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姑”釋正孝同:本在985大學就讀,年近32歲仍不願還俗

  • 在〈“尼姑”釋正孝同:本在985大學就讀,年近32歲仍不願還俗〉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43

在忙碌的後臺裡,大傢不斷擺弄著手中的小提琴、大提琴,整理下衣服,做個伸展,舒緩緊張的情緒,這就是一個普通的演出前準備。

但這又和平常的不一樣,這些演奏者都是比丘和比丘尼,最典型的標志就是剃除須發的面容。他們穿著飄逸素雅的僧服,正紅的顏色給人一種莊重典雅的感覺。

手中拿著不是傳統的鼓、鐘、木魚、磬、鐃鈸等法器,而是一件件西洋樂器。他們就是著名的天臺寺廣玄藝術團。

在他們中間,有一位容貌出眾的年輕比丘尼,在眾多藝僧中,她如同一道潔白的月光一樣,美麗清雅,讓人移不開眼睛。她就釋正孝同,也被稱為“中國最美尼姑”。

釋正孝同臉上常常掛著溫暖如春風一般的笑容,相貌端正,落落大方,優雅端莊,那是一種自然天成的、璞金渾玉的美。

這樣一位美麗的姑娘,當年放棄瞭名牌大學的學位,上瞭紅安天臺寺,一直常伴青燈;如今已經32歲瞭,仍不願還俗,依舊留在大山裡,過著簡樸、單調的平靜生活。

奇妙因緣,少女學霸卻一心向佛

在2020年一個采訪中,釋正孝同簡單地回憶瞭當年出傢的情景:

“我是2008年和爸爸一起來到天臺山玩,那我就選擇在這裡多住幾天,最終留在這裡出傢,後來才告訴傢人。當然他們是很不理解的,傢裡的親戚、朋友啊,對爸爸媽媽就有誤解,你們孩子出瞭什麼問題?”

說起旁人對父母的誤解,釋正孝同對此還是覺得比較難過的,“因為爸爸媽媽愛你,他看到你在這裡是開心的,所以這點輿論壓力,他就可以排解掉。”

在采訪的末尾,釋正孝同淡然地說:

“其實我們人生,無非就是要追求一個快樂、幸福,我們可以看到這裡有清新的空氣,然後在這裡還可以學習禪樂,可以修身養性,這樣的生活,簡單、自然,我覺得這就是我的幸福人生。”

也許各位看完釋正孝同的傢庭經歷,就明白她為什麼可以守得住初心,在這偏遠的山上生活十多年。

這裡不得不提到一個人,釋正孝同的母親,她是孝同走上佛學之路的領路人。

1989年,釋正孝同出生在一個普通的河南傢庭,傢中有爸爸、媽媽和哥哥,而媽媽則是學佛多年的虔誠居士,因此,孝同也早早就接觸佛學。

在孝同還小的時候,曾經有人給她算命:孝同以後是大孝。這讓孝同母親不解,因為在日常生活中,孝同哥哥比孝同更聽話更乖,而且孝同也沒有做出十分特別的事情,來印證這個“大孝”。

直到孝同選擇出傢,她媽媽才想起當年算命的結果,古人雲“出傢為大孝”,孝同的出傢,仿佛是命中註定的事情一樣。

孝同從小就在媽媽的一聲聲讀經聲中長大。媽媽誦經的時候,孝同總是覺得有一種奇妙的香氣,但是,她們傢又沒有噴香水或者擺放花束,哪來的香氣呢? 或許這就證明瞭孝同和佛傢之間的緣分。

後來,孝同長大瞭些,就和媽媽一起讀經。遇到一些生僻字,孝同媽媽的讀音不準,孝同就自覺地教媽媽,幫助媽媽矯正讀音,有時候讀得太認真瞭,完全忘瞭時間,讀到一兩點鐘也是偶有發生的。

有一天,孝同突然對媽媽說:我感覺媽媽的書(佛經)很有用,“我以後要去能學習你的書的地方上學。”孝同媽媽沒想到,女兒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有瞭自己的目標和志向瞭,孝同口中的“能學習你的書的地方”,其實就是佛學院。

當然,孝同不是很小的時候就出傢,她出傢是高考之後的事情瞭。在出傢之前,孝同還是在學校裡認真上學的,而且還稱得上是一個女學霸。

孝同念書的時候,基本上就沒讓傢裡人擔心和生氣,是個聽話優秀的好學生,深受老師和同學的喜歡。

上初中的時候,孝同所在的學校規定,沒有城市戶口的學生要交一筆昂貴的借讀費,孝同為傢裡著想,選擇瞭轉學到鐵路中學。當時,大傢都以為轉學生都是因為原先學校待不下去瞭,才要換學校的。

