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名同胞在伊拉克被綁架,我外交官四闖死亡之路,上演生死營救

  • 在〈8名同胞在伊拉克被綁架,我外交官四闖死亡之路,上演生死營救〉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35

2014年1月18日,卡塔爾半島電視臺收到瞭匿名寄來的一個包裹。打開一看,裡面是一盤錄像帶。

當電視臺的負責人將這盤錄像帶放入機器時,出現瞭一個讓他震驚不已的畫面:錄像帶中,8名手執中國護照的中國人,站在一個破舊的土磚建築前,兩名用頭巾蒙面的男子手執AK47步槍指著他們的頭部。

隨即畫外音也同時響起:我們是伊拉克“阿爾-努曼聖戰旅”,現在要求:如果中國政府不能在48小時內表明在伊拉克問題上的立場,我們將在當地時間1月20日下午3時之前,殺死這8名中國人。

八名同胞被綁架

半島電視臺不敢怠慢,馬上播出瞭這盤錄像帶的內容。中國外交部也在第一時間獲知瞭八名中國人在伊拉克被恐怖分子綁架的消息,馬上向中國駐伊拉克大使館求證。中國駐伊拉克大使館隨後證實:

確有8名中國公民在伊拉克遭到綁架,這8人都是福建平潭縣人,都是來伊拉克務工的福建平潭縣人。他們都是中國建築公司的員工,該建築公司在伊拉克的一個美國工地內工作。

據這八名中國工人的同事介紹,8名福建人在伊拉克待瞭一年多,他們工作的工地,是伊拉克一個名叫“納傑夫服裝廠”重建工程工地,與美軍毫無瓜葛,根本不是某些國傢猜測的那樣,是為美軍基地重建服務,更不是武裝分子說的“為美軍基地重建工作”。

由於覺得工資低,八人便想回國,離開巴格達,取道“死亡公路”前往約旦。

他們也知道取道約旦的風險很大,但從巴格達乘飛機到約旦雖然隻有1000公裡的航程,飛機票價卻高達650美元,比從中國首都北京飛約旦首都安曼的費用還高,所以他們為瞭省錢,冒險取道巴格達市區到機場的那條“死亡公路”,沒想到發生瞭意外。

在此之前,伊拉克武裝分子已綁架過來自20多個國傢的近200名人質,其中至少有35名人質被殺害。同胞被綁架,牽動著每一個中國人的心,外交部、西亞北非司和駐伊使館立即高速運轉起來,決定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營救出這8位同胞。

中國駐伊拉克大使館還向外交部反饋瞭一個重要信息:除瞭這盤錄像帶之外,卡塔爾半島電視臺還收到瞭恐怖分子送來的一張紙條,上面寫著:“隻要這些中國員工不再為占領者工作,我們就願意放瞭他們。並且,我們也希望中國公司不要同美軍合作。”

混亂的伊拉克

這起綁架發生的時間,距2003年美國未經聯合國授權悍然發動伊拉克戰爭,推翻薩達姆政權的時間並不長。

當年美國為瞭推翻薩達姆政權,在巴格達及周圍地區投下瞭2600噸的貧鈾彈,摧毀瞭伊拉克主要的軍事和政治設施。

貧鈾彈是原子彈的一種,稀釋期長達一億年,其放射性物質不僅破壞人體免疫系統,還對巴格達環境造成瞭災難性後果。

由於基礎設施遭到嚴重破壞,巴格達電力奇缺,每天供電不足5小時,斷水斷電成瞭傢常便飯。當時伊拉克的治安環境非常糟糕,爆炸、槍擊、綁架人質事件頻繁發生。但是一次性綁架8人,特別是綁架中國人質的事件,還是第一次出現。

當時伊拉克非常亂,就連中國駐伊使館也遭到武裝分子的破壞,使館隻好在巴格達曼蘇爾飯店租用瞭一些房間作為臨時辦公地。即使這樣,使館也還是幾次遭到反美武裝炮彈的誤擊,所幸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而美國一直拒絕履行占領軍的責任和義務,拒絕向該飯店提供安全保障。

中央決定盡一切努力營救同胞

外交部第一時間把8位中國公民在伊拉克遭到綁架的消息向中央進行瞭匯報。胡錦濤、溫傢寶等國傢領導人對此極為關心‚當即指示中國外交部和駐伊拉克使館,迅速采取有力措施,全力解救被挾持的同胞。

同時,外交部再次提醒所有中國公民:目前伊安全形勢嚴峻,人身安全無保障,請大傢不要貿然赴伊,以免發生不測。

當晚,外交部發言人孔泉在例行記者會上向外界宣佈:

