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獨守昆侖30年,從“昆侖女神”變乞丐,過往車輛都會鳴笛致敬

  • 在〈她獨守昆侖30年,從“昆侖女神”變乞丐,過往車輛都會鳴笛致敬〉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8

新藏線219國道旁有一處低矮的房屋,每逢有遊人商客的車輛經過時,他們都會對著此處鳴笛示意。這時會有一個女人站在公路旁,朝他們揮動手臂,目送車輛遠去。

這個女人穿著一身臟舊的迷彩服,頭發亂蓬蓬,嘴唇幹燥起皮,每顆牙齒都不服輸地往外翻,泛著高原紅的臉上刻滿瞭滄桑,樣貌實在是和好看沾不上半點幹系。但就是這樣一個女人,竟贏得瞭“昆侖女神”的名號。

“昆侖女神”

“昆侖女神”的由來

新藏線從新疆葉城開始,一直綿延到西藏拉孜的國道219路段結束,全程2138公裡。

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長年平均氣溫在零下9℃左右,周圍高山聳立,罕無人煙,光是想一想,都不禁讓人覺得毛骨悚然。但“昆侖女神”不僅在此地住下瞭,而且一住便是三十餘年。

這位“昆侖女神”又是何人,她為什麼會獨自一人住在昆侖山腳的低矮房子中呢?

“昆侖女神”的原名叫楊麗。據當地人回憶,楊麗從年輕時就出現在瞭新藏線附近。那時的楊麗還是個紮著馬尾的青春靚麗的姑娘,隻不過這位姑娘好像有點不正常,每天總是在亂石和群山之間急切地尋找些什麼。

經過瞭解,大傢方知曉,原來楊麗是在尋找她的新婚丈夫。她的丈夫是一個進藏的修路工人,成婚後沒多久便離瞭傢。但等新藏線上的公路逐漸拓寬,逐漸綿延到更遠的地方時,楊麗的丈夫都沒有歸傢。

有人跟她說你的丈夫這麼長時間沒回傢,可能是去瞭,你就不必再等瞭。你還年輕,還可以改嫁。但楊麗卻不相信,她總覺得丈夫在昆侖山的某個地方在等著他,她要找到他。循著心底的這股強烈的意願,楊麗千裡迢迢地來到瞭昆侖山的腳下。

昆侖山下的泥沙和勁風是冷的,但楊麗的心卻是暖的,她覺得自己和丈夫的距離又進瞭一步。她徒步翻越瞭幾座山,又穿過瞭片片荊棘,但都沒有看到丈夫熟悉的面孔。

一月月,一年年,楊麗從不停歇地在尋找。初見到她的人,以為楊麗是個瘋子,但瞭解到她的遭遇後,大傢在唏噓感動之餘,對她又多瞭幾分敬仰。有人聽瞭楊麗的尋夫事跡後,還非常熱心地替她尋找,但可惜的是仍是一無所獲。

時間一長,楊麗年輕的容顏也慢慢退瞭色,她心裡也大抵是明白瞭些什麼,但她還是不願離開昆侖山。她要留在丈夫曾經呆過的地方,繼續等候他的歸來。於是,楊麗便在新藏線k324道班界碑的不遠處安瞭傢。

剛開始的房子是土胚造的,鍋灶就建在屋前。碎石、黃沙、鐵絲網圍成的簡易院落,這便是楊麗的傢。她傢的旁邊,則是一條綿延到天邊的“天路”。

低溫、稀薄的氧氣、人身的安全、生活開支的獲取,這些對於沒有收入的楊麗來說,樣樣都是生存難題。幸運的是,越來越多的旅友聽說瞭她的事跡後,紛紛給她送來瞭一些生活用品。

剛開始沒有經過加固的土屋根本禁不住風沙的侵蝕,當地的相關部門為瞭楊麗的安全,便給她蓋瞭幾間結實的石屋,還給石屋刷瞭一層紅色的塗料。周圍都是永凍土層和連綿的積雪山脈,視野內突然出現瞭一排紅色的房子,倒給這蒼茫廣闊的地方添瞭幾分溫暖的底色。

再後來,紅色石頭房子換成瞭設備更為齊全的鐵皮屋,周圍的鐵絲網也加固瞭好幾層。新藏線周圍的地區,夜間經常有狼群經過,用鐵絲網加固院子,能抵擋狼群的襲擊。高原無人區,經常有牧民被狼群圍攻。

