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飛賊草上飛,盜廣州首富巨款潛逃,因美嬌娘暴露其行蹤引殺禍

  • 在〈民國飛賊草上飛,盜廣州首富巨款潛逃,因美嬌娘暴露其行蹤引殺禍〉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3

新中國成立以前,民間盜賊猖獗。盜賊中有一類人,具有登墻上房的本事,號稱"飛賊"或"越墻賊"。

這種賊分成兩種,一種是不借助器具即可翻身上墻的,稱為"上手把子";另一種需要借助麻繩或一種一頭有金屬鉤子、名叫"軟竿子"的器具才能攀緣上房的,稱為“下手把子”。這種軟竿子體積不大,平日纏在腰間,旁人很難看出來。

劇照

一、

民國年間最為著名的飛賊,應屬“燕子李三”。此人原名李聖武,山東禹城縣人。一生專事搶劫金銀珠寶店,有時會將搶劫所得的一部分施舍給窮人,其他的則被他揮霍一空。由於他有時會施舍窮人,所以在民間有著他的很多傳說,甚至有不少人認為他是個“俠盜”的。

1941年,“燕子李三”來到瞭日偽殘暴統治之下的濟南,以汽車修理工為掩護,專門偷盜富商和當官的。偽山東省會警察局連連接到報案:不是日本人開設的鐘表店被盜多隻名貴鐘表,便是漢奸開辦的大公委托商行丟失瞭若幹鉆石戒指,一時鬧得那些有錢人惶惶不可終日。

李聖武

經過一年多的追捕,偽警察終於有一天將正在裕生煙館內吸大煙的李三包圍瞭。

李三當時正躺在煙榻上吞雲吐霧,忽聽樓下一群人急促的上樓聲,於是從枕下摸出手槍朝門外放瞭一槍,趁著門外的偽警察找地方隱蔽之機,推開房頂的天窗,一躍而出,竄過幾個房頂,最後跑到經二緯二路郵政局的樓頂上,躲在那裡安穩地睡瞭一覺。

從此,有關李三飛簷走壁的各種傳說傳遍瞭濟南的大街小巷。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李三還是在一次行竊中,被偽警察抓住瞭。偽地方法院一審判處死刑,李三不服,上訴至高等法院,後改判為有期徒刑 20年。過瞭一年多,解放軍攻打濟南,行將崩潰的國民黨地方當局將在押的刑事犯全部釋放,李三又躲過瞭一劫。

濟南解放後,我軍管會發佈通告,要求所有刑事犯罪者改過從新,但李三仗著自己身手不凡,絲毫不加理會,繼續幹著飛賊的勾當。甚至在盜竊位於經三緯四路的慶豐金店時,槍殺瞭與李三搏鬥的慶豐金店經理。

當時濟南剛剛解放,軍管會為穩定社會秩序,及時組織力量,對案件進行偵破,確認這起案件是李三所為,於是對李三展開瞭緝捕,終於將李三捉拿歸案。

1949年10月27日,濟南市公安局按照山東省人民政府的批示,將李三在十二馬路北卡子外執行槍決。

李三死後,由於無人收屍,其屍體被送往山東省立白求恩醫科大學作解剖實習用。據解剖李三的專傢回憶,李三除瞭腿部肌肉異常發達之個,並未發現李三身上有傳聞中的不同於常人之處。

二、

民國年間,由於連年戰火不斷,民不聊生,加上各路軍閥橫征暴斂,社會的貧富差距十分巨大,所以鋌而走險,從事偷盜的人特別多。

當時的盜賊,最喜歡呆在繁華的大城市,因為這裡三教九流魚龍混雜,有錢人也多,他們從不缺少下手的目標。

廣州就有一位外號“草上飛”的飛賊,曾經偷盜瞭當時廣州首富的一筆巨款,之後在警察的層層包圍中輕松逃走,被老百姓傳得神乎其神。不過這位飛賊最後還是因為一個女人而被敗露瞭行蹤,被警察捉拿歸案,結束瞭“傳奇”的一生。

民國初年,廣州有個從事進出口貿易的華運公司,專門把中國的茶葉、絲綢與瓷器運到歐洲各國進行貿易,然後又將國外的洋佈、洋油運到國內銷售,生意做得很大。

這傢公司的老板名叫張春華,據說和廣東軍閥陳炯明是表親,所以做生意橫行無阻。沒有人知道他的資產到底有多少,坊間傳聞張春華的資產至少可以買下半個廣州城,所以都喊他“張半城”。

