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世界首例肺移植產婦去世,臨終前求生欲強烈對傢人有愧

  • 在〈2019年世界首例肺移植產婦去世,臨終前求生欲強烈對傢人有愧〉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0

數千年來,人類就一直在與自然與死神相爭分奪秒。幸運的是,科技的力量讓人類得以從死神手中掙拽回數十年的壽命光陰。但不幸的是,21世紀的人類還未能徹底戰勝死神。

在天災、在疾病面前,人仍然是螻蟻般的存在。你不得不承認,再真摯的情感,再動人的愛,有時候並不能打動死神。

42歲的吳夢身患先天性心臟病和房間隔缺損伴肺動脈高壓。簡單來講,她的病不宜生育,稍一不慎,就是一屍兩命的後果。

但她在懷孕後,不聽醫生的勸阻,堅持繼續妊娠。順利產子後,醫生為吳夢進行瞭肺部移植手術。但奇跡沒有眷顧她到最後,術後十個月,作為世界首例進行肺移植的產婦吳夢不幸去世。

臨終前,一向要強執拗的吳夢終是露出瞭對死亡的恐懼。她想好好活著,她還沒看著孩子長大,還沒參加父親的壽宴。帶著對傢人的無限愧疚,吳夢含恨而終。

是自私還是純質的母愛?

吳夢是個天生的冒險者,她做過記者,寫過暢銷書,離過婚,與前夫育有一子,後又與自己的書粉王柯丁再婚。如果她不再選擇生孩子的話,她的後半生會過得非常恣意。

2018年初,42歲的吳夢懷孕瞭。早在幾年前,她就被診斷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再加上肺部疾病,當產科醫生看到她這種情況,多次建議她停止妊娠。

但吳夢本人有她自己的堅持。她說如果每一個人都這麼循規蹈矩,社會和醫學就沒辦法進步。即使她的這種堅持,完全是違背瞭醫囑。

她知道自己懷孕生子需要承擔莫大的風險,但那時的吳夢想得很開,孩子能來到她肚子裡,這是一種天意。在醫生的多番勸阻下,她幹脆直接簽署瞭一份免責聲明。

生死由命,如果失敗瞭,就當自己為醫學獻身瞭,絕不會去找醫生的麻煩。

2018年6月,吳夢雖然順利生下瞭孩子,但肺動脈高壓卻幾乎擊垮瞭她的身子。三日後,吳夢進行瞭肺部移植手術。

至此,吳夢成為世界上首例進行肺移植的高齡產婦。有人贊揚其舍命生子的偉大母愛,也有人指責她自私自利,為別人做瞭一次錯誤的示范。畢竟三成至五成的死亡率,並不是每一個母親都能活著被推出手術室。

但不管怎麼說,這次肺移植手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的確是一次醫學領域的進步。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吳夢的主刀醫師是肺移植專傢陳靜瑜。對於他來說,能親手操刀一項史無前例的肺移植手術,這原本是一件十分具有挑戰且萬眾矚目的“榮耀之事”。

但陳靜瑜卻坦言,如果可以的話,他寧願自己不做這臺手術,是吳夢以愛的名義綁架瞭醫院。這是一次無法復制的手術,能存活下來靠的隻是運氣。而醫生,是決不能以“運氣”二字去左右病人生死的。

事實上,吳夢隻等瞭11天,就等來瞭合適的供者肺源。能這麼快地就等到肺源,這本身就是一種莫大的運氣。換做其他人,未必有她的這份“撞大運”。

在陳靜瑜的心裡,做這一臺世界首例的手術是完全不值得的。如果吳夢能及時停止妊娠,即使肺動脈高壓到瞭晚期,他還是能為她做肺部移植的。如果不生孩子,吳夢的後半輩子,會活的好好的。

但吳夢固執地選擇瞭繼續妊娠,生孩子幾乎給她帶來瞭“滅頂之災”。

醫生從始至終考慮的都是如何保住吳夢本人的性命,而吳夢卻一直堅守著她心中所謂的“大愛”。

2019年4月1日,吳夢病逝,死於器官移植後的慢性排異。

吳夢後悔瞭嗎,她後悔瞭。她覺得自己對不起那個剛出生的孩子,也對不起丈夫和父母。可再多的悔恨與愧疚在瀕臨死亡前都沒有用瞭,死神不會給你第二次選擇的機會。

臨終前生理心理的雙重折磨

從肺移植手術到離世,吳夢活瞭9個多月的時間,在這9個月內,她經受瞭常人無法忍受的生理、心理的雙重折磨。

在面對央視采訪的時候,吳夢坦言,她連說話都變得非常費勁。話稍微一說多,她就忍不住地大喘氣,有時還止不住地咳。肺源確實是移植到瞭她的體內,但在之後的幾個月內,她的身體不斷出現各種後遺癥。

