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的“蠱”到底是什麼?1958年我國蠱病泛濫,毛主席親自部署

  • 在〈苗疆的“蠱”到底是什麼?1958年我國蠱病泛濫,毛主席親自部署〉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8

“千村薜荔人遺矢,萬戶蕭疏鬼唱歌”。

毛澤東主席於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寫就的著名詩詞《送瘟神》,形象地描述瞭當時神州大地上,苗蠱盛行,傳染病多發,瘟神來襲,千村萬戶都受到襲擾,以至於病死無算,萬戶空巷的淒慘景況。

“天連五嶺銀鋤落,地動三河鐵臂搖;借問瘟君與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

但是,毛澤東主席在同一首詩的後半段,又描寫出瞭人們戰勝瘟神,消滅血吸蟲病,趕走疾病困擾之後的勝利景象。

為什麼人們通常願意神化或者是神秘化苗蠱呢?他與傳染病到底是什麼關系呢?

為什麼到1958年,全國都解放瞭9年,毛主席還要親自部署這樣一場大戰役,最後把誤傳為苗蠱的血吸蟲病這個瘟神送走呢?

這是一個秘密,但也不是一個秘密,這裡面包含著黨和國傢領導人對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重視,對於破除國人封建迷信思想,提高大傢生命健康意識的努力。

一,苗疆之蠱到底神秘在哪?蠱與傳染病是什麼關系?

苗疆通常是指苗族人生活的區域,在我國大體上是指雲貴川湘西一帶居住的苗族人民。

苗族是我國境內一個有著自己獨特生活習俗和民族特性的少數民族,苗族人民有著自己獨特的神秘性,這種神秘性在先古社會原來是口口相傳。

而在現代社會,借助於網絡獨有的傳播性、流動性、無疆域性,無差別性,很多無法解釋的一些民族特性被擴大,填充,更加裹上瞭一層神秘色彩。

比如湖南省湘西土傢族苗族自治州境內苗族的趕屍,再比如在整個苗族疆域內盛傳的苗蠱。

都說苗蠱神秘,但它神秘在哪,也是眾說紛紜,少有真相。

在普羅大眾的眼裡,所謂的苗蠱大多數都是從武俠小說,尤其是金庸的幾部小說中得到的感官印象。

比如讓人印象深刻的有《笑傲江湖》裡五毒教的教主藍鳳凰,其美貌之不可方物與用“蠱”之神秘莫測厲害而出名,這個狠女人在舉手投足之間,傾刻就讓眾多高手倒地不起,一命嗚呼;還有日月神教的三屍腦神丹,專門以蠱蟲來控制自己內部人,更是令人膽戰心驚,後怕不已。

而對於“蠱”,其實各地形容不一。

尤其是苗族的苗蠱,更是說法不一,有的說法,偏重於傳那是一種專門附在女子身上的一種草鬼,專門供女子驅使。

還有一種說法,就是說那是部族老者專門鉰養的毒蟲,為瞭保護自己族人的苗寨子而存在。

而廣受大多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當為關於婚戀情感的“情蠱”,也就是第一種說法。

根據史料記載,若施蠱人將此蠱種入心愛的男人或女人身上,從此對方便會對種蠱人死心塌地不松手,一生不離不棄不回頭。

傳言中雲貴川苗族地區懂得蠱術的苗女,在結婚後一般都會給丈夫種上“情蠱”,而丈夫一旦成功中蠱,此後將永不變心,白頭到老。

而在另一個版本的說法中,“蠱”這個詞,則演變成瞭一種巫術。

有人傳說是有巫人擅養蟲,一般而言是養一對的蟲子、動物或某種植物,在需要使用的時候,以直接或者間接的方式,將這種東西施法種到他人體內,以達到控制他人的險惡目的。

而實際上,在官方的史料裡早就在相關的紀錄。

最早可資查閱的資料是在春秋時期《左傳》中便有關於“蠱”的記載,而到瞭西漢時期,太史公司馬遷在《史記》中更是作瞭多次與“蠱”相關的記敘描寫。

司馬遷在《史記》中所說的“土狗滅蠱”這件事,一來可表明在先秦時代就已經出現瞭“蠱”,再一個就是那時所說的蠱,與當今所言說的蠱並非一回事瞭。

而實際上,在中國古代醫學文獻記載中,“蠱”其實就是一種看上去比較怪異的病。

比如說,在醫書《證治匯補》中曾提到過,“脹滿既久,氣血結聚不能釋放,俗名曰蠱。”

在《黃帝內經·素問:玉機珍藏論》中,則把蠱記載為“腹冤熱而痛,出白,一曰名蠱。”

這從中可以說明,在古代的記載當中,蠱是一種會使人腹脹、腹痛、腹瀉乃至腹部淤血面色蒼白的病癥。

而在1956年,根據著名中醫學專傢傅在希教授的研究,可以確定的是,流行於江南地區的“蠱病”實則為血吸蟲病。

傅教授描述血吸蟲病患者的典型癥狀,表現為腹部腫大、發熱、全身皮疹、腹痛肝痛等等,與古醫書籍中所描述的“蠱毒”癥狀可謂完全一致!

