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難之役後,被朱棣奪走皇位的朱允炆是生還是死?他後人結局如何

  • 在〈靖難之役後,被朱棣奪走皇位的朱允炆是生還是死?他後人結局如何〉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37

“自三代以後,得國最正者,惟漢與明。”西漢開國皇帝劉邦與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皆是佈衣出身,沒有祖上福蔭庇護,不似楊堅、李淵、趙匡胤那般有祖上打下的深厚傢底支持,白手起傢,一路摸爬滾打,最終開創瞭不世之偉業,成為一個大一統王朝的開國皇帝。

論能力,論手段,論用人,劉邦、朱元璋二人在中國封建時代二百餘位皇帝中都是名列前茅的存在,可以與他們二人相匹敵的皇帝鳳毛麟角,一個巴掌都數得過來。

然而,或許是受到此前身份的限制,這兩位開國皇帝都不約而同地存在著一種若有若無的“小農思想”,那就是天下大定後,他們就千方百計防范那些與自己打天下的開國功臣,一點都不想讓他們跟自己共享這天下,不管自傢的孩子有多麼不靠譜,也信不過曾經替自己擋過刀箭​的過命兄弟,也要賜予那些不靠譜的孩子巨大的權力,讓他們替自己鎮守天下。

劉邦為瞭防范外人威脅到自己的大漢江山,恢復“分封制”,將自己的孩子或是兄弟的孩子分封到全國各地,賜予他們完全獨立的官員任免、收取賦稅等巨大的權力。

而朱元璋為瞭防范外人威脅到自己的大明江山,創造“藩封制”,將自己的孩子全部封王並建藩,封於邊疆及內地的主要城市,賜予他們節制兵馬、監督地方官吏等權力,並規定如遇奸臣專權,藩王可以聲討奸臣,甚至可以發兵“清君側”。

“​眾建​屏藩以衛京師”,這就是他們實施、創造“分封制”、“藩封制”的根本目的。

或許是劉邦和朱元璋打天下的過程比其他任何一位開國皇帝都要來得艱難,所以他們也比其他任何一位開國皇帝都要在意自己的江山,都要害怕江山會被​異姓​功臣所奪,因此他們在肆意屠戮開國功臣的同時,也在大肆冊封同姓子嗣為諸侯或藩王。

站在劉邦、朱元璋的視角去看待這個問題,他們這麼做無可厚非,畢竟有多少人能抵得過可一言定人生死的皇帝寶座的誘惑呢?又能多少人願意將江山拱手相送呢?

兒子或侄子總歸要比​異姓​來得體己些。

然而,如果以旁觀者的視角去看待這個問題,無論是分封,還是藩封,它們都存在著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隨著時間的逝去,隨著諸侯或藩王與皇帝的血緣關系越來越疏遠,一旦皇帝昏庸或羸弱,壓制不住他們,又或者他們自己就被權勢所腐蝕,最終這些手握重權的藩王必定會起兵挑戰中央權威,天下必定會動蕩不堪,中央不可避免要被迫迎接地方諸侯或藩王對其的挑戰。

而一旦地方諸侯或藩王造反,結局隻有2個:

要麼跟西漢“吳楚七國之亂”一樣,地方諸侯王被皇帝鎮壓,手握的權勢被削弱;要麼跟明朝“靖難之役”一樣,地方藩王推翻皇帝統治,自己當皇帝,執掌中央權柄。

劉邦推行的“分封制”引起瞭“吳楚七國之亂”,但好在執掌中央權柄的漢景帝很有能力,運用超強的政治手腕,及識人之明,最終擊潰吳楚等七個諸侯國,中央成功壓制住地方諸侯王。

然而,朱元璋推行的“藩封制”所引起的“靖難之役”,結局卻與西漢大相徑庭,燕王朱棣這個藩王推翻瞭建文帝朱允炆的統治,朱棣成功執掌中央權柄,成為新一任皇帝,是為永樂皇帝。

今天,我們就來說說朱允炆這個中國歷史上少見的被地方藩王推翻的苦命皇帝,講講他的生死之謎,說說他的後代下落。

朱允炆是明朝第二位皇帝,太祖朱元璋之孫,懿文太子朱標之子。

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朱標英年早逝,一心想讓自傢王朝的皇位貫徹“嫡長子繼承制”到底的朱元璋,將長孫朱允炆立為皇儲。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朱元璋崩於應天皇宮,皇長孫朱允炆即位,年號“建文”。

出生於洪武十年(1377年)的朱允炆,此時已是一位英姿勃發,年方22歲的大好青年,書生氣十足且溫文爾雅,但是從他的身上看不到一絲執掌皇權的唯我獨尊的氣息,有的隻是書生意氣,極度缺少祖父與叔父們雄才大略的草莽習氣。

從小就生活在蜜罐之中,被祖父朱元璋悉心呵護著,360°全方位保護著,全然不知人心之險惡,更不知如何駕馭他人,因此哪能鬥得過如狼似虎野心勃勃嗜殺逞勇的四叔朱棣呢?

