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士被判處死刑,竟有上萬人為他請願:他是好人,不要殺他

  • 在〈戰士被判處死刑,竟有上萬人為他請願:他是好人,不要殺他〉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1

在新中國剛剛成立的前後時間裡,南方的匪患問題還是非常嚴重的。

因此,解放軍也經常奉命前往南方去執行各種任務,特務和匪患的性質與過去的軍隊作戰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所以在剿匪的過程中,也經常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意外。

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一位名叫陳金庭就遇到瞭非常棘手的麻煩,還好,在上萬群眾的請願之下,他得以保全性命。

南方剿匪,戰士遇“意外”

匪患問題一直是困擾著革命的重要問題,特別是福建地區,這裡有山脈的阻隔,交通非常不便,從晚清開始,由於統治者的腐朽,經常會出現匪盜的問題。

1934年,陳儀來到瞭福建,將各地的土匪收編為“保安團”,聽起來有瞭編制,然而他們的性質卻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其實也依舊是土匪。

後來,抗戰爆發以後,這個“保安團”的勢力大為衰弱,所以“明匪”的情況又漸漸多瞭起來,也有不少潛伏的武裝投靠瞭軍統、中統等特務組織,為國民黨反動派效力。

在1945年日本投降後,很多流落在山間的土匪又重新出來加入瞭國民黨的編制,在整個解放戰爭時期,隨著國民黨軍隊的節節敗退,很多四處遊蕩的國民黨殘兵反而又變成瞭匪徒,所以整個福建地區都陷入瞭嚴峻的匪患威脅之中。

這個時候,福建土匪的情況最為復雜,總體上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政治性土匪,他們的主要頭目為國民黨曾經的骨幹頭目,但在蔣介石敗逃以後,這些人便留瞭下來,成為瞭稱霸一方的土匪勢力,這類土匪大多經歷過實戰,所以戰鬥能力也比較強。

第二類是地方的土豪劣紳構成的土匪,他們最大的特點就是有錢,而且長期盤踞在當地,力量大且根深蒂固。

最後一類便是慣匪,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在舊社會中無法生存的,所以才選擇瞭這樣一條鋌而走險的道路,專門以搶劫為生,也不要小看這些人,畢竟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在1949年下半旬,當解放軍進入福建的時候,全省共存在兩百多股土匪,在後來陸續發展,土匪的數量更是達到瞭七萬多人,其中還有很多都是國民黨敗退之前特意安排下來的。

這些土匪存在於當地,也形成瞭極大的破壞力,阻礙瞭解放的進程。

特別是那些被國民黨安排下來的土匪,他們最大的目標就是要“顛覆人民政權”和“策反地方武裝”。

解放戰爭期間,解放軍在很多地方都建立起來瞭人民政權,這些也是土匪們的首要攻擊目標,他們也經常集合起來攻打周邊的區、鄉政府,導致正常的工作根本沒有辦法運行。

比如在建陽地區,當地的政府遭遇過土匪七十多次的襲擊,被殺害的幹部超過瞭一百六十人,群眾數量更是數不勝數。

而且,土匪盤踞的地區,百姓的生活質量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這些土匪經常打傢劫舍、攔路搶劫,使得不少村莊遭到瞭嚴重的破壞。

他們膽大包天,肆意妄為,當時解放軍的小分隊和政府下鄉的工作人員為瞭解放福州、廈門等地,專門向閩北等地區籌備糧草支援前線。

然而,在1949年7月到10月這段時間裡,當地的土匪和大刀會經常出沒,破壞南平至順昌這一段的交通線,甚至敢直接燒毀糧倉,在群眾中造謠、威脅。

這些土匪燒殺搶掠,嚴重破壞瞭社會秩序的穩定,事實也在不斷說明:土匪一日不除,人民政權就難以鞏固。

剿匪並不是一項簡單的工作,有的時候比戰爭還要復雜,這些人雖然沒有國民黨正規軍那麼強大的戰鬥力,然而由於對於地形和當地風俗的瞭解,他們神出鬼沒,給解放軍造成瞭極大的困擾。

