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戰役後,王耀武是如何被我軍俘虜的?一張衛生紙“出賣”瞭他

  • 在〈濟南戰役後,王耀武是如何被我軍俘虜的?一張衛生紙“出賣”瞭他〉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6

解放戰爭時期,山東濟南這座城市無論是對我黨,還是對國民黨反動派來說,都稱得上是一塊戰略要塞。

濟南地處華南與華北、沿海與內陸的“十字路口”,是京津和南京的門戶,北上可達北平,南下直抵江南,是山東半島進入內陸的口子,也是津浦與膠濟兩大鐵路動脈的交匯點。

可以這麼說,控制濟南既可以阻止山東部隊北上,也可以阻止京津地區部隊南下。

濟南不但戰略位置重要,且本身也是易守難攻之地。

濟南城東南西三面群山環繞,唯一沒有被群山環繞的北面,也有黃河作為其天然屏障。除此,濟南城作為明清以來山東治所所在,城防較之普通的城池也更為的堅固,擁有外城與府城兩道城墻,可謂是堅如磐石,固若金湯。

自抗日戰爭勝利後,意識到濟南重要性的蔣介石就搶先下手,派出部隊搶先占領濟南。

隨後,早就想對我黨動手的蔣介石,為加強濟南城防,將濟南打造成一個對付山東解放區,及阻擊我黨山東部隊北上的堅固堡壘和橋頭堡,蔣介石特意將自己的心腹愛將,被稱為“天才的指揮”的王耀武派來濟南駐守。

1946年,蔣介石委任王耀武為國民黨第二綏靖區司令官兼山東省政府主席,駐守濟南,控制山東,並防備我黨山東解放區部隊。

王耀武來到濟南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強征附近百姓為勞工,加固濟南城防,修建防禦工事,囤積糧草彈藥,並派11萬重兵駐守,力圖將濟南打造出一個“固若金湯”的存在。

然而,任憑王耀武如何費盡心機去加固城防,修建防禦工事,在我黨領導的人民解放軍的猛烈進攻下,這一切都隻是形同虛設,毫無意義。

1948年9月16日,濟南戰役打響。

面對人民解放軍的猛烈進攻,王耀武麾下的國民黨軍潰不成軍,連連敗退,期間王耀武一直在組織力量抵擋我軍的進攻,但是在絕對實力面前,這一切都隻是枉然,螳臂當車而已。9月24日清晨,自知敗局已定的王耀武,命令剩下士兵提前開飯,並發表瞭最後一次講話。

王耀武說道:“我王耀武已經無“用武之地”,但我們不能“成仁”。第一,我們已經盡瞭軍人應盡的義務;第二,這不是抗戰。因此,我勸告大傢放下武器,可以選擇投降,可以選擇投親,可以選擇投友,自求生路去吧!但是我是黃埔三期學生,不能擅自投降,我將親率願意跟隨我的將士,向北突圍。”

當然,王耀武最後並沒有率兵突圍,而是在中途和幾位親信躲在一個小村莊中,扮作商人,意圖蒙混過關,逃出生天,然後最終還是沒能逃脫我軍的追捕,在壽光縣被我軍俘虜。

說起王耀武的被俘,這裡還有著一段頗為傳奇,也頗為戲劇性的故事。

1948年9月24日,歷時8天的濟南戰役,以人民解放軍殲敵11萬人的輝煌戰績而告捷。

濟南戰役的勝利,使我黨華北、華東兩大解放區得以連成一片,沉重打擊瞭蔣介石的“重點防禦”計劃,挫敗瞭國民黨反動派企圖據守大城市阻擊解放軍進攻,為我黨在全國范圍開展戰略決戰拉開瞭勝利的序幕。

濟南戰役解放後,我軍便開始在濟南周邊地區全力搜索王耀武的蹤影,這一搜就出現瞭一件讓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解放軍居然抓到7位自稱是“王耀武”的俘虜。

後來王耀武被俘虜後,從他的口中,解放軍才知道原來那些假冒的“王耀武”都是王耀武搞​得​詭計。當時,濟南即將被我軍解放時,王耀武為瞭不被我軍活捉,特意從自己的親信中找到幾個體態和相貌都跟自己差不多的人,囑咐他們,一旦被解放軍俘虜,就要自稱是“王耀武”,從而擾亂我軍的視線,好讓自己有逃脫的機會。