張春華的公館,位於廣州水運碼頭不遠的一條繁華大街上。當初張春華購買這個公館時,也是留瞭意的,他知道有很多人眼紅自己的財富,所以故意買下瞭這棟位於警察局的斜對面,二者相距不到一裡地的公館。

另外,張春華還請瞭十幾個保鏢,這些保鏢個個都是槍法精準,武功高強之輩。張春華認為,和警察局做鄰居,又有這麼多保鏢的保護,歹人們一定不敢打自己傢的主意,安全就有瞭保證。

廣州的天氣大傢都知道,一到瞭夏天便酷熱難耐,當時又沒有空調,所以就算是張春華這樣的有錢人,有時晚上也會熱得睡不著覺。

這天晚上,應酬回來的張春華,便在半夜被熱醒瞭。由於和生意場上的朋友在一起喝瞭不少酒,這天的張春華感覺口渴難耐,渾身汗滋滋的,難以入睡。於是起來沖瞭一個涼,感覺身上清爽瞭不少。

他看瞭一眼手表,發現已經凌晨兩點多瞭,可自己卻睡意全無,於是披著睡衣走出房間,準備下樓去散散步,順便看一看今天的收獲。

也難怪張春華睡不著,因為今天他談下瞭一單大生意。一位來自南洋某國的商人,向張春華收購瞭一船茶葉,這單生意做成瞭,張春華少說也能賺上十萬塊大洋,而且還能打開該國的市場。

這位商人也很財大氣粗,決定和張春華合作後,便先付瞭五根金條的定金,這麼大方的生意夥伴,張春華也很少遇到。所以當晚他在廣州最大的一傢酒樓盛情款待瞭這位南洋來的商人,心情大好的張春華多喝瞭兩杯,所以這才半夜醒來,睡不著覺瞭。

酒宴散場後,張春華在保鏢的保護下,將這位南洋商人的五根金條,隨手放進瞭公館一樓的一個房間的保險櫃裡,準備第二天存到銀行裡去。

雖然五根金條並不是特別巨額的財富,但張春華卻是個鐵公雞,對錢極為看重,平常一般傢裡很少放現金,所以醒來之後,他還是決定去一樓看看那幾根金條還在不在。

說來湊巧,張春華剛走到一樓,便隱隱約約看到一個黑影,正從放保險櫃的房間裡面貓著腰倒退著走出來。那個黑影此時並沒有發現張春華,正準備倒退到房門口,將門重新鎖上,恰好被張春華發現瞭。

在那個年代,生意做到張春華這麼大的人,多少都有些黑道背景,也多少都見過大風大浪。所以張春華雖然吃瞭一驚,但卻並不驚慌,而是悄悄走到樓梯邊,按下瞭嵌在墻上的警報器。

三、

張公館的警報器,連接著保鏢的值班室。隨著陣陣淒厲的警報聲,執勤的保鏢馬上跳瞭起來,抄起傢夥便沖瞭過來。

聽到警報聲,那個黑影顯然吃瞭一驚,但卻沒有慌亂,而是扭著就往門外跑。張春華看到這個人的反應,就知道一定不是個等閑之輩。

因為普通的毛賊聽到警報大作,一定會愣在當地,至少要幾秒鐘的反應時間;而而這個黑影,一聽到警報就往門口跑,可見其反應能力和應急能力,遠遠超過普通的小毛賊!

不過這個黑影跑得再快,也不可能馬上沖出張公館,因為張公館實在太大瞭。黑影剛跑到走廊拐角,正好迎面撞上瞭兩個沖過來的保鏢。其中一名保鏢沖著黑影開瞭一槍,那黑影一個翻滾,躲過瞭子彈,接著從窗口跳到瞭院子裡。

張春華趁著這個機會,連忙沖進瞭藏保險櫃的房間——果然保險櫃門大開,裡面空無一物,不但那幾根金條不見瞭,還有他老婆的一些首飾,以及他準備孝敬陳炯明小老婆的一沓美元,也被這個黑影一掃而空!張春華這個守財奴頓時感到一陣天眩地轉,連忙抓起電話報警。

接到電話的警察局長林逸泰,馬上派出瞭十幾名巡捕,朝著張公館飛奔而來。之所以動作這麼快,一是因為張春華與陳炯明的關系,二是他平日裡沒少給林逸泰上貢,所以一聽到張公館來瞭盜賊,局長便馬上派人來支援。

那個黑影跳出窗戶後,在院子裡繞瞭幾個圈,躲過瞭保鏢們的圍堵,接著一個轉身,便朝大門沖去。正當他要沖出大門時,警察及時趕到大門口,十幾枝槍馬上對準瞭這個黑影。

一個中年警長看到黑影後,大喊道:兄弟們,是“草上飛”,這次別讓他跑瞭!局長說瞭,抓住這個草上飛,賞大洋一百!

