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作霖去世80年後,孫子回來為他掃墓,警告日本:中國人民不可欺

  • 在〈張作霖去世80年後,孫子回來為他掃墓,警告日本:中國人民不可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7

2007年3月26日,沈陽張氏帥府博物館來瞭一位不速之客。他徑直來到館長張力的辦公室,向張館長做瞭自我介紹:他叫張閭實,是張作霖第六子張學浚之子,現任臺灣高爾夫之旅雜志社總編輯。

這是他第一次來沈陽,他想去祭拜一下他的爺爺張作霖的墓地,但卻不知道爺爺的墳在哪裡,這才產生瞭來帥府博物館求助的念頭。

帥府博物館的“不速之客”

張力館長並沒有輕易相信眼前這個陌生人講的話,因為在工作中,他遇到過好幾位冒充張作霖後人的騙子。

如果眼前這個人真的是張作霖的後人,帥府博物館自然應該熱情接待;但如果是個騙子,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

張力館長將來人請進瞭自己的辦公室,請他講一講1928年6月4日發生在皇姑屯的那場爆炸事件。

因為如果這個張閭實真是張作霖最得寵的壽夫人的孫子,那壽夫人一定會告訴他一些外人不知道的秘密。

張閭實告訴張力館長:張作霖的火車爆炸後,張作霖的喉嚨被一塊飛出來的彈片切斷瞭,隨後被小汽車帶到瞭壽夫人所在的奉天大帥府小青樓。

為瞭封鎖消息,除瞭壽夫人和貼身丫鬟,誰也不許進去。張閭實聽奶奶說,張作霖抬回來後被安置在臥室的床上,一句話沒說就死瞭,並沒有留下什麼遺言。13天後,張學良才從關內啟程回奉天。

至於張學良為什麼13 天後才遲遲返回奉天,張閭實說奶奶曾告訴過自己:“‘皇姑屯事件’發生時,張學良雖在天津,卻找不到他人。部隊都慌瞭,是壽夫人出來安撫部隊,並派人到所有可能的地點去找。”

民間有種說法,說張作霖臨死前得知是日本人時,狠狠地說瞭句:“打!”對於這種說法,張閭實並不認同,他說奶奶清楚的告訴自己,爺爺死前,一個字也沒有留下。

通過簡短的詢問,熟知張傢歷史的張力館長基本上可以肯定,眼前的這個張閭實是真的,他的確是張作霖的親孫子,也是張學良的親侄子。

既然確定瞭來人的身份,張力館長自然會熱情地邀請張閭實參觀一下這座大帥府博物館。張閭實一邊參觀一邊問張力:大帥府是不是很多建築都被拆掉瞭,怎麼看起來並不大?

因為他的奶奶曾告訴他:“帥府裡大小青樓旁邊當時可以駐紮兩個排,營房很大,甚至連大炮戰車都可以容得下。”

張閭實的父親張學浚,也曾對張閭實講過自己小時候的事。他說當時大帥府闊氣異常,每個孩子都有一層樓的空間,各房是獨立生活的,隻有過年過節才會在一起。

張學良和夫人於鳳至則很早就單獨住在外面瞭。在張傢的傢庭聚會上,兄弟姐妹們都很少講政治話題,“隻是打打麻將。”

張閭實的到來,也解開瞭張力館長心中的一個疑惑。因為坊間一直有一種說法,說日本侵占沈陽之後,張閭實的奶奶壽夫人曾從日軍手中拿回瞭不少張傢的財產。

張閭實否認瞭這種說法。他說日本侵占沈陽之後,日本關東軍司令本莊繁確實曾將帥府裡的珍寶財物裝瞭3 列火車開到北京,想請壽夫人或者張學良前來接收,但兩人都沒有理睬日本人。

張學良還托人轉告本莊繁:要還的話,日本應該把東北還給中國。

見張傢不吃這一套,本莊繁隻好命令火車開回沈陽。在返回途中,日本兵就開始搶奪火車上的財物,回到沈陽時,這三車財物幾乎被日本兵搶光瞭。

此時壽夫人一直住在天津,手上並沒有多少財產,甚至要靠天津的親戚接濟才能度日。如果她收下瞭日本人送來的財物,又怎麼會如此窮困呢?

