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榮臻評價毛主席第一愛將:如果他還活著,十大元帥可能要換座

  • 在〈聶榮臻評價毛主席第一愛將:如果他還活著,十大元帥可能要換座〉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50

1955年9月27日,在中南海懷仁堂隆重舉行瞭中國人民解放軍授銜儀式,有10位為締造新中國作出過突出貢獻的卓越軍事傢被授予元帥軍銜。

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聶榮臻不僅榮列十大元帥之一,還親身參與瞭授銜人員從篩選到確定的全過程。

在這一過程中,他曾經提到過一個人,並有感而發地說:“此人如果現在還活著,十大元帥肯定要重排座次。”是誰有這麼大的影響力,能讓聶帥將他與當選十大元帥相提並論?

此人就是毛澤東井岡山革命時期的第一愛將——伍中豪。提起這個名字,或許很多人並不太熟悉,原因是他早在1930年就犧牲在革命戰場上瞭。

但即便是英雄早歿,他對我們革命事業所作出的貢獻早已彪炳史冊,他那集“忠”、“勇”、“智”、“仁”於一身的個人魅力,至今依然熠熠生輝。

現在,就讓我們一起認識一下這位我軍早期革命史上的卓越將領,一起重溫一下他慷慨激昂的革命往事。

赤膽忠心明大義

伍中豪,生於1903年,湖南耒陽人,自幼便天資聰穎、勤奮好學,19歲考入北京大學。上學期間,他受共產主義思潮影響,加入中國共產黨,並在黨的安排下於1924年成為黃埔四期學員。

黃埔畢業後,伍中豪去往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擔任教官,在這裡他與毛澤東相識,開啟瞭他破繭成蝶的個人歷程。

毛澤東當時是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所長,兩人同為湖南老鄉,本身就有一種親近感,而伍中豪積極向上、謙遜好學的性格,更讓毛澤東對這個小自己10歲的小老鄉多瞭幾分欣賞。

伍中豪也被毛澤東淵博的學識和對時局精深的把握能力所折服,內心有瞭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他誠摯地對毛澤東表示:願意一生追隨,共創革命事業!

1927年9月,伍中豪參加瞭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並擔任瞭工農革命軍第1軍第1師3團副團長。起義失敗後,他跟隨毛澤東撤退到文傢市,在這裡毛澤東召開瞭營以上幹部會議,提出瞭轉戰農村的主張。

毛澤東的主張遭到師長餘灑度、副師長餘賁民的強烈反對,餘賁民甚出言對毛澤東進行人身威脅。

這時候伍中豪拍案而起,他拔出槍指著餘灑度的腦袋,要求他必須服從毛澤東的正確領導。在伍中豪和起義總指揮盧德銘等人的堅決擁護下,部隊最終按照毛澤東的要求引兵南下。(註1)

伍中豪在這次會議中“拔槍護主”看似魯莽,其實是在我黨革命初期復雜形勢下的一種必要選擇,而隨後在茶陵發生的“勇阻叛變”事件,又一次反映出伍中豪對黨和革命的忠誠擔當。

11月,革命軍1師1團在茶陵被國民黨軍隊包圍,伍中豪率一個營兵力前去支援,幫助1師1團跳出包圍。

但已經被打掉鬥志的1師1團團長陳浩和副團長韓莊劍,卻私下密謀準備叛變投敵。

伍中豪覺察到他們的反常,他一面緊急派人向毛澤東報信,一面向陳浩等人提出質問以爭取時間。得到消息後的毛澤東快速趕到,挫敗瞭1團的叛變陰謀,一場危機得到及時化解。

1929年,紅軍主力突破國民黨軍隊圍剿,一路向南撤退。2月1日晚,部隊抵達尋烏縣的一個小山村進行宿營。

早已獲知我軍動向的國民黨軍隊,於次日凌晨突然向我軍發起突襲,擔任警戒任務的二十八團在團長林彪的錯誤判斷下,提前撤離戰場,致使包括毛澤東、朱德等領導人在內的軍部機關陷入敵人包圍圈。

緊要關頭,伍中豪帶領三十一團及時趕到,填補瞭二十八團撤離後的軍事空缺。面對數倍於己的國民黨軍隊,三十一團拼死殺出一條血路,最終將毛澤東、朱德和軍部機關救出,避免瞭一場能夠改寫中國歷史的重大災難。(註2)

驍勇善戰屢建功

伍中豪與林彪、黃公略三人曾被稱為井岡山時期毛澤東的“三驍將”,既稱“驍將”必具萬夫之勇,戰場上的伍中豪的確英勇善戰,勇不可擋。

1928年,國民黨軍隊對井岡山實行瞭全面封鎖,妄圖把工農革命軍困死在根據地。

根據地前委經過慎重考慮,決定派伍中豪帶領一個營兵力作前鋒攻打遂川,以奪取軍需物資。伍中豪帶領隊伍先以雷霆之勢拿下瞭遂川近防大坑,剿滅瞭駐守在那裡的遂川靖衛團。

遂川守軍得到消息後,兵分兩路對大坑進行反撲,伍中豪主動撤出大坑,以沿路伏擊方式將其中一路敵人消滅,而後又掉頭重回大坑,將另一路已進大坑的敵軍200多人全殲,繳獲槍支百餘隻。