這些土匪也出於各種的目的和要求,既相互利用又相互排擠,加上國民黨之前經常以“封官加爵”等方式收買利用,導致這群土匪的反動思想也格外濃厚。

胡璉等國民黨高級將領甚至還派出過高級特務加強對匪徒的控制,最終在福建等地形成瞭土匪、特務、地霸的反革命武裝。

他們的危害性一點都不比國民黨反動派要小,因此,處理這些人也是迫在眉睫。

1949年7月,中國人民解放軍31軍91師進軍福建,由於閩北山區有很多土匪和國民黨潰敗散兵,這裡也成為瞭解放軍的首要打擊目標。

這支部隊大多來自於山東膠東一帶,是跟隨部隊一路南下才到達的福建,所以和當地的老百姓之間存在極大的語言交流障礙,如何讓老百姓相信解放軍,成為瞭一個擺在眼前的問題。

然而,部隊來到福建的第一天,就遭遇瞭一個意外。

正是由於語言不通,所以雙方經常沒有辦法瞭解對面的意思,在部隊進入閩北浦城縣不久後,273團8連的副班長陳金庭便遇到瞭一位持刀的男人。

陳金庭幾番示意讓對方將刀放下,可對方也根本聽不懂陳金庭究竟是何用意,並沒有按照指令行事,因此,陳金庭最終舉槍將此人槍殺。

然而,根據後來的瞭解,這個持刀的人並非匪徒,而是一位當地的普通村民。

因此,這件事的影響也被迅速擴大,特別是群眾和群眾之間傳播開來,事實也會被不斷地歪曲和擴大,這對於解放軍的剿匪工作也極為不利。

本要重判,群眾求情“刀下留人”

剿匪不僅是一項軍事工作,更是一項政治工作。

很多匪徒都被國民黨利用,而當地的群眾也深受蠱惑,解放軍初來乍到,當務之急必然也是要博取信任,上來就殺錯瞭人,如何挽回惡劣的影響,便是極為關鍵的一步。

上級也很快下瞭指示,要求師部裡要嚴格處理這件事。

師部接到命令以後,也迅速召開瞭師黨委會進行研究,可是,幾經研究和討論,大傢還是下不定最後的決心。

可這件事如果不能讓廣大群眾滿意,最終的結果也隻能是讓謠言四起,甚至有可能被敵人“借題發揮”,造成極為被動的局面。

師部也終於下瞭一個殘忍的決定:判處陳金庭死刑。

陳金庭是一位好同志,常年南征北戰,立下瞭赫赫戰功,作戰的時候非常勇敢,才從一位普通的戰士升任為副班長,這樣的處理方式,在軍隊中也造成瞭極大的影響,大傢都覺得判得重瞭。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現在正處於百姓不理解軍隊的艱難時期,如果不能給百姓一個交代,此次剿匪就會喪失戰略意義。

帶著遺憾,師部還是把這則消息上報給上級部門,而上級部門也很快表示同意。

師黨委也下瞭決定,讓幾個懂福建話的同志,帶著判決書去鎮上處理,給當地百姓一個交代。

丁釗當時是91師的副政委,他在回憶這件事的時候寫道:自己當時的心情格外沉重,去執行這個任務,比去執行一項艱難的戰鬥還要困難。

後來,丁釗也得知瞭,273團的相關領導找陳金庭談過話,陳金庭那邊的反應非常平靜,他何嘗不知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的道理。

他對團領導說:“我是一名共產黨員,現在違反瞭紀律,打死瞭老百姓,這個罪責我是接受的,我願意接受組織上的處理結果。”

更讓人感動的是,陳金庭在知道自己即將被處決後,從口袋裡摸出瞭僅有的一元錢交給瞭自己的指導員,並對他說:“這也算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交的黨費瞭。”

丁釗從273團的指導員那裡聽說瞭情況,心情也更加沉重瞭。

在召開大會以前,丁釗覺得還是應該再和陳金庭聊聊,於是,他找到瞭陳金庭,強忍著悲痛對他說:“馬上要處理你的事情,你還有什麼話想說?”

