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戰爭謎團:老山7·12血戰,越軍真實傷亡多少?

  • 在〈中越戰爭謎團:老山7·12血戰,越軍真實傷亡多少?〉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0

1979年2月,中越兩國爆發大規模邊境沖突,其規模和慘烈程度,在二戰結束後的現代歷史上,也是少有的。短短一個月的戰鬥,雙方傷亡人數超過十萬。據統計,在1979年對越自衛還擊戰中,共殲敵57151人

根據越南國防部軍事歷史院編的《越南人民軍50年(1944-1994)》記載,2月17日,中國出動60多萬軍隊,數百輛坦克裝甲車,數千門大炮,越南方面稱殺死中國軍隊2萬餘人,殺傷4萬餘人

但是如此慘痛的傷亡代價依然沒有打消越軍的野心。自占據老山起,就對我國境內進行瞭無數次騷擾、挑釁。據統計,1979年-1984年3月越軍共向我國境內開槍開炮690多次發射各類槍彈28000餘發,打死打傷我邊防軍民三百餘人,炸毀我境內房屋67棟。

越軍的猖狂遠不止此,在越軍的武力威脅下,麻栗坡縣船頭農場有四千多畝橡膠林不能采收,兩千多畝良田不能耕種,二十四個村寨被迫內遷。越軍的舉動已經嚴重影響我國邊境居民的正常生活。

是可忍孰不可忍,奉中央軍委命令,我軍於1984年4月28日發動老山戰役,5月1日,陸軍第14軍第40師配屬第41師第122團收復瞭老山,者陰山和八裡河東山

越軍用一個師的兵力,繼續在老山、松毛嶺、八裡河東方向發動進攻,主攻方向在老山和松毛嶺方向,而老山戰役中著名的“7·12”大戰,便是在此處展開。

1984年7月12日凌晨,萬炮齊發,叢林坑道間,屍橫遍野。清掃戰場時,發現越軍屍體被炸得支離破碎,樹杈上、水塘邊、叢林間,斷肢殘臂四處可見,屍體的焦糊味伴著濃重血腥味撲面而來。

此次戰役,各界對越軍傷亡人數做瞭不同統計,有的認為越軍死傷2000人左右,有的認為已經過萬,到底死傷多少,需回顧戰爭細節,按階段來講可以分為炮擊階段和各高地步炮結合爭奪戰。

一、炮擊越軍

7月11日夜,越軍集結越軍的王牌炮旅——368炮旅,以及168炮旅由淺入深準備實施炮火支援,此外還有四個師的火炮團1隨時待命。步兵方面派出五個步兵團和一個特工團。越軍準備炮、兵並用,連夜秘密潛入老山地區前沿

就在越軍以為一切都在計劃中時,12日凌晨2點30,我軍電臺截獲並破譯越軍情報,14軍迅速判斷出敵方即將展開的軍事行動,下令加強戒備。此時的越軍早已進入老山地區,以工兵和特工作為開路先鋒,秘密前往松毛嶺。

但是,我軍在前往松毛嶺的路上,早已佈滿地雷,如果遇到偷襲,一定會有雷聲作響。果然,越軍闖入我軍地雷陣,地雷聲響,軍情上達,軍前指當即批準40師的炮兵就位,並向越軍可能進犯的清水口方向進行佈防。

隨著命令的下達,我方陣地萬炮齊鳴,地動山搖。二十分鐘後,我軍第一次火力急襲結束,越軍受到不同程度打擊。越軍炮兵也迅速做出反應。

3時50分,越軍168炮兵旅加15個炮兵營按照協同計劃再次向我100號、116號、150號、634號高地,南榔,船頭等各防禦陣地實施火力急襲。與此同時,已抵達我方警戒陣地的越軍各步兵分隊,開始排雷破障、開辟通路

據此,我軍指揮部確定:1、以兩個炮兵團,全力封鎖清水口子,務使清水口以外的越軍“一個人也不許進來”、以內的越軍“絕不能再讓出去”。

2、以一個炮兵團對八裡河東山的越軍實施不間斷轟擊,令其無法居高臨下威脅我軍。3、以一個炮兵團支援老山主峰的戰鬥。4、以一個炮兵團加5個火箭炮營,對我防禦陣地前沿實施反復地梳頭式轟擊。5、以三個小口徑炮兵營,對凹地、山頭的反斜面及死角地帶,實施大密度轟擊,用以打擊敵人的指揮所和二梯隊屯留地。6、以兩個85加農炮兵營,將火炮推至前沿陣地,用以消滅敵人的坦克。