然而,詭計總歸是詭計,上不瞭臺面,在我軍的嚴密佈控下,王耀武最終還是逃不過被我軍俘虜的命運。

讓人忍俊不禁的是,王耀武被俘,不是被人出賣,可以說是一張衛生紙“出賣”瞭他。

當時,我軍因為抓到許多自稱是“王耀武”的國民黨俘虜,一時間對王耀武的搜捕就陷入瞭停滯狀態。就在我軍還在派人四處搜捕真正的王耀武,為不知王耀武到底躲在哪裡而苦惱之時,一位來自壽光的村民報告的一件事,讓我軍搜捕王耀武一事迎來瞭一絲勝利的曙光。

這位村民向解放軍報告說,他在自傢的茅廁裡發現一種此前從未見過的廁紙,紙非常的白,就像尋常用來寫字的紙一樣。

這裡肯定就有讀者會問:“在茅廁裡發現廁紙不是很正常嗎!”是的,在茅廁裡發現廁紙這件事的確很正常,可關鍵這廁紙是潔白的啊!

要知道,在當時的山東農村,多數人都是用不起紙的,即便是有錢人傢能用得起紙,用的也是黃土紙,農民撿到的這種潔白的廁紙,別說是用來如廁,就是用來寫字,也都是用不起的。直白地說,這種潔白的紙根本就不是窮人用的,根本不可能在農村出現。

這一線索,很快引起解放軍的高度重視,他們敏銳地察覺到,這是抓到王耀武的一個機會。

在當時那種局勢下,農村發現的這種潔白廁紙,很有可能是在逃的王耀武留下來的。因為這種紙不是尋常士兵會用、能用的,隻有像王耀武這種國民黨高級將領才可能用到這種廁紙。

如此,想到這點,解放軍幹部當即命令部隊,以發現這種潔白廁紙的地方為中心位置,向外輻射百裡,一步一崗,嚴密盤查過往路人。

此時駐守在壽光縣的解放軍部隊和公安局接到命令後,便立即開始著手在壽光縣沿途交通要道增設更多崗哨,更加嚴格盤查過往路人,晝夜不休,直至抓到王耀武為止。

壽光縣屯田村西邊有一條河,名叫彌河,河上建有一橋,名叫張建橋。這座橋是滄濰公路上的一個交通要道,是西去滄縣(今滄州市)、東到濰縣(今濰坊市)的必經之地,因此這裡也是解放軍和當地公安局重點設崗盤查的地方之一。

9月28號凌晨,壽光縣公安局政衛隊的劉金光、劉玉民和張宗學三人像往常一樣站在橋頭站崗,嚴密觀察著過往的每一個行人,看到可疑人就立即走上前仔細盤問。

大概8點鐘左右,隻見有兩輛膠輪馬車從西邊公路上緩緩駛向橋頭,大車很是顯眼,站崗的戰士老遠就看見這兩輛馬車,待馬車走近,戰士就走上前命令其停車檢查。

馬車停下來後,戰士們就走向前逐一詢問,兩輛馬車打頭的那一輛,是一個男人在駕車,車裡則坐著一個青年男人,同時還躺著一個用毛巾蓋頭的男人;後面那一輛,也是一個男人在駕車,車裡坐著兩個女人和三個男人。這幾個人都是尋常百姓的打扮。

乍看下,這幾個人都沒有什麼問題,當戰士問他們是幹嘛的,他們回答是做買賣的。

問起車上的人是什麼關系,一位跳下來自稱是“喬玉龍”的青年男子這樣回答:

“第一輛車上的男子是我叔父,叫喬坤(這個人就是王耀武);第二輛車上的三個男子分別叫徐超、萬元選、李雙,是我叔父和我的朋友,我們打算一起去青島做點買賣,賺錢小錢。至於那兩個女子,我們不認識,路上見到她們可憐,行走不方便,順便捎帶她們走一段路。”

當戰士問他們是哪裡來的,他們回答是從濟南來的。

他們的回答可以說是毫無破綻,看不出有什麼問題。當時,在觀察力驚人的戰士面前,他們可以說是漏洞百出,十分可疑:說自己是濟南人,可是聽口音根本就不是濟南口音;說是商人,可是車上卻看不見半點貨物;一旦詢問那兩人半路捎帶的女人,那個自稱是喬玉龍的人就會立刻跳出來替她們回答,好像害怕她們會亂說些什麼,繼而被我軍發現什麼問題。

