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雷英雄”杜富國,排雷時遇險情,他對戰友說:你退後,讓我來

  • 在〈“掃雷英雄”杜富國,排雷時遇險情,他對戰友說:你退後,讓我來〉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91

2018年11月16日下午,雲南省麻栗坡縣猛硐瑤族鄉老山西側壩子雷場。

這裡正在舉行著一場莊嚴肅穆的已掃雷場移交儀式。

隻見數十名英勇無畏的掃雷官兵當著當地政府代表和人民群眾的面,手拉手唱著軍歌,滿臉堅毅之色,昂首挺胸一步一步地趟過雷場。

官兵們以這樣特殊方式,向人民群眾鄭重宣佈從這一刻起,這裡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安全的。

當掃雷官兵走完這一小段看似尋常,但卻並不尋常的路途時,在場所有人都被掃雷官兵的英勇無畏所深深震撼,並為之落淚。

所有人都發自肺腑地為掃雷官兵們熱烈鼓掌,感謝他們所做的一切。

掃雷官兵也為能夠圓滿完成任務,將一片安全的土地交還給當地百姓而深深自豪,他們笑瞭,笑得是那麼燦爛,笑得是那麼開心。

然而,誰也不曾想到,在這笑容的背後他們承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危險和艱辛,誰也不知道他們在掃雷、排雷時遇到多少險情,又付出多少的艱辛和代價才排除險情。

軍裝之下是一個個稚嫩的臉龐,掃雷官兵脫下軍裝大多都隻是個不大不小的小夥子,可是現在的他們卻挑起瞭保傢衛國的重擔,用自己的熱血和生命承擔起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重責,他們是所有人都為之欽佩的大英雄,是所有中國人的驕傲。

移交儀式的順利進行,標志著中越邊境雲南段第三次大面積掃雷作戰行動圓滿結束。就在這具有歷史性意義的移交儀式上,有一位掃雷英雄卻遺憾地缺席瞭這具有重要意義的時刻。

這位掃雷英雄的名字,叫杜富國。

杜富國這位“掃雷英雄”,我想隻要是中國人都不會陌生,他是中國的驕傲,是人民的英雄。

2018年10月11日下午,在位於中越邊境的雲南麻栗坡縣猛硐瑤族鄉老山西側執行掃雷、排雷任務時,杜富國和戰友發現一枚危險性極大的加重手榴彈,面對險情,杜富國對戰友說“你退後,讓我來!”然後義無反顧走近那枚未爆炸的手榴彈,小心翼翼清除著手榴彈附近的泥土。

突然,手榴彈發生爆炸,千鈞一發之際,杜富國下意識地擋在站在前方不遠的戰友面前,用自己的身體保護瞭戰友的安全,而他自己卻被炸彈炸成重傷,失去瞭雙眼和雙手。

11月18日,杜富國被授予一等功。

2019年7月31日,杜富國被授予“排雷英雄戰士”榮譽稱號。

1991年11月,杜富國出生在革命老區貴州遵義湄潭縣興隆鎮太平村的一戶普通農戶傢庭,因為他的父親杜俊認為自己沒能為國傢做出什麼貢獻,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為國傢多做一些貢獻,便為他取名“富國”。

因為杜富國的父親杜俊經常給他講紅色故事,所以他從小就有一個參軍的夢,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參軍入伍,保傢衛國。

2010年12月,18歲的杜富國如願通過征兵考核,踏上瞭從軍路,成為一位邊防戰士。

2015年,得知部隊要組建掃雷大隊,一心想為國傢和人民多做貢獻的杜富國第一時間向上級遞交瞭請求加入掃雷大隊的申請,主動請纓參加中越邊境掃雷、排雷作業。

期間,有人勸他不要參加掃雷作業,因為這項任務很危險,隨時都可能犧牲。可是。杜富國卻不為所動,毫無畏懼地堅定自己要參加掃雷大隊的決心,說道:“怕死就不要來當兵,現在人民有需要、國傢有號召,我們就絕對不能後退半步。”

