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毅鋒身傢10億,做慈善捐款1億,背後卻幹盡壞事,被抓判刑20年

  • 在〈陳毅鋒身傢10億,做慈善捐款1億,背後卻幹盡壞事,被抓判刑20年〉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56

羅定縣在粵西的大山裡,是一個交通不便,與世隔絕的貧困山村。陳毅鋒是山裡的娃娃,直到他被捕定罪之前,在羅定人的心中,陳毅鋒都是一個勵志典范。

貧苦出身,通過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獲得成功,成為商界和政界都很有影響力的人物。更懂得飲水思源,在功成名就之後,不忘幫扶羅定人民,扶貧就難。

可是,當揭開陳毅鋒偽善的面紗,就露出瞭他醜惡的嘴臉。獲得名利地位的陳毅鋒,本應該守住底線、善始善終。最終卻被浮華名利遮瞭眼,披著偽善的外衣,行的卻是窮兇極惡之事。

陳毅鋒的慈善之心

陳毅鋒自小就是個“兩個文明一把抓”的好手,他出生在粵西的偏遠大山裡,裡外交通不便,一個字形容“窮”。

父親和姐姐有常年的哮喘毛病,小小年紀的陳毅鋒隻能是一邊學習,一邊打零工貼補傢用。

在山高水遠的羅定縣高中畢業,就早早地走入社會這個“大課堂”中瞭。陳毅鋒也是人小膽大,1978年,初入工廠抓到漏洞的他就向領導提出瞭承包,並以此賺到瞭自己的第一桶金。

小賺一筆的陳毅鋒開始不滿足於隻在羅定縣打拼,毫不猶豫的來到瞭深圳。見識瞭深圳的繁華和機遇之後,膽大的陳毅鋒開始瞭不同職業的變換。

保安、小販、承包商、股民、搞房地產,一次次的不滿足,使得陳毅鋒不斷地探索新的道路。

最終,在時代的洪流之下,在政策的幫扶之下不僅徹底擺脫貧困,更是一躍成為腰纏萬貫的富豪,至此開始瞭他“一腔熱血助傢鄉”的善舉。

陳毅鋒衣錦還鄉,看似一切都沒有變,還是那麼的低調少言、樸實無華。

他在羅定建養老院,每月定時給貧困鄉親發放救濟金,把殘疾鄉親安排到自己的企業工作,籌建基金幫扶學生,斥巨資給傢鄉修路帶動傢鄉經濟,提出“掘井工程”幫扶人才計劃,如此等等善舉無處不體現著先富帶動後富,回饋傢鄉養育之恩的企業傢形象。

他是深圳冠豐華集團的董事長,擁有著令人艷羨的38個“頭銜”,更是鄉親們口中的“扶貧狀元”。

陳毅鋒的極惡之本

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答案是否定的!

陳毅鋒起傢的手段暫且不提,他在獲得經濟地位後,以扶貧的手段獲得瞭名譽和政治地位,並以此作為自己的“保護傘”,頂著紅色的光環行的是黑色的事。

從1993年冠豐華公司成立以來,名義上是公司集團,實際上是黑社會性質的組織。陳毅鋒利用公司暴力斂財10年,橫行霸道更是長達20年之久,實實在在對社會造成瞭長時間的極大危害。

其實,從1993年深圳冠豐華公司成立之初,就招收瞭大批保安,陳毅鋒一直是以“一黑一白”兩條線發展,並行不悖的前行著。

1996年,陳毅鋒對傢鄉的資助形成規模體系,他是羅定縣人民心裡的英雄。此時,他名聲在外,政績斐然,但是暴力抗法行為已經初現端倪。

5月份的一個早上,深圳市公安局的民警小陳等5名同志在小商品商城樓下執行公務。該處是冠豐華公司的產業,陳毅鋒的屬下不但不配合調查,在多番語言阻撓公務之後,冠豐華竟派出多名保安暴力抗法。

當時冠豐華公司的七八名保安對帶隊的小陳進行毆打,事後警方也未深究。陳毅鋒在這初次的襲警中全身而退,好似瑕不掩瑜。

1997年,隨著陳毅鋒先後獲得“全國助殘先進個人”和全國“扶貧狀元”,他的政治優秀頭銜越來越多,能接觸到的政界領導越來越多。

這不但沒有提醒陳毅鋒嚴格要求自己,收斂行事作風,反而助長瞭他暴力執法的歪風邪氣。讓他以此為保護衣,無視法律,一次次地變本加厲暴力斂財。凡是看上的二話不說就開搶,甚至上升到與執法人員武力對抗。

