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作義起義,一個兵團司令大哭不願起義,晚年官至二級上將

  • 在〈傅作義起義,一個兵團司令大哭不願起義,晚年官至二級上將〉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85

中國有句俗語,忠孝難兩全。

事實上,與“忠”難兩全的又何止是“孝”,在很多時候,“忠”與“義”也難以兩全。

抗日戰爭結束後,蔣介石率先發動反革命內戰,導致中國再次陷入戰火之中。

然而,在國民黨內部,有很多將領並不認可蔣介石的無恥行徑,但是因為自己身出黃埔,亦或是蔣介石對其有知遇之恩,所以即使心中並不認可蔣的種種作法,也隻能在“忠”與“義”中左右徘徊。

傅作義起義

1949年,在傅作義的領導下,北京城和平解放,這座歷史悠久的千年古城終於免受戰火的侵襲,這對國傢和人民來說,無疑都是一件幸事。

事實上,解放戰爭進行到後期,國民黨敗勢已然明顯,在這種情況下,解放軍內部一致認為如果能夠做到和平解放,那一定要比武裝鎮壓要好的多。

北京城解放前夕,駐守在城內的總指揮是華北剿總司令傅作義,作為國民黨內部頗有長遠眼光的高級將領,早在之前,他就發覺國民黨大勢已去,然而,蔣介石對他有知遇之恩,故傅作義依然作出瞭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決定。

直到解放軍大兵壓境,城內軍民一片人心惶惶,解放軍為瞭達到和平解放北平城的目的,多次派遣代表與傅作義進行和談,希望能夠兵不血刃解放北平。

傅作義經過反復斟酌之後,最終決定起義,與解放軍裡應外合,達到和平解放北平城的目的。

然而,盡管當時傅作義作為城內的總指揮,但是實際能夠掌控的軍隊人數僅有一半,如果想要達到和平解放北平城的目的,還需要另尋他機。

經過仔細佈局之後,傅作義將北平城的城防佈控交給瞭他手下可以掌控的嫡系部隊,而對於另外一部分中央軍,則將其調派到瞭城外進行駐紮。

這樣簡單的軍事調動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註意,在此之後,傅作義又以召開會議的名義將中央軍的所有高級將領約到瞭一起,並在開會之時,公然宣佈瞭他準備起義的計劃。

傅作義決定起義的話一說出,座位下方的中央軍高級將領紛紛大驚失色,其中有一部分掙紮瞭一番之後沉默不語,而另外一部分則開始大聲斥責傅作義忘恩負義。

然而無論這群中央軍將領如何破口大罵,他們心中都明白,自己已經無力回天,他們的部隊已經被調離北平城,而能夠指揮作戰的將領如今也被傅作義“請”到瞭一起,除瞭認栽,他們已經沒有其他辦法。

石覺嚎啕大哭

然而,就在眾多中央軍將領議論紛紛之時,有一個將領的表現尤為引人註意,他就是當時的國民黨第九兵團司令,石覺。

事實上,盡管當時在座的將領中,不少都對傅作義的這種做法表示嗤之以鼻,但是當一切塵埃落定之時,他們也隻是無可奈何地沉默瞭,而像石覺那樣堅決不願起義,甚至當場嚎啕大哭的,也隻有他一人瞭。

那麼,石覺為何如此抵抗傅作義起義,讓他嚎啕大哭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回顧石覺之前的履歷,我們不難發現其中緣由。

首先,石覺作為國民黨第九兵團司令員,在此之前,他在國民黨內部也曾有過不少功績,然而其中一部分則是在土地革命時期,他對紅軍戰士的瘋狂打擊,從這部分來看,他與共產黨之間是有血仇的。

其次,作為黃埔軍校出身的青年才俊,石覺一直將其認為是蔣介石的學生,並且是其最“忠心”的學生,因而在聽說傅作義決定起義後,他瞬間知道傅作義已經“叛變”,自己又被限制瞭自由,面對渺茫前路,他又怎能不嚎啕大哭。

然而,盡管他在座位上痛哭流涕,但是卻並未引起傅作義的任何反應,甚至就連和他一起被限制自由的其他中央軍將領都不明白,為何他要如此哭天搶地。

或許隻有石覺自己明白,這是一種走到末路時的迷茫和悲哀,和其他中央軍將領不同,他與共產黨之間隔著紅軍的血仇,如今人為刀俎,他為魚肉,前路無光,他隻能以哭掩面。

而傅作義決定起義的計劃當然不會因為這群中央軍將領的反對而停止,更不會因為石覺的眼淚而緩慢進行,他將這部分將領限制自由後,隨即開始瞭他的起義計劃。

起義的過程也相當順利,解放軍順利進駐北平,這座千年文明古城得以毫發無損地保全。

而那群被傅作義控制的中央軍將領中,不願跟隨他一起起義的這部分人,傅作義也並未勉強,而是安排專機將師級以上的將領送到南京,歸還給蔣介石,也算是償還從前的同僚之情,而在這群人中,石覺也赫然在列。

