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英:嫁妝排滿十條街,懷11胎生9子,臨終看透丈夫,留一句預言

  • 在〈陸英:嫁妝排滿十條街,懷11胎生9子,臨終看透丈夫,留一句預言〉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8

蘇州城中水如巷,是一條一點也不起眼的不足百米的普通小弄堂。

可自從1911年這個小弄堂裡搬來瞭一傢姓張的安徽人之後,這條巷子從此不同尋常,成瞭蘇州不少名流和青年才俊爭相拜訪和聚集的一處寶地。

“花香自引蝶”,引起這些名流和青年才俊興趣的,是這傢人的四個女兒。

數十年之後,當年也住在這條巷子裡的著名教育傢葉聖陶還對這四位女子記憶猶新:“張傢的4個姐妹都有專長, 個個都有出息,誰娶瞭她們都會幸福一輩子。張老先生教育子女很有見地,也很有辦法!”

葉聖陶口中的這張傢四姐妹,分別叫作張元和、張允和、張兆和、張充和,她們又被稱為“張傢四才女”。

後來四姐妹分別嫁給瞭中國現代著名昆曲小生顧傳玠、語言學傢周有光、文學傢沈從文、德裔美國籍漢學傢傅漢思。一門四女都嫁給瞭知名人物,實屬罕見,堪稱傳奇,所以葉聖陶先生在半個世紀後仍然對這四姐妹記憶猶新。

一、

張傢四姐妹的父親名叫張冀牖,出生在合肥的一個大傢族。張冀牖的祖父張樹生是李鴻章手下的得力幹將,擔任過兩廣總督、直隸總督等要職。

張樹聲同時又是個儒將。他在帶兵打仗之餘,愛好人文史跡,對於昆曲也是情有獨鐘。張冀牖自小就深受祖父影響,鐘愛中華傳統文化,尤其喜愛收藏書籍。

1906年,17歲的張冀牖迎娶瞭他早在十歲時就已定下的新娘——21歲的揚州鹽商之女陸英。

陸英的父親陸靜溪,原籍合肥,與張傢算得上是老鄉,他的夫人則是李鴻章的侄女。這位揚州有名的鹽商,傢有萬貫傢財,其富有程度超乎想象。

陸靜溪很疼愛陸英這個女兒,每次出門看戲的時候總會帶著陸英。聰明的陸英從小便邊看邊學,很快便學會瞭很多出戲。

長大後,陸英出落得眉清目秀,兼之聰慧瞭得,所以陸靜溪對陸英這個女兒的婚事十分慎重,為女兒挑選夫婿時也是左挑右選,最後選中瞭張冀牖這個乘龍快婿。

張冀牖和陸英的婚禮,轟動瞭當時的合肥城——因為這場婚禮實在是太奢華瞭。光是陸英的送嫁隊伍,便沿著合肥四牌樓一直延伸到龍門巷,迤邐瞭十裡長街。

陸英的嫁妝更是應有盡有,大到紫檀傢具,小到掃帚簸箕,都掛滿瞭銀飾。光是陸英陪嫁的梳妝盒便有四十隻之多,裡面各種翡翠寶玉和金銀首飾更是不計其數。

張冀牖掀開新娘子蓋頭時,參加婚禮的人群中不由得發出一陣陣驚嘆:新娘子太漂亮瞭!

在人們“白頭偕老”、“早生貴子”的祝福聲中,張冀牖似乎聽到人群中有位老太太小聲地和旁邊人嘟啷瞭一句“新娘子太漂亮瞭,會不長壽的”,但他又怎麼在意?沒想到多年以後,老太太的話竟一語中的。

二、

陸英不僅美麗,且聰明能幹、忠厚善良。婚後她給張冀牗生育瞭4個女兒、5個兒子。他們分別是女兒張元和、張允和、張兆和、張充和;兒子張宗和、張寅和、張定和、張宇和、張寰和。

最高峰時,張傢有近40人一起生活。陸英既要管傢務,又要管田租賬目,還要教育子女,卻能把這個大傢庭打理得井井有條。

有瞭孩子後,張傢便請來瞭幾個保姆照顧孩子。陸英根據每個保姆的特長,進行瞭有針對性的分工:朱姓保姆對孩子管教嚴格,陸英便讓她每天監督孩子們讀書;劉姓保姆心靈手巧,便由她給幾個女兒梳妝打扮;

