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戰爭,土耳其俘獲上百中國士兵,向美軍邀功,美軍卻哭笑不得

  • 在〈朝鮮戰爭,土耳其俘獲上百中國士兵,向美軍邀功,美軍卻哭笑不得〉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4

抗美援朝戰爭,是在新中國成立後打下的一場極為艱難的戰爭,從戰爭的名字來看,雖說是“抗美”,然而中國人民志願軍卻在朝鮮半島上遭遇瞭各個國傢的敵人。

有22個國傢向朝鮮半島派遣瞭軍隊或醫療部隊,還有16個國傢向朝鮮半島派遣瞭作戰部隊,這也正是以美軍為首的軍隊被稱為“聯合國軍”的原因。

而土耳其也派出瞭自己的一個旅,由亞茲吉準將統帥,這個旅的人員配備也比較齊全,不僅有炮兵,還有工程兵,也算是參戰軍隊中數量比較多的。

而就是這對土耳其戰士,在朝鮮戰場上上演瞭讓美軍哭笑不得一幕:土耳其方面向美軍邀功,表示俘虜瞭上百中國士兵,最終,卻發現誤傷友軍。

看似威風的土耳其士兵,作戰能力並不行

1950年10月17日,土耳其第一旅5000多名士兵從從南朝鮮的釜山上登陸,這些土耳其士兵一登場便受到瞭整個半島的關註。

因為,這支部隊的士兵看起來非常彪悍,他們個個都有著典型的土耳其長相:兇悍的外表、飄動的胡須,以及背後背著巨大的砍刀。

不過,土耳其的士兵們在一戰之後並沒有打過什麼硬仗,可這些士兵們的威懾力也很強,很多人都覺得他們必將是虎狼之師。

他們的首領人物亞茲吉是一位上瞭年紀的準將,他最出色的表現,就是在1916年的時候指揮土耳其一個師的兵力痛擊英軍,那會英國是世界上最為強大的國傢,這一仗打完之後,亞茲吉也在軍隊中備受尊重,走上瞭領導崗位。

這個從“近東”地區走出來的國傢,由於反動階級的統治,他們向來喜歡充當侵略者的幫兇,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他們就給希特勒的部隊當過“嘍囉”,結果在戰爭結束後,他們見風使舵,很快成為瞭而美帝反蘇的“前沿哨兵”。

有趣的是,土耳其士兵並沒有從曾經的冷兵器時代走出來,這些士兵年紀輕輕,可隨身都會攜帶一把巨大的佩刀,他們除瞭這種武器外,也就是常規武器,他們在熱戰中其實並沒有什麼太過特殊的表現,一旦發展到貼身肉搏,他們的優勢便會體現出來。

不過,這群看上去異常彪悍的士兵,卻遭遇瞭一個重大的威脅:天氣。

那年的朝鮮半島,是四十多年來最冷的寒冬,這些從土耳其走出來的士兵同樣被凍得不知所措,靴子裡都已經出現瞭冰塊。

在這種情況下,“聯合國軍”在用兵的時候也極為謹慎,唯一讓他們引以為傲的,便是身上略勝一籌的武器裝備。

相比於“聯合國軍”的機械化,中方志願軍士兵推進的方式則顯得比較原始,他們靠著牲畜及人力的方式運送補給,所以也並不會受到公路的限制,便能調動起部隊,這種辦法弊端雖然多,可同樣具備很大的機動性。

對“聯合國軍”一個極為不利的條件便是對於交通線及二戰思維的依賴和固守上,那會志願軍被會被要求帶領6天以上的食物,不過這些食物都是不需要加熱的,以壓縮幹糧為主,口糧雖說是6天,可僅僅能夠用於果腹。

而對於聯合國軍而言,極端的天氣已經讓他們受到瞭很大的限制,特別是習慣瞭養尊處優的美軍士兵,根本無法適應戰場的情況。

由於沒有飛機、坦克這些重型裝備開道,所以志願軍軍隊通常也隻能在夜間行軍,每天幾乎都能保持18英裡的行軍距離,白天就隱蔽在崎嶇的地形中稍作休息,隻有偵查小隊會被派出來行動,這種運動戰術,也為最後的勝利埋下瞭伏筆。

土耳其旅一般都是混在美軍的後面“打醬油”,可美軍讓他們前來,卻是想要讓他們充當炮灰。

1950年11月19日,美軍第二十五師離開瞭開城,並且宿營在軍隅裡,土耳其旅便被編入軍隅裡第九軍的後備隊當中。

當月21日,這支土耳其旅接到瞭“聯合國軍”指揮部的命令,並且要求他們隨著美軍二十五師一同北上,他們的任務就是壓制北朝鮮的巡邏隊。

26日,志願軍向美第一軍和第九軍發動瞭猛烈襲擊,以極為逼人的態勢發動猛烈進攻。

由於派來的車輛並不夠多,所以土耳其旅沒有優先級,很多部隊隻能以步行的方式行軍,那會戰場的情況也極為混亂,亂七八糟的命令結合整個戰場的佈局,也讓土耳其旅一下不知所措。