同年,在一次圍攻瞭城管後,不但開瞭所謂的表彰大會,還在會上大放厥詞“以後再有類似的事,你們都要往前沖,如果讓我發現誰後退,不是減薪就是辭退。無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是企業的立足之本。”

更是以不少的現金獎勵瞭沖在前頭的三名保安。有一次,陳毅鋒看中瞭一個電子城,沒有經過商業談判,冠豐華竟直接派出200人的保安隊,手持管制刀具和鋼管,上門迅速強占電子城,事後受害者竟無處申冤。

1997年11月,深圳市城管監察大隊正在依法對違規早餐攤位進行清理,幾名冠豐華的保安又與執法人員發生瞭武力沖突。

沖突中,保安手持鋼管、斧頭砍向執勤執法人員,並用滅火器對著執法人員面部噴射,更揚言叫囂:“讓你們多管閑事,我就是在這砍傷瞭你們也不會有事,我們董事長有背景!”

這次暴力抗法中保安共計打傷14名執法人員,砸壞3輛執法車。而這次,陳毅鋒仍舊逃脫瞭法律追究。

此後,嘗到瞭一次次暴力“甜頭”的陳毅鋒更加的變本加厲,他一面繼續扶貧,為自己積累聲譽和名望,一面采用暴力的手段攻城略地。

1999年6月,陳毅鋒受邀參加“亞洲社會政策改革經驗及對非洲的重大意義的地區研討會”,不但發表瞭論文,更是把他對羅定的扶貧開發項目作為典型推廣,是中國“公司+農戶”的樣板基地。

此次,“立碑記傳”也不為過瞭,陳毅鋒的名聲遠渡重洋。

同時,陳毅鋒不斷擴張自己的“武裝勢力”,據當時警方公佈,冠豐華的黑保安在鼎盛時期至少有200人,且上班都要隨身攜帶鋼管。

保安出門執行任務都要統一著裝,手持鋼管、長刀、斧頭,並有人把整個暴力過程錄像記錄,以便對“英勇”者進行嘉獎,對後退者進行懲戒。

如果有人因為打人進瞭派出所或被拘留,不但有紅包金牌,還會視其“英勇”情況,對於表現突出者,老總還會親自進行慰問和派發獎金。

陳毅鋒終難逃法網

就這樣,陳毅鋒以暴力發掘瞭自己的第一桶金,又以扶貧助困等慈善活動博取盛名,再以榮譽獲得社會頭銜,與更多的人士結交,以此打造自己很有“背景”的保護衣,以便震懾受害者,進一步達到自己暴力牟利的目的。

這一連串動作可謂“環環相扣、步步為營”,但他也確實達到瞭其目的。

十幾年的時間裡,陳毅鋒共組織瞭13起暴力抗法,打傷民眾300餘人,很多受害者即使受到傷害,都不敢聲張。受害人王先生向偵查警方透漏,“我因為停車的事情,被保安打,本想討回公道,但是看到陳毅鋒跟很多領導的合照就怕瞭,他很有料!

保安打我的時候也說,他們老板不是普通人,打死我我也沒處說理去。”其轄區民警也說:“他們很有背景,我們都不會去他的地盤,惹不起我們還躲不起嗎!”

可是,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多行不義必自斃。正因為陳毅鋒的不知收斂、禍害鄉裡、暴力抗法,引起瞭警方的關註。

陳毅鋒利用做慈善來洗白自己的方法,再也掩蓋不住自己暴力斂財抗法的事實,警方於2004年3月正式立案偵查陳毅鋒的犯罪事實。

仔細偵查後,警方判定陳毅鋒的犯罪事實成立,對其進行抓捕,並移交檢察機關對陳毅鋒領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及相關領導提起公訴。

羅湖區人民法院受理此案,於2005年5月17日羅湖區人民法院對包括陳毅鋒夫妻在內共25人進行瞭公開合並審理。檢方把冠豐華定性為“黑社會”性質的組織,陳毅鋒果然不負眾望。

在法庭上,陳毅鋒依舊很有排面,一舉一動頗有黑社會“老大”的氣派。盡管已經淪為階下囚,但是在庭審過程中,其手下仍舊不敢直呼其名,隻能以“第一被告”代稱。

在庭審中,陳毅鋒和妻子朱業玲仍舊拼命掙紮、不知悔改。在法官核對身份,公訴人宣讀起訴書時,多方幹預擾亂正常法庭秩序。

“我被吊瞭15個小時,現在已經神經錯亂瞭,什麼都不記得。”

