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和賀子珍的6個子女:除五女李敏外,3個早夭,2個下落不明

  • 在〈毛澤東和賀子珍的6個子女:除五女李敏外,3個早夭,2個下落不明〉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7

毛澤東一生有10個子女,除眾所周知的毛岸英、毛岸青、李敏和李訥外,其餘6個子女或早夭或下落不明。而這6個孩子中,除毛岸龍是楊開慧所生外,其餘5個孩子皆為賀子珍所生。

長女毛金花:未滿月就被寄養,後來下落不明

1929年,在毛澤東指揮紅軍第二次攻克福建龍巖時,賀子珍在龍巖“愛華醫院”生下瞭與毛澤東的第一個孩子,是個女孩。

毛澤東很是喜歡這個女兒,這是他繼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之後,第一次喜得千金。

毛澤東為她取名“金花”,寓意像金色花朵一樣漂亮的女孩,同時也希望她今後的人生能像金色的花朵一樣璀璨奪目。

毛金花出生後,賀子珍和毛澤東沒能陪伴她長大,為瞭革命,為瞭中國人民解放事業,他們隻能忍痛與女兒分離。

當時,毛金花還未滿月,因為國民黨反動派調集重兵對毛澤東、朱德領導的紅四軍發起“圍剿”,鑒於敵人來勢洶洶,為避敵鋒芒,紅四軍前委決定進行戰略轉移,與敵人展開遊擊戰。

因為在打遊擊的過程中,我軍不但要時刻面臨著敵人的圍追堵截,還要時常面臨著前方無法預測的天氣和艱苦的生存環境,所以帶著未滿月的毛金花這實在是不方便,更是不安全。

於是,毛澤東和賀子珍隻能忍痛將毛金花托付給擁護紅軍且信得過的革命群眾暫時撫養,決定待革命勝利後再回來接她團聚。

臨別前夕,賀子珍很是不舍,淚水止不住地從眼眶中流下來,緊緊地抱著毛金花不願松手。

這時毛澤東便對賀子珍說:

“把孩子寄養出去,今天我們隻能這樣做。我們以後會回來的。等到革命勝利的那一天,我們一定會回到這裡再把她接回自己的身邊。”

毛澤東說的這樣,賀子珍心裡也明白。賀子珍不僅僅隻是一位母親,還是一位意志堅定的革命戰士,所以她沒有再說什麼,隱忍著心中的萬般不舍痛苦點瞭點頭。

無論多麼不舍,也無論時間過得多緩慢,分別的一天總會到來。

離別的那天,賀子珍眼含熱淚,滿臉的不舍之色,她細心地用被子包裹著還未滿月的毛金花,在鄧子恢的帶領下,將孩子抱到瞭事先聯系好的一位叫翁清河的42歲老鞋匠傢中。

將孩子交到這戶人傢的那一刻,賀子珍始終不願松開抱著毛金花的那雙手,離分別的時間越近,她的那雙手就抱得越緊,久久不願意松開。

最終,在鄧子恢等隨行人員的勸說下,賀子珍才戀戀不舍地將毛金花交到翁清河妻子手中,並把事先準備好的15塊銀元放到瞭翁清河手裡,說道:

“麻煩你把孩子撫養長大,日後我們會回來接她的。”

回到部隊後,賀子珍雖然很難過,但是她的內心深處卻依然保持著樂觀的態度,因為她深信紅軍一定會回來,這裡一定會被再次解放,所以日後一定能將女兒毛金花接回來。

任誰都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別會是毛澤東和賀子珍與女兒毛金花的永別,此生再不復相見。

1932年春,毛澤東率紅軍東路軍東征漳州。

4月10日,東路軍擊潰占據龍巖的國民黨反動派,再度攻克龍巖,隨即進駐龍巖。

賀子珍跟隨紅軍再次進駐龍巖後,因為忙於為紅軍籌措糧草,軍務纏身實在不便離開去找女兒,隨即委托毛澤東的弟弟毛澤民替自己去看望女兒毛金花。

之後,毛澤民在時任龍巖城區蘇維埃政府主席林明俊的帶領下,找到瞭翁清河的傢。

來到翁清河的傢中,毛澤民非但沒有如願看到自己的侄女毛金花,反而是得到瞭一個晴天霹靂的噩耗,翁清河告訴他:孩子已經不在人世瞭。

聽到這個噩耗,毛澤民一時不知該如何接受,呆呆站立,淚流滿面,他悲痛於自己的侄女還​沒有好好看看這個世界就離開人世,也不知道該如何告訴賀子珍這個根本無法承受的噩耗。

