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師長受制於副師長,當司令請不動副司令,難怪他要率部起義

  • 在〈當師長受制於副師長,當司令請不動副司令,難怪他要率部起義〉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3

王傢善加入我國解放軍之前,是國民黨軍隊的一個將領。他在我國人民解放戰爭之時,成功地在遼寧營口率領國民黨58師起義,為全國解放戰爭東北戰場的早日勝利做出瞭一定的貢獻。1946年10月王傢善擔任瞭國民黨獨立第9師的師長。

但是,王傢善隻是有名無權的獨立第9師師長,副師長許穎才是完全掌控獨立第9師所有的軍事計劃、軍事行動以及軍事指揮的人。

王傢善

心系祖國,成立打倒日軍的真勇社

1903年王傢善在黑龍江省巴彥縣康莊鄉旭東村出生,後來王傢善兩次東渡日本留學。1935年,王傢善從日本回到南京,特意求見瞭當時國民政府的國防部次長熊斌,他對熊斌說自己即將從日本陸大畢業,想要留在國統區任職。

熊斌直接婉拒瞭王傢善:“東北需要你這樣的人才,王先生應回東北,搞地下抗日組織,準備將來配合反攻。”但是熊斌卻將王傢善吸收成為一名正式的國民黨員,而且直接授予王傢善陸軍中校的軍銜。

王傢善記住瞭此番談話。從日本陸大畢業後,他直接回到瞭東北敵占區。在偽滿期間,王傢善時刻保持著自身的清醒,保持著作為一個中國人應該具有的良心,他也時刻未忘正在遭受苦難的祖國。

所以,王傢善和同仁、學生以及一大批愛國青年軍人,共同籌備成立瞭一個以“組織抗日統一戰線,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收復失地,復興祖國”作為宗旨的秘密愛國組織“真勇社”。

“真勇社”建立之初還未形成嚴密的組織紀律,這也導致瞭某些成員紀律松散缺少戒備心。在一次開展活動的時候,一些組織成員無意間暴露瞭自己的身份,偽滿當局立刻逮捕瞭他們。

為盡快救出被捕的“真勇社”成員,王傢善極力與日本人周旋,並說“真勇社”不是所謂的秘密組織而是一個再尋常不過的軍事文化書社。被捕的“真勇社”成員這才被安全釋放。可是王傢善卻開始成為瞭日本人的懷疑對象。

因此,“真勇社”暫停瞭一切活動。為使日本人放下戒心,王傢善還假裝自己不務正業,整天遊手好閑,打牌抽鴉片,打造出一副自己貪圖享樂醉生夢死的樣子。

一段時間過去瞭,日本人終於放下瞭對王傢善的戒心,“真勇社”也開始慢慢恢復正常的活動。後來王傢善前往偽長春軍校,擔任學校的教授部長一職。王傢善也和以往一樣,在學校裡尋找有志的愛國青年學生加入“真勇社”,為“真勇社”註入新鮮的血液。

抗戰勝利前夕,王傢善組織真勇社成員開會商討蘇聯出兵時的行動,軍區參謀劉啟民則負責具體行動計劃的安排。豈料蘇聯紅軍進駐佳木斯後,直接將王傢善等人關進集中營管制瞭起來。

當時王傢善對共產黨和八路軍還沒有產生正確的認識,依然想著國民黨與中央軍,還想方設法逃離瞭佳木斯。而“真勇社”的大部分成員此後也還是繼續跟隨王傢善,並且在東北解放戰爭時候跟隨王傢善進行營口起義

師長之權,竟然敵不過一個副師長

1945年抗戰勝利之後,王傢善接到國民黨高層的命令,前往東北收編偽軍部隊、搶占物產頗豐的東北地區。後來王傢善成功收編組成瞭一支偽軍部隊。

因為這支部隊的大部分官兵曾經是日本人的“狗腿子”,所以國民黨高層從來不曾重視王傢善的這支部隊。

1946年10月,王傢善率領獨立第9師前往岫巖、應河等地,警戒後方兵站和交通線等,為駐防在沈陽等城市的國民黨中央軍站崗放哨。然而王傢善雖然名義上是第9師師長,實際上他卻完全受控於新6軍前線指揮所主任、該軍第14師副師長許穎。