畢竟,他曾經有過打擊紅軍的不良履歷,在蔣介石心中也算頗有地位,因此他當然不願意放棄自己已得的高官厚祿,轉投共產黨旗下。

不過,盡管石覺最終回到瞭南京,但是他手下的部隊卻並未能夠跟他一起回去,相反則由解放軍接管,這件事也一度讓石覺深以為恨。

回到蔣介石身邊的石覺因為其“忠心”,深受蔣介石信任,隨即擔任瞭京滬杭警備總司令部副總司令兼淞滬防衛司令部司令官,這樣的重用無疑更讓石覺深受觸動,畢竟這樣至關重要的職位蔣介石能夠讓他擔任,可見對他有多倚重。

同年4月,石覺任上海防守司令,而在5月24日,在人民解放軍攻進市區後,石覺防線被輕而易舉地擊破,隨即便率殘部撤至舟山群島,隨後便受令擔任舟山群島防衛司令兼浙江省主席。

在此期間,蔣介石的嫡系部隊也一路敗退,最終隻能選擇退守臺灣,而在這個過程中,也有不少國民黨高級將領紛紛棄暗投明,選擇在關鍵時候轉投解放軍陣營,這對蔣介石來說,無疑是一種赤裸裸的“背叛”。

而在這群“叛徒”的對比下,石覺雖然屢屢打瞭敗仗,但是在蔣介石眼中,卻仍認為他是國民黨內部少有的忠心之士。

1949年10月,新中國成立,蔣介石率領手下大部分部隊退守臺灣,以作來日之計,而石覺所率領的部隊依然駐守舟山群島,為蔣介石攻回大陸作裡應外合之需。

然而,新中國成立之後,全國軍民,上下一心,眾志成城,為瞭解放全大陸,解放軍大兵壓境,石覺致電臺灣當局,最終率領其手下12萬餘人撤退臺灣。

撤回臺灣的石覺不僅沒有因為不敵戰敗而受到蔣介石的斥責,相反,還受到瞭其重用,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他手下帶到臺灣的那12萬軍隊。

對當時的臺灣當局來說,能夠在大陸解放軍如此重兵壓境之下,依然能夠將這12萬人帶回臺灣,這就能算石覺為國民黨作出的很大貢獻瞭。

畢竟當時的臺灣,依然計劃著有朝一日能夠反攻回大陸,兵力對他們而言,至關重要,石覺以這12萬人作為敲門磚,自然是有功之臣。

回看傅作義起義時,與石覺一起被送回南京的李文,仕途境遇則與他截然不同,盡管二人當初都選擇瞭從北平回到南京,但是後來李文前往瞭胡宗南的西北戰場,而石覺則是去往湯恩伯身邊,輔助其防禦解放軍渡江。

李文與胡宗南在西北戰場慘敗,李文先假裝投誠,後偷渡到香港,最後經由蔣介石同意回到臺灣,而石覺雖然也是戰敗,卻仍保留瞭一部分兵力,最終還駐守舟山群島數月,並成功將其剩餘兵力帶回臺灣。

一個是敗軍之將,孤身一人,另一個身後有12萬人作依靠,可想而知,他們回到臺灣的待遇肯定是截然不同瞭。

石覺其人

石覺作為黃埔軍校三期的學員,年輕時也能稱得上一句青年才俊,在土地革命時期,多次跟隨蔣介石的指令圍剿紅軍,在蔣介石心中留下瞭一席之地。

後來抗日戰爭爆發,他又率領手下的國民黨第四師第十旅前往華北抗日,先後參加瞭南口戰役,臺兒莊戰役以及武漢會戰。

盡管在這些戰役中,他未曾擔任過主要指揮官,但是能夠親身經歷這些重要戰役,已經給瞭他一份光鮮的履歷。

後來在日軍投降時,石覺率領第十三軍開赴東北對日軍受降,而這也算是他的高光時刻。

這些是從他的仕途上來看,單從個人品行上來說,石覺並非完人,甚至相較於當時國民黨內部的其他高級將領,他性喜奢侈,貪圖享樂,欠缺戰略眼光和長遠格局,無論是在哪個時期,他幾乎就是蔣介石指哪兒他就往哪兒去,除此之外,一切以自身利益為重。