3個月內,吳夢斷斷續續地做瞭大小手術十餘次,失血量超5000毫升。從前她總覺得自己死不瞭,但術後抱著孩子出現在鏡頭前的她,一臉的憔悴,渾身撒發著一股大病初愈的虛弱感。

無論吳夢胸中的信念再怎麼堅定,但趨於殘破的身軀是騙不瞭人的。時不時地就感冒發燒,一天拉肚子十多次,她恨不得長在馬桶上。

別人說她像個玻璃人,但吳夢覺得自己是個果凍人。為何像果凍人,鏡頭前的吳夢沒有說明緣由。話語間,可以聽出她對未來的迷茫。每天一醒來,就要投入一種緊張的備戰狀態。可以看出,吳夢術後的日子是非常難熬的。

因為呼吸困難,吳夢傢裡備著4臺呼吸機,還特地放在傢裡最顯眼的幾個地方,就怕哪一時吳夢一口氣沒喘過來。有呼吸機在,可以隨時應對可能發生的緊急狀況。

去世前的幾個月時光,吳夢的求生欲是非常強烈的。即使身體十分之虛弱,她仍然以一種積極的心態去養病。一日三餐,她努力地多吃一口肉。她豐腴的容貌已漸漸萎縮,她想吃的胖一點,再胖一點。

她早上6點就起床,按時吃護肝的水果,9點服用排異藥物。身體一有點力氣,她就努力地下床鍛煉。她聽音樂,想積極美好的往事。

此時的吳夢心裡堅信著自己總有一天會好起來的。這個時候折磨她的,還隻有生理上的病痛。

這個時候,吳夢覺得自己在心理上已經戰勝瞭疾病。

她談起一個和她一樣有著肺動脈高壓的病友,病友因疾病的緣故,數次懷孕皆選擇瞭流產,但最後等待她的卻是丈夫對她的拋棄。

沒有兒子,沒有丈夫,一個人孤零零地躺在房間裡。吳夢說,她不想過這種日子。所以,為瞭保住傢庭,她一定要生下孩子。

去世前的有一段時間,吳夢覺得自己是幸福的。有孩子,有丈夫,有圓滿的傢庭。她實現瞭她的夢想,她覺得自己可以活下去。她一直是個很樂觀的人,哪怕一件事有99%的失敗率,她都能覺得自己是那1%。

但隨著病情的逐步惡化,吳夢的心理狀態開始變得失序瞭起來。她開始擔憂害怕,整宿整宿地睡不著覺,就是吃安眠藥也不頂事。愈加殘破的身體開始蠶食她的意志力,漸漸地,她下不瞭床瞭。

之前她還想著有一日說不定能擺脫呼吸機,但後來的她已經離不開呼吸機瞭。她開始變得煩躁不安,她抱著丈夫王柯丁不住地顫抖,嘴裡卻發不出半個字,她恨自己無能。

“沒料到世界上還有這樣一種生存狀態:生不如死,卻無法選擇死。”從一開始,吳夢就高估瞭自己忍受痛苦的能力。她每天咳嗽,似要把五臟六腑都要咳出來。人也變得很瘦,皮包骨頭的,隻剩70斤骨血。