毛澤民明白這件事不能瞞,也瞞不瞭多久,最終還是決定告訴賀子珍實情。

毛澤民回到龍巖後並來到賀子珍的住所,他在門口猶豫瞭很久,心中一直在思量該如何告訴嫂子賀子珍侄女已經不在人世的這個噩耗。

思慮許久,毛澤民方才下定決心推開賀子珍住所的房門,向賀子珍如實告知瞭這件事。

乍一聽到這個悲痛的消息,賀子珍半天說不出話來,呆呆地坐在那裡,雙眼無神卻眼含熱淚,雖然她什麼話也沒說更沒有嚎啕大哭,但是誰都明白此時她的內心承受著怎樣的痛苦。

此時,承受著失女之痛的賀子珍,她不會想到是其實她的女兒毛金花並沒有離開人世,而是被翁清河送給瞭別人撫養並自此下落不明。

據後來翁清河的妻子林大姑交代:

“當時時局一紅一白,我夫妻倆害怕得很,便將這女孩轉給翁姑撫養。孩子脫手後,就不過問這件事瞭,孩子的下落至今不清楚。”

當時翁清河從賀子珍的手上接過毛金花後,因為害怕國民黨反動派占據龍巖後會因為查到有紅軍幹部的女兒在自己的傢裡,對自己不利,所以便把毛金花交給一個叫翁姑的婦女撫養。

交給翁姑後,翁清河為免引火燒身,便刻意地不去關註這件事,從此毛金花便下落不明。

很多人不明白,翁清河隻是害怕國民黨反動派會跟他算賬,才把毛金花交給別人撫養,那為什麼毛澤民來找毛金花的時候,他為什麼不如實告知,而是謊稱毛金花已經離開人世瞭呢?

翁清河害怕自己私自將毛金花送給別人撫養會得罪紅軍,也害怕自己收養紅軍幹部女兒的事情會讓國民黨反動派得知,從而引火燒身,所以翁清河才撒謊說毛金花已經不在人世。

翁清河把毛金花交給翁姑撫養後,毛金花之後的去向他也不知道。再之後,雖然得知是一個叫翁姑的人收養瞭毛金花,但因為找不到翁姑的原因,毛金花到底在哪裡也不得而知。

據後來組織調查:

在龍巖縣工商聯擔任幹事的楊月花很有可能就是失蹤幾十年的毛金花,但因為毛澤東和賀子珍直到逝世都沒有確定楊月花就是毛金花,所以楊月花到底是不是毛金花始終都是一個謎。

次子毛岸紅:長征開始前被寄養,身份撲朔迷離

1932年10月上旬,賀子珍在福建長汀福音醫院生下瞭一個男孩。

男孩出生時,毛澤東正在江西寧都參加蘇區中央局全體會議,消息傳來讓毛澤東十分高興,一掃此前的種種不快。

會議結束後,毛澤東當即從寧都趕往長汀,賀子珍產後第14天,毛澤東來到長汀福音醫院。

看到男孩的那一瞬間,毛澤東臉上浮現出瞭一種發自內心的燦爛笑容,他為男孩取名“岸紅”,期盼他能繼承紅軍戰士的革命意志,為中國人民解放事業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毛岸紅出生後,因為當時賀子珍患瞭瘧疾,為免影響到孩子的健康,醫生禁止賀子珍給孩子喂奶,後來毛澤東托人找來瞭一個奶媽。

奶媽是江西人,而江西人喜歡將小孩子叫做毛毛,“毛”恰好是毛岸紅的姓,於是毛澤東和賀子珍便給他取瞭一個乳名,叫“小毛毛”。

當時因為我黨面臨的革命形勢較穩定,因此毛澤東和賀子珍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可以陪在毛岸紅的身邊。

那時,毛澤東每天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抱著毛岸紅,又是親,又是摸,逗弄著他,與他開心玩耍。

然而,好景不長,在毛岸紅2歲多的時候,也就是1934年。

這一年,我黨面臨的革命形勢變得日益嚴峻起來,由於王明、博古拒不接受毛澤東的正確建議,在中央紅軍進行第五次反“圍剿”時,錯誤地推行冒險的進攻戰略,致使中央紅軍完全陷於被動之中,局勢越發不利。10月,我黨經慎重商議,決定長征。

