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自號“琴劍逍人”,與女弟子結婚隱居深山,現在過得怎麼樣?

  • 在〈男子自號“琴劍逍人”,與女弟子結婚隱居深山,現在過得怎麼樣?〉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6

“竹杖芒鞋輕勝馬,閑琴棄劍訪仙傢。談古論今明道義,傾心傾力隻為她”。

這首小詩,一直高掛在“琴劍逍人”吳一琴子博客主頁最顯眼的位置。吳一琴子說,他讓掛一輩子,因為正是有瞭那個“她”,自己才過上瞭宛如金庸武俠小說《神雕俠侶》中楊過和小龍女的故事。

這位自號“琴劍逍人”的吳一琴子,是一個特殊群體的一員。他們這個群體有著悠久的歷史,但又顯得有一絲的神秘。這個群體的名字叫“隱士”。

對於“隱士”,吳一琴子的理解是:不是所有居於鄉野山林的人都可稱為隱士,隻有那些保持獨立人格、追求思想自由、不委曲求全,並且真正出自內心想把自己融入自然的隱居者,才能被稱之為隱士。

我們現代人生活節奏很快,每天面對著冰冷的城市,緊張的住房,有毒的食品,漫天的霧霾,還有形形色色虛偽的人群,所以很多時候,不少人都會或多或少產生拋下凡塵俗世的喧囂,去追求內心返璞歸真的想法,對那些隱居於山林的隱士那種排除嘈雜,自由、不羈、自得其樂的逍遙生活感到非常羨慕——雖然絕大多數人都無法長時間的過著這樣的生活。

有不少普通人都喜歡旅遊,足跡踏遍瞭祖國的名山大川。在他們發佈的博客和短視頻裡,無不充滿瞭對生活在山林中的那些漁夫樵子的羨慕。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樣的生活過個三五天並不難,但要是一直堅持,那就不容易瞭。

但在志向是“繼道傢精神,傳劍膽琴心,求逍遙之境”的吳一琴子眼裡,這樣的生活就是人間仙境。他在自己的博客中形容這種生活是“無事心不空,有事心不亂,大事心不畏,小事心不慢。人生的悲歡離合,酸甜苦辣,皆系於心,心態若安好,自然日趨平和、寧靜,如開放的蓮花一樣自然,從容,不為誰開不為誰落。”

一、

吳一琴子原名吳小華,是廣西梧州蒙山縣人。這裡背靠大瑤山,是一個以農業為主、經濟不發達的山區小縣,在吳小華少年時,全縣仍有數萬農民沒有摘掉貧困的帽子。

雖然吳小華是個挺聰明的孩子,但卻生長在一個很貧窮的傢庭。他的父母都是老實人,既沒什麼文化,也沒什麼手藝,膽子也很小,隻知道守著傢裡一畝多薄田過生活,自然過得比較艱難。

吳小華傢有兄弟姐妹三個,他是老大。在上初中的時候,父親又得瞭哮喘病,傢庭的重擔就全部壓在母親一個人頭上。懂事的吳小華為瞭替父母分擔壓力,主動提出自己不念書瞭,要和村裡人外出打工,賺錢養傢。

雖然這時候的吳小華還沒有成年,但他外出打工的決心卻異常堅定,任誰都勸不回頭。1990年,14歲的吳小華購買瞭一張去往廣州的車票,獨自一個人背著行李來到瞭廣州。

由於沒有成年,吳小華的打工之旅並不順利。一些比較正規一點的工廠不敢雇他,而敢雇傭他的,都是一些招不到人的灰色企業。

好不容易,吳小華在珠海找到瞭一傢願意接收他的食品廠,開始的自己的打工生涯——老板的條件是,每個月包吃住,但工錢要押到年底才給。四處碰壁的吳小華,此時隻想能找到個收留自己的地方,於是便一口答應瞭。

由於他個子矮,力氣小,經常完不成任務,總是被老板呼來喝去地罵;廠裡的其他員工也經常欺負他。開飯的時候,吳小華是最後一個打飯的,經常輪到他打飯時,菜盆裡隻剩下一點菜湯瞭;和他同宿舍的兩個工人見他瘦小,便強迫他每天給自己洗衣服,吳小華不洗,就會挨揍。

吳小華在這傢食品廠堅持瞭大半年,本想著到年底總能掙幾個錢回傢,可是到瞭年底,這傢工廠因為生產的食品不合格,被工商部門責令停產整頓。當地的很多從這傢廠子進貨的商店紛紛上門退貨,老板見勢不妙,腳底抹油——溜瞭。