6月,上級同意杜富國參加掃雷大隊的請求,他如願成為掃雷大隊的隊員。

剛剛加入掃雷大隊時,因為杜富國廚藝瞭得,所以掃雷大隊領導就打算讓他去炊事班,可是杜富國知道後,嚴詞拒絕道:“既然申請來這裡,我就要到一線,在後方做後勤這不是我想要的。”見他堅持要去前線,掃雷大隊領導也隻好答應讓他去前線進行掃雷、排雷作業。

加入掃雷大隊後,杜富國就投入到緊張的掃雷、排雷訓練中。

起初,因為杜富國隻有初中文化,所以在學習掃雷專業理論時,學習很是吃力,第一次摸底考試時隻考瞭32分,全班倒數第一。

但是,杜富國並沒有因此氣餒,反而是更加努力學習,別人在吃飯,他在學習;別人在休息,他在學習。走路、吃飯......他無時無刻不在學習中。

杜富國的努力沒有白費,他的掃雷專業理論成績一次比一次好,從32分,到57分,到70分再到90分,直至成為掃雷大隊的掃雷精英。

掃雷、排雷學習順利通過考核後,杜富國和400餘位戰友一起,義無反顧地奔赴中越邊境雷場進行掃雷、排雷作業。

之後,憑借著過硬的本領,3年間杜富國進出雷場1000餘次,拆除2400餘枚爆炸物,處置各類險情20餘起。

現在多數人可能認為隨著科技的迅速發展,掃雷、排雷作業已經不似以前那麼危險,且也很是簡單,那麼真的是這樣的嗎?實則不然。

時任雲南掃雷大隊大隊長陳安遊說:“在山高陡坡的雷區,即使世界上最先進的掃雷設備也派不上用場,掃雷官兵隻能用掃雷器掃,發現地雷等爆炸物後,再由掃雷官兵拿著工具去排。”

現在科技雖然發展迅速,掃雷、排雷設備也越來越先進,但是在地形險峻、環境惡劣的情況下,再先進的掃雷設備也派不上用場,隻能用人去掃雷、去排雷。

因為隻能讓人去掃、排雷,所以對於掃雷官兵們來說危險性極高,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出現重大事故。

當時掃雷大隊負責的猛硐瑤族鄉老山西側地區,因為是當時戰爭雙方激烈爭奪的要地,這裡地下掩埋的地雷、啞彈等爆炸物要遠比其他地方多。

“螞蟻爬進去,也要被炸成粉”這就是當地人對於這片雷區的恐怖印象。

這片雷區不但地下掩埋著難以計數的爆炸物,且因為時間的逝去,這裡早已不已不是曾經光禿禿的模樣,雜草叢生,到處都是荒草,別說是被掩埋的爆炸物,就連泥土都看不到,這無疑增加瞭掃雷官兵們在掃、排雷作業時的不確定性,面臨壓力之大也可想而知。

但是,面對隨時可能發生的危險,我們的掃雷官兵們沒有一絲懼意,他們的心裡隻有國傢和人民,隻想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隻想著“一定要還邊疆一片凈土!”

所以他們英勇無畏,義無反顧地走進雷區,毫無畏懼地在這片雷區進行掃雷、排雷作業。

10月11日下午,杜富國所在的雲南掃雷大隊四隊像往常一樣,來到麻栗坡縣猛硐瑤族鄉老山西側進行掃雷、排雷作業。

猛硐瑤族鄉老山西側這個地方,是當年戰爭雙方激烈爭奪的陣地,因此留下瞭大量地雷及未爆炸的炮彈等爆炸物。

為瞭保護周圍群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雲南掃雷大隊就來到這裡進行掃雷、排雷作業。

14時38分,杜富國和戰友在接近坡頂的一棵大樹下,發現一枚已經露出部分彈體的爆炸物。

經過仔細觀察,杜富國初步判斷,這是一枚當量大,危險性極高的67式加重手榴彈,而根據以往的排雷經驗,他猜測底下可能還埋著一個雷窩,因此如果排雷過程中出現操作失誤,很有可能會引起連鎖反應,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報告分隊長,發現一枚67式加重手榴彈,已經露出一部分彈體。”發現險情的杜富國馬上向分隊長匯報。“查明有無詭計設置”分隊長果斷命令道。

接到分隊長的命令後,面對著這一枚需要謹慎處理,且極具危險的加重手榴彈,杜富國沒有一絲恐懼,更沒有一絲猶豫,當即對身邊的戰友艾巖說道:“你退後,讓我來,離我遠點!”

