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馮玉祥之女病逝,銀行卡剩85元,遺言:幫我代交一萬元黨費

  • 在〈2008年馮玉祥之女病逝,銀行卡剩85元,遺言:幫我代交一萬元黨費〉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6

2008年2月8日,一位老人在北京溘然長逝。

臨終前,她的遺言是讓自己的兒子從她的工資卡上取出一萬元交黨費,當她的兒子完成母親的囑咐後,發現工資卡僅剩85.46元,而她一生所捐獻的錢物,卻早已超過300萬元。

這位老人名叫馮理達,她是我國著名免疫學專傢,是全國優秀共產黨員。除此,她還有一層身份,那就是著名愛國將領馮玉祥和新中國第一任衛生部部長李德全的長女。

1925年,馮理達出生在天津。馮理達從小就接受父親馮玉祥近乎苛刻的教育,4歲的時候,她的父親便讓她以給自己警衛洗襪子的方式,教導她要勤儉、自立、平等待人。馮玉祥跟馮理達說得最多的話,就是:“不要當小姐,要自愛,要自強,要靠自己的雙手去生活。”

1931年,馮玉祥在山東泰山腳下隱居時,他給自己的幾個子女每人都劃分瞭一塊土地,包括馮理達,讓他們每天都下地勞作,自己動手種田,用自己的辛勤勞作換口糧。除此,馮玉祥還特意選派瞭一位叫龐紹緒的武術教官每日來教導馮理達等人習武,強身健體。

因為馮玉祥嚴苛的教育,馮理達很早便養成瞭獨立自主的性格,且多才多藝,更沒有絲毫的大小姐脾氣,懂得民間疾苦,從來沒有因為父親馮玉祥的身份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正是因為良好的傢風,馮理達才有瞭後來那般的成就,也才有那般一心為國為民的崇高品格。

而說起馮理達的學醫,這緣於二件事情,正是這二件事讓馮理達下定決心要學醫。

1939年的一天,馮理達的母親李德全因摔倒不慎將手臂摔傷,到醫院醫治許久都未見恢復,手臂還是時常隱隱作痛且還不能揮動自如。

為讓李德全手臂揮動自如,馮傢遍尋名醫後經人介紹請來瞭著名中醫楊濟生先生前來診治。

楊濟生先生不愧是中醫專傢,熟諳中醫經絡學說和針刺技術的他,隻要銀針刺瞭李德全手臂幾次,她的傷就徹底痊愈瞭。

這一近乎神奇的醫術,讓馮理達感到深深的震撼,並由此對醫學產生瞭極大的興趣。

之後,她的大姨在教會醫院做手術時,因為醫生的疏忽大意將止血鉗留在大姨的腹中,致使大姨因為感染逝世。大姨的意外逝世,給馮理達很深的感觸。

“良醫可以讓病人起死回生,庸醫可以讓病人無可救藥”深深明白瞭這個道理的馮理達立志學醫,希望能用自己的醫術救死扶傷,為民謀福祉。

1944年,經過勤奮刻苦的學習,高中畢業的馮理達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成都齊魯大學醫學院。

二年後,因為馮玉祥將軍反對蔣介石內戰,被解除軍職,心灰意冷下提出出國考察的要求,就這樣馮理達跟隨父親馮玉祥前往美國,並進入美國加州大學生物系學習。

1948年9月,馮玉祥將軍響應我黨的號召,攜帶傢眷乘船回國。

臨行前,馮玉祥讓馮理達自己選擇是回到祖國還是留在美國,馮理達堅定地表示:“我要做一個像爸爸一樣熱愛祖國的人,回到新中國的懷抱。”

面對人生中的重大抉擇,馮理達沒有一絲的猶豫,同她的父親、母親一樣,她堅定地選擇瞭奔向共產黨,走向新中國。

然而,不幸的是,回國途中輪船途經黑海時,馮玉祥和小女兒馮曉達因輪船起火不幸遇難。

與父親和妹妹的生離死別,成為馮理達心中永遠的痛。

可是,馮理達並沒有被父親和妹妹不幸遇難一事打倒,反而更加堅定回到祖國報效祖國的決心,她立志一定要完成父親未竟事業,為新中國的建設添磚加瓦,為新中國的繁榮昌盛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父親的教誨使我深深懂得,一個民族要講求氣節,一個人要講求志氣。隻要有一種自強不息、奮發有為的精神,就沒有克服不瞭的困難。”

