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暴富身價千億的煤老板們,現在都怎麼樣瞭?

  • 在〈一夜暴富身價千億的煤老板們,現在都怎麼樣瞭?〉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3

在漢語語境中,很少有人稱代詞能像“煤老板”一樣,有著多樣化的含義屬性。

每當人們談及這個詞,眼神裡總能映出各種不同的內容:有的羨慕、有的不屑、有的痛恨、也有的慨嘆……“煤老板”這個稱謂始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在人們口中流傳瞭近30年後,隨著我國對煤炭開采權的治理整頓,這一稱呼開始漸漸淡出人們視野。

如今“煤老板”已蛻變成一個社會發展階段的代表符號,但它留給人們的記憶卻依然沒有消除,當初那些“煤老板”們一夜暴富的故事依然還在對人們的價值觀產生著影響。

讓我們循著幾位山西知名“煤老板”的發展軌跡,一起窺探一下這個特殊群體的眾生形態,從他們如今的個人狀態裡尋覓一些值得我們深思和借鑒的啟迪。

一、心懷大義,萬民敬仰

在第一代“煤老板”中,影響力最大的當屬姚巨貨。

姚巨貨1932年出生於山西清徐一個貧苦農民傢庭,他的童年和少年時期都身處戰爭年代。姚巨貨十三歲就加入我黨領導下的兒童團組織,15歲參加瞭當地革命遊擊隊。長期的革命生涯磨煉出姚巨貨堅韌不拔、愛黨愛民的意志品質,也為他後來在生意上的發展奠定瞭基礎。

建國後,姚巨貨因個人能力出眾,而被提拔為平泉鄉書記。

進入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之風讓姚巨貨感覺到新時代的機遇已經來臨,他辭去公職,貸款買瞭輛汽車,和自己的大兒子姚俊良一起跑起瞭運輸。

但由於當時很多人對個體經濟還存在認識誤區,剛準備施展拳腳的姚巨貨父子卻被當作資本主義“黑典型”而鋃鐺入獄,在關押瞭八個月後,姚巨貨又被無罪釋放。

“出師不利”並沒有磨折姚巨貨的信心,反而更讓他看到瞭國傢改革開放政策的堅定。他再次貸款10萬元,與人合股建起瞭清徐縣煤炭加工廠。

初期經營並不順利,加工廠一度瀕臨倒閉,一起合作的股東也退股撤資,隻剩下姚巨貨自己苦苦支撐。

困難面前,姚巨貨沒有坐以待斃,他開始主動出門尋找銷售渠道。經過奔波努力,姚巨貨最終打通瞭產品銷售瓶頸,使煤炭加工廠起死回生,而姚巨貨也由此賺得瞭人生中第一桶金。

隨後,姚巨貨進一步擴充煤炭產業鏈條,他創立瞭美錦集團,涉足煤炭鐵路運輸,還投資5000萬元建起機焦廠。高投入帶來瞭高產出,到80年代末姚巨貨已成為當時的山西首富。

富裕起來的姚巨貨沒有忘記自己老革命、老黨員的本心,他開始以自己的財富反哺社會:每年持續向社會進行公益捐贈、為傢鄉修橋修路、出資興建大型寄宿小學、為村民建蓋居樓房……

1989年姚巨貨又做出一個驚人的決定:他向當地政府承諾,為清徐縣老百姓免費供應十年煤氣,合計折算價值超過六億元。

在公益事業上姚巨貨毫不吝嗇,但他本人卻生活得非常簡樸,始終住在普通居民小院裡,睡著農村土炕,傢裡用的暖氣也是燒煤的土暖氣。

姚巨貨的簡樸低調、熱心公益,使他獲得瞭人們發自內心的尊敬。2014年,姚巨貨因病去世,很多當地人聞訊後自發趕過來為他送行。人們眼含熱淚,由衷地懷念著這個為老百姓做瞭一輩子好事的“煤老板”。

姚巨貨去世後,他一手創立的美錦集團由他幾個子女繼承,大兒子姚俊良成為公司新的掌舵人。此時的美錦集團恰逢國傢開展能源產業改革,落後老舊的能源產業面臨淘汰風險,姚俊良上任伊始就面臨巨大挑戰。

國傢宏觀產業政策的調整讓姚俊良認識到,企業要想持續發展就不能再依賴傳統高污染、高耗能的煤焦產業,必須跳出現有產業窠臼,向更清潔、附加值更高的新能源方向拓展。

經過多方考察和深思熟慮,姚俊良及美錦集團其他核心人員最終形成瞭“在原有煤焦產業基礎上,開展氫能源全產業鏈佈局”的戰略新思路。

美錦集團隨後實施瞭一系列新的戰略舉措:他們先後與河鋼集團、中國石化、中國華電集團、國傢能源集團等知名企業達成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系,推動氫能產業聯盟建設;

