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京劇之星史依弘,與大18歲的李成儒相愛,離婚後成兄妹

  • 在〈中國京劇之星史依弘,與大18歲的李成儒相愛,離婚後成兄妹〉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60

“這才是人生難預料,不想團圓在今朝。回首繁華如夢渺,殘生一線付驚濤。”

人生確實難以預料,命運這回事誰都說不好,唯獨能做的就是秉信因果,但行好事,不論是平凡人還是名傢英雄一輩,在面對生離死別,愛恨情仇時,誰又會不感嘆一句呢。

上面這一句詞來自程派京劇《鎖麟囊》,戲曲愛好者們一定對此多有瞭解。《鎖麟囊》是一出以愛情講述哲理的劇目。

不少京劇名傢都曾出演過,更有不同派系的名旦“跨界演出”。作為“梅派傳人”的史依弘在2011年演出瞭程派名劇《鎖麟囊》,精彩的演繹,將先前對她跨界地質疑打到,再一次向大傢證實瞭她的水平,這些年史依弘隻為一出劇流過淚,正是這部《鎖麟囊》。

史依弘自幼開始學習京劇,吃苦耐勞的性子讓她得以一路堅持,最終成為瞭如今的京劇名旦,戲迷更是有句話說:“北有李勝素,南有史依弘。”史依弘是國傢一級京劇演員,在戲曲界是一名瞭不起的人物,榮譽事跡不勝枚舉。

這樣一位優秀的女性,將京劇視為人生的全部價值,熱愛讓她從未想過放下,直到她的人生中出現瞭另一個同樣重要的路口:婚姻。

史依弘

史依弘與大自己18歲的李成儒結婚,在當時掀起不小的風浪,戲曲界、演藝界、兩人的傢庭……都對此震驚。

但最後這段婚姻還是以離婚收場,似乎和大多數的愛情與婚姻一樣最終隻剩無奈,在當時誰又能預料到這種結果,就像我們也沒預料到離婚後的兩人居然會如此發展。

李成儒

史依弘的京劇之路:史依弘是誰?

我國傳統文化不斷弘揚發展,但是想來還是有不少人對其隻停留在知道。說到近幾年的戲曲界,有一個人是不得不提的,她就叫史依弘。

史依弘是70後,從小就是個活潑貪玩的小女孩,大概繼承瞭母親的天賦,史依弘小時候就喜歡揮舞著四肢蹦蹦跳跳地表演。

6歲的時候史依弘還很年幼,體質不是很好,讓愛女心切的父親和母親十分擔憂,便想讓她學習下體育方面的特長,一來是因為她的父親是個軍人,母親是體育界的,父母的條件很利於她在這方面的發展。二來可以鍛煉下她的身體還有心性。

最開始史依弘被動作帥氣的武術迷上瞭,學瞭一兩年以後史依弘又轉投更適合女孩子的體操。在訪談中史依弘提起過,起初體操老師並不願意收她,因為她學過武術,總是練蹲馬步和勾腳,所以身子整體是向下的,而學習體操是需要身體向上拔起來。

老師不願意收她,還給她出瞭一個難題,若是她能回去把腳背練到繃直,就收她。

史依弘那時候歲數雖小,但是並不服輸,而且有現在孩子比不上的毅力和吃苦的勁。為瞭加入體操隊,她天天在腳上綁沙袋練習,練瞭好一段時間後,她的腳背繃得比誰都好。老師也兌現瞭承諾,收瞭史依弘。

就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在體操隊,史依弘碰上瞭她的伯樂。

同班同學的父親是戲校拉京胡的老師,他總和體操隊的老師說:“史敏(史依弘原名)不適合吃你們這口飯,適合吃我們這口飯。”這位老師一來就和體操教練念叨要史依弘去唱戲,說她長得古典氣質身段都好。

就是在這位老師的引導下,史依弘去報考瞭戲校,史依弘說這人就是她的伯樂。考試情況怎麼樣呢,幾千人的初試史依弘作為裡面的佼佼者通過瞭,復試的時候她沒接到通知錯過瞭時間,結果人傢老師直接找來瞭她學校,那時候史依弘正上小學四年級,剛十歲。