馮理達這一生都謹記父親馮玉祥的教誨,不管做人,還是做事,都牢記氣節、志氣二詞,心中將祖國牢牢放在第一位,遇事從不退縮隻會迎難而上,努力克服各種困難,隻為能成功。

1949年,馮理達作為新中國第一批留學生,與弟弟馮洪達一起被派到蘇聯學習。

馮理達立志學醫,被分配到當時蘇聯最頂尖的醫學學府之一列寧格勒醫學院,攻讀免疫學。

在校期間,她勤奮刻苦、努力好學,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學習和研究上,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是學生眼中的學霸,老師口中的好學生。

後來,馮理達以優異的成績完成本科學業並先後直升研究生、博士生,繼續攻讀免疫學。

攻讀免疫學博士期間,她靠自己精湛的醫術為列寧格勒解決瞭一大傳染病隱患,並因此得到瞭列寧格勒市民的尊敬與熱愛。

列寧格勒的冬季異常寒冷,加上物資匱乏,居民普遍營養不良,致使當地白喉病流行嚴重,幾年來一直深受白喉病流行的困擾,各大醫院和諸多名醫都對其束手無策,雖然想盡各種預防和醫治方法,但效果卻都是微乎其微。

1957年,列寧格勒市政府為瞭向蘇聯十月革命勝利40周年獻上大禮,便決定要在當年徹底消滅本市的白喉病。要想徹底消滅白喉病,在當時無疑是一件很艱巨的事情,很多醫學專傢聽到列寧格勒市政府想要在當年消滅白喉病的消息,都明確表示這是絕對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就在許多醫學專傢都望而卻步之時,名不見經傳的馮理達站瞭出來。

她向市政府主動請纓擔任該市白喉病防治專案組負責人,馮理達雖然當時並沒有什麼知名度,但是她在學校的成績非常優異,是名副其實的高材生,所以在無人敢承擔起消滅本市白喉病重責之時,市政府便選擇相信馮理達,讓她擔任本市白喉病防治專傢組負責人。

馮理達臨危受命後,不懼困難、迎難而上的她經過不斷地摸索和研究,創造性地運用針灸、中藥和西藥相結合的方法,成功使得列寧格勒的白喉病發病率在當年降到瞭零。

在蘇聯醫學專傢明確表示不可能的情況下,馮理達用自己不懼困難的精神和聰明才智僅用數月時間便讓列寧格勒的白喉病病發率降至零,這等壯舉實在讓人振奮,也為新中國爭瞭光。

列寧格勒為此給馮理達頒發瞭“列寧格勒市科技大獎”,隨著蘇聯各大媒體的深入宣傳報道,馮理達也成為瞭當時蘇聯一位名聲顯赫的醫學專傢。

1958年,經過9年刻苦努力地學習,馮理達獲得瞭蘇聯免疫學副博士學位。

此時,蘇聯方面邀請馮理達留在蘇聯工作,並答應給予高薪,面對蘇聯高薪挽救,馮理達沒有任何心動,而是歸心似箭,希望能快點回到祖國,用自己的醫術為祖國的人民謀福祉,她對邀請自己留下的導師說道:“我是祖國派來的,我要用學到的知識報效我的祖國。”

1959年,馮理達學成歸國,作為當時新中國少有的獲得海外醫學博士學位的人才,她一回國就被國傢委以重任,被分配到瞭中國醫學科學院從事流行病研究工作,受命組建新中國第一個消毒研究室並擔任該室和流行病科負責人。

在中國醫學科學院工作期間,馮理達先後作為黨中央、國務院和衛生部防治傳染病工作組負責人,29次帶隊冒著生命危險深入浙江、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河南等血吸蟲病、霍亂、痢疾等重疫區一線指導傳染病免疫治療工作,及收集傳染病治療數據,為新中國控制和消滅傳染病做出瞭突出且不可磨滅的貢獻。

1973年,馮理達加入新中國人民海軍,成為海軍總醫院傳染科主任醫師。

新的環境,新的工作沒有讓馮理達感到任何的不適,她仍然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當中,且比以前更加努力,更加投入,拖地板、倒痰盂、整理病床、救治病人,什麼工作都搶著幹,從未叫過苦更未叫過累。