更令人絕望的是,吳夢出現瞭慢性排異。丈夫王柯丁沒敢跟她說,他怕吳夢一時接受不瞭,能救她的隻有進行第二次肺移植。

第一次肺移植已實屬幸運至極,世上又哪會有第二次的幸運及時呢。傢人沒有放棄吳夢,在賣房賣車準備好手術的錢時,由於沒有等到合適的肺源,吳夢已經不再適合做手術瞭。

為何吳夢會出現慢性排異?陳靜瑜醫生後來披露過,原因是吳夢不遵醫囑,不吃排異藥,導致雙肺感染,誘發瞭慢性排異。

即使傢人一再地給她加油打氣,但吳夢自己已經嗅到瞭死亡的味道。她跟朋友說,她自己連累瞭很多人。不光自己吃盡瞭苦頭,也讓傢人受瞭苦,她愧對很多人。

她早產出生的孩子,還沒來得及喊一聲“媽媽”,還沒享受到足夠的母愛,就已經遭受瞭生離的痛苦,以後還可能經歷死別。

吳夢再次住院後,孩子就交給瞭公婆照看。在醫院中,她根本見不到孩子的面。孩子好不容易來醫院一趟,回去後就發瞭燒,此後就再也沒踏過吳夢的病房。手機雖能一解思兒之苦,但永遠也替代不瞭母親溫柔的安撫。

即使到瞭臨終前,吳夢也沒能再見小兒子一面。她對不起這個未滿月的孩子,她雖給與他生命,可再也給不瞭他親生母親的愛。她愧對兒子。

吳夢第二次住院時,她的雙親已年老發白。人常說世上最痛苦的事情之一,莫過於白發人送黑發人。她還沒來得及好好孝敬雙親,就已經讓他們無女兒可盼。她不能給父親慶祝70大壽瞭,她愧對父母。

丈夫王柯丁仰慕她的才華與生命力。他愛她的執拗,也明白她的執拗,他尊重她的選擇。吳夢產子病重後,王柯丁一直寸步不離地守在她的身邊,他希望她能好好地活下去。但可惜的是,吳夢讓他失去瞭妻子。在吳夢心裡,她愧對丈夫王柯丁。

吳夢想在活20年,好補償傢人。但覆水難收,一切都來不及瞭。

2019年4月1日,世界首例肺移植產婦吳夢在無錫病逝。4月1日愚人節,上天給瞭吳夢絕佳的好運氣,但又愚弄人般的,又給瞭她致命的一擊。

她信念堅定過,後來也後悔過,人總要為自己一時的選擇買單。

“前半輩子任性,我用生命來買單。”

吳夢的生命沒有像塵埃一般被風輕輕吹去。此後一提起世界首例肺移植產婦,世人肯定會想起“吳夢”這個名字。對於吳夢自己的選擇,時間和歷史不會作出任何褒貶,它們隻是會把“吳夢”的名字客觀冷靜地刻在醫學書籍的某一頁上。

2022年,吳夢冒死生下的孩子已快4歲瞭。孩子沒瞭母親,丈夫沒瞭妻子,父母沒瞭女兒,但生活總是要繼續下去的。吳夢的傢人失去瞭至親,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

當初為瞭給吳夢治病,傢裡的錢也花的所剩無幾。很多感念於吳夢為愛生子的網友們,想給她的傢人籌集一些善款,但都被吳夢的傢人給拒絕瞭。

給吳夢治病雖然花瞭很多錢,甚至到瞭賣房賣車的地步,但對於日後的生活,他們還是能承擔得起的。

在吳夢去世後的三四年期間,王柯丁一直在好好地照顧他和吳夢的孩子,包括吳夢的雙親,他也一直把他們當做自己的親生父母來照顧。

孩子是吳夢拼著一條命才生下來的,這是吳夢生命的延續,王柯丁看著兒子,不免又時時想起妻子。他要帶著自己,也連同吳夢的那一份希冀,好好地把孩子撫養成人。

但有時候王柯丁也表示很後悔,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他肯定是不會讓她生下孩子的。但事已至此,說再多也是枉然,好好地去繼續生活才是正確的選擇。

吳夢去世後,王柯丁沒有選擇在人前多賣慘曝光。但偶爾也會接受記者的采訪,他知道外界對吳夢有很多的非議。該他發聲的時候他肯定會站出來,他不想看到別人過度地指責吳夢,她的妻子這輩子已經過得夠苦瞭。

吳夢的父母還在慢慢接受女兒死去的事實,雖然時間能稍稍撫慰傷痛。但隻要一想起女兒,仍不免老淚縱橫。

王柯丁一邊要撫養幼子,一邊也要照看嶽父嶽母的情緒,同時也要撫慰自己內心的傷痛。失去吳夢的他,能帶著吳夢的那份信念,領著一傢老小過上健康安穩的生活,就已足夠。

結語

吳夢肺動脈高壓卻堅持懷孕生子的事情從一開始就引發瞭很多討論。

從醫生的角度來看,他們最先考慮的是要保住吳夢的性命,其次才是孩子。可問題是,隻要堅持妊娠,吳夢就會面臨極大的生命危險。這樣低概率的生存可能,醫生是不忍吳夢去冒這個險的。但最後,他們尊重瞭吳夢本人的意願。

