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獨秀三子陳松年:用一計保全父親墳墓,滿腹學識卻在磚窯廠上班

  • 在〈陳獨秀三子陳松年:用一計保全父親墳墓,滿腹學識卻在磚窯廠上班〉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9

1976年的清明節,一位年近7旬的老人拄著拐杖,步履蹣跚地來到父親的墓前為其掃墓。往後的每一年,隻要身體允許,他都會步行10餘裡來祭拜父親,直到自己逝世。

他就是陳獨秀的第三個兒子陳松年,比起父兄的影響力,陳松年的經歷要顯得平凡許多。可命運絲毫沒有眷顧於他,寫滿他人生的總是那數不清的坎坷與磨難。

苦難的少年時代,變故接踵而至

1910年,陳松年出生於安徽安慶。他和哥哥陳延年、陳喬年一樣,皆為陳獨秀原配夫人高曉嵐所生。隻可惜夫妻二人的理念差距過大,在一次次的爭吵中漸行漸遠,最終分道揚鑣。

彼時的陳松年還是襁褓中的嬰兒,可父親陳獨秀早已遠走他鄉,投身於革命的滾滾洪流中去瞭。多年來,陳獨秀很少回傢,陪伴陳松年的隻有祖父母、母親和哥哥。

父愛的缺失還不是最不幸的,在他3歲那年,他的祖父陳昔凡就去世瞭。一傢人還沒從失去親人的悲痛中走出來,一場危機又降臨到瞭陳傢。

在眾人忙著處理後事時,一夥不速之客闖入瞭傢中。原來陳獨秀所從事的革命事業堪稱在刀尖上行走,流血犧牲都是傢常便飯,那時的他正在參加反對袁世凱稱帝的革命,所以一直都是袁世凱所要抓捕的對象。

當時安徽都督兼袁世凱的親信倪嗣沖奉命抓捕陳獨秀,他帶著手下來到陳獨秀的傢,卻並未找到陳獨秀本人。為瞭向袁世凱邀功,他揚言要斬草除根,把陳獨秀的孩子都抓走。

他們先是抄瞭陳獨秀的傢,接著又搶走瞭一批陳傢珍藏的字畫。陳延年和陳喬年見形勢不對,趕忙翻墻逃走。而陳松年因為年紀太小,動作沒有兩個哥哥那麼敏捷,翻墻時不慎落入鄰居傢的澡盆裡。

好在陳傢和鄰居的關系非常親密,加上平日裡待人厚道,對鄰裡多有照顧,危難之時大傢都願意伸出援助之手。

陳傢的事鄰裡多有耳聞,這次官兵大張旗鼓地來抓人一下子就驚動瞭街坊眾人。陳傢鄰居一婦女眼見陳松年掉到瞭澡盆裡,靈機一動假裝他是自己的孩子,當官兵搜尋至自己傢時,又做出正要幫他洗澡的樣子,這才蒙混過關。

雖然三兄弟僥幸逃脫,但官兵怎麼肯就這麼空手回去。他們也不管是真是假,將陳獨秀哥哥的兒子陳永年當作是陳獨秀的兒子抓走瞭,為此陳永年還平白無故的坐瞭四年牢。

在那之後,年紀較長陳延年和陳喬年被陳獨秀接到瞭上海讀書。又過瞭幾年,受新文化運動的影響,兩兄弟又決定前往法國留學。多年的歷練與學習,讓二人逐漸摸清瞭方向,在一批共產主義者的帶領下,他們開始信仰馬克思主義,並積極參與革命活動。

就這樣,兩兄弟走上瞭和父親一樣的道路,父子三人共同為中國的革命事業而奮鬥著。

與此同時,陳松年則一直由母親高曉嵐和祖母撫養著,早年在大學裡也讀過一些書,雖然之後因為種種原因輟學瞭,但有這樣一個書香門第的傢庭,自然也是學瞭不少東西。有瞭兩個哥哥這樣的榜樣,再加上陳松年吃苦耐勞、勤奮好學的品質,他的文學素養在當時也是很高的。