由於,當時過往路人太多,站崗戰士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盤查他們,為瞭不影響接下來的盤查工作,戰士決定直接將他們和馬車一起送到壽光公安局,接受更為細致且詳盡的盤查。

來到壽光縣公安局後,縣公安局局長李培志獲悉此事,當即命令審訊幹事王洪濤負責審訊。

起初,在對人和車進行搜查時,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從他們的身上搜出瞭一張通行證,上面寫著:“茲證明我街商人喬坤等民去青島經商,希沿路軍警​驗證​放行。”落款寫著:“益都(今青州市)西關街公所,街長楊雲亭。”

雖然有通行證證明他們的身份,他們說的話也是滴水不漏,但是王洪濤還是懷疑他們,因為他們身上的疑點實在太多。

見從他們的口中得不到什麼有用的信息,便想著再去檢查下馬車,及看看還在馬車上躺著的那個自稱是喬坤的男子。

來到馬車前,還沒等王洪濤問話,跟著他走來的喬玉龍就急忙說道:“這是我的叔父,在濟南給大炮震聾瞭,嚇出病來瞭。”

王洪濤自然不會去相信他片面說的話,沒等他說,王洪濤就將目光移到喬坤這個人的面前,隻見喬坤並沒有像喬玉龍說​的​那樣,而是面色紅潤,根本就不像生病的樣子。

除此,王洪濤還從自稱是喬坤的人身上發現瞭一個重大的疑點:喬坤額頭上有一道月牙形的白色印痕。

看到這裡的讀者肯定會有這麼一個疑問:“月牙形的白色印痕有什麼問題?”如果大傢經常在夏天戴帽子的話,肯定就會發現自己的額頭上會出現一道月牙形的白色印痕。

想想看,在當時那個環境,誰的額頭上最有可能出現這種月牙形的白色印痕,隻有軍人。想到這裡,王洪濤當即反應過來,從心裡認定“喬坤”這個人很可疑,絕對很有問題。

然後,王洪濤就迅速解下“喬坤”腳部的繃帶,結果發現一點傷痕都沒有。

“喬坤”身上的疑點越來越多,王洪濤當即命令他下來,接受盤查。還沒等“喬坤”下來,那個自稱是喬玉龍的人趕緊跑過來,畢恭畢敬地把他從車上背下來。看著喬玉龍的表現,王洪濤疑心越來越重,越來越懷疑這個“喬坤”的身份絕對不簡單,肯定不是什麼商人。

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更讓王洪濤確定“喬坤”絕非是尋常之人,而是一個軍銜不低的國民黨反動派軍官。

當時,“喬坤”被喬玉龍背下車時,突感腹痛,想要去方便。

或許是以前的動作習慣,喬玉龍沒有註意到身邊的情況,一聽到“喬坤”要方便,就殷勤地從口袋裡掏出幾張及潔白的衛生紙,然後就攙扶著“喬坤”去方便。

那幾張隻有少數人才用得起的衛生紙和喬玉龍那殷勤的動作,瞬間就讓王洪濤確定這個“喬坤”絕對不是商人,而是一個地位不低的國民黨反動派軍官,他的名字也肯定是假的。

當然,王洪濤雖知道他很有可能是一位軍銜不低的國民黨反動派軍官,可並不知道他就是王耀武。基本確定瞭“喬坤”的身份是假冒後,王洪濤便開始對其進行突擊審問。

因為“喬坤”的身份就是“喬玉龍”臨時編的,兩人根本就沒有去詳細編造自己的身世,因此當王洪濤對其進行突擊審問時,王耀武根本就回答不上來,就算回答上來,也是支支吾吾地,最後在我黨對其進行數小時的審問,王耀武終於崩潰瞭。

“唉!都到瞭這個地步,我說實話吧!我就是......我就是你們要找的王耀武!我要找你們領導!”心理崩潰的王耀武長說道。

這時,參與審訊的王洪濤、李培志等人聽到王耀武這麼說,瞬間就驚呆瞭,他們沒想到王耀武就這麼突然就被他們抓到瞭。但是,由於當時出現瞭很多假冒的“王耀武”,壽光縣公安局局長李培志也不敢這樣貿然就確定他就是王耀武,隻能是謹慎對待。

