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最糊塗的人”瑯嬅,被如懿虐贏後,仍風光大葬?

  • 在〈《如懿傳》“最糊塗的人”瑯嬅,被如懿虐贏後,仍風光大葬?〉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2

瑯嬅,意為“瑯環福地、女中光華”。這個帶著“皇後相”的名字,想來我們都不會陌生。在《如懿傳》中,瑯嬅可以說是最大的反派,她是乾隆的正妻,當今的皇後。董潔飾演的瑯嬅看起來是那樣溫柔賢淑,但脫去這一層虛偽的表皮,瑯嬅骨子裡藏著的卻是一顆極度自私、無知和愚蠢的心。

要論瑯嬅的品性,就不得不從她的成長經歷開始說起。後宮這麼多女人,瑯嬅絕對算得上是高開低走,一手好牌打瞭個稀碎。瑯嬅的出生於滿洲大族富察氏,十分顯赫,非富即貴。要說瑯嬅和乾隆的婚事,也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瑯嬅可是經先帝和太後認證蓋章過的女子,不管是從容貌,品性,政治背景來看,瑯嬅都是這後宮頂尖的女人。

所有的優秀,並非是一蹴而就的。瑯嬅從小就是“別人傢的孩子”,富察姓氏給瞭她許多榮耀,但是也同樣給瞭她許多的約束。瑯嬅從小就知道,自己必然要嫁給大清最優秀的男人,她會與那個人站在這個世界的頂端,承擔所有的風雨。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為瞭能夠站在頂端,瑯嬅一步一步,學習如何當一個正妻,主母,甚至是皇後。

瑯嬅也做到瞭,她優雅端莊,溫良恭儉,得到瞭許多人的認可,但唯獨,沒有自己的丈夫。那年王府選秀,瑯嬅站在人群中,是那樣耀眼,她挺直瞭脊梁,嘴邊掛著幾分恰當又不失體面的微笑。瑯嬅知道,那一根如意,必然會交到她的手上。

瑯嬅看著弘歷的面龐,禁不住羞紅瞭臉,她伸出瞭雙手,自認為那根如意會穩穩地落到她掌心時,如懿出現瞭。那個穿著綠衣裳的青櫻格格姍姍來遲,大門一陣冷風吹過,瑯嬅的心冷瞭,手上的如意空瞭。弘歷選瞭青櫻為嫡福晉,瑯嬅的臉由紅變綠,她不可置信得看著眼前這個所謂的“格格”,看著她瞪大瞭雙眼,那一副做作的模樣。從這一天開始,如懿這個名字便在瑯嬅的心裡變成瞭一根不可言說的刺。

瑯嬅不明白弘歷為什麼會選擇青櫻,不管是從傢世、容貌還是品性,她瑯嬅才是那個天之嬌女。眾目睽睽之下,瑯嬅的自尊心隨著那如意的方向,摔得支離破碎。如懿的出現對於瑯嬅來說自然是莫大的打擊,瑯嬅從來沒想過,原來這樣優秀的自己,居然入不瞭弘歷的慧眼。瑯嬅對弘歷不敢有怨恨,於是她便將這種嫉與惡,全數算到瞭如懿的頭上。

弘歷尚且年輕,太後強行將這如意交還到瞭她的手上。但瑯嬅得到瞭如意,卻得不到弘歷的心。物歸原主,這物不僅是如意,還有弘歷。新婚當夜,本該是瑯嬅與弘歷永結同心的一天,但弘歷再一次選擇瞭青櫻的屋子,這兩個人是青梅竹馬,如膠似漆,但她瑯嬅又能算什麼呢?