史依弘開始學京劇後老師是“中國第一女武旦”張美娟,張美娟對史依弘傾囊相授帶著全部的熱情去教導她,在她的引薦下,史依弘又拜師瞭盧文琴、許美玲、於永華等名傢老師。

張美娟

史依弘天賦好還不驕傲能吃苦,老師都喜歡她,這年復一年的學習開拓瞭史依弘的戲路更讓她將本事磨得越來越精。

畢業後史依弘順利進入瞭上海京劇院,剛22歲的史依弘獲得瞭梅花獎,被推舉為“中國戲劇之星”。

96年她又進入研究生班開始深度學習。就連史依弘自己都說她走得太順瞭,但是我們一談而過的榮譽背後,是她日夜付出的努力,是別的孩子在玩耍遊戲時候,她磨著起繭的手練功,是一刻不停,一秒不停地與戲曲為伴。

在畢業後,其實史依弘有很多機會出國發展,在那個年代,出國成為瞭流行,意味著有更好的發展。而經常能出國演出見識大千世界的史依弘從未有過這種想法,似乎很難讓人相信居然有人能對一樣東西這樣始終如一的堅持,但是史依弘卻做到瞭。

說史依弘是中國京劇之星,為什麼,因為她不僅將傳統藝術奉獻給瞭我們還奉獻給瞭世界。史依弘先學“武旦”又學“青衣”,學瞭“程派”又學“梅派”……

唱的瞭京劇也唱的瞭昆劇,其實本就不分傢的戲曲,但是學起來耗費的功夫卻要大把,但史依弘完成得很好甚至是完美。《梅尚程荀史依弘》、“文武昆亂不擋”史依弘,這位梨園名旦還有更多瞭不起的事跡。

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上演《霸王別姬》,赴日演出《新貴妃醉酒》,在維也納金色大廳上演《梨花頌》……史依弘多優秀呢,便是那些親自聽過她節目的人更能理解。她還將維克多·雨果的《巴黎聖母院》進行瞭改編將中西合斌創造瞭京劇《情殤鐘樓》。

事業和生活蒸蒸日上,但是卻忽略瞭感情生活,可能會令人感到奇怪,這麼優秀的史依弘在25歲之前竟然沒怎麼戀愛,其實史依弘這麼漂亮有這麼優秀追求她的人一直不在少數,但是都與她有緣無分,在她心裡京劇似乎更有趣更重要一些。

史依弘從沒想過到底哪一天才能結婚,她不像那時候的大多數女性一樣,覺得畢生的事業是結婚生子。直到那個最終打破史依弘少女心房的人出現。

備受矚目的婚姻:史依弘和李成儒

李成儒大傢應該都熟識,《重案六組》的謝冰洋,《東邊日出西邊雨》的吳永民,李成儒早年隻是個商人,後來成瞭個演員,這下演戲生意兩邊顧,李成儒也小有成就。

他素來喜歡看京劇,也正巧自己的哥哥李成文就在上海戲劇學院,突然有一日在李成儒看望自己哥哥時,他就碰見瞭史依弘。

史依弘是個美女這是眾人皆知的事情,學習京劇更叫她氣質出眾身材高挑,一出現就能引起別人的註意。“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史依弘的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都讓李成儒覺得好看,心跳都有些快。

那時候史依弘還未改名,叫做史敏,她和李成儒的哥哥認識,也早就聽說過李成儒的大名。李成儒有一個前妻,兩人分開已久,這以後李成儒再也沒動過想結婚的念頭,直到他遇見瞭史敏,大概可以說是一見鐘情吧。

隨後李成儒通過自己的哥哥認識瞭史敏,瞭解瞭這名美麗優秀的“中國京劇之星”。

李成儒隨即就對史敏展開瞭猛烈的追求,李成儒大史敏18歲,這樣的年齡差距,史敏一開始是很難接受的,況且她對李成儒一點其他的意思也沒有。

當時史敏有一個男朋友正在國外讀書,所以毫不猶豫就拒絕瞭李成儒,隻是這個小男朋友也沒多久就和史敏因為矛盾分手瞭。

反觀這邊的李成儒呢,不但沒有就此放棄,依舊賣力地表明自己的心意,但這種賣力並不是對史敏的死纏爛打,而是涓涓細流。

兩人其實一直都有聯系,凡是在北京或上海兩人都有空的時候,李成儒就會請她吃飯送她花,史敏也說,從沒見過像李成儒這麼浪漫風趣的人,每次見面都會有驚喜,他總能帶來浪漫美好的氛圍。這樣的一次次甜蜜攻擊帶著李成儒的一片真心,讓史敏心動瞭。

