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歲小夥帶寡婦私奔進深山,為愛妻打造6208級天梯,今成著名景點

  • 在〈21歲小夥帶寡婦私奔進深山,為愛妻打造6208級天梯,今成著名景點〉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5

“雲渺渺,水茫茫。征人歸路許多長。”“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說起愛情,古有詩詞吟詠,今有情歌無數。

這世間愛情,或淒美、或幸福、或平凡、或無果而終。

愛情裡的你我他,有人追求轟轟烈烈不虛度、有人認為平平淡淡才是真

在重慶江津,有這麼一對夫妻,用他們深山裡的一生相守展示瞭他們心中愛情的真諦。

一顆門牙的緣分

他叫劉國江,她叫徐朝清。那年他6歲,懵懂調皮,磕掉瞭門牙,她16歲,一身紅裝,閨閣待嫁

因為村裡有一個風俗,如果小孩子磕斷瞭牙,要讓新娘子摸一摸牙根,新牙就會長出來。所以徐朝清出嫁這天,劉國江的傢人帶著他早早地擠在瞭人群裡。

徐朝清漂亮清秀,有不少的傾慕者。這天的長樂村熱鬧非凡、喜氣洋洋。村裡人都聚在一起,一邊說著笑著,一邊等著看漂亮的新娘子。

劉國江滿眼好奇,擠在隊伍的最前頭。花轎在他面前停瞭下來,徐朝清撥開花轎的佈簾,輕輕摸瞭摸劉國江的牙根。

埋在心底的喜歡

徐朝清嫁到長樂村後,劉國江時常能見到她。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徐朝清的生活樸實安穩,劉國江也日漸長大。

隨著年齡的增長,劉國江慢慢意識到自己對徐朝清有瞭感情。面對已為人婦的她,他隻能把這份情愫埋在心底。

在劉國江眼裡,徐朝清高貴美麗,每次見面,他都不敢抬頭。

世事無常,徐朝清平凡簡單的生活被丈夫的去世打破瞭。這個時候,她已經是四個孩子的母親。

生活的重擔、異樣的眼光、婆傢的冷漠全都向這個女子襲來。寡婦的身份讓徐朝清的生活異常艱難,那年,她也才26歲。

他給的溫暖

一邊撫養著子女,一邊承受著精神壓力,徐朝清的天空成瞭灰色。這個時候,劉國江總會在她需要的時候出現,帶給她溫暖。

一挑挑水、一捆捆柴、一句句寬慰,逐漸打開瞭徐朝清的心,兩個人的距離慢慢拉近。

然而,村裡的人們都有著一雙犀利的眼睛和添油加醋的本事,他們的背後時不時傳來一些風言風語,兩個傢庭也日漸不滿。

首先是徐朝清的婆傢,他們認為這是對自己已故兒子的不忠,容不得她再嫁。劉國江的父母更是反對,他們當然不能接受自己年輕力壯的兒子娶一個大自己十歲的寡婦。眼看著兒子一天天在別人傢裡獻殷勤,他們心急如焚。

然而,村民的閑話、世俗的眼光、父母的不解,都沒能阻擋住劉國江對徐朝清日益增加的愛意,他決意跟隨著自己的內心前行。

那一天,風和日麗,劉國江收拾得精神利落。他鼓足勇氣走進瞭徐朝清傢,說出瞭那句“我娶你”,徐朝清滿腹感動,滿心歡喜。但她有諸多顧慮,相差十歲的年齡,劉傢父母的反對,自己的四個孩子……這些足以打退徐朝清好不容易累積的期待和信心

劉國江的堅持和承諾終於打消瞭她的顧慮。他們帶著孩子離開瞭村子,離開瞭紛紛擾擾和流言蜚語。

劉國江和徐朝清帶著孩子們來到瞭深山裡,找到瞭兩間破落的茅草屋,一傢人簡單收拾過後,就把這裡當成瞭傢。精神的富足可以戰勝物質的艱難,在這裡,他們開始瞭不染塵垢的生活。

