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因窮而出名的烏拉圭前總統退休,人民富得流油,他仍舊清貧

  • 在〈2020年因窮而出名的烏拉圭前總統退休,人民富得流油,他仍舊清貧〉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3

你相信嗎?

一個國傢總統最大一筆財產是一輛1987年產的大眾甲殼蟲汽車,價值1900美元。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即使這個國傢發展再落後,經濟再不景氣,一國總統也不會和“窮”這個字眼沾邊。

遠的不說,就說2019年蘇丹共和國前總統奧馬爾·哈桑·艾哈邁德·巴希爾傢中被搜出贓款折合人民幣近50億現金,包括600萬歐元以及50億蘇丹鎊,還有35.1萬美元的現金以及外匯。

蘇丹這個國傢我們都知道,聯合國公佈的世界最不發達國傢之一,2020年全年國內生產總值(GDP)不過325.8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2075.58億,這是什麼概念?約等於2020年青海省全年三分之二的GDP(青海省2020年全年GDP約3005.92億元)。

想想看一個國傢全年GDP還比不過我國一個省,其不發達程度可想而知,可就算是這樣他們本國前總統的傢中,僅僅隻是在傢裡,就能搜出折合人民幣50億的贓款。

當然,有人會說巴希爾的巨額財富都是貪污所得,這並不能說明什麼,畢竟總有些總統是清廉的。是的,的確有清廉的總統,但是想想看一個國傢的總統,他的工資會低嗎?

無論這個國傢有多貧窮,總統的工資絕對是不會低的。

比如南美洲最貧窮的國傢之一玻利維亞(2019年全年GDP約424億美元),其總統年薪約2.16萬美元,要知道2019年玻利維亞人均GDP才0.36萬美元。

由此可見,依常理而言,一國總統真的跟“窮”這個字眼是沾不到邊的,即使他沒有利用自己的職權去謀取什麼利益,單單靠他的工資也跟“窮”字是不搭界的。

當然,我們也說是常理,事實上還真的有例外,

在距離中國一萬多公裡以外的南美,有一個很小的國傢叫烏拉圭,這個國傢有一個總統叫何塞·穆希卡。2010年,75歲的穆希卡就任烏拉圭總統,2015年卸任烏拉圭總統。

穆希卡就是那個最大一筆財產就是一輛1987年產的大眾甲殼蟲汽車的“全球最窮總統”。

從革命者到總統

1935年5月20日。

穆希卡出生在距烏拉圭首都蒙得維的亞12公裡的小鎮帕索德拉阿雷納的一個貧窮農民傢庭。

俗話說得好“窮人的孩子早當傢”,貧困的環境讓他的心智比同齡人更早成熟。

當同齡人還隻知道玩泥巴時,他卻已經明白要盡自己所能替父母承擔起養傢的重任,比如幫助母親在社區裡賣花貼補傢用。

穆希卡能成為後來那樣清廉的總統,除瞭跟童年的生活經歷有關,還跟他母親的教育有關。

一次穆希卡學校組織郊遊的時候,穆希卡看到別的同學都拿瞭很多好吃的東西,他自己卻什麼都沒有,隻有母親為他準備的一份粗飯,他的同學都在嘲笑穆希卡,笑他傢裡好窮,穆希卡也覺得很沮喪,想不通為什麼別人有很多好吃的東西,自己卻沒有,他也想那些好吃的。

回到傢後,他便哭著向母親跑去,哭訴著自己被同學嘲笑的事情。

穆希卡的母親聽到兒子的哭訴後,沒有過多地安慰他,隻是平靜地對他說:“你所擁有的隻有這些,但你照樣可以健康成長。”

告訴他雖然你隻有一份粗飯,但是照樣可以健康成才,言外之意就是人不需要刻意去追求物質上的享受,隻要能讓自己活下去便足以。

母親的教誨,穆希卡始終都牢記在心中,並把這些教誨都變成瞭指導自己人生的箴言。

因為傢貧的關系,穆希卡讀到讀高中後就因傢裡再也無力支撐他讀書的費用而被迫輟學。高中輟學後,穆希卡成為瞭一名自行車運動員,曾效力於烏拉圭多傢俱樂部。

原本不出意外的話,穆希卡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成為一名優秀的自行車運動員,參加各種比賽並獲得各種榮譽,退役後,可能會從事教練的職業,繼續從事自行車運動領域的工作......

