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如果臺灣永遠不同我們談判怎麼辦?難道能放棄國傢統一?

  • 在〈鄧小平:如果臺灣永遠不同我們談判怎麼辦?難道能放棄國傢統一?〉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2

1989年5 月16日中午,鄧小平設宴招待前來中國訪問的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時,兩人有過一段耐人尋味的對話。

戈爾巴喬夫說:“我要邀請你去蘇聯訪問。”

小平答道:“我出國的使命已經完成瞭。如果 3年前解決瞭柬埔寨問題,那我真的要到蘇聯去。可能去遠東,也可能是莫斯科。現在已經過瞭 3年瞭,我這個年齡不允許瞭。我感謝你的盛情邀請。”

戈爾巴喬夫再次邀請說:“一旦你得出結論可以訪蘇,我們將隨時歡迎你去。”

小平想瞭一下,告訴戈爾巴喬夫:“我這一生隻剩下一件事,看來恐怕做不成瞭,就是臺灣問題。調整瞭與日本的關系,與美國的關系,也調整瞭與蘇聯的關系。確定瞭歸回香港,還未到期,但也確定瞭。

這是對外關系問題。對內的參與,確定瞭基本路線,四個現代化這件事。一個政策,就是改革開放政策。四個堅持。還沒有能夠實現的,就是廢除終身制度。這個沒能實現。這是制度上的重要問題。”

不管是領袖也好,普通人也好,一個人在老去或者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都會有或大或小的人生遺憾。即便偉大如鄧小平,也不例外。

他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完成祖國的統一大業。在這次會見戈爾巴喬夫時,85歲高齡的小平同志平靜地預見到,自己恐怕很難看到臺灣回歸祖國的那一天瞭。

所以在和戈爾巴喬夫的這次談話中,他絲毫沒有對這位蘇聯領導人隱瞞自己的這一遺憾。

一、

臺灣問題是美國以軍事手段阻撓中國的統一而產生的問題,美國才是臺灣問題的制造者,這一點小平同志看得比誰都清楚。

1977年8月24日他在會見美國國務卿賽勒斯·萬斯時,便告訴美國客人:“我們必須澄清一個事實,是美國侵占瞭中國的領土臺灣。現在的問題是,美國要控制臺灣,使中國人民不能實現自己祖國的統一。”

為解決臺灣問題,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等黨和國傢領導人就提出瞭包括“第三次國共合作”、“和平解決”在內的各種各樣的方案和設想,但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這些設想都沒有得到實現。

但毛澤東等人從解決臺灣問題的實際出發作出的那些設想和探索,為後來小平同志“一國兩制”科學構想的產生,起到瞭思想先導的作用。

1954年12月,蔣介石與美國簽訂瞭《共同防禦條約》,這無疑是對中國主權的嚴重挑釁。

為瞭擊破美蔣軍事、政治聯合,向國際社會表明中國共產黨人的立場和決心,毛澤東指示《人民日報》發表瞭《一定要解放臺灣》的社論,提出瞭"解放臺灣"的口號,並決定讓中國人民解放軍對據守金門島的國民黨軍進行的懲罰性的大規模炮擊封鎖行動。

毛澤東的態度很堅決,我們要求美軍從臺灣撤退,蔣軍從金門、馬祖撤退,你不撤我就打。但他又指出,金門炮戰並不為攻取金門,而是一場政治仗。

當時的情況是,解放軍可以很輕松的拿下金門;但一旦解放金門,將有可能造成國民黨軍將退回臺灣,使臺灣孤懸海外的結果,所以毛澤東采用瞭“隻打炮,不登陸”的方針。

金門炮戰開打後,國際社會普遍擔心這場區域沖突升級為大戰,所以國際社會反對美軍介入臺灣問題的聲音不斷高漲。

在避免國傢分裂這個問題上,毛澤東和蔣介石達成瞭默契:此後解放軍隻在單日對金、馬進行小規模射擊,再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炮戰。

1979年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正式建立外交關系之日,國防部部長徐向前代表中國政府向全世界公開發表瞭《停止炮擊大、小金門等島嶼的聲明》。從這時起,這場歷時21年的“金門炮擊”才算是正式劃上瞭句號。