在2001年歷經五年的追求後,李成儒終於打開瞭女神的芳心。史敏愛上瞭成熟穩重又浪漫風趣的李成儒,她在他身上感受到的真誠和愛意,讓她淪陷。史敏和李成儒確定瞭關系以後就告訴瞭自己的父母,結果可想而知,自己的父母強烈反對。

這也是人之常情,自己的女兒尚且年輕,並且事業正處於高峰期,嫁給一個帶著孩子大她十八歲的男人那不是百害而無一利!尤其是老一輩的父母,讓他們相信什麼情情愛愛什麼情比金堅更是難上加難。

阻止史敏的除瞭她的父母還有她的朋友們,甚至史敏的戲迷也對此也感到費解。

但是史敏自己知道,她沒有選擇錯,其實事實確實如此,李成儒是一個好男人,他對史敏的愛不論是誰都能一眼看出,可以說愛史敏愛到瞭骨子裡,這話雖然言重,但卻是最合適的形容。

2002年不顧傢裡人的反對,史敏和李成儒在上海結婚瞭。

在婚禮上,李成儒的兒子對史敏說:“阿姨你這麼漂亮,怎麼嫁給我爸瞭呢,他配不上你。”史敏看到李成儒聽瞭這話不太高興,立馬對李成儒說:“在我心裡你就是最好的丈夫。”除瞭兒子外,李成儒的不少朋友也打趣說他“李成儒,你何德何能,能娶到史敏。”

其實李成儒也算優秀,但是18歲的年齡差和各方面的對比,確實有些差距,他自己深知這差距有多少,尤其是當你很愛一個人的時候,自卑也難免會產生。婚禮上李成儒說瞭一段誠摯的發言,他這樣講的:

“我和史依弘相比有'四不如。

論年齡,她30,我48,這是一不如;論學歷,她是研究生,我是大專,這是二不如;論職稱,她是國傢一級演員,而我是個個體戶演員,這是三不如;論婚史,我是離異,而她是初婚,這是四不如。

我娶到瞭一個優秀的太太,她藝術好、人品好、長得好、性格好。我以後一定要好好寶貝她、用全部身心呵護她!

這段話一說完,全場響起瞭掌聲,史敏在這濃烈的愛意中感到幸福無比。婚後李成儒兌現瞭自己的承諾,他對史敏有求必應照顧得無微不至。

史敏不想離開上海,他就花瞭三百萬在上海買瞭套公寓,作為兩人的傢。即使李成儒常年在北京工作,但是隻要一得空他就風塵仆仆地跑回來。

那時候史敏很想要一套點翠的頭面,李成儒就四處為她尋找,這東西不好找,要找到品質好的,史敏喜歡的更是難。但是功夫不負有心人,李成儒托人托關系,找遍大江南北,為史敏找到瞭一套他滿意的點翠頭面,價格高昂。

李成儒對史敏多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在愛情中愛得越多,也越容易想得多,容易把自己帶進死胡同。

李成儒身邊依舊不少閑言碎語,若是那些人誇他太太史敏怎麼怎麼好,他便驕傲又開心。但也有人說史敏年輕,又這麼優秀,現在你們兩人還總不在一塊,以後肯定完蛋。每每聽瞭這話,李成儒便會神經緊張起來,止不住思緒。

史敏長期不在他身邊這件事也成瞭李成儒的心病,他多次勸史敏離開上海到北京工作發展,都被拒絕瞭。史敏的根基在上海,她事業的發展都在這裡,她不想離開,不想放棄自己熱愛的事業,這個原因成為瞭兩人之間的一道刺,最終演變為瞭一場悲傷收場。

完美的愛情,無奈的離別

一旦有瞭隔閡,並且這個隔閡無法解決誰也不願遷就,那麼最終就會演變為深不見底的深淵,吞噬苦心經營的一切,終有東西要失去。工作的繁忙讓史敏和李成儒沒辦法經常在一起生活,不是他要出差個十天半個月,就是她要去工作一兩月。

