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匈奴人逼迫娶妻生子的張騫,實為人生贏傢,今後代子孫豐茂

  • 在〈被匈奴人逼迫娶妻生子的張騫,實為人生贏傢,今後代子孫豐茂〉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95

能持漢節13年而不失的張騫是漢代傑出的外交傢、探險傢,公元前139年,25歲的張騫尊奉漢武帝劉徹之命出使西域,一路上,西行的隊伍風塵仆仆、饑餐露宿,卻在河西走廊不幸被匈奴的騎兵隊抓捕扣壓。

匈奴單於不依不饒,將張騫和十餘位隨從一並扣壓並裹挾到瞭漠北地帶,張騫在其後的十餘年中忍辱負重、不忘皇命,最後伺機萬裡奔馳,歷盡千辛萬苦終於回到瞭漢朝的國都長安,完成瞭漢武帝的使命

被扣壓在匈奴的13年中,匈奴單於曾試圖將張騫等人一並歸化,張騫和隨從使節們都被迫娶瞭匈奴女子為妻,生育瞭混血的後代,而張騫成功重返大漢後,他的匈奴妻子和孩子的結局如何呢?

漢武帝為何遣張騫使團出使西域

大漢王朝是我國歷史上堪稱威震四方、實力較強的一個王朝時代,彼時,大漢天子與四鄰藩邦皆互通往來、四海咸寧,唯有西域的匈奴國屢屢來犯,使得漢匈邊境時有戰事為患。

公元前141年,英明神武的漢武帝劉徹登上瞭天子之位,當他正準備運籌帷幄、擘畫江山之時,忽然發現隻有安邦方可定國,也就是說漢武帝意識到瞭國傢邊防安全的至關重要性。

彼時,與大漢在邊界領土問題上鬧得最兇的就是匈奴。匈奴人久居苦寒荒漠地帶,物資貧乏短缺,總是懷揣著勃勃的野心意欲向大漢朝進行侵占、擴張

漢武帝暗自籌謀著一場抗擊匈奴的戰爭,卻無意中聞聽一個被俘的匈奴人說西域有個大月氏國,其王族成員在抵禦外侮的戰爭中被匈奴兵斬殺過半,兩國結下的仇怨不淺。

漢武帝揣測大月氏國有還擊報復匈奴的想法,便希望可以與大月氏國聯起手來,一同夾擊匈奴

歷史上的張騫是如何突出重圍、完成使命的

公元前164年,張騫出生在漢中郡城固縣一戶較為富裕的人傢之中,據野史記載,張騫年少時除瞭讀書學習之外,最大的愛好便是遊走四方、探險尋幽,他生性活潑爽朗、熱情直率,成年後,高俊儒雅、風采翩然的張騫因其不俗的見識和強健的體魄而被召入皇宮當瞭一名侍衛

來到國都長安之後,張騫於漢武帝建元年間被正式任命為“郎官”,也就是一名常在宮中行走的侍從官。

公元前140年,漢武帝欲與西域的大月氏國聯手共同夾擊匈奴,他命人張貼皇榜以招募勇士。

皇榜張出後,很多人都躍躍欲試,但當擁有著強烈的個人愛好和數年探險經歷的張騫揭榜應試,漢武帝眼前一亮,當場便欽定瞭這個雖然年僅24歲卻成熟博見、經驗豐富的年輕人

公元前139年,漢武帝劉徹在咸陽以北的淳化縣甘泉宮門口舉行送別儀式,奉命帶著一個百人隊伍出使西域的張騫信心滿滿地從漢武帝手中接過瞭那把“漢節”,那是一把長為七尺、以犛牛尾毛為裝飾且遍塗紅漆的竹制符節,“漢節”代表的是國傢,保護“漢節”也就是對國傢進行保衛和忠誠。

在當時,其實漢武帝和張騫等人心裡都知道,此行出使西域既無地圖可參考又必須途徑荒旱險要之地,而且若要取道河西走廊,則必然會冒著被匈奴遊兵俘虜的巨大風險。明知前途兇險難測,張騫卻仍然以一腔孤勇踏上瞭征程。