臺灣問題關系著中華民族的榮辱興衰 , 完成祖國的統一大業 , 是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願望 , 也是中共產黨人的神聖歷史使命 。

1974 年,81 歲的毛澤東不無遺憾地在告訴英國首相希思:中國統一這件事 , 我恐怕看不到瞭。他指著一旁的鄧小平對希思說:“這是他們的事 。”

二、

進入 80年代後,隨著毛澤東等第一代領導集體的相繼離世,作為第二代領導集體核心的鄧小平,義不容辭地繼承瞭第一代領導集體實現祖國統一的遺願。

1979年, 鄧小平便提出瞭"把臺灣歸回祖國,完成祖國統一的大業提到具體日程上來"的號召,並把它當成80年代中國共產黨人的三大任務之一。

小平同志曾在各種不同的場合強調祖國統一的偉大意義。隨著香港、澳門問題的陸續解決,他不無感慨地說:“我恐怕看不到解決臺灣問題的時候瞭!”

感慨之後,小平同志又明確提出解決臺灣問題不能無限制地拖下去,“中國不統一,我們這代人死瞭也不瞑目,見瞭馬克思也不光彩。實現祖國的統一是民族的願望,一百年不統一,一千年也是要統一的。”

小平同志這鏗鏘有力的話語,代表瞭每一個海內外炎黃子孫的殷切期望,代表瞭實現祖國的完全統一是鄧小平矢志不渝的信念和畢生實踐的目標。

1978年1月7 日,鄧小平在會見美國國會議員團時,果斷地告訴美國人:“解決臺灣問題就是兩隻手,兩種方式都不能排除。

力爭用右手爭取和平方式。用右手大概要力量大一點。實在不行,還得用左手,即軍事手段。我們在這方面不可能有什麼靈活性。要說靈活性,就是我們可以等。”

1979年元旦,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臺灣同胞書》,宣佈瞭中國中央政府爭取和平統一祖國的大政方針,闡明實現中國統一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希望臺灣當局以民族利益為重,對實現祖國統一的事業作出寶貴的貢獻。

這份《告臺灣同胞書》,充分表達瞭以鄧小平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在臺灣問題上的意見。

三、

1979 年1月 28 日是中國農歷的新年。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鄧小平應美國卡特總統之邀,正式訪問美國。

1 月 30 日上午,鄧小平來到國會山,與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伯德進行瞭會談。會談中,伯德問小平:“中共是否將會采取和平方式解決臺灣問題?”

小平的回答是:“我們拒絕排除使用武力解決問題的可能性,但隻要臺灣回歸祖國並承認隻有一個中國,我們將容許臺灣現存的制度及臺灣人民現行的生活方式。

臺灣地方當局可以與外國保持人民與人民之間的關系,我們希望以和平方式解決此問題,但中國不能承諾不采用其他方式解決,因為如果我們作此承諾,將不利於和平統一。”

這是鄧小平代表中國做出的臺灣問題的底線。在這個底線的基礎上,小平還提出要“加快臺灣回歸祖國的速度。”

每個中國人都知道臺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解決臺灣問題的最大障礙卻是美國。

中美正式建交時,美國政府雖然宣佈與臺灣斷交、廢約、撤軍,但1979年1月26日,美國國會卻又通過瞭一本《與臺灣關系法》,稱“美國作出同中國建立外交關系的決定是以臺灣的前途將以和平方式決定這種期望為基礎的;凡是企圖以和平以外的方式來解決臺灣問題的努力,都將會威脅西太平洋地區的和平與安全,引起美國的嚴重關註。”

美國人想明目張膽地通過《與臺灣關系法》向臺灣提供“防禦性武器”,使之“保持抵禦會危及臺灣人民的安全或社會、經濟制度的任何訴諸武力的行為或其他強制形式的能力”。

這個法案,違反瞭中美兩國建交原則以及美方的承諾,是對中國內政的公然幹涉。

中國政府對此迅速作出反應。小平同志在4月19日會見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訪華團時說:“中美兩國關系能夠正常化的政治基礎,就是承認隻有一個中國。