沒有人想過她的委屈和傷心,連她自己都不能多給自己幾分喘息的空間。她可是瑯嬅啊,是富察氏的女兒,她不能哭,更不能有任何消極情緒,她必須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正妻,一如往常。

瑯嬅的扭曲,主要由兩個原因造成。這其一,便是傢族,弘歷,乃至整個時代加在她身上的這個身份。瑯嬅深受傳統禮教的毒害,這種毒害並非是迂腐和落後,而是對人性的壓制。所有人都想讓瑯嬅當一個合格的皇後,卻沒有人告訴她怎麼成為自己。瑯嬅是一個獨立的人,並非是機器,更不是富察傢拿來鞏固政權的工具,她有自己的思想,也有自己的情緒,但是瑯嬅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表達,更不要說如何去反抗。人類從來都不是機器,瑯嬅這些所謂的“負面情緒”不會因為一個按鍵而消失,而是在看不見的角落裡肆意瘋長,這樣就是我們後來所看到的瑯嬅。

而第二個原因,便是弘歷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我們都知道瑯嬅和弘歷沒有任何感情,他們秉著夫妻的名義,卻絲毫沒有夫妻的情誼。或許,對於弘歷來說,他有自己的無奈,正如他一開始所做的那樣,他敢於把自己的如意交給青櫻,他也想跟自己心愛的女孩度過餘生,但是瑯嬅出現瞭,在太後的逼迫之下,弘歷不得已將青櫻娶作妾。但是我們都知道,少年弘歷是那樣愛青櫻,他無聲反抗著皇權的霸道,與此同時,他也用這些反抗,深深刺痛瞭瑯嬅的心。

瑯嬅不會哭,弘歷便以為她不在意。從表面上看,弘歷是男人,自然做不到女子那般細致,但從骨子裡來說,弘歷這種“不作為”,也正是另一種“漠視”,這樣的行為,同太後又有何不同,同這高高在上的皇權,又有多少差異?但凡弘歷能夠看到瑯嬅的委屈,能夠將她當成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並非是一個冰冷的職位,瑯嬅都不至於走到那樣慘烈的結局。

當弘歷成為瞭乾隆,瑯嬅也順理成章地成為瞭皇後,在這個居高而下的位置,僅憑賢德二字,根本站不穩腳跟。於是瑯嬅聽著額娘的教誨,學著用卑劣的手段,預防後宮的嬪妃早早產下貴子;學著用兩三刀的方式,說服乾隆,給瞭如懿最差最偏的別院;學著巧用金玉妍這隻利爪,不動聲色地鏟除所有的敵人。瑯嬅看似聰明,她以為自己明刀暗箭得就達到瞭目的,殊不知最終她也不過是別人草船借箭的那隻箭罷瞭。

惡有惡報,時候未到。瑯嬅的報應來瞭,她最寶貴的嫡子永璉因為用瞭摻有蘆花的棉被,咳嗽不止,最終不治身亡。瑯嬅明明知道,永璉的病因是自己的嚴苛教導,棉被不過是一個導引,如果她沒有對永璉緊逼,多加關愛,這孩子也絕對會倉皇離開這人世,但瑯嬅不願意相信,或者說,她始終不願意承認,永璉的死是自己的過錯。正如海蘭在雨中罰跪險些喪命,白蕊姬日夜吃食魚蝦後生下死胎,貼心宮女蓮心被王欽折磨至死,這一樁樁,一件件,哪個跟她瑯嬅沒有絲毫關系呢?

但瑯嬅不能承認,但凡承認瞭,她便不再是那個完美的皇後,也正因為如此,瑯嬅才因為高晞月幾句教唆,就將兒子打死,又全數算在瞭如懿的頭上。這其中,瑯嬅又何止是愚蠢,她早已自私到瞭極致。

可偏偏是這樣一個自私自利的瑯嬅,她的心中也有那麼一片純粹的凈土,那便是弘歷。瑯嬅對弘歷的感情,不僅停留在對帝後的期待,亦或是萬人矚目的榮華富貴,瑯嬅真正愛過弘歷,甚至在這一份愛裡,她心甘情願得將自己的私心拿出來正視它,坦坦蕩蕩。

