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身價7億,卻不好好搞生意,17年來收藏瞭400多套破舊老房子

  • 在〈富豪身價7億,卻不好好搞生意,17年來收藏瞭400多套破舊老房子〉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9

浙江紹興的一處倉房,室內室外到處堆滿瞭破舊老房子的石雕部件和器物,如同圓明園的廢墟一樣,每次來參觀庫房的人都會的大吃一驚。

這些分門別類的堆放物有石柱、門墩、石獅、拴馬樁、馬槽、柱礎、門樓、牌樓、魚缸等等,數不勝數,漫山遍野。

如果有人問旁邊那些用油佈蒙著的是什麼東西,對方就會回答:每一堆都是一整座老房子的磚瓦木料。

誰能想到,這些破舊老房子,全部來自一個人的收藏——秦同千。

熟悉的老床櫃子,深藏中國文化情結

別人棄若敝履的破舊建築,他卻視若珍寶,秦同千為什麼會對這些老房子情有獨鐘?

“中國人說‘五十知天命’……我的人生大半已經過去瞭,空閑時常常想記下前半生的經歷,甜酸苦辣每一樣都無法取代。回憶往事難免有些朦朧,但隨之而來的心痛卻時常敲打我,這是我願意堅持下去的理由”。他敬畏古建築,是因為他記住瞭“鄉愁”,深藏著中國文化的情結。

傢鄉在杭州灣畔的秦同千,算不上富饒之鄉,由鹽湖堆積而成的鹽堿地主要種植小麥和棉花。由於當時糧食是分配的,所以秦同千小時候經常忍饑挨餓,他說,“在我童年的記憶裡……飯也永遠吃不飽。”

在念小學的這五年裡,“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向雷鋒叔叔學習”是秦同千那一代最正能量的訓誡,這同時也成為瞭他的成長準則。但秦同千還是從小就對數字不敏感,也不感興趣,所以理科一直不是他的興趣點。

語文和歷史是他唯一喜歡的,《山海經》裡面的傳說故事,歷史書裡面的英雄人物,常常使他念念不忘,“這大概是我和中國傳統文化結緣的啟蒙點吧”,秦同千說。

也正因如此,秦同千的語文課程成績一直不錯,老師也比較偏愛他,所以他整整做瞭五年的班幹部。

也就是在這個時期,秦同千逐漸對傢族歷史感興趣,他不斷地尋找著答案,不但從中學到瞭知識,也得到瞭快樂和慰藉。

因為從小生活在貧困裡,秦同千一直對自己的出身頗為介意,他也曾經以為,自己的人生將會一直在挨餓中度過。

有一天,他突然對自己房間裡的那張熟悉的老床和櫃子產生瞭興趣。在他的印象中,去同學傢串門的時候,他就幾乎沒有遇到過類似的老床和櫃子。尤其是那張老床,裡面的雕花圖案,每個都不一樣,好像在講述著不同的故事。

好奇的秦同千問起這些傢具的來歷,秦的父親才告訴他,秦傢祖上曾經是遠近聞名的大戶人傢,傢境殷實、書香馥鬱。傢道中落,傢境破敗的原因是太祖和爺爺這一輩不務正業、迷上讀博等惡習。

他們把祖宗留下來的傢底揮霍一空之後,到瞭父親這一代就隻剩下一張老床、一口破櫃子等幾件零星物件瞭。

從那以後,秦同千就一直追問父親關於祖上的故事,也喜歡坐在老床上發呆、看書。“也許那是我精神世界的一個轉折點,我隱約明白瞭人生的無常,更有瞭想要振興傢族、重現過往輝煌的夢想”,秦同千說。

拼命地承接工程,奮鬥帶來人生轉折

就這樣,秦同千一路讀書讀到瞭初中畢業。

“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那時的流行,很多人都勸秦同千繼續讀個高中考大學,但是秦同千覺得自己“數理化”較弱,天生擅長文科,因此覺得依靠大學來完成人生夢想,是一個不切實際的想法。

而且,那時的他當務之急是盡快掙錢,為父母減輕生活負擔,並為兄弟創造成才的機會。所以,秦同千就跟著村裡的夥伴,一起進入瞭最近的大城市——上海打工。

80年代,秦同千從浙江老傢搭著12個小時的慢火車,先是來到瞭上海的老火車站北站,然後轉乘一輛公交來到瞭這裡的另一端——江灣鎮五角場,然後去瞭當時室內最大的森林公園——共青國傢森林公園。