在庭審過程中,陳毅鋒仍舊不忘陷害公訴方。在被問及對公訴方提出的訴訟有什麼要說的時候,陳毅鋒又情緒激動地聲稱自己是英雄,聲稱公訴人對自己的指控是“莫須有”的罪名,甚至他還激烈地拍打桌椅,而他的妻子朱業玲也用同樣的方式回避指控。

盡管陳毅鋒和朱業玲堅稱自己沒有違法犯罪,但是證據確鑿,法律面前不容狡辯。

最終,法院認定陳毅鋒和朱業玲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開展違法犯罪事實成立,判處陳毅鋒以多項犯罪事實成立,累計有期徒刑39年,執行20年有期徒刑,沒收所有個人財產。

判處朱業玲有期徒刑29年,執行16年有期徒刑,也是沒收個人所有財產,其餘人等也都量罪定刑。

法律之下沒有僥幸

一審之後,陳毅鋒等25名被告不服判決,當庭就提出瞭上訴。但是,經過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除個別“馬仔”減刑外,陳毅鋒和朱業玲等主犯具維持原判。陳毅鋒和朱業玲犯罪事實即成定局,也得到瞭應有的懲罰。

夫妻倆本應該痛改前非,但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羅湖法院依法對陳毅鋒和朱業玲以子女名義在大世界商業城的多個鋪位進行查封,但陳毅鋒不服查封行為,向法院提出異議,企圖保留非法所得。

針對這些落在孩子名下的商鋪,陳毅鋒和朱業玲夫婦跟執法部門又展開瞭“拉鋸戰”。陳毅鋒先是以“雖然繳納買賣錢款,但是沒有簽訂買賣合同,且沒有進行產權轉移登記”為由企圖不執行查封。

法院經過核對查明無誤,執行罰沒陳毅鋒夫妻財產上交國庫的判決,對該處商鋪進行查封,時間為2017年3月30日起至2020年3月30日終,並告知陳毅鋒的孩子們不可以在不經過法院的允許下,對該處商鋪進行處理。

陳毅鋒的三個孩子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還是沒有放棄爭取這一處財產,又進行瞭繼續舉證。

他們在復議中提出相關證明,為瞭表明該處商鋪不是被執行人陳毅鋒和朱業玲的產業,產權人是他們三個,法院不能查封該處。

對於復議,法院重新走瞭司法流程,把相關證據一一審核,最終確認審查事實,駁回復議申請,維持原有裁定,至2020年3月30繼續查封該處商鋪三年,且為終審裁定。

截止到2021年初,陳毅鋒案算是全部塵埃落定,所有財產全部充公。上面那唯一一處放在孩子名下,以備不時之需的產業也在查封之中,陳傢一傢不能再以此謀求利益。

2021年,朱業玲雖已經出獄,但也早已邁入老年階段,加之16年的牢獄生活,再翻不起大浪瞭。

而陳毅鋒仍舊還在服刑,等他出獄也已經是一個73歲的老人瞭,也出不瞭什麼幺蛾子!

但是,由這一商鋪“拉鋸戰”能看出,陳毅鋒夫妻作為父母其身不正,沒起到榜樣作用,沒有教育好孩子。大是大非面前沒有評判是非對錯的能力,企圖維護非法所得,孩子們的品性也可見一般。

結語

善惡到頭終有報,陳毅鋒極善的外衣下包裹著的是一副面目猙獰的樣貌,假的始終真不瞭,鶚心鸝舌之人總會路出馬腳。其心不真,其身不正,哪怕躲過一時,獲得的財富地位也是鏡中花水中月,不能長久。

參考文獻

[1] 黑老大當選全國扶貧狀元(J)《晚報文萃》 2004年第08期28-29

[2] 張國棟、豐雷、樊卿、陳學斌,深圳黑老大庭上自稱英雄 大呼“拉我出去槍斃”(報紙)·新聞人物;《南方都市》,2005年05月

[3] 孫薇、秦志勇、陳林德,濟困扶貧的驕子(報紙)·哲學與人文科學·人物傳記;《人民政協報》1_1

[4] 陳毅鋒 一腔熱血寄扶貧(J)·經濟與管理科學·農業經濟;《中國貧困地區》,1997年.06期28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13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77680.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