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中國僅有4米的一座村莊,中間相隔一條小河,相差卻十分懸殊

  • 在〈距離中國僅有4米的一座村莊,中間相隔一條小河,相差卻十分懸殊〉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57

引言:

前陣子,網絡上流傳著“是時候辭職去西藏旅遊瞭”這樣的話,雖然是一句笑談,卻體現出瞭人們平日工作中的勞累。

當然,還體現出我國西藏地區獨特的魅力,讓人們日思夜想。杭州的阿裡巴巴公司為人所熟悉,然而在西藏,也有一個地方叫“阿裡”。

它地處中國的最西邊,與鄰國尼泊爾接壤。國界處,有一條四米寬的孔雀河,隔開瞭兩個國傢,也隔開瞭兩個迥然不同的村落。

相距四米,卻如隔千裡

在西藏有個地方,有著世界上最為簡單的“國際貿易市場”,如玉帶一般的孔雀河旁邊,有一個據說有五六百年歷史的市場。

這裡的房屋大多數是用鵝卵石砌成無房頂的建築架構,商人將自己帶的白色篷佈蓋在房頂上,就成瞭簡易的帳篷房。

房內放幾塊木板就成瞭貨架,上面零零散散的放著一些商品,而這不僅有藏族人民,還有來自尼泊爾和印度的商人、遊客。簡單的外表下,竟然隱藏著如此國際化的場景。

這就是西藏阿裡的普蘭縣城

1994年,一首極具聲樂特色的《青藏高原》,讓人們對於西藏這個地方充滿瞭幻想。2006年,青藏鐵路全線通車,給瞭人們更多的便利前往西藏旅遊觀光。

一時間,西藏成為瞭文藝青年、騎行客等人群的青睞之地。雖然西藏的地勢、氣候等不是很適合人類居住,但自然景觀卻極佳,這些年在旅遊業和國內經濟發展的帶動下,當地居民的生活已經有瞭很大的改善。

在西藏阿裡,有一個普蘭縣,這座縣城坐落在孔雀河的河谷中,孔雀河的對岸就是我國的鄰國——尼泊爾。

普蘭縣的科迦村與尼泊爾的雨莎村隔河相望,河道最窄的地方隻有四米寬。盡管距離很近,幾步就能跨過去,但是這窄窄的河道,卻隔開瞭兩個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彰顯著兩個差別甚大的國傢的實力。

科迦村所在的普蘭縣城,地勢並沒有很高,隻有海拔3700多米,這對於中國的大部分地區而言的確是較高的。

但西藏地區平均海拔在四千多米之上,並且由於科迦村處於孔雀河的河谷中,多年來河流在重重疊疊的山脈之中沖出瞭一片平原,所以帶給瞭科迦村適合耕種的地貌和氣候。

科迦村的人民勤勞而勇敢,這些年在援藏幹部們的努力奮鬥下,已經實現瞭農作物的自給自足,不需要再像從前那樣花高昂的價格從外地購入瞭。

村裡的人民生活幸福安定,科迦村還被評為瞭全國級的“文明村鎮”,以及西藏自治區級別的“小康示范村”。村內景色秀麗;居民們大都有房有車,沿河居住,生活好不愜意。

據統計,科迦村總共有148戶人傢,共六百多人,而可用的草原面積能達到二十多萬畝,耕地面積也有一千多畝,畜牧和農耕都完全不是問題。

到瞭2017年底的時候,科迦村的人均年收入就達到瞭七千多元,村裡有電視、網絡信號,水電和農牧民合作醫療保險也是全覆蓋到位的。這是藏族人民與國傢共同奮鬥發展的成果。

但反觀隔河相望的尼泊爾雨莎村,他們就沒有科迦村這麼繁榮瞭。

盡管走過孔雀河上的鐵索橋就可以抵達雨莎村,但是這個村子卻遠沒有科迦村的現代化,並且絲毫看不到現代化的樣子,沒有文明的痕跡。

雨莎村裡偶爾可以見到的一些現代的工藝品,也大多是從科迦村這邊購買來的,而當地居民居住的房子也大多是石頭和泥土搭建的小房子,相比於科迦村這邊還帶著小院子的小洋房而言,較為破敗。

