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衛後人:兩名子女被判漢奸罪,次子77歲歸祭,見父母跪像痛哭

  • 在〈汪精衛後人:兩名子女被判漢奸罪,次子77歲歸祭,見父母跪像痛哭〉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29

對於汪精衛的子女們來說,1944年11月10日這天是十分沉痛的一天,就在這一天,在日本的名古屋,已經患病多日卻救治無效的汪精衛,結束瞭他的彌留,咽下瞭最後一口氣。

對於千千萬萬的中國人來說,這位“中國頭號大漢奸”因病而死無疑是個好消息,但他的傢庭,妻子陳璧君和五位子女的人生軌跡也因此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麼,在他死後,他的幾位子女又何去何從呢?

一生紈絝,被判漢奸的長子汪文嬰

汪文嬰,又名汪孟晉,1913年在法國出生。作為汪精衛的長子,汪文嬰可謂是幾個孩子中最像汪精衛的瞭,不光長得像,脾氣和秉性也十分相似。相應的,他受到汪精衛的影響也是最深的。

和其他幾位弟妹相比,汪文嬰是位典型的紈絝,早在留德求學時期,他的生活就過的很奢華,車子房子都配備的很齊全,甚至還要求和希特勒一樣的座駕。汪精衛叛變後,他也緊隨其後的成為瞭一名漢奸。

他在汪偽政府任職期間,所做的最努力的一件事情,就是把汪傢的財產向海外轉移,以便即使抗戰勝利後,汪傢也有後路可走。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1944年,汪精衛被暗殺後病死日本。他的妻子陳璧君仍想留在大陸等待翻盤,可是她沒有想到,翻盤的機會還沒來,抗戰就已經勝利瞭。抗戰勝利後,陳璧君作為“頭號女漢奸”被判處無期徒刑,但直到她病死在監獄中,也沒有認罪。

汪文嬰作為汪精衛的長子,一直效力於汪偽政府,做瞭不少坑害國民的事情,所以也被判處“漢奸罪”而入獄,並且與母親陳璧君關在同一個監獄——上海提籃橋監獄

在獄中,汪文嬰與當時的戰犯是同樣的待遇,但由於傢境優渥,用錢財上上下下做瞭打點,所以並沒有受到特別嚴厲的懲罰。

他與母親陳璧君時常見面,兩人也少不瞭相互扶持,但陳璧君早年的行為性質十分惡劣,且始終拒絕悔改。可汪文嬰比他母親清醒的多,在獄中堅持積極改造,到瞭1948年,汪文嬰得到瞭一個機會,被提前假釋出獄。

出獄後,他直接變賣瞭上海的所有財產去往香港,之後又逃往美國。

在美國,汪文嬰始終害怕被人認出他是汪精衛的兒子,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隱姓埋名定居在加州。這種時候,早年他為父母轉移的那些財產的重要性就凸顯瞭出來,他將這些財產悉數取出,在美國買瞭三輛汽車,三幢別墅,過著十分優越的生活。

衣食無憂的生活並沒有使他忘記自己的身份,他始終從未對任何人說過自己是汪精衛的兒子。直到2011年,已將近百歲的汪文嬰去世,人們才從墓碑上知道瞭他的名字。

積極抗日,教書育人的長女汪文惺

汪文惺是汪精衛的第二個孩子,她僅比汪文嬰晚一年出生,她同樣也出生在法國。汪文惺是個早產兒,但在汪精衛的兩位朋友的精心照料下,她不僅沒有早夭,還成瞭兄弟姐妹中最長壽的一位。

汪文惺的性格有些像她的母親陳璧君,堅毅果敢,十分有魄力。但和陳璧君不同的是,她和她的丈夫何孟恒都受過良好的新式教育,有著正確的價值觀,始終和汪精衛夫婦的政見都不合。她還在九一八事變之後參與過遊行,積極的進行抗日宣傳。