伍中豪部隊的“三連擊”幾乎將遂川守軍全部消滅,遂川城很快就被大部隊拿下。

但敵贛軍第37師也來瞭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們趁工農革命軍主力開赴遂川之機,拿下瞭我軍防區寧岡新城。我軍聞訊後立即回撤,準備殲敵奪城。

2月18日晚,工農革命軍兵分多路潛伏在寧岡新城外,伍中豪所帶領的3營負責攻打南門和北門。

天亮時分,一股敵軍從南門出來操練,伍中豪命令隊伍立即發起攻擊,當場斃敵40餘人。敵軍趕忙退回城內,緊閉城門開始防守反擊,伍中豪命令手下8連和9連,架梯攻城。

城中敵軍憑借牢固的城墻負隅頑抗,居高臨下向我攻城士兵進行射擊,因為沒有大炮等重火力進行掩護,革命軍士兵隻能冒著槍林彈雨往前沖。

當時還擔任3營9連連長的羅榮桓身先士卒,帶著戰士們一點一點地磨到瞭城墻下。

他們架起雲梯開始攀城,但敵人瘋狂地往下扔手榴彈和石頭,還用鐵叉將我們的雲梯一次次推倒,攻城之戰陷入膠著。

眼看著我軍戰士一個個倒在敵人槍口下,伍中豪怒火中燒,他揣起幾顆手榴彈向著城墻猛沖過去。

他讓戰士們把雲梯架到一個相對隱蔽的位置,然後自己第一個爬瞭上去,臨近墻頭時,敵軍發現瞭伍中豪,正要開槍射擊,伍中豪掏出手榴彈接連拋向敵軍,一聲聲爆炸響起,伍中豪趁亂躍上城墻。

受過良好軍事訓練的他,首先臥倒隱蔽,觀察好城上敵軍情況後,接著向敵軍火力點拋出手榴彈,敵軍重機槍頓時啞火,城下戰士們相繼跳上城墻,南門不久就被我軍攻破。(註3)

隨後,東門和北門也傳來好消息,寧岡新城已被我軍三面突入,剩餘敵軍慌忙向西門逃竄,結果正中我軍埋伏,全數被擒。

這場攻城戰,共計消滅敵軍300多人,俘虜100多人,敵營長王國幀和靖衛團團長李樹滋也在戰鬥中被擊斃,我軍取得瞭自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創建以來,首次殲敵1個團的重大勝利,而此戰的第一功臣就是勇往直前、舍生忘死的伍中豪。

智遠謀深堪大任

伍中豪在戰場上勇猛果敢,但他並非勇而無謀,相反他的戰略格局和戰術謀略深得毛澤東欣賞,毛澤東曾多次在根據地幹部會上表揚伍中豪是文武全才。

毛澤東向來註重發動人民群眾,伍中豪在追隨毛澤東過程中也深得此中要領。紅軍打下永新縣城後,伍中豪率領的第3營負責駐守永新西鄉,伍中豪在做好防務的同時,把部隊組成若幹個工作隊,深入開展群眾運動。

他們從工農積極分子中發展瞭一批黨員,成立瞭中共夏幽黨支部,組建瞭工農赤衛隊,開展瞭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夏幽的群眾運動搞得風生水起,很快成為井岡山根據地的一個標桿,毛澤東在撰寫《永新調查》時,很多資料都是取自這裡。

1928年7月,紅4軍主力去往湘南,贛敵趁永新革命根據地兵力空虛,集結起11個團的兵力前來圍剿。

此時永新隻有第31團駐守,毛澤東將31團分解成南、北、中三路,在縣城之外以遊擊戰方式對來犯之敵進行阻擊,伍中豪帶領3個連隊負責北路。

他充分發揮毛澤東“遊擊戰術”精髓,一方面動員人民群眾堅壁清野,幹擾敵軍後勤供應,另一方面將正規軍和農民赤衛團相結合,赤衛團利用紅旗、火把、鞭炮等虛張聲勢,牽制敵軍視野,正規軍則神出鬼沒對敵人發起偷襲。

虛虛實實、真真假假,搞得敵人防不勝防,敵軍大部隊在伍中豪佈下的“迷魂陣”中被圍困25天之久,死傷無數。

1929年,湘贛兩省國民黨軍隊對井岡山根據地發起大規模“會剿”。1月4日,毛澤東、朱德帶領紅軍骨幹在寧岡召開會議,研究下一步戰略方案。

為防止被敵軍全面圍困,會議最終決定,由紅五軍和紅四軍三十二團留守井岡山,其餘部隊共計3600人向外突圍,但在突圍之後大部隊的去向上,與會人員出現分歧。

大部分人主張向贛北或贛東方向轉移,時任三十一團團長的伍中豪卻提出主力部隊應該去往贛南。

他從贛南的戰略位置、敵軍分佈、地理環境、土地物產以及群眾基礎等各個方面進行瞭系統分析,點出瞭贛南相較其他方向的優勢。毛澤東、朱德等紅軍領導人經過慎重考慮,采納瞭伍中豪的意見,1929年1月14日,紅四軍主力突破敵人包圍去往贛南。