中國政府將不遺餘力‚采取一切積極措施營救被劫持的公民‚確保他們的安全‚並爭取他們能盡早獲釋‚早日回到祖國同傢人團聚。

在得知8名平潭人在伊拉克遭綁架後,福建省平潭縣立即組織人員對被綁架人員的具體情況進行核查,很快確定瞭八人的姓名:陳親愛、周孫欽、周孫琳、林強、林雄、魏武、林斌、林忠。他們都是出境旅遊為由申辦的護照出國。

平潭縣委、縣政府領導馬上到八人的傢中,看望並慰問瞭他們的傢屬,告訴他們國傢正在盡全力營救他們的親人,請他們放心。如果傢裡有什麼困難,政府一定會盡力幫助。

18日晚,中國駐伊拉克使館參贊卞志強和孟瑞便前往一著名宗教人士傢中,就營救人質問題展開溝通,希望這名宗教人士能發揮在穆斯林中的影響,協助尋找人質下落並向綁架者發出釋放人質的呼籲。與此同時,使館還派專人赴穆斯林長老會,商討解救人質的方案。

中國外交部也在第一時間通過阿拉伯電視臺、半島電視臺發表聲明,闡明中國維護伊拉克和伊拉克人民利益的立場,要求綁架者盡快釋放人質。

在阿拉伯國傢,“穆斯林長老會”實際上就是伊斯蘭學者委員會,組成人員都是伊斯蘭的學者。中國外交官拜訪的“穆斯林長老會”,叫“伊拉克遜尼派長老會”,其領袖名叫庫貝斯

庫貝斯在伊拉克遜尼派中非常有號召力,在伊拉克戰爭一周年紀念活動中,成千上萬他的支持者曾扛著“不要佈什,也不要薩達姆,隻要伊斯蘭”的標語上街遊行,可見他在伊拉克人民心目中的地位。

庫貝斯一貫主張伊拉克是伊拉克人的國傢,呼籲遜尼派和什葉派穆斯林能求同存異,團結起來反抗美國的占領。

在庫貝斯的影響下,伊拉克穆斯林長老會成員基本都持反美觀點。長老會成員哈雷斯·阿達裡是就曾說:“臨時管理委員會是占領軍成立的,它不代表伊拉克人民的意志。”

他曾在巴格達一個清真寺發表的演講中說,這個委員會造成伊拉克人之間的敵對情緒,因為它根據所屬的種族和宗教來分裂伊拉克人民。

長老會得知中國人質被綁架後,對人質都表示瞭同情,同時對“阿爾-努曼聖戰旅”的這一做法表示不滿意,明確表示願意幫忙,盡快解決人質問題。

綁架者是什麼人?

雖然中國多次發表聲明,也做瞭大量努力,可武裝分子卻沒有做出任何回應。8名人質到底怎麼樣瞭?他們的安全牽動著每一個中國人的心。“阿爾努曼旅”隸屬於“伊拉克伊斯蘭全國抵抗運動組織”,武裝成員大部分來自阿拉伯和其他伊斯蘭國傢。

這個“阿爾-努曼旅”並非善茬,他們曾在2004年9月4日綁架瞭一名土耳其司機米特哈特·傑維。48小時後,由於訴求沒有得到滿足,人質所在的“土耳其雷納伊國際運輸公司”沒有在48小時內結束在伊拉克境內的活動,“阿爾-努曼旅”處決瞭這名可憐的土耳其司機。

現在他們又綁架中國人質,很難說他們在目的沒有得逞的情況下,不會對我同胞下毒手。

1月19日,伊拉克各穆斯林宗教團體也紛紛呼籲武裝組織:在將於20日開始的宰牲節期間釋放所有被綁架者。

在伊拉克的綁架事件中,穆斯林長老會扮演瞭重要的角色。長老會是一個由高級神職人員和宗教方面的學者組成的組織,對伊斯蘭教的教義及《可蘭經》有權威的釋義。

在中東國傢,長老會的作用是舉足輕重的。薩達姆政權倒臺以後,伊拉克穆斯林長老會對於人民宗教以及道德上的約束作用就更加顯現,普通民眾對於長老會的要求還是能夠接受並且服從的。

眾所周知,中國政府在伊拉克問題上一貫主張和平,不贊成其他國傢在伊拉克駐軍,這種做法瞭也讓絕大多數伊拉克人對中國抱有充分的好感,使得穆斯林長老會的調解能夠事半功倍。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此之前,幾名日本人被綁架後,雖然穆斯林長老會出面協商,但由於日本的小泉政府不顧日本國民撤軍的政治訴求,一直堅持強硬的態度,導致瞭日本人質長期被扣押的結果。

