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34年來以吃草喝墨為生,身體健康無恙,妻女卻離他而去

  • 在〈男子34年來以吃草喝墨為生,身體健康無恙,妻女卻離他而去〉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2

偶然機會 吃草上癮

龔孝清,四川省重慶巫山的一個普通農民,自小生長在山旮旯裡,祖上幾輩都是農民,日子雖然過得清苦,但也是很正常的生活。

傢裡的經濟條件不算很好,但龔孝清還是靠著自己的勞動來賺取穿衣吃飯的花銷,這樣的正常生活一直延續到他26歲。

可就在1979年的一天,龔孝清的生活卻發生瞭一件怪事。當時的他和其他村民一起當地的一個包工頭打工,和大傢一起修路。

那時正值夏日,中午的太陽很大,酷熱難耐。龔孝清在幹活的一群人裡的唯一一個單身漢,其他人都回傢吃飯休息瞭,隻有他一個人的午飯沒有著落。

炎熱的天氣別說幹活瞭,就連幹站著也是大汗淋漓。龔孝清的傢離得又遠,他既餓又渴,好難受,看著空空的水壺,環顧四周,也找不到吃的喝的。

就在此刻,一大片青草映入瞭龔孝清的眼簾。陽光下的青草綠油油的,一陣風吹過,一股青草的清香味撲鼻而來,龔孝清見四下無人,迅速扯下一把青草塞到瞭嘴裡。

他沒有想到草的味道是如此美味,這是一種他從未品嘗過的特別味道,草葉清香,草根清甜,吃完後意猶未盡。

從此以後,龔孝清對吃草產生瞭濃厚的興趣,最開始是把青草當作配菜,到後來竟然把青草作為瞭主食,一頓不吃都不行,否則就會心裡發慌。

龔孝清突然吃草上癮的消息不脛而走,一傳十、十傳百,很快附近幾個村子的人都會隔三差五到他傢裡來看他吃草,人們還送瞭他一個外號“三峽奇人”。

龔孝清的這個奇怪的飲食習慣更是吸引瞭很多未婚女孩,姑娘們看他的眼神都是滿滿的崇拜之情。在眾多的年輕女孩中,龔孝清看中瞭隔壁村的一位姓任的女子,後來他倆戀愛並於1986年結瞭婚。

婚後,龔孝清保持著勤勞踏實的品性,妻子還為他生下瞭一個可愛女兒,一傢三口過著平淡而幸福的日子。

與人爭吵 賭氣喝墨

因為酷愛吃草,一年下來還真是省瞭不少糧食。剛開始的時候,龔孝清的妻子是抱著好奇心和崇拜感來認識他的,雖然吃草的行為確實奇怪,但吃草這個事也沒有妨礙到其他人,所以妻子也沒有很排斥龔孝清吃草。

結婚後的一段時間,龔孝清的妻子發現丈夫吃草的量在不斷增大。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龔孝清由原來每天吃半斤的草逐漸發展到一斤,再到一斤半,直到最後,每天能夠吃掉兩斤多的草。

而且,龔孝清一日三餐都離不開吃草,早上8點、中午12點以及晚上6點,是他固定的“吃草時間”。

而遠近幾個村的人也對於龔孝清吃草這件事,慢慢有瞭不一樣的看法。人們竟然開始用奇怪的眼光來看待他,大傢都在說:“放著好好的飯菜肉不吃,天天吃草,這個龔孝清隻怕是腦子有病瞭吧?”

後來,令人更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瞭,龔孝清不僅戒不掉這個異於常人的毛病:吃草,反而又多瞭另一個怪癖:喝墨。

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許多傢庭的經濟不太好,所以龔孝清也和其他很多孩子一樣,沒有讀什麼書,早早輟學,出去給傢裡賺錢。

龔孝清的文化水平確實不高,說話難免粗俗,加上他又有“吃草”的這個怪癖,村裡人直接笑他:“肚子裡根本沒幾滴墨水。”言下之意,說龔孝清沒文化。

但龔孝清的性格是屬於認死理的那種類型,他竟然把別人對他的取笑當瞭真,一氣之下,回到傢,把女兒上學用的一大瓶墨水給喝瞭下去。

“肚子裡有瞭真墨水”的龔孝清竟然沒有任何的身體不適之感,讓人更加費解的是,他反而覺得這個墨水的味道還挺好喝。

自從1993年喝完瞭第一瓶墨水之後的龔孝清又一發不可收拾瞭,像當初無意間吃草上癮一樣,龔孝清又對喝墨上瞭癮。

隨後短短幾個月的時間,龔孝清喝下瞭140多瓶的墨水。吃草當飯,喝墨當湯,就這樣,龔孝清的生活習慣徹底被改變瞭。面對妻子每天精心準備的香噴噴的飯菜,他是全然毫無半點興趣。