貿易古都,引他國羨慕

隔開兩國的孔雀河,沿著喜馬拉雅山脈,流經普蘭縣城,隔開科迦村和雨莎村,最終流入尼泊爾境內。

由於尼泊爾算是“夾在”中國與印度中間的國傢,所以孔雀河自古以來就是阿裡乃至整個西藏重要的對外貿易的通道之一,普蘭口岸就是連接中、印、尼三國的重要通商口岸。

而科迦村附近,還保留著馬幫穿越喜馬拉雅的千年古商道。1992年,普蘭還被評選為國傢一級沿邊開放口岸。

以科迦村為通商重點的普蘭口岸,主要是進行貨物貿易。尼泊爾商人用馬和羊背貨物,將他們的藏紅花、木碗等土特產和手工藝品帶到普蘭縣城的市場上進行售賣,再將普蘭市場上的羊絨、食鹽等帶回去在當地銷售

尼泊爾還有大量的廉價勞動力輸入普蘭,可大大的緩解普蘭當地的人工成本。住在科迦村的人民就常見到尼泊爾的年輕人來普蘭購買生活用品。

尼泊爾雨莎村,大概有三四十戶人傢,共一百來人,由於孔雀河上的吊橋,雨莎村便成瞭中尼通商的重要中轉站。當地居民主要就依靠普蘭口岸生活,如果普蘭關口禁止通商,就要從別的地方運貨,運輸成本就會很高。

村子裡雖然通瞭自來水,但隻能依靠太陽能來發電。在有太陽能之前,他們隻能用一種叫做卓瑪樣的植物照明。雖然居民大都有手機,卻用的是中國的網絡信號,話費也交到瞭普蘭縣的營業廳。

由於尼泊爾占地較小,國傢也比較貧窮,勞動力廉價不說,還會產生很多的流浪漢。

往往這些流浪漢就會從雨莎村來到普蘭縣邊貿市場,因為這邊貿易較為發達,在這兒乞討能夠獲得一些收入,以至於他們不願意回到尼泊爾。這些流浪漢羨慕在中國的人民,認為是自己運氣不好,才會成為尼泊爾人。

兩個村落地理位置雖然十分相近,但卻過著一個天上、一個地上的生活,盡管如此,兩村人民卻都是相互幫助的,也有許多通婚的例子,充分的顯示出兩地由於貿易往來而帶來的隔不斷的血脈親情。

連接商貿與親情的,則正是這僅僅四米之寬的孔雀河,以及流傳千年的古商道。

有攝影師曾拍到中尼邊境的實景,一邊是貧民窟,一邊是高大雪白的建築。科迦村裡已經有瞭西藏特有的居民樓;雨莎村卻還是簡陋的房屋,連河岸邊都堆滿瞭垃圾,生活在雨莎村的人,生活很艱難。

甚至在十幾二十年前,他們都隻能在山坡上吃飯,並且以土豆為主,幾乎沒有別的食物可以吃。雨莎村的村民們都很羨慕四米之隔的中國,認為中國人的生活是很幸福的。

甚至對於很多雨莎村民而言,他們畢生的夢想就是來到對面的這個普蘭縣城的科迦村。雖然走幾步路就可以抵達,但是中國的邊境管制十分嚴格,雨莎村的村民們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國界線,而不敢跨越。

一帶一路,國民共發展

隔開雨莎村和科迦村的孔雀河,河面上架著一座鐵索橋,可以讓兩岸的人同行,鐵索橋上掛滿瞭歷代來此地朝聖的信徒們所綁上的五顏六色的經幡,代表著當地的宗教特色。橋兩岸的人民隔岸相望,雖然自古以來就交往密切。

但是,可雨莎村背後,沒有強大的支撐;而在科迦村的背後,是強大的中國。

多年以來,科迦村憑借著普蘭口岸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以及縱橫交錯的通商古道,給當地人民帶來瞭富足的生活,也給中國的經濟文化交流提供瞭保障。

雨莎村的人民依靠著自己作為通商中轉站的位置,從發展良好的普蘭縣裡,也獲得瞭一些生存的機會。

由於雨莎村所處的地理位置的海拔要高一些,所以他們沒有可以利用的耕地面積,很難通過自己種植農作物來達到自給自足。自己不能種,就隻能買,而買就得用錢,可是錢又從哪裡來呢?