而這也是在此之前他在國民黨內部並未受到多少重用的原因,畢竟在當時的蔣介石眼中,這樣的石覺雖然“愚忠”,但是“不堪大用”。

然而,這一切從石覺從北平回到南京之後,就開始有瞭翻天覆地的變化,首先,面對國民黨的節節敗退,蔣介石憤怒異常卻無可奈何,他不僅時刻看到自己曾經的版圖一片一片崩塌,甚至每時每刻都能聽到自己的將領投降起義的消息。

在這種情況下,“愚忠”的石覺盡管能力稍有欠缺,但是卻依然成為瞭蔣介石心中的“忠貞之士”,而這種信任在石覺帶著他的十二萬軍隊退守臺灣之後更是加深。

深受重用,晚年官至二級上將

回到臺灣的石覺受到瞭蔣介石的空前信任,而他的仕途也是在這個時候到達巔峰,1950年5月石覺調任臺灣防衛總部副總司令兼北部防守區司令,直接負責臺灣的防守工作,而這個職位在此之前一直是蔣介石的嫡系所擔任。

同年在國民黨內部的授銜儀式上,在蔣介石的授意下,石覺榮獲忠勇勛章、一等寶鼎勛章,以此來表彰他此前為國民黨所作的貢獻,然而事實上,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以及抗日戰爭時期,石覺均未曾受到過如斯重用。

在此之後,石覺在臺灣國民黨內部,一直頗為活躍,也深受蔣介石信任,1956年12月他被調任金門防衛司令官,金門防衛盡在其手,他在國民黨的地位不言而喻。

而面對蔣介石的如此重用,石覺也確實做到瞭一個“忠臣”的所有本分,盡管在此期間,他並未作出什麼突出成就,但是憑著一腔愚忠,他依然成為瞭蔣介石心中當仁不讓的“不二之臣”。

1957年7月1日石覺再次升任參謀總部參謀次長兼聯合作戰計劃委員會主任委員,隨即晉任陸軍二級上將,這樣的“榮寵”一度讓其感激涕零。

根據後來臺灣相關媒體報道,石覺在任期間對蔣介石的感激溢於言表,無論何時接受訪談,他總會大談特談蔣介石對其的知遇之恩。

蔣介石離世之後,蔣經國對其也頗為禮遇,一方面是為瞭承繼父親對其的殊遇,而另一方面也是將其樹立成一個“忠臣”典范。

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石覺能夠受到這樣的優待,難道就因為他的“忠心”嗎,難道當時的國民黨內部,除瞭他之外,再也沒有其他能夠當作“忠臣”的典范瞭嗎?

答案顯而易見,石覺受到重用,一是他自身的機遇,二是時局所致,首先,傅作義起義後,一部分中央軍將領選擇投降,而他選擇瞭回到南京,這是他第一次讓蔣介石對他重視。

降之後,他選擇一邊打一邊逃,盡管在世人眼中,他也是打瞭敗仗,但是在蔣介石心中,卻不是如此,因為他沒有兵敗,所以談不上投降。

再有,蔣介石退守臺灣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認為自己還有反攻大陸的機會,然而隨著時局的轉變,這種想法漸漸成為奢望,他再不願相信也不得不相信。

而在此時,駐守舟山群島的石覺不僅沒有投降共產黨,相反還帶著自己的12萬人馬回到瞭臺灣,這不僅增強瞭臺灣的軍事防禦能力,更讓蔣介石認為,自己還有機會。

石覺得到重用,既是蔣介石對他“愚忠”的嘉獎,也是對其他將領的一種激勵,他需要這樣一個人,用來彰顯他對“有功之臣”的殊榮。

而這些理由,都是後來石覺得到重用的原因。

晚年生活

蔣介石死後,蔣經國延續瞭父親對石覺的信任,後來石覺年邁,無力繼續擔任重要職務後,他才從重要崗位上退下,即使如此,蔣經國依然時常對他表示問候。

晚年的石覺開始崇尚養生之道,他開始在臺灣當地大力推行“太極拳”運動,並且多次為其進行公開宣講,而其他的時間,石覺幾乎都用在瞭陪伴傢人身上。

直到1986年9月23日石覺因中風逝世於臺北榮民醫院,享年78歲。

世人對石覺的評判褒貶不一,作為國民黨的“二級上將”,他是榮譽之臣,而對共產黨而言,作為曾經圍剿紅軍的反革命將領,他是罪人。

然而作為抗戰時期的抗日將領,他又算功臣,他的經歷造就瞭世人對他的不同看法,但是,唯一值得承認的是,自始至終,他確實從未“背叛”過蔣介石,無論這份“忠臣”是出於真心,還是形勢所迫,但是最終還是讓他全瞭自己的這份“忠”。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4197.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