忠誠執著的熱血讓這個年輕人無論遇到瞭什麼困難都不曾退卻、叫苦,兼具勇氣和夢想的張騫引領著自己的使團一路向西,星夜兼程、義無反顧地向戈壁和大漠的深處從容進發

建元三年,張騫一行人由大漢邊境進入河西走廊,打算速速從中穿過直奔大月氏國所在的方向。

可惜的是,張騫的使團剛進入河西走廊不久就被匈奴的遊兵俘虜瞭。匈奴兵裹挾著他們一行人來到瞭今日的內蒙古呼和浩特附近——那裡當時是匈奴單於所在的行宮。

雖然匈奴人知道張騫帶隊不是出於軍事目的、也並無其他惡意,可面對這樣一個勇敢無畏的才俊,連匈奴單於都舍不得白白放其溜走,一心想著勸其投降歸順,好讓這樣的智者勇士能夠為己所用。

匈奴單方面扣壓瞭寧死不降的張騫等人,還一心想要將其同化。張騫等人默默“順從”瞭13年後,終於逮到瞭一個契機,一路策馬揚鞭西行,逃到瞭大宛、經過瞭康居,終於抵達瞭既定的目的地——大月氏國。公元前126年,張騫歷經千難萬險,終於重新回到瞭大漢

漢武帝見白發鬢染的張騫持節而歸,驚喜交加、百感交集,其後,張騫向漢武帝詳細地述說瞭西域各國的狀況,漢武帝為表彰其志,授予張騫“太中大夫”一職。

年老方才重歸大漢的張騫竟娶瞭匈奴妻、生瞭混血兒,其結局如何

翻閱《漢書·張騫李廣利傳》,我們可知這樣一段文字記載:(匈奴)留騫十餘歲,予妻,有子,然騫持節不失

也就是說,張騫在被扣押在匈奴的13年中,不但娶瞭匈奴國的異族女子為妻,甚至還生下瞭混血後代。

張騫不是一直矢志不渝、持節不變嗎?那他為何會在匈奴娶妻生子呢?

原來,當匈奴的單於得知瞭張騫使團是奉大漢天子之命出使大月氏國後,並不希望他們能夠順利實現政治目的。

匈奴單於為瞭能夠將張騫收為己用,不但強行扣留、恩威並施,而且為瞭能夠消磨他的意志力,強行給張騫娶瞭一位匈奴美女為妻。

一開始,意志堅強、見慣瞭淑女佳麗的張騫對匈奴美女並不以為意,大概那位匈奴女子也沒有別的辦法,隻得天天侍奉在張騫左右,別無去處。

時間長瞭,一心想要逃離匈奴的張騫經過苦思冥想,終於想到瞭一條“佯順”而逃脫之計——假裝順從匈奴單於的意願,且與匈奴女子生兒育女,讓匈奴人認為自己已經“同化”瞭之後再想辦法逃出匈奴

公元前128年,張騫已經與異族妻子生下瞭2個兒子,匈奴人認為張騫等人都已成傢有後,基本上不會再想著重回漢朝之事,便對張騫等人放松瞭看管和警惕。

早已在草原上放牧瞭10年之久的張騫終於選擇瞭一個暮明星稀的黑夜,同其若幹手下伺機飛身上馬,一路朝著西域方向飛馳而去,成功地離開瞭匈奴。

張騫在成功完成瞭出使西域諸國的使命後,對依然身在匈奴境內的異族妻子和孩子始終放心不下,這個成熟的中年男子策馬重新悄然遣回瞭匈奴,同年秋,張騫帶著妻兒千裡迢迢地回到瞭大漢的國都長安,還為漢武帝奉上瞭不少與西域相關的各種文圖資料

被漢武帝敕封為“太中大夫”後,張騫有瞭功名利祿,但他的妻子卻因為不太能夠適應中原的水土而屢屢抱恙、身體欠安。

公元前119年,張騫二次出使西域,這一次,因為漢軍早已將匈奴逐出瞭河西走廊,故張騫的西行之旅極為順暢,使命完成的張騫重返長安國都後,被皇帝封為“博望侯”,並將方城作為封地賞賜給張騫。

其後,張騫帶著妻兒居住在封地,數年後,張騫的妻子因病過世,公元前114年,張騫也病故在封地之上,據說,張騫的兒孫們祖祖輩輩留居在那裡,如今的張騫後人已經超過瞭3000多人,可謂瓜瓞綿綿、子孫豐茂。

從茂年韶華到鬢染斑白,張騫憑借滿腔的忠勇和無畏兩度踏上出使西域的道路,一路艱難險阻、一路披星戴月、一路前程未卜、一路險象環生,可無論再怎麼艱辛,張騫還是持節完成瞭自己的使命,同時,他還在逆境中收獲瞭異族妻兒,並對他們不離不棄。

這樣的張騫有血有肉、有情有義,堪稱是堅韌磊落的奇男子、持節不變的外交傢、西域訪秘的第一人!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2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3864.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