這便是雨莎村的村民所碰到的“死循環式”的生存問題。所以,在普蘭縣高速發展的時候,當地人手不足,便會給予雨莎村民一些就業的機會。

並且在2015年,我們國傢就推出瞭“一帶一路”的發展倡議,並提出要推進與沿線國傢的合作和發展。

其中,推進西藏地區和尼泊爾等國傢邊境貿易和旅遊文化合作更是倡議的重中之重。邊境旅遊對於促進邊境地區人民生活水平有很大的幫助,同時,西藏的邊境旅遊資源富集且品質高,發展邊境旅遊將為西藏旅遊業的發展註入新的活力,也能夠帶動周邊國傢共同發展。

質樸生活,簡單且純粹

雨莎村的許多人,雖然身為尼泊爾人,卻也算是“半個中國人”。

普蘭縣的塘嘎市場內,許多尼泊爾商人的傢鄉村落與普蘭一衣帶水,尤其是雨莎村。孔雀河養育瞭普蘭縣的人民,也養育瞭雨莎村的人民。

他們從小喝普蘭的水,也熟悉普蘭當地的語言、風俗、文化,和地地道道的普蘭人一樣在普蘭成長、成傢、立業。對於他們來說,加上瞭“普蘭人”這個身份標簽後,他們才更加完善和全面。

有一個來自雨莎村的商人就這樣說過:“普蘭的社會秩序非常好,市場正規,中國

百姓的生活越來越富裕,年輕人有事做,社會和諧安定,普蘭縣各方面管理很到位,對我們非常照顧,適合我們這些邊民商人經商,市場交易公平,我們非常願意到這裡做買賣。”

也許,他已經從內心認可瞭自己是一位來自尼泊爾的“普蘭人”。

在雨莎村,雖然貧窮,甚至有時候會吃不飽飯,但是在這兒生活的人們,卻是安寧、平和的。男人們外出經商,女人們往往在傢織佈維持生活,孩子們在村裡玩耍,老人們就靜靜坐著看著玩耍的孩子。

路過的人看到這些衣著襤褸的居民,會心存不忍,將自己的食物分給他們一些,這些居民們便會展現出一個幸福、純潔的微笑。

雨莎村裡有個小樓的樓頂視野很好,可以看到整個村落的景色。這個小樓便是當地的派出所。在派出所附近還有一個供村民們休閑放松的臺球室,雖然比較簡陋,空間也不大,但仍然是居民們都很喜歡的放松的地方。

從古代起,科迦村和雨莎村這一代就是穿越中國和天竺的必經之地,中國和印度的僧侶和商人都會在這一帶相聚,然後前往西藏或者天竺朝聖。

即便是在今天,也仍然有很多虔誠的信徒會經過雨莎村和科迦村,前去朝拜聖山——岡仁波切。

從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中國就開始發展科迦村這邊的邊境貿易,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讓科迦村變得富裕,很多尼泊爾和印度的工人都慕名來到科迦村尋求賺錢的機會。

盡管目前雨莎村仍然貧窮,但是在我們看來原始、落後的生活,對於本地人而言,並非就是十分糟糕的。

他們沒有“996”,沒有每日忙忙碌碌卻眉頭緊鎖,他們反而生活的很悠閑,沒有什麼事情做,除瞭一些必要的工作需要做之外,其他時間都比較悠閑,和鄰居聊聊天、喝喝茶,看著孩子逐漸成長,生活裡一些微小的地方都可以帶來快樂。

結語:

人們總說,金錢是萬能的,沒有金錢是萬萬不能的。但錢財不過是身外之物,雖然它的確可以為人們帶來許多的便利,但世界上仍然有很多人,他們在過著十分貧窮的日子,依然可以過得“富足”和愉快。

人活一世,不是為瞭來賺錢,而是為瞭感受每一分每一秒,珍惜每一天的日子。

雨莎村的人民便是最好的例證,他們羨慕一河相隔的中國,可是也不抱怨,他們在他們能力范圍之內,過著自己平靜安寧的小日子,這何嘗不是一種幸福。每一種活法都不過是一種不一樣的生活方式。

相信在中國推出的“一帶一路”的帶領下,這個和我們僅隔四米的雨莎村,也會發展得越來越好。

參考文獻

[1]噶哇紮西.藏西行記——“新時代 幸福美麗新邊疆”西藏阿裡行采訪活動側記[J].中國西藏,2018(06):60-66..

[2]陳無諍.邊城記事 普蘭科迦 邊陲古村的歐珠啦[J].西藏人文地理,2019(05):14-31.

[3]周文強,孫芮茸,嘉措,孫吉.西喜馬拉雅的鹽糧古道與國際市場[J].西藏人文地理,2018(03):28-55+6.

[4]張海雲.秩序、流動與認同——西藏三口岸邊民貿易調查記[J].北方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03):53-60.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4月2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93747.html
師長命令扔30顆手榴彈炸橋,突然士兵驚呼:看,水中有日軍 歷史

師長命令扔30顆手榴彈炸橋,突然士兵驚呼:看,水中有日軍

2015年9月9日,新墻河抗戰史實陳列館正式對外開放。館內展品分為四個部分:日寇逞兇,湘北淪陷;同仇敵愾,英勇抗戰;英勇殺敵,血染新墻河;豐碑永鑄,警鐘長鳴。陳列館以抗日戰爭期間,湘北地區的抗戰史實為...
乾隆的一天是怎麼過的?4點起床、7點就翻牌,隨後開始枯燥的一天 歷史

乾隆的一天是怎麼過的?4點起床、7點就翻牌,隨後開始枯燥的一天

引言乾隆皇帝,中國歷史上最出名的帝王之一。由於各種影視作品的連番轟炸,即使是對歷史沒有瞭解的普通人也能對這位皇帝的生平說出一二。在普羅大眾的幻想中,乾隆皇帝集生殺大權於一身,每日不是忙著下江南奢侈享受...
慈禧一生隻寫瞭一首詩,卻被編入小學教材,如今耳熟能詳 歷史

慈禧一生隻寫瞭一首詩,卻被編入小學教材,如今耳熟能詳

引言:父母給予孩子的愛是無私的,是偉大的。許多父母一輩子勤勤懇懇,自己在物質上不曾有過絲毫享受。子女的喜、怒、哀、樂,無時無刻不在父母的心上。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有著許許多多的,關於父母對孩子的愛的俚...
漢武帝臨終前,看瞭一眼愛妃,嘆息道:太美瞭,賜死吧 歷史

漢武帝臨終前,看瞭一眼愛妃,嘆息道:太美瞭,賜死吧

漢武帝的一生,和陳皇後、衛皇後、李夫人以及鉤弋夫人四位女性都有過纏綿的感情, 可是都以悲劇告終。陳皇後失寵,被廢, 鬱鬱而終;衛皇後因巫蠱事件自殺;李夫人因病早逝;鉤弋夫人則因為可能危及皇權而被武帝處...
步步驚心中:若曦穿越到清朝,她看到誰的人生,過得步步驚心? 歷史

步步驚心中:若曦穿越到清朝,她看到誰的人生,過得步步驚心?

《步步驚心》其實並非是一部純粹的清宮劇,如果我們隻能看到若曦與四爺、八爺、十四爺之間的感情線,那便少瞭這部劇的內核。我們不要忘記瞭,拋開兒女情長,這部劇其實是一部實實在在的權謀劇。九子奪嫡這樣的戲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