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捕西安悍匪杜辛福紀實:一人殺死89人,日偽和國民黨都抓不到他

  • 在〈抓捕西安悍匪杜辛福紀實:一人殺死89人,日偽和國民黨都抓不到他〉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8

晚清以來,陜西關中平原東部曾經活躍著這樣一個群體——“刀客”。

劇照

“刀客”的由來

清朝末年,社會秩序嚴重失控,等級階層不斷變化,災疫頻發,流民大批出現,成為社會痼疾。大批流民無法被正式的社會組織吸納,刀客之濫蔚然成風。

刀客之名的由來,與他們手持臨潼關山鎮(今屬閻良區)所造的關山刀子密切相關。

此刀長約3尺,寬不到2 寸,形制特別,極為鋒利。因大多數刀客的活動范圍集中在關中地區,故又名"關中刀客"。

隨著勢力的發展,一些刀客組織與各色勢力勾結起來,成為一股重要的區域武裝力量,在地方政治生活中均扮演瞭微妙的角色。

剛開始,這群武藝高強的群體扮演著保護本土鄉民,扶危解困,反抗貪官污吏的角色,頗受地方民眾敬重。但是到瞭後來,刀客卻成瞭基層秩序的破壞者。

他們手持關山刀,與官、匪相互勾結,燒殺搶掠,為害一方,在地方已構成“刀害”。

辛亥革命中,陜西出現瞭一批積極參加革命的著名刀客首領,如王一山、高峻、王緒朝等人。他們引領民眾,“一時泉湧風發,如銅山西崩,洛鐘東應,關中四十餘縣數日之間,莫不義旗高揭矣”。

著名愛國將領楊虎城,自幼因其父親楊懷福被官府殺害,憤而投身於刀客組織,與同鄉成立瞭“孝義會”。

辛亥革命時期,楊虎城率“孝義會”會眾參加革命,他的最初的兵源,就主要是以“刀客”為基礎的。

但是像楊虎城這樣的刀客畢竟隻是少數。很多刀客在天下大亂的那個年代變成瞭江洋大盜,打著刀客會的旗號橫行鄉裡魚肉百姓,老百姓談刀客色變。

在這些刀客中,匪號“雙頭刀客”的杜辛富就是一名打著刀客的名義,做著殺人越貨勾當的驚天大盜。

“雙頭刀客”杜辛富

杜辛富1905年生於陜西省耀縣,自幼酷愛習武。他出生在一個傢境優越的地主傢庭,是杜傢唯一的兒子,所以杜父對這個兒子的愛好給予瞭不遺餘力的支持,為他遍訪名師,請來瞭不少江湖好漢教杜辛富習武。

杜辛富算得上是個練武的天才。他十幾歲時,就憑借著一柄單刀,打遍耀縣無敵手,連縣城兩傢鏢局的大鏢師也不是他的對手。

1920年,他參加瞭在耀縣舉行的一次國術競技,七戰全勝,一舉奪魁,轟動瞭全縣。

在這次競技賽上,杜辛富結識瞭耀縣刀客會首領、綽號“老五”的張興五。這個張興五和其兄張明軒,是耀縣當地一霸,手下有爪牙與打手30多人,平日裡素來橫行不法,專幹些搶霸田產,欺男霸女的壞事,積累瞭巨額財富。

僅在閻良鎮,張氏兄弟便有6座商號,壟斷瞭當地棉花、糧食等行業,還在耀縣開設瞭四傢賭場和兩傢煙館,可以說無惡不作。

杜辛富雖然傢境不錯,但和張傢兄弟相比差得太遠。尚未成年的他,對張傢兄弟的生活十分羨慕,於是投靠在張傢兄弟手下,也幹起瞭魚肉鄉裡的勾當。當地人憎其行徑,給杜辛富起瞭個外號叫“仄楞子”,對他恨之入骨。

十六歲那年,杜傢與鄰村一位姓王的大地主因田地產發生糾紛,王傢暗地裡收買土匪,在一個深夜闖入杜傢,殺死瞭杜辛富的父親。

杜辛富聞訊趕回傢,將父親安葬好之後,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潛入王傢,將王傢一傢十餘口人全部殺死,之後逃之夭夭。