長征途中,中央紅軍面臨的局勢很是危險,每位戰士隨時都有犧牲的可能,且為瞭應對國民黨反動派的圍追堵截,紅軍也需時刻做好轉移準備,所以毛澤東和賀子珍決定讓毛岸紅留在中央蘇區,把他托付給留守蘇區的毛澤東弟弟毛澤覃及其妻子也是賀子珍的妹妹賀怡照顧。

為瞭革命,為瞭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毛澤東和賀子珍再次被迫經歷骨肉分離之苦,將自己的孩子寄養。

好在,毛澤覃和賀怡都是毛澤東和賀子珍十分信任的人,所以毛澤東和賀子珍雖然很是不舍,但也沒有什麼不放心的,想著待革命形勢穩定後,再接回他。

隨後,毛澤東和賀子珍便毅然踏上瞭長征路。

然而,這一別就如同於長女毛金花那一別一樣,一別就是永別。

中央紅軍開始長征後,瑞金和中央蘇區相繼被國民黨反動派占領,留守蘇區的毛澤覃所面臨的局勢愈發危險起來,時刻需要做好與國民黨反動派發生戰鬥的準備。

為瞭毛岸紅安全考慮,毛澤覃委托警衛員秘密將毛岸紅送到瑞金鄉下一個擁護紅軍並絕對信得過的革命群眾傢中。為免消息泄露,毛澤覃沒有把毛岸紅的行蹤告訴身邊的任何人。

然而不幸的是,1935年4月26日,毛澤覃部在江西瑞金紅林山區被國民黨反動派包圍,為掩護戰士沖出包圍圈,毛澤覃壯烈犧牲,時年29歲。

毛澤覃犧牲後,毛岸紅的行蹤也就成為瞭一個謎。

毛岸紅到底去瞭哪裡?沒人知道。

據後來組織調查:一個叫朱道來的人被懷疑很有可能就是失蹤的毛岸紅。

1953年,江西省省長邵式平接到黨組織指示和賀子珍的委托,指派江西省民政廳優撫處幹部王傢珍前往瑞金尋找失蹤二十餘年的毛岸紅。

王傢珍經不懈努力,在葉坪鄉一個叫朱坊村的地方找到一個疑似毛岸紅的人,他叫朱道來。

朱道來的養父朱盛苔向王傢珍說他是自己在1934年農歷九月底從2個紅軍的手中收養的,紅軍跟他說這個孩子的父親是一位紅軍高級幹部,因為紅軍要轉移的關系,所以將孩子托付。

紅軍小孩來到朱盛苔傢後,為瞭紅軍小孩的安全,朱盛苔將紅軍小孩取名“朱道來”。

時間、地點和送他來的人的身份,種種證據都在表明朱道來很有可能就是毛岸紅。

正當王傢珍準備進一步確認朱道來的身份時,朱盛苔卻告訴瞭他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早在兩個多月前,革命烈士霍步青遺孀朱月倩找到他傢,帶來南京空軍司令部的介紹信,說朱道來是她和霍步青的孩子,之後他便跟著朱月倩回到瞭南京。

聽到朱道來已經被朱月倩認親,心中頓時有些失落,但仍抱有一絲希望。

王傢珍讓朱盛苔拿來瞭一張朱道來最近的照片,看到照片的一剎那,王傢珍頓時有些失神,朱道來與毛澤東頗有些相似,無論是額頭,還是臉部都與毛澤東頗為神似。

因為這張照片,王傢珍決定將此事向邵式平作出匯報,把前因後果寫成詳細報告連同照片一起交給邵式平。

邵式平看到照片和報告後,深感事情重大,立即將這些資料送往中組部。

中組部收到這些資料後,又將其轉交賀子珍。

賀子珍看到那張照片後,也覺得跟小時候的毛岸紅長得有些相似,於是便向中組部請求能讓朱道來親自來上海一趟,親自確認。

中組部經內部討論,同意將朱道來接到上海,交由賀子珍親自辨認。

1953年6月,朱道來在王傢珍的帶領下,和養母黃月英來到瞭賀子珍在上海的住所。

看到朱道來的第一眼,賀子珍便從他的身上看到瞭毛岸紅小時候的影子,而後經過進一步​調查,朱道來是毛岸紅的可能性越來越高。

然而,也就是在這時,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瞭。

在朱道來到北京進一步確認身份時,朱月倩趕到北京,向組織陳述朱道來是她和霍步青的兒子霍小青,不是毛澤東和賀子珍的兒子毛岸紅。

後來,毛澤東為瞭不同時傷害到賀子珍和朱月倩兩位母親的心,站出來說道:

“不管他是誰的孩子,都是革命的後代,就把他交給人民,交給組織吧!”