雙方炮兵僵持不下,僅7月12日晨,在老山戰區中段,中越雙方共投入47個炮兵營,用各種類型、口徑的火炮對這塊東西寬5公裡,縱深7公裡的土地進行轟擊。雙方持續炮戰,由於夜色昏暗,霧氣濃重,一直未發現敵人步兵。

雖說是持續炮戰,但其實我軍炮兵對敵方的打擊力度很大。據戰後統計,7月12日我軍炮兵共打瞭3400多噸炮彈,平均每個戰士裝填炮彈打13.1噸,敵人的傷亡80%都是火炮打的

在戰略方面,40師師長劉昌友提出的“敵打我陣地,我打我前沿”被炮兵團運用於實際作戰中。而且,由於對戰場敵情的準確判斷以及靈活應變,“712”戰役先後被選入解放軍國防大學和美國西點軍校的教材。

二、步炮結合的作戰方式

炮擊過後,是雙方步兵在高地的爭奪戰,戰損人數在這個階段數量迅速上升。此次戰役結束後,雙方都對彼此有更進一步的認識。越軍步兵的單兵素質和步兵指揮令人欽佩,這是所有參加過對越反擊戰的官兵的共同看法。

遠距離炮戰中國軍隊占有絕對的優勢,肉搏戰中國士兵單兵也占據優勢,平均每人體重比越軍多5-10公斤,且訓練有素。但是越軍近距離的步兵戰術更為出色,他們的中級指揮官都是越戰或者越戰老兵,經驗豐富,指揮靈活。因此雙方在各高地的博弈緊張而激烈。

兩方幾輪轟炸後,5點10分,清水河上空升起三顆紅色信號彈,越軍開始向我那拉方向、662.6高地(松毛嶺)以及八裡河東山地區各陣地發起沖擊。在不同的陣地,戰況不同,死傷人數和慘烈程度也有所不同。

1、142號高地

7月12日4時50分,越軍在我主陣地前沿進行排雷破障時被142號高地觀察所戰士彭明林發現,越軍約兩個排的兵力正在向142號高地靠近。3排代理排長李海欣接到命令立即進入戰鬥狀態。重機槍率先開火,當場擊斃越軍多名。

戰鬥中,李海欣胸部和小腹兩處中彈,身受重傷。他咬緊牙關,強撐著身子,向前爬瞭兩米多,按響一顆定向地雷。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十幾名越軍頃刻間被炸得粉碎。

這時候,9班楊班長跑過來為李海欣包紮傷口,他按住楊班長的手:“別再為我浪費急救包瞭,現在,我就把高地交給你,告訴戰友們,就是剩下一個人,也要守住陣地,不能給咱3排丟臉。”

說完,他一把將楊國躍推開,眼睛盯著第二批沖上來得越軍,盯著鋪天蓋地向他飛來的手榴彈和炸藥包,按響瞭第2顆定向地雷。幾乎就在同時,越軍扔過來的炸藥包也在他身旁爆炸,將他的身體炸成瞭兩截。李海欣同志壯烈犧牲。

李海欣隨身攜帶的指揮機也被炸壞,中斷瞭和上級的聯系。楊國躍當即命令通信員唐有國跑步向連指揮所報告情況。唐有國一出塹壕便與敵人相遇,在打倒兩個敵人後,被敵擊中壯烈犧牲。

趕來支持的周忠烈一連擊斃3個敵人,自己身負重傷倒在彈坑裡,仍不停向敵人射擊。子彈打完後,敵人撲上來妄想活捉他,他毅然拉響手榴彈和3個敵人同歸於盡

目睹李海欣排長和戰友的慘死,楊班長悲痛欲絕。高聲呼喊:“弟兄們給我狠狠地打!給咱們排長報仇!”全排的戰士聽到排長犧牲的消息,兩眼血紅,個個端著沖鋒槍在戰壕內左沖右突,將一腔怒火通過子彈射向越軍。

槍管打紅瞭,換一支再打。有的將手榴彈幾個捆成1捆,不停地往敵群內丟。陣地上,戰士們聲嘶力竭地喊殺聲驚動瞭坑道裡的重傷員,他們紛紛從坑道裡爬出來,或換彈夾,或捆綁手榴彈,或按定向地雷,與陣地上的戰友們一起投入瞭這場殊死搏鬥。

