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力十足!趙少康1994年參選臺北市長:左批陳水扁,右罵李登輝

  • 在〈戰力十足!趙少康1994年參選臺北市長:左批陳水扁,右罵李登輝〉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47

2021年2月8日,臺灣資深媒體人趙少康在接受媒體專訪表示,他將爭取代表國民黨參加2024年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希望促成兩岸和平,島內兩大黨和解。

趙少康表示,現在民進黨一黨獨大,越來越囂張,越來越獨大,越來越無法無天。他回國民黨後,當不當國民黨主席並不重要,隻是希望為兩岸和平做一點事。

國民黨秘書長李乾龍表示,趙少康一直以來都支持國民黨,看到民進黨一黨獨大後,國民黨內有很多人勸趙少康“重回政壇”。

至於趙少康是否能競選黨主席,要等他恢復黨籍滿一年後才能獲得資格。

不過李乾龍也表示,國民黨內對於參選地方縣市長並無限制性的規定,暗示趙少康有可能在地方縣市長選舉中,代表國民黨參選。

如果趙少康真的參加臺灣島內的地方縣市長選舉,那也意味著這是趙少康在1994年在代表新黨參選臺北市市長選舉中,敗給當時代表民進黨出征的陳水扁之後並退出臺灣政壇二十八年後,這位曾經的國民黨“政治金童”又殺回來瞭。

一、

趙少康曾被譽為國民黨的“政治金童”,曾三度高票當選臺北市議員。1993年,趙與國民黨分道揚鑣,主導成立瞭新黨。

1994年與陳水扁同臺競選臺北市市長落敗後,趙開始擔任臺灣飛碟電臺董事長,成為臺灣最具影響的政治評論節目主持人。

作為臺灣地區的資深媒體人,趙少康對臺灣政局、社情民意有過深入的研究,加上天生的一付好口才,所以他的政治評論節目風格詼諧卻又入木三分,在島內擁有很多粉絲。

粉絲們把他與李敖、陳文茜並列,稱為臺灣三大名嘴。

這三個人的政治評論節目風格各異,有人說如果說李敖像把鋒芒畢露的匕首,那麼趙少康就是一根專打悶棍的棍子。

趙少康在大陸的知名度不如李敖,但在島內卻是一個傢喻戶曉的人物,尤其是上世紀九十年代,他的“政治鬥士”的形象,至今仍被臺灣人民津津樂道。

趙少康1950 年出生於臺灣基隆一個中產階級傢庭,臺灣大學畢業後又在美國獲得瞭碩士學位。

年輕時代的趙少康熱心政治,1978 年返臺後便加入瞭國民黨,曾任國民黨中央文工會副主任、“環保署”署長等職,並順利當選臺北市議員。

1986年,趙少康以“增額立委”身份進入“立法院”後,要求臺灣當局結束“三不政策”,開放公教人員赴大陸探親及兩岸經貿活動,並提議設置反貪污專責機構。

他的這些主張,得到瞭民眾的擁護,所以在接下來的1992 年臺灣“立法委員”選舉中,趙少康在臺北選區得到瞭20 多萬張選票,創下臺灣歷史上“立法委員”選舉得票的最高紀錄,至今仍無人能破。

在當時,趙少康赫然已成為泛藍陣營最有人氣的政治明星。

1993 年,因與李登輝政見不合,趙少康脫離國民黨自組新黨,提出瞭反對“臺獨”、主張統一、反對“黑金”的政治理念,向臺灣老百姓承諾要做“普通百姓的代言人”。

新黨旗幟鮮明地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反對"臺獨",承認"九二共識",主張發展兩岸關系,是反對"臺獨"分裂的的一股堅定力量。

加上其反對腐敗的政治訴求順應瞭當時島內的民意,所以新黨很快就成為臺灣政壇的第三勢力。

新黨在宣言中明確提出,“認同國父孫中山先生的理想,追求民族統一、政治民主、民生均富的目標”,並提出瞭“和統保臺”的政治理念,即“和平是基礎、發展是過程、統一是目的”三個方面。