原來在張公館出事前,廣州就有許多達官貴人的傢中遭到瞭一個飛賊的光顧。這個飛賊來無影,去無蹤,作案得手後,還常在人傢墻上寫上“草上飛到此一遊”的字樣,以此挑釁警察。

那些達官貴人天天堵著警察局長,要求他盡快破案,將這個“草上飛”繩之以法,否則就要動用關系,讓警察局長回傢喝老米粥去。廣州警方於是懸賞通緝這個來無影、去無蹤的草上飛,賞金達到瞭一百塊大洋,這個價錢,在當時可以買下好幾幢房子瞭。

“草上飛”看到前門被警察堵上,並不驚慌,一扭頭又朝後院跑去。警察們跟在後面緊追不舍,張春華也給警察們打氣:兄弟們,我後院沒有門,是條死路,這下他插翅難飛瞭!大傢上啊,抓住他我有重賞!

草上飛跑進後院後,“嗖”的一下竄上瞭一棵大榕樹。隻見他抓住樹藤,雙腿一蹬,人便蕩在瞭半空。緊接著,他松開雙手,人像飛起來一樣躍起上瞭樹冠,馬上又一個扭身,從樹冠上跳上墻頭,躍墻而下,消失在夜色之中。

警察們哪見過如此人物?一個個都看呆瞭。等他們反應過來,那個“草上飛”早已飛出瞭墻外,在夜色的掩護下,迅速消失在街邊的拐角處。

四、

“草上飛”夜盜張公館,還當著警察的面,從容地從張公館脫身,轟動瞭廣州城。老百姓一傳十,十傳百,越傳越玄乎,甚至有人說這個“草上飛”會法術,能騰雲駕霧,根本不可能抓住他。

“草上飛”做下這個案子之後,接連幾個月都沒有露面,便如同人間蒸發瞭一般。張春華和林逸泰雖然恨得牙癢癢的,但毫無辦法,隻好加大懸賞力度,隻要有人提供“草上飛”的情報,便獎勵大洋二百塊!

這天,盛通銀行的老板突然來到警察局,對林逸泰說他有一條線索,很可能與“草上飛”有關。原來當天早上,一位妓女來到盛通銀行,要求存五百美元。

要知道,美元可是國際上的硬通貨,一個妓女一般是不可能接觸到的,更何況是五百美元這樣一筆巨款!所以這位老板懷疑,這些美元來路不正,很有可能就是張春華傢被盜的美元。

反正沒有其他線索,林逸泰決定死馬當活馬醫,立即派人把那個妓女抓到瞭警局。那個妓女哪裡抗得住審問,很快便一五一十地招供瞭。

原來,這個妓女是“草上飛”的同鄉,也是“草上飛”的老相好,兩人都是廣西人。

“草上飛”真名劉五遠,年輕時跟隨一位道士學瞭一身輕功。那位道士死後,他輾轉來到瞭廣州,以偷盜為生。有一次在妓院,劉五遠偶遇上瞭自己一個村的這個女子,從此便將她包瞭下來,每次盜竊所得,也交給這個妓女保管。

“草上飛”平時的警惕性很高,把盜來的錢交給這個妓女後,要求她嚴格保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這個妓女原本一直聽“草上飛”的話,隨著盜來的錢越來越多,妓女多次勸“草上飛”的收手,將自己贖出來,兩人遠走高飛,回傢鄉過兩人世界的日子。但“草上飛”在廣州學會瞭抽大煙和賭博,哪裡舍得離開?妓女勸得多瞭,還挨瞭幾次打。

於是這個妓女便多瞭一個心眼,準備把“草上飛”放在她這的部分財產瞞著“草上飛”存起來,將來也好有個退路,反正“草上飛”整天醉生夢死,不是抽大煙便是賭博,對放在自己這裡的財物也不是特別清楚。

帶著這種心思,這個妓女於是拿著“草上飛”交給她保管的美元,來到瞭銀行。她並不認識美元,也不知道這些紙鈔值不值錢,原本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想請銀行幫她看一下這是什麼錢,值不值錢,沒想到銀行的經理警惕性很高,將她穩住後,直接去瞭警察局。