由此看來,傅在希教授判斷應該是準確的,血吸蟲病,極有可能便是歷史上流傳的“蠱病”中的一種,隻是由於現代缺乏古代流傳下來的“蠱”的實物,所以暫時無法完全證實而已。

二,近代以來蠱病沒有得到根治,為何拖到瞭1958年國傢才集中打完殲滅戰,原因何在?

由於醫學水平的低下,自近代以來,各屆政府,不論是清朝還是民國,都對血吸蟲病毫無辦法,更由於人民生活水平的貧困而根本無法找大夫就醫,以致於血吸蟲病成瞭貽害廣大人民群眾的難治之癥。

從血吸蟲的防治歷史來看,1928年,國民政府便成立衛生部,由衛生部具體負責有關血吸蟲病的防治和研究。

但當時國民黨政府把重心並不放在人民群眾身上,而是放在打擊共產黨身上,所以對治療各類傳染病並不重視,所謂的衛生部也沒有什麼實際權力,這從根本上導致血吸蟲的問題根本無人管無人問,最終這種傳染病沒有得到任何有效的遏止。

而後,隨著中原大戰、桂系反蔣等等大大小小的軍閥混戰,以及抗日戰爭的爆發,人民群眾的生死尚無人過問,更別提血吸病這種傳染性疾病瞭,所以,中國大地上血吸蟲的防治幾乎完全停止。

在共產黨解放區,由於國民黨軍隊不斷的圍剿,加上解放區醫務人員有限,防治水平的低下,實際上對血吸蟲的防治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成效。

隨著解放戰爭接近尾聲,第四野戰軍及第三野戰軍山東兵團的大部分北方官兵開始進軍南方,他們自此遇到瞭此前從來沒有想到過,更沒有遇到過的包括傳染病在內的各類問題。

這屬於老同志出現瞭新情況,他們在南方水土不服瞭,遇到瞭南方的天氣、氣侯、蚊蟲讓他們極度不適應。

特別是從北方來到南方水系多的地方作戰,血吸蟲的橫行無忌更讓他們無所適從。

根據科學檢測,血吸蟲的生活史就以水源寄生為主,未感染時血吸蟲就停留潛在水中,一旦有人們沾染這些水源時,病毒就會通過口、皮膚等途徑進入人體,進而在人體中寄生長大。

當時人民解放軍中的北方官兵並不知道這些情況,因而出現一些情況,最典型的就是在解放上海時曾遇到這些問題,當時在軍中已經漫延開來,而圍攻上海的主力,即第三野戰軍的主力第九兵團居然感染瞭3.3萬人,這個情況引起瞭軍隊高層的極度重視。

而第四野戰軍在進軍中南華南時,不得不因為官兵對南方的水土氣候以及血吸蟲病等傳染疾病的不適,而選擇瞭短嶄休整,讓部隊及時恢復戰鬥力。

對這一情況,中央領導人高度重視,提出要盡快拿出解決方案。

於是,從1950年開始,新中國各級人民政府便對血吸蟲病展開全國性的摸底調查,調查結果卻是那樣的觸目驚心。

據調查結果來看,在全國南方的12個省,均發現瞭血吸蟲病大流行,全國總共才不到四億人口,可血吸蟲病的感染人數已經累計達1160萬人。

最為典型的是在江蘇省高郵縣,在當地情況最為嚴重的新民鄉地區,總共有5442名居民中,就發現有4300人感染瞭血吸蟲病,有1335人接連死亡,而這個縣周邊的鄉鎮也先後有294人因此病去世。

摸底調查結果駭人聽聞,震驚瞭中央。

毛主席和周總理也意識到瞭這個病對於人民群眾的威脅之大,經過當時有關部門的深入研究,發現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將有一億人口的潛在感染者會轉化成實際感染人,這是一個恐怖的數字,也是一個新興國傢不可能承受之重。

這場仗必須要打,而且一定要打贏。中共中央領導層已經意識到,若要保護人民生命健康安全,非得集中全國人力物力打一場消滅“蠱毒”血吸蟲病的人民防疫戰爭!

