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打算除掉手握重兵的曾國藩,可曾國藩更狠,直接暗殺兩江總督

  • 在〈慈禧打算除掉手握重兵的曾國藩,可曾國藩更狠,直接暗殺兩江總督〉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84

說到清末第一重臣,應該非曾國藩莫屬。此人門生故吏遍佈晚清整個官場,清末幾個大人物如左宗棠、李鴻章、張之洞等,或是他的學生或是他的至交好友。可以說,整個晚清官場,曾國藩的勢力占瞭大半壁江山

此時清朝的年號已由咸豐換為同治,晚清政府的實際統治者也變成垂簾聽政的慈禧。面對功高蓋主的漢臣曾國藩,慈禧也頗為忌憚,屢屢欲剪其羽翼,而曾國藩浸淫官場多年,老謀深算,豈能引頸受戮?於是,清末政壇裡的明爭暗鬥掀起瞭一陣腥風血雨。

裁軍抵消“欺君之罪”

1894年7月21日,在經歷瞭13年的動亂之後,時任兩江總督的曾國藩迎來瞭一個天大的好消息——九弟曾國荃率領湘軍攻破太平天國的天京——南京,“忠王”李秀成被俘。

聽到這個消息,曾國藩卻一點高興不起來。所謂“狡兔死,走狗烹”,清廷與太平軍的作戰,主要倚仗他苦心經營的“湘軍”。他在清廷的勢力也是在一次次戰役中培植起來的。

如今太平軍已被連根拔起,湘軍已無用武之地,臥榻之側其容他人酣睡,慈禧必然會轉而削弱他的勢力。且坊間有傳聞稱曾國藩有黃袍加身的野心,如果這話傳到慈禧耳中,下場如何不言而喻。想到此節,曾國藩不由得冷汗直冒

在攻破南京之後,曾國藩受到瞭慈禧非同尋常的嘉獎。但接下來的事情讓他始料未及。

在審訊李秀成的時候,曾國藩發現瞭一個讓他心驚肉跳的問題。據曾國荃報給曾國藩的“捷報”稱,南京的太平守軍有十萬人,而李秀成招供說守軍不足一萬。曾國荃稱太平天國的傳人已經舉火自焚,李秀成卻說已經偽裝逃出城內。

對於李秀成描述的南京城裡財寶無數的情況,曾國荃卻隻字未提,顯然是中飽私囊或者分給部下瞭。

更讓曾國藩感到恐懼的是,曾國荃所描述的這些已經於當日報送給慈禧。這顯然是欺君之罪,按清律應誅九族。

曾國藩不愧是殺伐決斷、心狠手辣。他不管慈禧要將李秀成提到北京審問的要求,秘密將李秀成殺害,且安排人修改瞭李秀成的供詞。這下死無對證,慈禧也拿他沒辦法瞭。

但是常言道,沒有不透風的墻,樹欲靜而風不止,曾國藩這棵樹太大瞭,他在朝廷中的敵對勢力趁此大做文章,向慈禧上書曾國藩“欺君罔上”

慈禧這方面卻按兵不動,甚至下旨將曾國荃好好的褒獎瞭一番。這招讓曾國藩坐如針氈十分難受。民間傳聞慈禧要徹查太平天國幼主的去向,弄清繳獲太平軍的銀兩,也讓曾國藩睡不著覺。

在長達幾個夜晚的輾轉反側後,曾國藩終於下定瞭決心,既然慈禧最忌憚的就是自己的湘軍,那麼就上奏朝廷請求下令裁軍。但這無異於在自己身上割肉,以曾國荃為首的湘軍集團立即表示強烈的反對,但是曾國藩決意一意孤行,用裁軍來平息慈禧對他的懷疑。

曾國藩的上奏得到瞭很快的批示,慈禧同意裁軍,並對他的舉動表示滿意。曾國藩先拿曾國荃手下的吉字營開刀,將25000人的大軍裁減到2000人,同時大幅度減少瞭軍費的開支。

1868年,鑒於曾國藩在平叛上的卓越表現,清政府任命他為直隸總督。

直隸總督掌握瞭整個京城的防務,自古以來的接任者都是朝廷最信任的人。從兩江總督升至直隸總督,曾國藩似乎和清政府走得更近瞭一層。但明眼人都知道,此舉是為瞭防止曾國藩尾大不調,把他請出瞭老巢。