怪癖被笑 妻女離傢

對於“人吃草”和“牛吃草”這兩件事情的不同好奇心,村子裡的人曾經把龔孝清愛吃草看作是一件新奇特的事情,他一度還成為遠近聞名的“明星”。

而龔孝清的妻子也是因為他愛吃草給吸引過來的。按理說,他隻是自己到處找草來吃,也沒有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更沒有給別人造成困擾。可是生活就是如此的不可思議,現實世界的殘酷更是讓人始料未及。

慢慢地,村裡一些好事者開始拿龔孝清吃草的這件事來大做文章,甚至有一些人直接噴他,說他是為瞭出名而炒作,為瞭博眼球而吃草喝墨。

果然,很快就有新聞記者上門來辨別真假,還讓他在大庭廣眾之下對著鏡頭表演吃草。可即便如此,還是有人對龔孝清惡言相向,許多難聽的話都口無遮攔地講瞭出來。於是,在村裡人的眼中,大傢認定瞭龔孝清就是個神經病。

正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就這樣,龔孝清由曾經的“三峽奇人”變成瞭一個腦子有病的人,網友的質疑和村裡人對他的態度轉變讓龔孝清的生活不堪其擾。

令龔孝清更苦惱的一件事是,因長時間吃草導致身體機能下降,營養不足使得龔孝清的體力不支,連幹活的力氣也沒有瞭,傢裡的收入驟降。

妻子希望龔孝清能像正常人一樣吃飯吃肉,可龔孝清就是對正常的飲食沒有一絲興趣,隻好背著妻子偷偷吃草、喝墨。後來妻子發現龔孝清不聽勸就很生氣,兩人為此爭吵不斷,矛盾升級。

2003年,迫於無奈的妻子竟然帶著女兒不辭而別,龔孝清又回到瞭孤苦伶仃的狀態。

主動求醫 回歸正常

人其實是最怕孤獨的動物。一個人過瞭一段日子後,龔孝清很想念妻子和女兒。為瞭挽回妻子的心,龔孝清下決心要戒掉吃草的這個怪癖。他逼迫自己去吃米飯、肉食和蔬菜,可吃進去真是味同嚼蠟,幾乎都是囫圇吞棗式地強咽下去。

對普通人來說,美食當前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情,但對於隻愛吃草的龔孝清而言,簡直是度日如年。盡管每天強迫自己吃普通的食物,但龔孝清整個人還是在日漸消瘦。

不能吃草,龔孝清感到渾身無力,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興趣。看來這麼多年的吃草習慣,還真不是一時半會能戒掉的。

妻子離開龔孝清一晃就是好幾年,妻子的態度也很強硬:“吃草的毛病如果不改掉,我和女兒就不可能會回來。”

妻子也真是狠心,離開的這幾年隻回傢看過一次龔孝清。看著妻子那不容商量的堅定眼神,龔孝清知道,一定要找到自己吃草的根源,再進行專業治療。

於是在2010年,他最終選擇瞭去相關的醫院進行檢查,檢查結果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對一些常年吃草的動物來說,吃草可能真的很正常。但作為一個普通人來說,天天吃草,很可能身體會受不瞭,或多或少會有一些毛病。誰知醫院的檢查結果一切正常,龔孝清的身體屬於健康的范圍。

而醫院的專傢醫生將龔孝清的這種病稱為“異食癖”,這種病因源於心理原因和生活壓力所致。龔孝清常年吃草,所幸他的消化系統很強大,加上青草對於人體而言,也是一種“綠色食品”,所以他的身體並無異常。

其實,龔孝清一直不覺得自己吃草、喝墨有什麼不正常,隨著妻子女兒的離開,他才想要改變亂吃東西的壞習慣,隻是他發現控制住自己並不容易,這才想到通過正規醫院的治療,幫助自己早日回歸正常人的飲食。

但醫生給出的建議是:沒有專門的藥物可以來幹預和治療龔孝清的“異食癖”,除瞭靠自己的意志力來控制飲食,別無他法。

醫生還說,異食癖看起來是一種心理疾病,但人長時間地吃一些沒有營養的東西,看起來身體沒有什麼問題。但實際上,這種怪癖對身體還是傷害極大的,輕則導致腹瀉、貧血等癥狀,嚴重時還可能導致鉛中毒、體內寄生蟲或是炎癥感染等重癥出現。

異食癖的另一個原因是人體內缺乏某些微量元素如鐵、鋅等。但異食癖最主要還是與心理因素有關,比如缺少關愛、生活壓力過大或受過嚴重刺激等。

2015年,龔孝清在《重慶晚報》的記者再次對其采訪時說:“我已經不再吃草,慢慢習慣瞭正常的飲食。”

外出海南打工的妻子和女兒也通過咨詢專業醫生,明白瞭龔孝清的這個病因所在,她們表示能夠理解龔孝清的感受,也打算回到龔孝清的身邊,給予他更多的關心和關愛,幫助他徹底擺脫這個吃草的異食癖。