與此同時,我炮兵密切配合,炮彈不斷傾瀉在小小的陣地前沿。最終,在全排戰士的誓死拼搏、頑強抗擊下,越軍在陣地前沿丟下八十多具屍體後,倉皇撤退,此次攻擊越軍宣告失敗。

楊班長趁著這次機會,趕緊檢查陣地上的傷亡情況:15個戰士中,有6人犧牲,5人重傷,4人輕傷,在炮火和槍林彈雨的沖擊下,殘肢斷臂隨處可見,陣地上已經沒有一個“完整”的人瞭。於是楊班長帶領負傷戰士進入坑道與越軍周旋。

13時30分,3排7班和9連3班奉命向142號高地實施反沖擊,在坑道內的楊班長聽到外面密集的爆炸聲和槍聲,判斷出是我方的反擊,遂將能戰鬥的輕傷員編成4個小組,趁越軍不備沖出坑道,與7班和9連3班密切配合,對越軍實施兩面夾擊。

越軍腹背受敵,終究抵抗不住,被迫撤出戰鬥。我軍最終奪回142號高地,重新恢復防禦態勢。而這次戰鬥,119團8連3排的15位勇士,與越軍1個營激戰10小時,抗擊瞭20倍於己的敵人多次多路進攻,先後打退敵人6次輪番攻擊,斃敵104名

他們的英勇無畏保住瞭142高地,這15名戰士也被中央軍委授予“15勇士”的榮譽稱號,其中3人被授予“戰鬥英雄”的光榮稱號,而142號高地,因為在李海欣等人的誓死守護下得以保存,被譽為“李海欣高地”

2、149號高地

敵316師174團(欠1營)在198特工團1營的引導下,利用夜暗霧濃偷摸至我150、169號高地警戒陣地前沿,被我119團7連2排發現,排長王尚榮指揮戰士邊向敵投擲手榴彈,邊呼喚炮兵射擊,僅10分鐘擊退偷襲之敵

敵人隨即轉入強攻,以輕重機槍和高射機槍伴隨著火炮向我陣地射擊,以1個營的兵力分數路連續實施波浪式進攻,均被打退。

敵人又以兩個營的兵力全面展開攻擊,分8路猛攻。在敵數倍於我的情況下,應長指揮迫擊炮向敵實施壓制射擊。7連和8連部分兵力在炮火掩護下,邊打邊撤至149號高地。敵人占領瞭150、169號高地後接著向149號高地攻擊,被我炮火攔阻。

敵人又以1個連從兩側向149號高地沖擊。1連2排長金古阿格奉命帶領8名戰士支持149號高地戰鬥,協同高地上的7連3個班將敵擊潰。以後,敵探用小股兵力不斷進攻。我指戰員越打越勇,從6時到17時,先後打退敵17次進攻,斃敵207名

16時18分,團長張又俠命令1連2排、3排和3連1排向150號、169號高地實施反沖擊。反擊分隊在途中被敵人炮火阻攔,隨即令其就地隱蔽待命,而以1個榴彈炮營持續壓制169號高地之敵,使其攻擊之勢銳減。

此後,我7連2排編成若幹小組,逐次進入戰鬥,依托陣地靈活射擊,在我炮火支援下,又先後擊退敵人17次小規模沖擊。

3、老山1072高地

在老山高地方向,敵方149團一個營的兵力偷襲,與我軍120團4連相遇並展開全面戰鬥。4連先是用炮火阻攔射擊,再用火器向敵軍開火,形成強大火網,打亂敵軍戰鬥隊形。

經過10多分鐘激戰,對方敗陣。不久越軍又出動一個營借濃霧沿76號高地東側實施偷襲,被4連及時發現遂改為強攻,結果被打得頭破血流,倉皇撤退。

另一股敵人趁濃霧摸到炊事班儲存物資的地方被發覺,代理司務長孫如清馬上用電話報告連部,並率領兩名炊事員向敵猛投手榴彈。在4班和7班的火力支持下,打得敵人死傷慘重,隻剩幾個逃竄回去。

9時,越軍組織兩個營的兵力,同時在1072號高地東北側和76號高地前沿展開發起攻擊,被120團炮群火力突然打擊,進攻圖謀再次被挫敗。

12時,越軍利用大霧,沿76號高地東北側山谷實施秘密穿插,企圖割斷76號高地與77號高地的聯系,以配合對1072號高地的攻擊,被4連2排及時察覺,組織火力進行阻擊。同時5連5班在77號高地積極主動配合,殲敵穿插分隊大部。