然而,世間的事情就是這麼奇妙,永遠不會朝著預定的方向發展。

上世紀50年代中期,烏拉圭出現瞭嚴重的經濟危機,失業率居高不下,國傢瀕臨破產,烏拉圭政府對此無計可施,眼睜睜看著本國大部分國民失業並陷入破產。

因此,烏拉圭人對這屆政府極其失望,紛紛走上街頭示威遊行。

此時,恰好古巴革命爆發,烏拉圭湧現出瞭一些左翼黨派,他們把社會主義作為解決國內經濟危機的選擇。左翼黨派的主張得到瞭烏拉圭許多年輕人的認同,其中就包括穆希卡。

後來,穆希卡等一些深受左翼組織影響的年輕人在左翼人士的資助下,來到瞭古巴探尋革命真理。在古巴,穆希卡見到瞭拉美革命導師切格瓦拉和卡斯特羅。

在他們的鼓勵下,穆希卡決定回國參加武裝革命,盡自己的力量為國傢奮鬥出一個美好的明天,讓每個烏拉圭人都能有一個幸福美好的未來。

1960年,穆希卡加入瞭圖帕馬羅斯左翼遊擊隊,開始瞭武裝革命道路。成為遊擊隊隊員後,穆希卡多次參加瞭襲擊烏拉圭政府軍的行動,曾在一次戰鬥中身中六彈,險些身亡。

遊擊隊的存在,自然是不被烏拉圭政府軍所容忍的,為瞭消滅遊擊隊,烏拉圭政府軍派出重兵對遊擊隊實施圍追堵截。

為瞭躲避烏拉圭政府軍的追捕,圖帕馬羅斯左翼遊擊隊隻能四處躲藏著。

因為東躲西藏的緣故,加之烏拉圭政府軍對遊擊隊的活動范圍實施嚴格的封鎖,圖帕馬羅斯左翼遊擊隊的日子非常難過,常常面臨著缺衣少糧的窘迫局面。

這樣艱苦的生活,許多遊擊隊隊員都受不瞭離開瞭,可穆希卡卻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革命意志堅定的他,認為這就是自己應該有的生活,自始至終堅持戰鬥,即使幾次三番深陷險境,甚至幾度差點喪命,也未曾退縮過。

正是這種韌性,這種百折不撓的精神,最終為他日後登上烏拉圭總統寶座打下堅實的基石。

值得一提的是,穆希卡曾在1962年被中國偉大領袖毛澤東主席親切接見過。

1962年,穆希卡赴蘇參加世界青年大會,回國途中獲中國政府發出的訪華邀請。

到達北京後,穆希卡等受邀訪華的青年代表向中國政府提出心願:希望見到毛澤東主席。很快,中國政府同意瞭他們的請求,毛澤東在中南海接見瞭他們。

晚年穆希卡回憶起這一幕仍歷歷在目,他這樣說道:

“毛澤東就像我們自傢的爺爺一樣,對我們代表團每一個年輕人都非常尊重,非常親切,同時對我們正為之奮鬥的拉美人民解放運動的未來,抱有堅定的信心。”

1970年,穆希卡在一個酒吧被警察認出,一番槍戰後,不幸被警察逮捕。次年,穆希卡在獄友的幫助下,成功越獄並重返遊擊隊。

1972年,穆希卡在參加一次針對政府軍的軍事行動中,再次不幸被政府軍逮捕。獄中,穆希卡遭受嚴刑拷打和各種慘無人道的非人待遇,即便如此,他也從未想過要投降,堅貞不屈。

這次入獄,鑒於穆希卡此前有過越獄行為,烏拉圭政府對其進行瞭更為嚴格的看管,如此穆希卡再也沒有越獄的機會,在監獄中度過瞭14年的牢獄生活。

1984年7月,烏拉圭軍政府決定還政於民,因為烏拉圭地理位置處在烏拉圭河東岸,故定國名為烏拉圭東岸共和國。

同年11月,胡利奧·瑪麗亞·桑吉內蒂當選烏拉圭總統,烏拉圭恢復民主憲制。

次年,穆希卡被釋放出獄,因為他曾經為烏拉圭的革命做出瞭突出的貢獻,他成為瞭烏拉圭人民敬佩的英雄。

成為烏拉圭人民的英雄後,各種優厚的待遇紛至沓來,這時許多人都覺得穆希卡應該會提出很多合理的要求,比如高官,又比如厚祿,從而保障自己今後的生活。

可是,讓許多人都沒有想到的是,穆希卡拒絕瞭,他拒絕瞭所有理應屬於他的待遇,也沒有向政府提出任何要求,他隻說:“目前過得非常好,不需要任何額外的待遇,我不需要,也不會要。”穆希卡始終銘記當年母親對自己的教誨,不去追求物質上的享受。