現在美國這個法案否定瞭中美關系正常化的政治基礎,所以我奉勸美國朋友註意這個問題,這樣的事情不能幹瞭。”

四、

在鄧小平的主持下,中國共產黨一方面實行改革開放、加快經濟發展的政策,另一方面為完成祖國統一大業,逐漸醞釀解決臺灣問題的科學構想。

鄧小平在1979年12月 6日會見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時,向全世界清楚地表述瞭這個科學構想的內容。

他說:“對臺灣,我們的條件很簡單,那就是臺灣的制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臺灣與外國的民間關系不變,包括外國在臺灣的投資、民間交往照舊。

臺灣作為一個地方政府,可以擁有自己的自衛力量,軍事力量。條件隻有一條,那就是,臺灣要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作為中國的一個地方政府,擁有充分的自治權。”

這個科學構想後來在小平同志辯證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的基礎上,由小平同志創造性地豐富完成為 “一國兩制”的科學理論 , 成為祖國和平統一的最佳模式 。

“一國兩制”的科學理論,是小平同志認識到“臺灣問題有很深的國際背景,有特殊的復雜性,解決起來很不容易”的基礎上創造性地提出來的。

從臺灣方面看 , 實行資本主義政治經濟制度的臺灣,在意識形態生活習慣等方面與大陸有很大不同,臺胞對社會主義制度存在很多誤解;

大陸要努力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宏偉目標,也需要集中精力,一心一意搞建設。所以小平指出:“總得找出個辦法來 , 新問題就得用新辦法解決 。”

鄧小平深知用社會主義去統一臺灣地區 , 一下子不容易為臺灣當局和人民接受;即使勉強接受,也會造成混亂局面,這反而違背瞭統一後,要保持臺灣穩定和發展的初衷。

“一國兩制” 就是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國傢的主體堅持社會主義制度,臺灣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享有高度自治的一個偉大構想。

“一國兩制” 是解決臺灣問題的最佳方案。

它既考慮瞭大陸人民的需要,又充分照顧到臺灣人民當傢作主的願望與要求,同時兼顧各方的利益,是一個“多贏方案” 。

它不僅可以避免兩岸骨肉相殘,又能順應兩岸互利互補、共同發展的趨勢,有利於臺灣的長期繁榮與穩定,有利於維護世界的和平與發展。

有瞭以"一國兩制"之後,是不是就意味著可以放棄武力統一祖國的方式呢?

小平同志提出,在堅持“一國兩制”的前提下,我們也還要堅持和平發展、積極防禦、正義鬥爭、武力威懾的戰略思維,建設強大的國防力量,讓其成為中國和平統一大業的堅強保障。

中國政府對臺灣問題有足夠的耐心,但是這不意味著臺灣問題可以無限制地拖下去。正如小平同志說的那樣,祖國統一是大勢所趨,“隻要臺灣不同大陸統一, 臺灣作為中國領土的地位是沒保障的,不知道哪一天又被別人拿走瞭。”

所以,“武力手段是我們解決臺灣問題的一種戰略考慮,也是最後的選擇。”

小平深知,臺灣問題的解決還是得依賴我們自己強大的綜合國力,因此“能否真正順利地實現大陸與臺灣的統一,一要看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結果,二要看我們經濟能不能真正發展。

我們隻有在政治上和經濟制度上比臺灣優越,有一支強大的現代化、正規化的革命軍隊這是個前提。沒有這個前提,什麼談判啊,'三通'啊,都談不上。”

五、

在1989年舉行的中共十三屆五中全會上,鄧小平從黨和國傢的領導崗位上完全退瞭下來,但他並沒有停止思考祖國的統一大業問題在。退下來以後,他還多次聽取對臺工作匯報,並多次會見臺灣同胞以及與臺灣有關的一些人士。

1990年9月,針對臺灣當局在國際上制造"一國兩府"的企圖,鄧小平在會見馬來西亞客人時說:“現在臺灣有人想搞'一國兩府',這不行。大陸同胞,臺灣、香港、澳門的同胞,還有海外華僑,大傢都是中華民族子孫。我們要共同奮鬥,實現祖國統一和民族振興。”