從氫能源制造、氫能產業應用、氫能供應網絡建設、氫能科技創新五大方面進行全產業深耕;打造瞭京港粵大亞灣、渤海灣、京津冀、長三角等六大戰略發展區,在全國范圍內進行產業發展佈局……一幅新的企業發展藍圖在新一代美錦人手中徐徐展開。(註1)

截至2021年,美錦集團已經按照戰略規范,構建完成瞭“煤焦板塊與氫能板塊循環經濟”、“氫燃料重卡產業鏈”兩大企業生態鏈建設,實現瞭從傳統能源供應商向綜合新能源供應商的轉型(註2)。

以姚俊良為代表的新一代美錦領導人,在繼承姚巨貨社會責任的同時,也實現瞭對老一輩“煤老板”的超越。

二、多行不義,惡有惡報

和姚巨貨被萬民稱道相反,有的“煤老板”卻是被萬民唾罵,這種“煤老板”不在少數,陳鴻志當屬其中典型。

陳鴻志是70後,當過武警,兵役未滿,提前退役。退役後的陳鴻志以打工謀生,吃過不少苦,也受過很多欺凌,這段經歷為他日後性格暴力扭曲埋下瞭種子。

一個偶然機會,陳鴻志結識瞭一位當地老板,二人合作開瞭傢石料廠。依靠這傢石料廠,陳鴻志有瞭自己的原始積累,隨後他把目光投向煤礦。

2003年,陳鴻志通過關系拿下瞭本地兩傢煤礦,就此成立瞭“凌志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昔日的打工仔正式躋身於“煤老板”行列。

陳鴻志的發傢之路並不是靠著獨到的生意眼光和經營能力,他依靠的是兩大“殺手鐧”,一是暴力,二是官商勾結。

凌志集團成立後,陳鴻志以“保安隊”的名義搜羅瞭數百號社會閑散人員,充當其打手。陳鴻志對“保安隊”十分看重,裡面的人必須絕對服從他的指揮,他的命令無論是否合理合法,保安隊成員必須不折不扣往前沖。

一旦有人被抓,陳鴻志照發工資,傢裡人還能得到照顧,表現特別突出的,陳鴻志還會給他獎勵房子。

陳鴻志這麼做的目的很明確,他要給自己霸占周邊煤礦資源培植力量。陳鴻志所在的柳林縣煤炭資源豐富,很多個體人員都建起瞭“小煤窯”,陳鴻志要想做大就必須把這些中小礦場納為己有。

在當時沒人會把能賺大錢的煤礦向他拱手相讓,“保安隊”就是陳鴻志達到個人目的的“手中利器”。

“安全生產”是任何一個煤礦經營者都不敢忽視的頭等大事,陳鴻志看準這一點,大做文章。

2017年,他盯上瞭山西東輝集團下轄一個優質煤礦,為達到占為己有的目的,他指示手下趁井下還有工人作業時機,在井口縱火。如此危險舉動,直接威脅到井下工人生命安全,礦主趕忙實施緊急救援。

所幸搶險及時,井下工人得以脫險,但陳鴻志這種不擇手段的亡命行為,也迫使礦主不得不答應瞭陳鴻志的轉讓條件。

這隻不過是陳鴻志眾多暴力案件中的一起,經警方事後查明,陳鴻志一夥人所涉犯罪案件多達91起,其中還包括1起致人死亡案件。(註3)

很多人會疑惑,陳鴻志一夥為什麼會如此囂張,難道就沒有人管嗎?這就說到陳鴻志的第二個“殺手鐧”官商勾結上瞭。陳鴻志為給自己的非法行為鋪路,利用一切資源和手段腐蝕拉攏政府官員。

2009年,王寧被調到柳林當縣長。陳鴻志以戰友名義主動接近他,然後通過財、色賄賂,很快將王寧攻陷。隨後陳鴻志又利用自己和上層的關系,幫助王寧提拔為縣委書記,王寧得到瞭升遷,卻失去瞭在陳鴻志面前的尊嚴。

因為有把柄握在自己手裡,陳鴻志絲毫不把王寧當回事,甚至還出現過因王寧辦事不利而被陳鴻志當扇耳光的情況。作為縣委書記的王寧,對陳鴻志的驕橫跋扈隻能忍氣吞聲,不敢有絲毫反抗。

