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北約轟炸中犧牲的記者邵雲環,今丈夫未娶,兒子繼承遺志

  • 在〈1999年,北約轟炸中犧牲的記者邵雲環,今丈夫未娶,兒子繼承遺志〉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3

今年一場俄烏之戰,再次讓世界各國再次看到北約的行徑,這讓我們不禁想起瞭俄羅斯總統普京曾經說過的話,“隻要是西方試圖染指建立‘秩序’的地方,就會發生流血和傷痛。”

根據不完全的統計,自從1945年的二戰結束後到2001年這短短的56年裡,全球共計發生瞭248次武裝沖突。而這其中以美國為主動發起方的就有201場。美國帶領著北約盟友成員肆意發動戰爭、開展軍事活動。

這其中就包括1999年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各國軍隊悍然發動戰爭,對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以下簡稱南聯盟)展開的長達78天的狂轟濫炸。

北約軍隊所到之處無一幸免、“一視同仁”,學校和幼兒園、醫療設施和醫院、民宅和文化古跡、國際列車和地方道路、甚至是難民集中地和車隊都是他們瞄準的目標。

當然,中國駐南大使館也不可幸免,中國三位記者因此犧牲,正如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所說:“北約至今還欠著中國一筆血債。”

北約轟炸我駐南使館,中國三名記者犧牲

1998年10月,科索沃危機爆發,次年3月23日,美國國務院通過投票的方式支持克林頓對南聯盟進行轟炸的決定。

3月24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同盟國在沒有得到聯合國的允許之下,悍然發動戰爭,開始瞭對南聯盟的轟炸軍事任務。

北約的轟炸不分地點的“一視同仁”,在38000次作戰任務後,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基本上被夷為平地,隻剩一片廢墟,人員死傷近萬,100萬人成為難民無傢可歸,經濟損失更是無可估量。

1999年5月7日(北京時間5月8日),在北約對南聯盟轟炸瞭四十幾天之後,中國駐南大使館依舊沒有幸免遇難。

中國駐南大使館記者呂巖松說:“他們就是蓄意的屠殺,並不是失誤!”並向光明網的采訪記者詳述瞭使館被炸當天的細節。

那一天是每個中國人都不會忘記的一天,當地時間7日晚23時45分,此起彼伏的爆炸突然降臨南聯盟首都貝爾格萊德街頭,電網瞬間陷入癱瘓,讓本就黑暗的午夜時分變得徹底漆黑一片。

無論什麼時候,駐外使館都是“安全保障”,是一個特殊的存在。所以即使是在炮火連天的南聯盟,中國駐南使館的工作人員還是在不停地工作,關註當前戰爭局勢。即使是此刻已經停電,工作人員依舊通過無線電關註勢態發展。

使館的工作人員坐在院子裡,一邊關註兩方戰事,一邊討論當前形勢。眾人還商議定,明天每人拍一張頭像照片,記錄下自己的生活工作狀態,整理好後發給《環球時報》整版刊發,讓關心他們的人放心。

可是,當初的這個計劃現在永遠不會實施瞭,我們中已經有3人犧牲,還有20多人受傷。”回憶到此,呂巖松早已泣不成聲。

定好瞭明天的工作已經是晚上11點半瞭,潘占林大使勸大傢早點回去休息,隨後大傢陸續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洗漱休息。

就在大傢回到房間後的一分鐘之後,一生巨響後使館的屋頂轟然倒塌,眼前有無數的鋼筋水泥石塊落下。緊接著第二次爆炸聲響起,這時大傢才意識到:使館被轟炸瞭。

經過兩次轟炸,使館的樓梯基本已經炸毀,房屋損壞非常嚴重。即使如此,出於本能,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快速搶救著工作用品和資料,相互攙扶著沖出樓外來到空地上。

這時,大部分人來到瞭院子裡,清點人數時,發現邵雲環、許杏虎、朱穎和任寶凱4人沒在這裡。與此同時,使館地下車庫的戰備儲蓄油和廚房中的煤氣罐也相繼爆炸,使館大樓被一片熊熊大火籠罩。

此刻,北約開始瞭第二輪轟炸,遍地都是爆炸聲音。過瞭很久救援人員才趕到使館,開始營救住在五樓的工作人員。

使館一秘曹榮飛被救出時已經神志不清瞭,滿臉是血、眼睛尤為嚴重,耳朵已經聽不見瞭,隻是反復的說著:“我的鞋子呢?我沒有穿鞋,我沒有穿鞋。”