無論曾國藩願意不願意,慈禧已經選好瞭就任兩江總督的新人選,那就是山東人馬新貽。

新任總督喋血江寧

對於就任兩江總督,馬新貽是始料未及的。雖然在道光年間高中進士,但馬新貽的官運絕非一片坦途。咸豐年間,他由於帶領軍隊被太平軍擊潰還丟瞭烏紗帽。1968年9月27日,馬新貽被調補兩江總督的時候,他還在赴任閔浙總督的路上。

隨後,慈禧將馬新貽秘密招進京城,對其面授機宜。其內容由於過於絕密,眾人都不曾知曉。但有人說,馬新貽從養心殿出來的時候,神色驚恐、汗流浹背,還差點摔瞭一跤。

是何事讓馬新貽如此誠惶誠恐?傳聞說,慈禧之所以讓他擔任兩江總督,就是看中瞭他不是曾國藩的黨羽,讓他去查太平軍財物的下落以及曾國藩“欺君罔上”的罪證。馬新貽聽完之後覺得此事非同小可,滿頭大汗,心神不定,自然是情理中的事。

據馬新貽的後人透露,馬在就任兩江總督之前,還特地回到老傢給幾個兄弟囑咐,自己在任內如有不測,一定不要赴京告狀,忍氣吞聲方為上策。這番話讓馬新貽的親戚們也深感驚恐,曾國藩在清廷官場上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馬新貽任兩廣總督之後,實行瞭大量的改革,棄用曾國藩之前的班子,提拔瞭不少新人,如以兇悍嚴酷著稱的袁保慶

在慈禧的壓力之下,曾國藩裁撤瞭不少湘軍,其中不乏一些將領。湘軍之中大多為一些兇殘狠辣之徒,這些散兵遊勇沒瞭管束,在社會上開始遊弋劫掠,有些甚至組成瞭黑惡勢力。

馬新貽對這些社會渣滓深惡痛絕,對他們的處理也毫不手軟。他任命袁保慶為營務總管,主抓此事。袁保慶也不含糊,抓到一個殺一個,殺的這些被裁撤的湘軍膽戰心驚,同時對馬新貽也恨不得食其肉、啃其皮

1870年8月22日,馬新貽在江寧府校場閱射完畢回衙途中,突遇一人上前行禮請安。正待看時,此人已經從靴筒中取出匕首上前便刺,正中馬新貽右肋,隨即撲倒在地,等救回府衙的時候已經氣絕身亡。

詭異的是,刺客在刺死馬新貽後並不逃跑,並自報傢門,自稱張汶祥,並坦然受俘。在其後的審訊過程中,張汶祥一口咬定他與馬新貽是私仇,刺馬就是為自己朋友報仇。

然而,曾國藩在馬新貽遇刺之前的舉動卻出賣瞭自己。在馬遇刺前一天,曾國藩密招時任江蘇巡撫的丁日昌前來議事,據說兩人在密室裡攀談良久,隨後刺馬案隨即發生。種種跡象表明,刺殺馬新貽的幕後之人如不是曾國藩,至少也是湘軍集團的人。

案發後,慈禧自然十分震怒,先後命令江寧將軍魁玉、江寧佈政使梅啟照、漕運總督張之萬等人先後督辦此案。但是一周過去瞭,此案毫無進展。

這些混跡於官場多年的老油條們心裡清楚著呢,此案涉及朝廷、湘軍以及太平軍留下的財物,錯綜復雜深不可測。結不瞭案,揪不出來幕後主使人,固然會讓朝廷和馬傢不滿意。但是真要是伸出瞭幕後黑手,曾國藩和湘軍集團豈能放過你?