然而,正當杜富國小心翼翼地清除著手榴彈周圍的泥土時,意外發生瞭。

突然“轟”的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那枚加重手榴彈突然發生爆炸。

就在這一瞬間,杜富國想的仍然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身邊戰友艾巖的安危,在爆炸的一瞬間他下意識地倒向艾巖所在的方向,用自己的身體保護著戰友的安全。

飛來的彈片隨著爆炸引起瞭強烈的沖擊波,將杜富國穿在身上的防護服炸成絮狀。防護服都被炸毀,可想而知杜富國受到多嚴重的​傷害,他被炸成一個血人,失去瞭雙手和雙眼。

也正因在那一剎那,杜富國舍生忘死的一擋,讓在兩米之外的艾巖僅僅隻是受瞭點皮外傷。

爆炸聲響起時,遠在四五十米外的掃雷四隊隊長李華健,當即通過對講機命令戰士們“停止作業,退出通道”,而他自己則不顧危險,朝著爆炸的方向跑去。

跑到那裡時,李華健就看到一位戰士倒在地上,走近一看,這才發現原來是杜富國。

因為掃雷、排雷的危險性,每次掃雷官兵作業時,雷場外都有軍醫和救護車待命。

這時,眼見杜富國倒在地上,生死不知,李華健趕忙大聲疾呼:“醫生!醫生!擔架!擔架!”軍醫和幾位戰士急忙趕來,軍醫先是脫下杜富國身上已經被炸毀的防護服,然後再簡單為他止血後,就用擔架把他往救護車方向抬去。

李華健跟著擔架一起走,邊走邊帶著哭泣聲,不斷鼓勵著已經陷入昏迷的杜富國:“富國!富國!挺住!一定要挺住啊!”

杜富國被抬上救護車後,迅速被送往麻栗坡縣人民醫院進行搶救治療。

考慮縣人民醫院的醫療條件有限,掃雷大隊迅速向桂林聯勤保障中心第59醫院請求進一步醫療救援。

第59醫院接到掃雷大隊醫療救援的請求後,迅速抽調外科、骨科、眼科、燒傷、皮膚等科室的多名專傢,組成應急搶救小組,趕往麻栗坡縣人民醫院。

經過縣人民醫院和第59醫院數名專傢3個小時的奮力搶救,杜富國終於轉危為安。

在醫院的重癥監護室裡醒來,杜富國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戰友,他急切地問著身邊的戰友:“艾巖怎麼樣瞭?他沒事吧!”這就是杜富國,一個隻關心他人卻忽略自己的英雄。

正如杜富國的父親杜俊說的那樣:“從小到大,他都是遇事先考慮別人,所以在掃雷場他才會把危險留給自己。”

當得知艾巖並無大礙時,杜富國笑瞭,笑得跟孩子一樣,全然不顧自己現在的處境如何。

之後,因為意識才剛剛清醒,他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失去瞭雙手,隻是認為自己的雙手可能受傷瞭,於是便央求戰友:“能不能不給我截肢?你們給我送點肉、牛奶,讓我早點長出肉,這樣就能早點回到雷場作業。”

即使明知掃雷危險,就算遭遇到這樣的危險,杜富國也沒有退縮,依舊想繼續回到雷場作業,這樣的行為讓所有人都為之動容,更是深深敬佩。

當得知自己失去雙手,杜富國也沒有自暴自棄,仍然想著再為祖國和人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希望醫生能給他裝個“智能手”,這樣就能做個有用的人,為大傢再多做一點事。

