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臺銘曾放狠話:富士康建廠是給大陸賞飯吃!可惜打臉來得太快

  • 在〈郭臺銘曾放狠話:富士康建廠是給大陸賞飯吃!可惜打臉來得太快〉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29

“故人西辭富士康,為學技術去藍翔。藍翔畢業包分配,結果還是富士康;故人再辭富士康,發奮考進新東方,借問畢業何處去,校長遙指富士康!”

這是網上一首著名的調侃富士康的段子。雖然隻是一個玩笑,但也可以看出,曾經的富士康在中國大陸的影響力。

這傢世界最大的代工巨頭,自1988年在深圳投資建起大陸第一傢代工廠之後,短短三十年間,在中國從珠三角到長三角到環渤海、從西南到中南到東北建立瞭30餘個科技工業園區,工人數量超過瞭百萬,僅在深圳一地,便超過瞭45萬!

一、

2018年1月6日,鄭州富士康一員工因索要返還費未果,在鄭州市航空港區的富航公寓的頂樓縱身一跳,結束瞭自己年輕的生命。

這是自自2010年1月23日富士康員工第一跳之後,這傢專業從事電腦、通訊、消費電子、數位內容、汽車零組件、通路等6C產業的高新科技企業發生的第16起跳樓事件。這一事件,也引起瞭社會各界乃至全球的關註。

雖然說自殺從來不是因單一的因素導致,但富士康在回應外界時,竭力為自己開脫,力圖將員工自殺的主要責任歸咎於死者自己和社會,對工人工作和生存狀況閃爍其辭,甚至拿整個社會的自殺率比富士康更高來為自己開脫。

在自殺事件屢屢發生後,不是正視和改善工人的工作和生存狀況,而是請來一些"大師"作法,回避和掩蓋實質問題,讓無數國人感到悲哀和不恥。

在富士康內部,流傳著另一首幾乎人人都會的順口溜:“富士康,遠看像天堂,近看像銀行,走進像牢房,不如回傢放牛羊,兄弟姐妹快快回傢。”

一位曾在富士康工作多年的工人曾爆料,在富士康,不少人都用“坐牢”這個詞來形容在這裡的生活。富士康實行的是嚴厲的準軍事化管理制度,工人普遍感到壓抑和累,在這裡工作,根本感覺不到一絲絲的快樂。

在深圳,你想區分一個人是不是在富士康上班是很容易的,隻要看他的眼睛就行瞭。如果這個人兩眼無神,目光呆滯,沒有一點笑臉,那很有可能他是富士康的員工。在富士康巨大的壓力下,有些人崩潰瞭,所以才會出現瞭那麼多的跳樓事件。

二、

作為富士康的老板,郭臺銘的孩提時代,是在貧窮中渡過的。讀書時的郭臺銘,一邊求學,一邊還要自己打工賺取學費。

24歲時,在一傢航運公司工作的郭臺銘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得知一傢外貿公司正在尋找願意承接塑料零件訂單的合作者。

郭臺銘感覺這是個機會,於是借瞭 20 萬新臺幣,和幾個朋友共同成立瞭鴻海塑料企業有限公司。

公司成立後不久,第一次國際石油危機爆發,油價暴漲引起瞭原料價格的飆升,郭臺銘的工廠也陷入瞭困境。合夥人見勢不妙,紛紛撤資,郭臺銘在妻子林淑如的支持下,東拼西湊借錢把公司盤瞭下來,獨自苦苦支撐。

命運總是垂青那些堅持的人。不久,郭臺銘迎來瞭改變命運的機遇——他接下瞭一筆制造黑白電視機的旋鈕的大單。這筆單子讓郭臺銘賺瞭200萬元。

之後,郭臺銘將公司更名為"鴻海精密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並斥巨資從日本引進瞭新設備,創立瞭"富士康"。

80年代,富士康進入快速增長期。從電腦主機板到電視遊戲機再到連接器,它幾乎無所不接,並依賴"量大、低價"的競爭優勢完成對市場的通吃,很快變成瞭一傢擁有千名員工、2.5億元收入的企業,這個龐大的"代工王國"就此奠基。

