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瞭26人的涼山消防西昌大隊:烈士肩章取下交給傢屬

  • 在〈失去瞭26人的涼山消防西昌大隊:烈士肩章取下交給傢屬〉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96

中國地域廣闊,自然資源眾多,因為擁有復雜多樣的地理環境,國內的森林資源也非常豐富。根據相關清查結果,我國森林面積2.20億公頃,森林覆蓋率達到22.96%。

如此珍貴的森林資源,在保護的過程中面對的最大的危險就是大火。森林防火是世界各國都面臨的重大難題,火災不僅會威脅到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還會對森林資源造成不可彌補的毀滅性影響。

近幾年,隨著森林防火意識的加強,我國的森林火災發生次數出現下降的趨勢。可是根據國傢統計局數據,在2019年我國發生的森林火災就達到瞭2345起,其中最令人震驚的就是“3.30”木裡火災。

在這場大火中有30名英雄犧牲,其中有26名來自涼山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這些英雄在無情的大火中犧牲,可是他們卻保護住瞭山下村民的財產和生命安全,還有大片的原始森林。

雷擊山林,大火蔓延

2019年的3月30日傍晚,天氣的突變,讓立爾村的村民們加快瞭歸傢的腳步,也引起瞭村民們的註意,一分鐘不到的小雨,卻伴隨著陣陣驚雷。對於木裡的氣候、環境非常熟悉的村幹部們知道,雷聲不可怕,可怕的是由雷擊可能引發的山火。

位於四川省涼山州的木裡,擁有著我國為數不多的成片原始林區,是中國的重點林業縣。同樣也是四川省內的防火重點縣。3月的木裡正逢氣候幹燥時期,每年4月-10月份,正是木裡雷電發生頻率最高的時期,所以雷聲總能引起村幹部和村民們的警惕。

村幹部“註意防火”的警告還沒傳遍村落,村民就發現瞭遠處的山上有煙在飄,仔細觀察後,還不止一處。立爾村的撲火隊馬上集合,準備上山滅火。木裡是涼山州有名的貧困縣,立爾村是縣裡有名的貧困村。

全村700多人生活在海拔兩千米的山上,平時運送生活物資都隻能依靠原始的運輸方式,村民們的居住地零星分散。

如果不及時滅火,火勢蔓延起來,就可能會燒毀民居,但是村民們上山滅火也隻能依靠自己的雙腿,發生火災的地點不僅偏遠,還沒有成型的山路,村民們能用的工具也隻不過是幾隻手電、對講機和傢中拎出來的農具,就這樣他們出發瞭。

3月31日凌晨3時左右,第一批隊員在行走瞭8個小時左右終於達到瞭山頂,經過徹夜的跋涉,幾隻電筒的電都快耗光瞭。這時距離村民發現山上的煙點,已經過去瞭九個小時,可是戰鬥才剛剛開始。

剛上山的隊員們稍事休整後,就開始去滅火,這時的隊員們還沒有意識到這次大火的嚴重,在打滅瞭一處後,村民們還談論著說不定下午就能下山。隨著逐漸向山下推進,起火點越來越多,煙也被風吹瞭上來。這時時間已經到瞭中午,對講機裡傳來瞭“撤退”的消息。

使命在身,緊急召喚

在村裡的滅火隊員剛剛登上山頂的時候,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接到瞭前往立爾村滅火的命令,自從組建17年以來,這支英雄連隊多次參與瞭重大救災任務。

從“5·12”汶川、“8·30”會理,再到“4·20”蘆山等抗震救災任務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西昌大隊累計撲救森林草原火災數量也達到瞭150餘起,作戰經驗非常豐富。“3.30”木裡火災已經是他們從19年農歷春節過後參加的第14起滅火任務瞭。

在接到這個命令之前,隊員們才完成奮戰瞭三天三夜的冕寧縣滅火作戰任務。從凌晨一點接到命令,隊伍一刻不敢耽擱,六個小時後就抵達瞭立爾村。時間緊迫,消防員們上山前的最後一頓飯隻是一碗泡面,看到這一幕村民們都十分動容。

吃過泡面之後,消防員們開始上山,因為山路難走,運輸車輛無法直接抵達火場,重要的消防設備隻能依靠人背,當地村民成為瞭消防員的向導,帶領著他們摸索靠近火場。即便是負重前行,消防員們的速度也沒有減慢。