穆希卡不在乎升官發財,隻在乎烏拉圭的將來和烏拉圭人民能夠越來越好。

出獄後,穆希卡沒有向政府提出任何要求,而是選擇棄武從文,與埃萊烏特裡奧以及前圖帕馬羅斯組織成員成立瞭一個合法政黨,起名為“人民參與運動”。

靠著在烏拉圭人民中的聲望,穆希卡於1995年首次當選眾議員,正式走上政壇。

當選國會眾議員後,穆希卡不顧自己60歲高齡,每天奔走於基層,傾聽群眾的意見,積極瞭解群眾訴求並竭盡全力為群眾解決困難。

憑借著幽默的性格,親民的作風,再加上開明的政治主張和質樸的演講風格,穆希卡不但深受烏拉圭人民的尊敬和信任,更是得到瞭其他政治派別的堅定擁護。

四年後,也就是1999年,穆希卡高票當選烏拉圭參議院參議員,政途得以再進一步。

2004年,與穆希卡同屬一個政治派別的左翼政黨聯盟廣泛陣線總統候選人巴斯克斯在大選中獲勝,成為烏拉圭168年政黨歷史上第一位左翼總統,穆希卡也在這一年再次當選參議員。

2005年,穆希卡被巴斯克斯任命為畜牧、農業與漁業部部長,成為執政黨廣泛陣線中的重要領導人之一。

2009年,穆希卡以執政黨進步聯盟-廣泛陣線候選人的身份參加瞭烏拉圭總統選舉,與民族黨候選人路易斯·阿爾韋托·拉卡列爭奪烏拉圭總統寶座。

第一輪選舉時,由於雙方得票數均未超過半數,按照烏拉圭選舉法的規定,總統候選人得票數均未超過半數的情況下,則需進入第二輪角逐,由此穆希卡和拉卡列進入到第二輪選舉。

第二輪選舉,穆希卡成功勝出,以52,4%的高得票率當選烏拉圭歷史上第二位左翼總統。

對於自己的當選,穆希卡感到很不可思議。參加總統競選前,他就曾自嘲“讓我當總統,就像讓豬吹哨子一樣難。”然而,穆希卡卻做到瞭,靠著其親民與開明的作風,他成功當選。

勝選後,穆希卡沒有對競爭對手和競爭黨派落井下石,他向所有烏拉圭人表達瞭自己包容的政治立場,稱這場選舉中“沒有勝利者也沒有失敗者”,因為大傢都是烏拉圭這個大傢庭的成員,並強調自己將與各個派別展開積極且真誠的合作,共同推動烏拉圭各項事業的發展。

世界“最窮”的總統

當選總統後,穆希卡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拒絕搬入總統府。穆希卡這麼做可不是因為矯情,更不是因為嫌棄總統府條件不好,他是真正的為烏拉圭人民著想。

對於為什麼拒絕搬入總統府,穆希卡是這樣解釋的:

“我沒孩子,就我和妻子兩個人,我這輩子沒住過大房子,我也不想住!這麼大個房子需要多少人伺候?光服務員,不算其他保鏢、廚師什麼的,就要四五十個人,你給我算算這一年得多少錢?如果我不去住,省下的錢每年可以用來建多少個學校。”

這就是穆希卡,一個一心一意為人民著想的烏拉圭總統。

有人會問,穆希卡既然不住在總統府,那住在哪裡呢?

