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韓先楚自問:如果我能授銜,現在該是什麼瞭?

  • 在〈1985年,韓先楚自問:如果我能授銜,現在該是什麼瞭?〉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3

1985年春,已退休5年的韓先楚將軍安靜地在菜地裡勞作。再也沒有軍銜,再也沒有硝煙,再也沒有前指,滿臉風霜的將軍彎著腰把把菜園弄得像個作戰室。那一身身綠軍裝,那一條條等高線,將軍看瞭一輩子,還是百看不厭。

已調任軍事學院的秘書楊旭華來到菜地找老首長,一看便知道他的心思,不忍打斷將軍的思緒,等瞭很久,楊旭華才叫瞭聲“首長”。

韓先楚回頭一看,身著沒有軍銜的85式制服的楊旭華精神抖擻地站在身後。韓先楚顫顫巍巍地摸瞭摸軍服:“好精神!有軍銜就更好瞭”,接著眼望前方,喃喃自語:“如果我能授銜,現在該是什麼瞭?”

韓先楚

旋風司令,軍事天才沒有軍銜

紅軍是沒有軍銜的,當時物質條件極為匱乏,能保證部隊有一套整齊的灰軍裝制服都是很困難的事,區別幹部戰士隻能從他們使用的槍支和是否隨身帶有公文包來判別,中高級幹部還有警衛員、望遠鏡和坐騎等,沒有任何等級標志。

沒有軍銜的革命軍隊培養瞭一大批英勇善戰的軍事人才,韓先楚就是其中之一。

1936年5月,彭德懷司令員率紅一方面軍進軍寧夏,再次“西征”。6月13日,已是紅78師師長的韓先楚率軍進至定邊縣城。定邊縣位於邊區四省(區)交界之處,城高路險,易守難攻,有“三秦要塞”之說,之前紅軍73師、75師都曾攻而不克,繞城而行。

韓先楚偏不信邪,經反復偵察,他斷定經幾次攻打,敵已成驚弓之鳥,攻城必破,可為紅軍補充大量物質彈藥。但彭總擔心拖累整個作戰計劃,電命“繞道前進”。

此次西征主要目標是消滅寧馬有生力量,擴展陜甘寧根據地,況且前有攻城失敗教訓,不同意攻堅是可以理解的。但韓先楚死咬戰機,“摟草打兔子”,抗命也要打定邊城。他一邊上報力爭,一邊三次召集師團幹部會議,商定作戰方案。

6月14日凌晨,紅78師先佯攻城東,再主攻城西和城南,兩個小時就解決戰鬥,取得瞭西征路上最大的一次勝利。治軍甚嚴的彭總得知戰報不僅沒有處分韓先楚,還來電祝賀。

抗戰初期,出於軍隊正規化和國共合作的考慮,中共中央決定試行軍銜制,擬訂軍銜為6等16級,韓先楚時任八路軍689團團長,按八路軍總司令朱德簽發的《建立等級制度的訓令》的規定應授予上校軍銜。

但由於戰爭環境的艱苦卓絕,1942年4月,根據中央軍委指示,此輪評銜活動終止。

抗戰勝利後,國共兩黨舉行和平建國談判。

1946年2月,中共中央印發《關於軍隊整編的若幹問題的指示》,指示我軍統一整編後“即須實行將校尉的正規制度”,即軍銜制,便於統一待遇。但此次評銜剛開始,內戰即全面爆發,韓先楚所在的東北地區成為國共兩黨爭奪的焦點,此輪軍銜制隻得停止。

沒有軍銜並不影響打仗。經多年戰爭錘煉,韓先楚對戰役的駕馭能力日漸成熟,敏銳準確的戰局決斷力無出其右,大膽勇猛的作戰風格令敵膽寒。其傑作奇襲威遠堡至今仍作為一個長途奔襲的典型戰例入列國防大學的教材。

1947年9月,韓先楚剛上任東北野戰軍3縱司令員,就接到聯軍總部關於秋季攻勢的命令。按照預定作戰方案,第3縱隊自東豐、西豐間深入威遠堡,由外向裡打,逐步推進,先吃掉駐守西豐的346團,得手後再向縱深尋機打擊敵116師。

韓先楚眼盯作戰地圖陷入沉思,他認為作戰方案有重大缺陷,西豐城易守難攻,首戰346團就是攻堅,不僅傷亡大,還容易放炮116師,這不符合關於大量殲滅敵有生力量的指示精神。

韓先楚幾經思考,決心采用“掏心戰”直搗狼窩。他馬上召開作戰會議,和盤托出自己的想法:放棄攻打具有堅固防禦工事的西豐縣城,長途奔襲直接包圍敵116師師部威遠堡,然後圍點打援,誘敵出城全殲敵116師。

韓先楚冒險激進的作戰方案政委不同意,縱隊黨組不同意,縱隊黨委擴大會也不同意,多次拍桌子還是相持不下,最後,韓先楚倔脾氣上頭,直接電告東總,請林彪裁決。林彪批復:“按先楚意見辦!”