老板一跑,吳小華當然拿不到工錢瞭。當時還是九十年代初,市場經濟還不是很健全,吳小華也不知道上哪裡去找老板,更不知道“維權”這個詞。他隻好含淚收拾好行裝,離開瞭這個傷心地。

接下來的一年多時間,用吳小華後來的話來說,更像是“四處流浪”。直到有一天,他在深圳遇到瞭一個小偷,偷走瞭他在一傢飯店端瞭四個月盤子存下來的一百六十塊錢。

那天,吳小華找瞭個沒人的地方,痛哭瞭一個下午。哭完後天已經黑瞭,他摸摸口袋,還剩下瞭兩塊三毛錢。為瞭找一個晚上睡覺的地方,他走進瞭一傢私人開辦的錄像廳——在當時,隻要一塊錢,就可以在這種簡陋的錄像廳裡過夜瞭。

吳小華清楚的記得,他走進錄像廳時,裡面正在放映電影《木綿袈裟》。他沒有記住別的情節,隻記住瞭裡面於榮光飾演的祁天遠。電影中的祁天遠雖然是個反派,但武功瞭得,甚至整個少林寺裡都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吳小華當時就萌生瞭一個想法,要是自己會武當派的功夫就好瞭,看誰敢欺負自己!

有瞭這個念頭之後,吳小華仿佛看到瞭人生的方向和希望。在歷經千辛萬苦之後,他終於來到瞭武當山,見到瞭武當松溪派的宗師遊明生。

二、

當時的遊明生剛剛40出頭,他個子不高,身材清瘦卻很有精神。吳小華根本不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一位在中國武術界久負盛名的奇人。

遊明生師承人稱“吳道子”的吳興貴老師,經過吳興貴的傾心相授,遊明生的內傢拳術造詣極深,尤其擅長武當蛇形劍法,曾多次在國內武術大賽中榮獲金獎,是武當拳法研究會和中國武當拳國際聯盟授予的“武當武術功臣”,還多次應邀赴法國、新加坡等地講學。法國《黑帶》雜志、新加坡《武壇》雜志都曾對其作過連續報道。

遊明生生平擇徒極嚴,多年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拜在他的門下,可他一直不答應。也許是命運的安排,當瘦小的吳小華跪倒在他的面前,請求遊明生收自己為徒後,遊明生卻爽快地答應瞭。

後來面對記者的采訪,吳小華謙虛地說,並不是遊老師認為自己學武的天賦高,這一切可能就是緣分。

收下吳小華後,遊老師為他起瞭個道名“吳一琴子”。讓他感到欣慰的是,這個吳一琴子聰明過人,無論是習武還是修道,悟性都極高,很快在眾多武當弟子中脫穎而出。

遊明生除瞭武藝高強之外,還是位撫琴高手。他認為“琴者,心也”,琴是心的表達,是生命與思想的完美體現,這就是古人說的“指下掃盡炎囂,弦上恰存貞潔”。一直以來,他都想找一個能繼承自己琴藝和武藝於一身的弟子,可自己原來的弟子卻都是熱衷武當的武術,根本沒幾個對琴感興趣的,這也是遊明生一直以來的一個心結。

有瞭遊明生的傾囊傳授,吳一琴子的武功和琴藝,都得到瞭飛速的進步。

2008年遊明生坐化前,叮囑吳一琴子要下山遊歷一番,這樣才能開闊眼界,更好的發揚武當的道傢文化。遊明生仙逝後,吳一琴子也背起寶劍和長琴,開始瞭自己的遊歷生涯。

數年間,他的足跡遍佈五湖四海,也經歷瞭許多悲歡離合。

他曾在進藏途中遭遇車禍,同車的兩位朋友當場身亡,他也身負重傷;他也曾在遊歷時,寄存在出租屋內財物被盜賊一掃而光,包括幾把客戶重金定制的古琴,至今都沒有找到。

為瞭賠償客戶的損失,吳一琴子不得不將自己多年的積蓄全部拿瞭出來,東拼西湊方才解決瞭這件事。吳一琴子清楚地記得,在賠償完客戶的損失後,他又回到瞭少年時代一貧如洗的狀態。

三、

不過遊歷生活也不全是黑色的,最值得吳一琴子驕傲的,是他收瞭一個女徒弟,後來這個女徒弟又成瞭他的紅顏知己,最終兩人喜結連理,做瞭一對神仙眷侶。

這位女弟子名叫朱雙琴,比吳一琴子整整小十歲,1986年出生於湖北宜昌。和吳一琴子一樣,朱雙琴的傢庭也很貧窮,也是小小年紀便外出打工,做過服務員、推銷員,看盡瞭世間冷暖和世態炎涼。