以陳鴻志為一夥人的瘋狂作為終於引起瞭上級部門和警方的關註。2018年7月,警方兵分兩路,一路在山西柳林煤炭大酒店將陳鴻志手下一網打盡,另一路在北京陳鴻志住宅將其本人擒獲。

警方隨即搜查瞭陳鴻志住宅內財物,起獲涉案財物竟高達78億元,另有名下房產341處。

2019年11月,罪行累累的陳鴻志經山西長治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後,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不可一世的陳鴻志終於受到瞭法律的嚴懲。

2021年4月,中央電視臺播出的一部政論專題片《掃黑除惡——為瞭國泰民安》再一次將陳鴻志的惡行暴露在世人面前。

紀錄片詳細講述瞭陳鴻志依靠煤炭發傢背後各種欺壓百姓、把持官場的罪惡勾當,借被他欺壓過的百姓、基層官員之口,表達瞭人民對陳鴻志之流的痛恨和不齒,也表明瞭國傢嚴厲打擊涉黑涉惡經濟犯罪的決心和意志。(註4)

在新形勢下,像陳鴻志這樣目無法紀、喪心病狂的“煤老板”們已無生存空間,無論他們之前多麼囂張顯赫,他們最終的結局都逃不過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三、才高八鬥,黯然離場

“煤老板”這一群體在人們心目中,一般都是低文化、低素質的暴發戶形象,但事實並不盡然,在晉中沁水卻有一位有著經濟學博士學歷的“煤老板”,他就是呂中樓。

呂中樓於1991年被中國人民大學法經濟學專業錄取,並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畢業後的呂中樓後被安排到國傢科委國際科學中心工作,但不甘於平淡的呂中樓並不想在體制內安分守己工作一輩子。

1998年呂中樓辭職下海創業,在自己的山西老傢買下瞭南凹寺的一處煤礦,創立瞭晉城中嘉煤炭實業公司,從一名體制內的白領變成一名“煤老板”。

呂中樓所學專業是經濟學,所以他在市場研判和產品銷售方面非常擅長,公司在他的治理下效益開始節節攀升。

2001年沁水縣啟動煤改,把當時幾個國有優質礦業資源打包出售股權。呂中樓抓住機遇,聯合其他5傢公司參與改制整合,並發起設立瞭晉城沁和煤業(2004年更名為沁和能源)。其後,經過一系列股權的“騰挪轉換”,呂中樓實現瞭對沁和能源的絕對控股。

有瞭更多、更優質的煤炭資源,呂中樓更加如魚得水。在以他的主導經營之下,沁和煤業僅利用短短三年時間內,就實力大增,凈資產從5000萬直接飆升到6億元,成為“山西省百強民營企業”。

初戰告捷的呂中樓沒有就此停步,他開始四處招攬高學歷人才對企業進行管理升級和產業化升級,並成功爭取到美國摩根士丹利1.5億美元投資。

有瞭資金加持,沁和集團又兼並瞭數傢經營不善的中小煤礦,企業實力進一步提升,一躍成為“全國煤炭行業企業經濟效益前十名企業”。呂中樓本人也因此被賦予瞭各種光環,接連獲得瞭“山西優秀企業傢”、“十大傑出青年企業傢”等稱號。

面對外界一片贊譽,呂中樓曾說過:“百年沁和首先必須是理性的沁和、智慧的沁和,是面對精彩和無奈都心定如神、心如止水的沁和。”

但是,現實中的呂中樓並沒有做到他所說的“心定如神、心如止水”,圍繞著他的負面新聞接連不斷。

首先,他當年對沁和能源的股權改制轉換過程飽受爭議,曾有沁水縣39名黨員幹部聯名向上書,舉報呂中樓“官煤勾結侵吞巨額國有資產”;

2012年4月,晉城市大批政府官員涉及貪污腐敗被“雙規”,沁和集團也牽涉其中;

2014年珠海珠寶商武全旺向山西紀檢部門舉報,反映呂中樓惡意拖欠借款,並揭發他在澳門、香港等地多次豪賭,而澳門博彩業追債網頁也確有呂中樓欠賭債4.5億港元的信息……

在上述種種負面新聞不斷發酵的時候,呂中樓突然遠遁香港,按照沁和能源對外發佈的公告稱,呂中樓是由於遭受競爭對手網絡攻擊,不得已而長期居留香港。

由於無法對企業進行實地運營管理,2015年呂中樓董事長身份被他人所代替,從形式上終止瞭呂中樓對沁和能源的管理權;2017年山西另一傢民營企業鵬飛集團,收購瞭呂中樓所持有的49%企業股權,對沁和集團進行瞭兼並融合(註5)。