二、

趙少康作為新黨創始人之一,始終堅持自己的政治理想,不與李登輝妥協,是臺灣為數不多的始終如一的政治精英。

趙少康一直認為兩岸同屬中華兒女,雙方都經歷過被列強侵略的苦難歷程,更應該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局面。兩岸中華兒女互相傷害隻會讓親者痛仇者快,也辜負瞭為瞭中華民族舍身就義的革命先烈們。

隻有和平,才最符合兩岸人民的根本利益。一旦爆戰爭,最大的受害者都是普通老百姓。隻有在和平的基礎上,臺灣才可以得到更好的發展。

1994 年,趙少康代表新黨,與陳水扁角逐臺北市長一職,雖然沒能打敗陳水扁,但他仍然得到瞭30.17%的選票,超過瞭得票率僅有25.89%的國民黨籍候選人黃大洲近五個百分點,陳水扁也稱其為“可敬可怕的對手”。

在那次選舉中,趙少康主打“中華民國”保衛戰這張牌,將市長選舉拉高到“國傢認同”層級。

在選舉前的民調中,趙少康與陳水扁的民調差距極為接近,互有輸贏,隻可惜在最後關頭敗給瞭陳水扁。

從選民結構和歷次選舉結果可以明顯看出,臺北市長選舉一直是藍綠對決,對新黨這樣的第三勢力來說,可供發揮的空間極為有限。

以最近5次市長選舉為例,國民黨候選人得票最高為2002年馬英九連任時的64.11%,最低則是1994年的黃大洲,僅有25.89%;而民進黨得票最高為1998年陳水扁的45.91%,最低則為2002年李應元的35.89%,可見臺北市長選舉,基本上是藍、綠兩大陣營相爭的格局。