有一次,為瞭搶救一名肝病患者,馮理達整整五天沒有回過傢,一直都待在病房裡時刻盯著患者的情況,一旦有情況,她永遠都是第一個沖上去查看。

五天都沒有好好休息,身邊的人害怕她的身體會支撐不住,都勸她去值班室休息一會,可馮理達卻說:“你們去休息會吧!你們年輕人應該多休息,我現在年紀大瞭,睡眠夠瞭。”

還有一次,傳染科住進瞭一位瘧疾病人,因為病情的原因,這個病人經常會把大便弄得到處都是,年輕的護士見此多少都有點畏懼心理。

這時,馮理達站瞭出來,她主動承擔起照顧這位病人的重擔,不辭辛苦地照顧著這位病人,從未有過任何的嫌棄。

一日晚上11點鐘,馮理達像往常一樣去病房看望這位病人,結果發現病人身上、床上到處沾滿瞭糞便,她看到後沒有絲毫猶豫,當即把病人抱起來,先是清理臟物,然後打來熱水為病人擦拭身體並清洗病人換下來的衣服。

馮理達不但對病患很好,細心地照顧著他們,且醫術更是無比精湛,拯救瞭無數位病患。

一次,海軍總醫院來瞭一位結核性腦炎患者,患者本來在當地是被當地醫院認為已經無藥可救,沒有多少時日瞭。因為患者的父母始終不肯放棄,打聽到馮理達是這方面的專傢便來到瞭海軍總醫院求診。

馮理達診治後,憑借著以往的經驗,認為這個病還有康復的可能,便讓這位患者留在這裡,後來經過馮理達精心治療,這位患者果然奇跡般恢復瞭健康。

還有一次,一個患視網膜細胞瘤的1歲半女孩,她的父母帶著她跑遍瞭全國不少知名醫院,遍訪名醫,都治不好。

機緣巧合下,女孩的父母得知馮理達的存在,便急忙帶著女兒來到海軍總醫院求診。

後來,在馮理達的治療下,3周後這個女孩奇跡般地恢復瞭健康,雙眼重見光明,可以看見她曾經夢寐以求想要看到的花花世界。

馮理達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一個全心全意為照顧病患且醫術高超的良醫,一個大愛無疆的仁醫,一個人讓所有人都敬佩不已的“將門名醫”。

1978年,馮理達重新回到瞭自己擅長的領域,奉命創建海軍總醫院免疫室並擔任負責人。

免疫室剛剛建立時,整個科室別說是設備,就連人都沒有,隻有三個人、兩張桌子和三把椅子。然而,盡管免疫室條件簡陋,想要組建起一個符合標準的免疫室困難重重,馮理達也從未想過要放棄,而是選擇迎難而上,用盡一切辦法建立起一個完全能使用且合格的免疫室。

我們都知道,隻要搞病毒實驗室就需要無菌操作間,可當時海軍總院並沒有符合條件的現成房子,要想有一個完全符合條件的房子作為無菌室,就需要重新建造,可建造需要時間。

在無菌操作間沒有建起來前,為瞭不影響工作進度,馮理達就和同事們將還未啟用的電梯間改造成無菌操作間。

有瞭無菌操作間後,沒有實驗儀器設備,她就去其他科室借或是直接動手自己做;沒有電子顯微鏡,她就帶著標本到其他單位做實驗;沒有清潔工人,她就自己動手洗實驗儀器設備。

最終,在馮理達不懈​的​努力下,海軍總醫院終於有瞭一個符合標準且完全能使用的免疫室,並在不久的將來成為瞭一個擁有病毒細胞室、免疫實驗室、血液流變室、電子顯微鏡室、動物實驗室和免疫研究門診等6個部門的“中國免疫學研究中心”。

1999年,馮理達從海軍總醫院副院長任上退休。退休後,馮理達本來可以不再過問任何事情,安享晚年,舒舒服服地過完自己的餘生,但是她沒有。

退休後的馮理達,經常奔走在全國各地工廠、學校、社區、農村、部隊之間,致力於向人們傳播健康知識,告訴人們防病重於治病,要有存儲健康意識,被人們親切稱為“健康使者”。

