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上萬億的“驚天大案”!起底2015年黑龍江地下錢莊案

  • 在〈涉案上萬億的“驚天大案”!起底2015年黑龍江地下錢莊案〉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32

2015年,黑龍江省七臺河市警方破獲瞭一個特大系列“驚天大案”,案件直指我國地下錢莊,可以說是至今為止破獲的最大的地下錢莊案。

這樁案件不僅涉案金額4100餘億元,覆蓋地域范圍達到瞭20餘個省市,涉案地下錢莊13個、疑犯共117名,參與其中的國內外犯罪組織共68個、公司1300個,其涉案金額之巨、涉及地域之廣、牽涉人數之多,更是世所罕見。

而破獲這個案件的契機,則要從七臺河市警方從發現一個養貉農民銀行賬戶的端倪開始說起。

循著蛛絲馬跡,警方摸到瞭地下一張龐大的脈絡,最終查獲瞭一張巨大的地下錢莊關系網,不可不謂是火眼金睛。

那麼,警方是如何破獲這起案件的呢?

從一個普通農民的銀行賬戶開始

2015年初,七臺河警方開展瞭打擊利用離岸公司和地下錢莊轉移贓款專項行動。

經過對兩千張銀行卡的排查,果然發現瞭一點蛛絲馬跡。一個普普通通姓李的農民賬戶上每年都有一筆固定的2000餘萬元的匯入,來源是黑龍江某皮革公司。

但警方經過瞭簡單的換算,認為這筆款項的來源十分可疑。

這位李某是黑龍江省勃利縣的農民,他的養殖場規模並不大。從貉子苗長為成貉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而根據市場價每張貉子皮利潤在500元上下,刨除成本每年獲利約為25萬元,遠遠達不到2000萬的數字。

這時,一樁陳年舊案浮現在辦案人員的心頭:2013年特大跨境網絡賭博案。

這是,七臺河公安局曾偵破過的一起特大案件,這起特大案件涉及瞭2000億賭資,其中有70%以上的部分通過地下錢莊進行流轉,洗白,再回到臺面上。

暗自運作著李某銀行賬戶的,會不會是地下錢莊?

隨後,七臺河公安局對兩千張銀行卡進行瞭摸查研判,斷定在綏芬河市至少有三個地下錢莊的存在。

什麼是地下錢莊?

地下錢莊也稱“地下銀行”,是未經國傢金融主管部門批準、擅自設立的一類非法金融機構的統稱,非法從事外匯業務、資金業務、貸款業務。

隨著地下錢莊的“業務線”擴展,錢莊資金的流通已不局限於留學、移民之用,而是通常與走私、販毒、賭博、貪腐等非法行為掛鉤,有時還會虛開項目,騙取國傢的稅金,還可能會成為滋生電信詐騙的溫床,極為嚴重地影響瞭我國經濟秩序。

經過不分晝夜的排查梳理,警方繼續以李某的賬戶為中心展開工作,終於又發現瞭一些重要線索:李某的賬戶向綏芬河報關行打過40萬元!

七臺河公安局很快便斷定瞭地下錢莊的存在,而現在問題在於,綏芬河市並不屬於七臺河公安局轄區,他們隻得繼續順藤摸瓜,希望追查出更多線索。

“我們就立足李某某,查瞭他的賬戶,發現瞭異常。”朱孔勤說。

在進一步調查中發現,李某的賬戶由勃利縣一皮革銷售有限公司控制,而處於這個公司控制之下的賬戶還有幾十個,從2012年至2015年間流轉資金高達3億!