他就在郊區蓋瞭一間木板房,夫妻倆就住在這裡。

為瞭節省花在自己身上的開支,從而能有更多的錢為烏拉圭的孩子建學校,穆希卡隻要求給自己配2個保鏢,其他的諸如專車、司機、服務員和廚師等一概不要。

就這樣,穆希卡每天從郊區去總統府上班,他都是自己開著自傢買的那輛產自1987年的大眾甲殼蟲去上班,從未有過例外。

這輛大眾甲殼蟲是穆希卡最大的一筆財產,價值1900美元。

一國總統開著價值僅約1900美元的汽車,放在尋常人眼中那是絕對無法想象的,當時就有人跟穆希卡說:“你是總統,總統不能開這個,要開豪車。”對此,穆希卡卻是不以為然地說道:“得瞭吧!這裡來的路上沒啥人,別搞得這麼浪費,車子隻要能開就行。”

童年的經歷、母親的教誨讓穆希卡早已不在乎什麼物質上的享受,他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讓烏拉圭人民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讓烏拉圭的未來能夠越來越好。

當瞭總統後,穆希卡除瞭保持著以往節儉的作風,也始終保持著親民的作風。當時穆希卡不僅自己不需要司機,還會時常給順路的群眾當司機,絲毫就沒有把自己當做總統看待。

一次,有一個叫阿科斯塔的烏拉圭男子在路邊攔車,希望能搭上好心人的順風車回傢,或許是這段路很偏僻的關系,一連攔瞭三十幾輛車都沒人願意停下搭他。

正當阿科斯塔有些不知所措,已經做好走路回傢的準備之時,一輛掛著政府牌照的車緩緩停在瞭阿科斯塔的面前。

隨著車窗的落下,一對老夫婦出現在瞭阿科斯塔面前,老婦人首先開口問他:“發生瞭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幫忙嗎?”

見到終於有汽車願意為自己停下來且車主也問他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阿科斯塔趕緊解釋道,說自己因為證件遺忘在傢裡無法去上班,現在必須趕緊回到傢中取證件,不然可能連工作都要丟掉瞭。老婦人聽到後,表示願意載他一程,但最遠隻能到總統府。

聽到“總統府”這三個字,阿科斯塔呆住瞭,再去看開車的這對老夫婦,他更是呆立在場,他發現原來開車的那個老人就是他們的總統穆希卡。

還有一次,穆希卡帶著烏拉圭一眾政府高層視察剛剛落成的劇院,視察過程中突然有一個乞丐走瞭過來,跟別人要錢,說自己餓得不行,想要點錢買點東西吃。

可是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人給他,還因為擔心他會影響到總統穆希卡,急著趕他走。趕去乞丐的過程中,穆希卡看到瞭這一幕,他趕緊走過來詢問情況。

得知乞丐隻是想要點錢去買點東西填肚子,他先是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錢給乞丐,讓他趕緊去買飯吃,然後就把跟在自己身後的社會救助部部長叫瞭過來,讓他一定要想辦法解決在街上流浪的烏拉圭人的生存問題。

這就是穆希卡,一個真心實意為烏拉圭人民著想的烏拉圭總統。

2010年,烏拉圭官方對外公佈穆希卡的個人傢產,結果全部加起來隻有幾千美元,其中就包括那輛價值1900美元的大眾甲殼蟲。

一國總統身傢隻有數千美元,這是何等的清廉。2012年,烏拉圭官方再次公佈總統穆希卡的個人傢產,這次加上他妻子的個人傢產也不過21萬美元,不及當時烏拉圭副總統的一半。

其實,穆希卡可以不用這麼“窮”,單單他每個月1.9萬美元的薪資就足以讓他享受到全世界大多數人都享受不到的奢侈生活。

然而,穆希卡並沒有將每個月的工資拿來給自己用,每個月他拿到自己的工資後,會將90%捐獻給慈善機構,另有一部分捐給學校和窮人,自己隻留下700美元,也就是當時烏拉圭的最低工資。

穆希卡直至今日都沒有自己的銀行賬號,更沒有存款,他說:“我不需要什麼錢,在郊區種點地,自己種自己吃,不需要買什麼。錢夠用就好,剩下的錢可以捐給更需要的人。”

因為穆希卡將自己大部分的工資都捐贈出去的關系,為瞭貼補傢用,工作之餘,穆希卡會開著自傢買來的拖拉機,在自傢農場栽種鮮花。

鮮花生長出來後,穆希卡就會帶著自己的妻子一起去當地市場販賣,借此在享受農夫生活樂趣的同時,為傢裡賺點外快。

對於自己被媒體冠以“全球最窮總統”的稱號,穆希卡絲毫不在意。

他曾公開表示,雖然我被叫作“最窮困的總統”,但我並不覺得自己窮困,因為如果你不擁有很多物質,你就不需要像奴隸一樣維持奢華的生活,從而有瞭很多可以讓自己支配的時間,自己想幹嘛就幹嘛,不用為維持奢華的生活而四處奔波。