1992年春,年近九旬的鄧小平在南巡期間還在思考著如何才能實現"一國兩制"的問題。在上海視察期間,有年輕人懷著崇敬的心情對小平說:“您在我們年輕人心目中是最德高望重的。”

小平微微一笑,謙虛地說:“這不好說吧!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來不及做,也做不完。”

臺灣和祖國統一的大業,就是鄧小平沒有來得及做完的事。面對這個人生遺憾,他對年輕一代語重心長地說:“靠你們年輕人瞭!”

近年來,有些人頻繁試探和挑戰中國的底線,認為中國既然堅持和平崛起,就不會采取武力方式解決臺灣問題。

這些人不要忘記,在捍衛國傢主權和利益上,中國人是不會和任何人討價還價的。早在建國之初,毛澤東等老一輩革命傢就用抗美援朝戰爭告訴全世界:絕不要低估中國人捍衛國傢主權和利益的決心。

在這裡請允許我用一向桀驁不馴的麥克阿瑟的一句話來做為本文的結尾:“誰要想跟中國打仗,那他簡直就是有病!”

參考資料:

石國華:《鄧小平與臺灣問題的構思》

楊明偉:《“我這一生隻剩下一件事”——鄧小平晚年與臺灣問題》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5月3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95004.html
師長命令扔30顆手榴彈炸橋,突然士兵驚呼:看,水中有日軍 歷史

師長命令扔30顆手榴彈炸橋,突然士兵驚呼:看,水中有日軍

2015年9月9日,新墻河抗戰史實陳列館正式對外開放。館內展品分為四個部分:日寇逞兇,湘北淪陷;同仇敵愾,英勇抗戰;英勇殺敵,血染新墻河;豐碑永鑄,警鐘長鳴。陳列館以抗日戰爭期間,湘北地區的抗戰史實為...
乾隆的一天是怎麼過的?4點起床、7點就翻牌,隨後開始枯燥的一天 歷史

乾隆的一天是怎麼過的?4點起床、7點就翻牌,隨後開始枯燥的一天

引言乾隆皇帝,中國歷史上最出名的帝王之一。由於各種影視作品的連番轟炸,即使是對歷史沒有瞭解的普通人也能對這位皇帝的生平說出一二。在普羅大眾的幻想中,乾隆皇帝集生殺大權於一身,每日不是忙著下江南奢侈享受...
慈禧一生隻寫瞭一首詩,卻被編入小學教材,如今耳熟能詳 歷史

慈禧一生隻寫瞭一首詩,卻被編入小學教材,如今耳熟能詳

引言:父母給予孩子的愛是無私的,是偉大的。許多父母一輩子勤勤懇懇,自己在物質上不曾有過絲毫享受。子女的喜、怒、哀、樂,無時無刻不在父母的心上。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有著許許多多的,關於父母對孩子的愛的俚...
漢武帝臨終前,看瞭一眼愛妃,嘆息道:太美瞭,賜死吧 歷史

漢武帝臨終前,看瞭一眼愛妃,嘆息道:太美瞭,賜死吧

漢武帝的一生,和陳皇後、衛皇後、李夫人以及鉤弋夫人四位女性都有過纏綿的感情, 可是都以悲劇告終。陳皇後失寵,被廢, 鬱鬱而終;衛皇後因巫蠱事件自殺;李夫人因病早逝;鉤弋夫人則因為可能危及皇權而被武帝處...
步步驚心中:若曦穿越到清朝,她看到誰的人生,過得步步驚心? 歷史

步步驚心中:若曦穿越到清朝,她看到誰的人生,過得步步驚心?

《步步驚心》其實並非是一部純粹的清宮劇,如果我們隻能看到若曦與四爺、八爺、十四爺之間的感情線,那便少瞭這部劇的內核。我們不要忘記瞭,拋開兒女情長,這部劇其實是一部實實在在的權謀劇。九子奪嫡這樣的戲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