2018年,離傢多年的妻子得知龔孝清確實已經戒掉瞭吃草喝墨的怪癖,帶著女兒回到瞭龔孝清的身邊,一傢三口又重新幸福地生活在一塊瞭。

這兩年來,附近的村民對龔孝清曾經吃草喝墨的事情漸漸淡忘瞭。恢復瞭正常飲食習慣的龔孝清偶爾還是會想起自己吃草的那些年,但也隻是想想而已。

2020年之後,現如今的龔孝清,日子過得很平淡,但也算充實。

2021這一年,已經68歲的龔孝清說:“從醫生對異食癖的解釋中,我越來越明白瞭正常飲食對健康的重要性。”周圍人也不再對他有任何異樣的眼光。他感覺自己的人生猶如夢境一般,有過大起大落,現在回歸安寧,這樣的生活挺好的。

結語

關於異食癖,自古以來就有過不少類似的例子,相關的史書也曾有過記載。隻不過,和那些吃石頭、吃玻璃或是吃塑料的異食癖患者相比較,吃草上癮的龔孝清隻能算是“小巫見大巫”。

所幸,龔孝清靠著強大的意志力最終改掉瞭這個伴隨自己多年的不良習慣:吃草。據知情人士透露,在他34年的吃草生涯中,將近40噸的草料被他這樣吃掉瞭。

雖然當今的醫學界對於這樣的病癥聲稱,沒有專門的藥物可以對其進行治療。但這一類人群卻不可避免地在現實生活中會被他人當作“異類”或“怪咖”來看待。或許旁人無法理解他們內心的無奈,更加沒辦法做到感同身受。

其實,每個人都應該學著尊重他人,畢竟“存在即為合理”。如果在自己身邊有這樣一些異於常人的人,我們不應該用異樣的眼光去看他們,需要對他們多一些寬容和理解。我們更不應該在他們的身體在飽受病痛摧殘的基礎上,讓他們的精神再受折磨。

參考文獻

[1]“三峽奇人”吃草又喝墨[J].中外房地產導報,1994(14):52.

[2] 巫山電視臺紀錄片《三峽“吃草人”》,2010.10

[3] 重慶晚報:老人吃草34年曾在當地受追捧,2010.12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1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77315.html
《京華煙雲》阿非願意娶紅玉,為何她還選擇跳河,答案卻是三個字 歷史

《京華煙雲》阿非願意娶紅玉,為何她還選擇跳河,答案卻是三個字

林語堂老先生的《京華煙雲》,是為瞭致敬《紅樓夢》而創作,要說這其中諸多人物,唯獨馮紅玉最貼近《紅樓夢》原著。《京華煙雲》中的馮紅玉致敬的角色是林黛玉。紅玉同黛玉一樣,飽讀詩書,思慮頗深,也體弱多病。紅...
美國老兵時隔47年發現有個越南女兒,如今團聚稱會彌補遺憾 歷史

美國老兵時隔47年發現有個越南女兒,如今團聚稱會彌補遺憾

在美國的新墨西哥州卡爾斯巴德市,有一個70多歲的退伍老兵,他曾經參加過越南戰爭。但他並不知道自己在越南竟然還有一個女兒!正是女兒堅持不懈地尋找父親,才使得47年之後,這對父女重新團聚。他們的相認、團聚...
女大學生朱力亞,被黑人男友感染艾滋病:我不後悔,依然愛他 歷史

女大學生朱力亞,被黑人男友感染艾滋病:我不後悔,依然愛他

引言眾所周知,艾滋病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疾病,一旦被感染艾滋病,那麼就等於這個人被宣判死刑瞭。在如今這個復雜的社會中,大學生群體感染艾滋病的概率相對較高。其中本文的女主人公朱力亞就是在大學期間被感染瞭艾滋...
慈禧死前喝王八湯吊命,剛斷氣,太監就立馬往嘴裡塞瞭一顆夜明珠 歷史

慈禧死前喝王八湯吊命,剛斷氣,太監就立馬往嘴裡塞瞭一顆夜明珠

1928年7月,唐山遵化西北30公裡郊區處,數千名手持槍械的士兵將一處修築得富麗堂皇的建築群緊緊圍住,為首的軍官表情肅穆。這處建築是清東陵,安葬著咸豐、慈禧在內的5位皇帝及15位皇後;為首的軍官叫做孫...
越南男孩先後被父母和奶奶拋棄,如今13歲獨自一人生活在深山裡 歷史

越南男孩先後被父母和奶奶拋棄,如今13歲獨自一人生活在深山裡

引言幸福的傢庭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傢庭卻各有各的不幸。有的人生活於泥濘之處,卻依然仰望星空。當苦難來臨,我們該選擇如何對待它?逆流而上抑或是一蹶不振?據《環球奇聞異事報》於2019年11月29日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