然而,告誡人們要有存儲健康意識的馮理達,卻從來沒有把自己的健康放在心裡。

為瞭能為國傢和人民多做一些事情,退休後的她除瞭在外做講座,剩下的時間依舊每天7點半準時到辦公室,超負荷工作,連雙休日都不休息。

2007年11月,因為數年如一日超負荷工作,82歲高齡的馮理達身體出現瞭嚴重問題,肺部開始出現纖維化癥狀,經常咳得滿臉通紅,晚上也休息不好。

然而,就算是這樣,馮理達也沒有停止站在課堂為學生講課,在她心中早已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想的隻是用自己的餘生為國傢培養出更多的醫學人才,為國傢盡自己最後一份力。

有一次,見到馮理達不顧自己的病軀,仍然強撐著身體給學生上課,海軍總醫院高壓氧科主任潘曉雯語氣就有些生氣地勸說道:“您都病成這樣瞭,不要再去講課瞭。”

馮理達卻說:“像我這個年紀,能多講一場是一場,隻要安排好瞭就一定要去!”之後,她便不顧潘曉雯的勸阻,拖著病軀趕到空軍指揮學院為學員作健康輔導報告。

作報告期間,主持人多次勸她不要一直站著,可以坐下講課,可是馮理達卻拒絕說道:“我是來講課的,不是來開會的。”120分鐘的健康輔導報告,馮理達就像以前一樣始終站著講課,任誰都看不出這位老人已經是病入膏肓,現在全靠頑強的意志在堅持著。

正如馮理達在日記中寫道:“今天實足年齡已整整79歲瞭,虛歲80歲瞭。時間過得真快,匆匆八秩,隻有努力工作,才能不辜負爸、媽、親人、朋友、同志的希望、期望和願望。當然更要記得自己是黨的女兒,是人民的女兒,是全國老百姓的女兒。”

她就是這樣一個至真至純到忘我的人,一個把國傢和人民​看得​比什麼都要重要的人。

在今海軍總醫院設立的馮理達事跡展覽館,保留著羅悠真代母親馮理達交一萬元黨費的收據。收據上寫著:“馮理達同志自願多交黨費共計人民幣一萬元,特此證明”。收據的時間落款為2008年4月22日。

馮理達的兒子羅悠真清楚地記得:

2018年1月20日下午,馮理達病情突然急轉直下,她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不清,漸漸陷入昏迷狀態。昏迷前,她緊握著兒子羅悠真的手,用已經快聽不清的微弱聲音說道:“你要永遠記住,媽媽是黨的兒女,我死之後,幫媽媽代交一萬元黨費,一定要記得。”

馮理達逝世後,羅悠真遵循母親的遺言,從母親的工資卡上取出一萬元交黨費後,馮理達的工資卡上僅剩85.46元。

85.46元,這是馮理達留給兒孫的唯一財產,除此再無其他。誰能想到馮理達每個月工資就有上萬元,受邀去歐洲做講座一次報酬就上萬美金,那為何她的遺產隻有85.46元呢?

難道是馮理達花錢大手大腳嗎?

是的,馮理達花錢的確是“大手大腳”,但是並不是對自己,而是對國傢和人民。

對待自己,馮理達始終是保持共產黨人的崇高品格和道德風范。

她很少為自己買衣服,平時穿的基本都是軍裝,一條毛褲縫縫補補穿瞭20多年,直到病逝前都依舊還穿在身上;她很少坐單位給她配的公車,甚至都很少坐公交,除瞭公務活動,她都是騎自行車上下班,十年如一日,直到80歲都還在堅持著。

與對待自己近乎苛刻相比,馮理達對待國傢和人民從不吝嗇,可以說是無私奉獻。

她先後為社會各界群眾作講座1000餘場,從未收取任何報酬;

自1998年,十年間馮理達先後向山西省大同市一個叫三岔村捐款捐物累計達5萬元,用於當地300餘名身有殘疾的兒童的生活和護理所需;

張傢口地區發生地震時,她第二天就給張傢口市民政局寄去1000元;​同事​李群患子宮瘤交不起住院費用,她知道後當即拿出3000元為其繳納住院費用;