如今的富士康擁有海外制造中心60餘個,員工90萬人,全世界每5臺電腦中就有一臺來自富士康。

作為全球最大的3C代工集團,富士康所的代工項目涵蓋瞭手機、顯示器、PC 系統、主機板、主機箱、零組件、桌上電腦、LED、mp3、路由器、交換機等等產品領域,與蘋果、惠普、索尼、摩托羅拉建立瞭廣泛的合作關系,成為臺灣最大的民營制造企業。

2010年,富士康營業收入共計32萬億臺幣,郭臺銘個人財富高達61億美元,坐穩瞭“臺灣首富”的金交椅。

祖籍山西的郭臺銘,是地道的晉商後裔。他的身上人們既有晉商的勤勞與堅韌,也有晉商的霸道與野心。在富士康,郭臺銘有著“暴君”的綽號,因為他說過:“民主是最沒有效率的。在企業裡,領袖應該帶著霸氣。”。

在這種管理思想的指導下,富士康就是一個紀律嚴明的現代軍營。每一個進入富士康的員工,上崗前都必須接受軍訓。任何人都必須無條件服從郭臺銘,就連富士康的高級管理人員,也必須熟練地背誦《郭臺銘語錄》。

1988年,富士康在深圳買下瞭500畝土地,正式登陸大陸市場。5年後,郭臺銘在龍華買下瞭1500 畝土地,建起瞭龍華科技工業園區,這也是富士康在大陸規模最大的一個廠區。

深圳富士康的規模超出瞭一般人的想象。最高峰時,這傢位於深圳市寶安區的企業擁有員工45萬人,簡直就是一個中等規模城市的總人口。

與其說富士康是個工廠,還不如說它是個小社會,因為在廠區裡,宿舍、醫院、餐館、銀行、超市、網吧,甚至連消防隊都一應俱全,員工食堂每頓午飯要用掉10.6噸大米,向員工提供15萬份以上的午餐。

除瞭深圳之外,富士康還在江蘇昆山、北京、杭州、上海、天津、太原等城市興建瞭工業園,設有 36 傢全資子公司,員工總數達 82 萬之多。2010 年,僅深圳富士康出口額便達到瞭 480 億美元,創下瞭同比增長 50% 的紀錄,連續 11 年拿到瞭大陸“出口冠軍”的稱號。

三、

在成績面前,郭臺銘飄瞭。在參加臺灣地區一檔節目時,郭臺銘志得意滿地放出話來,說富士康在大陸建廠,是“給大陸飯吃”,是他在大陸創造瞭很多就業崗位,讓大陸人吃上瞭飯。

在說這個話的時候,郭臺銘沒有想過,富士康和工人之間,是相互成就的關系,沒有這些工人辛勤的勞動,富士康不可能取得今天這樣輝煌成就。甚至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富士康就是把勞動者當成瞭機器在使用。

不少曾在富士康工作過的人都說:“進瞭富士康,人就成瞭機器。”

因為富士康已經將每一個生產動作規定好,工人在操作時,“先用左手還是右手,第幾秒以什麼姿勢做什麼動作,全部有嚴格的規定”。

這麼做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將人像一個零件一樣固定在生產之中,創造更高的產量,但卻絲毫不考慮到這種讓人長時間重復一個動作是違背人性的,會給勞動者帶來什麼樣的傷害。

富士康有著自己獨特的工作產量的制定辦法:主管根據訂單和對員工工作效率的估計安排分配工作產量計劃,經過主管和課長簽字通過後,就是工人的工作產量指標。這種產量指標在制定時,是把員工的加班時間計算進去的,所以想完成指標,隻有加班。

更為過份的是,如果工人通過加班完成瞭當天的指標,第二天這個指標就會上漲,一點點往上加,不斷突破工人效率極限,使得工人產生巨大的精神壓力。

為瞭追求員工效率最大化,富士康甚至會把員工的每一個動作進行分解,以求達到最高效率。

富士康有個專門的部門,叫“ I工程”,它的任務就是平衡每個工站的工時。比如有個產品一個工站要2秒,另一個要6秒,它就把另一個也改成2秒,這樣他的產出效率就高。但對工人來講,勞動強度也越來越大。

這樣的工作狀態導致員工每天快速重復千篇一律的動作,每個人都成瞭富土康活的"機器"。富士康的"高效",就是這樣產生的。

富土康"產能至上"、"指標先行"的理念,讓他們從不考慮工人實際承受能力,隻是一味提高產量,員工完不成就會挨罵。罵人的經典語錄有很多,比如“要幹就給我幹好,不幹就給我滾蛋!”、“不想做就走人,你是做什麼吃的,這都做不瞭你還能做什麼?”