然而沒過多久,一個噩耗就傳到瞭傢裡。1927年,陳延年被捕入獄,因為吳稚暉的告密,陳延年是陳獨秀長子的身份暴露,最終在龍華刑場被敵人亂刀殺害,年僅29歲。

收到消息的母親和祖母大受打擊,好幾次都哭暈瞭過去。那時的陳松年也不過17歲的年紀,眼見母親和祖母痛苦的樣子卻也深感無能為力。

他強忍著失去親人的悲痛,和姐姐陳玉瑩一起趕往上海處理哥哥的後事。可當姐弟二人趕到上海時,卻被國民黨當局告知不許給陳延年收屍。姐弟二人哀求他們希望能見上陳延年一面,可就連這麼簡單的要求也被無情地拒絕瞭。

無奈之下,陳松年姐弟隻能在陳延年英勇就義的地方燒瞭幾炷香和一些紙,以此來表達自己心中的哀痛。在大哭瞭一場後,姐弟二人返回瞭傢鄉,可令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很快他們又要回到這傷心地瞭。

次年2月,同樣的悲劇再次上演,陳喬年也被捕入獄瞭。面對敵人的威逼利誘,陳喬年誓死不屈,最終在同年6月,他也倒在瞭敵人的槍口之下,年僅26歲。

接連的變故讓本就煎熬的傢庭更是雪上加霜,這一次又是陳松年姐弟擔起瞭傢庭的責任,再一次趕往上海為陳喬年處理後事。

但和上次一樣,國民黨政府依舊不允許姐弟倆為陳喬年收屍。當二人看到陳喬年倒在血泊中的慘狀時,一時間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頓時失聲痛哭瞭起來。

兩位親人的接連去世,讓姐姐陳玉瑩的精神受到瞭嚴重刺激,常常會出現神志不清的情況,就這樣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最終因病逝世,年僅28歲。

先後經歷兩個哥哥的慘死,如今姐姐也離自己而去,陳松年內心的悲痛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瞭。而他的母親高曉嵐在短短幾年內就接連失去多個子女,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悲傷,沒過多久就隨他們去瞭。

眼見此情景,陳松年再一次被擊垮,好半天都振作不起來瞭。幸好這時祖母鼓勵他讓他堅持下去,撐起這個傢,不要讓天上的親人們失望,陳松年這才重新振作起來。

多舛的青年時光,一招智保父親墳墓

1932年,陳獨秀被國民黨逮捕,隨後被關進瞭上海的監獄裡。此時陳松年身邊的親人已經寥寥無幾,他決定去看看獄中的父親。

兒時的記憶早已模糊不堪,父子相見的那一刻彼此竟無法認出對方,終是血脈連著親情,陳松年很快就反應過來眼前的這個人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父親啊。

看著父親這般模樣,想起傢中遭遇的種種變故,陳松年終於忍不住瞭,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畢竟是大風大浪都見過的人,陳獨秀並沒有因此而流露出軟弱的一面。他讓陳松年不要哭,自己的孩子不能這麼沒出息,身為男子漢大丈夫,再苦再難也要咬牙挺住。