企業若是達到這樣的規模,每年要開的增值稅發票就高達幾千萬。但警方通過走訪發現,這個公司的廠房十分荒敗破舊,設備也陳舊簡陋,應該是不具備這樣資金周轉能力的,有虛開增值稅發票的嫌疑。

而從虛開增值稅發票至營造虛假的“資金流”以騙取國傢稅收,這其中必定會有地下錢莊在背後運作。

根據線索,警方對該皮革廠的外匯賬戶進行調查,發現其中1100萬美金來源於三傢香港公司,法定代表人為來自山東菏澤的梁氏兄弟梁某豐和梁某華。

他們是由兄弟姐妹抱團形成的傢族式地下錢莊經營者。

梁某華供認:“我在俄羅斯莫斯科經商時發現,很多中國商人手中留有大量的盧佈及美元,難以及時轉回國內。而地下錢莊兌換匯率低、速度快、手續簡潔,完全滿足瞭他們的需求。”

經過瞭一段時間的摸索,梁某華很快就熟悉瞭這套買賣外匯的流程。2009年底,梁某華回到國內,與自己的兄弟梁某鋒先後開設10傢離岸公司。

憑借著他們在國外經商攢下的人脈,他們有著源源不斷的外匯渠道,將這些外匯通過香港公司輸送至內地,用非法手段開設得來的200多個賬戶進行周轉“洗白”,再賣給外貿公司賺取高額差價利潤。

順藤摸瓜,查獲非法買賣外匯的離岸公司

梁某華被七臺河警方逮捕當天,丁某玲也在福建晉江遭到瞭警方的逮捕。

拔出蘿卜帶出泥,在獲知梁某華兄弟的犯罪事實後,與之有著多筆大額美金交易的丁某玲也被順藤摸瓜查瞭出來。

丁某玲,福建晉江人,時年51歲,文化程度僅為小學。

丁某玲在俄羅斯經商時認識瞭梁某華。梁某華回國後,兩人也時有聯系。據供述,丁某玲十分清楚梁某華回國之後開設地下錢莊,買賣外匯,從中牟利。

2012年,丁某玲因在俄生意慘淡,不得已回國另謀出路後,用丈夫的名義開設瞭一傢名為泉州伍路興貿易有限公司的公司,後來便作為丁某玲的第一傢用作地下錢莊的離岸公司。

2013年,梁某華聯系上丁某玲,希望以她的名義和渠道幫忙銷售美金,許諾每銷售一萬美元即支付她20至30元人民幣傭金。

看到有利可圖,丁某玲即答應瞭下來。在數次買賣後,丁某玲也很快熟悉瞭流程,便也動起瞭心思,便以弟媳李某的名義在香港註冊瞭另一傢名為金瑞龍貿易有限公司的公司,自己也開起瞭地下錢莊。

從2011年至2015年間,她先後開瞭9傢離岸公司,分別以自己丈夫、弟弟等親友的名義進行,並在香港開設瞭銀行賬戶,方便“洗錢”用。

其實她心裡清楚,這是違法的勾當。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在巨額利益的驅使下丁某玲仍然選擇鋌而走險,希望借此大發不義之財。

並且實際上,她也很清楚她的資金流向。

外匯本就是受到國傢管制的,國內外資金流通都需要通過正規的金融機構進行辦理,私人運作均屬違法。但若是老百姓想要換取外匯,隻需要通過合法手段,支付一定手續費即可換取,操作極為方便,極少會用到地下錢莊。

因而外匯買賣的資金,多半是不能拿到臺面上的“黑錢”。

“客戶”需要把境內的錢打到境外的賬戶上,便將錢交給地下錢莊,她再通知境外的合夥人,按照商定好的匯率將相應數額的外幣打入“客戶”指定的境外銀行賬戶。如需將境外賬戶的錢打到境內賬戶,操作過程則相反。

“境內、境外是分割的,資金各自循環,表面上看境內的人民幣沒有流出去,境外的外幣沒有進來,實際上交易早已通過這種‘對敲’的方式完成。”七臺河公安局打擊地下錢莊專項行動副組長張曉昕說。

丁某玲開設地下錢莊後,就和梁某華產生瞭大量的利益往來。她的外匯渠道除瞭梁某華的地下錢莊,還有其他朋友如吳某、王某的地下錢莊,以及一些俄羅斯的朋友。

直至被捕之時,丁某玲從中獲取非法所得金額高達9.93億美元。

偽造進出口“資金流”和“貨物流”,騙取國傢退稅

除瞭買賣外匯,丁某玲的地下錢莊還涉嫌偽造“貨物流”,以同一批貨物來回進出海關,多次騙得巨額退稅。

她最早以丈夫名義在國內創立的伍路興公司具有自主進出口貿易權 ,因而在正常的貿易往來之中,認識瞭貨代公司的經營者,與他們有著相當友好的往來。有時為瞭方便,這些貨代公司還會到海關幫丁某玲進行報關。