之後,朱道來留在瞭北京,交由中組部副部長帥孟奇照顧。

數年後,朱道來從清華大學畢業,畢業後被分配到瞭國防科研單位從事科研工作。

朱道來到底是不是毛岸紅,現在已無從得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不管是否是賀子珍的兒子毛岸紅,還是朱月倩的兒子霍小青,他是革命的後代,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三子:早產的男嬰未能存活

長征途中,賀子珍生下瞭第三個孩子,是個男孩,這個男孩是由後來的開國中將傅連暲親自接生的。讓人悲痛的是,男孩出生沒多久,因早產的緣故,再加上營養不良,不幸早夭。

四女:長征中降生的女嬰,因病早夭

1935年,紅軍二渡赤水河前後,賀子珍在行軍途中生下瞭一個女嬰。

那是在一個下午,賀子珍所在的紅軍休養連來到貴州白苗族的一個村莊,當部隊準備翻過一座山峰時,賀子珍的肚子突然痛瞭起來。

休養連連長侯政一聽賀子珍肚子痛起來,便知道她的預產期到瞭,於是趕緊在路邊找瞭一間房子做產房,讓連裡的醫生和護士留下來為她接生。

因為後方有敵人緊追不舍,所以休養連其餘戰士則繼續前進。

說起賀子珍的生產,過程可謂是一波三折,萬分驚險。

在賀子珍生產之際,殿後的隊伍突然傳來消息,說敵人正從後面追趕過來,必須要在下午四時前翻過山去,不然敵人就有可能追上來,到時就會很危險。

時間緊迫,再加上產房很是簡陋,房間內除瞭一個擔架再無他物,所以當賀子珍千辛萬苦生下孩子後,來不及休息,更來不及進行產後清理,醫生便連忙讓戰士趕緊抬著她撤退。

女孩出生沒多久,賀子珍還沒有好好看看自己的孩子,更沒來得及給她取名字,便因前方兇險未知的緣故,迫不得已隻能將剛剛出生的女兒交給當地老鄉撫養。

將女兒送走前,賀子珍因為剛剛生產無比虛弱,看到孩子要走,她強撐著身體看瞭最後一眼,並將身上僅有的4塊銀元交給將孩子護送到當地老鄉的戰士手中,告訴他:

“把這幾塊錢帶上,交給老鄉撫養孩子用,幫我好好謝謝他們。”

女孩臨走前,陪同賀子珍左右的錢希均對賀子珍說:

“你趕快給孩子起個名字吧,或者留下個什麼東西,日後好相認。”

這時,賀子珍卻搖搖頭,堅定地說:

“不用瞭。革命的後代,就讓她留在人民當中吧!孩子將來要是參加革命,我們日後可能相見;如果不參加革命,就讓她留在人民中間,做個老百姓吧!”

這個被送養的女孩後來​去瞭​哪裡?

新中國成立後,古藺縣黨史工作人員經過考證,對這個女孩之後的去向和結局有瞭一個較為準確的說法:

當時,這個女孩被送到瞭白沙場口附近一個叫張二婆的傢中,張二婆傢中隻有一個15歲的外孫女,兩婆孫相依為命。

張二婆非常善良,且富有同情心,一聽到女孩是紅軍的後代,她沒有任何猶豫,更未曾有過半點考慮,當即表示願意收養這個女孩。

收養女孩時,張二婆問女孩叫什麼名字,送她來的紅軍戰士說姓“王”,於是張二婆便給女孩取名“王秀英”。

對待王秀英,善良的張二婆可以說是無微不至,視為己出,因為張二婆傢中沒有剛生下孩子的婦女,而王秀英又是嗷嗷待哺的小嬰兒,為瞭讓王秀英能夠健康成才,張二婆背著她去向村裡四處找母乳喝,見到有奶的婦女,便苦苦哀求能幫忙稍稍喂養下王秀英。