林姓保姆擅長烹飪,負責孩子們的一日三餐;高保姆情商高,陸英便請她管傢庭的人情交往。就這樣,陸英把傢裡的各種事處理得妥妥帖帖。

陸英是個戲迷,常帶著女兒們上戲院看戲。孩子們耳濡目染,漸漸也成瞭小戲迷。在她的影響下,張傢四姐妹個個蘭心蕙質、才華橫溢,被稱為“最後的大傢閨秀”。 

張傢是書香世傢,讀書風氣濃厚。與當時很多大傢族不同,張傢對傭人的文化水平要求很高,傢中常年刮起"全員學習"的風潮。

陸英鼓勵所有保姆和傭人認字讀書,為瞭方便這些下人們學習文化,她自制瞭許多小木板,上面是一些常用字,每天早上保姆們給陸英和孩子們梳頭時,可以借擺在梳妝臺上的這些小木板學認字。等頭梳完,字也認識瞭。

陸英還經常組織女兒的保姆相互比賽,學得好的保姆會有一定的獎勵,而這個保姆照顧的孩子也會得到表揚。

為此,孩子們都當起瞭小先生,暗自給自己的保姆"開小灶"。

在如此風氣之下,保姆們完成分內活計後,總會自覺地學習文化。很多在張傢幹瞭幾年的保姆和傭人都可以自己寫傢書,閱讀《西遊記》、《三國演義》等白話小說。

張冀牖雖然生於鐘鳴鼎食之傢,但在讀書上,和妻子有著一樣的看法和愛好。那時的官宦人傢大都也要求子孫多讀書,日後能光耀門楣,但很多富二代們常因為生活過於安逸又缺乏節制,沾染上不良習氣。

張傢的孩子則不然,個個都能做到潔身自好,不沾上那些紈絝子弟的不良習氣。

張傢藏書甚多,書一多,如何放置便成瞭問題。陸英想瞭個辦法,命人做瞭許多高及天花板的書架,專門放置在大房裡。但在佈置書房時,陸英卻又特意將書隨意擺放,而不是整齊地擺在書架上。

她這樣做的目的,是營造一種“到處都是書”的氛圍。果然在這種“小心機”的設計下,孩子們慢慢培養出瞭捧書就讀的習慣,書房成瞭孩子們陶冶情趣、獲得滋養的智慧海洋。

當孩子們讀書有疑問時,陸英也會不厭其煩地給孩子們講解 ,或者通過給孩子們講故事的方式,給孩子們灌輸知識。

在張允和的記憶中,她所學到的不少古典故事和詩書情節,便是母親在不經意間傳授的。

張允和記得,自己幾個姐妹還小的時候,媽媽每天都會給她們講故事。比如講東漢經學傢鄭玄是個很有文化的人,他傢裡的傭人也一個個滿腹經綸,連他傢的丫頭也能用《詩經》上的詞語對話。

有一次一個丫頭做錯瞭事,鄭玄罰她跪在院子裡,另一個丫頭問這個丫頭:“胡為乎泥中?”跪在地上的丫頭回答說:“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傢中丫環玩笑時皆用《詩經》中語,可見鄭玄一傢人愛讀書的傢風影響有多麼大。陸英給孩子們講這個故事,也是希望孩子們個個都和鄭玄的傢人一樣,成為有學問的人。

後來的張允和文采飛揚,她的文字“有風骨,有神韻,情致濃烈,富有生活情趣和哲理 ;既有女性作者之細膩,又透出一種陽剛氣”,這一點與母親那些故事的激勵是分不開的。

三、

陸英酷愛昆曲,經常帶著孩子們去看戲。在她的潛移默化之下,張傢花園成瞭孩子們的戲臺,她們拿來母親的梳妝盒,敷粉、抹脂、點唇,像模像樣地把母親的絲帕圍在腰間表演起來,母親、奶媽和傭人則成瞭她們早忠實的觀眾。