接下來的時間裡,秦同千從一名底層的打工仔做起,做景觀工程。森林公園前身是苗圃和“五七幹校”,也曾經關押著“黑五類”(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分子),條件不好,既收押犯人,也有養豬場、養雞場等牲畜養殖用地。

秦同千與同行的夥伴一起,把這裡的養豬場簡單清理之後,鋪上幹稻草和草席子,就是落腳生活的床瞭。

在這裡,秦同千挖溝、堆土、挑土……雖然同樣是幹體力活,但是比在老傢一天掙幾毛錢的工分要好多瞭。一天能掙四五元,秦同千比較滿意,但是沒活兒幹的時候,也是沒有工分可拿的。

1983年,在這裡幹瞭4年之後,已經20歲的秦同千期待改變。

機會終於來瞭,秦同千遇到瞭一位假山造景的師傅,在他的引導下,秦同千開始承包工程,主要是承包園林綠化工程。當時,也有一些市政工程、煤氣公司挖溝的小工程等工作。這些都是別人嫌苦嫌累的零碎小項目,但秦同千從來不拒絕,總是踏踏實實地做好。

慢慢地,和秦同千接觸的人多瞭,找他的人也多瞭起來。秦同千從一個靠體力掙錢的打工仔,一躍成為瞭一個靠腦力和嘴巴子掙錢的包工頭小老板。

然而,掙錢容易守錢難,秦同千好不容易開起來的小公司,因為吃瞭官司,而賠償瞭30萬元。在那時,30萬元可是一個天文數字,也幾乎是秦同千的所有財產。“這是我人生的一次重大失敗”,秦同千如是說。

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秦同千並沒有因此喪失鬥志,他深刻認識到瞭知識的重要性,他一邊拜師學習法律知識,一邊拼命承接工程掙錢還債。

為瞭還債,秦同千吃瞭整整兩年的鹽菜白飯,也沒有給自己買過一件新衣裳。在業餘時間,他還拼命讀書開闊自己的眼界。

重大失敗是秦同千人生的一次低谷,卻也是他的一個新起點。秦同千不但在園林綠化的行業闖出瞭自己的一片天地,還把生意越做越大瞭。

收破門窗舊傢具,開啟古建築收藏路

過去,園林綠化的利潤主要是苗木采購價與售賣價之間的差價。如果苗木收購的成本比較低,那麼利潤空間會相對較大。秦同千為瞭掙到更多的錢,盡快還債,他跑過江南地區很多偏僻的村落、山區,隻是為瞭尋找更加便宜低價的苗木。

在尋找的過程當中,秦同千接觸到瞭年少時揮之不去、久念不忘的東西——古傢具、古花窗、古村落、古建築……

這些總是讓秦同千連流忘返,難以割舍。

奮鬥瞭好多年,秦同千終於有瞭一些餘錢,他可以投入自己的愛好當中去瞭。他把自己通過園林綠化工程掙來的錢,都用來購買這些破舊、零散的老房子瞭,從此,他走上瞭一條被稱為“收破爛”的道路。

從此,出遠門成為瞭他最開心的事情,他一路買、一路收藏,到處搜羅著這些沒人要的破舊老房子。

在安徽碰到一個石雕門樓,秦同千跑過去看瞭。據說是乾隆年間的東西,可惜房子已經倒掉瞭,就隻剩下瞭這個門樓。當時主人一口價開瞭15萬,秦同千沒有下定決心買。

可是回去瞭之後,秦同千也老惦記著,十多年過去瞭,這門樓的價格一路上漲,秦同千也一直跟主人談不攏價格。但最終還是抵不住喜歡,秦同千最終買瞭下來,花瞭118萬。

有一年過春節,秦同千又聽說安徽有幾棟老建築準備拆除,秦同千著急,正月初二就去瞭安徽探訪。

當地有個習俗,客人在正月初二進門是要吃4個水煮蛋討彩頭的,可是浙江人過年是不吃雞蛋的,因為怕搗蛋。秦同千管不瞭那麼多瞭他為瞭房子,在初二的上午跑瞭4戶人傢,吃瞭16個水煮蛋。