這是一次120公裡的長途奔襲,韓先楚親自領隊強行軍,專挑小路秘密開進,遭遇小股敵人全部用輕武器解決,不漏一人。

天還沒亮,3縱主力就悄悄地包圍瞭敵師部駐地威遠堡,敵人正在起床出操,突遭攻擊後亂作一團,師部嚴令各團立即出城回援,半路即中埋伏。

經過一天一夜激戰,敵116師被全殲,師長劉潤川被俘,這是47年東北秋季攻勢中打得最漂亮的一仗,韓先楚自此被對手敬畏地稱之為“旋風司令”。

解放海南,主席欽點晉升上將

對韓先楚軍銜評定影響較大的,是海南島戰役。

1949 年12月18 日,毛澤東電令由鄧華指揮12兵團的40軍和15兵團的43軍攻打海南島,韓先楚時任第12兵團副司令員,受領任務後即帶40軍火速開進前線。

40軍將士是東北人,第一次見到一望無際的驚濤駭浪感覺無所適從,但韓先楚毫不畏懼,他一面帶頭下海訓練督促官兵“三個月陸軍變海軍”,一面成立“動員船隻工作隊”尋找船工,搜集木船,將發動機、野炮裝在船上改制“土炮艇”,積極備戰。

海南島防衛森嚴,薛嶽手握10萬部隊,配備50餘艘軍艦和42架戰機,構築陸海空立體防禦,叫囂:“固若金湯”。毛主席也想盡快解放海南島,但一個月前的金門海戰失利教訓深刻,讓全軍對渡海作戰謹慎當頭,甚至出現畏難情緒。

1950年2月,在廣州召開的解放海南島作戰會議在給中央軍委的報告中甚至提出解放海南島“時間可能要長,最好不限制”,這讓認定攻打海南可“一戰定乾坤”的韓先楚心急如焚。

經充分調查論證,韓先楚認定沒有動力的風帆船隻有依靠谷雨前的季風才能度過瓊州海峽,4月20日前如不發起攻勢,解放海南島就得往後再拖一整年。2月會議推遲作戰的命令他拒絕傳達,一意孤行繼續督促40軍將士執行2、3月進攻的戰略準備。

3月,韓先楚致電15兵團請戰,未批準,4月,韓先楚繼續請戰,甚至和兵團司令鄧華拍桌子叫板。期間,韓先楚先後組織瞭兩批部隊共3790人偷渡上島,和瓊崖支隊匯合。

攻打海南島,中央軍委要求推遲,四野林彪要求推遲,廣州葉劍英要求推遲,前指鄧華要求推遲,唯有韓先楚認定推遲不得,為此他不惜一次次越級上報,到後來政委都不敢和他聯署電報瞭,好像40軍跟所有上級都唱反調。

倔強的韓先楚高喊:“如果兄弟部隊沒有做好準備,我單獨帶40軍渡海作戰!”

4月10日,事情有瞭轉機,他說服瞭林彪,林彪再次說服瞭毛主席,終於等來瞭渡海作戰的命令。

4月16日7時30分,韓先楚帶領3萬將士登上500多艘木帆船和“土炮艇”乘東風起航,強渡瓊州海峽,4月17日3時突破“伯陵防線”搶灘登陸成功,僅用三天時間就殲滅瞭國民黨守軍主力,5月1日,海南島全部解放。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突然爆發,6月27日,美國第七艦隊進駐臺灣海峽。一個多月的時間差,“一意孤行”的韓先楚讓海南島避免瞭成為第二個臺灣的命運,功績怎麼說都不為過。

1955年2月,新中國軍銜制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頒佈。1955年9月,金秋時節,韓先楚被授予上將軍銜。

按照《條例》規定,韓先楚屬副兵團級,應授中將軍銜,但在審批將帥名單時,對解放海南島戰役印象深刻的毛主席說:“不要忘瞭50年海南島戰役的事”,就這樣,原本隻應是中將的韓先楚成瞭開國上將。