當時擔任副師長的許穎不過隻是一個上校,而王傢善早已經是一個少將,加上現在又是獨立第9師的師長。可是這個師長卻完全受控於一個副師長。

光是聽說就已經令人震驚不已瞭。別說尋常老百姓瞭,就是國民黨軍隊的內部,都有不少士兵在背後笑話王傢善這個師長徒有虛名瞭。

因為許穎屬於新6軍,新6軍屬於國民黨中央軍的“五大主力”之一,同時更是蔣介石倚重的王牌部隊之一。

相比之下,獨立第9師就隻是一個偽軍拼湊而成的部隊,官兵素質良莠不齊,因此也就註定瞭獨立第9師會受到國民黨其他正規部隊的歧視。

所以,王傢善氣得破口大罵:“媽的,老子們後娘養的崽!”但是,王傢善沒想到的是,讓他更加被人笑話、顏面盡失的事兒還在後頭呢。

1947年春,國民黨軍隊在戰場上接連失利,營口的國民黨高官要員貪生怕死,早早逃離營口。逃離前還特意將營口的軍政大權交予王傢善。所以當時王傢善既是營口地區的城防司令,還是營口市的市長。

王傢善在營口任職期間,國民黨海軍部隊的副司令桂永清曾經到過營口。

他也同樣看不起王傢善這個獨立第9師師長,便想趁著營口之行羞辱王傢善顯擺自己國民黨正規部隊的身份。

當時“長治號”的艦長也是一個見風使舵的人,他為瞭得到桂永清的提攜,在桂永清身邊添油加醋煽風點火,還對桂永清說“都是王師長三番五次請求支援”,否則絕對不會把“長治號”開進遼河的。

桂永清聽瞭之後,直接火山爆發:“他算什麼東西!竟敢調用老子的艦艇?”然後桂永清就小題大做,以“一門主炮被炮火摧毀”作為理由問責王傢善。

因此,桂永清直接當眾甩臉,拒絕瞭王傢善提議的接風宴,而且由始至終桂永清也沒有走下艦艇一步。王傢善又一次在眾官兵面前顏面盡失瞭。

王傢善身為營口地區的防守司令,在營口即將面臨失守的危難關頭,不過是按照部隊正常的程序,請求海軍戰艦的支援,以求營口的安全。可是王傢善卻被一個海軍副司令問責瞭,還被他以“一門主炮無意間被炮火摧毀瞭”為由大做文章。

戰爭之時,軍事武器有所損毀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嗎?王傢善真可謂是一個“有名無實”的光桿司令瞭。前有王傢善受制於副師長一事,現又有一個海軍副司令問責王傢善一事

在一個軍隊裡,如果一個師長連自己的副師長都指揮不瞭,甚至一個司令都請不動一個副司令,那麼這個師長、司令在軍中還能有一點點的威望嗎?還能讓手下的士兵信服追隨嗎?這個軍隊還能有光明的前途和未來嗎?

畢竟王傢善曾經帶領部隊奮力保住瞭營口,而這也證明瞭王傢善並非“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無用司令、無用市長。可是,營口守住之後,發生瞭兩件讓王傢善瞠目結舌的事:

一是國民黨52軍前進指揮所立刻進駐瞭營口,還接管瞭營口城市警備的任務,這讓王傢善再次變成瞭一個有名無權的光桿司令;二是原來的營口市市長袁鴻逵竟然也去而復返瞭,趾高氣揚地扔給王傢善一張便簽,要求王傢善讓出營口市市長之位。

王傢善看著便簽大怒不止,立刻發瞭一封電報詢問杜聿明,杜聿明的回電簡短卻不容置疑“袁鴻逵已回到營口,可將市長兼職交出”。頓時電報就被王傢善撕碎扔瞭滿地,他還痛罵道:“危險時雜牌賣命,太平時嫡系做官,媽的!媽的!媽的!

此時,王傢善已對國民黨 “卸磨殺驢過河拆橋”的做法大為寒心。而且抗戰勝利後,王傢善看到國民黨軍隊的種種無恥作為,已經震驚不已,他也開始重新思考自己未來的方向和道路。

國民黨是否值得他一生追隨並為之獻出自己的生命呢?古話有之,士當忠君愛國。但是,當所忠之黨已經利欲熏心全然不顧初始之時所為“民眾安於樂土”,罔顧四萬萬同胞之未來,唯權勢在手腰纏萬貫才是所求,是否還要繼續忠誠下去呢?