院子裡的傷員越來越多,情況慘不忍睹。此時,北約的轟炸接二連三開展,但是救援人員多次沖進樓中,隻希望能多搶救些資料和人員。

新華社記者邵雲環和一秘曹榮飛是夫妻,他們的房間正好被導彈擊中。邵雲環被救援人員找到時已經死亡,她的胳膊被炸斷,頭發披散著,光著腳被綁在擔架上運下樓來。

大傢看到邵雲環的屍體,再也控制不住情緒,放聲痛哭。這時,轟炸還在繼續,使館大部分人被迫轉移到相對安全的地帶,潘占林大使等部分同志堅持留下繼續開展救援。

幾個小時後,北約的轟炸逐漸遠去,許杏虎、朱穎的屍體相繼找到,已無生命體征。武官任寶凱被找到時還有微弱的呼吸,醫生表示可以挽救生命。

人民不接受“誤炸”言論,堅決反對霸權行徑

使館被炸後,許多華僑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給予大力支持,大使潘占林也一直沒有離開,堅持在現場指揮營救。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私自引發戰爭,使得貧民傷亡與日預增,難民流離失所。

現在竟然公然轟炸中國駐南大使館,這是當眾挑釁中國主權的象征。美國居然公開宣佈,這次轟炸是由“一系列基礎性錯誤導致的失誤”。

可是事實並沒如此,美國的情報精確的知道大使官邸的位置,五枚戰斧式巡航導彈從不同方向發出,精準打擊。

潘大使在得知美國的“失誤”言論之後,站在大使館的廢墟前,指著廢墟憤怒地說:“五枚導彈呀,怎麼會是失誤,這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攻擊!

中國駐南大使館的廢墟前擺滿瞭花圈,許多華僑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或是幫忙、或是資助、或是吊唁,使館廢墟的上空依舊飄揚著五星紅旗,盡顯中國人民的骨氣。

8日下午,百餘名在貝爾格萊德的華人上街舉行示威遊行,他們高舉著國旗和“血債要用血來還!”的條幅,向世界展現瞭中國人的態度。

同年6月,美國派遣特使來到中國解釋這次所謂的“失誤”,得到的是中國外交部長唐傢璇代表祖國人民發出的明確態度,“中國政府和人民不接受“誤炸”結論!”

隨後的7月15日,中美雙方在北京就使館被炸索賠案件,展開瞭五輪的談判。

雖然過程十分艱苦,但是中方堅持態度、占據主導,迫使美方放低姿態達成共識,向中國政府支付瞭450萬美元,分付給烈士傢屬和受傷人員,還支付瞭使館經濟損失2800萬美元,維護瞭國傢的主權和民族的尊嚴。

曹榮飛至今單身未娶,曹磊繼承母親遺志

經濟損失可以賠付,可是孩子的母親、丈夫的妻子,邵雲環以及其他兩位記者這三條鮮活的生命怎麼賠付?!

曹榮飛在轟炸中雙眼受瞭嚴重的外傷,右眼僅對一米遠的距離有光感,左眼甚至失明。這麼嚴重的外傷,如果流淚則會加重病情。

於是,大傢自作主張的隱瞞瞭妻子邵雲環犧牲的消息,不許他看報紙,也不許他聽廣播,以免泄露“秘密”。可是,病床上的曹榮飛卻如有所感,經常會問:“為什麼傢裡人沒來看我?”

曹榮飛心中不好的預感在6月2日下午終於得到瞭證實,兒童節本應得到母親陪伴和祝福的曹磊也永遠的失去瞭媽媽。

這時候,曹榮飛的病情已有好轉,中聯部和新華社的領導跟醫生一再確認他的情況,確定把邵雲環犧牲的消息告訴他。那一天,很多領導、同事、媒體都來到瞭曹榮飛的病房,他們的兒子曹磊在經過20多天漫長的等待之後終於見到瞭爸爸。

中聯部和新華社的領導、醫護人員、到場的記者同事在6月2日下午三點的時候開瞭個短會,商量怎麼告訴曹榮飛妻子已經犧牲的事實。

大約在四點左右,大傢來到瞭曹榮飛的病房。起初看到大傢來看望他,曹榮飛還是很開心的,他今天理瞭發、修過面,盡管臉上和脖子上的傷口還是清晰可見,但是精神面貌很好。除瞭曹榮飛,大傢都異常緊張、如臨大敵。