在位僅僅四年,朱允炆就被朱棣發動“靖難之役”趕下臺,而禍根除瞭他自己優柔寡斷,沒有識人之明外,說白瞭就是他的祖父朱元璋開創的那個“藩封制”。

太祖朱元璋在世時,把自己的23個兒子都封王建藩,秦王朱樉、晉王朱棡、燕王朱棣、齊王朱榑、代王朱桂、寧王朱權等塞王駐守北方,抵禦蒙古;周王朱橚、楚王朱楨、齊王朱榑、潭王朱梓、魯王朱檀、蜀王朱椿等駐守內地重要城市,監督屬地開國功臣和地方官吏,賦予他們提兵專制、監督功臣和官吏之權,使之江山永固。

除此,為防止自己死後,子孫後代控制不住中央,皇帝被權臣鉗制,朱元璋規定,如遇奸臣專權,地方藩王可以聲討奸臣,甚至可以發兵“清君側”。

朱元璋賦予地方藩王“清君側”的特權,本意是想用藩王來維護皇權,殊不知事與願違,最終燕王朱棣就是以“清君側,靖國難”為由,起兵造反,推翻瞭他自己欽定的大明皇帝朱允炆。

歷史常有驚人的相似之處。

西漢景帝劉啟即位後,地方諸侯王個個不把漢景帝放在眼裡,利用手中的權力壯大自身實力,與中央分庭抗禮,中央權威受到瞭極大的威脅。

景帝二年(前155年),禦史大夫晁錯向漢景帝上​疏​《削藩策》,提出:“今削之亦反,,不削亦反。削之,其反亟,禍小;不削之,其反遲,禍大。”

之後,漢景帝接受晁錯的上疏,決意削藩。

景帝的削藩引起瞭地方諸侯王的強烈不滿,下達削藩令十多天後,吳楚等七個諸侯王國就以“請誅晁錯,以清君側”為由,起兵造反,“吳楚七國之亂”由此爆發。

朱允炆即位後,也遭遇到千餘年前漢景帝的困境,藩王手握的權力嚴重威脅到瞭中央權威。

此時,寧王朱權“帶甲八萬,革車六千”,燕王朱棣更是可以“節制沿邊士馬”,這些藩王或多或少都有少者千人,多者萬人的護衛甲士,藩王屬地的軍隊調動也都要向當地藩王稟而後行,公侯大臣見到他們也都要“伏而拜謁”,權力極大,一旦聯合起來對中央將是一個巨大威脅。

面對這些擁兵自重、虎視眈眈的藩王,朱允炆自然不能,也不會容忍。

即位不久,他就在齊泰、黃子澄、方孝孺等親信大臣的上疏下,開始削藩。

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燕王朱棣如同西漢吳楚等七個諸侯王國一樣,以“清君側,靖國難”為由,發動“靖難之役”,起兵造反。

然而,建文帝朱允炆不是漢景帝劉啟,燕王朱棣更不是吳楚等七國諸侯王國的諸侯王,“靖難之役”的結局與“吳楚七國之亂”的結局完全背道而馳,朱允炆最終被朱棣擊敗,皇位易主。

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朱棣攻下南京,朱允炆被趕下臺,後朱棣稱帝,年號“永樂”。

朱棣打下南京後,建文帝朱允炆生死成謎,一說自焚而死,一說隱遁世間。

官方史書記載,朱棣攻下南京,朱允炆帶著太子朱文奎和皇後孝愍讓皇後馬氏自焚而死。

《明史·成祖本紀》:“宮中火起,帝不知所終。燕王遣中使出帝後屍於火中。”;

《明實錄·太宗實錄》記載,朱棣登基後,在向朝鮮國王告知自己是大明皇帝的詔書上說:“不期建文為權奸逼脅,闔宮自己焚燃。”