還有一年冬天,秦同千又聽說黃山附近有4棟長期廢棄的老房子,秦同千又連續開車3個小時前去。好不容易快到目的地瞭,卻發現山腳不通車,秦同千隻好在天寒地凍中爬行2個多小時上山才抵達目的地。

秦同千收購的房子是“化整為零”的,即每收購一棟房子,都要拍照、測繪、編號、分拆……不能住不說,而且還難以保存,因為老房子的木頭很容易受潮、蛀蟲、腐朽。

然而,他還是這樣樂呵呵地跑來跑去,肚子餓瞭就隨便泡一個方便面充饑,有時候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樣做到底圖什麼。秦同千的妻子說他“收破爛”,女兒說他“老古董”。

租來數個大倉庫,專藏古建築舊部件

17年以來,秦同千經過一路買買買,一共收瞭400多棟老建築,1萬多件配套的建築構件等等。秦同千這些老建築加上公司資產,一共有身傢7個億,儼然一個富豪瞭。

然而,秦同千卻沒有把全部心思放在搞生意上。他還在思考,收藏瞭這麼多老建築,如何保存和安放呢?

秦同千為此租瞭老傢浙江紹興的幾個倉庫來存儲,其中還包括一處廢棄的中學。這些倉庫加起來,面積和規模可達上萬平米!

以老傢浙江上虞的倉庫為例,室內室外到處堆滿瞭破舊老房子的石雕部件和器物,如同圓明園的廢墟一樣,每次來參觀庫房的人都會的大吃一驚。這些分門別類的堆放物有石柱、門墩、石獅、拴馬樁、馬槽、柱礎、門樓、牌樓、魚缸等等,數不勝數,漫山遍野。

倉庫內是擺放有序的建築部件和古舊傢具。看上去密密麻麻,參觀者也都隻能側身走過。室內,僅僅是雕花木床就有一百多張,大部分木床做工精致,手藝考究。這其中,也有一些損壞嚴重,亟待修復的。

其中的一間倉房還放置瞭大大小小幾百塊牌匾,這些牌匾以禦賜為主,來自全國各地不同的地區。主要以安徽、福建、江西、山西、陜西等地為主。

除此之外,倉房室外的路邊還有一排排大水缸。秦同千也收瞭不少。但其中一個缸子比較奇特,因為它四周畫瞭幾個打坐的和尚。經過詢問專傢之後,秦同千才知道,原來這個是寺廟專用的大缸子。

這種是大肚收口的缸子,不僅僅有缸還有蓋子。高僧坐化後,將遺體盤腿安放在缸裡,再往裡面填充木炭、石灰等東西,改善蓋子密封。多年之後再打開,如果肉身未腐,則塑為真身菩薩。

秦同千連這些老物件都收進來瞭,可見他是何等地喜歡,何等地“不擇手段”。

這些老房子在“化整為零”之前,其原來的風貌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這些老房子,有的墻體早已經坍塌,有的梁柱傾斜,有的甚至隻有殘破的半間屋子。而這些都是散落在民間各地古建築的現狀。

這些滿目瘡痍的建築殘片,就像一道道裸露的傷口;一扇扇破敗的門窗也仿佛一張張空洞的嘴,無力訴說著傳統文化在時代喧囂中沉默凋零的絕望。

“每個晚上我都會思考,人活著的根本意義是什麼?我們的祖先,曾經有那麼輝煌的文化,現在已隕落得七零八落瞭。……我們這一代,六零後、七零後,不能沒有使命感啊!說重瞭,如果我們在如何為人、為傢、為國上不能繼承和發揚祖先之珍寶,中國文化就斷裂瞭!”秦同千說。

成立修復性工廠,保存老樓修舊如舊

房子是收來瞭,但問題也來瞭。一是這些老房子如何重建?在哪裡重建?二是成本不知多少?因為倉房裡的大多數東西在收來的時候早已破敗不堪,如果要修復還需要大量的時間、人力、物力、精力。

三是,這些老建築的構造工藝都比較老舊、傳統,很多工藝早已流失,又有多少人有能力對這些老建築進行修復呢?