雖然說杜辛富殺人是為瞭報仇,但畢竟犯下瞭滅門慘案,受到瞭官府的通緝,就連他的“大哥”張興五也無法保他。

幾天後,東躲西藏的杜辛富被省城下來的幾名警察捉拿歸案。盡管杜傢花重金請瞭最好的律師,想救杜辛富一命,但畢竟案情太過巨大,杜辛富最後還是被判開刀問斬。

杜辛富倒也是條漢子。行刑當天,他面不改色,飽餐一頓之後,被五花大綁押到刑場。

午時三刻一到,劊子手手起刀落,杜辛富被一刀砍翻在地。監斬官草草地望瞭一眼,便確認杜辛富已經死亡,於是帶著行刑隊打道回府。

監斬官剛走,杜傢的親屬便急忙將杜辛富的“屍體”塞進早已備好棺木,用馬車拉到一座早已提前租好的寺廟中。

廟裡早有幾位穿著西裝的人在等候,他們圍著杜辛富的“屍體”進行瞭一頓處理,杜辛富緩緩地睜開瞭眼睛!

原來這是杜傢花費巨金賄賂瞭當地官府和劊子手,又托張興五從漢口請來瞭最好的外科醫生,隻為救杜辛富一命。

所以劊子手在刑場上那一刀並沒有砍中杜辛富的要害,監斬官也根本沒有驗屍,杜辛富就這樣神奇地死裡逃生。

在廟裡養瞭兩個月的傷後,杜辛富痊愈瞭。邁出廟門的那一刻,他給自己起瞭個外號叫“雙頭刀客”,意思是自己已被砍過一次腦袋,現在的腦袋是第二顆。

他的心裡定下瞭目標,一定要成為一名“威震陜西”的刀客,讓官府看看,自己脖子上那一刀不是白砍的!這一年是民國十二年,杜辛富剛剛18歲。

數日後,杜辛富潛入省城,將捉拿他的那幾名警察盡數殺死,將他們的腦袋掛在瞭警察局院子裡的旗桿之上。他還在旗桿上貼瞭一張紙條:“雙頭刀客,刀過頭落!”

從那之後,杜辛富便徹底成為一個殺人惡魔。他打著“雙頭刀客”的旗號,隻要人傢給錢,便替雇主殺人,二十年間作案頻頻,犯下瞭累累血債。

據不完全統計,二十多年中,至少有89人死在這個惡魔手下。盡管國民政府一直都在通緝他,但狡猾的杜辛富總能憑借高超的武藝,屢屢逃脫。

1940年,我黨領導下的陜甘寧邊區政府也曾對杜辛富展開抓捕,但由於日寇的掃蕩,以及其他一些原因,一直沒有將杜辛富捉拿歸案。

杜辛富去哪瞭?

1949年5月20日,西安解放,這座歷史文化名城,從此回到瞭人民懷抱。從1950年1月開始,人民解放軍對陜西地區的土匪展開連續進剿。

至6月底結束,陜西匪患基本肅清。但是杜辛富好像憑空消失瞭,我軍雖然四處查訪,也沒有他的消息,甚至連他是死是活也不知道。

幸好在這次剿匪中,我軍擊斃瞭“刀客會”的頭目張興五,活捉瞭另一頭目張明軒。經過審問,張明軒供認1949年9月,他還在西安見過杜辛富,杜辛富告訴張明軒自己準備隱姓埋名藏匿起來,並自信地說:“共產黨抓瞭我十幾年也沒抓到我,他們不可能能抓到我!”

面對杜辛富的囂張氣焰,剛剛成立的西安市公安局的民警們一個個義憤填膺。剿匪追逃隊長畢克儉望著同志們一張張氣得通紅的臉,將捉拿杜辛富的任務交給瞭年輕的民警陳增福。

十九歲的陳增福是剛從部隊調入公安局的。在此之前,他是榆林軍分區第五團的一名班長,人很機靈,又有點文化,所以被組織上安排進瞭西安市公安局剿匪追逃隊。

當時公安局幾乎沒有任何有關杜辛富的任何資料,也沒有杜辛富的照片,隻知道幾個月前,他在西安出現過,此外別無線索。所以面對領導“務必捉拿歸案”的要求,陳增福一時竟無從下手。

畢克儉給陳增福派瞭一個名叫周夢公的搭檔,是一個剛參加革命的新同志,經驗還沒有陳增福多。

根據張明軒的供詞,他是在西大街“萬福瓷器行”前最後一次看到“雙頭刀客”杜辛富的。

當天杜辛富身穿一件白竹佈短褂,頭戴白色帆佈帽,手裡提著一個竹盒。

兩位偵察員研究瞭半天,突然想起一件事:國民黨當年對杜辛富發過通緝令,那上面應該有照片,找到這些通緝令,不就知道杜辛富長什麼樣瞭嗎?