長期的分隔讓兩人之間的感情有些冷淡,不再有最初那份激情。

其實早先在婚前李成儒對史敏承諾會到上海和她定居,但是這事一直沒有音信,反倒他一直勸史敏去北京。

那期間,李成儒和李敏說瞭自己不想離開北京的理由,同樣的,他的事業也主要在北京沒法輕易割舍,李敏很理解他,便不再提讓他來上海的事,隻是說有空就多見面,多陪陪她。

李成儒不辭辛苦不論多忙,每個月都要抽出幾天到上海陪史敏,史敏見李成儒如此辛苦開始推掉一些不重要的演出工作,抽空到北京看李成儒,這讓李成儒十分感動。

但是李成儒同樣工作繁忙,在北京時,見面的日子反而都沒在上海時候多。經常史敏做好飯菜等著李成儒回來,最後卻隻得到消息說回不來瞭。

失望的感覺時常圍繞著史敏。在拍完瞭一部劇後,李成儒再一次和史敏談瞭自己的想法,想讓她留在北京,他可以幫助史敏在影視圈工作,這樣兩全其美。

但是不成想史敏不僅拒絕瞭,還十分生氣。這下李成儒也有瞭脾氣,李成儒對史敏說:“男人是傢裡的頂梁柱,女人應該多為丈夫、傢庭著想做出必要時應該做出犧牲。”

這一番話一下點燃瞭史敏,她有太多的委屈,她為瞭傢庭將重心從工作上移開,她理解李成儒不能去上海,為什麼李成儒就不能理解她,她同樣付出瞭很多!史敏當天就離開瞭北京回瞭上海。

兩人吵瞭架以後,李成儒依舊沒打消讓史敏來北京的念頭,在一次采訪中還說,他和史敏已經打算要一個孩子瞭。而史敏這邊呢,聽到這個消息後更生氣瞭,兩人關系本就正處在緊繃階段,這可不是火上澆油。

史敏打電話質問李成儒,為什麼在節目上那麼說,她明明早就和他談好說目前沒有要孩子的準備,李成儒卻說:“你這是不愛我的表現,如果你真的愛我,為什麼不肯來北京,為什麼不肯要孩子?”

這一刻史敏真切地意識到瞭他們之間的問題不僅是日常生活,更在精神方面,兩人的代溝,性格差異,三觀上的不合。這以後,吵架更是沒少,冷戰不斷,再加上不能常見面,本來就無法解決的問題隻能愈演愈烈。

2007年兩人分手瞭,傷心自然少不瞭但也沒有辦法。最開始幸福又甜蜜的兩人在百般無奈下分開,其實若是任意一人願意讓步,都不會演變至此,如果李成儒願意兌現他的諾言,那也不會有如今的收場。

離婚後李成儒還一度幻想過史敏會回來,直到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他終於認識到,自己永遠失去瞭她。分手後兩人並沒有就此劍拔弩張變為仇人,反而成為瞭朋友。在節目上李成儒談起史敏和他們的婚姻時,會說是自己的原因導致兩人沒能走到最後。

李成儒在離婚後和另一個叫侯角的女演員談過戀愛,兩年後分開瞭,沒什麼進一步發展。史敏呢,離婚後她為自己改名史依弘,再沒有和任何人有過戀愛。

兩人做不成夫妻但成瞭朋友、兄妹。史依弘生病瞭,李成儒便會關心照顧她像是對待自己的妹妹一樣,史依弘也同樣將自己曾經的丈夫看做哥哥尊重,這樣的關系反而比夫妻更融洽。

08年4月史依弘到北京國際大劇院做匯報演出,李成儒帶著兒子去給她捧場,史依弘依舊完美出演,在舞臺上大放異彩。演出結束後,李成儒和兒子為她送上瞭一為他送上瞭一捧百合花,像從前第一次看她的演出時一樣,結束後也是一捧百合花。

李成儒不再為失去史依弘而整日苦悶,時間是最好的良藥。他面帶微笑依舊風趣幽默,對史依弘真誠地說 :“祝賀你演出成功,我有個想法,不知道你是否願意,以後我們做朋友做兄妹好嗎?”