一項針對富士康員工的調查表明:富士康工人每月休息時間在4天以下的人數占總人數的87. 44%,每天工作在10小時以上的人數占76.9%。

雖然富士康規定的上下班時間是早八點和晚八點,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60小時,每周加班時間不得超過80小時,但實際上在富士康,加班是極為普遍的現象。在遇到大訂單時,甚至工人每個月加班時間超過 150小時,每天都加班。

這種過度勞動嚴重影響瞭工人的健康,就像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所說的:“資本偷竊工人吃飯時間和休息時間,是資本主義原始積累的秘密,犧牲工人的休息時間目的是榨取更多的剩餘價值。”

富士康大多數員工平均每天工作時間是10個小時,除去必要的休息時間,工人的一天基本上都是在廠內度過的。

富士康還告訴工人“打工的都是為瞭掙錢,不加班隻能拿底薪”,讓工人成為富士康的奴隸,嚴重違反瞭勞動法,侵犯瞭工人的合法權益。

四、

郭臺銘的錯誤,就是他認為“富士康給大陸創造瞭工作崗位”,而沒有認識到是“千千萬萬的大陸消費者養活瞭富士康。”

要知道,富士康隻是一個技能單一、具有很強的可替代性的勞動密集型的企業,它的利潤,來自壓縮成本和壓榨工人這兩方面。

郭臺銘的目中無人,不僅得罪瞭消費者,同樣也得罪瞭大陸人民。在發生“十六連跳”事件後,富士康的名聲越來越爛,不少大陸企業取消瞭與富士康的合作,將訂單交給瞭比亞迪和立訊精密這兩個富士康的競爭者。

富士康近半成收入來自蘋果,可蘋果的代工廠不單有富士康。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打工人無法忍受富士康的管理體制,紛紛從富士康辭職,去瞭富士康的競爭者那邊。

富士康有六成員工在為蘋果工作,蘋果為富士康貢獻瞭80%的收入。但從去年開始,蘋果開始規劃在中國及海外搭建兩套供應鏈體系,將中國大陸的訂單交由以立訊為代表的中國供應商。

蘋果與富士康之間的糾葛由來已久。一直以來,富士康都是蘋果的主要代工企業,話語權獨大;在2018年中美貿易問題後,蘋果希望進一步加強對供應鏈的控制,獲取更高、更穩定的生產體系。

所以蘋果也開始與立訊、歌爾合作,立訊甚至威脅到瞭富士康最主要的蘋果產品——iPhone制造。

立訊創立於2004年,創始人王來春曾是富士康的一位打工妹,現在她已成為富士康最大的挑戰者。這裡面的主要原因,是無論人工成本還是運營成本上,富士康都不如立訊有優勢。

近幾年,以立訊、歌爾以及舜宇為代表的國產廠商迅速崛起。富士康要保住自己在蘋果供應鏈中的地位,隻有往成本更低的地方轉移。這也是富士康想外遷到越南、印度等地區的重要原因。

但是富士康在越南等地區的發展卻很不盡人意。他們在越南的北寧省、北江省的四個工廠,生產效率隻有國內七成。

盡管工人成本隻有中國的三分之一,但當地缺少高素質勞動者,很多核心崗位由於缺乏人才,經常會發生停工的現象。

更糟的是,富士康的對手也在越南成立瞭越南立訊、義安立訊等公司,與富士康爭地搶人。甚至有傳聞說,富士康不得不把眼光瞄準目前競爭較為平緩的墨西哥,準備在墨西哥建立工廠。

五、

此前,在深圳舉辦的富士康成立三十周年慶典上,郭臺銘作瞭以“走進歷史轉折中的富士康”為題的演講。但就在當天的股市上,富士康的“工業富聯”大跌9.45%,並於6月19日跌停,總市值降至4002億元,一周縮水超過1189億元。

代工曾給郭臺銘帶來瞭財富和名望。他所締造的“富士康帝國”也被冠以“血汗工廠”之惡名。

郭臺銘極力想甩掉“代工廠”這頂帽子,也進行瞭多番嘗試。包括此前推出瞭“門店+網站”的體系構想;以及推出拓展品牌的在線銷售渠道“富連網”;還有創辦自己的硬件創業公司孵化中心等等,但這些嘗試都沒有成功。