汪偽政府成立後,汪文惺夫婦二人始終恪守民族大義,不曾擔任任何要職,她甚至許多次在公開場合斥責父親的行徑。

汪精衛病逝後,汪文惺與丈夫移居到瞭香港。他們在香港也並沒有隱瞞身份,依舊過著普通人的生活,他們夫婦二人先是開瞭一傢規模不大的鮮花農場,但很快就由於經營不善而倒閉瞭。

此時他們已經有瞭三個女兒,為瞭生計,何孟恒先是去瞭小學教英文,晚上利用空餘時間做英文文章的翻譯,賺取外快。汪文惺也自學瞭縫紉以貼補傢用。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何孟恒拿到瞭香港大學教授的聘書,汪文惺也拿到瞭香港教育訓練班的畢業證,兩人先後開始任教,才順利的養大瞭三個女兒。

他們陸續把三個女兒送到瞭美國定居。1981年,何孟恒退休後,夫妻二人也跟隨女兒們前往美國新澤西州定居。據說晚年的汪文惺身體依舊十分康健,80多歲的時候還敢獨自騎馬,90多歲的時候還能自己開車,在兒女們苦口婆心的勸說下才放棄。

汪文惺夫婦二人沒有像汪精衛的其他子女那樣對父母的事情閉口不談,而是廣泛的接受采訪,為還原當時的歷史真相做出瞭十分重大的貢獻。

曾被綁架,終成修女的次女汪文彬

作為汪精衛的第二個女兒,汪文彬的身世可謂是比較坎坷的。

汪文彬1920年在上海出生,小名叫圓圓。雖然她與姐姐汪文惺一樣反對父母的政治主張,也都不曾在汪偽政府擔任偽職,而是定居在無錫,過著普通平民的生活,而且還曾在當時的無錫中學聽課,並因此結識瞭當時在無錫中學任教的徐錫禎,兩人很快墜入瞭愛河。

但作為汪精衛的女兒,在汪精衛突然宣佈叛變投敵之後,她還是受到瞭牽連,被一夥十分不理智的歹徒綁架,遭到瞭許多折磨。

根據徐錫禎後來的回憶,他與汪文彬的感情剛確立不久,汪文彬突然就失蹤瞭,後來有人傳說她被綁架到瞭偏遠的農村,在這期間汪文彬受到瞭極大的精神創傷,一直過瞭20多年,她都始終過著普通農婦的生活。

即使在這樣的生活情境下,她也沒有提起過父親汪精衛的名字,而是忍辱負重的一直過著隱居生活。

新中國成立之後,念在她從未跟隨父親汪精衛叛變,我黨政府還給她安排瞭工作和住處,讓她在大陸好好生活。

直到1973年,汪文彬才在大哥汪文嬰的幫助下移民美國。而她和徐錫禎兩個人就再沒有見過,直到1986年,汪文彬托朋友給徐錫禎寄瞭一封信,後來他們才恢復瞭書信聯系。此後的日子裡,他們兩人都終身未婚,但也沒有再續前緣。

汪文彬定居美國後,並沒有繼續平淡的生活瞭此一生,而是又前往印度尼西亞做瞭醫生,並努力發展自己,最終坐上瞭印尼政府醫藥部門的高級主管。

但汪文彬的人生又一次出現瞭重大的轉折,在她在政壇叱吒風雲,即將走向巔峰的時候,她也許是厭倦瞭官場的勾心鬥角,也許是年紀大瞭體力不支,她突然像看破瞭紅塵一般,選擇激流勇退,做瞭一名清心寡欲的修女,再一次回歸瞭隱居生活。

酷似母親,曾任教授的幼女汪文恂

汪文恂是汪精衛最小的女兒,她1922年出生在汪精衛身邊,從小就一直跟隨著汪精衛夫婦長大。汪精衛對這個小女兒可謂是視若明珠,說是百般呵護也不為過,簡直是含在嘴裡怕化瞭,捧在手裡怕掉瞭。

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汪文恂受母親的影響很大,性格與陳璧君非常相似,敢做敢為,但與她的兩位姐姐都不一樣,她選擇瞭跟隨父親叛變,進入瞭汪偽政府工作

