讀法律的中國人;他是中國海關第一位華人關長;他主持收回瞭失去近百年之久的中國關稅自主權及海關管理權;他的女兒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亞裔女性駐外大使……但他又是一位因為妻子不孕...
那位大喊著叫總理讓路的“救援士兵”:體能考核掛瞭科,面臨退休 歷史

那位大喊著叫總理讓路的“救援士兵”:體能考核掛瞭科,面臨退休

北京時間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縣發生瞭震驚世界的裡氏8.0級特大地震。一時間地動山裂,房屋塌陷,一棟棟建築在頃刻間轟然倒塌,灰飛煙滅,一個個鮮活的生命被定格在瞭...
日本最後一名忍者真實生活:一輩子隱姓埋名,稱不再招收弟子 歷史

日本最後一名忍者真實生活:一輩子隱姓埋名,稱不再招收弟子

說到忍者,給人的第一印象可能就是熱門動漫《火影忍者》裡能夠用各種神秘忍術的“異能者”,他們可以變化多端,完成各種秘密任務;其次還讓人聯想到一襲黑衣、飛簷走壁的“暗殺者”,悄無聲息、殺人於無形。忍者,在...
新婚夜,開國上將卻坐著不動,新娘:不喜歡我?上將:我怕嚇著你 歷史

新婚夜,開國上將卻坐著不動,新娘:不喜歡我?上將:我怕嚇著你

“洞房花燭夜,抱得美人歸”,這是許多男人夢寐以求的時刻。可有一位新中國的開國上將,卻在自己的新婚夜坐著一動也不動,對著新娘子沉默不語。新娘子誤以為這位開國上將不喜歡自己,誰知這位將軍說瞭一句話,做瞭一...
北大醫學博士卻不敢見血,隻想上學不想工作,失業18年淪為低保戶 歷史

北大醫學博士卻不敢見血,隻想上學不想工作,失業18年淪為低保戶

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若是個大學畢業,就足以讓人追捧;若是個碩士,簡直是人中龍鳳;若是個博士,不蒂於文曲星轉世,前途無量。而他張進生,頂級名牌學校——北京大學醫學博士,竟然淪落為無業遊民,隻能靠姐姐供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