他們能確定下來的命令,則是“聯合國軍”指揮部讓他們前去封鎖公路。

亞茲吉準將表示,當時自己的部隊被要求前往雲興裡,還得在天黑之前全部部署到位,美軍也推測中朝士兵應該已經集結在新興裡一帶,先拋開部隊根本沒有辦法按照預定的時間抵達,就算去瞭,被埋伏的概率也很高。

亞茲吉準將便要求自己的部隊一路向著東南方向撤退,可這麼一撤退,直接暴露瞭自己和美軍2師的東翼,亞茲吉便命令自己的部隊朝著東北方向運動。

土耳其旅從這個時候便喪失瞭和美軍的聯系,亞茲吉便主動承擔起瞭部隊的指揮任務,不再受制於“聯合國軍”指揮部。

部隊到達瞭瓦院以後,也失去瞭坦克的掩護,亞茲吉命令部隊徒步向德川發動進攻。

與此同時,美軍在天空上的飛機已經發現瞭成千上萬的中國部隊正在朝著德川方向發動猛攻,他們也斷定這就是志願軍將要攻打的方向。

志願軍這邊的部署是:113師從德川西南地區插到價川以南的三所裡地區;112師沿著德川至價川公路北側的鄉間小道發動進攻;114師沿德川至價川的公路攻擊前進。

兩個南朝鮮師在不到24小時的時間裡灰飛煙滅,美軍西線指揮官沃克也極為頭疼,他也立即開始調兵遣將,希望能夠恢復此前被打亂的部署。

剛剛抵達的土耳其旅,便被要求去占領戛日嶺。

按照沃克對土耳其旅的認識,由於土耳其這個國傢的特性,所以派出來的部隊中有很多要比美軍還能吃苦,抗打擊能力也比較強。

土耳其旅來瞭以後,也迅速完成瞭一個目標:在奪取陣地的時候,雙方傷亡也比較大,每次發動進攻的時候,土耳其旅還是能夠成功擊退志願軍。

可占領瞭高地以後,土耳其旅也同樣被困在瞭冰冷的陣地上,志願軍也在不斷想著辦法重新奪下陣地。

按照時任38軍政治部青年幹事李淼生的回憶,土耳其軍屬於“野蠻”的類型,除瞭美軍以外,土耳其軍絕對是數一數二的,當年麥克阿瑟把土耳其旅當成“王牌”,不到萬不得已,一般都不會放出來。

麥克阿瑟

另一邊,114師的師長也接到瞭火速占領戛日嶺的命令。

海拔700多米高的戛日嶺,在德川西面20公裡的位置,這裡山高林密,同時地勢也十分險要,雙方都想爭奪這個地方,是因為此處是志願軍前進的必經之路。

具體擔任奪嶺任務的114師342團在距離主峰隻有兩公裡的時候,猛然聽到瞭遠處傳來的汽車馬達的聲音,他們也迅速意識到,危險來臨。

團長迅速派出尖兵上前偵查,當偵察員回來以後,也火速報告:敵人已經占領瞭埡口,現在坐在火堆上烤火。

有意思的是,土耳其旅覺得占領戛日嶺實在太過容易,連個警戒哨都沒有放置。

並且,他們還向沃克報告瞭白天的事:“在和中國軍隊的戰鬥中,我們守住瞭陣地,還采用瞭白刃戰的方式,在浴血戰鬥中大獲全勝,並且還抓住瞭幾百名俘虜。”

結果,一件讓美軍哭笑不得的事情發生瞭。

土耳其人抓住瞭“俘虜不假”,可由於之前長時間和指揮所失聯,又陰差陽錯的去執行任務,他們也根本聽不懂漢語和朝鮮語的區別,更分不清朝鮮人和中國人的長相。

他們所抓住的,其實是一支從德川逃竄出來的南朝鮮軍第七師潰兵。

這支南朝鮮潰兵,心裡已經有一萬匹羊駝飛奔而過,他們好不容易才從志願軍的包圍圈中跳瞭出來,其中又有不少直接把命丟在瞭自己人的手中。

二戰研究會副會長、國防大學教授馬駿在談到這件事的時候還說:

“土耳其是西方人,也很少和東方人打交道,所以他們對於東方人根本就不瞭解,韓國人、日本人、朝鮮人、中國人,這些人根本都分不清,甚至連語言長相都沒辦法分清。”

