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十年代風靡全國的“的確良”,為何突然消失?它換瞭個名字

  • 在〈七、八十年代風靡全國的“的確良”,為何突然消失?它換瞭個名字〉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4

服飾的流行,在很大程度上也代表著百姓的生活情況和精神狀態,當然,也關乎著經濟發展水平。

如今走到街上,時尚界也可謂是“百傢爭鳴”,可觀看一些七八十年代的影視作品,卻不難發現:人們的審美確實發生瞭一些變化,不過總體上依舊有一種很難表達的共通性,其實,那叫做“的確良”。

那麼,七八十年代風靡全國的“的確良”,為何突然消失瞭?因為它換瞭個名字。

“的確良”的開始

一切的一切,還要從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那段日子說起。

在新中國剛剛成立的時候,工業基礎總體來說比較薄弱,吃穿用等各方面都趕不上幾億人改善生活的具體需求。

從一些老照片和老舊資料都能看出,那會的人們穿的都是粗佈衣,生活的重心還是在於“吃”,能“養傢糊口”的傢庭,在當時都算非常不錯瞭,紡織品也異常緊缺。

1954年9月,全國開始啟動瞭棉佈計劃定量供應,各地也開始按照人頭發放佈料,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傢裡想要買什麼佈料、成衣、床上用品等等,都需要憑票去購買。

那會的國傢,還缺乏對於天災的也應對措施,就在一切看上去逐步步入正軌的時候,1956年我國遭遇瞭水災,棉田也遭遇瞭減產,紡織品的供應越來越緊張,國傢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得不強化“憑票買佈”的措施。

那會規定:童裝和五寸以下的佈料按實收佈票;蚊帳佈料按兩斤折收佈票,蚊帳成品的頂佈、邊佈和衣著都按實收佈票。

那個年代,每個傢庭幾乎都遇到瞭同樣的問題:佈料不夠,錢也不夠寬裕,穿佈衣得精打細算。

而且,棉佈都會出現一個共同的問題:容易損壞。

“補丁”也就成為瞭那個年代特有的標記,一般人傢的孩子從年頭到年尾都很難穿得新衣裳,爸爸媽媽穿舊瞭的衣服給孩子穿,而哥哥姐姐穿舊衣服就給弟弟妹妹穿。

百姓們穿的和吃的,都得依靠地裡面長出來,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辦法。

毛主席曾對周總理說:“我們能不能搞點化纖?不要讓老百姓們穿衣服這麼千辛萬苦。”

“的確良”就是化纖的一種,早在50年代就開始在國際上流行開來。

這種叫法聽起來非常奇怪,可確實有它自己的由來。

這種面料,最先在廣東地區流行開來,按照廣東話的叫法,它有一個極為瀟灑的名字:的確靚。

然後這種叫法被傳到瞭北方,就成為瞭“的確涼”,大傢卻被這種叫法給誤導瞭,因為穿上瞭“的確涼”之後並不會感覺到涼快,隨後,人們就稱呼它為“的確良”。

“的確良”穿在身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優良特點,不僅不吸汗不透氣,可是它卻非常好洗,幹的也很快,比棉佈更加結實,老百姓稱呼它為:易洗又易晾,一件頂三件。

到瞭60年代,“的確良”開始在京津滬地區小批量生產,那會的國人還沒有從石油到化纖的生產能力,靠的也主要是進口。

北京生產的冰山牌漂白“的確良”,天壇牌襯衫等等,少量在大城市出口轉內銷的“的確良”料子成衣等都是排隊搶購的緊俏貨。

有瞭市場和優點,國傢才最終註意到瞭“的確良”,到瞭70年代,國傢就開始花大手筆去引進石化裝備,發展化纖工業全產業鏈。

在上海金山石化大廠陸續建成以後,曾是高檔產品的“的確良”才逐漸普及開來,正式走近瞭老百姓。

在1971年,毛主席來到南方視察。

途中,他利用起閑暇時間,和幾位隨行人員攀談瞭起來,工作人員說,他們走訪的時候,看到其中一位紮著小辮子的服務員說:

“我們昨天休息的時候到商店,排瞭好長時間的隊,等瞭一個小時,才買到瞭自己特別喜歡的‘的確良’佈,那種佈做衣服還是做褥子都特別好,不僅質地輕薄,還有青春的味道,可惜就是太緊俏瞭。”

毛主席樂瞭,他知道百姓不僅有基本的穿衣要求,還有審美把控,他說:“百姓喜歡,那我們就多生產一些。”

這次回到北京之後,毛主席一直念念不忘百姓的穿衣問題,他對周總理說道:“我從長沙回來的時候,瞭解到群眾特別喜歡‘的確良’佈,我們也要多搞一些才行。”

周總理考慮到現狀,對毛主席說:“主席,我們現在還沒有自己生產化纖滌綸佈的技術能力。”

毛主席接著說:“我們自己搞不瞭,就弄點國外的嘛。”

總理說:“好,主席說的,我們馬上就招辦。”