陳金庭早就已經做好瞭思想準備,他說:“我是共產黨員,應該以身作則,我也願意用自己的生命來挽回影響。”

此時,丁釗已經非常感動,他說:“你的態度非常好,你也是一個好同志,安心地去吧,我們永遠也不會忘記你。”

陳金庭在聽到這番話以後,也流下瞭兩行熱淚,他知道,說什麼也沒有辦法挽回損失,能做的隻能服從一切決定。

丁釗緊緊握住瞭陳金庭的雙手,這一次,算是永別。

在大會開始以後,丁釗再次懷著悲痛的心情向大傢介紹瞭事情的經過,也再次重申瞭解放軍嚴明的紀律。

他當著所有人的面再次說:“咱們的戰士,因為意外打死瞭自己階級的兄弟,那就應該償命。”

戰士們中有很多在此前已經聽聞瞭陳金庭的故事,他們也知道,陳金庭是膠東一戶貧苦農民的兒子,在土改翻身後,感受到瞭紅軍是真真切切對人民好,所以這才自願加入瞭解放軍,成為瞭光榮的一員,隨著部隊南征北戰,最終來到福建地區剿匪。

在多年的革命歷程中,他立瞭很多的功,也有過很多突出的貢獻,這些大傢也是看在眼裡的。在大會上,丁釗也向大傢訴說瞭那個感人的故事:陳金庭在接受處理結果以後,把身上最後的錢掏瞭出來,當作是黨費來使用。

很多群眾也在現場聽瞭大會,在充分瞭解瞭陳金庭的故事以後,大傢都抱有極大的同情,很多不明所以的百姓也消除瞭誤解。

在最終判決被宣讀以後,場下一片嘩然,很多百姓都不敢相信,因為一次失誤,竟然會槍斃一位久經考驗的解放軍戰士。

於是,現場中有一位群眾主動站起來高喊:“絕不能讓這個同志這樣去死!”

這句話以後,群眾的情緒瞬間被點燃,一位年過半百的老醫生快步登上瞭主席臺,向丁釗副政委連連作揖,並懇求說:“我代表鄉親們,請求你們不要槍斃這位戰士,他是好人,是專門從山東來解救我們老百姓的好人呀!”

死者的母親在知道瞭事情的全部原委後,主動站瞭出來,擦幹淚水向大傢說:“請大傢相信,我的兒子不是被解放軍戰士故意打死的,那位戰士和所有解放軍都一樣,都是專門來保護我們老百姓的,我死瞭一個兒子,不能再有一個人因為這件事而死。”

為表誠意,這位母親主動跪在丁釗的面前,抱住瞭他的腿懇求說:“留下這個戰士的命吧,讓他去當我的幹兒子,好好去打反動派。”

毛主席說過,革命的隊伍是從人民中來,最終要回到人民中去。

人民的意見,其實才是最高的指示。

會場上爆發出一陣激烈的叫喊聲,大傢都高呼著:“不要殺他!不要殺他!”

在此起彼伏的呼喊聲中,原本嚴肅的審判也最終被打斷,這種情況也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的。

這個時候,丁釗也很快意識到,當初要處決陳金庭,本就是為瞭給當地群眾一個交代,現在槍下留人,才是群眾最新的指示,如果堅決執行任務,那麼群眾很有可能覺得解放軍鐵石心腸,可不執行槍決,又違背瞭上級指令,這下,丁釗又犯瞭難。

當務之急,是要穩住廣大群眾的情緒。

丁釗對大傢表態:“首先,非常感謝廣大群眾對於解放軍戰士的關愛,我們也希望考慮大傢的意見,至於陳金庭具體要怎麼處理,我們需要報告上級決定。”