隨後,李培志就問瞭他幾個隻有王耀武才可能知道的問題,比如“你在濟南有多少兵力,是怎麼佈防的?”“吳化文部起義你事先知道不知道?”“吳化文起義後,你是怎麼打算的?”等等。

對於這些問題,王耀武自然是一清二楚,自然也是能回答的。

故而經過數輪盤問,李培志最終確定他就是王耀武。

確定他就是王耀武後,壽光縣公安局秉持著仁義,並未將其關押,且還將從他們身上搜查到的東西悉數歸還。王耀武被俘前,一直都以為一旦被我軍俘虜,他定然逃不過一死,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我黨如此寬仁,非但沒有對其酷刑加身,反而是禮遇有加。

為此,王耀武感動地說道:“共產黨紀律嚴明,政策真的很好。如果我遇到的是國民黨士兵,不為別的,就為我隨身攜帶著的這些價值不菲的東西,他們也會為圖財而殺瞭我。你們共產黨真的是一支仁義之師,仁義之師啊!”

圖 |前排左起:邱維達、王耀武、俞濟時、施中誠

為瞭安全起見,壽光縣公安局經上級指示,當即連夜將王耀武秘密押送至昌濰特區司令部。在昌濰司令部住瞭一夜後,王耀武又被秘密轉移到華東軍區駐地益都縣,在這裡王耀武見到瞭陳毅、張雲逸等華北軍區首長。

王耀武被俘虜的消息,隨之傳遍瞭華東軍區和整個山東。華東中央局、華東軍區和山東省政府先後頒發嘉獎令,嘉獎活捉王耀武有功的李培志、王洪濤等人。

當人們聽到王耀武被我軍俘虜的消息後,也是十分欣喜,當即就編瞭一曲:“一根呀花棍呀打得好,聽我來唱一唱解放濟南府,俘虜瞭敵人好幾十萬,王耀武心膽寒,坐著大車往東竄,哼啊哎嗨喲,被活捉就在那壽光縣呀哎嗨喲!”

誰也不會想到,王耀武的被俘,起因會是一張潔白的衛生紙。

王耀武的敗亡早已註定,與人民為敵的下場隻有一個,那就是被人民消滅。

對於王耀武的被俘,早在2年前,就有人準確預言,一語成讖,這個人就是王耀武的經史老師、著名愛國民主人士,人稱“佈衣大師”的劉子衡。

1946年,這一年王耀武可不像濟南戰役結束後那般狼狽模樣,還是意氣風發、風光無限的封疆大吏,身兼第二綏靖區司令官、山東省政府主席二職,是國民黨在山東的最高軍政長官。

在蔣介石的命令下,王耀武帶領著73軍這一王牌主力美械師,氣勢洶洶地朝著山東進發,依靠著73軍將士的強大戰鬥力,和其絕對優勢的武器裝備,王耀武很快便打通瞭膠濟、津浦兩條鐵路線,將濟南這一戰略要塞牢牢掌控在手。

濟南到手,蔣介石自然十分欣喜,連發賀電嘉獎,王耀武也是喜不勝收,在濟南大擺慶功宴,廣邀山東軍政商文等各界知名人士參加,借此炫耀自己這所謂的赫赫功績。

慶功宴後,王耀武特意邀請自己的老師劉子衡留下來單獨閑聊。

兩人邊喝著茶,邊聊著天,學生學有所成,難免就喜歡跟老師炫耀一下,借此表明自己沒有辜負老師的諄諄教導,因此閑聊間隙,王耀武就略顯得意地說:“老師,您看我打仗的本事還是可以的吧!”

見到王耀武志得意滿的模樣,一向反對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劉子衡當即將茶杯重重地擲在桌上,厲聲道:“佐民,你別高興得太早!我看不出兩年,你就會成為共產黨的俘虜瞭!”

