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武俠開山鼻祖梁羽生,60歲封筆陪愛妻旅遊,金庸:我做不到

  • 在〈新派武俠開山鼻祖梁羽生,60歲封筆陪愛妻旅遊,金庸:我做不到〉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89

曾幾何時,武俠小說作為一種通俗文學的門類,傳承瞭中國幾千年來的俠義文化,反映瞭人性中的社會與自由屬性。

舊時的武俠小說曾在某一時期充斥瞭打打殺殺的暴力情節和低級俗套的情愛描寫,難免令這種通俗文學一時間陷入瞭沒落的境地,叫人看瞭再無復品細讀之意,隻當成瞭速食一般的文字消遣品

然而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梁羽生看到瞭人們對武術的熱愛,繼而有感而發,創作瞭《龍虎鬥京華》這部令人拍案叫絕的武俠小說。

《龍虎鬥京華》的橫空出世,既表明瞭新派武俠小說正式替舊而代之,又令作者梁羽生穩穩地端坐在瞭近代武俠作傢的頭把交椅之上。

自《龍虎鬥京華》成功問世後,梁羽生又相繼創作瞭35部新武俠小說,堪稱是新派武俠小說的開山鼻祖,還開啟瞭新派武俠小說又一個鼎盛輝煌的高光時期

1984年,60歲的梁羽生正值小說創作的巔峰時期,但他卻甘願放棄追名逐利,選擇封筆後陪同妻子遊歷各國、看遍瞭世間的勝景,並最終定居在瞭妻子所喜愛的美麗城市悉尼。

可以說,梁羽生的成功不僅僅在於他耀世奪目的才華及成就,人們更羨慕他對賢妻終生不改的浪漫和癡守。

從廣西書香門第中走出來的香港文學少年

香港武俠作傢梁羽生原本姓陳名文統,在華人世界中,他是人人皆有耳聞的新派武俠開山鼻祖,又是“忠粉”遍天下的武俠文學大師。

梁羽生雖說是知名的香港作傢,但他卻出生在廣西、晚年定居於澳大利亞悉尼。故鄉的青山綠水、風土人情以及早年間的文學積累,讓這個從書香門第中走出來的武俠小說傢早早就踏上瞭底蘊豐厚的文學之路。

1924年初春,本名為陳文統的梁羽生出生在廣西蒙山縣文圩鄉的一戶鄉紳傢中,他的父親名叫陳信玉,通曉醫術但並不以行醫為業的陳信玉是位大善人,常通過研讀《本草綱目》而研制出若幹種中藥丸劑來給窮苦的鄉鄰們施治除疾。

陳傢祖上小有功名,且傢有良田逾百畝,在一代代的承襲下,陳傢形成瞭詩禮傳傢、與人為善的極好傢風。受良好傢風的熏陶,幼時的梁羽生很早就愛上瞭對對聯、習詩詞、讀歷史。

此外,因廣西蒙山縣自古便盛行武術和舞獅之藝,故幼時的生活氛圍和種種經歷都令梁羽生對武打俠義產生興趣、萌發創作武俠小說的熱情而埋下瞭伏筆

10多歲的時候,傢中藏書數眾的梁羽生便因接觸瞭豐富的文學資源而對新文學產生瞭極大的興趣,其後,少年梁羽生還得到瞭師從史學傢簡又文、國學大師陳寅恪的絕佳學習契機,有幸得到這些名人大傢的教誨和點撥,方令梁羽生早早便積淀下瞭超群的卓越素養和不凡的內在風骨

1944年,梁羽生考入瞭嶺南大學化學系,2年後,轉入經濟系讀書,並憑興趣加入瞭學校裡的文學社團——藝文社。

大三那年,梁羽生擔任瞭校報《嶺南周報》的編輯,在與文字整天打交道的日子裡,梁羽生獲得瞭如癡如醉般的非凡感受,他甚至計劃著畢業後繼續以舞文弄墨為生,哪怕從事一輩子編輯工作也甘之如飴。

來到香港做編輯,從專欄作傢迅速成長為武俠小說傢

1950年,拿到大學畢業證書的梁羽生繼續留在學校報社裡,負責《嶺南周報》副刊的編輯和審校工作,因其思路清朗、文筆出眾,還成為瞭香港《大公報》最為年輕的社評員。

同年10月,香港《大公報》的子報《新晚報》創刊,此前,梁羽生早已因文筆清奇而受到《大公報》總編輯的高度評價和認可,故《新晚報》創刊後,梁羽生被聘為《新晚報》副刊編輯,與金庸成為瞭同事。

1954年,30歲的梁羽生因發表瞭個人首部武俠小說作品《龍虎鬥京華》而受到瞭讀者的廣泛關註與熱烈追捧,當年,《龍虎鬥京華》以小說連載的方式發表在《新晚報》上,這部小說因筆觸生動活絡、風致別具一格而被讀者所擁躉。