在1972年,成套化纖化肥技術設備經過層層審定報送給瞭周總理,呈到瞭毛主席那裡,毛主席的批示很簡單:馬上就辦。

最後,各部門經過瞭多方論證,將四大化工化纖中最大的一套化纖項目建在瞭遼寧,遼寧方面馬上提上日程,最終將項目建在瞭遼陽。

那會,走進遼化工地,隨處都能聽到緊張的廣播聲音:隻要骨頭不散架,就要拼命建遼化。

提出這個口號的,是遼化建設301部隊26分隊的副排長黃雪官。

他身上代表的,同樣是一種建設精神:在1973年,黃雪官的胃病已經發展到瞭嚴重出血的地步,由於病情惡化,連續動瞭三次手術,面對現實,他想到的不是自己的生命將要如何,而是如何戰勝疾病,繼續去工作。

時間走到瞭1975年年初,當部隊的施工工作進入到瞭非常緊張的階段時,他徹底在醫院待不下去瞭,給醫院方面打瞭一份申請報告,要求立馬歸隊,醫院無可奈何,也被他的執著所感動瞭,在出院證上寫下瞭“全休治療”。

1975年國慶節,在建廠指揮部組織的“大型詩歌朗誦會”上,有同志大聲朗誦:毛主席圈定我施工,建設遼化多光榮!

1979年1月,這裡生產出第一批“的確良”纖維原料,再到1981年9月試車成功,總歷時7年4個月,這裡建成瞭中國最大的化纖基地。

遼化每年能生產出7.4萬噸化纖原料,這相當於430萬畝棉田的產量。

這是非常驚人的,若是這裡的化纖原料全部都被織成“的確良”,那麼可以保障全國人均“七尺佈”。

這是毛主席的英明決策,和無數個“黃雪官”奮鬥下的結果。

“的確良”下的視覺沖擊

“的確良”的出現,確實在“一瞬間”就改變瞭國人的審美。

遙想五六十年代,中國沒有“時尚”的概念,顏色隻有藍、黑、灰三種,被外媒形容成“藍螞蟻”、“灰螞蟻”。

“的確良”的出現,也讓所有人都意識到:竟然能有一種衣服,不會起“死褶”,還能如此鮮亮。

街頭也逐漸產生瞭一種色彩,一時間,年輕人想要洋氣一點,就一定會去省錢購置“的確良”佈料。

70年代中後期,“的確良”就漸漸普及開來瞭,姑娘們穿上瞭碎花裙子,走起路來裙角飛揚,男士們則更加喜歡“的確良”的襯衫,不少人還將下擺紮進瞭褲腰裡。

在《北京日報》中,還能找到那個年代的回憶。

在1994年9月《北京日報》文章《回望那個年代》當中,就有一段這樣的描述:一條表姐舍不得穿的“的確良”長褲,一件媽媽的“的確良”上衣,讓我湊足瞭行頭,後來好多年,都是我炫耀和臭美的資本。

在廣大農村地區,若是有人能夠獲贈一件“的確良”,往往也會珍藏起來,不到逢年過節,還舍不得穿。

最盛行的時候,“的確良”佈料也非常搶手,很多商店剛剛進貨,消息一旦出來,馬上就會被搶購一空,為瞭買一塊“的確良”的佈匹,人們往往需要排隊好幾個小時,有些地方竟然還出現過櫃臺被擠碎的情況。

不過,在70年代,中國還沒有市場經濟的概念,企業按照上級下達的計劃和任務進行生產,而不是按照需求去生產。

進入80年代,一切就開始走向“煥然一新”。

這一時間段,棉花也走向瞭連年增產,滌綸混紡佈的產量和60年代末相比,增長瞭30多倍,紡織品已經能夠滿足老百姓的基本生活需要。

從1982年開始,國傢也陸陸續續對一些紡織品減收或免收佈票,敞開瞭供應。

原本無比金貴的佈匹現在卻“傢傢有餘”,“的確良”也變得經濟實惠。

1983年9月26日,《北京日報》也印發瞭《還有使用佈票的必要嗎?》的內參。

記者在取得瞭大量市場一手材料之後,提出瞭取消佈票的建議,到瞭這年的年底,商業部發瞭通告,宣佈從這年的12月1日開始全國免收佈票,到1984年也不再需要印發,通行瞭30年的佈票終於走向瞭廢止。

由於改革開放不斷取得成績,市場經濟的背後也同樣是生產水平的提高,當人們有瞭新的選擇,那麼一切就不一樣瞭。

不過,“的確良”的記憶都停留在大傢的腦海之中。

人們都覺得:“的確良”的衣服確實非常耐磨,那個年代過來的人都記得,這種衣服很少被人穿破,穿到最後,也隻是衣領的後面被磨破瞭一點點罷瞭。

可到瞭80年代的中期開始,這種曾風靡一時的衣服種類漸漸走向瞭沒落,成為瞭一段“短缺時尚”之中的特有記憶。

原因,也不難理解。

作為化纖面料,它本身就有著天然的劣勢。

和棉佈相比,它最大的劣勢就是其化工合成造成的弊端,在平日的穿著當中,“的確良”確實不會對人造成太大的影響,不過一旦遇到幹燥炎熱的天氣,那麼這種面料就會產生靜電,此外,它的透氣性也很差,沒有棉花制成的衣服舒適。