由於當時國民黨政府逃到臺灣時,把有價值的東西都帶走瞭,隻給共產黨新中國留下瞭一窮二白的爛攤子。

很多醫療專傢也都出走大陸,以致於衛生醫療戰線人員十分缺乏。

加上建國初期,國傢的主要精力都放在維護新生的人民政權的安全穩定,國內繼續解放老少邊窮地區,並接連開展瞭活動,肅清反革命分子、潛伏特務等。

對外方面,又進行瞭抗美援朝、保傢衛國的戰爭,全國人民都在全力支援這場定國之戰,所以,整個國傢根本沒有時間、沒有精力、沒有資源來進行傳染病的防治。

到瞭第一個五年計劃提前完成後,整個抗美援朝戰爭也已經談判結束,國內的各種社會主義改造也基本完成瞭,這個時候,黨和國傢才有時間和精力來和各種長期存在的問題進行鬥爭。

於是,防治血吸蟲病等傳染病也被提上瞭議事日程。

解決千百年來歷代都沒有解決的民生病痛問題更是中國共產黨執政為民的體現,更能體現中國共產黨人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奇樂無窮的鬥爭精神,所以中央決定集中人力物力,真正向血吸蟲病開刀,爭取打個徹底的殲滅戰。

1955年11月17日,中國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毛澤東百忙之中放下所有事務,親自趕往杭州,專門在杭州主持召開瞭全國各有關部門領導參加的有關血吸蟲病防治的重要會議指導和部署“抗擊血吸蟲病”方案。

在充分聽取瞭江浙地區領導及各地專傢的匯報後,毛主席當即發表重要指示,中央成立以時任上海市委第一書記的柯慶施為主的“防治血吸蟲病九人小組”,以期能夠全面指揮華南地區的血吸蟲病防治工作。

於是,九人小組開始瞭發動全國人民以轟轟烈烈的大運動方式消滅血吸蟲病,這場大戰最終以全員大殲滅戰的方式拉開瞭序幕。

三,毛主席親自部署,以殲滅戰方式完勝蠱災

最高領導親自任命的“九人小組”很快便遇到瞭一個他們無法解決的大難題。

具體而言,他們已經認識到,要展開范圍多達數省幾十個地區的防疫工作,所需要的專業醫護人員從哪裡來?這可不是一個小數字,甚至是無法俺是的一個天文數字。

然而,當時受過正規西醫教育的醫護人員,全國加起來還不到4萬人,而就算是這些人全部調集到血吸病相對集中的江浙滬地區,恐怕也隻會是撒胡椒面,最終是杯水車薪。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到瞭1958年,血吸蟲病越來越嚴重,對醫護人員的需求量也越來越大。

那到底該怎麼辦呢?辦法總比困難多!

毛主席在關鍵時刻出手瞭,出頭瞭,他親自部署,親自關心,把防治工作中的重點難點以方法論的形式予以解決。

根據中央統計,當時全國還有高達30餘萬人的中醫醫療人員,防治“九人小組”在毛澤東主席等中共中央領導的親自部署和支持關心下,很快便決定瞭要以“中西醫相結合”的方式,將全國這數十萬人的中醫人員納入到各地的防疫體系之中。

這樣一來,防治工作中醫療人員集中短缺的問題將得到根本性的解決。

歷史總是這樣,一項決定或是一個決策,總是要多年以後才能看到它的成效與得失,毛主席與中央的這個決定,在某種情況下卻是對中醫的莫大支持,正是因為這項決定,使得當時的數十萬中醫被正式被納入新中國的醫療體系之中。

正是因為這個決策,才使得新中國政府以最大努力保留瞭這一批中醫從業人員,才使得民族的珍寶——中醫,得以在今天發揚光大,並繼續造福於民。

最重要的醫療人員問題的概然解決,使得抗擊“血吸蟲病”有瞭堅定的人民力量;有瞭力量,接下來的大殲滅戰便有瞭物資基礎和人力支撐。

通過研究人員的深入研究,他們發現治療“血吸蟲病”,第一步就是需要斬斷其主要傳播宿主釘螺的傳染鏈。

很快地,各地的“血防所”如雨後春筍般紛紛成立,人民群眾在當地政府以及“血防所”的指導下,開始瞭對血吸宿主釘螺的大規模圍追堵截。

在當時的條件下,消滅釘螺的主要手段有兩種,一種是通過在水域噴灑或放藥物,直接殺死毒素;二是開展填埋水坑或沼澤地,徹底斷絕釘螺的生長環境。

通過強有力的政府組織行動,很快地,南方多數地區便興起瞭結合農業生產興修水利、土埋釘螺的全民大運動。

與此同時,為瞭斬斷傳染源和傳播鏈條,全國各地開始瞭對糞便、陰溝和水源的治理活動,可以說是逢溝必過,逢水必查,務必過關。

比如在毛主席的老傢湖南地區,從1957年開始,政府便在要求在全部疫區的糞缸必須集中佈置且必須加上蓋子,廣大群眾的生活用水也要求他們盡可能取用山泉或井水,要求非必要盡量少用江河水,並且要求喝水一定要先燒開。