如果找不到母乳喝,張二婆便將傢裡僅剩不多的錢拿出來給王秀英買些大米、白糖等補充營養。傢裡雖然窮,但是張二婆和外孫女寧願自己吃野菜,也要讓王秀英吃一頓好的。

然而,張二婆雖然如此無微不至地照顧著王秀英,可不幸的事情還是發生瞭。

僅僅隻是過去三個月,未滿1歲的王秀英就因身上長毒瘤醫治不愈而亡。

六子廖瓦:出生在莫斯科,因肺炎早夭

1938年,賀子珍在莫斯科生下瞭第六個孩子,是個男孩,名叫廖瓦。

因為在蘇聯孤身一人,加之也需要學習的關系,廖瓦滿月後,賀子珍便將孩子送進嬰兒室,自己則進入東方大學學習。

不幸的是,廖瓦在十個月大的時候,因為嬰兒室醫療條件非常差,廖瓦由普通感冒轉為肺炎,嬰兒​室​未及時將其送醫而夭折。

賀子珍與毛澤東生有三子三女,長女毛金花、次子毛岸紅、三子、四女、五女李敏、六子廖瓦,6個孩子除李敏至今在世,剩餘5個孩子或早夭或下落不明。

其中三子、四女和六子廖瓦早夭,長女毛金花和次子毛岸紅下落不明,至今未找到。

6個孩子隻有五女李敏陪伴在賀子珍左右,賀子珍所承受的痛苦不言而喻。

“我們幹革命是為瞭造福下一代,而當時為瞭革命,又不得不丟下自己的下一代。”

在那個革命年代,許多革命功臣為瞭中國人民解放事業隻得忍痛丟下自己的下一代,投身到革命的洪流當中,為瞭國傢和民族的未來拋頭顱灑熱血,奉獻出自己的全部。他們可能隻見過孩子一面便直到晚年才與孩子重逢,甚至可能連孩子一面都沒有見到就永遠失去瞭孩子。

他們為新中國的繁榮昌盛付出,也失去瞭很多,他們的功績必將被中華兒女所永世銘記。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1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77866.html
清軍入關揚州後曾十日不封刀,屠城80萬人,史可法用行動表達信仰 歷史

清軍入關揚州後曾十日不封刀,屠城80萬人,史可法用行動表達信仰

一、 揚州曾是個好地方“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揚州曾經是詩人的搖籃,富商的溫床,美景的代名詞。從漢代開始,憑借著得天獨厚的航海資源,杭州一舉成為東南中心城市,隋朝時期,一條京杭大運河更是打...
乾隆賞賜兩名武將,一個要美人一個啥也不要,二人下場截然不同 歷史

乾隆賞賜兩名武將,一個要美人一個啥也不要,二人下場截然不同

古人雲,伴君如伴虎。君心莫測,自古有多少忠勇雙全的臣子們死在瞭帝王心術之下呢?行將差錯,便是人頭落地。能在帝王手下建功立業,還能善始善終的臣子,大多有一套極為明智的處世哲學。在乾隆年間,曾經爆發過一場...
《京華煙雲》阿非願意娶紅玉,為何她還選擇跳河,答案卻是三個字 歷史

《京華煙雲》阿非願意娶紅玉,為何她還選擇跳河,答案卻是三個字

林語堂老先生的《京華煙雲》,是為瞭致敬《紅樓夢》而創作,要說這其中諸多人物,唯獨馮紅玉最貼近《紅樓夢》原著。《京華煙雲》中的馮紅玉致敬的角色是林黛玉。紅玉同黛玉一樣,飽讀詩書,思慮頗深,也體弱多病。紅...
美國老兵時隔47年發現有個越南女兒,如今團聚稱會彌補遺憾 歷史

美國老兵時隔47年發現有個越南女兒,如今團聚稱會彌補遺憾

在美國的新墨西哥州卡爾斯巴德市,有一個70多歲的退伍老兵,他曾經參加過越南戰爭。但他並不知道自己在越南竟然還有一個女兒!正是女兒堅持不懈地尋找父親,才使得47年之後,這對父女重新團聚。他們的相認、團聚...
女大學生朱力亞,被黑人男友感染艾滋病:我不後悔,依然愛他 歷史

女大學生朱力亞,被黑人男友感染艾滋病:我不後悔,依然愛他

引言眾所周知,艾滋病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疾病,一旦被感染艾滋病,那麼就等於這個人被宣判死刑瞭。在如今這個復雜的社會中,大學生群體感染艾滋病的概率相對較高。其中本文的女主人公朱力亞就是在大學期間被感染瞭艾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