中聯部和新華社的領導在慰問瞭曹榮飛後,帶著沉痛的心情、緩緩地直奔今天的主題,告訴他邵雲環已經犧牲的消息,“黨和國傢領導人親自到新華社吊唁瞭邵雲環,還授予犧牲的三位同志‘革命烈士’和‘人民的好記者’的光榮稱號。”

心中的預感得到確認的曹榮飛強忍著淚水、死死地攥緊瞭拳頭,努力的克制著自己心中的悲痛。曹榮飛強忍悲痛的樣子讓在場的人們更加悲痛,紛紛模糊瞭雙眼。

還是蔡武打破瞭這份壓抑的悲痛,他緊握曹榮飛的雙手說:“你心裡難受,就大聲地哭出來吧。這樣,你也許會好受些。”聞言曹榮飛放聲大哭、難掩悲痛。待情緒稍微平復後,他自言自語的說:“其實我早就有所預感。”

是啊!自己重傷在身,如果妻子沒事又怎麼會不來看自己一眼。這時,早已在門外等候的曹磊也進來瞭,父子倆緊緊擁抱著放聲大哭。

這個世界上本也沒有感同身受的說法,誰又能切身體會他們失去至親的感受,隻有他們彼此能夠明白彼此的感受,其他人陸續走出病房,留他二人獨處。

三月初,曹磊跟隨其他的使館工作人員傢屬、留學生和漢語教員一起從南聯盟撤到鄰國羅馬尼亞。沒想到那次與母親見面竟是永別,這次再聚首父親雙目幾近失明,與母親更是天人永隔。

當初得知母親犧牲的消息,曹磊於9日,美國駐羅馬尼亞大使遞交瞭一封寫給美國總統克林頓的抗議信,對其轟炸使館的罪行表示強烈抗議,並以正言辭的措辭寫道,“克林頓應認真傾聽全世界的和平呼聲,停止轟炸,停止濫殺無辜,不要讓發生在我身上的悲劇再次重演!

然而此刻,見到父親的曹磊隻是一個失去母親的孩子。

之後,19歲的曹磊被北京外國語大學順利錄取,他在大學學習是塞爾維亞語。新華社參考新聞編輯部的領導也決定,等到曹磊畢業後,會正式接收他到母親生前工作的編輯部工作,這樣曹磊就可以繼承他母親的事業。

北醫大人民醫院采用國際上最新技術、聘用國內一流專傢為曹榮飛的雙眼進行瞭手術,幫助曹榮飛恢復視力。次年2月,經過長達九個月治療的曹榮飛,遠視力提高到0.5,近視力提高到0.66,基本上如同常人。

2022年,時間已經過去23年瞭,這二十多年的時間裡,常有親戚朋友給曹榮飛介紹對象,希望他能夠再次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生活,可是都被他婉言拒絕瞭

他總是說:“那天的巨響我永遠也忘不瞭,慘烈的場景也令我時刻銘記。”他現在視力雖然恢復,但是長時間看書就會頭痛,這使得曹榮飛不得不放棄文字工作。

但他平時也會充實自己,讓自己能夠從事更多的工作。除此之外,他唯一固定的就是每年去祭拜妻子邵雲環。

當年,還是個孩子的曹磊也已經成為瞭傢裡的頂梁柱,他順利的從北京外國語大學畢業,並且到南聯盟繼續進修。曹磊說:“那是媽媽曾經戰鬥過的地方,那裡有媽媽的影子。”

這些年,曹磊經歷瞭別的孩子沒有經歷過的變故,承受瞭很大的壓力,但是,學業有成的曹磊始終沿著母親的足跡向前走著,繼承瞭母親的事業。這麼多年,曹磊隻寫瞭一篇悼念母親的文章,此後隻是默默的思念媽媽。

每年憑吊犧牲烈士,中國人從沒忘記血債

時間過去瞭二十多年,不僅邵雲環的傢人、朋友、同事沒有忘記他,人民和國傢依舊沒有忘記她。每年曹榮飛請人為妻子寫挽聯時,執筆的人都會肅然起敬,“這是99年炸使館時犧牲的烈士呀!”