在經過8個小時之後,消防員們達到瞭火場上方。對於消防員們來說,森林火災是他們的“老敵人”瞭,每次滅火都像一次戰役,每一次他們都堅定的認為自己會凱旋歸來,這次一場大風改變瞭結局。

中午12時左右,負重上山的消防隊員們達到瞭火災地點,正好與此前接到“撤退”消息的第一批隊員匯合,聯手滅火。看到消防隊員後,滅火隊員信心大增,火情已經基本上得到瞭控制,在一處懸崖上還有幾個煙點。

這幾個煙點正是最難的地方,大隊長張軍表示,“懸崖垂直距離大概在8到10米,當時地形處於比較尷尬的地段,從上邊下不去,從下邊上不來。一旦起風瞭,風向一變,右側或者左側沒有燒過的林子就給燒掉瞭,引發新的火點。”

雖然滅火有難度,可是如果不及時撲滅,懸崖上的幹樹枝或松球燃燒後掉到下面的林子,起火范圍將會更大。

身兼重任,逆行英雄

在制定瞭詳細的計劃之後,為繼續尋找煙點,村民捌斤主動為消防隊員當起瞭向導。當天17時左右,捌斤和消防員們繼續向下推進,因為消防員們背著沉重的設備,所以選擇瞭一條更好走的路。

捌斤和消防員們向下行進的最後身影就這樣留在瞭雅礱江鎮副鎮長王鑫的眼中,“註意安全”也成為瞭兩隊人分別前的最後一句話,因為半個小時後,轟燃的大火就吞噬瞭這些無畏的生命。

此時距離發現煙點已經過瞭24個小時,根據後來的數據顯示,一天之內,火災發生的面積從2公頃擴大到瞭15公頃,有足足十五個足球場那麼大,滅火難度可想而知。那時情勢也十分危急,因為大傢都明顯感覺到風力增加瞭,風向也產生瞭變化。

在意外發生之後,根據掌握的情況,四川省應急管理廳副廳長周彤表示,這次火災撲救難點在於:首先,著火點在海拔 3800 餘米左右的高度,且風大、風向不定,這就難以控制火勢。

其次,木裡的地形十分復雜,正如上面所說,山裡幾乎沒有成型的山路,都是靠村民一腳一腳走出來的,這就給滅火工作造成瞭不小的難度;而且,森林裡腐殖層比較厚,還不易取水,這樣滅火難度就大大加大瞭。

為瞭加快速度,西昌大隊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分成瞭兩個隊伍,一個10人突擊組是由四中隊指導員胡顯祿帶領,還有一個21人小隊是政治教導員趙萬坤率領,兩個隊伍剛剛控制住瞭懸崖上的火點,指導員胡顯祿就發現瞭新情況。

守在山頂觀察懸崖火情的張軍,手裡的對講機剛剛還傳來胡顯祿的聲音,胡顯祿告訴他山崖下還有火情,胡顯祿話音剛落,意外就發生瞭。

在王鑫看來,一切發生得那麼突然,“啪一聲巨響,身後的山脊就全部被大火包圍,火苗躥起幾米高……就那麼一兩秒,整個山梁就看不到瞭”。

所有人的第一反應就是“快點跑”!山中沒有路,他就隻能坐著向下滑,就這樣帶著村民們死裡逃生,等到瞭安全地帶,清點瞭人數,發現身邊的人都安全瞭,他才感受到自己的腳受傷瞭。

山上如同爆炸一樣的烈火也讓山下的村民為之震驚,一朵蘑菇雲騰空而起,漫天黑煙彌漫,甚至遮住瞭天上的太陽。立爾村駐村第一書記姬韋超的對講機裡也傳來瞭聲音,這是發生瞭“爆燃”。

生死之間,命懸一線

之所以發生這樣的狀況,是因為大火在燃燒的時候,消耗瞭很多氧氣,產生瞭一氧化碳和揮發分物質。可是如果氧氣濃度突然增加,這就縮短瞭燃燒的過程,物質燃燒更加劇烈,還會形成較高的溫度和壓力,形成破壞性的效果。

當消防隊員趕到火點的時候,遭遇的正是這種情況,從山下刮來的風,擾亂瞭當時平穩的氣流,還為燃燒提供瞭氧氣,從而產生瞭巨大的壓力,發生瞭“爆燃”。在爆炸之後,燃燒迅速擴散,大火迅速就沖上瞭山頂。