於是,率部起義的種子悄然地在王傢善心裡萌芽瞭。

率部起義,迎來瞭人生的重大轉折

抗戰勝利之後,在淪陷區內國民黨的種種無恥行為,如接收變“劫收”等,使老百姓怨聲載道。

相反,共產黨卻依靠自己的土地改革等政策獲得瞭老百姓的擁戴與支持,贏取瞭民心匯聚瞭民力,共產黨才是充滿瞭希望與光明的未來,更是正確的未來。王傢善的內心更加堅定瞭起義的信念。

其實王傢善並非一時沖動而出現起義的念頭。早年王傢善在長春時,就曾經讀過毛澤東的《論聯合政府》。王傢善讀完之後,大發感慨:“國民黨反動派所作所為,是歷代王朝暮年征象,靠不住瞭。但共產黨那邊沒熟人,難以溝通關系,我進關看看吧!”

後來王傢善輾轉東北各地任職。遼南獨立師秋季攻勢之後,國民黨的嫡系部隊心生吞並王傢善部隊之意,並且準備開始執行吞並計劃。豈料王傢善部隊一個叫林春武的部下直接捅穿瞭他們的計劃,甚至借酒發瘋:“他們要撤換王傢善,是逼我們去當八路軍。”

經此一鬧,國民黨不得不暫停吞並王傢善部隊的行動。後來李殿儒也勸

王傢善早日起義。可是王傢善卻認為攻勢剛剛取得勝利,官兵身帶驕氣不宜起義。

王傢善語重心長地對李殿儒說:

林春武把消息遞給我,說明贊成起義的人數不多,一個連長月薪(加空額)100多萬(當時通貨膨脹嚴重),正是享福的時候,誰願意攜傢帶口跟我們去受窮?我們要起義,有人振臂一呼表示反對,誰還肯聽我們的?即使你能保我出去,成瞭光桿司令,人傢要我們有啥用?”

王傢善認為,起義的最佳時機應該是局勢緊張之時:

預計東北丟掉半年之前,局勢一定非常緊張。外邊有瞭壓力才能起義,大部分人才會跟著我們走,時機一定要把握準,國民黨與我們無緣無德,何苦陪它殉葬!共產黨與我們無仇無恨,肯定會走到一起去的。

1948年初,解放軍進攻遼陽,王傢善又對李殿儒提起瞭原先提到過的“壓力”:

“遼陽陷落之後就是鞍山,鞍山之後就輪到營口。我敢說,營口守不住,撤退到錦州,沿途追殺最多剩下一個團。錦州同樣守不住,再退到關內,國民黨絕不會再給我重編一個師。我所說的這些就是壓力。”

幾天之後,王傢善召開瞭一次商討當前的形勢和部隊的退守問題的軍事會議,參會人員全部都是連長以上的軍官。會議上各人莫衷一是,王文祥說:“既然這樣就死守,當軍人走到這步還有什麼好說的。但隻怕前面打,後面先撤走瞭。”

之後數人又相繼發言,最後梁啟章說:“我們從‘真勇社’起,跟師長十幾年瞭,聽你的吧,請你臨機決斷。”

王傢善聽瞭,便說:“既然諸位信任,我一定領你們走一條有前途的路。”會議結束後,王傢善便先後委派瞭劉鳳卓和王文祥、梁啟章作為談判代表前往解放區,與解放軍的談判代表進行各種起義事宜的談判,最後兩方順利地達成瞭起義協議。

準備起義前幾天,王傢善提前邀請營口市的國民黨軍政要員到自己的師部共商城防佈控問題。到瞭1948年2月25日這天,營口市的國民黨軍政要員陸續到達王傢善師部。

王傢善在會議中途按照既定計劃以接電話為由離開瞭會議室,隨即提前安排好的官兵沖進會議室,順利地控制住會議室內的國民黨軍政要員,並將他們押進瞭58師的地下作戰指揮所。到瞭晚上7時整,營口市上空如約升起瞭暗示起義行動開始的3顆信號彈。

王傢善的58師立刻開始按照起義計劃開始起義行動。

參與起義的解放軍部隊與王傢善的58師裡應外合,將交警總隊逼到瞭營口市區西部繁華鬧市區,僵持之下,鄭明新和李安就向退守到鬧市區一隅的殘餘官兵喊話:“繳槍不殺,優待俘虜,頑抗者自滅,趕快停止戰鬥!”