正愁找不到“草上飛”的警察局長林逸泰,連忙親自帶人前去捉拿“草上飛”。“草上飛”由於頭天晚上賭瞭一個通宵,當時正在妓院呼呼大睡,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末日已經到來。就這樣,警察們甕中捉鱉,將橫行廣州數年的“草上飛”緝拿歸案。

不久後,劉五遠被處以死刑,押上瞭刑場。但他所偷盜的財物,已經被他揮霍得差不多瞭,隻有那名妓女手上,還有少量財物。這名妓女也因為包庇“草上飛”,被關瞭一年多。出獄後,這名妓女便離開瞭廣州,再也沒人見過她的蹤跡。

五、

在民國飛賊中,“草上飛”的危害遠遠比不上另一位“飛賊”段雲鵬。

1941年夏,天津一位高官的少爺,娶瞭一位大資本傢的女兒。據說那位大資本女兒的陪嫁中,有隻價值萬貫的鑲有夜明珠的金戒指。天津飛賊段雲鵬與人打賭,他能將新娘手上的金戒指偷來。

到瞭那位高官的少爺新婚當天,段雲鵬趁客人鬧洞房之機,偷偷潛入新房,藏在天花板上,等小兩口睡熟後從天花板上鉆出來,將新娘放在床頭櫃上的這隻金戒指盜走,從此名震津門。

後來,段落雲鵬被軍統網羅,成為瞭一名軍統特務。憑著他的飛賊能耐,得到瞭上司的器重。

1947年,我軍相繼發起正太戰役、保北戰役和青滄戰役,殲滅敵軍數萬人,蔣介石大為震怒,懷疑坐鎮河北的孫連仲同中共有勾結,於是密令軍統秘密調查孫連仲。

孫連仲不是一般人,如沒有真憑實據,軍統也不敢對他怎麼樣。特務們決定從電臺入手,爭取拿到孫連仲同中共勾結的證據。他們出動美國資助的測向車進行偵聽,終於在景山一帶發現瞭一個陌生的電臺呼號。

可是特務們並不知道這個秘密電臺架設的具體位置。毛人鳳決定,在室外天線上作文章。保密局北平站於是讓段雲鵬施展躥房越脊、飛簷走壁的本領,每天深夜竄上居民的房頂,一傢傢、一戶戶窺視偷聽。

段雲鵬

1947年9月24日凌晨,段雲鵬終於在一傢四合院的屋頂上,聽到瞭喃喃嗒嗒地發報聲。接下來,這處秘密電臺被抄,臺長李正宣夫妻等4人被捕。

特務們還順藤摸瓜,潛伏在保定綏靖公署司令部的少將處長謝士炎,軍法處少將副處長丁行,少校參謀丁淳、朱建國等中共地下黨員相繼被捕,這就是轟動一時的"共黨諜報案。"

1948年11月,謝士炎等人被敵人殺害。臨刑前,謝士炎留下瞭絕命詩:“人生自古誰無死,況復男兒失意時。多少頭顱多少血,續成民主自由詩”,之後從容走向刑場,犧牲時年僅36歲。

1954年,雙手沾滿革命者鮮血的“飛賊”段雲鵬在北京落網,隨後被公開處決。

謝士炎

六、

解放前,類似“草上飛”這樣的飛賊,每個大城市都有不少。解放後,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改邪歸正瞭,但也有極少數人死不悔改,與人民為敵,最終沒有一個得到好下場。

1951年3月至1953年10月,北京接連發生入室盜竊案。這些案件手段大多相似,盜賊都是深夜翻墻入院,專偷貴重之物。他們來無影,去無蹤,給群眾的財產安全帶來瞭極大隱患。