陳松年擦幹瞭眼淚,他記住瞭父親的話,也知道從此刻起自己就是傢裡的頂梁柱瞭。

後來日本侵華戰爭爆發,國共開始聯合抗日,陳獨秀也被釋放出獄。陳松年得知此消息既感到高興又十分擔心,因為此時此刻他的老傢安慶即將被日本人占領。

為瞭防止財產被日本人傾吞,陳松年找來幾艘船把傢裡的財產全都搬到瞭鄉下,還特意藏到瞭陳傢的祠堂裡。一起準備妥當後,陳松年便打算帶著全傢去找父親陳獨秀瞭。

然而日軍還是找到瞭他所藏的財物,並將這些財物洗劫一空,隻剩下瞭一些帶不走的或者沒什麼用的。

雖然連最後的一點傢底都失去瞭,但陳松年還有傢人,隻要大傢都能團聚在一起,那這個傢就還在。

隨後,陳松年帶著祖母、妻子和1歲的女兒陳長瑋乘船離開瞭安慶。到瞭武漢後,他如願見到瞭父親陳獨秀。來不及敘舊,他們就要啟程前往大後方重慶。

來到重慶後,在好友的邀請下,陳獨秀又舉傢搬遷至四川江津,這才徹底安頓瞭下來。也就是在這裡,陳獨秀度過瞭他生命的最後幾年。

陳獨秀一傢在江津的日子過的十分艱難,不僅是所住之處環境簡陋,年近六旬的陳獨秀由於長年奔波加上牢獄之災的折磨,身體也早已不堪重負。因為身患有疾,陳獨秀隻能靠親友接濟或是寫文章來維持生計。但這對於一大傢子人來說是遠遠不夠的。

為瞭全傢的生活,陳松年夫婦還在當地的中學教書,以換取微薄薪資。雖說日子過得緊巴巴的,但陳松年卻並不因此而心生抱怨,他盡心盡力的侍奉祖母,照顧父親,讓這個傢重新煥發出瞭生機。

晚年的陳獨秀也是一反常態,常常喜歡和兒孫們談心說事。要知道,陳獨秀可是出瞭名的“虎父”,向來是國事為先,傢事在後的。或許是風雨飄搖瞭大半生,又或許是感受到瞭失去親人的苦痛,讓他格外珍惜這段與傢人共處的時光。

然而歡聚的時光總是短暫的,沒過多久陳松年的祖母就去世瞭,緊接著在1942年,陳獨秀也病逝瞭。

身邊的親人越來越少,陳松年的心也被刺穿瞭一次又一次,但這一次他還是一如既往地挺瞭過來。因為戰爭還未結束,他隻能先將祖母和父親葬在江津,等到抗戰勝利後,他才安排著將二人的棺木運回老傢。

在運送期間,也是一波三折,有驚無險。當時正值解放戰爭,陳獨秀又是我黨重要人物,運送棺木需要格外謹慎小心。陳松年到處托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值得信任的福建木材商。

這個木材商將祖母和父親的靈柩用木排裝上,順江而下運回安慶。但心細如發的陳松年在搬運靈柩時忽然發現,上面刻著父親的名字,他心想倘若被國民黨看見指不定又會生出什麼麻煩。

於是,陳松年將棺木上父親的名字改成瞭當年父親科舉時用的名字“陳乾生”,因為這個名字鮮少有人知道,所以直到運回老傢也沒有被人發現。

回到傢鄉後,陳松年將父親的靈柩和母親的一起合葬在瞭安慶北門葉傢沖。但即使回到瞭傢鄉,陳松年依然不敢放松警惕。

畢竟時局動蕩,反動派也一直在關註著陳傢的動向,為瞭安全起見,他沒有使用陳獨秀這個名字,而是在墓碑上刻瞭“先考陳公乾生之墓”這幾個字。

這樣一來,既采用瞭父親的原名,又避免瞭墳墓被人蓄意破壞,可以說兩全其美。

後半生再起波瀾,幸得主席相助

解放前,陳松年是在一路不幸中跌跌撞撞地走著,可解放後,因為父親的身份和許多復雜的因素,陳松年一傢的生活並沒有得到改善。

為瞭一傢人的生活,陳松年當過會計,也教過書。因為早年讀過大學,有一定的學問,所以教師這個職業對他來說再合適不過瞭。

但是由於父親陳獨秀這層關系,陳松年在工作方面受到瞭很大的限制。再加上傢境實在困難,他不得不放棄瞭教書,改行成為瞭一名窯廠工人,乃至技師。

即使是這樣窘迫的生活,也依舊沒有讓陳松年灰心。他和妻子育有一男三女,為瞭不苦瞭孩子,陳松年每天都竭盡全力地工作著。在磚窯廠期間,他永遠都沖在第一線,哪怕再苦再累也絕不放棄。就這樣,簡單的磚窯工作也讓他做的十分出色。