李成儒的一番話久違的溫暖瞭史依弘,她同樣揚起溫柔大方的笑,答應瞭李成儒,告訴他:“我很願意有你這樣的哥哥。”(《滄桑李成儒:走出離異風雨重塑人生精彩》)

五年的婚姻結束,做不成夫妻做兄妹。直至今天史依弘早就在京劇的路上越走越遠,越登越高;李成儒也在演藝路上不斷前行為我們奉獻瞭無數好劇,他的另一個身份商人,也被他管理的僅僅有條。

名人的婚姻也有普通人的悲歡離合,也有傢長裡短,除去他們為我們呈現的身份外,其實他們也是在人生路上前行的平凡人,但難得擁有更豁達的胸襟。

史依弘雖然沒能有完美的婚姻,但是感謝她為我國京劇事業傳承和發展帶來的巨大貢獻。史依弘:依然弘揚京劇。

總結

梨園名旦天才京劇演員,她的名字在戲曲界頗負盛名,是國內外都尊敬的京劇名傢。

年幼的她一路艱辛加努力換來瞭無數成就與掌聲,臺下十年功臺下一分鐘形容她在合適不過,在她二十多歲時獲得“中國京劇之星稱號”又有一個人對她全心全意。

本是愛情事業雙豐收,但對京劇的熱愛對中國傳統文化傳承的熱愛,不被自己的丈夫理解,兩人矛盾漸生最終結束瞭五年的婚姻。離婚後的他們反而成為瞭兄妹、朋友。

史依弘選擇將自己的全部奉獻舞臺,京劇是她人生的一盞燈,她為我國京劇事業所做貢獻是點燃這燈的一簇火苗。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28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9337.html
史上唯一被隕石砸中的人,雖隻受瞭皮外傷,但後續的麻煩卻沒停過 歷史

史上唯一被隕石砸中的人,雖隻受瞭皮外傷,但後續的麻煩卻沒停過

老子說“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自古以來都是如此,福禍相依、否極泰來。走在大街上,被高空墜物砸傷的幾率都很低。更何況是人在傢中坐,卻被天外飛來的隕石砸中,這個幾率更是小之又小瞭。現實中,卻偏偏有這樣...
47年豫北戰役中孫殿英被我軍俘虜,臨終懺悔:解放軍是我救命恩人 歷史

47年豫北戰役中孫殿英被我軍俘虜,臨終懺悔:解放軍是我救命恩人

1947年3月,國民黨反動派為挽回在解放戰場上的頹勢,調集重兵對陜北和山東解放區實施重點進攻,在晉冀魯豫解放區則以正規軍31個旅和地方保安團共30萬人采取守勢,不再主動對駐守在晉冀魯豫解放區的劉鄧大軍...
小夥整容成雷鋒模樣做公益,如今妻子走瞭,獨自養兩個孩子陷困境 歷史

小夥整容成雷鋒模樣做公益,如今妻子走瞭,獨自養兩個孩子陷困境

雷鋒已然逝去多年,但其蘊藏的精神涵養值得每一位中國人學習與效仿。可如若過於偏激,也不是一件好事。安徽的一位小夥子便是如此,他行事張揚高調,惹來陳光標的註意卻婉拒他的八十萬善款,他一生窮困卻資助無數貧苦...
貴州神童13歲考上985,茅臺承諾資助4年費用,為何僅1年就停瞭? 歷史

貴州神童13歲考上985,茅臺承諾資助4年費用,為何僅1年就停瞭?

2009年9月2日,中國農業大學校長柯炳生,親自率領幾名中國農業大學的同學,來到瞭北京火車站。他們此行的目的,是來接一位名叫廖崴的新生。這位新生是2009年中國農業大學通過“綠色通道”錄取的特殊學生,...
喜從天降!2014年考生張子琦,剛出考場以為完瞭,成績一出成狀元 歷史

喜從天降!2014年考生張子琦,剛出考場以為完瞭,成績一出成狀元

高考對於每一個學子的意義都是非常重大的,優異的成績毋庸置疑可以去到高等學府,接受更好的大學教育。大學是學子走向社會邁向工作崗位的最後一道關卡,倘若一個學子能在大學中接受高水平的教育那麼在走上工作崗位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