孝同則用優秀的成績和良好的表現,改變瞭他們的對轉校生的印象。而且,在中考的時候,孝同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考入瞭當地的重地高中-安陽實驗高中。

上瞭高中的孝同,依舊勤奮好學,還擔任瞭學生會主席,積極參加各項學校活動,策劃、動員、組織、落實,各個環節都搞得有聲有色,讓大傢都對這個勤奮可愛的女孩子印象深刻。

如此出色的女孩子,自然會引來很多人的註視,一些男同學還主動提出送孝同回傢,孝同都不為所動,一心一意做好當下的事情,努力學習,好好讀書。

有一年,孝同和傢人一起去普陀山朝拜,當大傢都帶著各自的心願去朝拜的時候,孝同卻不知道自己該求什麼。見到無所求的孝同,媽媽就提議,不如這樣,就求菩薩給你一個好師父吧。

在前往普陀山的路上,孝同做瞭個奇妙的夢,夢中有一個和尚,從熾熱的太陽中走出來,背著行囊走向孝同。後來,孝同到瞭紅安天臺寺,又想起瞭這個夢,才恍然大悟,夢中的和尚應該就是達摩祖師。

直到2008年,孝同上天臺寺,她發現天臺寺就是她心中最理想的修行地方。

和很多人不同,不少人是讀完大學或者已經出來工作之後,再上山出傢的,而孝同則更加直接。

當時,她已經拿到瞭重點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但為瞭追求心之所往,她還是決定要在天臺山出傢。

可能有人質疑,出傢瞭,不僅無法完成學業,更加無法留在自己父母身旁,連父母都不管瞭,那怎麼稱得上是孝?但實際上,佛教的孝親觀和儒傢思想的孝親觀有所不同。

在佛教中,如《梵網經菩薩戒》所說:“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子是我母,我生生無不從之受生,故六道眾生皆是我父母。”在這種宏觀的孝親觀中,父母的概念擴大瞭,不僅隻是狹義的血親父母瞭。

而且,出傢,並非大傢想象的那種情形,棄傢人於不顧,讓父母老無所依。在佛教戒律之中,“出傢受十戒之時,必須身無十六種遮難”,“父母不允”就是十六種之一。

那就是,如果父母不許子女出傢,子女不得違背他們的意願強行出傢,哪怕勉強出傢,也不得受戒。所以,出傢並不是遁入空門,逃避責任,首先還是得取得父母的同意。

但是這種超脫的觀念,並非所有人都接受,所以釋正孝同剛出傢的時候,還是很多人不理解,以為是孝同父母的教育出瞭問題,實則不然。

而孝同的父母,正如孝同所說的:爸爸媽媽愛她的,哪怕是不舍得這樣一個乖巧伶俐的女兒,他們還是讓孝同出傢,去追尋心中的理想。

山上修行,最美尼姑的樸素生活

紅安天臺寺,道風嚴謹,有很多我們普通人難以想象的清規戒律。

他們持金錢戒,很多僧尼因為平常不帶現金在身上,甚至發生過下山辦事卻發現沒帶現金的小趣事。

山上是禁用電視的,而手機、電腦、網絡也是有嚴格的使用要求,除瞭要處理寺院公務,僧尼們都自覺不去接觸網絡,回避網絡上的紛紛擾擾。

這樣的做法,讓天臺寺儼然成為瞭一個沒有紛繁復雜資訊的世外桃源。盡管可能有些人會覺得這太枯燥瞭,但是也有人安於這種寧靜、潛心修行的一種生活。

有信眾曾寫過一首短詩:我上天臺山,山路十八彎。放下無煩惱,沉醉不忍還。

釋正孝同上山已經十幾年瞭,對於這種生活,她已經非常習慣,而且樂於其中,在各位師兄弟和信眾眼中,她又是怎樣的人呢?

在生活中, 他們用“惜福”這個詞來形容孝同的。孝同的傢境不錯,但是沒有養成驕奢浪費的習慣,出傢瞭之後,生活上更是儉樸。

吃飯的時候,總會把自己的飯碗吃得幹幹凈凈,一滴不剩,用饅頭或者開水,把碗上的湯汁都擦幹凈。有時候,師兄弟吃不完飯菜,孝同也會幫忙吃剩下的飯菜,絕不浪費糧食。

這簡單的一個習慣,恐怕非常多人都做不到,大多數人平時點菜喜歡點多一些,結果吃也吃不完,也不打包走,等他們走瞭之後,店傢隻能把剩飯菜倒掉,那是多麼浪費啊。

在用度上,孝同也是非常珍惜自己的物品,一個季度隻穿一套僧服,臟瞭就當天晚上清理好,掛在風口上晾幹,第二天又可以穿瞭

她的僧服都是用手洗,盡量減少僧服的扯壞或損耗。洗凈不穿的僧服也用袋子整整齊齊地裝好,下一次拿出來,僧服依舊光潔如新。

孝同的師兄弟還發現她的襪子從來都是縫縫補補的,上面補丁很多,孝同也不是沒新的襪子,隻是舊的還能用,沒必要開新的。

古語說,惜福自然福報大,孝同給人的感覺就是一臉福相,安於這種古樸、簡單的生活中。

而在待人接物上,孝同更是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和孝同相處過的人,都對她稱贊有加。