在當天的戰鬥中,4連共殲敵137名。

4、662.6高地

越軍876團和特工1排向119團2營防守的高地發起進攻。我軍119團5連2班戰士王報軍。劉萬乾。陳國剛奉命在前沿102號高地警戒潛伏。他們被數十倍於自己的敵人包圍後,沉著應戰,頑強阻擊,打亂瞭敵人的反撲計劃。

王報軍、陳國剛發現敵人後,向敵人舉槍射擊將其消滅後,迅速向103號高地靠攏,邊打邊退,又打死瞭兩名越軍。敵人發現瞭他們倆,向他們開槍投手雷。這個情況被後側的劉萬乾發現,他對準敵人一個點射,當場擊斃瞭兩名

就在這時,敵人一發迫擊炮彈將劉萬乾炸死,他手中還握著被敵人炮火炸斷三分之二的沖鋒槍彈匣。在劉萬乾犧牲,陳國剛(背上有大大小小的幾十塊彈片)、王報軍(頸部)受傷後,敵人又向他們猛撲過來。

陳國剛吃力地端起沖鋒槍猛掃,打死瞭跑在前面的幾個敵人後便昏瞭過去。這時又沖上來兩名敵人,看到陳國剛昏迷不醒的狀態,想把他俘虜,但被另一側的王報軍發現,便急轉槍口一陣掃射,打死瞭沖上來的兩個敵人

陳國剛在負重傷的情況下,無法行走,就靠王報軍扶著。王報軍一邊排雷,一邊扶著陳國剛從草叢轉到公路,身上佈滿螞蟻似的彈痕,鮮血流透瞭全身,無法爬到陣地。103號高地的炮聲太猛,陳國剛焦急的叫王報軍去看一下陣地如何,別管他。

王報軍爬回103號陣地,看到全班其它同志連續打退敵6次進攻而安然無恙,立即叫班長和救護組的錢道彪背陳國剛到掩蔽部進行包紮。

當越軍約一個連的兵力向103號高地發起進攻時,防守該地的119團5連2班另外7名同志很快就位,打退敵人的第一次進攻。

不到10分鐘,敵人用一個加強連的兵力發起多路多方面的第二次進攻,2班以最快的速度再次打退,第三次進攻亦如是,三次進攻,斃敵8人。119團5連2班在7月12日的防禦戰鬥中,10個同志英勇頑強、浴血奮戰。

在上級炮火和友鄰單位的密切協同下,經11個小時的激烈戰鬥,抗擊瞭敵人一個加強連的反撲,打退敵人輪番沖擊的七次進攻,斃敵51名,繳獲班用輕機槍一挺、火箭筒2具、沖鋒槍8支和各種彈藥物資一批。

牢牢地守住瞭陣地,完成瞭上級指派的防禦作戰任務,榮立集體一等功。

與此同時,越軍向101號高地進攻的特工一個排也被6連打退。5連連長叢輝、指導員謝慶祝沉著指揮,在上級炮火支持下,全體幹部戰士依托工事與敵激戰--個小時將其擊退,斃敵35名。

接著,敵又以連的兵力輪番向103號高地發起6次進攻,均被5連擊退。

119團4連堅守的634、138號等6個高地,是連接662.6高地和那拉地區的一條鎖鏈,是我防禦中的扼守要點。12時至15時,敵人兩次連、排規模攻擊均被擊退。

2排經9小時激戰,共斃敵152名。守衛138號高地4連1排也同時打退敵連排規模8次攻擊,斃敵62名,傷敵67名。

119團2營經過近10個小時的激戰,抗擊敵多次沖擊,共斃敵292名,傷敵100多名,鞏固瞭陣地。此外,在八裡河東方向,我軍122團2營及邊防第15團18連,連續擊退越軍148團和特工1個連15次輪番進攻,斃敵252名,傷240名

三、銘記歷史,珍愛和平

我軍在大量消滅越軍有生力量後,於下午發動反擊。1984年7月12日的慘烈戰鬥一直持續到晚上10點半,越軍歷盡千辛萬苦拿下的142、169、150、33、33副高等高地,轉眼被中國軍隊奪回,越軍敗局已定,被迫下令殘兵總撤退。

從此越軍再也沒有拿回過老山戰線的主動權,直到中越雙方最後走向和平。

據我方從越軍電臺截獲的信息來看,僅“712”的松毛嶺大戰,越軍356師的傷亡率就達到2000人左右,其中陣亡600多人316師174團傷亡近千,其中陣亡200多人,3個步兵團全部打殘。此外,312師141團陣亡也有200多人