昆曲本就是詩詞的語言,在陸英的巧妙的引導下,張傢四姐妹的一生,都與昆曲結下瞭不解之緣。

大姐元和成為昆曲作曲傢,與丈夫顧傳玠攜手致力於昆曲的研究和教授事業 ;二姐允和與俞平伯等人成立“昆曲研習社”,著的《昆曲日記》成為昆曲領域的珍貴史料 ;小妹充和先後在哈佛、耶魯等多所大學執教昆曲,並促成昆曲入選“非物質文化遺產”。

她們長大成人後,這些早已播種在內心深處的風雅種子,成就瞭她們令人敬佩的素養和與眾不同的魅力。

1986年,為紀念湯顯祖誕辰370周年,78歲張元和與71歲張充和同臺為觀眾獻唱瞭一曲《牡丹亭》。兩人一個演柳夢梅,一個演杜麗娘,臺下掌聲雷動,許多老觀眾感慨萬千地說:“這才是大傢閨秀演大傢閨秀啊!”

陸英對當時出現的許多新鮮事物也很有興趣,在教孩子們傳統文化的同時,她還請來瞭喝過洋墨水的先生教孩子們白話文和西方的音樂、舞蹈、算術,使她的孩子們接受到瞭比當時其他人更為全面的教育。

也許是女孩子的天性,張傢的四姐妹天生對算術之類的知識不太感興趣,對舞蹈卻很喜歡。

在接觸到西方舞蹈後不久,四姐妹紛紛央求著母親給她們每人置辦一套練功衣和軟底鞋,穿上後儼然一副舞者的模樣。

雖然當時四姐妹的舞蹈技藝尚嫌青澀,但姐妹們卻不勝歡欣,紛紛穿上新的練功衣,擺起瞭造型拍瞭張照片。

照片沖洗出來後,三姐兆和覺得自己這張照片沒有照好,大叫“醜死瞭、醜死瞭”,不等其他其他姐妹反應過來,她就把照片上自己的臉摳瞭下來。

多年後,姐妹們回憶起這件往事時,仍把這件事當成取笑兆和的一個笑料。

女孩們對舞蹈感興趣,張傢的男孩子們對母親為他們置辦的照相機愛不釋手。陸英的態度是允許孩子們隨便玩,從不因為擔心孩子們會破壞而將新奇的東西束之高閣,而是讓孩子們從中獲得探索的樂趣。

這並不是說陸英對孩子們沒有傢教。實際上,陸英是一個非常註重規矩和傢教的女主人。

傢裡來瞭客人,孩子們一定要在客廳的一側規規矩矩地向客人打招呼,等到傭人端著糖果盒子上來後,才能安安靜靜地依次退出,絕不會出現在客人面前鬧著要糖果的舉動。

嫁到張傢後,陸英始終保持著傳統的端莊,但思想並不守舊。她為人溫和賢淑,精明能幹卻不鋒芒外露。她延續著張傢大戶的禮儀,孝順長輩,對婆婆敬愛有加。

有一年婆婆大壽,她提前好幾個月去景德鎮定制“萬壽無疆”彩色的壽碗壽碟等請客餐具,傢裡往來客人,宗族親戚,都由陸英親自安排,族裡長輩都對這個媳婦贊賞有加。

陸英和丈夫的感情也很好。張冀牖從沒有打罵過陸英,對妻子的愛好也是極力支持。

夫妻二人各有一個書房,兩個書房都有一排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兩人在看書累瞭時,可以隔窗談話。這樣的佈局既給瞭他們各自活動的空間,又可以隨時溝通。

張傢的兒女們都曾在父母的書房外見到他們隔窗談話的情景,對父母眉目間流露出暖暖的愛意都記憶猶新。

陸英的書桌的銅鎮尺上還刻著七個字"願作鴛鴦不羨仙",這或許便是他們雙宿雙飛的夙願。

這種伉儷情深也印在瞭孩子們的腦海中,張傢兒女們長大成人後,都和父母一樣,守候著各自的愛情走完瞭自己的一生。

張傢姐妹的名字,都是陸英給取的。在為她們取名時,陸英專門選擇瞭“帶腿兒”的“元”“允”“兆”“充”等字,喻示女兒們終歸要離傢出嫁,更希望她們“讀萬卷書,行萬裡路”,擁有“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的自由人生。