朱雙琴是個內向的女孩,生活的壓力,讓這個女孩不堪重負,患上瞭輕度抑鬱癥。甚至有幾次,她都寫好瞭遺書,準備離開這個世界。

朱雙琴遇到吳一琴子的地方,是在她打工的武漢的江邊。那是一個夕陽燦爛的黃昏,她漫無目的地在江邊閑逛,剛好那天吳一琴子路過武漢,面對大江興致大發,在江邊席地而坐,將背上的琴置於雙腿,彈奏起瞭一首《漁樵問答》。

琴聲悠揚,一對漁父和樵夫在青山綠水間自得其樂的情趣,以及他們對追逐名利者的鄙棄,都通過琴聲飄蕩瞭起來。

朱雙琴聽得呆住瞭。她尋著琴聲望去,見到瞭吳一琴子。這一暼,就是一生。

在夕陽的餘光下,朱雙琴和吳一琴子攀談瞭起來。兩人驀地發現,原來對方都是“天涯淪落人”。

就在那天,吳一琴子收下瞭朱雙琴這個女弟子——因為她和自己有很多相同的遭遇,他想做一縷冬天的暖陽,去溫暖這個女孩。

兩人回到瞭武當。吳一琴子租下瞭一個農傢小院,朱雙琴則把這個小院整理得幹幹凈凈。兩人又在院子旁邊開辟瞭一塊小小的菜園,種上瞭蔬菜。吳一琴子還給這個地方取瞭個名字:“琴人谷”。

這個農傢小院不大,隻有4個房間。吳一琴子將其中的兩間留給自己和朱雙琴當臥室,把一間大點的房間佈置成瞭古色古香的客廳,另一個房間則作為兩人的廚房。兩人也做瞭分工:吳一琴子跟著當地村民學習養蜂,而朱雙琴則學習采集草藥。

兩個受過傷的人在一起相處瞭大半年,終於走到瞭一起,結為瞭夫妻。朱雙琴為吳一琴子生下瞭兩個活潑可愛的孩子,還陪著吳一琴子回瞭一趟老傢,去拜見瞭自己的婆婆。本來兩人是準備把老母親接過來一同生活的,但是由於吳一琴子母親習慣的故鄉,故土難離,這個想法才沒有實現。

四、

兩人結婚後,吳一琴子又收瞭幾名弟子,教他們學太極拳、劍術和琴藝。和師父遊明生一樣,吳一琴子擇徒也極嚴,如果他沒看上,哪怕你給再多的錢,吳一琴子也不會收你為徒。而朱雙琴則主要負責照顧師徒們的後勤工作,讓丈夫不用為柴米油鹽操心。夫婦倆夫唱婦隨,宛如一對神仙眷侶。

每天吃完晚飯,朱雙琴都會帶著一對孩子,和吳一琴子來到門外自己搭建的一座草亭中,吳一琴子將琴橫於膝上,彈奏起那首兩人初見時所彈的《漁樵問答》。

琴聲中,山之巍巍,水之洋洋,斧伐之丁丁,櫓聲之欸乃,隱隱現於指下。夕陽的餘輝照在兩人身上,吳一琴子總會在這時回首望著妻子,吟誦起自己做的那首詩:“仲春時下,新柳遂芽;草堂花發,雁歸竹榻;綴吾籬笆,點醒夕霞;拂劍攜雲,烹溪煮茶。要問神仙何處?就在《漁樵問答》”。

平靜的生活持續瞭幾年後,在2015年被幾名到武當山探險的驢友打破。他們發現瞭這一對隱居的夫妻,並為兩人拍攝瞭不少照片和視頻發佈到網上,兩人在不經意間,一夜成名瞭。

其實在古琴界,吳一琴子早已是大名鼎鼎,隻是這個圈子不大,很多人不知道他而已。 在成為“網紅”之後,無數人慕名而來,小小的“琴人谷”一時間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來的人中,有來探尋他們隱居生活的,有想跟吳一琴子學武術的,有想來學琴的,也有來找他們商業合作的。當然更多的人隻是來這個網紅的“琴人谷”打個卡,拍幾張照片發發朋友圈,或者拍段視頻上傳到短視頻平臺的。