在交談中,張閭實還向張力館長回憶起瞭一個已經被歷史所湮沒的名字:張三義堂。這是一個曾經掌管張傢在東北的財富與產業賬目的機構,一直由張作霖的大女兒張首芳管理。

“九·一八”事變後,張首芳從沈陽逃到瞭天津,她管理的張三義堂中的張傢產業,從此被日本人搜刮殆盡。

祭拜祖墳,正告日本右臂

陪同張閭實參觀完帥府博物館後,張力將這一情況向沈陽市有關領導進行瞭匯報。

領導十分重視,在核實完張閭實的身份後,特意安排張力和政協文史委主任賈偉志、市臺辦副主任趙傑、市張作霖研究室主任范麗紅一起,陪同張閭實前往盤錦大窪拜祭張傢祖墳。

張傢的祖墳原先位於海城縣駕掌寺。從1937年起,這裡由海城縣劃歸到瞭盤山縣,1970年又劃歸到現今的大窪縣。

行政區劃雖然幾易其名,但張傢的祖墳卻依然保護得很好,還有不少張氏族人仍在這裡躬耕勞作,繁衍生息。

張氏墓園是盤錦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2000年7月,盤錦市又對其進行瞭一次大規模維修。

新墓園氣勢宏偉,墓園迎面醒目的石碑上,鐫刻著張學良親筆題寫的"張氏墓園",甬路上分立左右的望柱上刻有"前人臥一方瑞地,後世出千古功臣"的楹聯。

張氏墓園有張氏傢族的11座墳墓,規模比較大的兩座,是張作霖的父親張有財和二哥張作孚的。這兩座墳塋是1912年時任中華民國陸軍二十七師師長的張作霖,在安葬二哥張作孚時重修的。

在先人的墓地前,張閭實熱淚盈眶,喃喃自語。這時突然刮起瞭一陣山風,幾乎將點燃的蠟燭吹熄瞭。陪同的幾位同志和張閭實一起撿瞭幾塊碎石壓在香爐中,防止香爐被風吹倒。

這是張作霖的孫輩第一次來給自己的祖父掃墓。張閭實打開一瓶酒,將酒灑在張作霖的墳頭,又仔細地撫摸著張作霖的墓碑,久久不願放手。

張閭實還在爺爺的墳前朗讀瞭自己親筆寫的祭文。這篇祭文洋洋灑灑,寫盡瞭他對爺爺罹難的痛惜、對於那段國恨傢仇和數千萬同胞慘遭塗炭的痛恨,字字皆濺血淚。

祭文的最後,張閭實寫道:“於中華民族而言,這段歷史不堪回首,我們決不會忘記國恥。過去是沉痛的,所以我們要時時刻刻提高警惕,同時也要正告日本右翼:你們不要執迷不悟,偉大的中國人民是不可欺的!”

張傢後人在臺灣的故事

祭拜之後,張閭實一行驅車返回沈陽張氏帥府博物館。在這裡他接受瞭趙傑和范麗紅一個多小時的采訪,說起瞭張傢後人在臺灣的生活境況以及傢族裡一鮮為人知的故事。

在采訪開始的時候,范麗紅送給張閭實一本日本出版的《不可公開的照片》,這本書裡,清楚地記錄瞭日軍炸死張作霖的全程。望著這些照片,張閭實的眼睛又濕潤瞭,他說自己是張傢的孩子,對於那段歷史,有著解不開的情結。

張閭實告訴范麗紅,“對於這件事(皇姑屯事件),我是2年級時從課本上第一次瞭解到這段歷史的。臺灣的教科書雖然記載得很少,但還是感覺刻骨銘心。”

提起張傢,“西安事變”是一個繞不過的坎。張閭實說,張學良雖然在傢人面前從來不提“西安事變”,但他從不後悔自己幹過的這件壯舉。張學良曾親口說過:“如果把歷史重演一遍的話,我還會那樣做!”

至於“西安事變”後,張學良為什麼要親自送蔣介石回南京的問題,張閭實說張學良這麼做,是為瞭救整個傢族人的性命。

因為宋美齡做過承諾:隻要張學良親自送蔣介石回南京,就會保證張傢的安全。在張傢人的心中,張學良這是在用自己後半生的自由,換取整個傢族生的希望。

在臺灣的很多人眼裡,張學良是害得國民黨丟掉大陸的“叛將”,張傢人也隨之受盡瞭歧視和白眼。不身臨其境,是無法理解張傢的孩子們這一路成長中遇到的苦澀和彷徨。

張閭實 1962 年出生在澳門,1967 年隨傢人到臺灣生活。從小他就和張傢其他孩子一樣,被傢長要求謹小慎微,不要多說話、不要亂問問題。

所以顯赫的傢世帶給他的並不是榮華富貴的生活,而是隱姓埋名、傢族分崩離析的坎坷經歷。

張閭實是在小學二年級時才知道自己就是張作霖的孫子的。當時張閭實偶然在一本課外讀物上看到瞭張作霖被日軍炸死的內容,發現上面的張作霖畫像和傢裡掛著的一張老照片上一位穿軍裝、拿著指揮刀的老人長得一模一樣。