所以,當初土耳其在沒有具體命令的情況下,執行的作戰方針便是“誰打我我就打誰”,才鬧出瞭這個天大的笑話,這更是讓美軍哭笑不得。

可土耳其的這群士兵在整個“聯合國軍”中作戰還是比較勇猛的,因此美軍也不好去說什麼,畢竟之前通訊出現問題也是誰都沒有想到的結果。

馬駿

重新反擊,土耳其旅大潰敗

志願軍決定用偷襲的方式奪回土耳其旅占領的陣地,當時帶領突擊隊執行任務的王丕禮發現大頭鞋踩在雪地上會發出巨大的響聲,於是他幹脆直接下令所有士兵脫掉自己的鞋子。

令人震驚的一幕發生瞭:一群光腳士兵,在冰天雪地之中向著頂峰一路摸去。

那些坐在火堆旁邊享受勝利的土耳其旅一度覺得中國軍隊還在十分遙遠的地方,火苗幾乎都能竄上天空,根本沒有辦法看到周圍的情況。

這不是大意,而是自負。

結果,迎接他們的就是從黑暗中飛來的幾十顆手榴彈,爆炸聲響後,土耳其士兵剛剛反應過來,中國士兵的刺刀已經捅在瞭眼前。

這場戰鬥,20分鐘便結束瞭。

幸存下來的土耳其士兵趕緊坐著汽車從盤山公路往下逃竄,志願軍發現敵人在山中繞來繞去,直接下令士兵抄近道,用雙腿“碾”過瞭汽車輪子,將車隊全部消滅。

後來,美國學者在描述這場戰爭的時候,用瞭“軟木塞堵啤酒桶”的形容。

11月30日,土耳其旅的戰鬥力被完全摧毀。

此時的美軍,還根本都摸不清土耳其軍隊的實際行動方向,他們派出到土耳其的坦克也不斷被志願軍給擋瞭回來,後來美軍幹脆放棄瞭防禦陣地。

幸存下來的部分土耳其旅士兵在損失汽車後也根本找不到逃生的方法,他們隻能趁亂偷偷爬進瞭山中。

在雙方作戰的這一過程中,土耳其旅有七百多人戰死沙場,還有兩千多人受傷,一百多人失蹤,除瞭這些以外,他們在極端惡劣天氣中的非戰鬥減員還有接近300人。

朝鮮半島上的交手,可能也是土耳其軍隊唯一一次和中方軍隊交手,經過激烈的戰鬥,曾習慣於耀武揚威的土耳其人至今都會覺得,這是他們揮之不去的噩夢記憶。

參考

1劉俊平. 當土耳其旅遭遇中國軍隊[J]. 黨員幹部之友,2009(08):56-57.

2劉俊平. 朝鮮戰爭中的土耳其旅[J]. 世界博覽,2004(04):64-67.

3 雲南衛視《為祖國而戰之奪命奇兵》 經典人文地理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1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6852.html
1976年,幾個年輕人偽造瞭周總理的遺言,傳遍瞭世界,後來怎樣瞭 歷史

1976年,幾個年輕人偽造瞭周總理的遺言,傳遍瞭世界,後來怎樣瞭

1976 年 1 月 8 日,周恩來總理逝世,舉國悲痛。不久,一份“總理遺言”在全國流傳開來,人們爭相傳抄。“遺言”的內容很長,但這也擋不住人們傳抄的熱情。無數抄寫著都被這份“遺言”感動,特別是其中的...
中國京劇之星史依弘,與大18歲的李成儒相愛,離婚後成兄妹 歷史

中國京劇之星史依弘,與大18歲的李成儒相愛,離婚後成兄妹

“這才是人生難預料,不想團圓在今朝。回首繁華如夢渺,殘生一線付驚濤。”人生確實難以預料,命運這回事誰都說不好,唯獨能做的就是秉信因果,但行好事,不論是平凡人還是名傢英雄一輩,在面對生離死別,愛恨情仇時...
1955年大授銜時,4位元帥夫人被授予軍銜,都是誰,擔任什麼職務 歷史

1955年大授銜時,4位元帥夫人被授予軍銜,都是誰,擔任什麼職務

1955年9月27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陸海空三軍首次授銜儀式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隆重召開。這次大授銜,有4666名巾幗英雄被授予準尉以上軍銜,包括1位少將、1位大校、7位中校、34位少校、143位大尉、2...
一個小官遇見瞭朱元璋,不認識朱元璋還跟他喝酒,結果官升十級 歷史

一個小官遇見瞭朱元璋,不認識朱元璋還跟他喝酒,結果官升十級

明太祖朱元璋,是一個傳奇皇帝。在朱元璋的傳奇人生當中,最為後人稱道也最受爭議的,莫過於他的整肅貪官,澄清吏治的行為。對於貪官污吏,他幾乎做到瞭“零容忍”,為瞭震懾貪腐之心,他不惜發明瞭令人毛骨悚然的“...
08年地震後,程林祥背兒子遺體,徒步25公裡回傢,後來如何瞭? 歷史

08年地震後,程林祥背兒子遺體,徒步25公裡回傢,後來如何瞭?

人們認識程林祥,是因為汶川大地震後他背著兒子的遺體步行25公裡回傢,這個平凡而又偉大的父親的愛兒之舉感動瞭無數人。然而,經歷瞭喪子之痛的他又接連遭遇妻子失憶與父親去世兩個噩耗。大多數人可能會覺得程林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