一來二去,雙方便開展瞭一些法外的業務,貨代公司開始將報關數據賣給丁某玲,並收取一定的費用。而那些為她虛開增值稅的企業,也會從中提取一些稅點。

而丁某玲的地下錢莊,便充當瞭中介的作用。他們牽線境外公司,將境外公戶賬上的資金打到境內公司的公戶上,偽裝正常貿易往來的資金流水,將每個環節都扣上。

“貨代公司為瞭獲得更大利益,想將那些不能退稅的貨物進行出口退稅,就將這些貨物數據賣給我,並為我提供貨物流票據,我再到其他企業虛開出相同物品的增值稅發票,之後我再通過控制的地下錢莊,從香港向伍路興公司轉入美元,以顯示有出口結匯,完成資金流,從而騙取出口退稅。”丁某玲供述的便是這其中的整個流程。

自2012年至2015年三年間,丁某玲夥同福建省廈門市的10來傢報關行,以自己公司的名義,為沒有出口權的中小企業真實出口的貨物以“張冠李戴”的形式出口,以此騙稅733.7萬元。

出口退稅原本是國傢為瞭創匯,為增強我國出口貨物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將商品在國內生產和流通環節產生的稅費予以退還的舉動,退還的款項根據出口貨物,有些能高達17%。

這原本是一項利國利民的好事,卻被不法分子鉆漏洞牟利,對國傢的經濟秩序產生瞭極大的影響。

這些地下錢莊的經營者和與之往來的“客戶”之中,廣泛存在這樣的情況,他們通常為瞭攫取一己私利,棄國傢利益於不顧。

在梁某華的賬本上有著這樣一條記錄,某年某日向河南一傢主營羽絨制品的公司匯入9400萬美金,而這傢公司有著自主進出口貿易權和經營權。

但他們可不是正兒八經老老實實做生意。

當警方聯系上這傢公司的財務時,財務經理向警方提供這樣的信息:公司董事長閆某先是通過深圳報關行購買瞭別的公司的虛假報關單,接著去梁某華的地下錢莊購買外匯,偽造境外資金流入的假象,再利用自己的生產企業虛開增值發票,從而完成出口退稅。

而閆某公司真正出口的貨物,為瞭虛開增值發票,獲取報關單,經常可能是同一批貨來回折騰,甚至要折騰上百次。

用這樣的方法運作三年時間,閆某一共謀取瞭非法得利7984萬元。

這樣的大動作,自然少不瞭相關部門一些“蛀蟲”的協助,否則有些蛛絲馬跡是難以瞞過海關人員的眼睛的。

深圳國稅局直屬稅務分局原副局長賈某便是參與其中的一員。他利用職務便利,親身參與其中,與詐騙團夥勾結,幫助犯罪組織快速完成退稅審批,並以此牟利。截至2015年底事發,五年間一共獲利1500萬元。

盤根錯節,龐大關系網浮出水面

通過立項以來的摸查,七臺河公安局已經完全熟識瞭地下錢莊的具體運作模式,總結出他們作案的特點:圈子化、傢族化、信用化。

專案組負責人張曉昕提出,地下錢莊是一個圈子,他們之中有大莊,又有小莊。錢莊之間彼此互相認識、相互勾連。並且依據雙方的信用,有時也會相互拆借。

而互聯網的飛速發展,貿易以及貨幣往來的飛速數字化也為地下錢莊的金錢往來提供瞭巨大的便利,這些地下錢莊的經營范圍也開始不斷擴張,覆蓋范圍也急速增長,形成瞭一張覆蓋瞭21個省市的龐大網絡。