懂事的大女兒和二女兒在讀完高中後提出不上大學的想法,想去工作來補貼傢用。但陳松年夫婦堅定地拒絕瞭他們,陳傢世代有文化,可不能斷在瞭自己孩子這裡。妻子更是表示不吃不穿也要供孩子念書。

於是,從去窯場抬土,到修鐵路,糊火柴盒,妻子把能幹的活都幹瞭。結果因為過度勞累,妻子也先他而去瞭。如此一來,所有的傢庭重擔都落在瞭陳松年身上。

1958年,他們的生活出現瞭轉機。毛主席在視察安慶時,瞭解到瞭陳松年一傢的處境,便特批當地政府每個月給陳松年一傢30元的生活補助。

這對他們來說可是雪中送炭,以至於晚年的陳松年每每提起這事都難掩心中的感激之情。

後來改革開放後,陳松年一傢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好,再也不用為生計發愁瞭。陳松年也能安下心來每年去為父親掃掃墓,談談現在的生活。

1990年,80歲的陳松年安詳離世。陳松年的一生無疑是不幸的,但無論遇到什麼樣的苦難他都堅持瞭下來。

雖然他隻是一個普通人,但他善良、有責任心,不因命運多舛而怨天尤人,更不因困難重重而心生退怯,最終如願迎來生活的曙光。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1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1063.html
吳越王錢鏐:老婆回娘傢太久,他作9字情詩催促,流傳千年 歷史

吳越王錢鏐:老婆回娘傢太久,他作9字情詩催促,流傳千年

北宋文學書畫傢蘇軾極擅寫詩作詞,在其留下的2700餘首傳世的詩篇之中,有一首名為《陌上花》的詩歌如是寫道:陌上花開蝴蝶飛,江山猶是昔人非。遺民幾度垂垂老,遊女還歌緩緩歸。這首含思曲轉、寓意深長的七言絕...
許杏虎夫妻墓地:美擊中瞭南斯拉夫聯盟大使館,夫妻倆不幸遇難 歷史

許杏虎夫妻墓地:美擊中瞭南斯拉夫聯盟大使館,夫妻倆不幸遇難

“戰地記者”是全球公認的十大高危職業之一,他們常年穿梭在戰爭一線,在戰爭中為觀眾報道新聞。他們是一群勇敢且偉大的人,經常與死神擦肩而過,更是有不少戰地記者在戰爭中付出瞭自己的生命。這其中就有我國的戰地...
70年代女飛賊,拜老僧為師輕功瞭得,走上不歸路,死時僅24歲 歷史

70年代女飛賊,拜老僧為師輕功瞭得,走上不歸路,死時僅24歲

七十年代,中國出瞭一位著名的女飛賊,輕功堪是瞭得。她之所以能出名,是因為根據傳言,此人已習得瞭輕功,雖然沒有文學作品裡面渲染的那麼誇張,可她卻還真的在一時間裡引起瞭相關部門的高度註意。這位女飛賊名為宋...
他開創瞭城市和平解放的先例,率部首先攻進漢城受毛主席兩次接見 歷史

他開創瞭城市和平解放的先例,率部首先攻進漢城受毛主席兩次接見

一個好的社會制度,能使壞人變好人;一個壞的社會制度,能使好人變壞人。這句話說的就是新中國開國中將曾澤生,從民國中將到新中國中將,曾澤生用一生的經歷,向世人詮釋瞭兩種社會制度下截然不同的人生。解放戰爭時...
宋留根的不歸路:暴力壟斷鄭州紡織市場,2003年被抓後下場如何? 歷史

宋留根的不歸路:暴力壟斷鄭州紡織市場,2003年被抓後下場如何?

2003年,鄭州市公安局經過近半年的艱苦奮戰,一舉摧毀瞭以宋留根為首的特大黑社會勢力犯罪團夥,成功抓獲宋留根、馬獻洲、郝洪山等團夥成員102人。破獲與這個團夥有關的各類案件200餘起,收繳各類槍支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