可當他們來到檔案室後,卻大失所望。原來在解放西安前,國民黨警察局接到通知,將以前的卷宗都銷毀瞭。所以檔案室根本沒有杜辛富的照片!

兩人沒辦法,感覺還是得從杜辛富的社會關系入手。畢竟杜辛富在西安呆瞭很久,一定會和人交往的!

兩人走訪多日,終於找到瞭一個名叫范庸的生意人,他是杜辛富的遠親,西安解放前,杜辛富還在他傢住過幾天。西安解放後,杜辛富再也沒有來找過自己。

據范庸說,西安解放後,杜辛富應該沒有離開西安,就居住在西安市內。因為在西安快解放時,有一天杜辛富還來他傢喝過一次酒。當時杜辛富提著一個竹制的食盒,裡面裝著些酒肉,兩人喝瞭一下午。

這種食盒防塵保溫,當時西安不少飯館都用它送外賣。隻不過范庸問起杜辛富今後的打算時,杜辛富絕口不提。從那以後,兩人再也沒有見過。

有瞭這個線索,陳增福十分開心。他認為隻要一傢傢館子去訪查,就一定能找到杜辛富點菜的飯館,也一定能查到他的下落。

西安城區面積很大,飯館很多。陳增福兩人一連跑瞭好多天,卻沒有任何突破。兩人無奈之下,隻得向畢克儉隊長救援。

“梁有道”是何許人也

要說薑還是老的辣。畢隊長聽完這些線索後對兩人說:杜辛富去提著食盒去范傢吃飯,裡面的飯菜還沒有涼,證明他點菜的飯館一定離范庸住的地方不遠。你們以范傢為中心,在附近幾條街仔細查找,一定能找到線索!

畢隊長的話,提醒瞭兩位偵察員。兩天後,兩人終於在西大街找到瞭一傢名叫“萬福酒樓”的飯店,他們傢的食盒經范庸辨認,正是杜辛富每次去自己傢拎的那種。

目標既然曾在西大街一帶出現,現在又沒有其他線索,陳增福兩人隻能用最“笨”的方法,也就是蹲點守候,希望杜辛富能再次出現。畢竟現在還沒有驚動過杜辛富,杜辛富也不知道公安局已在這傢飯館外設下瞭埋伏。

1950年9月15日午後,陳增福在“萬福酒樓”外發現瞭一個身穿白竹佈短褂,頭戴白色帆佈帽的中年男子,當下就跟瞭上去。半小時後,這名男子在酒樓吃過飯出來,進入瞭不遠處的一傢藥材鋪,再也沒有出來。

陳增福回警局後一查,發現這傢藥材鋪的老板叫“梁有道”,於是立即向領導進行瞭匯報。畢隊長讓兩人帶著范庸來到西大街,躲在一戶人傢的樓上,等這位“梁有道”出門時進行瞭辨認,確定他就是杜辛富。

當天深夜,畢隊長帶著陳增福和周夢公,以及追逃隊的十餘名偵查員,包圍瞭這傢藥材鋪。一切安排妥當後,畢克儉叩響瞭藥材鋪的大門。

杜辛富已經睡下,被叩門聲驚醒後,喝問:“誰?”畢克儉說媳婦肚子疼,請老板開門,自己要買點藥。

杜辛富剛打開門,眾人一擁而入,畢隊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杜辛富撲倒在地,大傢圍上來,將他死死摁住,並用繩子將杜辛富五花大綁起來。

杜辛富到案後,堅持說自己叫“梁有道”,是耀縣來西安做藥材生意的,拒不承認自己就是“雙頭刀客”,還拿出國民黨警察局的戶籍本給自己證明。

畢克儉冷冷地問道:“你聽說過‘雙頭刀客’這個人嗎?”

聽到這話,“梁有道”的臉色驟變,隨即又恢復正常,隻是搖瞭搖頭。

畢克儉見“梁有道”死不承認,於是慢慢踱到他的面前,猛地托起“梁有道”的脖子。果然,這個“梁有道”的脖子上,赫然有一道長長的刀疤。

畢克儉冷笑道:‘雙頭刀客’,你是上過刑場挨過刀的,你脖子上這道刀疤,你還想抵賴嗎?”