這些年來,收藏所需要的運輸倉儲費用,小到倉房的防火安全,秦同千花費在老建築運輸、保養、修復等方面的錢,要遠遠大於當時的購買成本。

然而,盡管如此,秦同千覺得守護古建築是他的責任,難以割舍。“對我來說老房子就像我的孩子,又怎麼會對它們計算養育成本?”秦同千如是說。

其實,秦同千多年以來也一直在思考和探索著這些古建築的出路。他想這些古建築可持續發展,能夠一直保障其未來生命力。

“活態保護法”是目前國際上公認的保護古建築的最佳方法,因此這也成為瞭秦同千的理論指導之一。這個方法要求古建築投入實際使用,通過河這樣避免房屋潮濕發黴、傾斜倒塌、蟻蝕蟲咬等。

為此,秦同千在倉房裡成立瞭修復性工廠。並從全國各地聘請瞭200多為工匠,對這些老建築進行修復。工匠不僅不能催活兒,還要包吃包住,每天支付不少於550元的工資。

後來,很多人都知道瞭秦同千收購古建築,想要給出高於當初收購價幾十倍的價格來買古宅,但是秦同千都直接拒絕瞭。秦同千當時是因為喜歡才買的,他舍不得這些“寶貝”。

為瞭保存老樓,達到“修舊如舊”的效果。秦同千還找來瞭阮儀三(古建築保護專傢)到現場指點。阮儀三是同濟大學的教授,是主張“原址保護”的強硬派,著名的平遙古城、麗江古城、周莊等名城古鎮都因為他的努力、推動與主張而得以保存。

但當阮儀三看到秦同千工地上的幾百個工匠在架子上修建古屋時,他都驚呆瞭。阮老先生對秦同千大加贊賞,秦同千能做到原工藝、原結構、原材料、原式樣的異地修復造,確實不容易。

阮儀三終究是默許瞭,到處跑動去指導,秦同千也會認真聆聽。如果房子是清朝中後期的,而某個零部件是清朝早期的。

秦同千會把裝錯的部件拆掉,再去倉房找匹配的部件對上。而如果庫房沒有,那麼就去市場上搜尋、購買。如果市場上還是沒有,那就去找人用相同的木料給修復上去。

買地重建古建築,建造體驗性的酒店

為瞭讓這些古建築真正“活”起來,秦同千購買瞭浙江會稽山和上海青浦區朱傢角的兩塊地皮,重建古建築。

秦同千做酒店的初衷也很簡單,因為隻有這樣居住,才能讓讓人真正體驗古建築和傳統文化。

2017年,浙江會稽山的“品臻園”初步落成,用地面積一共10萬平方米,建築面積則占據瞭8萬7千多平方米。這裡依山傍水,大大小小坐落著50多棟移建的百年老建築。

會稽山腳下的“品臻園”占據瞭若耶溪的兩個山谷,被溪流和山谷分割而成“Y”字型。如果開車進去,則仿佛進入瞭一個滿目蒼翠的卷畫之中。凡是好古者,都知道“會稽山”、“若耶溪”,到瞭這些地方,要是想要不發思古之幽情也難。

這些古建築包括祠堂、古戲臺、大型民居建築等,依山傍水、鱗次櫛比、氣勢非凡,青黑的瓦、雪白的墻壁,讓人眼前一亮。

與一些大型建築有一溪之隔的,是在更高處的幾十棟小房子,這些小房子主要是福建一帶的單層老式民宅,或者具有南方特色的一些民居,每個小民居都在一百多平方米左右,都有獨立的小院落,依山而建,錯落有致,樹木掩映。

而大祠堂等一些地方,則是公共活動空間,裡面會有各式中西餐廳、圖書館、會所、西院、藥房、太極健身館等設施。

而另一處的上海青浦區朱傢角的園子裡,則有相向而立的明代五鳳樓和清末古戲臺,此外還有各種雕花樓、祠堂、官廳等50多棟明清古宅。

近年來,秦同千及其旗下的秦森企業守護古建築終於有瞭不少結果,不但獲獎不少,還引得參訪者絡繹不絕。

2020年12月,秦森企業憑借“傳承·融合·新生——文化新商業”的案例參加瞭“2020年旅遊集團融合創新發展案例”的比賽,並闖進十強,獲得瞭案例入選資格。這是秦同千及其企業三十多年來,堅持以“匠人精神”創新利用古建築,活態保存古建築的結果。