軍銜為輕,初心使命才是根本

韓先楚有功,取得解放海南島的戰績,並堅持革命的初心,與他的革命引路人吳煥先密切相關。

吳煥先,河南新縣人,1927年參加黃麻起義,是鄂豫皖蘇區的主要創建人,後任紅25軍政委,是韓先楚革命道路的引路人。

韓先楚參加革命是因為對黑暗社會的痛恨,報仇心切,但吳政委告訴他,紅軍是為窮人打天下,不是為自己,他從吳政委那裡知道瞭蘇維埃、階級鬥爭、共產主義,知道瞭終身奮鬥的目標。

1935年吳煥先犧牲,韓先楚身上一直放著吳煥先的一張戎裝照片,從鄂豫皖到北京,他的革命導師伴隨著他一生。

韓先楚兒時從軍的夢想來自於騎高頭大馬的軍閥,肩上的軍銜熠熠生輝,讓少年韓先楚好生羨慕,參加黃麻起義後,經過黨的教育才知道那是專門欺負窮人的軍隊,痛恨之極,卻對衣衫襤褸、沒有軍銜、沒有軍餉的紅軍越來越有歸屬感。

在長期的革命鬥爭中,韓先楚多次遭受委屈和不公正對待,僅排長一職就上上下下幹瞭四次,但沒有一點抱怨,打仗卻越來越勇敢,是因為他相信像吳政委這樣的共產黨人。

毛主席沒有軍銜,但入黨後的韓先楚卻覺得紅軍領袖威風無比。

韓先楚第一次見到毛主席,是在1936年1月,紅15軍團接受毛主席檢閱,當時的毛主席外形憔悴,背有點駝,一身補丁,24歲的韓先楚卻充滿敬仰,他感受到毛主席的“眼睛透出一股英氣與活力,此人一定非同凡響。”

對軍銜和軍隊看法的轉變,實際上是韓先楚對道路和信仰的選擇日益堅定的過程,這才是他舍命戰鬥的力量源泉。

1981年,退休後的韓先楚回到瞭魂牽夢繞的傢鄉,見到尚未擺脫貧困的大別山老區群眾,他很難受:“早年你們就把最後一碗米,最後一尺佈,最小的兒子送給瞭紅軍,獻給瞭革命,你們有權利過上好日子!”

當天晚上,韓先楚用自己的工資和積蓄緊急從部隊買瞭5萬件舊軍大衣,分發給父老鄉親。同坐一條板凳的鄉親們談起將軍的軍銜和赫赫戰功,韓先楚淡淡一笑:“我隻是一個兵,戰功都是你們吹出來的”。

愈是晚年,他對吳政委的思念愈濃,對毛主席的敬佩愈深。針對偶爾出現的一些否定歷史的謬論,晚年韓先楚躺在病床上正本清源:“我個人的一點成就,我們國傢發展到今天,都得益於毛主席的英明統帥和指揮。”

肩無軍銜,時刻準備最後一戰

肩扛上將軍銜,胸有百萬雄兵,韓先楚沒有閑下來的機會。

1957年9月,韓先楚調任福州軍區司令員。福建軍區與臺灣島隔海相望,戰略地位十分重要,中央軍委先後調配瞭4名開國上將與韓先楚搭檔當副手。

他們分別是開國上將葉飛,任職政委,開國上將王建安,任職副司令員,開國上將陳再道,任職副司令員,開國上將李志民,接任政委,福州軍區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韓先楚開始竟然不願意去擔任福州軍區司令員,但毛主席說:“你不去也得去!我們就是要把解放海南島的人放在臺灣對面,讓蔣介石想想,當年我們是怎麼打下海南島的。”韓先楚這才明白中央意圖,欣然赴任。

軍銜是軍隊正規化現代化的標志。但55軍銜實行後,暴露出許多不完善之處,客觀上讓人民軍隊變得等級森嚴,這對一生倡導“官兵平等”的毛主席來說是不能容忍的,中蘇論戰後,照搬蘇聯的軍銜制更被視為“修正主義”的軍事路線而飽受詬病。

1964年賀龍元帥提出取消軍銜制,毛主席當即贊同:“扛個牌牌,肩不能挑,還怎麼同人民群眾同甘共苦?”1965年5月,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正式決定取消軍銜制。

肩上的軍銜沒有瞭,心中的使命更重。臺灣海峽是和平年代的唯一前線,韓先楚一守就是16年。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初,由於經濟政策失誤、自然災害和與蘇聯決裂,蔣介石認為“反攻大陸”的時機成熟‚臺海前線一時戰雲密佈。

1958年1月,韓先楚完成空軍入閩部署,4月,韓先楚與政委葉飛制定瞭炮擊金門作戰計劃並報中央軍委批準,8月23日,廈門前線萬炮齊鳴,猛轟金門、馬祖島,“攪得周天寒徹”。