讓吳一琴子始料不及的是,很多媒體的記者也聞風而至,想采訪在此隱居的一傢人。在他們的稿件中,把吳一琴子稱為“隱士”,吳一琴子對這個稱呼卻並不贊同。

2019年,吳一琴子在接受一傢大媒體采訪時曾糾正過,他說在外人眼裡,自己修道、烹茶、撫琴樣樣精通,依稀有古隱士之風,但是當他從不承認自己是隱士,他和妻子隻是喜歡山居生活,都是出於對都市生活的厭倦,純粹出於個體生命的另一種體驗,在此尋求精神的放松而已。他不是什麼“隱士”,更不是什麼“世外高人”,希望媒體站在公正、客觀的角度報道,免得許多青少年盲目跟風。

不過吳一琴子也承認,出名後,他確實賺到瞭一點錢。有很多大老板來找他定制古琴,也有不少喜愛武術的人和喜歡音樂的人想拜他為師,雖然他很少答應,但還是挑選瞭一部分有天賦的年輕人,傳授他們武當武術和古琴等技藝,這也為他帶來瞭一些額外的收入,可以解決兩個孩子的上學問題瞭。

從2016年到2019年底的三年多時間中,吳一琴子每年都會離開居住的“琴人谷”幾個月,在附近的城市開班教授學生。2020年之後,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他的培訓班已經停瞭兩年瞭。

這兩年裡,吳一琴子最值得自豪的一件事,是他為妻子朱雙琴制作瞭一具古琴。用吳一琴子的話說,這具桐木制作的琴是他這輩子的得意之作,無論是散音、按音和泛音,音色都很圓潤均勻有穿透力,高,中,低音均勻,手感也十分舒適,可以讓朱雙琴久彈不憊。

在這張琴上,吳一琴子刻下瞭帶有妻子名字的一首詩:“山遠含黛暮秋色, 菊雛羞玉雪霜遮。 簾下碧玉朱雙琴, 再得一曲閑雲鶴。”他說要把這首詩送給妻子,因為她和自己一樣,愛充滿詩情畫意的田園生活,更愛彼此。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1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77864.html
真情實感追到大結局,《誰是兇手》竟然爛尾瞭,爛得讓人咬牙切齒 歷史

真情實感追到大結局,《誰是兇手》竟然爛尾瞭,爛得讓人咬牙切齒

由趙麗穎、肖央、董子健等人領銜主演的懸疑刑偵網劇《誰是兇手》,成為瞭2021年的精彩好劇之一。在這部劇中,許多觀眾們get到瞭趙麗穎的演技,故事中的沈雨表面平靜,實則深藏不露,讓人驚喜。《誰是兇手》為...
沈陽悍匪孫德林覆滅記:12年劫害24人,被捕後前妻仍變賣傢產救他 歷史

沈陽悍匪孫德林覆滅記:12年劫害24人,被捕後前妻仍變賣傢產救他

1996年3月8日,是沈陽第一飼料廠發工資的日子。3月初的沈陽,天氣還很寒冷。早上8點30分,第一飼料廠的出納王璐、馮皎,在保衛幹部劉明忠的陪同下,乘坐廠裡的一輛面包車,來到銀行提款。幾人誰也不知道,...
9年前放棄“港大”56萬獎學金,退學考北大,後來怎樣瞭? 歷史

9年前放棄“港大”56萬獎學金,退學考北大,後來怎樣瞭?

這次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劉丁寧,她來自遼寧本溪,自小成績優異,熱愛體育、音樂,興趣也很廣泛,但是劉丁寧最最熱愛的要數國學。熱愛國學的劉丁寧,自小就有一個北大夢,她一直的願望就是,生活在...
1958年,毛主席的一句話,讓合肥成為安徽省省會不可動搖 歷史

1958年,毛主席的一句話,讓合肥成為安徽省省會不可動搖

自清朝建省至今,安徽省會經歷瞭多次變遷,是我國省會變動最大的省份之一。一、安徽有長江、淮河橫跨南北,自古歷史悠久、人才輩出,是一塊人傑地靈之地。1368年,安徽人朱元璋建立明朝,定都南京後,將南京附近...
2017年,72歲大爺發明逃生佈袋,20秒下30層樓,大大提升生存幾率 歷史

2017年,72歲大爺發明逃生佈袋,20秒下30層樓,大大提升生存幾率

引言早些年前,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許多人為瞭謀一個好的前程前往一線城市發展。由於大量人口流入城市,直接導致土地資源嚴重不足,為瞭解決這個問題,地產商決定增加房子的高度。由於高層建築擁有光線好、視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