2021年3月,河南省開封市的市委書記高建軍帶領隊伍參觀瞭秦同千及其旗下的秦森企業。

高建軍在秦同千的陪同下,先後參觀瞭紹興會稽山的“品臻園”、蘭亭安麓,以及公司旗下的古建築研發中心,上海青浦區朱傢角古鎮的“品臻園”項目。二者就古城區保護、城市更新等發展經驗達成廣泛的合作共識。

2021年8月,秦同千又帶領他的企業與兄弟房地產企業“大華集團”簽約瞭合作協議。雙方達成瞭戰略協作,大華集團在城市更新方面擁有建設、開發、運營等優勢;

而秦森集團在古建築、歷史文化建築的保護與修復等方面具有優勢,兩者本著互惠互利、合作共贏的原則,成為合作夥伴。秦同千也出席瞭此次簽約儀式。

結語

誰能想到,這些依山而築,傍水而居的雕梁畫棟,竟然全部來自一個人的收藏,而且是多年如一日的收藏。如果不是秦同千那一如既往的堅持,很難守得雲開見月明。

正如秦同千所說,他走的是條披荊斬棘的道路,但是多年過去瞭,雖然糾結,但很滿足。

參考文獻

[1] 齊安. 活態保護 用“情懷”締造古建王國[J]. 科學之友(上半月), 2016.

[2] 鐘鳴. 五鳳樓·黑白影像[J]. 新民周刊, 2015(20):1.

[3] 章陽. 古建築收藏的"瘋子"--專訪秦森企業總裁秦同千[J]. 汽車與社會, 2016.

[4] 上海燊榕古建保護研究中心編著. 故園有此生 秦森古建築保護實錄 上[M]. 2018。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12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77501.html
於成龍:清朝第一廉吏,45歲當官喜愛微服私訪,為官19年連升11級 歷史

於成龍:清朝第一廉吏,45歲當官喜愛微服私訪,為官19年連升11級

清朝有那麼一位官員,曾被康熙譽為“天下廉吏第一”。去世後,他的墓碑是由用瓷碗叩白灰鑄成,松香灌註,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個有此待遇的官員,寓意為“一世清官”,他便是清朝有名的於成龍。於成龍生於1617年,...
三國亂世,為何少數民族沒趁亂入侵中原?隻因有這七位虎將存在 歷史

三國亂世,為何少數民族沒趁亂入侵中原?隻因有這七位虎將存在

三國時期,到處都是硝煙與戰爭。赤壁之戰後才有瞭三足鼎立的場面,那時全國都處於混戰之中,可為什麼始終都沒有少數民族侵略中原呢?其實這跟我們三國時期的七位虎將有關。虎父無犬子曹彰,字子文,是曹操與卞皇後所...
如懿傳:惡毒的嘉妃竟為自己的宮女落淚,為見貞淑,當眾威脅侍衛 歷史

如懿傳:惡毒的嘉妃竟為自己的宮女落淚,為見貞淑,當眾威脅侍衛

看過《如懿傳》的朋友們發現,在這部劇中,最為荒誕的角色,莫過於金玉妍。金玉妍是乾隆的貴妃,但是她卻一直心有所屬,到死瞭都不能忘記自己的初戀情人玉氏王爺。這樣一個貴妃,竟然還能讓乾隆一而再再而三寵愛,這...
2020年,越南女子在老漢傢中分娩不久後被捕,老人撿垃圾撫養孩子 歷史

2020年,越南女子在老漢傢中分娩不久後被捕,老人撿垃圾撫養孩子

在越南市河內的市中心,六月正值驕陽似火。但是有一個赤身裸體的1歲半嬰兒在哭泣,引得路人側目。隻見嬰兒站在一個泡沫箱裡,抓著旁邊的紙箱,而一名6旬老漢則抓起瞭他的小手臂。據當地人們說,嬰兒的母親早已被警...
先秦十大名將,每一個人都是一部史詩,演繹一個時代的神話 歷史

先秦十大名將,每一個人都是一部史詩,演繹一個時代的神話

先秦是“歷史上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在這個思想碰撞最燦爛的時代,誕生瞭中華民族思想淵源的諸子百傢。但同樣是在這個時代,禮崩樂壞,諸侯兵刃交鋒,年年幹戈不止,百姓們流離失所,士兵們埋骨荒野。在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