遠離異樣的眼光,沒有瞭流言的紛擾,他們在這裡感受到瞭深深的自由。

再沒有指手畫腳,再沒有不解嘲笑。房子是破得又怎樣,修一修就好瞭。夏天的炎熱和冬天的寒冷,雨天時的泥濘不堪和北風的冰冷刺骨,這些對他們來說都不算什麼,隻要心是暖的,所有的困難他們都能靠著自己的雙手一一克服。

他們所在的深山是個美麗的地方。雲煙繚繞處,依稀可見聳立的懸崖峭壁,起起伏伏的山丘。他們在山裡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耕田、打獵、種菜、織佈。

雖然生活艱辛,但他們對當初的離開從未後悔。這是多麼堅定地內心,多麼深沉的愛。這是片原始的山林,天氣晴好時,陽光溫暖悠長,生命與自然融為一體,洗滌著人們的心靈,瞬間從容且清凈。

劉國江和徐朝清將很多人夢寐以求的願望變成瞭現實。這裡的一切都是他們自己動手打造的,對別人來說這裡是荒郊野嶺,對他們來說,遠離塵囂的這裡便是世外桃源

天梯裡的情意

閑暇之時,劉國江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鑿臺階。雖然他們很少下山,但看到妻子下山時的艱難,劉國江還是把這件事堅持瞭下來,一旦開始就成瞭幾十年的習慣。

愛情也許會很艱辛,但相愛的人會用時間和行動去證明。靠著一雙手、一把錘子、一把鑿子和堅定地信念,劉國江共打造瞭6208級階梯。是階梯,也是一節節鑿入大山的呵護。

這樣的生活他們維持瞭50年,期間他們蓋瞭新的房子,開辟瞭田地,共同養大瞭七個孩子,青絲也變成瞭白發

農閑時,他們會找一個視野開闊的地方,一起哼唱那首江津地區著名的《十七望郎》,歌詞中有一句“百般美味都不想,隻想握手到天亮”。美好的風景,美好的人,美好的歌,美好的情

2007年的一天,劉國江看完莊稼回到傢,剛在床頭坐下,突然栽倒瞭!徐朝清害怕極瞭,連忙撲上去拼命搖晃著老伴,不停地喊他,但劉國江毫無反應

心急如焚的徐朝清沖到半坡山頂,對著山下大聲地喊,希望住在山腳的兒子能聽到。山間,隻有她自己帶著哭腔的回音,和雨滴打在樹葉上的沙沙聲。徐朝清又踉蹌著跑回屋,用盡全力將比自己重兩倍的老伴拖上床,蓋好被子。

見山下的兒子遲遲沒有回應,她又拿起手電筒,冒著夜雨沖下山去。後來,醫生診斷,劉國江是腦血管破裂導致的腦淤血。

此後的6天裡,劉國江一直處於半昏迷狀態,拉著徐朝清的手,斷斷續續地訴說著他們這一生的經歷。他臨走前幾天,徐朝清一直守在他身邊,幾乎沒吃過什麼東西。

劉國江去世後。徐朝清悲痛萬分,她時常望著天梯,一望就是許久。興許她又看到瞭劉國江拿著工具在鑿階梯,興許她在回味倆人一路走來的點滴,興許她在等待著老伴攜她而去。

“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五年之後,徐朝清老人也因病離世。

雖然兩位老人都走瞭,但是他們的愛情故事在江津地區甚至更遠的地方傳播著。他們的雕像也一直矗立在景區門口,對世人講述著屬於他們,感動萬千國人的動聽故事

羨慕和爭議

後來,他們的故事被更多的人知道瞭。

一時間,贊美鋪天蓋地,滿屏的“又相信愛情瞭”,戀愛中的人們不禁重新思考愛情的真諦,重新理解物質和精神在心中的分量。

他們打造的階梯也被稱為“愛情天梯”,成瞭重慶有名的旅遊景點,那些向往愛情的男男女女紛紛來到這裡,期待著他們的感情也能擁有完美的結局。

兩位老人被評為2006年首屆感動重慶十大人物,他們的故事也被評為“中國十大經典愛情故事”。

劉國江開鑿的這段6000多級的“愛情天梯”成為情侶朝拜的“聖地”。景區大門口,“愛情天梯”四個字碩大無比、異常醒目。通過同心橋,正式進入景區。最先映入眼簾的是劉國江和徐朝清兩位老人的銅像,他們都拄著拐杖,滿臉笑意