通過梁某華和丁某玲的賬戶,警方收獲瞭許多具有重大價值的線索,查獲瞭遠在千裡之外的廣東潮州邱某展的地下錢莊。

2013年邱某展虛假註冊瞭45傢空殼公司,除為“客戶”提供資金,買賣外匯之外,還勾結深圳等地的報關行騙取國傢出口創稅獎勵,金額高達數千萬元。

根據邱某展的供認,2013年有位老鄉在他公司喝茶時,隨口提到他們鎮上的老鄉詹某豐在做出口補貼,收入不菲,邱某展這才動瞭騙取國傢出口獎勵的心思。

於是順著邱某展這條線,詹某豐的地下錢莊也浮出瞭水面。

詹某豐的地下錢莊規模更為驚人,而且呈現瞭團夥作案的形式。詹某豐名下有虛假註冊的空殼公司122傢,用高價購買的出口貨物數據進行造假,騙取國傢創匯獎勵5.6億元。

為瞭騙取國傢獎勵,在其中充當中介,為“客戶”提供報關單的“炒單人”也是其中必不可少的環節,有時候大筆交易產生時,還需要多傢報關行協作完成。

隨著詹某豐的落網,為詹某豐服務的“炒單人”團夥也被揪出。

“‘空殼’公司與政府商議獎勵金額度,簽訂外貿代理協議。假如出口貨物價值1美元,就獎勵3分或3.5分人民幣,然後直接找到報關行或者通過我們聯系報關行,以1美元獎勵1.5分或2分人民幣的價格,購買海關出口數據,騙取政府獎勵。我們從中賺取差價。”“炒單人”賴某說。

張曉昕介紹,這些“炒單人”通常1億美元的海關數據就能賺取1萬到3萬人民幣,一年的非法所得都能達到百萬人民幣以上。

本次打擊的犯罪團夥中,僅4年時間就騙取政府獎勵金7.18億元,涉及虛假數據1400餘億元。

順著整個龐大關系網,東莞周某州的地下錢莊也被警方盤出。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自2015年5月專案組成立之日起,歷時21個月,70餘名專案民警輾轉遼寧、山東、河南、安徽、江蘇、廣東等20餘個省份,從北至南橫跨大半個中國,累計行程100餘萬公裡;材料摞起來高達3米……

涉案117名相關人員最終落網,並打擊68個犯罪集團。

2016年6月14日,這起“9·8系列特大地下錢莊案”終於宣佈告破。

在案件宣佈告破的同時,一則不起眼的消息也悄然出現在瞭七臺河市的新聞頻道上:

七臺河市原副市長楊子義因涉嫌為涉黑組織提供“保護傘”,嚴重瀆職,目前正接受調查。

結語

地下錢莊是一種嚴重擾亂我國外匯管理體系的行為。

大量性質不明的資金遊離於國傢的監管體系之外,容易成為詐騙、洗錢、貪腐的溫床,滋生罪惡。

同時,境內外相互勾結,對我國經濟秩序也造成瞭一定的沖擊,危害我國金融安全。

截至2022年,警方一直在重拳打擊地下錢莊類違法案件,其中破獲百億元級別以上地下錢莊案就有數十起:

2015年,在公安部統一部署下,唐山市公安局破獲一起案發地位於廣東省深圳市,涉案金額達400億元;

2020年,浙江義烏特大錢莊案告破,打擊地下錢莊團夥14個,抓獲犯罪嫌疑人上百人,總計涉案金額超過1200億元;

2021年,甘肅特大地下錢莊案告破,涉案金額756億元;

2021年,湖北麻城特大地下錢莊案告破,涉案金額143億元;

2021年,上海“殲擊21”行動,打擊涉案金額250億元的地下錢莊,取得巨大成果;

……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擾亂國傢金融秩序的行為,註定會曝光在青天朗月之下。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錢盡管難賺,可人生短短一世,還是無愧天地、無愧於心的好。

參考資料

新華社:《浙江收網3起特大地下錢莊案,涉案金額超千億元》

新華網:《全國最大“地下錢莊”案揭秘:數千億人民幣轉移境外》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5月25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98079.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