1994年的臺北市市長選舉,是臺北市改為“直轄市”以來的第一次市長選舉,因此特別引人註目。

20世紀90年代初,臺北進行瞭多項重大工程,最重要一項工程,是簡稱“捷運”的大眾快捷運輸系統的建設。

捷運工程包括瞭地面、地下、高架三種,幾乎是同時在施工。

所以當時的臺北簡直就像一個大工地,為瞭配合“捷運”系統的建設,地下被挖得一塌糊塗,馬路上也到處鋪滿瞭鋼板,給臺北的交通帶來瞭極大的不便。

城市建設雖然是好事,可這種遍佈全城的大工程,也給那幾年本就湧堵的臺北交通造成瞭一定的影響。

那幾年臺北市的塞車問題特別嚴重,再加上捷運弊案連連,市民對市政的滿意度跌到瞭最低點,對當時的臺北市長、國民黨籍的黃大洲也是怨聲載道。

當時最有可能贏得選舉的三個候選人是國民黨的黃大洲,新黨的趙少康,以及民進黨的陳水扁。

當時國民黨內就有人反對黃大洲出來競選臺北市長,認為李登輝讓他出來選是為瞭要搞垮國民黨——因為黃大洲當時的滿意度實在有些慘。 

李登輝主政的前幾年,因其在黨內缺乏權力基礎,又受到來自國民黨內"非主流派"的牽制,於是轉向尋求民間社會和反對勢力的支持。民進黨正好為李氏提供瞭這個機會。

1990年3月16日,民進黨主席黃信介在遞交"解散國代"抗議書的過程中,被憲兵從"總統府"門前架走。

此事引發瞭臺灣政壇的一場混亂,李登輝便順水推舟地承諾:在近期內召開跨黨派的"國是會議"。

1990年6月28日,李登輝操縱的"國是會議"召開。

在這次會議上、李登輝基本上達到瞭與反對勢力結成同盟、把民間的力量引入政治改革過程的目的。

在"憲政改革"方面,國民黨和民進黨達成瞭 "總統民選"、"省長民選"、"終止動員裁亂時期和廢除臨時條款"、"資深中央民代盡速退職"、"憲法應予修訂"等共識。

隨著第二屆"國代"和"立委"的選出、資深"中央民代"退出瞭臺灣的政治舞臺。

李登輝這麼做,完全是為瞭加快瞭推動"臺獨"的步伐,並打擊政敵宋楚瑜。在李登輝的操縱下,"國民大會"完成第四次"修憲",通過瞭"凍省"的決議,導致國民黨走向分裂,致使陳水扁漁翁得利。

驅動李登輝做出這些動作的原因,並非出於他的"民主信念", 而是可以讓他在同國民黨內"非主流派"的爭鬥中處於有利地位,有助於合法化和擴張其個人的權力和權威,以及實現其"臺獨"理念。

李氏認為,讓民進黨在臺灣壯大, 不僅無損於他的權力地位,反而可以增強他和黨內"非主流派"鬥爭的實力,同時還可以"民意" 支持為後盾,加大同中國大陸討價還價的籌碼,進而阻礙國共兩黨政治談判和兩岸統一。

這正是李登輝極力推動"憲政改革"或民主化的深層目的,也是造成現階段兩岸關系緊張和臺灣經濟政治面臨困境的根源。

三、

對於李登輝的這些伎倆,趙少康看得十分清楚。他在臺北市長選舉失利後,曾炮轟過李登輝“人格卑劣”,指出“李登輝留給世人的是毫無誠信、陰刻奸詐的形象。

李脊輝想的是"臺獨",說的卻相反,卻竟然還要抱怨外界對他講瞭一百三十餘次"統一"不予置信,豈不令人覺得寒心?”

趙少康還炮轟李登輝“私心自用”,說“孫中山先生以"天下為公"贏得世人歷久彌股的敬仰,李登輝正好相反。

他一再表示退休後要到山地當傳教士,然而卻無時無刻不想著保住權力,甚至以"國代延任案"的毀憲方式,為自己繼續弄權鋪路。

說穿瞭,無非是怕自己的狗屁倒灶事有可能會被清算,所以不消滅國民黨、親民黨,他死不瞑目。”

趙少康還把李登輝稱為"麻煩的制造者",李登輝把陳水扁拉在身邊,是把陳水扁作為得遂私欲的工具。並指出:“兩岸關系如欲展露曙光,必先從陳水扁擺脫李登輝的陰影始,豈有他哉!”

對於陳水扁,趙少康也沒有放過。在競選前的辯論中,趙少康以一篇《三級貧困之子陳水扁如何發》炮轟陳水扁,稱“陳水扁說他任內不會戒嚴,我還是不相信他,這人說話變來變去,唯一不變的就是他的變,他不是說過:“變、變、變,時代正在改變”嗎?隻要形勢一改,什麼不可變?最後如果各地”選情“吃緊,民調遙遙落後,什麼瘋狂的事做不出來?”

輸給陳水扁後,趙少康從臺灣政治舞臺退出,成瞭一名媒體經營者。

對於這個選擇,他解釋說 :“我覺得搞政治跟搞媒體有很多相關,就是說它要成功的條件其實都一樣。你搞政治,你必須要對民意非常瞭解,你對整個社會非常關懷,你要敢講話,你要有正義感,你要有好的表達能力。

一個媒體要成功,它也必須要能夠反映聽眾、觀眾的心聲,它也必須要言之有物。所以從政治跨到媒體來我覺得還蠻自然的。”