這時母親才告訴他,這個拿著指揮刀的老人是他的爺爺張作霖。

後來,張閭實的身份還是被老師和同學們知道瞭,同學們都孤立他,說他是“叛將傢的小孩”,是大土匪、 大軍閥的孫子。

就連老師上歷史課上到“西安事變”那一節的時候,老師都會把張閭實趕出教室,讓他到操場上去站著。後來張閭實問同學老師到底講瞭什麼,同學說你最好不要聽,聽瞭你會難過的。

“叛將之後”這個標簽跟隨瞭張傢人很久,給他們的生活帶來瞭極大的困擾。張閭實年輕時認識瞭一個空姐,兩人感情很好,結果這位空姐後來發現他是“叛將之後”,就馬上和他斷絕瞭關系。

張閭實在臺灣遭到的歧視很多,有一段時間,甚至連工作都找不到。人傢隻要知道他是張學良的侄子,便會陰陽怪氣地說:“你是張學良的侄子,還用工作嗎?”受盡委屈的張閭實,隻好回傢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默默地流淚。

在張閭實的記憶中,張傢人一直過得比較辛苦。迫於生計,他的父親來臺灣後做過建材買賣,開過餐館,但從不敢公開自己的身份。

張閭實從小也沒有過過少爺的生活,甚至過得連普通工薪階層傢的孩子都不如。

大伯張學良給的“傢訓”

到臺灣以後,張閭實和大伯張學良見面的機會並不多,因為張學良不能隨便見外人。

張閭實每年隻有一次和張學良見面的機會。每次見面,趙四小姐都會親自下廚,做她拿手的英國烤牛肉和沙拉給張閭實吃。張閭實至今還記得趙四小姐做的冰激凌, 比外面賣的冰激凌 要好吃很多。

張學良留給張閭實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張學良80歲那年的聖誕節。當時張閭實去張學良處過聖誕,中途張學良要上二樓洗手間,張閭實於是準備扶張學良上樓。 張學良拒絕瞭張閭實的好意,並告訴他:“張傢的男人不可以讓人攙扶。 ”

這句話讓張閭實記瞭一輩子。他知道這是大伯在告誡自己:張傢的男人再怎麼苦,也要撐下去。從那以後,他把這句話當成傢訓,同樣傳給瞭自己的孩子們。

張閭實的父親張學峻來臺灣後,在臺北開瞭一傢貿易公司,但公司經營得並不順利,幾乎不掙錢,所以張閭實兄弟姐妹五人都是靠著自己半工半讀才完成學業的。

後來張學峻關瞭貿易公司,開瞭一個館子,這才賺瞭點兒錢。但好景不長,張學峻又因為中風病倒瞭,館子也隻能轉讓瞭出去。

張學峻中風後,很想大哥張學良來看看自己,但由於種種原因,這個願望一直沒有實現。這也成瞭張學峻一生中的最後一個遺憾。

在采訪中,張閭實還說起瞭自己的五叔張學森小時候的一些趣聞。

張學森是張作霖的第五個兒子,從小十分淘氣。八九歲時,他見父親每次從大帥府的儀門走過時,守衛儀門的衛兵總是立正敬禮。他覺得好玩,就經常在儀門那兒來回跑。

有一天,張學森故意將衛兵的槍碰倒,槍刺把他的腳面劃破點皮兒。小學森耍賴罵衛兵,沒想到驚動瞭張作霖。

張作霖問明情況後,氣得脫下軍鞋,將張學森摁倒在地,當著衛兵的面狠狠地用鞋底抽瞭他一頓,並當場讓他給衛兵道歉。從那以後,張傢儀門又多瞭個名字:“教子門”。

張學森後來在美國一傢航空公司任職。晚年的張學良和趙一荻在美國生活,都是由張學森照顧他們的起居。張學森曾在1990 年回到大陸,還受到瞭鄧小平的接見。

張學森的女兒張閭蘅,現為全國政協委員、香港立法委員。她有個兒子名叫黃大煒,是香港著名 的音樂人。

張傢人的“故鄉情結”

“故鄉”這個詞,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一直是張閭實心心掛念卻又感覺十分遙遠的地方。

壽夫人生前不止一次對張閭實講起當年在東北的日子,告訴張閭實東北有多美,能在冰天雪地裡騎著馬車,有好吃的大鍋菜,有凍梨,還有那種從南方運來的很小很小卻很甜很甜的橘子……

長輩們對於故鄉的記憶一直觸動著張閭實的心,他不止一次想象故鄉的樣子。可大陸對於張傢人會是什麼樣的看法?