1980年,她去歐洲各國做講座賺取4萬美金,拿到這筆錢後,她自己沒有花一分錢,而是將其中3萬美金資助同事去國外留學,剩下1萬美金用來給免疫中心購買試劑。

據統計,馮理達一生捐獻和援助他人的錢物累計達300多萬元,其中包括向組織上交國外講學所得的現金180多萬元,長期用自己的工資援助他人。這就是馮理達,對自己苛刻,卻對國傢和人民無比大方,她將自己的全部都奉獻給瞭國傢和人民。

馮理達留給兒孫們最珍貴的財產,不是什麼錢財,而是滿腔愛黨愛國、愛民愛軍、愛事業的情懷,是“少小即懷報國志,畢生​幾​曾敢歇肩”的社會責任感,是目光和藹、心地純潔的美麗風采,是無私奉獻、舍己為人的高貴品格。

2008年2月8日,馮理達永遠地閉上瞭自己的雙眼,離開瞭她熱愛的和熱愛她的祖國和人民,享年82歲。彌留之際,馮理達用自己僅剩的力量顫顫巍巍地拉著兒子羅悠真的手,斷斷續續說出她留給這世間最後的一句話:“悠真,你爸爸想我瞭,我要走瞭……”

半生革命生涯,馮理達用自己的人生經歷向世人書寫瞭一段“將門名醫”的不朽贊歌。

她的一生,是繼承先輩遺志、努力奮鬥的一生;是愛黨愛國、愛民愛軍的一生;是迎難而上、大公無私的一生。馮理達雖然永遠地離開瞭我們,但是她報國濟世的赤誠之心,大愛無疆的仁慈之情,必為後人所永世銘記。

“世間清品至蘭極,賢者虛懷與竹同。”這就是馮理達一生最真實的寫照。

馮理達把蘭花般的馨香留在瞭人世間,也留在瞭無數人的心中......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25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8792.html
武則天為何要立下無字碑?千年來無人能解,卻被一老農解開秘密 歷史

武則天為何要立下無字碑?千年來無人能解,卻被一老農解開秘密

“巾幗英才扭乾坤,一代女皇絕古今。功過論爭千秋去,無字碑上遍詩文。”在陜西乾縣唐高宗與武則天的合葬墓"乾陵"前,矗立著兩塊高大的石碑。一為唐高宗梓宮入陵後所立《述聖記碑》,記述唐高...
戴愛蓮:結婚10年嫌丈夫沒激情,轉身嫁小20歲鮮肉,誰料人財兩空 歷史

戴愛蓮:結婚10年嫌丈夫沒激情,轉身嫁小20歲鮮肉,誰料人財兩空

常言道:自古女子多癡情。大概是由於女人天生心思敏感柔弱之故,她們往往認為每一段感情都是來之不易的,無論是癡癡纏纏的相戀還是平平實實的相愛,女人總覺得既然付出過就值得去珍惜、值得去等待,這也是為何會有那...
如懿傳:魏嬿婉和進忠的關系有多“骯臟”?原著中,二人有個女兒 歷史

如懿傳:魏嬿婉和進忠的關系有多“骯臟”?原著中,二人有個女兒

《如懿傳》中有許多意難平的CP,正如李玉和惢心,李玉那一句“耽誤她做什麼呢”打動瞭不少觀眾的少女心。但同時,這部劇也有許多難以言喻的CP,較為出名的就是進忠和魏嬿婉。提到魏嬿婉,大傢都耳熟能詳。魏嬿婉...
宋美齡的夜生活有多豐富?愛啃雞骨頭,抽美國煙 歷史

宋美齡的夜生活有多豐富?愛啃雞骨頭,抽美國煙

宋美齡是中國現代史上的一位傳奇人物。宋傢三姐妹都有著非凡的經歷,影響中國政治近半個世紀。但三姐妹由於性格差異,追求的理想也不一樣,最終走向瞭不同的道路。所以她們在世時,就有人形象地說:“老大藹齡愛錢,...
武則天為何要立下無字碑?千年來無人能解,卻被一老農破解 歷史

武則天為何要立下無字碑?千年來無人能解,卻被一老農破解

“巾幗英才扭乾坤,一代女皇絕古今。功過論爭千秋去,無字碑上遍詩文。”在陜西乾縣唐高宗與武則天的合葬墓"乾陵"前,矗立著兩塊高大的石碑。一為唐高宗梓宮入陵後所立《述聖記碑》,記述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