生死之間,消防員們分開避險,教導員趙萬坤所帶領的小隊距離突擊組的位置比較近,可是在避險之後,當幸存後的大隊長張軍通過對講機向教導員趙萬坤喊話時,對面卻永遠沒有瞭聲音。

西昌大隊二班副班長趙茂亦跟著胡顯祿去避險,當聽到指導員大喊“快跑”的時候,趙茂亦與其他八個隊員一起向安全地帶跑去,耳邊是“熱氣流在空氣中燃燒”的聲音,後背像是炙熱的熨鬥在不斷貼近。

趙茂亦親眼看到身邊的隊友從山上滾瞭下去,被大火吞噬,當他將指導員推過阻礙住去路的倒木,自己翻過倒木之後,他再轉向身後,是中隊裡18歲小戰友王佛軍臨死前絕望的臉,可是很快他就是消失在大火之中,趙茂亦的身後已經是空無一人。

十個人隻活下來瞭四個人,兩隊避險,卻隻有一隊生還。劫後重生的趙茂亦等人向山下走去。當時大隊指導員趙萬坤帶領的支援小組20名隊員,突擊小組中的6名隊員,還有3名地方救火隊員,都失聯瞭。

當幸存的王鑫回到村委會,才知道有足足三十人失聯瞭,此時已經是3月31日19時,距離第一批撲火隊員集合上山,已經過去瞭24個小時。

山下的人們還沒有放棄希望,失聯不代表著死亡,也許救援及時,他們還有生還的可能。村委會辦公室,人人都精神緊張,當地縣委副書記決定親自帶隊,上山去搜救。西昌市的三個三甲醫院也做好瞭準備,20輛救護車和醫療組嚴陣以待,也急忙趕赴立爾村。

山谷沉寂,英雄回傢

搜救人員帶著希望再次上山,他們拿著對講機不停喊話,可是對面始終沒有回應,呼喊的聲音遍佈整個山谷,可是回應他們的是大火後的死寂,還有餘火燃燒的聲音。到瞭4月1日清晨,張軍才和搜救人員一起再次回到瞭燃爆發生的地方。

他往前走,看到瞭第一具遺體,是撲火隊員。再往前就看到瞭自己的戰友。看到面前成片的遺體,張軍和隊員們抱頭痛哭。

遺物

晚上六點半,所有的遺體都被找到,30名失聯者無一幸存。夜晚山路難行,隻能等到第二天群眾上山才能將遺體運下去。大火後的山谷風那樣大,張軍不舍得戰友們獨自躺在冰涼的山上,他就守在戰友的遺體身邊度過瞭這冷徹心扉的一夜。

第二天早上群眾們上山瞭,為瞭保護這些英雄,他們還帶來瞭厚厚的棉被,看著這其中一張張年輕的面孔,他們泣不成聲,沒人說累,隻知道要早點把他們抬下山。

山下的醫護人員沒有等到急需他們治療的傷者,隻能含著淚將這些英雄安穩地放在救護車裡,所有救護車排成一隊,閃爍的燈光表達著對英雄的崇敬。

4月2日凌晨,第一批消防隊員的遺體抵達瞭西昌。當晚,第二批也被運送回來。3日凌晨,張軍才回到營地。200多公裡的路程,他和幸存的戰友們走得那樣艱難。 出發時身邊的戰友們坐得滿滿的,他們雄姿英發,上山之前他們還說好滅火回來一起吃羊肉。

可是張軍卻沒能將他們帶回來,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留守在營地的戰友,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犧牲的戰友們的傢人。

緬懷戰友,泣不成聲

回到營地,宿舍還是原來的樣子,好似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犧牲的戰友們的物品還擺放在原處,它們的主人有的馬上要提幹,有的4月份就要回傢拍婚紗照,有的父親換上瞭癌癥,有的準備在歸來後就休假回傢看望重病的母親,可是他們都回不來瞭。

他們的孩子再也等不回父親,他們的父母要承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人間大悲,脫去這身衣服,他們是傢裡的頂梁柱,是好丈夫、好兒子、好父親,這種哀慟難以言喻。