然而,由於當時沒有人親眼見到朱允炆自焚,且遺體也沒有真正確認,再加上官方史書在記載建文帝自焚而死一事上也多少有些諱莫如深。

《明史·建文皇帝本紀》:“上入宮,忽火發,皇後馬氏暴崩,程濟奉上​變​僧服遁去。燕王遂入宮。因指燼中後骨以為上!”建文皇帝本紀中沒有明確說朱允炆是自焚而死,隻是說是以被焚燒得面目全非的遺骸的中後骨認定這就是建文。然而,本紀又說“程濟奉上變僧服遁去”,如此這就讓人浮想聯翩,讓人很是懷疑朱允炆沒有死,而是穿上僧衣,假扮僧侶逃出皇宮。

除此,《明史·姚廣孝列傳》記載,朱棣剛剛攻入南京時,有人向朱棣告密,說建文沒有死,實“為僧遁去”,並揭發瞭知情人,他就是代皇帝在寺廟修行的替身和尚——主錄僧溥洽。

就連朱棣本人都有些懷疑建文帝沒有死,而是逃出瞭皇宮。

《明史·胡濙傳》記載,永樂五年,朱棣因懷疑建文帝逃亡,派遣戶科都給事中胡濙,以尋訪仙人張三豐為名,暗中​偵查​建文帝的蹤跡。

之後,胡濙在外尋找十六年之久,回朝後,把打聽到的民間隱秘與傳聞,向朱棣報告,說民間有傳言說朱允炆逃到瞭海外,於是朱棣命鄭和下西洋,尋找建文皇帝朱允炆的蹤跡。

如此,無論是當時,還是現在,關於建文帝朱允炆的生死,究竟如何,眾說紛紜。

那麼,假設朱允炆沒有死於大火之中,朱允炆又到底去瞭哪裡呢?

關於朱允炆的去向,民間有傳言說他出傢為僧,並對此有著一段繪聲繪色地傳說:

傳說,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建文皇帝朱允炆得知南京金川門失守,深知叔父朱棣不會放過他,就想著自殺以謝國人。

身邊的近臣翰林院編修程濟見朱允炆想要自殺,趕忙跪下勸說他打消這個念頭,告訴他可以逃出皇宮,這時少監王鉞也跪在地上提醒朱允炆,說太祖朱元璋駕崩之前,給他留下瞭一個寶匣,並且交代他說,如果朱允炆遇到性命攸關的大事,可以打開寶匣,謀求一條生路。

朱允炆聽到祖父給自己留有一個保命的寶匣,喜從悲來,趕緊讓王鉞帶自己去拿這個寶匣。

眾人來到奉先殿後,找到並打開瞭這個紅色寶匣,隻見寶匣裡面放著三張度牒(相當於僧尼的身份證),度牒上寫有“應文”、“應能”、“應賢”,還有袈裟、僧帽、僧鞋、剃刀,以及銀元寶十錠。除此,寫有“應文”2字的度牒的後面寫著:“應文從鬼門出,其餘人等從水關禦溝而行,薄暮時分在神樂觀的​西房​會合”,顯然這是朱元璋為朱允炆安排的逃跑路線。

看到這些東西後,程濟立即為朱允炆剃發,換上袈裟、僧帽、僧鞋。

吳王教授楊應能以自己名“能”為由,表示願意剃度,以“應能”為法號,隨帝流亡;監察禦史葉希賢也說自己名字中帶有“賢”,表示自己就是“應賢”,也願意剃度隨從。

除此,當時在建文身邊的五六十位近臣也表示願意跟隨他流亡天下。

之後,朱允炆認為這麼多人一起行動,一定會引起朱棣的懷疑,在與近臣商量後,決定由九個人陪著朱允炆前往鬼門,在神樂觀乘船至太平門。

楊應能、葉希賢等十三人從水關禦溝而行,在神樂觀的​西房​會合。

流亡前,為免途中引起別人的註意,隻留楊應能、葉希賢、程濟三人貼身陪在朱允炆左右,楊應能、葉希賢為僧人,程濟為道人,其餘人則遙為應援。

除此,朱允炆特意交代他們互相以師弟稱呼,不必君臣相稱。

朱允炆一行人的第一站來到瞭位於吳江縣的翰林院侍書史彬傢中。

八月十日,朱允炆又來到襄陽的廖平傢中,沒待多久,獲悉追兵已經在後面,便決定前往雲南。而後,朱棣得知朱允炆一行人可能逃到西南地區,便派遣戶科都給事中胡濙前往西南地區,以尋訪道教宗師張三豐為由,秘密偵查朱允炆的下落。

