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子彈飛》:十年之後,不再是快意恩仇,卻真實得讓人害怕

  • 在〈《讓子彈飛》:十年之後,不再是快意恩仇,卻真實得讓人害怕〉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6

自己的青春和熱血告別?還是在說薑文我已經老瞭開始妥協瞭?為什麼非得深挖一番有的沒的自尋煩惱呢?身處亂世,最重要也最靠得住的隻有兄弟情,為兄弟豁出性命大幹一場,才叫快意恩仇,不枉此生。雖然人生態度玩世不恭、隨意率性,對世道人心持消極看法,但這不也是對我們社會、民族的某種真實寫照嗎?

十分隨意,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古語今詞、中文洋文混搭使用,戲仿惡搞、誇張荒誕信手拈來,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港式無厘頭喜劇的風格,但是稍加分析你就會發現,這些橋段和笑點其實都經過薑文仔細設計和精心編排,同情節和角色高度吻合,什麼時候該搞笑、什麼時候不該搞笑,在什麼地方用什麼方式搞笑,都有安排得井井有條,絕不似港式無厘頭經常脫離情節角色信馬由韁的范兒,最典型的就是片中同一句話在不同情境中的重復使用,薑文顯然知道這種重復後的喜感會達到怎樣爆笑的程度。

圖片來源於時光網

民國初年發生在南國小城的悍匪鬥惡霸的故事,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新鮮感十足,充滿原創性。張麻子和黃四郎的連場鬥法更是智計百出,將計就計,心機算盡,勝負之勢來回顛倒。直到最後兩人撕破臉皮,決一死戰。

圖片來源於時光網

兩節火車正以“馬拉火車”的夢幻奇景奔騰在南部中國的崇山峻嶺之間。火車車頭的煙囪裡蒸汽蒸騰而上,不過這蒸汽的來源其實是車廂內巨大的火鍋。

火鍋旁圍坐著買官上任的老湯,以及他的夫人和師爺。志滿意得的老湯不知道,一場危機正在等待著他,他們的命運也將從此改變。

圖片來源於時光網

原本隻想撈些實利的張牧之,上任鵝城之後卻雄心百倍,黃四郎及其鄉黨欺男霸女的所作所為,激起瞭張牧之從未泯滅的救國救民熱情。他白天是福爾摩斯般的清官,審冤斷案;晚上是羅賓漢式的悍匪,劫富濟貧。此番種種舉動當然觸犯瞭黃四郎的利益,兩種勢力在鵝城水火不容,刀鋒相見,兩邊連番使出美人計、雙簧計、空城計等種種計策,雙方你來我往鬥智鬥勇,一樁樁命案在鵝城接連發生,火拼械鬥也不斷升級。

圖片來源於時光網

從馬拉火車、子彈飛的那會、土匪變縣長、大鼓迎縣長、不許跪、送銀子、鴻門宴、師長哭妻、換死人、師長死、上墳、煽動民眾、死前對話等等等等,看出來沒?每個人都是劣根性的角色。他貪財,所以買官。他貪色,所以有兩個老婆。

圖片來源於時光網

他貪生怕死,所以委曲求全。但是很多人不會恨他。因為他上躥下跳,插科打諢,醜陋暴露得明顯和真實。壞的是黃四郎。但是他不豐滿。

師爺死瞭老婆還哭一把,師爺死瞭還勸縣長跑。師爺關鍵時刻勸著縣長殺人誅心。黃四郎壞得沒啥特別的。他也參加過辛亥革命,但他沒有任何鬥爭。革命就像他人生裡路過的風,風過瞭就過瞭,他還是他。革命至少還被縣長兼土匪頭張麻子反復提及。至少他知道不要跪。

圖片來源於時光網

張牧之在此次心理戰中略勝一籌,因為張牧之在這裡是雙重身份。縣長之名,土匪之魂,故意讓黃四郎撲朔迷離,讓黃四郎認為他是縣長,又像土匪。

正是在這雙重身份間來回轉換,才能反客為主,主導酒局。但黃四郎畢竟是硬角色,要在他的地盤上拼,張牧之必定還有兄弟死。死人,那張牧之就不算報仇,隻有輸。

“現在我明白瞭,為什麼當初我會上山當麻匪,就是因為跟這幫東西玩不起。現在為瞭你,我必須玩得起,還得玩得贏。”可見張牧之當初從日本回國對國內形勢極為失望,當麻匪,那隻是他隱居山林的一種形式,不想在權力遊戲中爭個你死我活。

圖片來源於網絡

但現在不一樣,六子死瞭,這場鬥爭,他必須參與,而且隻能贏,不能輸。 之後黃四郎跟張牧之打瞭一張對對胡。鴻門宴當晚黃四郎派人偽裝麻匪暗殺張牧之,結果縣長夫人遇難,張牧之逃過一劫。

在縣長夫人的葬禮中,張牧之也派人“偽裝”麻匪劫走黃四郎和豪紳,但沒想到黃四郎的替身做瞭代罪羊。這你來我往兩回合,雙方各損失一員可有可無之人,但也都是死裡逃生,打成平局。張牧之還意外地得到瞭兩大傢族的錢。