即便是對楊麗居住的房屋不斷加固,當地的有關部門還是很擔心她的安危。他們也曾勸說楊麗搬到更為安全的地方,但都被她給拒絕瞭。她就要住在這,住在這裡,她很安心。有關部門隻能尊重她的意願,時不時地派人來檢查她的房子。

就這樣,楊麗在昆侖山下獨自生活瞭三十餘年。

海拔高的地方水質比較“硬”,裡面所溶的鈣和鎂含量較高,雖不會對身體產生直接的負面影響,但長此以往,“硬水”會對人們的牙齒造成損害。

楊麗沒有凈水裝置,長期喝“硬水”。於是,她的牙齒開始脫落,變得參差不齊;高原上的風銳利如刀,刀刀割在人的臉上,再加上烈日的酷曬,楊麗的皮膚開始變得粗糙而黝黑;

由於水源的缺乏,平日的洗漱基本是沒有的,所以楊麗的頭發和衣服看起來都亂糟糟的,初一看,跟路邊的乞丐好像沒什麼兩樣。但就是這樣模樣邋遢,容顏早已老去的楊麗,卻被人們送上瞭“昆侖女神”的美麗名號。

高原修路的往事

很多人在聽到楊麗的事跡後,心裡都會感到震驚,一個弱女子竟在那麼艱苦的地方堅持瞭數十年。但大傢有沒有想過,穿行在高原上的那條“天路”是怎麼來的。楊麗的丈夫是一名修路工人,自離開傢後,她就再沒見過丈夫一面,連屍骨都沒有。

還未修建公路的高原就如同一片蠻荒一般,荒蕪恐怖。據G219線新藏公路新疆段改建整治工程建設指揮長馬志新回憶說,高原上的築路工人,面對的最大挑戰便是惡劣的自然環境。

新藏公路周邊地區的含氧量還沒有正常空氣含氧量的一半,隻有大約47%。很多築路工人因一時適應不瞭高原的氣候,紛紛患上瞭心腦血管疾病。人經常身處氣壓較低的地方,心臟和肺部器官會逐漸變大,進而導致心臟病、高血壓、肺水腫等疾病。

高原上醫療設備緊缺,一旦發病,得不到及時地救治的話,很容易喪命。即使慢慢挺瞭過來,也會留下很多後遺癥,如反應遲鈍、不孕不育等,這種癥狀可能會伴隨他們的一生。

挺過疾病這一關後,還會面臨具體的生活問題。高原上種不活花草蔬菜,也洗不上熱水澡,人在上面呆久瞭,連喉嚨裡的痰都帶著血絲。晚上睡覺也睡不好,耳邊都是呼呼的風聲,經常半睡半醒的。第二天醒來,整個人都萎靡不振的。

剛到新藏線的楊麗,她那時也會遇到這些難題。而這些難題,也是她丈夫曾經經歷過的。

除瞭這些,築路工人們還要幹活,鏟土、鋪瀝青,而在幹這些活的時候,隨時都有可能遇到雪崩和極端天氣。一旦遇害,屍骨都難尋。但即便如此,還是有無數築路工人咬牙挺瞭過去。

楊麗和她的丈夫在沒有進入新藏線路前,隻是一對平凡的小夫妻。但當他們踏足雪域高原時,他們的身份便有瞭意義。楊麗的丈夫雖不知名姓,但他算得上是一位築路英雄。就是因為有無數個他們,後來的人們方能有機會領略高原的風光。

楊麗丈夫的屍骨可能早已與高原的冰雪土層融為瞭一體,而留在這裡的楊麗,她守護的不僅有自己的丈夫,還有無數來來往往的遊客。

“昆侖女神”的生活

現代人總是羨慕舊時車馬慢的樸素情感,一生隻守護一人的忠貞在鋼鐵水泥的叢林中,仿佛早已變成瞭一個古老的傳說。所以當這個傳說在生活中有瞭具象時,人們先是會質疑,而當有越來越多的人親眼見證時,內心的震撼與感動則會加倍遞增。