趙少康主持的《新聞駭客》,曾是臺灣數深受觀眾喜愛的政治評論節目。在這個節目裡,趙少康沒少調侃和批判陳水扁,搞得阿扁很難受。

趙少康還曾在節目中預言:“十年、二十年後,陳水扁一定是輸傢”,果然被他說中瞭。

2008 年,陳水扁傢族貪腐弊案發,陳水扁因此鋃鐺入獄,要不是2015年1月被批準保外就醫,恐怕這輩子都要在牢中度過瞭。

2005 年起,趙少康在鳳凰衛視主持瞭一檔新聞評論節目《新聞駭客趙少康》。

在這個舞臺上,他以他獨有的銳利冷靜的思維,以無所顧忌而又犀利的言論,評點臺灣政治、社會、經濟,讓觀眾能更好的全方位、深度地瞭解臺灣。

鳳凰衛視對這個節目的評價是:“要精確掌握臺灣分分秒秒的政治脈動,除瞭趙少康,您找不到別人 !”

四、

對於當年的那次敗選,趙少康一直耿耿於懷。

2009年2月,在鳳凰衛視的《駭客趙少康》節目中,趙少康對著臺灣著名時事評論員尹乃菁回憶起陳水扁的從政三十歷史,分析出身“三級貧戶”的陳水扁如何攀到權力最高峰。

最後又是怎樣深陷牢獄時,趙少康忿忿不平地說:“當年要是黃大洲讓我的話,或者他退選,我就贏瞭,陳水扁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瞭,不會禍害臺灣瞭!”

至於怎麼評論陳水扁上臺後的所作所為,趙少康的批評也一點也不客氣:“陳水扁得到權利之後,他所做的事情,我覺得比在國民黨時期的時候,國民黨當政的時候有過之而無不及,更法西斯。”

在節目中,趙少康是這樣總結陳水扁這個人的:“我覺得政治人物,有機會就幫“國傢”服務,沒機會就做自己的事情很好啊,自己自由自在海闊天空,幹嘛一定要搭那個位子呢?

可是就因為他是所謂“三級貧戶”之子,從小就覺得說我非要當一個官,我非要出人頭地,我非要賺錢,我非要踩在人頭上,他那是個動力。他也沒有什麼素養,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信仰。”

近年來,趙少康一直在為推動兩岸交流而積極奔走。民進黨掌權後,一些“臺獨”分子公然在臺灣各大媒體散播“臺獨”言論,誤導臺灣民眾,離間兩岸同胞的情感,讓趙少康心痛不已。

他表示自己一定要積極反擊“臺獨”言論,揭露“臺獨”謊言,同“臺獨”分子開戰,向臺灣年輕一代傳播正確的歷史事實。

據中國青年網2月8日報道,在之前幾天的《誰來feat趙少康》節目中,趙少康提出瞭一個問題:“如果臺海爆發戰爭,美國到時候會派兵嗎?”

趙少康用極為肯定的語氣告訴觀眾:美國不會!美國的支持方式會是“來買我無限的武器”,而臺灣最終的結果則是“破產”。

在其他節目中,趙少康多次指出蔡英文是搞“臺獨”的機會主義者。

比如民進黨一直欺騙臺灣省一些不明真相的年輕人,說民進黨向美國采購武器是擔心臺灣的“精準武器”不足。

對民進黨的這個說法,趙少康給予瞭痛批:“和大陸相比當然不足,這並不需要說明,這隻是(民進黨)想進行軍購的借口。”

據《海峽導報》新媒體報道 ,前天,也就是3月25日趙少康在臺中舉辦的“聽友見面會”上,數百名支持者打出標語,力挺趙少康參選2024年的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現場“凍蒜(當選)聲”此起彼落。

更有粉絲建議趙少康與郭臺銘合作參選,一定可以擊敗綠營。趙少康則回應現在距2024年還早,自己會一步一步來看。

如果國民黨候選人有比他好,且當選機率大,當然一定全力抬轎;如果沒有,那他就當仁不讓。

參考資料:

趙少康:《三級貧困之子陳水扁如何發跡》

李 立:《趙少康 :從“政治金童”到臺灣名嘴》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3月2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89638.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