劉子衡清楚認識到,國民黨不得人心,內部貪污盛行,不知為國為民,隻知魚肉百姓,反觀共產黨,黨員個個清正廉明,一心為國為民,深得人心,兩相比較,孰優孰劣一目瞭然。

“得民心者得天下”,失去民心的國民黨雖然憑借著先進武器裝備,在戰場上暫時取得優勢,但隨著時間的逝去,深得民心的共產黨隻會越來越強,不得民心的國民黨隻會越來越弱,此消彼長,國民黨的結局註定隻有一個,那就是敗亡。

因此,劉子衡這才斷言王耀武的風光隻是暫時的,隨著時間的逝去,共產黨最終會將其擊敗,他的結局也隻有一個,那就是被共產黨領導的軍隊俘虜。

此時,王耀武聽到老師劉子衡這般話,心裡很是不喜,但對方是自己的老師,向來尊師重道的他,也隻能是老老實實地聽著,不敢有任何的不敬之語。

當然,劉子衡的話,王耀武可沒有聽進去半句,在他的心裡,國民黨擁有數百萬大軍,還有美國這一世界上最強大國傢的支持,坦克、飛機、軍艦、重炮等等先進武器,樣樣不缺,而此時的共產黨,無論是在人數上,還是在武器裝備上,都不及國民黨。

故而,在王耀武的心裡,國民黨是不會被共產黨擊敗的。但是,王耀武絕對不會想到,影響戰場走向的,不隻是武器裝備和人數,還有戰士們的意志力,和百姓們的支持,一支得人心,且意志力頑強的軍隊,是永遠不可能被戰勝的。

國民黨軍雖擁有先進武器裝備,可武器裝備是死的,人是活的,​一支​貪生怕死,隻知魚肉百姓的軍隊,縱使手中有著再先進的武器裝備,也是抵不過悍不畏死、意志堅定的我黨軍隊。

國民黨反動派的敗亡,早已是歷史的必然。

一支隻為自己而戰的軍隊,焉能勝過為中國窮苦百姓而戰的軍隊,我黨為何能在人數、武器裝備都極度落後於國民黨反動派的情況下,贏得解放戰爭的最終勝利,靠的就是戰士們的英勇奮戰,靠的就是廣大窮苦百姓毫無保留的支持,軍民上下一心,焉能不勝。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1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6782.html
風華絕代王丹鳳,50年代的美女演員,永遠的“小燕子”飛走瞭 歷史

風華絕代王丹鳳,50年代的美女演員,永遠的“小燕子”飛走瞭

50年代中國正處於發展階段,一切都向著新的的方向穩步前進,戰爭剛過人們正需精神滋養,中國的電影事業也重新煥發瞭生命。1934年中國第一部獲得國際榮譽的電影誕生,影視行業走上瞭新的發展歷程,這段中國影史...
淚目!皖南村民守墓79年,上海18歲新四軍女烈士終和親人“相見” 歷史

淚目!皖南村民守墓79年,上海18歲新四軍女烈士終和親人“相見”

安徽省南陵縣何傢灣,抗戰時期,有許多烈士在此犧牲。這一日,何傢灣南山村的一座墓碑前,迎來瞭它79年間最熱鬧的時刻。“18歲抗日犧牲葬皖79載尋親英魂歸滬—向張潔亞烈士致敬”這句話寫在一張大紅色的橫幅上...
新中國成立後,4位大將夫人被授予軍銜,都是誰,擔任什麼職務 歷史

新中國成立後,4位大將夫人被授予軍銜,都是誰,擔任什麼職務

說起新中國十大大將,絕對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1955年9月,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發佈命令,授予粟裕、徐海東、黃克誠、陳賡、譚政、蕭勁光、張雲逸、羅瑞卿、王樹聲、許光達10人​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將軍銜。粟裕...
“尼姑”釋正孝同:本在985大學就讀,年近32歲仍不願還俗 歷史

“尼姑”釋正孝同:本在985大學就讀,年近32歲仍不願還俗

在忙碌的後臺裡,大傢不斷擺弄著手中的小提琴、大提琴,整理下衣服,做個伸展,舒緩緊張的情緒,這就是一個普通的演出前準備。但這又和平常的不一樣,這些演奏者都是比丘和比丘尼,最典型的標志就是剃除須發的面容。...
70年代末,最後一任張天師撒手人寰後繼無人,接班亂象頻出 歷史

70年代末,最後一任張天師撒手人寰後繼無人,接班亂象頻出

佛教有佛祖活佛,道教也有天師一說。“天師”本是神話傳說中的一個人物,法力無邊,統領人間諸多鬼神。後來,“天師”成為瞭道教創始人張道陵及其繼承者的尊號。東漢時期,張道陵(又名張陵)在西蜀創立道教,為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