張傢四姐妹隨時代大潮沉浮,足跡踏遍大半個地球,不遺餘力地弘揚中國傳統文化,使之薪火相傳,綿延不絕。

四、

雖然陸英是豪門千金,但在舊中國這個封建思想濃厚的環境下,她做為一個女人,也天然地肩負著為張傢生兒育女、開枝散葉的任務。

這種思想,就連陸英這樣的新女性也無法逃避,“為張傢生下個兒子,延續張傢的香火”,也給她帶來瞭不小的壓力。

結婚不久,陸英很快便有瞭身孕。在整個傢族期盼的目光下,長女元和來到瞭人間。不過此時張傢並沒有人說什麼。但是接下來陸英又連續生瞭三個女兒,這才讓她感到瞭壓力,甚至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合格的妻子。

在三女兒降生後,陸英還曾懷過一個男嬰,隻可惜這個孩子不幸流產瞭。所以她生下第一個兒子張宗和時,已經是她的第六次生育瞭。

接下來的數年間,陸英接連給張傢生瞭五個男孩子。加上先前生育的四個女兒,陸英嫁到張傢不到十五年,不算那個流產的男孩,她總共為張傢生下瞭四女五男九個孩子。

如此頻繁的生育,也拖垮瞭陸英的身體。1921年仲秋時節,陸英病倒瞭。因為拔牙感染,陸英患上瞭敗血癥,一病不起——當時她肚子裡還正懷著她第十個孩子。病床上的她無比虛弱但仍然無比清醒,她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孩子們。

病床上的陸英,喊到瞭孩子們所有的保姆和奶媽,給瞭她們每人200大洋(相當於這些人100個月的工資),要她們保證自己死後,她們一定要好好照顧孩子們,直到孩子們成年。

而這些保姆和奶媽們,也都遵守瞭這個約定,有的甚至帶大瞭張傢的第三代。

1921年9月,36歲的陸英在孩子們的哭泣聲中與世長辭。在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她的眼角有一大顆淚珠滑落。

據張允和回憶,母親臨死前,拉著她的手對她說:“你們的父親雖然這些年和我琴瑟和諧,但他總是個不諳世事的書生,必會在我死後不久另娶新歡。我最擔心新夫人是貪圖張傢財富而嫁進張傢的,要是她對你們不好怎麼辦......”

五、

陸英去世後兩年後,張冀牖將自己創辦的樂益女中的女老師韋均一娶進瞭傢門。

韋均一是一位小有名氣的新女性,和陸英一樣也擅長昆曲與國畫,畢業於上海愛國女學,品學兼優,參加過五四運動,是當時有名的名媛。

這樣的女性為什麼會嫁給比她大12歲且有9個孩子的張冀牖呢?據韋均一的弟弟、《三毛流浪記》的導演韋佈回憶,這是一樁韋均一父母“策劃好的婚事”,張傢豐厚的傢底才是促成這段婚姻的關鍵。

嫁到張傢後,韋均一與孩子們的矛盾還是不可避免地爆發瞭。

在陸英的孩子看來,韋均一是個“入侵者”,是個妄圖取代母親、奪走父親、還要控制他們的“壞女人”;在韋均一看來,不但要與陸英留下的孩子作戰,還要去與一個已經死去卻似乎無時無刻不存在的前女主人爭奪對這個傢庭的影響力。

隨著孩子們的一天天長大,這種對抗越來越激烈。

張傢大女兒張元和在樂益讀書時,認瞭教員凌海霞做幹姐姐。但有人造謠說這兩個女孩是“同性戀”,韋均一便以校長的身份解雇瞭凌海霞。

張傢二女兒張允和為姐姐打抱不平,跑到樂益女校鼓動學生們集體罷課。一怒之下的韋均一,回來就燒掉瞭陸英幾乎的所有相片。

張冀牖是個“老好人”,對於小嬌妻的委屈,他的選擇是盡量抹掉傢裡陸英的一切痕跡。

所以他讓孩子們稱韋均一為“媽媽”,稱自己的親生母親陸英為“大大”,自己則很少在傢裡再提起前妻陸英的名字,並滿足韋均一的一切要求和喜好。

對於韋均一的娘傢人,張冀牖也愛屋及烏,對韋均一的弟弟韋佈如同親兒子一樣。張元和便曾忿忿地對妹妹們說:爸爸對這個女人的甜膩寵愛,抹殺瞭媽媽16年的存在,男人的“愛情真是真實得殘忍!”