北京市公安局對系列飛賊案非常重視,一面在本市尋找飛賊線索,一面派員去天津、張傢口等地調查。

北京市公安局刑警隊長馬永臣根據這名飛賊的作案規律,認為這名飛賊每隔一兩個月便會作案一次,很可能是靠此為生的慣犯,一定還會連續作案。所以適時蹲守,便有可能抓獲他。

偵察員經過大量分析,選定瞭西單分局管轄內的7傢油鹽店,由42名偵察員分成10個蹲守小組,進行24小時蹲守。

這天午夜,正在一傢油鹽店附近蹲守的偵察員李文藻聽見不遠處傳來“蹭蹭”的聲音,緊接著一個黑影從油鹽店院外的電線桿上翻上瞭房頂, 動作輕得像貓一樣。

李文藻悄悄跟瞭上去。突然,他踩到瞭一塊瓦片,發出瞭“卟”的一聲。黑影馬上停下來,一動也不動地趴在瞭房頂上。

李文藻基本已經確定,這個人就是偵察員要找的飛賊。他按照聯絡暗號,將攥在手裡的一塊磚頭往院裡投去,小磚頭順著房頂落入院內。

黑影似乎察覺瞭什麼,從屋頂跳到地面,掉頭就跑。李文藻明知自己身手不及黑影,但此時也管不瞭那麼多瞭,跟著黑影就追瞭下去。

黑影見後面有人追,像一條壁虎一樣,竄上瞭一根電線桿。

李文藻撲向電線桿時,黑影已經爬到兩米高瞭。李文藻跳起來,想抓住黑影的腿,但卻沒有夠著。李文藻急中生智,抄起路邊一塊石頭,便向黑影扔去,正好砸在黑影的頭上。隻見黑影“啊”的一聲慘叫,從電線桿上掉瞭下來。李文藻趁機撲瞭上去,和黑影扭打在一起。

就在李文藻被黑影壓在身下,情況萬分危急時,聽到暗號的另外兩名偵察員及時趕到。三人合力,將黑影生擒。

在公安局,黑影招供自己叫王子富,7歲時就開始瞭偷盜生涯。多年的偷盜生活,使他練就瞭一身本領:越墻竄房無聲息,爬桿上樹輕如燕。他還會模仿貓叫犬吠,幾乎可以亂真。

王子富還交代瞭另外兩名飛賊:天津的張作弼和廣州的范鳳儀。三人臭味相投,流竄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偷竊,然後到天津銷贓。他們自以為這樣很安全,殊不知再狡猾的狐貍,也不是獵人的對手。

這個飛賊團夥自1951年到1953年的兩年間,共作案57次,盜竊人民幣1440餘萬元(舊幣),手表61隻,縫紉機3架,自行車14輛,以及大量其他財物。

1954年12月1日,北京市人民法院判處王子富等三人死刑。此後的中國,便很少看到有專門“飛簷走壁”的飛賊的存在瞭。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18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7532.html
風華絕代王丹鳳,50年代的美女演員,永遠的“小燕子”飛走瞭 歷史

風華絕代王丹鳳,50年代的美女演員,永遠的“小燕子”飛走瞭

50年代中國正處於發展階段,一切都向著新的的方向穩步前進,戰爭剛過人們正需精神滋養,中國的電影事業也重新煥發瞭生命。1934年中國第一部獲得國際榮譽的電影誕生,影視行業走上瞭新的發展歷程,這段中國影史...
淚目!皖南村民守墓79年,上海18歲新四軍女烈士終和親人“相見” 歷史

淚目!皖南村民守墓79年,上海18歲新四軍女烈士終和親人“相見”

安徽省南陵縣何傢灣,抗戰時期,有許多烈士在此犧牲。這一日,何傢灣南山村的一座墓碑前,迎來瞭它79年間最熱鬧的時刻。“18歲抗日犧牲葬皖79載尋親英魂歸滬—向張潔亞烈士致敬”這句話寫在一張大紅色的橫幅上...
新中國成立後,4位大將夫人被授予軍銜,都是誰,擔任什麼職務 歷史

新中國成立後,4位大將夫人被授予軍銜,都是誰,擔任什麼職務

說起新中國十大大將,絕對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1955年9月,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發佈命令,授予粟裕、徐海東、黃克誠、陳賡、譚政、蕭勁光、張雲逸、羅瑞卿、王樹聲、許光達10人​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將軍銜。粟裕...
“尼姑”釋正孝同:本在985大學就讀,年近32歲仍不願還俗 歷史

“尼姑”釋正孝同:本在985大學就讀,年近32歲仍不願還俗

在忙碌的後臺裡,大傢不斷擺弄著手中的小提琴、大提琴,整理下衣服,做個伸展,舒緩緊張的情緒,這就是一個普通的演出前準備。但這又和平常的不一樣,這些演奏者都是比丘和比丘尼,最典型的標志就是剃除須發的面容。...
70年代末,最後一任張天師撒手人寰後繼無人,接班亂象頻出 歷史

70年代末,最後一任張天師撒手人寰後繼無人,接班亂象頻出

佛教有佛祖活佛,道教也有天師一說。“天師”本是神話傳說中的一個人物,法力無邊,統領人間諸多鬼神。後來,“天師”成為瞭道教創始人張道陵及其繼承者的尊號。東漢時期,張道陵(又名張陵)在西蜀創立道教,為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