圖片來源於時光網

拿錢走人,是師爺最想要的,弟兄們也可以接受。但張牧之的野心不是其他人能達到的,這些錢對他來說一文不值,黃四郎的錢和除掉黃四郎才是他要做的。

這很難,不僅難在對手的強大,更難在自己人從這時候開始就有瞭分歧。電影畫面中張牧之一個人坐在以師爺和兄弟們的對立面,最終雖然還是把錢發瞭,可大傢總有些不情願。發錢,也是張牧之給黃四郎下的戰書,黃四郎也開始懷疑這個縣長的真實身份。

圖片來源於時光網

黃四郎以彼之道還彼之身,你發錢,我搶錢,還糟蹋人,就是為引張牧之出來。張牧之的智慧在這裡充分發揮,一招貍貓換太子,讓黃四郎丟人丟面,算是誅心的一小步。黃四郎接著調查出張牧之冒充縣長之事,以此為由反悔出錢,反將張牧之一軍。

圖片來源於時光網

結果被張牧之和“師爺”馬邦德聯手反轉。但能反轉得這麼容易,也能猜測馬邦德私下跟黃四郎一定有聯系。當黃四郎以縣長為誘餌釣馬邦德時,馬邦德也很情願地上鉤,此時張牧之才是最危險的時候。

看到馬邦德讓他退下,他又不安地回來的時候,這份焦急和無奈令人有些心酸。包括後來的出征宣言,黃四郎和師爺的詞都是明嘲暗諷,口徑一致。張牧之,好像成瞭孤膽英雄。黃四郎爽快出錢和與師爺的“默契”背後,他的剿匪之路似乎通向地獄。

圖片來源於時光網

果不其然,出征路上被假麻子偷襲,老二被殺,師爺被炸。張牧之返回鵝城,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 令黃四郎沒想到的是,擊潰他的,正是他自己種在老百姓心底的怒。

怒氣沒有爆發出來,是因為怕。是張牧之勾出瞭怒,砍掉瞭怕,於是墻倒眾人推,破鼓萬人捶,當初最信賴的猛將成瞭沖在群眾最前面的反抗者。反間計。花姐最終貌似也成瞭鵝城版小鳳仙。

圖片來源於時光網

亦正亦邪本就在一念之間,所有人物的集合渲染鋪畫瞭歲月中經歷的風風雨雨,以至於無法彌補的遺憾,雖然不是天地間的凌楚,但也是腳下的霸主。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1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6830.html
1976年,幾個年輕人偽造瞭周總理的遺言,傳遍瞭世界,後來怎樣瞭 歷史

1976年,幾個年輕人偽造瞭周總理的遺言,傳遍瞭世界,後來怎樣瞭

1976 年 1 月 8 日,周恩來總理逝世,舉國悲痛。不久,一份“總理遺言”在全國流傳開來,人們爭相傳抄。“遺言”的內容很長,但這也擋不住人們傳抄的熱情。無數抄寫著都被這份“遺言”感動,特別是其中的...
中國京劇之星史依弘,與大18歲的李成儒相愛,離婚後成兄妹 歷史

中國京劇之星史依弘,與大18歲的李成儒相愛,離婚後成兄妹

“這才是人生難預料,不想團圓在今朝。回首繁華如夢渺,殘生一線付驚濤。”人生確實難以預料,命運這回事誰都說不好,唯獨能做的就是秉信因果,但行好事,不論是平凡人還是名傢英雄一輩,在面對生離死別,愛恨情仇時...
1955年大授銜時,4位元帥夫人被授予軍銜,都是誰,擔任什麼職務 歷史

1955年大授銜時,4位元帥夫人被授予軍銜,都是誰,擔任什麼職務

1955年9月27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陸海空三軍首次授銜儀式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隆重召開。這次大授銜,有4666名巾幗英雄被授予準尉以上軍銜,包括1位少將、1位大校、7位中校、34位少校、143位大尉、2...
一個小官遇見瞭朱元璋,不認識朱元璋還跟他喝酒,結果官升十級 歷史

一個小官遇見瞭朱元璋,不認識朱元璋還跟他喝酒,結果官升十級

明太祖朱元璋,是一個傳奇皇帝。在朱元璋的傳奇人生當中,最為後人稱道也最受爭議的,莫過於他的整肅貪官,澄清吏治的行為。對於貪官污吏,他幾乎做到瞭“零容忍”,為瞭震懾貪腐之心,他不惜發明瞭令人毛骨悚然的“...
08年地震後,程林祥背兒子遺體,徒步25公裡回傢,後來如何瞭? 歷史

08年地震後,程林祥背兒子遺體,徒步25公裡回傢,後來如何瞭?

人們認識程林祥,是因為汶川大地震後他背著兒子的遺體步行25公裡回傢,這個平凡而又偉大的父親的愛兒之舉感動瞭無數人。然而,經歷瞭喪子之痛的他又接連遭遇妻子失憶與父親去世兩個噩耗。大多數人可能會覺得程林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