這就造成瞭,大傢都漸漸感覺到,“的確良”冬涼夏悶,不保暖也不透氣排汗,穿著非常難受。

到瞭下雨天或者炎熱的夏天,這種面料的衣服又會貼在身上,不舒服也容易“走光”。

在從“佈衣”的發展過程中,“的確良”確實具備著無可替代的作用,這也不可否認。

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以及制衣面料技藝的不斷提升,更多新型面料開始沖擊原來的面料市場,“的確良”也在這種生產力發展下的市場沖擊中漸漸暗淡瞭。

因此,很多“90後”、“00後”壓根都沒有聽說過這種材質,也就不足為奇瞭。

可他們一定聽說過來自於母親的叮囑:記得買衣服,一定要買純棉的。

那麼,“的確良”消失瞭嗎?

“的確良”並沒有在市場上徹底銷聲匿跡,它們隻是被換瞭一種名字,人們提到它的學名自然不會陌生,叫做“聚酯纖維”,也叫做“滌綸”。

這樣一說,很多人就會瞬間明白“的確良”是什麼瞭,即使在現在,還有很多企業的工作服裝都會用到這種面料。

在時尚“百傢爭鳴”的21世紀,“的確良”確實被人忘卻瞭,市場上更加追捧的也是“自然面料”,比如棉質面料就是其中的一種。

“純棉”對於大傢來說意味著安全和舒適,現在,大多數人買衣服的時候都會選擇到“純棉”,隻不過在這背後的邏輯已經大有不同瞭。

此外,“合成面料”也同樣成為瞭大傢選擇的類型之一,它兼具瞭純棉的透氣性優勢以及聚酯纖維不易沾染毛發不起皺的優勢,也有很強的實用性。

“的確良”在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中期的特有表現,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應瞭我們國傢的國情,對於時尚的巨大貢獻,也是不可磨滅的。

在如今服飾的市場競爭當中,“聚酯纖維”依然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競爭對手,成為很多時尚設計師們廣泛使用到的面料。

七、八十年代風靡全國的“的確良”,為何突然消失?它換瞭個名字

參考

時髦莫過“的確良” 北京日報《溫故》編寫組編著. 溫故

張澩敏.中國第一塊“的確良”誕生記[J].中國石油石化

的確良——農民的服裝從此走向時尚 朱金海著. 留住鄉愁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5月22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97624.html
知否:細思極恐,原來林噙霜是被他們害死的,盛紘是個“背鍋俠” 歷史

知否:細思極恐,原來林噙霜是被他們害死的,盛紘是個“背鍋俠”

舐犢情深,林噙霜如此惡毒,她都有一份保護孩子的心思,曾經她怎麼能忍心害死衛氏,留明蘭一個人?林噙霜越是如此,明蘭越是淡漠。都是有女兒的人,她林噙霜願意為瞭盛墨蘭苦苦哀求,當年怎麼不會惦記自己的小娘還有...
解放軍出動一個連,花瞭五塊大洋,就搗毀敵軍一個兵團司令部 歷史

解放軍出動一個連,花瞭五塊大洋,就搗毀敵軍一個兵團司令部

在解放戰爭中,我軍的戰士們英勇奮戰,創造瞭很多個世界軍事史上的經典戰例,在廣西圍殲張淦兵團就是其中一例。長途奔襲,五塊大洋帶路1949年10月,國民黨軍華中軍政長官白崇禧集團在湖南的衡寶戰役中受到重創...
張玉鳳升任機要秘書後不安,毛主席安慰:做我的秘書也難也不難 歷史

張玉鳳升任機要秘書後不安,毛主席安慰:做我的秘書也難也不難

在張玉鳳年過六旬的時候,依舊風采不減,她在武漢革命博物館參觀的路上,不斷有人誇贊他的氣質比較好,不過她始終保持著微笑,並不多說一句話。而她的一生,也是由不少巧合所構成的,特別是當她升任為毛主席的機要秘...
本拉登當初成功買到核武器,為何沒對美軍動手?美國:他沒那本事 歷史

本拉登當初成功買到核武器,為何沒對美軍動手?美國:他沒那本事

2001年11月12日,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一場記者招待會上,發佈瞭一個令全世界都為之震驚的消息:美軍自10月7日開始對阿富汗塔利班展開軍事行動,進行瞭大范圍的空中轟炸,其中一些轟炸目標,很可能...
黑龍江小夥潛伏後官當太大,自己都有點慌,中央領導:大膽往上爬 歷史

黑龍江小夥潛伏後官當太大,自己都有點慌,中央領導:大膽往上爬

一天,地下黨員李時雨讓妻子孫靜雲代自己去跟上線何松亭(中國人民銀行創始人之一,與李時雨單線聯系,也是他把李時雨安排進日偽政府任職)匯報潛伏工作情況。並讓孫靜雲問問何松亭對他們今後的工作有什麼安排。孫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