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世驤先生曾這樣評價過金庸的《天龍八部》:無人不冤,有情皆孽

  • 在〈陳世驤先生曾這樣評價過金庸的《天龍八部》:無人不冤,有情皆孽〉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2

年少時,我們讀《天龍八部》的三個主角,讀他們的愛恨情仇,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讀到瞭蕭峰愛阿朱而不得,段譽愛王語嫣而不得,可唯獨虛竹,他就像是一個開瞭掛的怪物,要什麼有什麼,哪怕是那個讓人摸不透猜不著的情字,他也能在童姥的撮合下,遇到瞭屬於自己的夢姑。這兩個人也沒有經歷太多的風風雨雨,西夏駙馬招聘,夢姑便認出瞭虛竹,兩個人幸福快樂地生活到瞭一起,成為瞭主角團唯一的Happy ending。

虛竹這個角色就像是《天龍八部》中最大的buff,與金庸所構建的世界觀格格不入,從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和尚,到靈鷲宮宮主,再到西夏駙馬,名權利總是來得那樣容易。他不像蕭峰,雖是丐幫幫主,但最終被自己的身世所累,在民族之間難以取舍,最終揮刀自盡;他也不似段譽,雖是大理國世子,身份金貴,受人所愛,但始終迷戀一個王語嫣,最終也得不到美人心。虛竹則也不同,有情皆孽這四個字,仿佛同這個角色毫無瓜葛,為什麼金庸要安排這個“偏題”的人物,這其中到底隱藏著什麼?

虛竹出場時,金庸曾這樣描述他的外貌:相貌醜陋,濃眉大眼、鼻孔上翻,雙耳招風、嘴唇甚厚,又不善於詞令。

顯然易見,他不同於蕭峰的魁梧有力,也不同於段譽的清秀可人,虛竹的長相就非常“路人”,往人群裡中一丟,都沒有人會註意到一字半眼。寥寥幾筆,金庸就把虛竹這個人物平鋪在讀者面前,他這樣的人,跟蕓蕓眾生有何不同?虛竹唯一的優勢,就是記憶好,但這個優勢卻沒有發揮到任何作用。

虛竹一路開掛升級,仿佛就是伸出瞭雙手接住瞭上天的恩賜。在故事中,虛竹的命運在兩個關鍵時刻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第一個關卡,虛竹遇到瞭蘇星河的珍瓏棋局,成為瞭逍遙派掌門無崖子的關門弟子。

在這個關卡中,虛竹本是個湊熱鬧的吃瓜群眾。武林幾大高手都慕名而來,從慕容復到段譽,再到段延慶,從十八歲到八十歲,無一不想獲得無崖子的青睞呢,那可是逍遙派的掌門人。但無崖子又豈是簡單人物,珍瓏棋局具有迷惑人心的力量,不管是誰,內心都有自己的欲望,輕則滿盤皆輸,重則走火入魔。

無崖子考量的不僅僅是一個人的智慧,還有人性與貪欲的抗衡。試想,如果沒有段延慶,虛竹又怎麼會贏得這場博弈?劇情的巧妙之處正在於此,虛竹救瞭段延慶的命,這才聽到瞭他輕音傳耳,在老前輩的指引之下,破瞭棋局。

虛竹獲勝,勝得非常巧妙。我們總是禁不住猜測,倘若虛竹沒有救下段延慶,或者虛竹救下的是別人,他真的會順利拜入無崖子的門下嗎?並非如此,每一個都是勝利的關鍵因素。而這些關鍵因素,虛竹自己卻沒有掌握到任何主動權,好像他隻是輕輕松松順手幹瞭一件事,然後就得到瞭這一份大禮包。

事實真的如此麼?在這裡,金庸展現的不是虛竹的“運氣”,而是他的“不作為”。這裡的不作為,並非是貶義詞。我們嘗試把武林比作物欲橫流的權術世界,沒有人不想站在金字塔的頂端,哪怕是看似天真無邪的段譽,他也同樣會前來破局,這是大勢所趨。

但虛竹並非如此,他像是超脫世俗之外,順道來看瞭一眼,他從未想過自己會成為無崖子的弟子,以至於他進到密室的那一刻,內心都毫無波瀾,甚至面對無崖子的外貌攻擊,他都不甚反感,但偏偏是這樣一個人,卻得到瞭大傢都想要爭奪的位置。

我們再來看虛竹命運轉變的第二關卡,他遇到瞭被加害的天山童姥。而這個時候,虛竹救下瞭無知的“少女”,卻未曾想到,自己這一救,更是讓他的人生發生瞭天翻地覆的變化。得知瞭童姥的身份後,虛竹每天都要伺候著捕殺動物,送以鮮血。為瞭逃避李秋水的追殺,童姥帶著虛竹來到瞭西夏皇宮,隱藏於冰室之中。在這個過程中,虛竹破瞭戒,他吃瞭肉,睡瞭美人,不僅如此,他還學會瞭逍遙派的武功,與曾經的少林小僧背道而馳。

如果虛竹第一次得到無崖子的內功,是因為同眾人相悖,他的無欲無求,他的無心相助,這才讓他得到瞭旁人都得不到的武功。那麼第二次童姥的際遇,我們看到的是虛竹更高層次的精神世界,在這個時候,他明明就得到瞭無崖子的內力,也成為瞭數一數二的高手,但是他還是保持初心,救瞭童姥一命。

虛竹從未改變,他非常普通,但這樣的普通的皮囊之下,藏的是一顆誠摯的金剛之心。這個時候也許會有讀者疑問,虛竹真的堅持瞭自己的內心嗎,他先後破瞭葷戒、色戒、甚至學習瞭其他門派的武功,這當真是一種堅守嗎?