楊麗在新藏線上沒有尋找到丈夫的身影,但她留瞭下來,她願意用一生去等候一個可能永遠不會回來的歸人。

關於昆侖山的種種傳說飄渺得如同天上的流雲,但在昆侖山的腳下,卻有一個真實的姑娘在等候著她的丈夫,從青絲等到白首。

這樣的事跡,親眼見證者沒有人不受到震撼。他們相信楊麗的等候,也相信她也在守護著綿延的昆侖山。在他們心中,楊麗便是一位活生生的“昆侖女神”。所以當他們經過楊麗的房子時都會鳴笛致敬,並贈予她一些生活用品。

楊麗也很感激旅友們的饋贈,但她不是個貪心的人,面對那些五花八門的物品,她也隻是挑選自己能用到的。用不到的,再好的東西她也不多拿一件。有時候缺什麼東西,楊麗也會主動開口讓人給帶回來。

楊麗曾養過一隻黃白相間的貓咪,每逢有人給她送東西,花貓也會出門迎接。別人看到她的貓,都會問,“這是你養的貓嗎?”這時楊麗都會笑著說,“你看上瞭嗎,看上瞭你就帶走。”

別人肯定是不會帶走貓的,楊麗也不舍得。在漫卷的黃沙中,能有隻花貓為伴,楊麗孤寂的生活有時也會染上浪漫的暖色調。

有段時間,楊麗抽煙抽得很兇。她的牙齒本就崎嶇且殘缺,再加上抽煙,就變成瞭參差不齊的黃口牙,看起來好像更不雅觀瞭。

很多前來給她送東西的旅友,有時也會給她留下幾包煙。煙霧繚繞間,心中的寂寞與煩悶也會消散幾分,這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情。

每逢有人給她送東西,楊麗都會跟人聊上幾句,“你是從哪裡來的?”“你旅遊的終點是什麼?”“需要住宿嗎?”

時間長瞭,楊麗的住所就成瞭新藏線上的一個臨時停靠點,如果有旅友趕不到預定的住宿地點,他們就會在楊麗這裡借宿一晚。有人借宿時,楊麗都很高興,不僅僅是因為能和人說上幾句話,還因為她能幫助更多的人。

在新藏線上,楊麗見到瞭世間無數的善心。而留宿和發自內心的虔誠祝福,就是她對大傢的回報。

楊麗獨自一人能守在昆侖山三十餘年,這本身就是一種奇跡。大傢相信她給出的祝福,能保佑眾人一路順遂。

“昆侖女神”的現狀

新藏公路附近的地區每到隆冬時節,都會有數月的大雪封山期。結冰的路面根本就寸步難行,尤其是從新疆界到藏區的那一段長達幾百裡的無人區,人稱“死人溝”。別說是旅友們的車瞭,即使是裝備最高級的車輛都難以通過。

也可以預想到,大雪封山時期,楊麗的日子會更加難熬。隨著網絡的普及,有越來越多的人知道瞭楊麗的事跡,也有很多人專門來探望她。不能前來的,也會托當地的朋友給楊麗帶上一些生活必需品,甚至有網友還給她送瞭豬頭肉。

前段日子,就有位退役軍人特地趕在過節和大雪封山前給楊麗送去瞭物資。聽聞有人來看望她,還未等大傢的車停下來,楊麗便迎瞭上來。她的腳步有些蹣跚,面上帶著明顯的歡喜。

大傢給楊麗帶來瞭米面糧油,水果,幾提瓶裝礦泉水,一包過冬的衣物,還有生火的爐子。東西都比較樸實接地氣,但卻能填飽肚子,救人性命。

楊麗的雙手插在迷彩服的兜裡,滿臉笑容地看著大傢,嘴裡說著感激的話語。許是很長時間沒見到旁人的緣故,楊麗的雙手又從衣兜裡抽瞭出來,局促地拍瞭幾下。她說起話來,似乎有些口齒不清,說著說著便又自顧笑瞭起來。

她還是那副邋遢落魄的樣子,貌如乞丐。日常生活中如果遇到這樣的人,大部分人都會捂著鼻子躲開。

但此時此刻的楊麗,早已成為人們心中那位為愛獨守雪域高原的“昆侖女神”。

楊麗老去的樣貌委實與“女神”二字沾不上半點關系,但是很多人還是願意稱她為“昆侖女神”。這說明,她精神世界的高度早已超越淺薄的外表,在大傢心中成為瞭堅守的象征。

除瞭在用大半生去守候的楊麗,雪域高原上還有另一群可愛的人,他們便是駐守在我國邊疆的軍人們。他們用自己挺拔的身軀,把風雪和危險都擋在瞭塞外。而這次特地趕來給楊麗送物資的,也恰恰是一位退役軍人。人的信念感也會進行良性的傳遞,