結果,原本的“宣判大會”開著開著就變成瞭“軍民誓師打倒反動派大會”,增進瞭軍民之間的感情,也是對於大傢最好的教育。

會後,丁釗很快把現場的情況向上級部門做瞭匯報,上級也指示大傢對親屬走訪慰問,對他們的生活作妥善的安排。

最終,上級下達瞭最終的決定:免除陳金庭死刑,回原部隊,等待戴罪立功。

在半個多世紀以後,早已退休的丁釗寫下瞭一篇文章回憶這一段往事,“陳金庭”這三個字也在他心裡留下瞭深深的烙印,後來,部隊執行瞭很多的任務,而陳金庭作為一名普通的戰士,最後去瞭哪裡,也沒有明確的記載。

九十多歲的丁釗老人還為陳金庭寫下瞭一句話:“陳金庭同志,請問你現在在哪裡?希望你如今依舊健在,仍然保持著當年為黨為民的高尚情操。”

這次意外以這種方式落幕,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沒想到一件做錯瞭的事,竟然加深瞭軍民之間的感情。

丁釗

參考

[1]丁釗. 我願用生命為黨挽回影響![J]. 開心老年,2018(03):76-77.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20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7967.html
08年地震後,程林祥背兒子遺體,徒步25公裡回傢,後來如何瞭? 歷史

08年地震後,程林祥背兒子遺體,徒步25公裡回傢,後來如何瞭?

人們認識程林祥,是因為汶川大地震後他背著兒子的遺體步行25公裡回傢,這個平凡而又偉大的父親的愛兒之舉感動瞭無數人。然而,經歷瞭喪子之痛的他又接連遭遇妻子失憶與父親去世兩個噩耗。大多數人可能會覺得程林祥...
2001年,85歲的薛明非要參加賀鵬飛遺體告別儀式,一句話讓人淚目 歷史

2001年,85歲的薛明非要參加賀鵬飛遺體告別儀式,一句話讓人淚目

薛明,作為共和國元帥賀龍的第五任妻子,她的一生跌宕起伏,她的人生既幸運又不幸。幸運的是她遇到愛她的賀龍,還生下一子二女,個個都有出息。不幸的是,中年喪夫晚年喪子讓薛明的一生蒙上灰暗的色彩。賀龍和薛明2...
趙世炎:26歲英勇就義,犧牲時結婚不滿2年,妻子懷有身孕 歷史

趙世炎:26歲英勇就義,犧牲時結婚不滿2年,妻子懷有身孕

1922年,武漢的中國共產黨和社會主義青年團共同領導瞭一次規模宏達的學生運動——湖北女師學潮。波瀾壯闊、氣勢磅礴的女師學潮,為中國近現代女子的覺醒播撒下瞭珍貴的火種,其後,在一眾先後踏上壯麗奇偉之革命...
28年前,浙江大姐給17歲乞丐一碗面,20年後他拿100萬回來報恩 歷史

28年前,浙江大姐給17歲乞丐一碗面,20年後他拿100萬回來報恩

“如果沒有遇到你,我將會是在哪裡?日子過得怎麼樣?人生是否要珍惜”。每當夜深人靜時,這首歌就會走進何榮鋒的心裡。這位37歲的重慶人現在已經功成名就,是沈陽一傢集團公司的老板,手下有上千名員工,他熱心公...
蠢萌反派高晞月,這一生錯愛不如不愛,為何後宮眾人都想讓她死? 歷史

蠢萌反派高晞月,這一生錯愛不如不愛,為何後宮眾人都想讓她死?

“臣妾這一輩子,如癡夢一場,後悔也來不及瞭。隻盼望著下輩子不要落入帝王傢,清清靜靜地嫁瞭人,相夫教子,也做一回賢德良善之人。”《如懿傳》中的高晞月作為“瑯嬅黨”,跟著金玉妍替皇後幹瞭不少壞事。但比起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