確實,對於虛竹來說,他本是少林寺的小僧,出瞭少林寺這道門,他幹的全都是違背師道的事兒,而這個時候,我們就不得不提虛竹離開少林寺的原因。在前文中,我們也講述到,虛竹是為瞭少林寺的“常規任務”而出行,故事中的虛竹無父無母,從小在少林寺長大,本本分分,規規矩矩,沒有太大的夢想,也沒有太多的世俗欲望。蕭峰得知瞭自己契丹人的身世,離開瞭丐幫,這也就開啟瞭另一段愛恨情仇的故事,而段譽離開瞭大理,闖蕩江湖,這才有能拜入神仙姐姐的玉像之下。但唯有虛竹,他沒有父母,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找到自己的父母;他生於武林第一大門派少林寺,卻沒有想過在少林寺爭取任何位置;他從來沒有想過未來要走怎麼樣的路,追求什麼樣的夢想,但金庸卻把未來送到瞭他的手上。

所有人選擇瞭出發,都是為瞭抵達一個終點,但虛竹並非如此,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這一路該如何走,該往哪裡走,該走到哪裡。虛竹是在修行的旅程中逐漸找到瞭自己的位置,少林寺對於他來說並非是歸宿。

金庸塑造瞭這樣一個角色,恰恰是告訴我們,他在掙脫,在改變,在求取。對於一個僧人來說,還有什麼比破戒更難呢,但虛竹卻做到瞭。從表現上看,虛竹是一手接著上天的眷顧,得到人生大禮包,娶妻生子,走向瞭人生巔峰,但是從內裡看,虛竹這一路,哪一件事不是在同原來的自己對抗呢?

無人不冤,有情皆孽。這句話放在虛竹的身上也同樣適用,蕭峰的情是國傢民族情,度阿奴的情是舍得與放下,而虛竹的情,則是不斷地反省和對抗。對抗未必是激烈的,正如我們追隨成功的道路,它未必得要血淋淋,充滿瞭荊棘,才能算作是正確的道路。

虛竹這個角色就告訴瞭我們另一種生存方式,哪怕沒有血性,哪怕沒有爭鬥,但隻要我們願意保護我們內心的赤誠,命運就會給我們最好的答案。面對生死,虛竹沒有執念,面對愛恨,虛竹沒有過多的留戀,面對人生的分岔路口,虛竹更是隨性而安。

隻要是不悔的人生,便是成功的人生。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13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0873.html
1998年,王光美率子女給楊尚昆拜年,氣氛溫馨融洽 歷史

1998年,王光美率子女給楊尚昆拜年,氣氛溫馨融洽

若要評出我國近代經歷最傳奇的女人,王光美必在其中。她是名門之後,還是劉少奇的夫人,曾經是我國的“第一夫人”。她與劉少奇相伴一生,無論輝煌還是落魄,她都未曾離開過。晚年時,她熱心於公益,幫助瞭許多陷入困...
汶川大地震,一筆五千美元的捐款令國人矚目,因為捐款者叫馬繼援 歷史

汶川大地震,一筆五千美元的捐款令國人矚目,因為捐款者叫馬繼援

中國解放戰爭結束後,國民黨這一組織被徹底瓦解,他們有的逃去國外,有的跟隨蔣介石逃到臺灣。他們大多數都懺悔終身。有這樣一位國軍軍長,解放戰爭失敗後漂泊他鄉,汶川大地震爆發後,為贖罪向汶川捐贈五千美元,此...
汪精衛後人:兩名子女被判漢奸罪,次子77歲歸祭,見父母跪像痛哭 歷史

汪精衛後人:兩名子女被判漢奸罪,次子77歲歸祭,見父母跪像痛哭

對於汪精衛的子女們來說,1944年11月10日這天是十分沉痛的一天,就在這一天,在日本的名古屋,已經患病多日卻救治無效的汪精衛,結束瞭他的彌留,咽下瞭最後一口氣。對於千千萬萬的中國人來說,這位“中國頭...
西北三馬之一的馬鴻賓,1949年9月發動起義,他後來怎麼樣瞭? 歷史

西北三馬之一的馬鴻賓,1949年9月發動起義,他後來怎麼樣瞭?

在甘肅和寧夏的老輩人裡頭,不知道馬鴻賓的人應屬寥寥。同為聲名鵲起的臨夏州“西北三馬”軍閥之一,馬鴻賓不像馬步芳那樣陰毒狠辣,也不似馬鴻逵一般老奸巨猾。他給大多數甘寧兩省的人的印象是“儒將”,甚至是“馬...
蔡元培長女:生育6孩,35歲死於貧困,今故居起拍價1.2億 歷史

蔡元培長女:生育6孩,35歲死於貧困,今故居起拍價1.2億

最近,位於杭州西湖附近的一處危房被掛在阿裡平臺預告拍賣,起拍價格為1.2億元人民幣,將於11月開拍。據悉,該房屋早已在2008年就被明確為危房,2019年的起拍價格為1.5億,如今直降3000萬,仍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