退守鬧市區的殘餘官兵在聽到喊話之後,全部都陸續放下瞭武器投降。

到瞭2月26日零時,戰鬥基本上都結束瞭,營口也正式迎來瞭解放的日子。同時解放軍也安排瞭部隊連夜搶運在營口倉庫內的炮彈、子彈等軍用物資,並順利接收瞭國民黨1艘滿載彈藥的軍艦。

王傢善也將保持瞭完整編制的58師共一萬多官兵全部交到瞭黨和人民的手上,這也意味著王傢善率領國民黨58師成功地進行瞭起義。

營口起義是解放戰爭時期,國民黨軍隊在東北戰場上的一次有著重大歷史意義的起義。成功起義後,王傢善與他的58師共同被編入瞭東北野戰軍。隨後王傢善積極響應瞭黨的號召,毫不猶豫地加入到解放大西南戰役和抗美援朝戰爭中。

回國以後,王傢善先後到黑龍江省和熱河省任職。1955年,王傢善申請轉業回到地方工作,他積極投入到地方的經濟建設和發展事業中,為地方的經濟建設和發展做出瞭不少有益的工作。

1979年1月23日,王傢善病逝於北京,享年75歲。

結語

在王傢善75年的人生裡,他既見證瞭“三座大山”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的逐步倒臺,又見證瞭新中國的誕生,還見證瞭在共產黨領導下的新中國的人民,一步一步地過上瞭不受壓迫、吃飽穿暖、自由美好的新生活。

王傢善雖然曾經誤入歧途,但是卻在歷史的關鍵時刻選擇瞭光明的道路,選擇瞭走向人民的正確的道路,選擇瞭走向真正代表著廣大人民群眾利益的共產黨,這是他一生中最光榮的歷史選擇,也更是無比正確的歷史選擇。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13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0821.html
1998年,王光美率子女給楊尚昆拜年,氣氛溫馨融洽 歷史

1998年,王光美率子女給楊尚昆拜年,氣氛溫馨融洽

若要評出我國近代經歷最傳奇的女人,王光美必在其中。她是名門之後,還是劉少奇的夫人,曾經是我國的“第一夫人”。她與劉少奇相伴一生,無論輝煌還是落魄,她都未曾離開過。晚年時,她熱心於公益,幫助瞭許多陷入困...
汶川大地震,一筆五千美元的捐款令國人矚目,因為捐款者叫馬繼援 歷史

汶川大地震,一筆五千美元的捐款令國人矚目,因為捐款者叫馬繼援

中國解放戰爭結束後,國民黨這一組織被徹底瓦解,他們有的逃去國外,有的跟隨蔣介石逃到臺灣。他們大多數都懺悔終身。有這樣一位國軍軍長,解放戰爭失敗後漂泊他鄉,汶川大地震爆發後,為贖罪向汶川捐贈五千美元,此...
汪精衛後人:兩名子女被判漢奸罪,次子77歲歸祭,見父母跪像痛哭 歷史

汪精衛後人:兩名子女被判漢奸罪,次子77歲歸祭,見父母跪像痛哭

對於汪精衛的子女們來說,1944年11月10日這天是十分沉痛的一天,就在這一天,在日本的名古屋,已經患病多日卻救治無效的汪精衛,結束瞭他的彌留,咽下瞭最後一口氣。對於千千萬萬的中國人來說,這位“中國頭...
西北三馬之一的馬鴻賓,1949年9月發動起義,他後來怎麼樣瞭? 歷史

西北三馬之一的馬鴻賓,1949年9月發動起義,他後來怎麼樣瞭?

在甘肅和寧夏的老輩人裡頭,不知道馬鴻賓的人應屬寥寥。同為聲名鵲起的臨夏州“西北三馬”軍閥之一,馬鴻賓不像馬步芳那樣陰毒狠辣,也不似馬鴻逵一般老奸巨猾。他給大多數甘寧兩省的人的印象是“儒將”,甚至是“馬...
蔡元培長女:生育6孩,35歲死於貧困,今故居起拍價1.2億 歷史

蔡元培長女:生育6孩,35歲死於貧困,今故居起拍價1.2億

最近,位於杭州西湖附近的一處危房被掛在阿裡平臺預告拍賣,起拍價格為1.2億元人民幣,將於11月開拍。據悉,該房屋早已在2008年就被明確為危房,2019年的起拍價格為1.5億,如今直降3000萬,仍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