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他,讓他一次又一次打消瞭回鄉的念頭——雖然父親張學浚在彌留之際,一再希望兒子將來能夠替他回到故鄉看一看。

張學良過世後,張傢許多海外的親戚開始陸續回國尋宗,張閭實也產生瞭回東北祭拜爺爺的想法。

2007 年 3 月,他借著一個港商團到東北考察的機會,這才邁出瞭回故鄉的第一步。從臺灣到香港,又從香港經武漢到長春之後,張閭實回到瞭沈陽。每靠近故鄉一步,張閭實的內心都更加緊張和激動。

祭拜張作霖之後,張閭實產生瞭一個想法:自己一定要寫一本關於張傢歷史的書,告訴大傢一個真實的張傢,以及‘九·一八事變’後張傢人的人生軌跡。

從那以後,張閭實花瞭兩年多時間,足跡遍佈沈陽、西安、北京、上海各地,一邊考證歷史,一邊和在大陸的張傢後人相認。

2009年,張閭實帶著夫人回到沈陽定居。不久後,他被遼寧省政協文史委員會聘為副主任級巡視員。這個操著一口臺灣口音的老人,似乎打定主意要做一個東北漢子。

他說:“張傢後人將近 80 年來沒人回故鄉東北,沈陽這座城市對張傢人來說可能有太多的傷痛,但時間的流逝讓我已不再感到哀痛,所以決定將張傢的血脈重新帶回沈陽,讓自己真正成為一個沈陽人。”

2010年,哈爾濱出版社出版瞭張閭實創作的《漫漫歸鄉路》一書。

這本書是張閭實以自己親身經歷及母親口述的六十年傢族興衰的點滴為背景,以其回歸大陸為線索,講述瞭張作霖、張學良鮮為人知的故事,以及雨 張傢後人在大陸及香港、澳門的傳奇經歷。

在《漫漫歸鄉路》的首發式上,張閭實感慨地說:“80年過去瞭,張氏傢族在東北的功和過到底如何,隻能用更長遠的歷史去判定它,我是真實地回到原點來尋找我心中的答案,爺爺來不及完成他的夢想,大伯父也不在乎人們對他的評論,隻要自己認定方向走下去就有意義。"

參考資料:

《華商晨報》:《張作霖孫子張閭實:爺爺我來皇姑屯祭你》

趙傑:《少帥之侄張閭實歸鄉之行》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5月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95127.html
如果重來一次,若曦應該選擇愛上《步步驚心》中的哪位爺? 歷史

如果重來一次,若曦應該選擇愛上《步步驚心》中的哪位爺?

步步驚心給我們展開瞭所有的故事脈絡,也正如我們所見,若曦先是愛上瞭八爺,再是四爺,而後因為若曦和四爺兩個人立場不合,若曦選擇離開瞭皇宮,嫁給瞭老十四。而談及若曦的愛情,我們都離不開八爺、四爺和十四爺。...
朱元璋問相士:你能算出自己活多久嗎?相士:我今天去世 歷史

朱元璋問相士:你能算出自己活多久嗎?相士:我今天去世

出身貧寒的朱元璋,做過乞丐,當過和尚,也曾被人說有王侯將相之命。劉日新為其指明瞭方向,本應被以禮相待的劉日新,最後卻死於朱元璋手中,這其中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天災人禍,朱元璋無依無靠公元1328年9月...
此人大破陳友諒60萬大軍,卻被朱元璋幽禁至死,200年後子孫稱帝 歷史

此人大破陳友諒60萬大軍,卻被朱元璋幽禁至死,200年後子孫稱帝

大元泰定五年(公元1328年),安徽濠州一戶姓朱的貧農之傢迎來瞭兩件大喜事:這年七月,朱傢的長子朱重四娶瞭一位姓王的女子為妻,朱傢迎來瞭傢裡的第一位兒媳婦;兩個月後的九月十八日,朱傢老夫妻又喜得一子,...
92年浙江村民抽幹水潭,發現一龐大的地下石窟群,現已成4A級景區 歷史

92年浙江村民抽幹水潭,發現一龐大的地下石窟群,現已成4A級景區

這是一批規模宏大,氣勢磅礴,哪怕是看一眼都會讓人驚嘆不已的古代地下石窟群。無論是誰,隻要走進石窟,都會被其高聳入雲的洞頂,巧奪天工的鑿痕所深深震撼。這也是一個謎團重重的地下石窟群。是誰開鑿?什麼時候開...
伯爵夫人裸體騎馬遊街,有個裁縫偷看,憤怒的群眾刺瞎瞭他的雙眼 歷史

伯爵夫人裸體騎馬遊街,有個裁縫偷看,憤怒的群眾刺瞎瞭他的雙眼

在英國考文垂市的中心文化廣場,矗立著一尊騎在馬背上的裸體女性青銅雕像。雕像中的年輕女子長相甜美,有著一頭如瀑佈般的秀發。她不著寸縷地騎在馬背上,兩隻美麗的大眼睛流露著淡淡的哀愁,平靜地望著這個古老的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