雙方這種矛盾,直到張冀牖去世很久的四十年代,才得到瞭緩解。但陸英的孩子們和她的關系仍然不是特別親密,這也是韋均一晚年非常孤獨的原因。

幸運的是,韋均一為張傢生的兒子張寧和,和姐姐哥哥們的關系非常親密,後來還在姐姐哥哥們的資助下,去巴黎音樂學院求學,並在那裡認識瞭小提琴傢吉蘭,兩個人結為夫妻。

解放後,張寧和擔任過中國交響樂團第一任指揮,後於60年代出國定居。而晚年的韋均一,則孤身一人住在蘇州,與陸英的小兒子張寰和一傢住得很近,但雙方來往並不多。

1999年韋均一去世時,張寧和委托張寰和將韋均一以水葬方式,送別瞭這個人世。

其實說起來,陸英和張冀牖、韋均一都不是壞人,他們本應有著快樂的人生。但不幸的是,正如陸英臨終前預言的那樣,韋均一和孩子們相處得並不融洽,她們之間的糾葛,也許隻有她們自己才清楚原因。

陸英的一生短暫而匆忙,但她卻用短暫的一生,深深的影響著她的孩子們。她曾自撰過一副對聯:“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一曲微茫,天涯相知,這是她一生的寫照,她用一生詮釋瞭什麼才是真正的名門千金,什麼才是真正的大傢閨秀。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4月1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92951.html
師長命令扔30顆手榴彈炸橋,突然士兵驚呼:看,水中有日軍 歷史

師長命令扔30顆手榴彈炸橋,突然士兵驚呼:看,水中有日軍

2015年9月9日,新墻河抗戰史實陳列館正式對外開放。館內展品分為四個部分:日寇逞兇,湘北淪陷;同仇敵愾,英勇抗戰;英勇殺敵,血染新墻河;豐碑永鑄,警鐘長鳴。陳列館以抗日戰爭期間,湘北地區的抗戰史實為...
乾隆的一天是怎麼過的?4點起床、7點就翻牌,隨後開始枯燥的一天 歷史

乾隆的一天是怎麼過的?4點起床、7點就翻牌,隨後開始枯燥的一天

引言乾隆皇帝,中國歷史上最出名的帝王之一。由於各種影視作品的連番轟炸,即使是對歷史沒有瞭解的普通人也能對這位皇帝的生平說出一二。在普羅大眾的幻想中,乾隆皇帝集生殺大權於一身,每日不是忙著下江南奢侈享受...
慈禧一生隻寫瞭一首詩,卻被編入小學教材,如今耳熟能詳 歷史

慈禧一生隻寫瞭一首詩,卻被編入小學教材,如今耳熟能詳

引言:父母給予孩子的愛是無私的,是偉大的。許多父母一輩子勤勤懇懇,自己在物質上不曾有過絲毫享受。子女的喜、怒、哀、樂,無時無刻不在父母的心上。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有著許許多多的,關於父母對孩子的愛的俚...
漢武帝臨終前,看瞭一眼愛妃,嘆息道:太美瞭,賜死吧 歷史

漢武帝臨終前,看瞭一眼愛妃,嘆息道:太美瞭,賜死吧

漢武帝的一生,和陳皇後、衛皇後、李夫人以及鉤弋夫人四位女性都有過纏綿的感情, 可是都以悲劇告終。陳皇後失寵,被廢, 鬱鬱而終;衛皇後因巫蠱事件自殺;李夫人因病早逝;鉤弋夫人則因為可能危及皇權而被武帝處...
步步驚心中:若曦穿越到清朝,她看到誰的人生,過得步步驚心? 歷史

步步驚心中:若曦穿越到清朝,她看到誰的人生,過得步步驚心?

《步步驚心》其實並非是一部純粹的清宮劇,如果我們隻能看到若曦與四爺、八爺、十四爺之間的感情線,那便少瞭這部劇的內核。我們不要忘記瞭,拋開兒女情長,這部劇其實是一部實實在在的權謀劇。九子奪嫡這樣的戲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