我們未曾親眼見證的,並不代表那些事不存在。肩挑扁擔,手拿鋤頭,在高原的凍土上開辟出一條“天路”的築路人。他們有的留下瞭終生難以治愈的高原後遺癥,還有的則永遠地留在瞭高原的凍土中,與妻兒天人永隔。

參與修築新藏線的人除瞭普通的工人外,還有無數勇敢的軍人們。他們遠離傢鄉,來到高原終日與殘酷的自然環境作鬥爭,時刻進行著一場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他們的付出,應該被看見。

而身處高原上的楊麗不僅“看見”瞭她的丈夫,還“看見”瞭更多為修路、為開拓奉獻的無數軍民,她的守候不再是個人意義上的守候。

楊麗“看見”瞭他們,而我們則看見瞭楊麗,她是當之無愧的“昆侖女神”。

“我們要有最樸素的生活,與最遙遠的夢想。即使明日天寒地凍,路遠馬亡。”楊麗用自己的大半生,活成瞭別人心頭的遠方。遠方不止有詩意和茍且,還有世間最動人的守候。

這不是一個故事,也不是一個傳說,這是一件真實的事情。無論你相信與否,“昆侖女神”楊麗都守候在那裡。在她的心頭有個美麗的夢境:昆侖山頂的積雪終年不化,山腳的公路旁邊有一處房子,煙囪中飄出瞭裊裊的炊煙。門口站著的,是她終於歸傢的丈夫。

文章參考:

《環球人文地理》:《新藏線:最波瀾壯闊和神魂顛倒的旅程》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1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6780.html
1976年,幾個年輕人偽造瞭周總理的遺言,傳遍瞭世界,後來怎樣瞭 歷史

1976年,幾個年輕人偽造瞭周總理的遺言,傳遍瞭世界,後來怎樣瞭

1976 年 1 月 8 日,周恩來總理逝世,舉國悲痛。不久,一份“總理遺言”在全國流傳開來,人們爭相傳抄。“遺言”的內容很長,但這也擋不住人們傳抄的熱情。無數抄寫著都被這份“遺言”感動,特別是其中的...
中國京劇之星史依弘,與大18歲的李成儒相愛,離婚後成兄妹 歷史

中國京劇之星史依弘,與大18歲的李成儒相愛,離婚後成兄妹

“這才是人生難預料,不想團圓在今朝。回首繁華如夢渺,殘生一線付驚濤。”人生確實難以預料,命運這回事誰都說不好,唯獨能做的就是秉信因果,但行好事,不論是平凡人還是名傢英雄一輩,在面對生離死別,愛恨情仇時...
1955年大授銜時,4位元帥夫人被授予軍銜,都是誰,擔任什麼職務 歷史

1955年大授銜時,4位元帥夫人被授予軍銜,都是誰,擔任什麼職務

1955年9月27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陸海空三軍首次授銜儀式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隆重召開。這次大授銜,有4666名巾幗英雄被授予準尉以上軍銜,包括1位少將、1位大校、7位中校、34位少校、143位大尉、2...
一個小官遇見瞭朱元璋,不認識朱元璋還跟他喝酒,結果官升十級 歷史

一個小官遇見瞭朱元璋,不認識朱元璋還跟他喝酒,結果官升十級

明太祖朱元璋,是一個傳奇皇帝。在朱元璋的傳奇人生當中,最為後人稱道也最受爭議的,莫過於他的整肅貪官,澄清吏治的行為。對於貪官污吏,他幾乎做到瞭“零容忍”,為瞭震懾貪腐之心,他不惜發明瞭令人毛骨悚然的“...
08年地震後,程林祥背兒子遺體,徒步25公裡回傢,後來如何瞭? 歷史

08年地震後,程林祥背兒子遺體,徒步25公裡回傢,後來如何瞭?

人們認識程林祥,是因為汶川大地震後他背著兒子的遺體步行25公裡回傢,這個平凡而又偉大的父親的愛兒之舉感動瞭無數人。然而,經歷瞭喪子之痛的他又接連遭遇妻子失憶與父親去世兩個噩耗。大多數人可能會覺得程林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