郭臺銘在印度的富士康,也是事故不斷,在被印度政府突擊查稅後,又在上個月,也就是2021年12月傳出為數名員工因食物中毒住院的事故。

富士康在印度的這傢工廠,位於印度南部清奈市郊區的斯利柏倫菩德鎮,大部分工人為女性。

去年12月中旬,這傢工廠發生瞭一起大規模食物中毒事件,據稱一名女工死於食物中毒,結果導致員工爆發抗議。富士康隨後澄清該女工並沒有死亡,正在醫院治療中。

2021年12月18日,富士康的這傢工廠被迫關閉,蘋果公司也將其列入“供應商觀察名單”之中。

富士康緊急與印度政府及蘋果公司溝通協調,提出改進工廠環境的措施,並做出瞭向員工提供清潔飲用水、增加住宿區、改善環境及雇傭更多員工等承諾。

富士康印度清奈市郊這傢制造工廠約有1000名員工,主要負責為蘋果公司代工iPhone 12。

這傢工廠復工可謂一波多折,先是傳出於去年12月26日復工,後來延期至12月30日,再後來又延長至今年1月7日,但根據印度媒體最近的報道,復工計劃恐怕又會延期。

兜兜轉轉瞭一圈,郭臺銘和他的富士康終於明白:富士康離不開中國大陸。

2021年,富士康對外公佈年報,稱年營業收入約為1.23萬億人民幣,較去年增長0.3%,在疫情影響全球經濟大環境的前提下,仍實現瞭增長。年報還顯示,富士康75%以上產能是在中國大陸制造,這也讓富士康徹底外遷越南的謠言不攻自破。

郭臺銘也承認,中國是全球第一的制造業大國,富士康在近幾年著力轉型,正發力高端制造、智能制造等領域,從產業配套、經濟環境、發展高端制造業需要的成熟技術工人,以及龐大的市場容量等各個維度進行評估,都沒有任何區域比中國大陸更適合富士康紮根發展。

郭臺銘說:“富士康是伴隨著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進程成長起來的,紮根中國大陸30餘年,在中國大陸打下瞭極其雄厚的基礎。

每年的營業額中,中國大陸的業務占比多年來穩居第一,作為集約型強、鏈條長、規模大的集大成者,富士康上連國際國內頂級品牌商、下接萬千中國的中小企業,無論是產業配套、還是國內的經濟環境,以及對疫情的管控成果,中國大陸對富士康這樣的巨無霸企業而言,都是最佳選擇之一。”

富士康最近已經啟動新一輪的招募計劃,其位於鄭州的工廠以萬元高薪及包吃包住的高福利待遇,招聘熟練工人。看來富士康這次是下瞭決心和本錢瞭。

有分析稱,富士康本次招工是為瞭迎接iPhone13在春節期間的旺盛需求。在此之前的2021年10月份,富士康也在大陸承接瞭大量iPhone13訂單,招募瞭20萬名工人。

對富士康來說,紮根大陸、深耕發展,才是明智和雙贏的選擇。

郭臺銘算是想通瞭,無論如何也不能失去大陸這個市場,尤其現在失去瞭對Iphone手機代工上的壟斷後,郭臺銘看清楚瞭一件事:對於代工行業來說,富士康並不是不可替代的。哪個地區都無法取代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是中國大陸賞瞭富士康一碗飯吃,而不是富士康給大陸賞飯吃!

有時候,郭臺銘真的要好好向特斯拉CEO馬斯克學學。馬斯克就清楚的知道,他和特斯拉的成功,離不開中國市場。

2022年1月7日,在乘坐Model X現身上海超級工廠,參加國產Model 3交付儀式後,馬斯克稱:“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被寄予厚望。感謝上海市政府的支持和上海團隊的工作,我們共同創造瞭令人驚嘆的上海速度。我們將繼續增加投資,包括Model 3和Model Y兩種車型,未來或許有更多的車型在上海工廠生產”。

參考資料:

程平源:《囚在富士康——富士康準軍事化工廠體制調查報告》

葉 檀:《制造業外遷是個假問題》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12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77499.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