“梁有道”哆嗦瞭一下,長嘆一口氣,終於低下瞭頭。

劇照

“雙頭刀客”的覆滅

原來,在我軍發起陜中戰役,西安面臨解放之際,杜辛富感覺末日即將來臨,於是解散瞭手下的嘍羅,讓大傢“各奔東西,自謀出路”,自己則帶著這些年搶來的錢財,想逃往河南。

在逃亡的路上,杜辛富偶遇瞭一位名叫梁有道的藥材販子。這人和杜辛富長得十分相像,當時正好因為販運藥材被土匪搶瞭而走投無路,杜辛富便心生一計,說願意和他合夥到西安做生意,將梁有道騙到瞭西安。

來到西安後,杜辛富躲在暗處,讓梁有道出面租下瞭一間店面,用最短的時間開起瞭一傢藥材鋪。

之後,他潛入藥材鋪,將梁有道殺死,自己則冒用梁有道的身份,搖身一變,成瞭藥材鋪的老板。當時正是西安面臨解放之際,城裡形勢十分混亂,所以他的這個“偷梁換柱”的行為並沒有被人發覺。

“洗白”身份後,杜辛富自以為安全瞭,於是又請瞭兩個曾在其他藥材鋪幹過的夥計,負責店裡的營業,以免露出馬腳。

他的如意算盤是:反正自己搜刮瞭不少財富,這些錢足夠自己下半輩子用的瞭,就這樣“隱居”起來,快快活活地過上一輩子,自己有瞭合法身份,共產黨再也抓不到自己瞭。

多行不義必自斃。兇殘狡猾的杜辛富,終歸還是落入瞭人民的法網。1950年12月,這個雙手沾滿鮮血的匪徒,在西安被人民政府鎮壓。這次他就算他有兩個腦袋,也不可能逃脫正義的制裁瞭。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8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76778.html
艾陵之戰:春秋時期最慘烈的一場戰爭,吳王夫差為稱霸有多拼? 歷史

艾陵之戰:春秋時期最慘烈的一場戰爭,吳王夫差為稱霸有多拼?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古往今來,改朝換代就避免不瞭戰爭,戰爭的結果有時候甚至會影響一個國傢的興衰發展。歷史上有名的戰爭數不勝數,春秋戰國時期也是戰爭頻發的年代,說到這一時期的戰爭,不得不...
河南95歲老人一傢住山頂,50年開墾30畝荒地,收集雨水夠用一年 歷史

河南95歲老人一傢住山頂,50年開墾30畝荒地,收集雨水夠用一年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這首詩由魏晉時期詩人陶淵明所做,描述的詩人擺脫塵俗煩擾後的感受以及對田園生活...
廣東譚傢三姐妹:青春年華集體出傢為尼,多年後兩人當上住持 歷史

廣東譚傢三姐妹:青春年華集體出傢為尼,多年後兩人當上住持

引言天下之大,無奇不有。20世紀80年代,廣東省雷州市一個普通傢庭誕生瞭三個孩子,三個孩子的性別都是女。譚父譚母以為自己的女兒們會在自己的撫養之下平安長大,結婚生子,過著正常女子的生活。然而三個孩子今...
2018年,湖北農民傢中祖墳被盜墓賊炸,警察趕來後,村民憶起往事 歷史

2018年,湖北農民傢中祖墳被盜墓賊炸,警察趕來後,村民憶起往事

在流傳眾多的古俗語裡,有著這麼一句話——“祖墳冒青煙非富即貴”。這句話原意指的是古人認為祖墳冒青煙是祖上積德所致,祖上福德可以蔭及後人,繼而後人可以借著福澤成名發達,出人頭地。在古代社會,科學技術不發...
非洲窮國,汶川地震總統護送捐款800萬,多年後中國回饋一棟大樓 歷史

非洲窮國,汶川地震總統護送捐款800萬,多年後中國回饋一棟大樓

2017年1月4日,赤道幾內亞捐建中國的一所友誼小學,在雲南金平苗族瑤族傣族自治縣舉行落成典禮。2015年4月,赤道幾內亞總統奧比昂訪華期間宣佈,為中國雲南省金平縣捐建中國-赤道幾內亞友誼小學。落成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