正因為烏拉圭有這麼一個“全球最窮”且親民的總統,烏拉圭一直以來都是南美最廉潔、不平等現象最少的國傢之一。

也正是因為烏拉圭有這麼一位一心為民著想的總統,烏拉圭才從此前遍地腐敗、經濟瀕臨破產的窮國變成瞭現如今南美洲最為廉潔、最為發達的國傢之一。

2011年烏拉圭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就已經高達15469美元,在南美洲獨占鱉頭,可以說是富得流油。正是因為穆希卡,烏拉圭民眾的生活才能一日比一日好。

2015年3月1日,何塞·穆希卡卸任烏拉圭總統。

穆希卡離開總統府的那天,無數烏拉圭民眾趕到總統府,可謂是萬人空巷,他們站在街道兩旁揮動著雙手,高呼穆希卡的名字,感謝著他為烏拉圭所做的一切。

2020年10月20日,穆希卡宣佈退出政壇。

談及為何要退休的原因,穆希卡這樣說道:

“疫情之下,我不得不這麼做。議員的職責就是要下基層瞭解民眾所需,多和民眾交流,但是現在由於年齡和疾病,我不能再去基層和民眾交流,隻能呆在辦公室裡,這讓我無法接受。”

穆希卡想將自己的位置讓給那些能為民眾做實事的年輕人,所以他選擇退出政壇。

對於自己退休後的打算,穆希卡表示他有個目標,那就是收養三十四名貧困兒童,讓他們有一個傢,然後用自己的餘生將他們撫養長大,將他們培養成才。

直到這個時候,穆希卡想著的還是烏拉圭人民。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3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75853.html
2011年省委書記下鄉慰問,偶然發現一畫像,揭開老農隱藏50年身份 歷史

2011年省委書記下鄉慰問,偶然發現一畫像,揭開老農隱藏50年身份

在河南省濮陽市范縣白衣閣鄉北街村,有這樣一位平凡的老人,每天都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勤勤懇懇耕作瞭半個世紀。任誰都不會想到老人看似普通,真實身份卻並不簡單,他除瞭是一位勤勞的農民,還有另外一重...
清軍入關揚州後曾十日不封刀,屠城80萬人,史可法用行動表達信仰 歷史

清軍入關揚州後曾十日不封刀,屠城80萬人,史可法用行動表達信仰

一、 揚州曾是個好地方“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揚州曾經是詩人的搖籃,富商的溫床,美景的代名詞。從漢代開始,憑借著得天獨厚的航海資源,杭州一舉成為東南中心城市,隋朝時期,一條京杭大運河更是打...
乾隆賞賜兩名武將,一個要美人一個啥也不要,二人下場截然不同 歷史

乾隆賞賜兩名武將,一個要美人一個啥也不要,二人下場截然不同

古人雲,伴君如伴虎。君心莫測,自古有多少忠勇雙全的臣子們死在瞭帝王心術之下呢?行將差錯,便是人頭落地。能在帝王手下建功立業,還能善始善終的臣子,大多有一套極為明智的處世哲學。在乾隆年間,曾經爆發過一場...
《京華煙雲》阿非願意娶紅玉,為何她還選擇跳河,答案卻是三個字 歷史

《京華煙雲》阿非願意娶紅玉,為何她還選擇跳河,答案卻是三個字

林語堂老先生的《京華煙雲》,是為瞭致敬《紅樓夢》而創作,要說這其中諸多人物,唯獨馮紅玉最貼近《紅樓夢》原著。《京華煙雲》中的馮紅玉致敬的角色是林黛玉。紅玉同黛玉一樣,飽讀詩書,思慮頗深,也體弱多病。紅...
美國老兵時隔47年發現有個越南女兒,如今團聚稱會彌補遺憾 歷史

美國老兵時隔47年發現有個越南女兒,如今團聚稱會彌補遺憾

在美國的新墨西哥州卡爾斯巴德市,有一個70多歲的退伍老兵,他曾經參加過越南戰爭。但他並不知道自己在越南竟然還有一個女兒!正是女兒堅持不懈地尋找父親,才使得47年之後,這對父女重新團聚。他們的相認、團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