使館被炸一年後的清明節,中國駐南大使館早已換瞭辦公地點,從前的大使館遺址隻留給大傢憑吊烈士。潘占林大使帶領全體使館工作人員來到遺址進獻花圈、悼念烈士。

2021年5月7日,塞爾維亞勞動、就業、退伍軍人和社會保障部部長特帕夫切維奇、貝爾格萊德市市長韋西奇、中國駐塞爾維亞大使陳波及部分館員、塞各界友好人士,紛紛來到中國駐南大使館遺址前祭奠。

紀念碑前擺滿鮮花,5月8日,中國新聞網發文《22年過去瞭,中國堅毅前行,但永不會忘記那一天!》悼念在22年前犧牲的邵雲環等三名記者。

2022年3月24日,中國新聞網再一次發文《23年瞭,中國人從沒忘記那筆血債!》悼念烈士,講述當年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在南聯盟犯下的惡行,還有公然轟炸我駐南大使館的事實,23年前,我國記者用鮮血和生命記錄瞭那段令全中國人民難以忘卻、也不能忘記的歷史。

結語

中國駐南聯盟使館舊址前的紀念碑是在2009年5月7日,由貝爾格萊德市政府立的,用以緬懷在轟炸中犧牲的三名烈士。

多年後,中方在使館遺址上再次立起新的紀念碑,是一塊鐫刻著“緬懷烈士,珍愛和平”八個金色大字的黑色石碑。這兩塊石碑時刻警醒著世人,北約在此所做的一切。

參考文獻

孟湘君,編輯:周馳,23年瞭,中國人從沒忘記那筆血債!(報道)中國新聞網,2022年03月24日呂巖松,編輯:高辰,戰史今日5月8日:北約轟炸中國駐南大使館(圖)(報道)人民網,2014年05月08日劉淙、孟湘君,編輯:孫靜波,22年過去瞭,中國堅毅前行,但永不會忘記那一天!(報道)中國新聞網,2021年05月08日記者曲志紅、王熾,曹榮飛知愛妻永逝淚灑病床(報道)光明日報,1999年06月03日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4月28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94370.html
師長命令扔30顆手榴彈炸橋,突然士兵驚呼:看,水中有日軍 歷史

師長命令扔30顆手榴彈炸橋,突然士兵驚呼:看,水中有日軍

2015年9月9日,新墻河抗戰史實陳列館正式對外開放。館內展品分為四個部分:日寇逞兇,湘北淪陷;同仇敵愾,英勇抗戰;英勇殺敵,血染新墻河;豐碑永鑄,警鐘長鳴。陳列館以抗日戰爭期間,湘北地區的抗戰史實為...
乾隆的一天是怎麼過的?4點起床、7點就翻牌,隨後開始枯燥的一天 歷史

乾隆的一天是怎麼過的?4點起床、7點就翻牌,隨後開始枯燥的一天

引言乾隆皇帝,中國歷史上最出名的帝王之一。由於各種影視作品的連番轟炸,即使是對歷史沒有瞭解的普通人也能對這位皇帝的生平說出一二。在普羅大眾的幻想中,乾隆皇帝集生殺大權於一身,每日不是忙著下江南奢侈享受...
慈禧一生隻寫瞭一首詩,卻被編入小學教材,如今耳熟能詳 歷史

慈禧一生隻寫瞭一首詩,卻被編入小學教材,如今耳熟能詳

引言:父母給予孩子的愛是無私的,是偉大的。許多父母一輩子勤勤懇懇,自己在物質上不曾有過絲毫享受。子女的喜、怒、哀、樂,無時無刻不在父母的心上。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有著許許多多的,關於父母對孩子的愛的俚...
漢武帝臨終前,看瞭一眼愛妃,嘆息道:太美瞭,賜死吧 歷史

漢武帝臨終前,看瞭一眼愛妃,嘆息道:太美瞭,賜死吧

漢武帝的一生,和陳皇後、衛皇後、李夫人以及鉤弋夫人四位女性都有過纏綿的感情, 可是都以悲劇告終。陳皇後失寵,被廢, 鬱鬱而終;衛皇後因巫蠱事件自殺;李夫人因病早逝;鉤弋夫人則因為可能危及皇權而被武帝處...
步步驚心中:若曦穿越到清朝,她看到誰的人生,過得步步驚心? 歷史

步步驚心中:若曦穿越到清朝,她看到誰的人生,過得步步驚心?

《步步驚心》其實並非是一部純粹的清宮劇,如果我們隻能看到若曦與四爺、八爺、十四爺之間的感情線,那便少瞭這部劇的內核。我們不要忘記瞭,拋開兒女情長,這部劇其實是一部實實在在的權謀劇。九子奪嫡這樣的戲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