為瞭營救8名同胞,時任中國駐伊拉克大使楊洪林作出瞭巨大的努力。

當時巴格達的通訊經常出故障,加上當時正值伊斯蘭教宰牲節長假。

楊洪林在聯系一些伊拉克宗教界的頭面人物非常困難,隻能動用一切資源想辦法,先後找瞭伊拉克負責安全事務的副總理薩利赫的秘書、外長辦公室主任、內政部以及遜尼派長老會秘書長等民間組織的主要負責人,尋求他們的幫助。

經過努力,楊洪林大使總算與劫持組織搭上瞭線,得到瞭對方的要求:要求中國政府在48小時內講清中國對伊拉克政策和這8個人來伊的目的,否則將殺害人質。

雖然與劫持組織搭上瞭線,但沒有人知道這幾個人質被藏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對方能不能聽到我們反饋的聲音。楊洪林大使決定通過新聞媒體,向劫持組織隔空喊話。

他聯系瞭影響較大、收視率較高的阿拉比亞電視臺、伊拉克電視臺和路透社駐伊拉克分社,請他們幫助刊登使館營救聲明。

艱難的營救

當時,伊拉克過渡政府雖然已經成立,但還不能有效控制局勢,對巴格達以外的區域更是鞭長莫及。在這種情況下,營救工作主要還是主要依靠伊拉克的各界朋友,特別是伊拉克遜尼派長老會等。19—20日,楊大使連續四次接受阿拉比亞電視臺和伊拉克電視臺采訪。

宣讀使館營救聲明,在聲明中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重申瞭中國對伊拉克問題所持的公正立場,強調中伊兩國人民的傳統友誼,並特別強調宰牲節是阿拉伯和伊拉克人民的傳統節日,春節也是中國人全傢團聚的傳統佳節。

希望伊各界朋友們出手相助,營救我被劫持人員,使他們早日回國與傢人團聚。

48小時很快過去,但8名同胞依然生死未卜,劫持組織也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既沒有說放人,也沒有說要殺害人質。似乎突然人間蒸發瞭,這讓大傢的神經更加緊繃,焦急萬分。外交部部長李肇星多次打來電話,傳達中央領導全力營救的指示,並對下一步的營救工作作瞭重要指示和部署。外交部還派出瞭以亞非司司長翟雋率率領工作組趕赴巴格達,領導營救工作。

在煎熬的等待中,武裝分子終於在1月22日公佈瞭第三盤錄音帶,稱鑒於中方表現出的誠意,他們決定釋放人質,讓使館在1月23日下午1點到巴格拉150多公裡的費盧傑接人。

費盧傑是伊拉克遜尼派穆斯林聚居區,這裡反美武裝異常活躍,是劫持人質事件多發的地區,發生爆炸、襲擊、槍戰和綁架事件。

伊拉克一些朋友得知楊大使準備去費盧傑接人,紛紛勸他不要去。他們告訴楊大使,那個地方非常危險,安全已經失控,連一個警察都沒有,千萬不要去,否則會有生命危險;如果非要去,必須通知伊拉克外交部,讓政府派大批警察保護才行。

伊拉克朋友的好意,讓楊大使很是感動。但武裝分子的要求是隻能由中國使館出面接人,伊拉克政府不允許參與,如果看到一個伊拉克警察,他們將毫不猶豫地殺掉人質。

時間緊迫,中國駐伊拉克使館經過研判,認為冒險還是有必要的。對方之所以要把放人地點選在離巴格達150公裡的地方,是因為那裡遠離美軍營地,伊拉克政府鞭長莫及,選擇在那裡放人更加安全,而不見得是在那裡設下陷阱。

再說,為瞭同胞的安危,就是陷阱也要去闖一闖!

為營救同胞,外交官冒險四次穿越“死亡公路”

由誰去冒險解救8位同胞呢?當時大使館的同志們紛紛報名,主動要求冒這個風險。經過研究並報外交部批準,決定由翟雋司長和楊洪林大使帶著兩位助手和4名保衛使館的中國武警,前往費盧傑接人。

為瞭安全,大傢都穿上瞭防彈衣,帶上瞭防身的武器,並關閉手機等通訊工具,防止泄密。就這樣,一行八人駛出瞭巴格達。

經過幾個小時的顛簸,一行人有驚無險地到達瞭武裝分子事先說好的費盧傑一個清真寺。大傢走下車時,發現清真寺旁邊,圍滿瞭荷槍實彈的武裝分子,高高的房頂的四角也都有武裝人員警戒把守。