有一位年輕的研究者,慕名前往天臺寺,見到瞭釋正孝同這位“網紅”比丘尼,但是他看到的不止光鮮亮麗的舞臺形容,而是一個樸質的比丘尼。

“初次見到傳說中的孝同,卻是在大寮用齋。當時她身系圍裙,正端著菜盆行堂,從網上的“紅人”、舞臺上的主角,到轉身下臺去做粗重的體力勞動,角色的切換在孝同身上似乎很自然。”

“生活中的孝同不接觸手機和網絡,也毫不在意外界對她的報道,但對於因為自己而使更多人願意親近寺院,她也十分欣慰。在孝同來看,安住於當下的修行才是自己的本分。”

那在其他信眾和師兄弟眼中的孝同,又是怎樣的呢?才德兼備似乎成瞭最貼切的一個詞語瞭。

曾經考到名校的孝同,本來就天資聰慧,慧根深厚。她常常能完整地記錄上師的開示,用豎版的方式,整整齊齊地寫好,有看過她筆記的人,都贊嘆道如同讀一本充滿智慧的古書。

對初來乍到的師兄弟,孝同也會體貼地借以前的筆記給他們看,盡量把自己知道的原話分享給大傢,讓大傢受益。而孝同自己看瞭好書,也樂於與人分享,毫不吝嗇。

有時候,孝同也負責教女眾佛門威儀等舞蹈,她也是盡心盡力,毫無保留,努力讓每個人都能學會做好。

面對這樣一位聰明又樂於分享的孝同師,大傢自然而然都會喜歡她,願意和她交流,親近她。

在勞動時,孝同也是爭先做最累最辛苦的工作。有次,為瞭迎接上天臺寺做義工的老師,孝同和其他師兄弟一起打掃,她主動承包瞭洗廁所工作,整個環境都被整理得幹幹凈凈,一塵不染。

在打掃房角的蜘蛛網時,隻見孝同站在凳子上,拿著掃把,嘟嘟囔囔,原來她在和蜘蛛商量:對不起,我要給你們搬傢瞭。皈依佛,不墮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

這樣細心、勤勞的孝同師,又有誰會不喜歡?

仙樂飄飄,獨出心裁的禪樂文化

釋正孝同為什麼會突然被網絡上註意到呢?這還得說到一個特別的樂團,天臺寺廣玄藝術團

有次,廣玄藝術團在外演出,孝同既是主持人,又是主演,這樣一個漂亮的比丘尼,自然會引起人們的關註,從而大量宣傳,並稱孝同為“最美尼姑”。但實際上,孝同並未因為這稱號而沾沾自喜,依舊過著普通的修行生活。

而廣玄藝術團也是孝同修行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

廣玄藝術團是一支平均年齡25歲左右,全僧人組成的樂團,它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僧尼用西洋樂器演奏,且表演新穎,曾爆紅網絡。現在天臺寺約有100多人,其中60多人學習禪樂。

在紀錄片中,孝同解釋:“禪樂對於天臺寺的出傢眾來說,既是修行方式,也是弘法方式。所以,與其說我們是在練習樂曲,不如說我們要開始進入禪定瞭。”

在他們天臺寺小劇院中,大傢可以看到身穿紅色僧袍的僧尼們演奏《約翰 帕赫貝爾卡農》,帶有現代舞風格的舞蹈《禪者行腳》,朗誦等等。

孝同的生活裡,不單單是鐘鳴和木魚,還有多種多樣的樂器聲音,小提琴,大提琴,單簧管,鋼琴聲,此起彼伏。

孝同一邊打開已經有點陳舊的琴盒,一邊介紹說:“我們有一部分樂器是一些老師捐贈的,有一些是我們的功德主為我們購買的。”盡管小提琴已經舊瞭,但是孝同依然細心地擦拭著琴身,非常珍惜。