後來趙茂亦每個晚上都能夢到18歲的戰友在大火中向他喊道“大哥,拉我一把”,可是當他伸出手的時候,面前的戰友就消失不見瞭,隻有沖天的火光。

面對從全國各地趕來的戰友傢屬,張軍回應他們的隻有自己的淚水,他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隻能將隊友們制服上的肩章摘下來,默默地放到傢屬的手中。

被取下肩章的隊服

幸存的戰友們默契得不願再提起那天的事,可生活還要繼續,張軍和胡顯祿知道他們不能避而不談,因為全國的目光都在關註著他們,他們不僅要說,還要說給更多前來采訪的媒體、前來吊唁的好心人知道,這些犧牲的戰友們是多麼的英雄無畏,他們的犧牲是多麼的偉大。

他們的故事不應該隨著那場大火而湮滅,在張軍的帶動下,戰友們在接受采訪的時候,主動回憶起瞭讓他們刻骨銘心的一天,當談起犧牲的戰友時,他們依然無法控制自己的淚水。

作為消防員,逆行是他們的職責,隻有他們用血肉之軀抵擋在大火之前,才能保證更多群眾的安全。即便他們知道前路困難重重,死亡的威脅時時相伴,可是他們依舊會義無反顧得穿上這身衣服,走向屬於他們的戰場。

參考來源:

[1] 央視新聞.涼山撲火英雄:看到戰友遺體徹底崩潰,陪伴遺體度過寒冷一夜.2019.

[2] 曾鵬、唐華。沿著英雄的足跡奮勇前行——記四川省森林消防總隊涼山支隊西昌大隊.勞動保護,2020.

[3] 宋鵬飛.困境與挑戰:森林火災撲救為什麼是世界難題.2019.

[4] 李維強.森林火災的成因及防控對策———以“3·30”木裡火災為例.四川林業科技,2019.9.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69886.html
《知否》盛老太:看似勇敢其實是糊塗,仰望的背後是悲慘的一生 歷史

《知否》盛老太:看似勇敢其實是糊塗,仰望的背後是悲慘的一生

要說盛傢最厲害的角色是誰,那必然是顯山不露水的祖母瞭。盛傢老太太,勇毅侯嫡女,性格堅毅,充滿瞭人生智慧。在盛傢,老太太雖然是“退休”的年紀,但卻還是能用自己的手段和智慧去指點江山,這才為盛傢避免瞭許多...
蘇聯前後僅用瞭4分鐘,動用16枚洲際導彈,美航母也不敢輕舉妄動 歷史

蘇聯前後僅用瞭4分鐘,動用16枚洲際導彈,美航母也不敢輕舉妄動

1946年,美國以Hyman G. Rickover(中文稱海曼·喬治·裡科弗)為首的一些科學傢研發出瞭世界上第一艘核潛艇——“鸚鵡螺”號。1952年,“鸚鵡螺”號開工建造,並於一年半後的1954年1...
康熙傳位遺詔亮相,揭開瞭雍正奪位之謎,“傳位於四子”不可能 歷史

康熙傳位遺詔亮相,揭開瞭雍正奪位之謎,“傳位於四子”不可能

康熙晚年時期,他的諸多兒子圍繞皇位發生瞭慘烈的鬥爭,最終康熙去世後,由雍正繼位,但關於他的繼位,民間一直流傳著諸多說法。最有市場的說法,是四阿哥雍正篡改瞭康熙的傳位遺詔,將“傳位十四子”中的“十”字改...
薩達姆被執行死刑的最後一刻,唯有這個人想給他最後的尊嚴 歷史

薩達姆被執行死刑的最後一刻,唯有這個人想給他最後的尊嚴

2006年12月30日凌晨,無數伊拉克傢庭早早守在電視機面前,等待著他們的前總統薩達姆被執行死刑的那一刻。行刑室位於巴格達底格裡斯河河畔的卡迪米亞伊軍基地。薩達姆頭戴舊式的毛線帽,身穿白襯衫和黑色的短...
張學良的幽禁歲月:從21歲到36歲,這就是我的生命 歷史

張學良的幽禁歲月:從21歲到36歲,這就是我的生命

晚年的張學良曾坦言自己發動西安事變的動機,他說:“我做那件事沒有私人利益在裡頭......假設我要自己的地位、利益,就沒有西安事變。”誠如張學良所言,西安事變前,張學良的地位在國民政府內不言而喻,東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