有贊美,就有質疑。有人懷疑二人故事的真實性,認為是旅遊開發故意編造,也有人質疑階梯的數量與海拔不符,還有人說階梯是施工隊完成的。無論如何,天梯就在那裡,愛情就在那裡。

愛情究竟是什麼?兩位老人用一生詮釋瞭他們的真摯內心。“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誰又能否認深山裡的相依相伴不是相互成全呢?不用很偉大,也不用很渺小,一顆真心,僅此而已。

純粹的愛情世界隻有你我,也許沒有君臨天下,但一定有朝夕相伴。也許生活困苦、精疲力竭,但眼光交匯時,一定會相視而笑

物欲橫流的今天,愛情顯得那麼珍稀。依然有那麼一些瞬間,人們要面對真我,彰顯人性最原始的善。比如看到電視劇情會流淚,看到別人的圓滿會感動,聽著別人的悲傷會黯然。人類對於愛情是向往的,也是充滿期待的。越是得不到的,稀少的,越是讓人心生渴望。

劉國江和徐朝清兩位老人的經歷,很難去復制,但總可以借鑒。真愛也許無關物質,也不需要山盟海誓,在於每天的堅持和行動,在於拋開權衡的灑脫和純粹。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17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7423.html
四川保安肖基國,撞臉奧巴馬,從月薪1500飆升至5萬起 歷史

四川保安肖基國,撞臉奧巴馬,從月薪1500飆升至5萬起

2008年,四川籍保安肖基國,拿著1500元的月薪,小區的保安休息室,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再看看手頭的報紙,報紙上印著的奧巴馬的頭像,再聯想到白天同事笑他酷似中國的奧巴馬,陷入瞭沉思。這位來自貧窮鄉村的青...
失去瞭26人的涼山消防西昌大隊:烈士肩章取下交給傢屬 歷史

失去瞭26人的涼山消防西昌大隊:烈士肩章取下交給傢屬

中國地域廣闊,自然資源眾多,因為擁有復雜多樣的地理環境,國內的森林資源也非常豐富。根據相關清查結果,我國森林面積2.20億公頃,森林覆蓋率達到22.96%。如此珍貴的森林資源,在保護的過程中面對的最大...
1990年,89歲的徐向前去世前喃喃自語:訓宣,我來瞭 歷史

1990年,89歲的徐向前去世前喃喃自語:訓宣,我來瞭

對於徐向前,可能大傢都會覺得陌生,但是如果說起中國十大元帥,肯定都有耳聞,有林彪、彭德懷、劉伯承等。其實徐向前也是十大元帥其中的一個,而且無論指揮藝術還是膽略方面,都不比他們差,是一位難得的軍事天才,...
他16歲執行一任務,被日偽軍圍追堵截逼到墳地,敵軍卻連連倒地 歷史

他16歲執行一任務,被日偽軍圍追堵截逼到墳地,敵軍卻連連倒地

當我們看著許多少年無憂無慮地與同齡人嬉戲時,也許會想起,抗日戰爭的中國也有著同樣年紀的孩子,隻是那時的他們,無暇去與同伴嬉戲,唯有的,是在戰火中艱難求生。但在這些小小的少年中間,也有人在民族危難的時刻...
馬齊:30年宰相,三朝元老,康雍乾三帝褒獎,開啟200年傢族榮耀 歷史

馬齊:30年宰相,三朝元老,康雍乾三帝褒獎,開啟200年傢族榮耀

在清朝,有著名的“滿洲八大姓”之說,指的是除瞭愛新覺羅以外,其他最為顯赫的八個滿洲傢族。其實,清朝早期並沒有這個說法,這個說法起源於乾隆時期。清朝乾隆三十七年(1772),乾隆帝命大臣福隆安編撰《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