但是這種修行和弘法方式,也有很多質疑的聲音,孝同解釋:禪樂不同於梵唄,禪樂是禪者的演奏,是非常包容的,隻要是善的、美的,我們都會贊美。

而其中一個聽眾也說:“我來到這裡以後,我聽到的音樂中,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用釋悟樂(天臺寺方丈)的話來說:禪樂是一種世界觀, 也是一種修行方式。禪樂的宗旨是以輕松愉悅的形式讓觀眾接受佛教, 從而使大眾享受法益。

而當輕盈柔美和諧的音樂響起,我們也自然明白,釋正孝同那種和善、淡然的氣質,就是在這朝夕的音樂聲中熏陶而成的。

這個樂團還有一點比較特別的,就是男女眾會同臺演出。這看上去可能讓人覺得不合適,但其實他們有著非常嚴格的戒律規定。

在練習室的墻上,粘貼著男女眾接觸的幾點戒律,比如他們在演出的時候,節目單是寫在黑板上的,男女總之間基本不會有交流;即使需要溝通,他們也會選擇3個人以上在場,目光低垂,言簡意賅地說明即可。

對於出傢人來說,戒律就是他們的立身之本。墻上還裝裱著很多警示的掛畫。“以煙、酒、肉、財、色勾引天臺寺長住,其罪永不可赦”;“統一是善,和諧是功。團結是德,分裂是惡。山頭是業。破和是果。因果不爽,不可不慎。”等等

這樣的清規戒律,不得不讓人肅然起敬。

結語

人世間有很多不一樣的生活方式:有的人喜歡享受天倫之樂,一傢人其樂融融;有的人喜歡為自己的事業拼搏,奮力上遊;也有一些人,像孝同一樣,為瞭追求心中的大愛與正道,默默堅守。

而天臺寺,正是她心中的一方樂土,在這裡,她追尋著自己,感悟著人生,探索著生命的真理,追求自己心中的理想。

而孝同的故事,如同一顆明亮的星星,照亮瞭一些人蒙塵的心。

信源:

《一秒治愈!和尚尼姑組成中國首支僧尼禪樂團,有人因不理解離開》 關於釋正孝同的采訪片段

《媒介入寺與當代佛教傳播—基於一座漢傳佛寺的媒介人類學研究》

馮濟海

《佛樂禪思 寓教於樂—來自中國湖北紅安天臺寺的調研報告》

和雲峰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5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70668.html
史上唯一被隕石砸中的人,雖隻受瞭皮外傷,但後續的麻煩卻沒停過 歷史

史上唯一被隕石砸中的人,雖隻受瞭皮外傷,但後續的麻煩卻沒停過

老子說“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自古以來都是如此,福禍相依、否極泰來。走在大街上,被高空墜物砸傷的幾率都很低。更何況是人在傢中坐,卻被天外飛來的隕石砸中,這個幾率更是小之又小瞭。現實中,卻偏偏有這樣...
47年豫北戰役中孫殿英被我軍俘虜,臨終懺悔:解放軍是我救命恩人 歷史

47年豫北戰役中孫殿英被我軍俘虜,臨終懺悔:解放軍是我救命恩人

1947年3月,國民黨反動派為挽回在解放戰場上的頹勢,調集重兵對陜北和山東解放區實施重點進攻,在晉冀魯豫解放區則以正規軍31個旅和地方保安團共30萬人采取守勢,不再主動對駐守在晉冀魯豫解放區的劉鄧大軍...
小夥整容成雷鋒模樣做公益,如今妻子走瞭,獨自養兩個孩子陷困境 歷史

小夥整容成雷鋒模樣做公益,如今妻子走瞭,獨自養兩個孩子陷困境

雷鋒已然逝去多年,但其蘊藏的精神涵養值得每一位中國人學習與效仿。可如若過於偏激,也不是一件好事。安徽的一位小夥子便是如此,他行事張揚高調,惹來陳光標的註意卻婉拒他的八十萬善款,他一生窮困卻資助無數貧苦...
貴州神童13歲考上985,茅臺承諾資助4年費用,為何僅1年就停瞭? 歷史

貴州神童13歲考上985,茅臺承諾資助4年費用,為何僅1年就停瞭?

2009年9月2日,中國農業大學校長柯炳生,親自率領幾名中國農業大學的同學,來到瞭北京火車站。他們此行的目的,是來接一位名叫廖崴的新生。這位新生是2009年中國農業大學通過“綠色通道”錄取的特殊學生,...
喜從天降!2014年考生張子琦,剛出考場以為完瞭,成績一出成狀元 歷史

喜從天降!2014年考生張子琦,剛出考場以為完瞭,成績一出成狀元

高考對於每一個學子的意義都是非常重大的,優異的成績毋庸置疑可以去到高等學府,接受更好的大學教育。大學是學子走向社會邁向工作崗位的最後一道關卡,倘若一個學子能在大學中接受高水平的教育那麼在走上工作崗位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