杜富國的病情趨於平穩後,為瞭讓他得到更加及時、有效的後期治療,部隊將其轉移到解放軍第59醫院進行後期治療。

10月12日凌晨,杜富國順利抵達第59醫院後,59醫院迅速組織10多名專傢,組成治療小組進行緊急會診,全力對杜富國的傷情進行後續治療。

之後一個多月,杜富國躺在病床上,堅強面對失去雙眼和雙手的現實。

原本部隊怕他一時接受不瞭這事實,精神出問題,便想著給他找一個心理醫生疏導他。

可是,當心理醫生準備瞭好幾套心理疏導方案,打算來開導他時,卻發現杜富國根本就沒有因為這些事情而感到氣餒,反而是很樂觀地面對,最後弄得心理醫生看到他這樣很是難過,此時他還反過來安慰心理醫生不要難過。

常人面對這樣的事,可能早就崩潰瞭,但是杜富國沒有,他說:“我雖然失去瞭雙眼和雙手,但是我還能聽,還能說,還能思考,還有健康的雙腿和雙腳,我要為自己的夢想繼續奔跑。”

因為樂觀的態度,杜富國的身體恢復得很快,3個月後便可以嘗試著在跑步機上練習跑步,之後很快就可以在13分鐘內跑完3公裡。

恢復期間,有人問他接下來想做什麼,杜富國這樣說道:“我想學播音,講一口很好的普通話,以後把掃雷的故事講給更多人聽......我會為自己加油,給大傢帶來更多陽光和正能量。”

之後,杜富國在配合醫生做康復訓練的同時,也一直在朝著自己播音員的夢想前進,每天他都會堅持練習播音技能、學唱歌曲,練普通話。

2020年8月,經過不懈努力,杜富國的夢想實現瞭,他成為瞭軍隊廣播節目《南陸之聲》的播音員。

播音時,杜富國在為戰友講述掃雷作業時那些感人故事的同時,也在積極地為戰友帶來陽光和正能量。

作為一名軍人,杜富國是合格的,他敢於在最危險的時刻勇敢面對,將平安留給戰友,卻將危險留給自己;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杜富國是合格的,因為他做好瞭隨時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的準備。

“你退後,讓我來!六個字鐵骨錚錚,以血肉擋住危險,哪怕自己墜入深淵。無法還給媽媽一個擁 抱,無法再見妻子明媚的笑臉,戰友們拉著手趟過雷場。你聽,那嘹亮的軍歌是對英雄的禮贊!”

這是2018年感動中國組委會給“感動中國2018年度人物”杜富國的頒獎詞。

事實上,“讓我來”這三個字,自杜富國參軍始,就貫穿瞭他的軍旅生涯,成為他掃雷生涯的真實寫照。

在馬嘿雷場,一位叫唐世傑的掃雷戰士發現數十枚極度危險的火箭彈。杜富國知道後,沒做任何考慮,當即就讓唐世傑退到安全地帶觀察,他自己則獨自一人上前處理,花瞭整整一個上午的時間拆除瞭這些危險的火箭彈。

因為長時間精神高度緊張且還要匍匐著,加之防護服又重又厚,杜富國站起來的那刻,差點就撐不住,倒下去,好在唐世傑眼疾手快。

在八裡河東山雷場,一位叫劉貴濤的班長探測到一枚危險的拋撒雷,還沒等劉貴濤命令杜富國撤退,杜富國就搶先沖瞭上去,匍匐著進行危險的拆彈作業。

杜富國負傷後,當劉貴濤回憶起這些場景時,他眼含熱淚地說道:“他就是這樣,不管與上級還是下級同組作業,面對極度危險的任務時,他總是爭著沖上去。他就是不想讓別人冒險。”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隻是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

正是許許多多像杜富國一樣英勇無畏的掃雷官兵,用血肉之軀築起保護邊境人民群眾財產和生命安全的鋼鐵長城,邊境人民才有瞭現如今這般安寧祥和的生活。

他們都是英雄,都是華夏英雄兒女,值得所有中國人永世銘記。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2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3786.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