經過一系列戰鬥和發展,紅軍主力終於在贛南站穩腳跟,新的革命之火又開始熊熊燃燒。

事實證明,贛南的確是紅軍轉移的最佳選擇,贛南根據地的發展也為後來中央革命根據地的創建奠定瞭基礎,毛澤東在1930 年召開的贛南樓梯嶺會議上說∶“紅四軍能有今天的發展,伍中豪應該記第一功,他是力主來贛南的。”(註1)

1929年12月28日,在古田紅4軍第九次代表大會上,伍中豪當選為紅4軍前敵委員會委員。

仁者無敵永流芳

“男兒沙場百戰死,壯士馬革裹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間處處是青山。”

這首詩很多人都讀過,但很多人並不知道這首詩的作者就是伍中豪。伍中豪不僅有著作為一名無產階級革命戰士的智謀武功,他還是一名具有中華民族傳統精神風骨的仁義儒將。

很多人喜歡將伍中豪與林彪兩人進行對比,兩人身上的確有很多共同點:他們都屬於早期紅軍中的年輕軍事指揮人才,他們同為黃埔四期學生,曾同時效力於葉挺手下,曾同為紅四軍下屬團長,又在差不多時間升任縱隊司令、軍長……二人的經歷有很多相似之處,但也有諸多差異。

二人雖然都是紅軍中赫赫有名的主力戰將,但他們的作戰風格卻有所不同,據蕭克將軍總結:林彪作戰強調速度,擅於在運動中發起進攻,但攻強守弱,穩定性有所不足。伍中豪則攻守兼備,整體作戰把握較為均衡。

另外,伍中豪畢業於北京大學文科班,具有良好的文學功底,被譽為“第四軍的文學傢”,但相比之下林彪卻“略輸文采,稍遜風騷”。

兩人最大的差異還是在性格方面,林彪性格比較孤傲,無論在戰鬥還是生活中,都有些自我,而伍中豪則個性更加平和,待人接物常以大局為重,不計較個人得失。(註4)

1930年6月,伍中豪剛接手紅12軍軍長之職,便因患急性肺炎而住進醫院。毛澤東對這名愛將放心不下,不顧肺炎具有傳染性,天天來醫院探望。

此時,中央政治局在李立三“左傾”思想指導下,作出瞭攻打長沙的錯誤決策,並讓毛澤東、朱德指揮這次作戰。

毛澤東對中央此決定並不贊同,但無奈之下隻能開赴戰場。臨行前,毛澤東再次前來探望伍中豪,高燒中的伍中豪斷斷續續地說:“主力北上……似為不妥…… 望保重。”

長沙之戰果如毛澤東和伍中豪預料,打得異常艱難,不僅無法拿下長沙,整個紅軍主力都有被圍殲的危險。

危急關頭毛澤東能想到的還是伍中豪,他給尚在醫院的伍中豪寫信,希望他能組織後備兵員,前往長沙救急。

伍中豪不顧自己尚未痊愈,從病床爬起趕往吉安,組織起5000赤衛隊,奔赴長沙。

但為時已晚,紅軍進攻長沙宣告失敗,後撤至株洲。伍中豪雖然未能助力長沙之戰,但他“舍小己,明大義”的精神展露無遺。

就在伍中豪援助長沙一個月後,他在去往吉水執行任務的路上遭遇到反動地方武裝的突襲,當時伍中豪隻帶瞭一個警衛排,雖然經過殊死搏鬥,但在敵眾我寡情況下,伍中豪壯烈犧牲,年僅27歲。

噩耗傳來,毛澤東倍受打擊,他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幾天不肯出門,痛呼∶“蒼天損我一臂膀也!”後來,彭德懷率部全殲瞭殺害伍中豪的地方武裝,但英雄已逝,毛澤東痛失瞭一名心愛戰將,我黨痛失瞭一名卓越幹才。(註1)

結語

1955年我軍授銜時,當初與伍中豪經歷相似的林彪和曾身為伍中豪下屬的羅榮桓,都成為瞭共和國元帥,由此可見,聶榮臻在本文開頭所說的那句話,絕非虛言。

但寫下“埋骨何須桑梓地,人間處處是青山”的伍中豪,早就把革命追求放到瞭比生命還高的位置,他又怎會貪圖軍銜和榮譽呢?

願:英雄精神永存,萬古流芳!

參考文獻及註釋

(註1):《碧血黃沙映丹心—毛澤東井岡山時期的愛將伍中豪》( 《黨史縱橫》 , 1999年10期,作者:項東民、安熠輝)

(註2)《北大才子革命驍將伍中豪》( 《檔案時空》,2017年09期, 作者:芮正勰)

(註3)《被毛澤東稱贊為文武全才的伍中豪》(《福建黨史月刊》,2013年05期,作者:馮曉蔚)

(註4):《伍中豪∶紅軍之鷹》(《南京日報》,2012-09-18,第A12版面)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5月27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98385.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