廣大湖南地區的群眾非常支持這項關項自己生命健康的好事紛紛用實際行動支持。

強有力的組織工作,加上群眾的自發配合,在多管齊下,群防群治的情況下,到瞭1958年6月,革命老區,江西省餘江縣率先宣佈消滅瞭全縣境內的血吸蟲病,這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很快上報瞭,而且上的是中共中央的機關報《人民日報》。

在《人民日報》1958年6月30日,長篇通訊《第一面紅旗——記江西餘江縣根本消滅血吸蟲病的經過》在顯著位置發表,這篇報道被毛主席在讀到後,毛主席高興至極,他欣然提筆,文思如泉湧,下筆如有神,不多時便寫下瞭兩篇著名的七律二首《送瘟神》。

對防治血吸蟲病這同一件事,毛主席連作瞭兩首詩,這在主席的文學生涯中並不多見,此事足見毛主席對其的重視與欣喜。

所謂詩言志,從毛主席詩中透露出的情緒與志向,我們便能感受到領袖的為民情懷。

在此之後,有關血吸蟲病的防治工作,黨和政府一直都未松懈,雖然在半個多世紀前,主席便指揮全國軍民打瞭一場對血吸蟲病的殲滅戰,但及至本世紀初,這場歷時長久的偉大抗疫戰爭,取得瞭最終勝利。

從此,歷史上肆虐神州大地數千年的“蠱毒”血吸蟲病,從此煙消雲散,不復存在。

苗疆的“蠱”到底是什麼?1958年我國蠱病泛濫,毛主席親自部署

參考文獻:

《中國傢庭自療神效千方經典》內蒙古科學技術出版社

《黃帝內經》吉林文史出版社

《人類歷史上的傳染病》徐昊,二十一世紀出版社

《傳染病與人類歷史》約書亞.S.米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5月22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97622.html
知否:細思極恐,原來林噙霜是被他們害死的,盛紘是個“背鍋俠” 歷史

知否:細思極恐,原來林噙霜是被他們害死的,盛紘是個“背鍋俠”

舐犢情深,林噙霜如此惡毒,她都有一份保護孩子的心思,曾經她怎麼能忍心害死衛氏,留明蘭一個人?林噙霜越是如此,明蘭越是淡漠。都是有女兒的人,她林噙霜願意為瞭盛墨蘭苦苦哀求,當年怎麼不會惦記自己的小娘還有...
解放軍出動一個連,花瞭五塊大洋,就搗毀敵軍一個兵團司令部 歷史

解放軍出動一個連,花瞭五塊大洋,就搗毀敵軍一個兵團司令部

在解放戰爭中,我軍的戰士們英勇奮戰,創造瞭很多個世界軍事史上的經典戰例,在廣西圍殲張淦兵團就是其中一例。長途奔襲,五塊大洋帶路1949年10月,國民黨軍華中軍政長官白崇禧集團在湖南的衡寶戰役中受到重創...
張玉鳳升任機要秘書後不安,毛主席安慰:做我的秘書也難也不難 歷史

張玉鳳升任機要秘書後不安,毛主席安慰:做我的秘書也難也不難

在張玉鳳年過六旬的時候,依舊風采不減,她在武漢革命博物館參觀的路上,不斷有人誇贊他的氣質比較好,不過她始終保持著微笑,並不多說一句話。而她的一生,也是由不少巧合所構成的,特別是當她升任為毛主席的機要秘...
本拉登當初成功買到核武器,為何沒對美軍動手?美國:他沒那本事 歷史

本拉登當初成功買到核武器,為何沒對美軍動手?美國:他沒那本事

2001年11月12日,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一場記者招待會上,發佈瞭一個令全世界都為之震驚的消息:美軍自10月7日開始對阿富汗塔利班展開軍事行動,進行瞭大范圍的空中轟炸,其中一些轟炸目標,很可能...
黑龍江小夥潛伏後官當太大,自己都有點慌,中央領導:大膽往上爬 歷史

黑龍江小夥潛伏後官當太大,自己都有點慌,中央領導:大膽往上爬

一天,地下黨員李時雨讓妻子孫靜雲代自己去跟上線何松亭(中國人民銀行創始人之一,與李時雨單線聯系,也是他把李時雨安排進日偽政府任職)匯報潛伏工作情況。並讓孫靜雲問問何松亭對他們今後的工作有什麼安排。孫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