從吳夢自己的角度來看,她是不舍得打掉這個孩子的。孩子的生命是一回事,同時她又想給其他的肺動脈高壓患者一個生育成功的希望,她不想讓自己,也不想讓別的病友落得個無子無丈夫的境地。可惜的是,她賭輸瞭。

從其他肺病患者的角度來看,有人認為吳夢是自私的。合適的肺源不是那麼好等的,但吳夢幸運,第一次等瞭11天就等到瞭。

但她等到瞭又不珍惜,不好好遵醫囑吃排異藥,白白浪費瞭救她性命的肺。她還想進行第二次肺移植,世上哪有那麼多合適的肺源,如若都給瞭她,那其他的肺病患者又該怎麼辦?

無論從哪方來看,各方都有各方的道理。我們不能指責醫生,他們尊重瞭患者;我們也不能指責吳夢,她是向往美好生活的,也曾努力地好好活下去。她沒有錯,她隻是做出瞭一個選擇。

人健康地活一輩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若可以的話,請好好地愛自己。人隻有好好地愛自己,才可能好好地去愛別人。

有時候,對於傢人來說,你能好好活著,就是他們最大的幸福。

文章參考:

CCTV13:《面對面——被“綁架”的手術》

科技日報:《罔顧醫生建議,這樣的母愛真要命》

中國青年報:《肺移植高齡產婦逝世 吳夢不再有夢》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4月27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94215.html
師長命令扔30顆手榴彈炸橋,突然士兵驚呼:看,水中有日軍 歷史

師長命令扔30顆手榴彈炸橋,突然士兵驚呼:看,水中有日軍

2015年9月9日,新墻河抗戰史實陳列館正式對外開放。館內展品分為四個部分:日寇逞兇,湘北淪陷;同仇敵愾,英勇抗戰;英勇殺敵,血染新墻河;豐碑永鑄,警鐘長鳴。陳列館以抗日戰爭期間,湘北地區的抗戰史實為...
乾隆的一天是怎麼過的?4點起床、7點就翻牌,隨後開始枯燥的一天 歷史

乾隆的一天是怎麼過的?4點起床、7點就翻牌,隨後開始枯燥的一天

引言乾隆皇帝,中國歷史上最出名的帝王之一。由於各種影視作品的連番轟炸,即使是對歷史沒有瞭解的普通人也能對這位皇帝的生平說出一二。在普羅大眾的幻想中,乾隆皇帝集生殺大權於一身,每日不是忙著下江南奢侈享受...
慈禧一生隻寫瞭一首詩,卻被編入小學教材,如今耳熟能詳 歷史

慈禧一生隻寫瞭一首詩,卻被編入小學教材,如今耳熟能詳

引言:父母給予孩子的愛是無私的,是偉大的。許多父母一輩子勤勤懇懇,自己在物質上不曾有過絲毫享受。子女的喜、怒、哀、樂,無時無刻不在父母的心上。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有著許許多多的,關於父母對孩子的愛的俚...
漢武帝臨終前,看瞭一眼愛妃,嘆息道:太美瞭,賜死吧 歷史

漢武帝臨終前,看瞭一眼愛妃,嘆息道:太美瞭,賜死吧

漢武帝的一生,和陳皇後、衛皇後、李夫人以及鉤弋夫人四位女性都有過纏綿的感情, 可是都以悲劇告終。陳皇後失寵,被廢, 鬱鬱而終;衛皇後因巫蠱事件自殺;李夫人因病早逝;鉤弋夫人則因為可能危及皇權而被武帝處...
步步驚心中:若曦穿越到清朝,她看到誰的人生,過得步步驚心? 歷史

步步驚心中:若曦穿越到清朝,她看到誰的人生,過得步步驚心?

《步步驚心》其實並非是一部純粹的清宮劇,如果我們隻能看到若曦與四爺、八爺、十四爺之間的感情線,那便少瞭這部劇的內核。我們不要忘記瞭,拋開兒女情長,這部劇其實是一部實實在在的權謀劇。九子奪嫡這樣的戲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