汪文恂在汪偽政府一直擔任著汪精衛秘書的工作,幫助父親整理文件,成瞭汪精衛的得力助手。在工作期間,她接觸瞭不少形形色色的人,也長瞭許多的見識,更是在父親的教導下學瞭很多本領,成為瞭一位十分有能力的女性。

抗日戰爭勝利後,汪文恂眼看勢頭不對,感覺自己即將大難臨頭,便迅速收拾東西逃往瞭香港。

在香港,她並沒有被追究責任,生活也並不高調,所以關於她的消息少之又少。

但也有人說,她在1947年愛上瞭一位已有傢室的香港醫生,並且情願放低身份與這位醫生同居。這段戀情似乎也十分坎坷,一度把汪文恂折磨到身上常備著毒藥打算自殺的地步,最終還是不瞭瞭之瞭。

大概是厭倦瞭政治,定居香港後的汪文恂並沒有再次從政,但她的繼承於母的才華沒有被埋沒,她選擇專心搞起瞭學術研究,甚至還擔任瞭香港大學的教授,向香港學生,教授中國的文化。這看起來也頗有一些諷刺的意味。

2002年,汪文恂最終以80歲的高齡因病去逝。在汪精衛的五個子女中,汪文恂是現今最早去世的一位,雖然也活到瞭耄耋之年,但依舊是兄弟姐妹中壽命最短的。

勇於認錯,重歸故土的幼子汪文悌

1928年,汪精衛已經45歲,算是高齡瞭,汪文悌就在這一年在法國出生。老來得子的汪精衛對他非常寵愛,年紀幼小的他在父親的教導下,從小就立志於從軍,並且在正規的軍事化學校,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接受瞭教育,懵懵懂懂的跟隨父親進入瞭汪偽政府工作。

汪精衛去世時,他還隻有十六歲。抗日戰爭勝利後,汪文悌被逮捕入獄,並以“漢奸罪”的罪名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但考慮到他年紀尚幼,被逮捕時他還沒有成年,且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危害,又宣告緩刑五年。

刑期結束後,汪文悌與姐姐汪文恂一樣移居香港,同樣是一心投入學術,成為瞭香港著名的橋梁建築學傢,後來還多次應邀回到內地開展項目合作,為當時新中國的建設做出瞭不少貢獻。

上個世紀80年代,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之中,汪文悌還做起瞭投資,帶領許多香港的投資者為正在發展的民族企業註入活力,推動瞭新中國的發展。

和他的幾位哥哥姐姐不同,汪文悌是唯一一位重新踏上故土探望父母的孩子。2005年,已經77歲的汪文悌也許是感覺到自己對國傢存有愧疚,也許是覺得自己應該去探望一次父母,他回到瞭內陸,但此時他能夠祭拜的隻有汪精衛夫婦的跪像。

面對父母的跪像,汪文悌的內心十分悲傷,不能自抑地嚎啕大哭起來,但他的心中十分明白,這樣的結果是汪精衛夫婦自己造成的,所以他從沒有為父母求過一次情,因為他知道當初他們的所作所為有多麼的不可原諒。

在石像前,他沉默良久,最終隻說瞭一句話——“做錯事就應該受懲罰”。

汪文悌比起一生都在追求權勢的汪精衛夫婦要明智的多,也高尚的多,他沒有為瞭一己私利就拋棄傢國大義,也沒有為瞭保全自己的名聲和生活,就拒絕承認父母的罪過。

他忠於自己的祖國,也孝順自己的父母,但這種孝不是愚孝,他敢於承認父母的過錯,也敢於為這種過錯承擔責任。可以說,“忠”和“孝”在他身上都得到瞭典型的體現。

結語

王景偉的子女每一位都算得上是人中龍鳳,父親的叛變給他們帶來瞭不可磨滅的影響,但現在,那個動蕩不安的年代已經漸漸離我們遠去,“禍不及子孫”,我們也不能過多的苛責他們。

畢竟他們已經為自己的行為付出瞭應有的代價,改正瞭錯誤後,他們也應該有追求自己幸福生活的權利。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17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1549.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