永樂八年(1410年)三月,工部尚書嚴震以出使安南的名義,至雲南秘密尋找朱允炆。

某一日,嚴震在機緣巧合下找到瞭朱允炆,可是嚴震並沒有捉拿朱允炆,他對朱允炆仍然有君臣之念,他不想以上犯下,更不想建文帝被下獄,失去皇帝的尊嚴。

但是,他也知道不帶建文回去,自己定然會被朱棣所懲戒,保不齊還會連累全傢滿門抄斬,所以最終他選擇放過朱允炆,並自縊於驛站。就這樣,朱允炆僥幸逃過一劫。

二年後,一直跟著朱允炆的楊應能、葉希賢相繼病逝,朱允炆收瞭一名弟子,法號“應慧”。

此後數年間,朱允炆足跡遍佈雲南、貴州、四川等西南之地。

永樂十八年(1420年),朱允炆在程濟的陪同下,登上瞭四川峨眉山,賦詩:“登高不待東翹首,但見雲從故國飛。”表達自己思念南京歲月的復雜心情。

永樂二十二年(1424年)二月,朱允炆開始東行。十月,在史彬的陪同下,遊覽江南。

之後的十餘年間,明朝皇帝不斷更替,朱棣死,仁宗朱高熾即位,不到一年,仁宗死。宣宗朱瞻基即位,十年後英宗朱祁鎮即位。

時間的逝去,朱棣後人的江山已經穩如泰山,不是一個垂垂老矣的朱允炆能夠威脅到的,如此早有歸傢之心的朱允炆決定前往京師北京,向自己侄子的兒子表明自己的真實身份。

後來,朱祁鎮得知朱允炆的身份,因為此前有一個叫楊應祥的和尚假冒建文被處斬,為防止他也是假冒的,便讓曾經侍奉過建文帝的老太監前去一探虛實。

朱允炆見到吳亮後,脫口而出:你是吳亮?起初,謹慎的吳亮沒有承認自己的身份,後來在朱允炆說起他有一天在便殿就餐,一片肉掉到地上,吳亮拿著壺,趴在地上把肉吃掉這件事後,吳亮才承認自己的身份,並伏地大哭,說老奴終於又見到陛下您瞭。

吳亮確定朱允炆的身份後,朱祁鎮就下令把朱允炆迎入宮中養老,宮中人叫他“老佛”。

朱允炆壽終正寢後,被葬於西山,不封不樹,因為朱允炆的身份真的很難去界定,墓碑上沒有名字,是為無名墓。

以上就是民間關於朱允炆去向的傳說。

這個傳說的真假無法確定,隻能當做一個參考,真假自辯。朱棣打進南京後,朱允炆到底是生還是死,現在無法確定,隻能期望日後能有確鑿證明朱允炆死或生的證據出現。

說完朱允炆的生死之謎,我們再來說說朱允炆的後代下落。

正史記載,建文帝朱允炆一生育有二子,嫡長子朱文奎和嫡次子朱文圭。

朱文奎和朱文奎都為孝愍讓皇後馬氏所生。

嫡長子朱文奎。《明史》記載:“燕師​入​,七歲矣,莫知所終。”在朱棣攻進南京後,朱文奎下落不明,當時他才七歲。關於朱文奎的下落,有說他和朱允炆、讓皇後一同葬身於火海之中,也有說他與朱允炆一起從皇宮中的暗道逃出生天,此後隱姓埋名,不知所蹤。

嫡次子朱文圭。朱棣攻進南京時,朱文奎才2歲,因他年幼不知事,加之朱棣多多少少對曾經對自己疼愛有加的長兄朱標有愧,朱棣沒有對這個小侄子下死手,隻是將其圈禁。

圈禁對於朱文圭來說,無疑是最好的結局瞭。

朱棣畢竟是靠造反登基的,對於當時的政治環境而言,朱允炆始終是開國皇帝太祖朱元璋欽定的繼承人,占據正統的身份。

朱允炆雖然被趕下臺,生死不知,但是大明還是有很多人支持朱允炆,因此身為朱允炆的嫡次子朱文圭,他始終是有利用價值的,一旦放他自由,或是封他為王,肯定會有人利用他來反對朱棣的統治。

因此,不論是對朱文圭,還是對朱棣,圈禁就是最好的結局,除此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好的選擇,剩下的就隻有賜死。

朱棣稱帝後,朱文圭就被送往大明的龍興之地“鳳陽”,圈禁於鳳陽廣安宮,號為建庶人。

這一圈禁,就是五十五年。

關於朱文圭的結局,《天順日錄》是這樣記載的:

上復位之後,因思建庶人​輩​​無辜​​淹禁​將五、六十年,意欲寬之。一日,謂賢曰:「親親之意,實所不忍。」賢即對曰:「陛下此一念,天地鬼神實臨之,太祖在天之靈實臨之,堯、舜存心不過如此。」上遂決。即日白太後,許之。左右或以為不可,上曰:「有天命者,任自為之。」左右聞之,皆愧服不能止。乃遣中官​於​鳳陽造房屋。畢日,上召賢曰:「今可送去。」敕軍​衞​有司供給柴米,一應噐用悉令其​完具​,以安其生。聽其婚娶,以續其後。自在出入,給與閽者二十人、婢妾十數人。遣太監牛玉入禁諭其意,建庶人聞之,且悲且喜,不意聖恩如此。

景泰八年(1457年),明英宗朱祁鎮靠著“奪門之變”,扳倒明代宗朱祁鈺,重奪皇位。

某日,英宗想起自己在南宮長達七年的圈禁歲月,深知失去自由的那種痛苦,突然就憐憫起已經被圈禁瞭五十餘年的朱文圭。

於是,不久朱祁鎮就派遣宦官前往鳳陽,下旨放出瞭已被圈禁瞭大半輩子的朱文圭。同時,朱祁鎮還命令地方為朱文圭建造房屋,供給他日常所需,並賜他護衛二十人,奴婢十餘人。

然而,朱文圭享受自由的生活沒多久,就因病去世。朱文圭去世後,史書雖然沒有明確記載他的後人姓甚名誰,但是從後來史書上零零碎碎的記載來看,朱文圭是有後人留世的。

成化三年(1467年)九月,南京司禮太監覃包上奏憲宗朱見深,說建庶人衣料短缺,朱見深命人供給。

弘治年間,平民繆恭上書明孝宗朱祐樘,求封朱文圭後人為藩王,以奉祀朱標,被下獄,後孝宗下旨赦免。

由此可見,建文帝朱允炆一脈並未絕嗣,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4月2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93783.html
七、八十年代風靡全國的“的確良”,為何突然消失?它換瞭個名字 歷史

七、八十年代風靡全國的“的確良”,為何突然消失?它換瞭個名字

服飾的流行,在很大程度上也代表著百姓的生活情況和精神狀態,當然,也關乎著經濟發展水平。如今走到街上,時尚界也可謂是“百傢爭鳴”,可觀看一些七八十年代的影視作品,卻不難發現:人們的審美確實發生瞭一些變化...
蔣介石臨終遺言,道出自己不放張學良的原因,宋美齡聽後潸然淚下 歷史

蔣介石臨終遺言,道出自己不放張學良的原因,宋美齡聽後潸然淚下

1975年4月5日,蔣介石因心臟病突發,在臺北士林官邸去世,終年89歲。蔣介石去世後的第四天下午,經蔣經國特許,張學良攜趙四小姐來到臺北“國父紀念館”吊唁蔣介石,並送上一幅挽聯:“關懷之殷,情同骨肉;...
女子出嫁擋住乾隆去路,乾隆當場出一上聯,姑娘答後乾隆羞愧不已 歷史

女子出嫁擋住乾隆去路,乾隆當場出一上聯,姑娘答後乾隆羞愧不已

引言對聯是漢語世界中一種獨特的文學藝術形式,表面上它對仗工整,平仄有序,深究之下又字字用典,隱含詩意;內容更是涵蓋古今,包羅萬象,自由靈活,雅俗共賞,是歷代文人墨客的最愛。他們或是借助對聯彰顯文采,或...
1991年楊得志參加老紅軍聚會,得知一人參會,親自到門口站崗迎接 歷史

1991年楊得志參加老紅軍聚會,得知一人參會,親自到門口站崗迎接

1991年的一天,一場特殊的聚會正在北京拉開序幕。說它特殊,不僅是因為參會人員全是已進入耄耋之年的老人,還因為他們每個人都是功勛卓著的開國英雄,有很多還是膾炙人口的著名將星,其中就包括曾擔任過我國國防...
毛人鳳兒子後續:長子富士康董事長,次子億萬身傢,三子愛國華僑 歷史

毛人鳳兒子後續:長子富士康董事長,次子億萬身傢,三子愛國華僑

每個瞭解中國現代史常識的人,都聽過毛人鳳這個名字。看到這個名字,就會讓人不由自主地想起恐怖、血腥、謀殺這些讓人不寒而栗的詞語。作為國民黨最令人恐怖的大特務,毛人鳳雙手沾滿瞭人民的鮮血,是中國現代史上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