韓先楚的上將軍服從不示人,對於國傢65年廢除尚不成熟的軍銜制,他是贊成的,心中不舍的是使命。

韓先楚把那套上將軍服悄悄帶到瞭臺海前線,掛在傢裡,沒事就凝視著肩章和上面的三顆星出神,晚年他對傢人說,很希望能穿著上將軍服安靜地去見馬克思,去見毛主席。

1986年10月3日,一代名將韓先楚在京去世,彌留之際念叨:“臺灣!臺灣!”將軍的心永遠在前線,他正看著自己身著上將軍服,帶領浩浩蕩蕩的人民軍隊,如解放海南島那樣,在祖國最後的前線完成“最後一戰”的使命。

結束語

軍銜制在中國歷經風雨,1988年正式全面實行,此時韓先楚已離世2年。軍銜是軍隊正規化現代化的重要標志,是黨和國傢對軍人貢獻的肯定,是軍人的驕傲和終身榮譽。

人靠思想行動,軍隊靠靈魂凝聚。韓先楚那一輩軍人及無數先烈沒有軍銜,但他們敢戰必勝的血性充分展示瞭這支隊伍的靈魂和使命,詮釋瞭人民軍隊為什麼能從勝利走向勝利的血脈基因。

他們的軍銜在人民心中,由人民授予。

參考文獻:

[1]夏明星, 徐曉丹. "旋風將軍"韓先楚的紅軍歲月[J]. 黨史縱橫, 2020(11):4.

[2]金一南. 如何打造一支有血性的隊伍[J]. 廉政瞭望, 2019(23):2.

[3]張學鋒. 韓先楚的"勝戰"之道[J]. 人民周刊, 2018.

[4]姚科貴. 韓先楚與解放海南島[J]. 百年潮, 2020(7):10.

[5]徐金洲. 一九六五年取消軍銜制原因探析[J]. 中共黨史研究, 2016(8):12.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2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8598.html
北大醫學博士卻不敢見血,隻想上學不想工作,失業18年淪為低保戶 歷史

北大醫學博士卻不敢見血,隻想上學不想工作,失業18年淪為低保戶

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若是個大學畢業,就足以讓人追捧;若是個碩士,簡直是人中龍鳳;若是個博士,不蒂於文曲星轉世,前途無量。而他張進生,頂級名牌學校——北京大學醫學博士,竟然淪落為無業遊民,隻能靠姐姐供養...
女紅軍何子友24歲嫁周子昆,夫死守節75年,100歲和少林高手過招 歷史

女紅軍何子友24歲嫁周子昆,夫死守節75年,100歲和少林高手過招

毛澤東曾說過:“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在中國人民反抗封建統治、爭取民族自由解放的戰爭歲月裡,華夏大地湧現出瞭許許多多“丟棄紅裝愛武裝,奔赴疆場鬥敵強”的巾幗英雄,她們同男子一樣穿上瞭英姿颯...
《如懿傳》阿箬:她曾是如懿最得力的侍女,為何最後卻被賜瞭貓刑 歷史

《如懿傳》阿箬:她曾是如懿最得力的侍女,為何最後卻被賜瞭貓刑

《如懿傳》中許多反派,仔細推敲,這些人物藏著的都是冷心冷面的悲劇內核。正如高晞月,她雖然愚蠢,但也曾天真過。而已正如金玉妍,她雖狠毒,但也曾浪漫。但提到《如懿傳》的阿箬,大傢都會恨得牙癢癢,巴不得抽瞭...
18年後梅艷芳再登熱搜:古天樂為她爆哭,湯唯梁傢輝泣不成聲 歷史

18年後梅艷芳再登熱搜:古天樂為她爆哭,湯唯梁傢輝泣不成聲

《梅艷芳》沒能驚艷眾人、力壓群芳:“作古”未遠的人物,銀幕呈現難在哪裡?收音機裡放著的是許冠傑的《浪子心聲》,哥哥張國榮還沒有一躍而下,梅艷芳也不過是一個平凡普通的小女孩。電影《梅艷芳》上映後,許多觀...
如懿傳:“女間諜”在眾多嬪妃中脫穎,頭牌被翻爛,這才是意歡? 歷史

如懿傳:“女間諜”在眾多嬪妃中脫穎,頭牌被翻爛,這才是意歡?

《如懿傳》原著“沒愛就活不瞭”的意歡:她的人生觀,不值得借鑒人類的悲喜往往不盡相同,連同感情也是。我們看書中人的愛恨情仇,總是覺得匪夷所思,也正如意歡,她愛弘歷,幾乎癡狂。年少時那匆匆一撇,怎麼影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