唯一的辦法就是無限期地拖,看哪個倒黴蛋接手此案。

高手過招平分秋色

馬新貽被刺後,兩江總督空缺。時任直隸總督的曾國藩雖然被天津教案弄得灰頭土臉,但仍然暗中關註著刺馬案的進展,據說江寧將軍魁玉每天都在向曾密報該案的進展。

1870年8月30日,慈禧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下旨,調曾國藩就任兩江總督。這是曾國藩意料中的事情,正如他的高足李鴻章所說的,兩江地大物博、商賈雲集,是整個國傢的豐腴之地,要定兩江,非曾國藩出馬不可。

雖然心中暗喜,但曾國藩還是表現出磨磨蹭蹭的樣子,借此拖延辦案時間。從調離直隸到正式上任江寧,竟然耗費瞭將近3個月時間。到任後,曾國藩借口老眼昏花、精力不濟,對刺馬案不聞不問。刺馬案似乎就這麼拖下去瞭

見曾國藩遲遲不辦案,慈禧終於按捺不住瞭,派刑部尚書鄭敦謹親臨江寧著辦此案,務必要查出幕後指使。

鄭敦謹是個急性子,到江寧後馬上開始處理此案。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對於此案,曾國藩從來不發表意見,而此前主辦此案的幾位大臣也不發一言,均用看笑話的眼神看著他。

幾天下來,鄭敦謹終於明白瞭一件事,這個案子最好的結果就是承認此案系張汶祥私仇所致,沒有任何人主使,不然永遠結不瞭案。曾國藩和湘軍集團的勢力已經深深地刻在江寧城裡,誰在這兒都不好使。

在經過幾次博弈之後,慈禧也深感黔驢技窮,玩不過曾國藩,就隻能讓鄭敦謹維持原判,草草結案。深感恥辱的鄭敦謹在返京的過程中,將曾國藩給予他的優厚工資分給隨行的仆人,隨後辭官不做,告老還鄉。

有人說馬新貽不是曾國藩下令殺害的。但是他死在朝廷準備徹查太平軍財富去向的節骨眼上,這不得不讓人生疑。種種跡象證明,就算馬新貽不是曾國藩親自下令,但一定是湘軍集團謀劃的。至於曾國藩之後在辦案過程中表現出的怠慢態度,更能說明這一點。

據說曾國藩之弟曾國荃在攻破南京城後,率領子弟在南京城內一頓劫掠,太平軍十幾年積累的財富被洗劫一空。湘軍子弟們有瞭錢財,衣錦還鄉後買田買舍,搞的湘鄂一帶地價飛漲。這一切的一切,慈禧和朝廷都是看在眼裡的,之所以沒有輕舉妄動,還是忌憚曾國藩和湘軍集團巨大影響力,萬一激起政變,鹿死誰手或未可知。

馬新貽就任兩江總督從始至終都註定是一個悲劇。南京為湘軍所攻下,在他們眼裡,馬新貽寸功未立,就可以接手主事,是不可接受的。

馬新貽的資歷相比於湘軍集團的一些將領來說,實在太淺。他沒有培植出自己的勢力,卻一律靠嚴刑峻法,死於非命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或許他在臨死前還沒有明白,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為什麼要刺殺他。他始終沒有明白,自己隻是一顆慈禧手中與曾國藩博弈的棋子。

小結

馬新貽被刺得真相,慈禧心如明鏡,之所以要嚴查徹查,就是要打擊一下以曾國藩為首的湘軍囂張的氣焰。曾國藩最終從直隸總督調任兩江總督,自此在晚清,兩江總督的職位從來未花落他傢,一直被湘軍集團牢牢控制。

鋒芒畢露的曾國荃隨著湘軍的裁軍潮返回原籍調理,不再任軍中要職。而湘軍集團亦元氣大傷,曾國藩再次就任兩江總督以來,已經失去瞭和慈禧掰手腕的心氣和實力。

終於在就任兩江總督之後幾個月後,曾國藩在午後突感手腳發麻,仆人扶進書房後,他端坐良久,溘然長逝。自此,湘軍集團群龍無首,沒有瞭與朝廷爭雄的實力。

曾國藩是晚清時代一個奇人。他領導的湘軍集團的實力曾經大到可達政變的程度,但他還是采取瞭明哲保身的消極態度。他寫傢訓不光是為瞭教育子孫後代,更是教導幾個飛揚跋扈的兄弟以及湘軍集團。

他在與慈禧的明爭暗鬥中,始終以傢國為先,處處隱忍退讓,但在關鍵的時候又毅然決然、當機立斷,不愧是中國十九世紀唯一一位能把學問表現到事業上的政治傢。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2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2301.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