可以說,《龍虎鬥京華》的成功也使得《新晚報》成瞭炙手可熱、競爭力極強的一傢報紙刊物

十餘年的文學歷史知識積淀令梁羽生的創作靈感有如泉湧一般,這部連載瞭近8個月的武俠小說亦獲得瞭極大的反響及成功——梁羽生因《龍虎鬥京華》而聲名鵲起,同時榮登上瞭近代武俠作傢的頭把交椅,成瞭新派武俠小說的開山鼻祖

迎娶名門貴女為妻,願為愛妻而封筆,專一愛情令金庸羨煞不已

雖說梁羽生因為《龍虎鬥京華》而一舉成名,可他隻身一人漂泊在香港,可以說是根基不穩、經濟狀況也依然拮據。

自從來到香港後,一心想要搞好事業的梁羽生一直忙於編輯和創作,基本忽略瞭對健康狀況的照管,還因免疫力低下而得上瞭較為嚴重的鼻炎。

單位的總編輯見梁羽生這個稍顯淒慘的大齡單身漢個人姻緣始終沒有著落,便主動熱情地幫梁羽生四處打探、物色合適的女朋友。

很快,《大公報》的一位副總編將其太太的親侄女介紹給梁羽生認識。

這位出自於香港名門之傢的女孩時年26歲,是香港政府的一名公務員,溫婉賢淑的她還有一個非常雅致動聽的名字:林萃如。

初次見面,梁羽生對林萃如的印象不錯,他認為林萃如纖弱瘦削但卻活潑開朗、舉止端莊大方,是個好女友、好太太的標準人選。

在梁羽生看來,相親那天他自己的“狀況”才算“糟糕”——因為嚴重的鼻炎癥狀,使得梁羽生在相親的過程中一直鼻涕長流。

然而在武俠小說“迷妹”林萃如看來,她所崇拜的大作傢梁羽生文質彬彬、相貌堂堂,很有作傢的風范和獨特的魅力。

彼時,林萃如的工資是梁羽生的2倍,但她毫不介意梁羽生稍顯困窘的經濟狀況,不但在梁羽生因治療鼻炎而住院的期間一直細心入微地從旁照料,還決定不計任何物質條件、此生一心想同梁羽生攜手為伴

二人相識剛滿9個月便因愛情而順利步入瞭婚姻,婚後,十個手指從未沾染過傢務事的林萃如開始學著當傢管事、烹制羹湯,她勤快又肯幹,總是把傢裡傢外收拾得幹凈利落、井井有條。

此外,每當有瞭空閑時間,林萃如還積極參加義工組織的活動,盡力幫助那些生活方面有各種實際困難的窮苦大眾。

在愛妻的幫襯下,梁羽生的寫作事業也逐漸步入瞭佳境,相繼創作出瞭十餘部堪稱經典的武俠小說,成瞭知名的武俠小說傢。因為版稅和稿費之故,梁羽生和林萃如的物質條件也日漸好瞭起來。

有瞭孩子之後,梁羽生更加努力,一心將精力全部用在瞭寫作之上,撫育子女和日常生活在很長一段時期中始終都是靠著林萃如來照料打理。望著勤奮踏實的丈夫,林萃如即便再辛苦也心甘情願。

然而,梁羽生絕不是個隻會寫書的粗心丈夫,他心中一直感念著賢妻數十年如一日的辛苦付出,60歲那年,事業如日中天的梁羽生宣佈封筆,然後在接下來的3年裡帶著愛妻林萃如走遍瞭世界各地、遊歷瞭幾十個國傢和地區。

這算是婚後幾十年以來梁羽生對愛妻做得最浪漫的一件事,也是對逝去青春歲月的一種變相補償

在路途之中,梁羽生發現妻子對澳大利亞的悉尼最為滿意,1988年,梁羽生突然宣佈移民澳洲,選擇與妻子在悉尼安度餘生,這讓林萃如又驚又喜,其後便一直幸福地沉浸在丈夫為她打造的既理想又舒心的異國閑適生活之中。

梁羽生夫婦忠貞持久、專一不渝的愛情曾令同為武俠小說傢的金庸羨慕不已,金庸一生經歷瞭3段婚姻,他曾如是坦言自己的愛情觀:如果叫我一輩子隻愛一個人,一生一世隻愛一個人,我做不到。

而比起同時代風流不羈的另一位武俠小說傢古龍,梁羽生依然是個畢生隻愛“妻子”和“寫書”兩樣的“無趣呆板”之人

然而事實上,婚姻裡的冷暖悲欣隻有個中之人才會深切地瞭解,這樁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婚姻,無論對於梁羽生也好、林萃如也罷,他們都是滿足的,也都是幸福的。

封筆之後的7載光陰裡,梁羽生將全部的時間都用來陪伴妻子林萃如,用身體力行來踐行瞭“陪伴才是最長久的告白”這句愛情的名言。

有人說,梁羽生就是他筆下那既豪情萬丈又專一灑脫的俠客,他的品性中絲毫沒有文人騷客的風流多情,卻有著對愛情和婚姻的堅守和執著

有句詩說得好: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一代新派武俠小說鼻祖梁羽生擁有如此難能可貴的道德品質自當是後輩學習效仿的楷模。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70574.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