越軍折損人數保守估計有3500-3700人左右,可見“712”大戰越軍傷亡慘重。

據昆明軍區統計,在1984年的“兩山戰役”中昆明軍區14軍共犧牲545人,11軍犧牲115人,共計犧牲660人,同時負傷2000餘人。可見已經達到“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勝利”的戰略目標。

此次戰役血腥而殘酷,據當時參戰的許多官兵回憶,戰後越軍的屍體蓋滿瞭山坡。當時,我軍本著人道主義精神,通知越方前來善後。

投放宣傳彈,發瞭宣傳單給越軍,讓其上來收屍。當時正是大夏天,陣地前屍體堆積如山,屍體特別容易腐爛。我們的防化部打瞭防化彈,以防止屍體的腐爛和臭味飄過來。

如今,戰火的硝煙已經散去,但是當年老山戰役留給我們的精神財富頗豐。老山精神從狹義方面講可以概括為九個字:“不怕苦、不怕死、不怕虧”。而其內涵可以概括為“虧瞭我一個,幸福10億人”和“艱苦奮鬥,無私奉獻”。

“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珍愛和平,開創未來。”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對戰爭和歷史的感悟。正因為戰爭殘酷,和平和未來才值得珍視與維護。向誓死守護國傢的英雄致敬,向誓死捍衛和平的英雄致敬!

參考文章:

知網 老山戰役研究 陳俊宇知網 中越關系建構中的角色身份研究 趙松月知網 赴滇參站,那段難忘的如歌烽煙——步兵第106團1營老山八裡河東山地區作戰紀實 王學義 王成松 江志剛 謝鴻鶴讀秀 《十年中越戰爭》倪創輝讀秀 《中越戰爭全記錄》 鐵血軍事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26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8987.html
北大醫學博士卻不敢見血,隻想上學不想工作,失業18年淪為低保戶 歷史

北大醫學博士卻不敢見血,隻想上學不想工作,失業18年淪為低保戶

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若是個大學畢業,就足以讓人追捧;若是個碩士,簡直是人中龍鳳;若是個博士,不蒂於文曲星轉世,前途無量。而他張進生,頂級名牌學校——北京大學醫學博士,竟然淪落為無業遊民,隻能靠姐姐供養...
女紅軍何子友24歲嫁周子昆,夫死守節75年,100歲和少林高手過招 歷史

女紅軍何子友24歲嫁周子昆,夫死守節75年,100歲和少林高手過招

毛澤東曾說過:“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在中國人民反抗封建統治、爭取民族自由解放的戰爭歲月裡,華夏大地湧現出瞭許許多多“丟棄紅裝愛武裝,奔赴疆場鬥敵強”的巾幗英雄,她們同男子一樣穿上瞭英姿颯...
《如懿傳》阿箬:她曾是如懿最得力的侍女,為何最後卻被賜瞭貓刑 歷史

《如懿傳》阿箬:她曾是如懿最得力的侍女,為何最後卻被賜瞭貓刑

《如懿傳》中許多反派,仔細推敲,這些人物藏著的都是冷心冷面的悲劇內核。正如高晞月,她雖然愚蠢,但也曾天真過。而已正如金玉妍,她雖狠毒,但也曾浪漫。但提到《如懿傳》的阿箬,大傢都會恨得牙癢癢,巴不得抽瞭...
18年後梅艷芳再登熱搜:古天樂為她爆哭,湯唯梁傢輝泣不成聲 歷史

18年後梅艷芳再登熱搜:古天樂為她爆哭,湯唯梁傢輝泣不成聲

《梅艷芳》沒能驚艷眾人、力壓群芳:“作古”未遠的人物,銀幕呈現難在哪裡?收音機裡放著的是許冠傑的《浪子心聲》,哥哥張國榮還沒有一躍而下,梅艷芳也不過是一個平凡普通的小女孩。電影《梅艷芳》上映後,許多觀...
如懿傳:“女間諜”在眾多嬪妃中脫穎,頭牌被翻爛,這才是意歡? 歷史

如懿傳:“女間諜”在眾多嬪妃中脫穎,頭牌被翻爛,這才是意歡?

《如懿傳》原著“沒愛就活不瞭”的意歡:她的人生觀,不值得借鑒人類的悲喜往往不盡相同,連同感情也是。我們看書中人的愛恨情仇,總是覺得匪夷所思,也正如意歡,她愛弘歷,幾乎癡狂。年少時那匆匆一撇,怎麼影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