大傢按照事先說好的條款,脫掉西裝以及防彈衣,交出武器,光腳走進瞭這座清真寺。

走進清真寺後,楊大使認出瞭在裡面等待的一位遜尼派長老會的代表。他悄悄告訴楊大使,劫持人質的是遜尼派武裝組織,他們懷疑這8名中國人為美國工作,所以這才劫持瞭他們。

這時,翟雋司長走到武裝分子頭目面前,告訴對方:這8位中國公民隻是普通務工農民,沒有任何政治立場。

翟雋與武裝頭目交談瞭2個多小時,在交談中詳細介紹瞭中國對伊拉克問題的立場、中伊兩國人民的傳統友誼和兩國業已存在的友好合作關系,希望伊拉克人民早日過上有尊嚴的生活;介紹瞭8名同胞的情況和他們來伊的目的,希望能讓他們盡快回國與傢人團聚。

交談中,對方一直在不斷試探,直到下午3點多,這才相信這八名中國人隻是單純的務工者,與美國方面沒有一絲聯系;前來營救他們的,也隻是中國的外交官們,並沒有美國的情報人員。

這時他們才露出瞭笑容,表示他們隻打擊美國的合作者,伊拉克人民與中國人民是友好的。他還特別強調,他們沒有虐待8名中國人,也不會索要任何贖金。

之後 ,八名同胞被帶到瞭清真寺。同胞們見到我外交官後,全都激動地哭瞭,他們沖上來,和外交官們緊緊抱在瞭一起。

下午5點25分,營救小組帶著八位同胞離開瞭費盧傑,安全返回瞭巴格達。在這裡他們受到瞭傢人般的對待。

如何安全地將8名同胞順利送回國,在當時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難題。

當時的伊拉克由於各種暴力事件頻發,陸路口岸已經全部關閉,許多外國人都想離開伊拉克,機票非常緊張。從巴格達通往巴格達國際機場的高速公路也經常發生爆炸、襲擊事件,是一條著名的“死亡之路”。幾名同胞就是在這條公路上被綁架的。

為瞭同胞安全回傢,使館的外交官們不顧風險,於1月26日又一次踏上瞭“死亡之路”,將八名同胞送到瞭達巴格達機場,並護送他們登上瞭飛機。看著飛機消失在藍天,大傢的臉上這才露出瞭笑容:八位被綁架的同胞,終於能安全回到祖國的懷抱瞭!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22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2487.html
風華絕代王丹鳳,50年代的美女演員,永遠的“小燕子”飛走瞭 歷史

風華絕代王丹鳳,50年代的美女演員,永遠的“小燕子”飛走瞭

50年代中國正處於發展階段,一切都向著新的的方向穩步前進,戰爭剛過人們正需精神滋養,中國的電影事業也重新煥發瞭生命。1934年中國第一部獲得國際榮譽的電影誕生,影視行業走上瞭新的發展歷程,這段中國影史...
淚目!皖南村民守墓79年,上海18歲新四軍女烈士終和親人“相見” 歷史

淚目!皖南村民守墓79年,上海18歲新四軍女烈士終和親人“相見”

安徽省南陵縣何傢灣,抗戰時期,有許多烈士在此犧牲。這一日,何傢灣南山村的一座墓碑前,迎來瞭它79年間最熱鬧的時刻。“18歲抗日犧牲葬皖79載尋親英魂歸滬—向張潔亞烈士致敬”這句話寫在一張大紅色的橫幅上...
新中國成立後,4位大將夫人被授予軍銜,都是誰,擔任什麼職務 歷史

新中國成立後,4位大將夫人被授予軍銜,都是誰,擔任什麼職務

說起新中國十大大將,絕對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1955年9月,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發佈命令,授予粟裕、徐海東、黃克誠、陳賡、譚政、蕭勁光、張雲逸、羅瑞卿、王樹聲、許光達10人​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將軍銜。粟裕...
“尼姑”釋正孝同:本在985大學就讀,年近32歲仍不願還俗 歷史

“尼姑”釋正孝同:本在985大學就讀,年近32歲仍不願還俗

在忙碌的後臺裡,大傢不斷擺弄著手中的小提琴、大提琴,整理下衣服,做個伸展,舒緩緊張的情緒,這就是一個普通的演出前準備。但這又和平常的不一樣,這些演奏者都是比丘和比丘尼,最典型的標志就是剃除須發的面容。...
70年代末,最後一任張天師撒手人寰後繼無人,接班亂象頻出 歷史

70年代末,最後一任張天師撒手人寰後繼無人,接班亂象頻出

佛教有佛祖活佛,道教也有天師一說。“天師”本是神話傳說中的一個人物,法力無邊,統領人間諸多鬼神。後來,“天師”成為瞭道教創始人張道陵及其繼承者的尊號。東漢時期,張道陵(又名張陵)在西蜀創立道教,為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