弘歷被高晞月傳染水痘,瑯嬅在一旁焦急萬分,她下瞭一道皇後的指令,不允許後宮妃子探望,以此換得這百日相守。在這百日裡,她精心照料,面面俱到,弘歷也被其打動,兩個人重歸於好。瑯嬅有喜,生下瞭第二個孩子永琮,在這一刻,瑯嬅以為自己歷經風霜,總算是迎來瞭自己的春天。但白蕊姬主動聯系瞭金玉妍,將染過痘疫的枕頭送到瞭永琮的奶娘身邊。瑯嬅的第二個孩子,也你哪天夭折。

繼二連三的打擊之下,瑯嬅一病不起。乾隆第一次東巡,瑯嬅執意陪同。在那一艘冬巡回航的船上,皇後瑯嬅病入膏肓。臨死之前,瑯嬅與弘歷徹夜長談,那個晚上,瑯嬅拖沓著殘缺的病體,同弘歷展露瞭多年的脆弱和不堪。但弘歷冷眼相對,一句話便揭露瞭她曾經做過的所有過往。

看著弘歷,瑯嬅的淚水止不住往下掉。這輩子,瑯嬅終於可以這樣盡興哭一次,也就在臨死前的這一刻,瑯嬅終於明白瞭自己這一生,究竟是有多荒唐。“臣妾做的錯事,臣妾一人承擔,可若來日,無論誰為繼後,隻怕下場不會好過臣妾今日。”

一語道破夢中人,言畢,瑯嬅薨逝,屬於她的悲劇,匆匆落幕。瑯嬅並非是什麼純善之輩,但是臨死前還能獲得片刻清明,已然是“驀然回首,那人竟在燈火闌珊處”。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25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8855.html
四川保安肖基國,撞臉奧巴馬,從月薪1500飆升至5萬起 歷史

四川保安肖基國,撞臉奧巴馬,從月薪1500飆升至5萬起

2008年,四川籍保安肖基國,拿著1500元的月薪,小區的保安休息室,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再看看手頭的報紙,報紙上印著的奧巴馬的頭像,再聯想到白天同事笑他酷似中國的奧巴馬,陷入瞭沉思。這位來自貧窮鄉村的青...
失去瞭26人的涼山消防西昌大隊:烈士肩章取下交給傢屬 歷史

失去瞭26人的涼山消防西昌大隊:烈士肩章取下交給傢屬

中國地域廣闊,自然資源眾多,因為擁有復雜多樣的地理環境,國內的森林資源也非常豐富。根據相關清查結果,我國森林面積2.20億公頃,森林覆蓋率達到22.96%。如此珍貴的森林資源,在保護的過程中面對的最大...
1990年,89歲的徐向前去世前喃喃自語:訓宣,我來瞭 歷史

1990年,89歲的徐向前去世前喃喃自語:訓宣,我來瞭

對於徐向前,可能大傢都會覺得陌生,但是如果說起中國十大元帥,肯定都有耳聞,有林彪、彭德懷、劉伯承等。其實徐向前也是十大元帥其中的一個,而且無論指揮藝術還是膽略方面,都不比他們差,是一位難得的軍事天才,...
他16歲執行一任務,被日偽軍圍追堵截逼到墳地,敵軍卻連連倒地 歷史

他16歲執行一任務,被日偽軍圍追堵截逼到墳地,敵軍卻連連倒地

當我們看著許多少年無憂無慮地與同齡人嬉戲時,也許會想起,抗日戰爭的中國也有著同樣年紀的孩子,隻是那時的他們,無暇去與同伴嬉戲,唯有的,是在戰火中艱難求生。但在這些小小的少年中間,也有人在民族危難的時刻...
馬齊:30年宰相,三朝元老,康雍乾三帝褒獎,開啟200年傢族榮耀 歷史

馬齊:30年宰相,三朝元老,康雍乾三帝褒獎,開啟200年傢族榮耀

在清朝,有著名的“滿洲八大姓”之說,指的是除瞭愛新覺羅以外,其他最為顯赫的八個滿洲傢族。其實,清朝早期並沒有這個說法,這個說法起源於乾隆時期。清朝乾隆三十七年(1772),乾隆帝命大臣福隆安編撰《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