至此,呂中樓對沁和集團的控制權也完全喪失,呂中樓本人從此消失在公眾視野中。

2020年到2021年間,多傢國內自媒體平臺突然相繼出現多篇內容雷同的網文,均從正面肯定瞭呂中樓發展功績,並將其描述成一個歷經挫折、永不言敗的成功者形象。

但細看其中內容,除瞭重復呂中樓沁和時期發展過程和退居香港後股權轉讓外,其他並無新的奮鬥之舉,其結論很難令人信服。

如今的呂中樓雖然想“席卷重來”,但實際上依然隱匿在香港,過往的種種作為已使他很難重回內地東山再起,無論是當初個人的豪言壯語還是現在的網絡鼓吹,都改變不瞭他被時代拋棄的命運。

呂中樓的經歷說明:一個真正成功的企業傢不一定要有很高的學歷,但一定要有踏實、誠信的思想品格。

結語

以上三位曾經的“煤老板”,雖然都發跡於煤炭,但最終結局卻各有不同。從他們的人生軌跡中,我們可以發現:在特定時期,依托特定資源賺取巨額財富並不難,難的是在財富誘惑下如何保持做人底線,如何擴大人生格局。

一個人如果缺失瞭道德良知,喪失瞭理想追求,手握再多的財富也終將淪為時代的棄兒;相反,如果一個人心懷善念、初心不改,那麼他的價值將會超出物質財富的范疇,他的名字也將永遠被人們所銘記。

參考文獻及註釋

註1:山西美錦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官網

註2:山西美錦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官網

註3:中央電視臺出品專題片《掃黑除惡——為瞭國泰民安》,第一集《戰略決斷》

註4:中央電視臺出品專題片《掃黑除惡——為瞭國泰民安》,第一集《戰略決斷》

註5:鵬飛集團官網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13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77679.html
《京華煙雲》阿非願意娶紅玉,為何她還選擇跳河,答案卻是三個字 歷史

《京華煙雲》阿非願意娶紅玉,為何她還選擇跳河,答案卻是三個字

林語堂老先生的《京華煙雲》,是為瞭致敬《紅樓夢》而創作,要說這其中諸多人物,唯獨馮紅玉最貼近《紅樓夢》原著。《京華煙雲》中的馮紅玉致敬的角色是林黛玉。紅玉同黛玉一樣,飽讀詩書,思慮頗深,也體弱多病。紅...
美國老兵時隔47年發現有個越南女兒,如今團聚稱會彌補遺憾 歷史

美國老兵時隔47年發現有個越南女兒,如今團聚稱會彌補遺憾

在美國的新墨西哥州卡爾斯巴德市,有一個70多歲的退伍老兵,他曾經參加過越南戰爭。但他並不知道自己在越南竟然還有一個女兒!正是女兒堅持不懈地尋找父親,才使得47年之後,這對父女重新團聚。他們的相認、團聚...
女大學生朱力亞,被黑人男友感染艾滋病:我不後悔,依然愛他 歷史

女大學生朱力亞,被黑人男友感染艾滋病:我不後悔,依然愛他

引言眾所周知,艾滋病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疾病,一旦被感染艾滋病,那麼就等於這個人被宣判死刑瞭。在如今這個復雜的社會中,大學生群體感染艾滋病的概率相對較高。其中本文的女主人公朱力亞就是在大學期間被感染瞭艾滋...
慈禧死前喝王八湯吊命,剛斷氣,太監就立馬往嘴裡塞瞭一顆夜明珠 歷史

慈禧死前喝王八湯吊命,剛斷氣,太監就立馬往嘴裡塞瞭一顆夜明珠

1928年7月,唐山遵化西北30公裡郊區處,數千名手持槍械的士兵將一處修築得富麗堂皇的建築群緊緊圍住,為首的軍官表情肅穆。這處建築是清東陵,安葬著咸豐、慈禧在內的5位皇帝及15位皇後;為首的軍官叫做孫...
越南男孩先後被父母和奶奶拋棄,如今13歲獨自一人生活在深山裡 歷史

越南男孩先後被父母和奶奶拋棄,如今13歲獨自一人生活在深山裡

引言幸福的傢庭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傢庭卻各有各的不幸。有的人生活於泥濘之處,卻依然仰望星空。當苦難來臨,我們該選擇如何對待它?逆流而上抑或是一蹶不振?據《環球奇聞異事報》於2019年11月29日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